网站地图
陈寿亭(电视剧《大染坊》里的人物)

陈寿亭,又叫陈六子,电视剧《大染坊》里的人物,由演员侯勇饰演。现实中原型为作者陈杰的爷爷陈立亭(作者及作者弟弟证实),其创办的染坊是济南第一染织厂的前身。

“我就不信我陈六子要一辈子饭!”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江山轮流坐,今日到咱家!”

“男子汉大丈夫应该纵横天下,哪能整天捣鼓着生孩子呀!”

“东俊哥,这事啊,你怕没用,你得想办法对付它。”

“说书人总结朱元璋先为丐,后为僧,终为帝,无非本着两个字‘善、狠’。”

“俗话说‘慈不带兵,义不养财’,没了他,咱们照样干得好!这善与狠,咱也要分对谁。”

“我陈六子不过是个要饭的,但人快饿死了,也没偷人家一个棒子,冬天脚烂了,别人放在阳台的棉鞋我也不动,我活得就是个直立,吃里扒外的事我不干!”

“人家家驹说得对,咱这是自由恋爱。妹子,咱这是什么感情!忘恩负义的事情,我决不能干!”

“要是赶上那太平盛世,我能把大华干得和整个青岛这么大!我能把飞虎布卖遍全中国!兄弟,人强不如命强,咱中国要是和美国、英国一样,我用得着整天和腾井动心眼?”

“这些天,远宜的事情也让我想明白许多事,这人哪,不能光剩下钱呀!”

“你是不是日本人?我最恶心日本人。”

“老吴,我是觉得这人呀,特别是生意场上,不能太善。”

“这是什么样的世道?这是什么样的国家?”

六子第一次见做了“妓女”的远宜的时候说的:

“你嫂子年轻时候可比她俊多了,当然,她不会弹钢琴。可是这夜明妃也不会像你嫂子那样纳鞋底子,做饭做菜啊!”

“知道吗?染布的方子是咱染厂的命根子!这孙明祖也忒不是东西了,这不是刨咱祖坟么? 你也够没用的了,你到是先问准了什么事然后你再干别的。你到好,先把事给办了。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叫你三木太生分,叫你小三木不是那码子事,都说日本人像中国人的外甥,捣古来捣古去,我越来越不像你舅!”

“你这个钢钩子抓不住我这个琉璃球。”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成害!!!短短十九个字,足够受用一生!”

“我这辈子就三件美事儿:抽土烟,吃豆腐,搓脚气。”

“这是什么样的军队!这是什么样的国家!”

“有这么点儿意思!”

《大染坊》所描绘的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民族工业企业萌芽状态下,一群在国难中坚挺的民族企业家艰辛创业的形象。国难当头,实业艰难。在小家与大家的顾盼上,没有以往宣扬的“识大体,顾大局”这样的“集体荣誉高于一切”的老套说教。而是将“爱国顾家”的主题融合与剧作中,从人物之间的矛盾间隙潜移默化的显透出来。

该剧演义了一位由乞丐成长为民族企业家的陈寿亭。整个剧作围绕着三个明线大场景周村、青岛、济南,三个暗线小场景东北、天津、上海,通过各个场景所发生的矛盾链接成该剧的精彩。刻画出一个不识字,操控机器、调纵市场、才智过人的陈寿亭,一个有胆识,实业报国、商战抗倭、惩恶扬善的陈寿亭,一个粗言举,粗中有细、谋略满怀、俗中现儒的陈寿亭。套用一句哲言:陈寿亭,完美的矛盾统一体。

欣赏过该剧的观众定会疑惑,一个满口脏话,整日“老子”挂与嘴边的粗野汉子,怎能与“儒雅”挂上联系。其实不然,外表的粗俗,并不代表内心的龌龊,并没有摒弃中国千年儒雅风范在陈寿亭身上的得以体现。这里的“儒雅”是内在的,是一种思想。就以中国武学为例,是以防守见长,先守后攻,点到为止,给予败者退路,不予以斩尽杀绝。而其他武学更多的是以性命相搏,要么扭断脖子,要么臂裂内脏。陈寿亭在商战中对待商业上的“敌人”,总先“敌”后友。凡矛盾激化后,点到为止,甚至帮其渡过难关,以德报怨。令对手折服,倾心相交。

与青岛孙明祖之战。孙明祖为排挤陈寿亭,利用他进军青岛根基未稳之际,有着连根拔起的野心,但最终败下阵来。陈寿亭不仅摒弃前嫌,还出力相助,通力合作。使得孙明祖感慨万千,以至后剧中出现孙明祖感激落泪的剧情。

与上海林祥荣之战。林家为上海商业名流,年轻气盛的林祥荣并没有将陈寿亭放在眼里,在报纸上诋诽陈寿亭的名誉,被陈寿亭将计就计,落了下风。但陈寿亭不计前嫌,就此打住,退出地盘,返还布料,以宽大的胸怀赢取林家的感激与信任,终成好友。

浓厚而短平的胡须,精明大眼。卷着土烟大口大口地吸取。说话嗓门粗大,出口常伴随着粗言秽语,一付朴素的老百姓形象。这土里土气的农民形象,怎么说也无法与商业名流相提并论。但就是这样的“纯思维”才造就了陈寿亭敏锐的洞察力。剧中有这样的台词:三类人不能读书识字,一类是读书识字后作恶之人;一类是死读书之人;一类是太过聪明之人,读了书后反而束缚了思维。而陈寿亭正是第三类人,他的纯思维,没有许多的知识杂念的阻碍,没有经验的条条纲纲的围绕。他的思想很单纯,就是染好布匹,管好工厂,赚取大钱。农民的质朴造就了陈寿亭的实在。而有着许多花花肠子的孙明祖、林祥荣、訾家父子、赵东初兄弟、藤井,最终都不能胜过陈寿亭,原因也在此。陈寿亭的纯实,看透了他们的心怀,而他们之间却以扭曲化的心态去看待陈寿亭,以为他也是如此,结果往往猜错思路,落入自己为自己设下的圈套当中。

孙明祖以为陈寿亭是“愚昧”的,结果自己被陈寿亭的“精明”折服;林祥荣以为陈寿亭是“痞子”,结果自己被陈寿亭的“斯文”战败;訾家父子以为陈寿亭是“邪恶”的,结果自己被陈寿亭的“正义”打跨;藤井以为陈寿亭是“狡猾”的,结果自己被陈寿亭的“忠诚”压倒。其实,愚昧的是孙明祖,痞子是林祥荣,邪恶的是訾家父子,狡猾的是藤井,他们都在为自己扭曲的心态下挖出陷阱,并且自己跳了下去。陈寿亭只有纯朴与善良,所以他的外表粗俗,语言粗鲁,内心却极为的精细,才每每都能妙谋精策,全身而退。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在陈寿亭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他可以为一个白面馍,年年上苗家跪拜;他可以为半个烧饼,替锁子叔养老送终。对待亲朋好友如此,对待工人、陌生人,甚至对手亦是如此。对待工人犯错,他会打会骂,但是他能与工人同吃同住同苦,给工人发肘子、发布料,向亲人一样对待。对待由于工伤而残疾的工人,并非抛而弃之,而是利用起来看守厂门。对待难民,根据他们的特长给予收留。对待不相识的黄包车夫,他出钱救济……所有这些其实都源于他年少时,在周村乞讨,不相识人对他的接济,他对陌生人的相助,其实就是他“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思想的一个延续。

陈寿亭又嫉恶如仇。对待坑人的刘师傅,他是建议养父母扫他出门;对待扰人的地痞流氓,他是以恶制恶;对待阴毒的訾家父子,他是压制的让他俩无法翻身;对待狡猾的藤井,他是以国家利益为先。

善与恶的相融,让这个人物完美而丰硕。

陈寿亭是一个神话,《大染房》剧也是一个神话。

陈寿亭,不识字,却能操控机器印花,染布。这不是痴人说话,这更加体现陈寿亭这个人物的才智过人。实质,机器是在手工业的基础之上产生的,陈寿亭熟悉手工染布,印布的所有程序。机器工作只是在手工操作的基础上出现的,所以陈寿亭在熟识手工技能的基础上,很容易就能操纵机器。

陈寿亭虽不识字,却每天都要让卢家驹为其读报,其实这就是一种无意识的学习。他改进染布印布的许多不足,促成自己所印出来的布与众不同,这是创新的体现。创业,就是不断的创新。陈寿亭的神话,其实并不神,而是实干与思索的相融。不断的思考,不断的实践,是他成功的秘诀。

大染坊看了一遍,歌功颂德自然不在话下,渲染商业文化也是如今文化主流,但观其角色陈寿亭,觉的几分凸显中国商人智慧的东西,虽然影视作品刻画人物吹嘘了很多,但其一点让我思量不少,就说一智一计,每下一计,留给对手的是种选择,而非三国智慧计乃谋划之策,受计之人多是按计一步步被套入其中。如今社会,能人能事之处太多,知识文化藏匿其中,无不可识之计,但很多智慧妙就妙在施计的时候会告诉受计之人,你可以选择A,也可以选择B,当然还有C,你选择A,我自然安排有A之后的受计之处,你选择B,自然也有B的安排,每种选择都会有谋事之处,受计之人并非木偶听任之,自然会在其中选择,他为何不舍而离之,其实是不可能的,人在江湖中游行,利益趋之,名声趋之着太多,所以必然会选择,除非无欲无求着,而往往贪念之人以为自己的聪明会避开,就如同下棋,看谁能考虑的步数更多,谁才是最后的胜者。比其三国智慧,这种智慧更加受用!当然爱国,意气,善德等等也是小说家的卖点,岂问有宣扬恶道能获认同之说嘛!

同时,闯关东,不仅描绘了一个历史大背景下的文化,也描绘了一个汉子的处事处人,硬朗,人正,智慧,可能是这个时代需要的主旋律吧。

“ 一等人不用教,二等人用言教,三等人用棍教”。微言大义的一句话道出了陈寿亭的足智多谋。天分加勤奋再加上命运造就了这个热爱生活并且认真生活的人。

“这小子将来一定能成大事”。其实陈寿亭血液里流淌的一直就是儒家中庸的思想,铜钱文化的外圆内方。为人处世,言谈举止总是能够把这种思想体现的淋漓尽致。外表圆滑,内心刚直不阿。也正是这种圆滑给了观众更多的真实感。他睿智,但并不虚幻,就是我们身边实实在在的一个人。

“不怕人挤兑,就怕人供着”本本分分做人,但又不拘一格行事,从不拘泥于一般的套路。惩恶扬善,对父母,妻子,朋友,地痞,工人,妓女,妹子,商铺老板伙计,竞争对手等等等等,态度鲜明。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又总不失风度。孔子曰,乡愿,德之贼也。陈寿亭从不做滥好人,好人都说他好,坏人总说他坏,这就是个有立场有态度的成功者。

《大染坊》看了三十多遍,陈寿亭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值得回味,学习。它们大部分时候都是那么真实和得体。一举一动,城府俱在其中。


相关文章推荐:
大染坊 | 侯勇 | 陈杰 | 江山 | 朱元璋 | 忘恩负义 | 中国 | 美国 | 英国 | 生意场 | 三木 | 中国民族 | 周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