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陈(越南语:Trn Cnh,1218年-1277年,又作陈日;对蒙古帝国上表奉贡时名为陈光;初讳陈蒲),越南陈朝开国皇帝。陈原出生于李朝末年的权贵家庭,从叔陈守度把持国政。陈被安排侍奉李昭皇(李朝末代女帝),不久后李昭皇退位,陈登基,开创陈朝。陈在位33年,其间曾成功抵御蒙古帝国的入侵。后于1258年让位给儿子陈晃,自称上皇,但对国政仍有影响力。1277年去世,享寿六十,后世称之为陈太宗(越南语:Trn Thái Tng)。

根据《大越史记全书》记载,陈的先世是中国闽人,下又附注说“或曰桂林人”。

《大越史记全书》并没有明确记载陈的祖籍来自何方。不过在中国的野史中流传着两种不同版本:

第一种版本称陈原名“谢升卿”,来自福州长乐邑,后经邕州(今属中国广西)入安南,被安南丞相招为赘婿,改姓为陈。

第二种版本称泉州晋江安海镇的陈厝坑,后渡海至安南做生意之后成为李朝的入赘驸马。

虽野史不可尽信,但据两种版本的野史推断,陈祖籍是福建一说更为可信。

陈的五世祖陈京移居越南的即墨乡(今越南南定省美禄县),世代从事渔业。传至祖父陈李,已经以“渔业致富,傍人归之,因有众,亦起为盗”,在即墨乡甚有势力。在1208年至1209年期间,爆发范猷之乱,当时的李高宗与太子李(即日后的李惠宗)一同离京出逃。李在逃亡途中,迎娶了陈李之女为妃。 从此,陈氏便晋身为外戚之家。

陈的叔父辈,都身居朝中要职。叔父陈嗣庆(陈李之子),因不满妹妹被谭太后(李惠宗之母)迫害,于1213年(李朝建嘉三年)起兵得势,获授任为太尉辅政,加上李惠宗容易发狂,无法处理朝政,大权便旁落在陈嗣庆手上 ;父亲陈承,于1223年(李朝建嘉十三年)陈嗣庆死后任辅国太尉 ;从叔陈守度曾任殿前指挥使,负责“知城市内外诸军事” 。凭著这种特殊的背景,陈便被安排与李昭皇成亲。

陈出生于1218年(李朝建嘉八年)6月16日,是陈承次子,母亲黎氏,先讳蒲。据史书所载,陈有帝王之相,“隆准龙颜,似汉高祖”。8岁时任李朝的祗应局祗候正,因陈守度的连带关系,得以入宫侍候李昭皇,被“见而悦之”。 于是,陈便成为陈氏篡李的重要棋子。

据陈朝成书的《越史略》所载,李朝之所以禅让给陈氏,是李昭皇之父李惠宗(当为上皇)之意。李惠宗曾说过,自己的女儿李昭皇“以一阴而御群阳,众所不与,必致悔亡”,他见“太尉(陈承)仲子某(指陈)年虽冲幼,相貌非常,必能济世安民,欲以为子而主神器,仍以昭王配之”。陈承听到后,感到犹疑不决,恐怕李惠宗的说话只是一种试探,陈守度却认为李惠宗“今以无嗣,欲择贤而付之,此乃上王远法尧舜之真让,又何疑哉?”于是就让陈接受禅位。

《大越史记全书》则记载,1225年(李朝天彰有道二年)10月,陈守度得悉陈得到李昭皇宠爱后,便决定发动政变,“率家属亲戚入禁中,守度闭城门及诸宫门,令人守之,百官进朝,不得入”,然后遍告群臣“陛下(李昭皇)己有尚矣”,亦即是控制李朝宫廷,然后让昭皇退位。最后,昭皇下诏,说自己是女主,无法把政务处理好,“今朕反独算,惟得陈,文质彬彬,诚贤人君子之体,威仪抑抑,有圣神文武之资”,并于12月12日,禅位给年方8岁的陈。陈登基后,拜陈守度为“国尚父”,掌理国政,而父亲陈承则“权摄国政为上皇”。

陈即皇帝位后,李昭皇被册封为皇后,改称“昭圣”。 但由于未能诞下子嗣,在陈守度的安排下于1237年(天应政平六年)改以陈兄长陈柳的妻子李氏(李佛金之姊顺天公主)为皇后,是为顺天皇后(当时已怀有陈国康),李佛金则被降格为“昭圣公主”。 1258年(元丰八年)正月,陈又把李佛金嫁给大臣黎辅陈。

陈柳对此深表不满,便起兵作乱。陈对于形势发展至此,“内不自安”,于是离开京城升龙,到安子山浮云国师(陈友人)处居住。陈守度率领群臣找陈回京,陈却说:“朕以幼冲,未堪重寄,父皇(陈承)遽尔违背,早丧所怙,不敢宅帝位,以辱社稷”,认为自己无德无能居于帝位。陈守度见不得已,便向群臣说:“凡乘舆所在,即是朝廷”,把整个朝廷及官僚架构搬到陈住处,陈唯有回京。不久,陈柳自知势孤力弱,便假扮渔夫,乘独木舟找陈,表示愿意投降,陈即“与之对泣”。这时,被陈守度发现,拔剑要杀陈柳,陈“以身当之”,事情于是和解。事后,陈对陈柳增加封地,封为“安生王”,以作安抚。

陈于1258年(元丰八年)2月24日,逊位于皇太子陈晃(即陈圣宗),退居北宫,被尊为“显尧圣寿太上皇帝”,与儿子陈圣宗一起共理国政。此一举动,在日后的陈朝历代君主均有仿效。

近代越南史家陈仲金作出简述,认为陈的用意在于“以便教导他(陈晃)治理国家的各种方法,并防备兄弟们日后的争执”。

越南封建时代史家吴士连对这项影响陈朝政局的习惯,则认为:“自夏禹传子之后,父崩子继,兄殁弟承,永为常法。陈氏家法,乃异于是,子既长,即使承正位,而父退居圣慈官,以上皇称,同听政,其实但传大器,以定后事,备仓卒尔,事皆取决于上皇,嗣主无异于皇太子也。”

1277年(陈圣宗宝符五年)4月1日,陈“崩于万寿宫”,享寿六十。10月4日,葬于昭陵,庙号太宗,谥号为统天御极隆功茂德显和佑顺神文圣武元孝皇帝。

年幼继位的陈,在其整个在位时期中,朝政大权一直受父亲陈承(死于1234年)及从叔陈守度(死于1264年)所影响。特别是陈守度,据《大越史记全书》所说,“太宗之得天下者,皆其(陈守度)谋力也。故为国倚重,权移人主。” 至于陈朝在陈当皇帝期间的施政则如下:

陈在位时,延续了李朝的帐籍制度。方法是,国内村庄,有多少文官、武官、书吏、军士、男丁、年老伤残及流落移居者,当地的官员都要记入帐籍。按照帐籍纪录,人民当中有官爵的,子孙可承荫任官;富有而无官爵的,世代服兵役。

丁税:陈朝政府按男丁所拥有的田亩数理征税,例如拥有田1、2亩,每年缴纳丁税钱1贯;拥有3、4亩,缴纳2贯;拥有5亩以上缴纳3贯;无田地的,丁税全免。

土地税:陈朝规定须缴交土地税,方法是每私有田一亩,田主便要缴纳粟100升。在公田方面,则分为“国库田”及“拓刀田”,按照田地好坏,分成上中下三等,征收不同数额的谷物。另外,民间的池塘、盐田亦各有征税规定。

其他税项:陈朝还有其他税项,如槟榔税、安息香税,以及鱼、虾、蔬、果,均各有税项。

因越南西北部地区多山,而红河三角洲一带则地平而多河流,每逢雨季,易形成山洪暴发。1248年(天应政平十七年),在丐江(江河)两岸修筑堤坝,称之为“鼎耳堤”,又设置河堤正副使2人负责管理。若堤坝修建到民田上,则由政府按田价偿给田主。

科举:1232年(建中八年),陈朝开设太学生科(考进士),分出次第,以三甲定高低。1247年(天应政平十六年),科举又设状元、榜眼、探花三魁,以及开儒、佛、道三教科试。

官学:1253年(元丰三年),设立“国学院”,讲授四书五经,并设立讲武堂练习武术。(学者戴可来据《钦定越史通鉴纲目》正编卷六癸丑陈太宗元丰三年条,指出“国学院”或为“国子院”之误)

陈朝在1244年(天应政平十三年),曾制定刑律,大致上是很重的,如犯偷窃的罪犯,会被断手、砍足,或者被象踏。

官僚规模:陈朝的官僚架构,具有一定规模,有三公、三少、太尉、司马、司徒、司空、左右相国、首相、参知等高官要职。另外,在文官方面,中央有各部尚书、侍郎、郎中、员外、御史,地方上有安抚使、知府、通判、佥判;武官方面,中央有骠骑上将军、锦卫上将军、金吾大将军、武卫大将军、副都将军等职,地方上有经略使、防御使、守御使、观察使、都护、都统、总管等职。

升迁制度:陈朝官吏,每做满10年升爵1级,15年升职一等。

陈在位期间,国内大量壮丁被编入伍当兵,贵族亲王也有募集军队之权。

陈在位的时期里,大越国的周边形势,是蒙古帝国崛起,渐次蚕食中国的大理、南宋等国,甚至攻打大越。而南方邻国占城,则是大越国入侵的对像。

陈对于南宋,是奉行友好入贡的态度。早在南宋绍定初年,陈朝遣使入贡,宋理宗册封陈为“安南国王,加特进检校太尉、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赐效忠顺化保节守义怀德归仁慕治奉公正恭履信功臣,静海军节度观察处置等使”,食邑一万一千户,实封四千二百户。1258年(陈元丰八年,宋宝六年),陈“上世袭表”,向宋廷传达让位给儿子陈晃的意向,而宋廷则向越方表示“情状叵测,申饬边备”,要求加强国防,以免蒙古进犯。1261年(陈绍隆四年,宋景定二年),陈朝遣使入贡,获宋廷“下诏奖谕,遣使赐金并法锦。”1262年,南宋下诏,授陈为“检校太师、安南国大王,加食邑”,并对陈晃进行册封。其后,1269年(陈绍隆十二年,宋咸淳五年)及1272年(陈绍隆十五年,宋咸淳八年),宋廷又对陈、陈晃父子“加食邑”及赠送礼物。

总括而言,中国南宋与越南陈朝的关系,是处于和洽友好的“朝贡关系”。

占城人在李朝衰落时期,便经常有船只抢掠大越国沿海居民。陈登基后,便“怀之以德,遣使往谕”,向占城政府展示出友好姿态,而占城却“虽常入贡,而复乞故地,且有窥觎之意”,意图收复前代被越人攻取的领土,以及有凯觎之心。陈对此甚为不满,便于1252年(元丰二年)春正月亲征占城。12月,俘获占城王的妻子及臣民而返。

1253年(元丰三年),蒙古帝国消灭大理国,而蒙古朝廷却无意撤军,反而“留兀良合台攻诸夷之未附者”。 1257年(元丰七年)12月12日,兀良合台率兵侵入大越,陈虽然亲自迎击,“自将督战,前冒矢石”,但最后仍是不敌,退守天幕江(在今越南兴安省),国都升龙失陷。在这危急关头,陈乘船向太尉陈日皎商讨对策,陈日皎却态度沮丧,在船边用手指点水,然后在船舷写“入宋”二字,表示不如投靠宋人。陈再问太师陈守度,陈守度的答案则是“臣首未至地,陛下无烦他虑”,表示仍愿意抵抗,使陈重拾战意。24日,陈及太子陈晃乘坐楼船,在东步头击败蒙古军队。蒙古军撤退时,又遭到居民袭击,最终撤出大越。

陈虽然成功击退蒙古军队,但自知是“小国”,唯有“诚心事上”,看“大国何以待之” ,便改名光,遣使上表纳贡。其后,蒙古帝国亦册封陈氏朝廷为安南国王,并定下“安南三岁一贡,回赐礼物”的外交规例。

据《钦定越史通鉴纲目》正编卷之十三,陈有如下几部作品:

《国朝通礼》十卷 ;

《刑律》一卷 ;

《建中常礼》十卷(范宏科指出,《建中常礼》实际应为一卷 ) ;

《课虚集》一卷 ;

《御诗》一卷

越南陈朝陈裕宗皇帝曾写了一首诗,来赞美太宗陈:“唐越开基两太宗,彼称贞观我元丰,建成诛死安生在,庙号虽同德不同。”表示陈虽曾与兄弟陈柳有过节,但陈柳却能保住性命及地位,代表陈太宗的道德高于唐太宗。

越南封建时代史家,对陈基本上是抱正面评价。《大越史记全书》的编撰者认为他“宽仁大度,有帝王之量,所以能创业垂统,立纪张网。”但同时亦认为从叔陈守度居功不少,“陈家之制度伟矣,然规画国事,皆陈守度所为”。 不过,陈守度安排陈迎娶嫂子的做法,却遭后黎朝初年史家潘孚先猛烈抨击,说:“(陈)乃听守度之邪谋,夺兄妻以为后,母乃彝伦,以启淫乱之端乎!柳自是生嫌隙,敢于作乱,太宗养成其恶也。或谓太宗不杀兄仁矣。愚谓夺兄妻,其恶已彰,不杀兄,天理未灭耳,乌得谓之仁哉! ”

五世祖:陈京

四世祖:陈翕

祖父:陈李

父亲:陈承

母亲:黎氏(建中二年十月被尊为“国圣皇太后”,一说是“保圣国母” )

叔父:陈嗣庆

从叔:陈守度

姑母:灵慈国母陈氏,先后为李惠宗皇后 及陈守度妻

兄长:安生王陈柳

兄弟:钦天王陈日

兄弟:怀德王陈婆列

姊妹:瑞婆公主

姊妹:天城公主

昭圣皇后,陈即位时册立, 后来被废黜。

顺天皇后,原是昭圣皇后之姊、兄长陈柳之妻。

皇太子:陈郑(于1233年薨,《大越史记全书》提到可能是“始生而殇”。)

子:靖国王陈国康(母亲顺天皇后。当陈迎娶顺天皇后时,已怀有国康)

适长子:陈晃(即陈圣宗)

庶子:昭道王陈光昶(陈益稷同母兄)

次子:昭国王陈益稷

嫡三子:昭明王陈光启

庶子:陈日永

第六子:昭文王陈日

女:韶阳公主

女:瑞宝公主


相关文章推荐:
越南陈朝 | 陈守度 | 李昭皇 | 陈晃 | 陈太宗 | 越南 | 大越史记全书 | 邕州 | 安海镇 | 南定省 | 陈李 | 李高宗 | | 李惠宗 | 陈嗣庆 | 辅政 | 陈承 | 太尉 | 陈守度 | 指挥使 | 李昭皇 | 李朝 | 汉高祖 | 越史略 | 李朝 | 上皇 | 天彰有道 | 陛下 | 尚父 | 陈柳 | 安生王 | 陈晃 | 陈圣宗 | 太上皇帝 | 陈仲金 | 吴士连 | 夏禹 | 红河三角洲 | 太学生 | 三甲 | 科举 | 状元 | 榜眼 | 探花 | 三教 | 四书五经 | 讲武堂 | 戴可来 | 钦定越史通鉴纲目 | 陈太宗 | 三公 | 三少 | 太尉 | 司马 | 司徒 | 司空 | 相国 | 首相 | 尚书 | 郎中 | 员外 | 安抚使 | 知府 | 通判 | 佥判 | 上将军 | 经略使 | 防御使 | 都护 | 都统 | 总管 | 大越国 | 大理 | 宋理宗 | 安南国王 | 御史大夫 | 上柱国 | 静海军 | 太师 | 占城 | 大理国 | 兀良合台 | 兴安省 | 安南国 | 陈裕宗 | 唐太宗 | 后黎朝 | 皇太后 | 灵慈国母 | 昭圣皇后 | 陈益稷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