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程抱一

程抱一,江西南昌人,生于山东济南,毕业于重庆立人中学。1947年进入南京金陵大学,1948年随父赴法国定居,1969年在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EPHE PARIS)取得硕士学位,1975年在巴黎七大(PARIS DIDEROT)取得博士学位。一生主要任教于巴黎东方语言学院(INALCO)中文系,也曾受邀在其他院校客座讲学(如巴黎三大、北京大学等)。2006年12月1日,同济大学授予程抱一名誉教授。

戴密微(谢和耐之师)与桀溺教授,对此论文成功亦有很大帮助 。此书出版后,当时EPHE的博导之一,心理学家雅克拉康展示出了巨大兴趣,马上开始了与程抱一的长期对话,直到拉康去世。当时,拉康正是在列维斯特劳斯的引荐下 ,得以进入EPHE执教,与列维斯特劳斯一样,拉康是关注青年学子程抱一的诸多老师辈人物之一。《张若虚诗之结构分析》一书封面与书内汉字书法,皆出自熊秉明之手书(HSIUNG PING-MING) ,故成为极其珍贵而难得一见的熊秉明早年作品代表作。程纪贤于1947年进入南京金陵大学(1952年并入南京大学)英文系学习,1948年随其父(时任南京国民政府驻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官员著名教育家程其保)赴法国定居。程抱一到法12年后获得第一份正式工作(1960) ,到法20年后获得第一个公立名校文凭(1969, Diploma of EPHE, Grande Ecole Public) 。初到法国的头十二年 生活清贫、无正式工作,但程抱一刻苦自学,在法语联盟协会(Association Alliance Francaise)学习法语,在巴黎圣热内维耶夫图书馆(Bibliotheque Sainte-Genevieve)通读法国文学经典,在巴黎各大学旁听。事实上,由于程抱一(程纪贤)并未在中国读完大学(仅念了半年,即随父抵法),故程抱一亦像诸多民国名人一样,并无大学本科之“科班”学历。如饶宗颐没有初中文凭,却被破格提拔为香港大学教授。其后,程在法国民间组织“法语联盟协会”学习语言(其文凭不被中法教育部承认)、在巴黎各大学旁听、在巴黎图书馆苦读自学的经历,约略似乎相当于程抱一靠刻苦自修而完成了其“大学本科”的学习过程。只不过,在异乡,这个孤独奋斗的历程过于悲凉 ,以致平常人常规的大学本科四年的时间,在程抱一身上被拖延成了十二年(1948-1960)。但正如其自述所说“我胸中有一团火” ,“机遇只属于有准备之人”,若没有这个自强不息的靠自学增强实力的过程,程抱一绝不可能有后来得到其“伯乐”戴密微教授破格录取的决定性机缘 。

1960年,因旁听讲座后作出深入提问,程抱一结识了著名汉学家戴密微教授(Paul Demieville)并得到其帮助,以“助手”的工作身份,进入戴密微执教处法国结构主义、符号学派的大本营 、国立名校(Grande Ecole Public / Great School Public) 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Etudes (EPHE)。在法国,Great school(Grande Ecole)高于University,是一个常识。在Great school里工作,并同时学习、出成果、毕业,更不容易,故程抱一首先进行法译汉的翻译,给台湾投稿,以打好基本功。当时,EPHE第四系(4e section)教授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刚转入第六系(6e section),并接替其导师吕西安费弗尔(Lucien Febvre)成为第六系系主任。由于布罗代尔对中国文明的独特重视,随即在第六系创立中国研究中心 。该中心包含有一个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由李嘉乐Rygaloff Alexis创建)。因戴密微教授的帮助,“来法十多年,我才有了第一份正式工作” ,“丝毫没有因为我当时口袋里没有文凭的问题而受到影响” 。在EPHE做助手工作期间,程抱一开始了业余文学翻译(主要以法语诗歌汉译为主),并陆续将译稿寄给台湾、大陆的文学刊物,此即为今日可见的几种程译法国诗选之来源 ,其汉语译文颇具功力,有"译笔传神"之好评。

程抱一用法文写作了许多作品,也包括介绍中国文化,翻译中法两国文学大师的作品,被法国学术界称赞为“中国与西方文化之间永远不疲倦的摆渡人”。他的许多作品已经成为西方学术界研究中国 绘画、诗歌的主要参考材料,他的诗歌《石与树》被选入《20世纪法国诗歌选》。程抱一的女儿程艾兰也为中国文化做出了重大贡献。著名汉学家程艾兰Anne Cheng,早先在巴黎高师学习英文专业,后发现到自己虽在法国出生长大,但仍并不能被认同是法国人 ,于是改学汉学,到法国汉学重镇EPHE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院跟随著名汉学家桀溺教授Jean-Pierre Dieny学习汉学 。德高望重的谢和耐教授,二十多年后,也再次成为程艾兰的答辩评委 。1998年其代表作《中国思想史》 获得西方汉学最高奖项儒莲奖Prix Stanislas Julien,2008年获得法国汉学泰斗谢和耐、汪德迈提名,入选法兰西学院Collège de France,接掌曾由亨利马伯乐、戴密微、谢和耐等执教过的法国最高汉学讲席。程抱一父女合译的《论语》 至今仍是最权威的法文译本,于2009年被灌制成有声书唱片 。在西方,与辜鸿铭所译的《论语》英文版并称双璧。

2012年程抱一被推选为南京大学十大杰出校友之一

“永不疲倦的摆渡人”

在法兰西,你对任何一位法国人提起“Francois Cheng”,对方都会以敬佩的口吻告诉你:他是法兰西学院院士,是个了不起的人! 2002年6月14日,程抱一,这位被法国媒体称为“中国和西方文化间永不疲倦的摆渡人”的华裔作家,荣幸地当选为法兰西学院第705位院士。

程抱一在法国奋斗50多年,其文化成就是多方面的。他是一个真正的中法文化交流的使者。大凡翻译家,不是中译法,就是法译中,像他那样既把法国诗歌译成中文,又把中国诗歌译成法文的翻译家是不多见的,尤其罕见。而且,他的介绍工作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翻译文学作品,而且向法国人宣传和评介中国字画,并且用法文直接创作,他的诗集《双歌》和《恋情》综合了东西方诗歌的长处,深受法国读者的喜爱。他的长诗“石与树”曾被选入法国最重要的诗歌选集《二十世纪法国诗选》,成了法国诗歌的宝贵财富。

法国总统希拉克的评价

根据传统礼仪,学院为新当选的院士举行了隆重的就位和佩剑仪式。作为四百多年来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亚裔作家,程抱一受到了全世界的瞩目。

法国总统希拉克称程抱一先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智者”,他的当选,“不仅是法兰西学院的荣誉,也是法兰西共和国的荣誉”,“程抱一不但是中法文化交流的桥梁,而且充实了法国文化”。

《唐朝张若虚诗歌形式的分析》(1970年)

翻译老舍的《骆驼祥子》(1973年)

《中国诗歌文字》(1977年)

《虚与实:论中国绘画语言》(1979年)

《梦幻空间:中国画的千年史》(1980年)

《七首法语诗》(1983年)

《亨利米肖,他的生平和著作》(1984年)

《中国诗歌语言和中国宇宙观的联系及其音韵的生命力》(1986年)

《中国诗歌语言中主观和客观的交融,东方和西方的诗》(1988年)

《石与树》(1989年,被收入《20世纪法国诗歌选》)

《云雾与源泉,中国过去和现代诗歌音韵的变迁》(1990年)

《生命的季节》(1993年)

《36首爱情诗》(1997年)

《用石头做标记》(1997年,和法边威尔第耶合著)

《天一言》(1998年,获费米娜文学奖)

《石涛,人间趣味》(1998年,获安德列马尔罗奖)

《托斯卡纳旋律》(1999年)

《歌唱的起源》(2000年)

《二重唱》(2000年,获罗杰开鲁瓦奖)

《此情可待》 (2001年)

《呼吸变成语言》(2001年)

《谁讲述我们的夜晚》(2001年)

《期望永恒》(2002年)

《万有之东程抱一诗辑》(2007年 同济大学出版社)


相关文章推荐:
南京金陵大学 | 程纪贤 | 法兰西学院 | 华裔 | 张若虚 | 程纪贤 | 谢和耐 | 戴密微 | 谢和耐 | 雅克拉康 | 拉康 | 汉字书法 | 熊秉明 | 程纪贤 | 金陵大学 | 南京大学 | 南京国民政府 | 程其保 | 法国文学 | 程纪贤 | 饶宗颐 | 香港大学 | 法语联盟 | 戴密微 | 戴密微 | 结构主义 | 符号学派 | 第四系 | 布罗代尔 | 吕西安费弗尔 | 李嘉乐 | 高等研究实践学院 | 巴黎大学 | 索绪尔 | 年鉴学派 | 结构主义 | 符号学派 | 埃及学 | 敦煌学 | 程纪贤 | 骑士勋章 | BAC+5 | 法兰西学院 | 谢和耐 | 汪德迈 | 施舟人 | 李嘉乐 | 罗常培 | 谢和耐 | 戴密微 | 程纪贤 | 克里斯蒂娃 | 张若虚 | 结构人类学 | 吕西安费弗尔 | 布罗代尔 | 年鉴学派 | 克里斯蒂娃 | 张若虚 | 谢和耐 | 天一言 | 法兰西学院 | 华裔 | 万钢 | 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 | 彭裕文 | 文学大师 | 程艾兰 | 谢和耐 | 程艾兰 | 中国思想史 | 儒莲奖 | 汪德迈 | 法兰西学院 | 亨利 | 马伯乐 | 戴密微 | 谢和耐 | 法兰西学院 | 亚裔 | 文天祥 | 正气歌 | 天地有正气 | 法兰西学院 | 华裔 | 亚裔 | 希拉克 | 法兰西学院 | 法兰西共和国 | 张若虚 | 老舍 | 骆驼祥子 | 亨利米肖 | 生命的季节 | 天一言 | 石涛 | 此情可待 | 程抱一诗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