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阿拉贡(英国小说《魔戒》中人物)

阿拉贡二世(Aragorn II),即伊力萨泰尔康泰,是英国作家J.R.R.托尔金所著小说《魔戒》中的人物。他是阿拉松二世与吉尔蕾恩之子,埃西铎的第三十九代嫡孙,第十六任登丹人酋长(第三纪元2933年3019年),刚铎及亚尔诺重联王国开国国王(即刚铎第三十四任国王,亚尔诺第二十六任国王,第三纪元3019年第四纪元120年)。他是魔戒远征队的九名成员之一,也是魔戒圣战时期的重要人物。

阿拉贡年幼时,埃尔隆德为他取名“埃斯特尔”,意为“希望”。他登基后使用“伊力萨泰尔康泰”这一名号,意为“精灵之石大步佬”。“大步佬”是阿拉贡年轻时,布理地区的人们对他的蔑称。

在2001年至2003年由彼得杰克逊执导的《指环王》系列电影中,阿拉贡一角由美国演员维果莫特森饰演。

阿拉贡是埃西铎的第三十九代嫡孙,也就是伊兰迪尔的第四十代嫡孙。埃西铎的后裔一直是亚尔诺王国的合法统治者,直到第三纪元861年亚尔诺分裂为雅西顿、卡多兰和鲁道尔三个王国为止。 1349年,雅西顿国王亚瑞吉来布一世宣布统一亚尔诺, 那时埃西铎在卡多兰和鲁道尔的血脉都已经断绝。 1974年,安格玛巫王率军攻打雅西顿,占领其首都佛诺斯特。在刚铎派出的援军抵达之前,雅西顿末代国王亚帆都在福罗契尔冰封湾溺水身亡,他的儿子亚拉那斯没有选择重建雅西顿,而是成为第一任登丹人酋长。阿拉贡就是亚拉那斯的后代。

第三纪元2931年3月1日,阿拉贡出生于伊利雅德。由于父亲阿拉松二世被半兽人所杀,他年仅两岁就继位成为第十六任登丹人酋长。阿拉贡的母亲吉尔蕾恩带着他前往瑞文戴尔(Rivendell),向埃尔隆德请求庇护。埃尔隆德将阿拉贡收为养子,为他取名埃斯特尔(Estel),意为“希望”。

阿拉贡直到2951年才得知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当时他年满二十岁,埃尔隆德认为他已经成年,于是将亚尔诺王室的两件信物巴拉赫之戒和纳西尔圣剑交给了他。

次日,阿拉贡第一次见到埃尔隆德之女阿尔温,她从罗斯洛立安(Lothlórien)回到瑞文戴尔探望父亲。当时阿拉贡称她为“缇努维尔”(Tinúviel),因为她的美貌令他想起了为凡人贝伦(Beren)而放弃永生的精灵公主露西安缇努维尔(Lúthien Tinúviel)。阿拉贡对阿尔温一见钟情,但埃尔隆德说,如果阿尔温选择与他携手,那就意味着她选择了与露西安一样的命运。阿尔温的年龄、经历和门第都要远远高于阿拉贡,因此阿拉贡如果想娶她,就要面临长久的考验。

“阿拉贡,阿拉松之子,登丹人的统领,请听我说!在你面前有一个重大的命运选择:要么超越伊兰迪尔以来的历代君主,要么与你的族人一起坠入黑暗之中。”

阿拉贡于是离开了瑞文戴尔,以游侠的身份在中土各地游历冒险,学习知识,积累经验。他向东一直走到卢恩,向南到过哈拉德威治,还通过蒂姆利尔之门到了摩瑞亚,甚至到过魔多周围,想要探明索伦的阴谋。2956年,他结识了灰袍巫师甘道夫,两人成为莫逆之交,经常一起旅行。

阿拉贡曾在洛汗与国王塞哲尔一同战斗,后来又在刚铎摄政王埃克西里昂二世麾下担任一名将领。他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于是人们称他为“索隆吉尔”(Thorongil),意为“星之鹰”,因为他行动迅速、目光锐利,并且佩戴着闪亮的银星。他警告埃克西里昂要防范萨鲁曼,并且带领一支队伍前往南方,消灭了昂巴的海盗。埃克西里昂钟爱这位神秘军官的程度甚至超越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迪耐瑟。然而,阿拉贡与刚铎的告别,几乎和他的出现一样突然。就在胜利之日,他托人捎了一封信给埃克西里昂便独自离开了。有人看到他向黯影山脉的方向走去。

2980年,阿拉贡回瑞文戴尔休整,途经罗斯洛立安,再次与阿尔温相见。他们一起在金色森林里度过了夏季,并于仲夏之夜在阿姆罗斯山订下了终身。然而,阿拉贡回到瑞文戴尔后,埃尔隆德坦言阿尔温只能嫁给刚铎和亚尔诺的国王,于是阿拉贡再次踏上了冒险之旅。

当阿拉贡去伊利雅德探望母亲吉尔蕾恩时,母亲告诉他,她已经无法面对步步逼近的黑暗,就要离开人世了。

阿拉贡竭力安慰她,说:“在黑暗的尽头也许会有希望之光,只要它存在,我就会让你看到它,让你高兴。”

但她只是说:“我把希望给了登丹人,我自己没留下任何希望。”

阿拉贡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去。吉尔蕾恩不等第二年春暖花开就去世了。

3001年,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将魔戒传给堂侄佛罗多巴金斯后,离开了夏尔。甘道夫将自己对魔戒重现的忧虑告诉了阿拉贡,之后登丹人在夏尔地区加紧了防范,阿拉贡则向甘道夫提议去寻找咕噜。他在幽暗密林人迹罕至的地方、安都因河的河谷、黑门甚至魔多边界的魔窟谷搜寻了多年,最后终于在死亡沼泽边缘找到了咕噜从魔多步出的踪迹。他抓住了它,将它带到幽暗密林,咕噜就一直被关押在那里,直到3018年6月逃脱。

3018年3月1日,阿拉贡在夏尔南部烈酒河的沙恩渡口遇到甘道夫,得知佛罗多将要带着魔戒于9月底离开夏尔。他相信佛罗多与甘道夫一起会很安全,所以离开了几个月都不曾回来。但后来,阿拉贡又从吉尔多那里得知甘道夫没有接应到佛罗多,戒灵也再度现世,而佛罗多一路上除了山姆、梅里和皮聘之外,别无他伴。

阿拉贡立刻前去寻找佛罗多,在9月30日晚上,他在布理附近的东方大道上听到了霍比特人和汤姆庞巴迪告别,于是尾随他们来到跃马客栈,但是老板巴力曼奶油伯认为这些游民“不三不四”,不许他见佛罗多。直到大厅中,阿拉贡才初次和佛罗多见面,并在佛罗多不小心使用戒指隐身、造成骚动后跟他进了霍比特人的住所。

阿拉贡告诉佛罗多,黑骑士(戒灵)已经跟踪他们来到了布理,并自荐做霍比特人的向导和保护者。这时巴力曼带来了甘道夫留下的一封信,信上有一段关于阿拉贡的诗,佛罗多后来才知道是出自比尔博的手笔:

金子未必都闪光,游民未必是流氓;

老当益壮葆青春,根深蒂固经风霜。

死灰复燃火势旺,昏天暗地光清扬。

宝剑锋自断錾出,无冕之王又坐庄!

但是,尽管甘道夫在信中说阿拉贡是他的朋友,霍比特人们,尤其是山姆,还是不敢相信他是不是真的“神行客”。

“我要说,你这家伙挺固执。”神行客说,“不过,山姆詹吉,我的回答恐怕只能是这样:如果我杀了真的大步佬,我同样可以杀了你们,而且我可以早就动手,何必还费那么多口舌。如果我是奔魔戒而来,我现在就可以把它弄到手!”

他站起来,似乎一下子变得高大魁梧,锐利的目光咄咄逼人。他把斗篷往后一掀,赫然亮出挂在腰间的一柄长剑,他手按在剑柄上,霍比特人呆若木鸡,山姆噤若寒蝉,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

“幸亏我是真的大步佬,”他低头看着他们说,突然绽露出一丝微笑,脸色缓和下来,“我叫阿拉贡,阿拉松之子。我愿舍命保护你们。”

阿拉贡建议霍比特人不要回房间去,并彻夜不眠守卫他们。旅店在夜晚被袭击,但霍比特人未露行踪。次日,阿拉贡领着他们离开了布理,试图离开大道,摆脱黑骑士的追踪。

尽管阿拉贡小心谨慎,五名黑骑士还是在风云顶袭击了他们的营地。佛罗多被迫戴上戒指,试图抵抗巫王,向星辰之后爱尔贝蕾丝祷告,并挥剑砍伤敌人的双腿。但佛罗多最后还是被巫王刺伤,阿拉贡向黑骑士投掷火把,驱走了他们。他发觉佛罗多伤势严重,用阿西拉斯草竭力加以救治,带领霍比特人尽快上路。他在拉斯桥找到了葛罗芬戴尔留下的暗号,在这位精灵贵族的帮助下,一行人安全抵达了瑞文戴尔。阿拉贡在这里再次见到了阿尔温。

埃尔隆德的会议在10月25日召开,会上刚铎摄政王迪耐瑟二世之子波罗莫讲述了自己的梦境,提到“寻找断刃之剑,它在伊姆拉崔之野”。这时阿拉贡取出纳西尔圣剑,埃尔隆德向众人宣布他是埃西铎的后裔。阿拉贡相信波罗莫的梦境是祖先对他的召唤,他作为伊兰迪尔的后代返回刚铎的时机已经到了,于是他宣布:

“历史的巨轮再次开始转动,新的时代已经开始。埃西铎的克星已经现世,我们即将面临大战。纳西尔圣剑必须重铸,我将亲自前往米那斯提力斯。”

纳西尔圣剑被精灵工匠重铸,阿拉贡将它重新命名为“安都瑞尔”(Andúril),意为“西方之炎”。12月25日,阿拉贡加入了魔戒远征队,离开瑞文戴尔,向南方前进。

在阿拉贡和波罗莫的帮助下,魔戒远征队在红角峰冒着暴风雪前进。他俩一路背着霍比特人,破开雪道而行。当甘道夫提议改道摩瑞亚时,阿拉贡虽然提出了异议,但最终还是同意了。

“你跟我走的时候差点给雪葬了,但毫无怨言;现在我也跟你走如果我的最后警告不能打动你的话。现在我想到的不是魔戒,也不是我们其他人,而是你,甘道夫。我要告诉你,如果你要穿越摩瑞亚之门,千万小心!”

3019年1月15日,魔戒远征队进入摩瑞亚地底坑道,在第二十一号大厅遇到半兽人袭击。阿拉贡杀死了许多敌人,带着受伤的佛罗多逃到凯萨督姆之桥。在那里他们又遇上了炎魔,甘道夫让其他人撤离,阿拉贡和波罗莫本想留下来帮他,但是甘道夫以杖击碎桥身,与炎魔一同坠入深渊。

阿拉贡带领魔戒远征队其余成员逃出摩瑞亚,来到罗斯洛立安,与金色森林的主人凯勒鹏(Celeborn)和凯兰崔尔(Galadriel)夫妇会面。他们离开时,凯兰崔尔赠给阿拉贡一枚镶嵌在银色鹰型底座上的绿宝石,那是阿尔温留给他的精灵宝石,叫做伊力萨(Elessar)。

远征队于2月16日离开罗斯洛立安,阿拉贡带领众人由安都因河乘船而下。当他们途经阿冈纳斯峡谷时,他如同帝王般庄严。

“别怕!”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佛罗多回头一看,原来是神行客,然而又不是神行客。那个饱经风霜的游民已不复存在,船尾坐着的是阿拉松之子阿拉贡,他正襟危坐,豪气凛然,娴熟地用桨把握着小船的航向。他的兜帽甩在脑后,黑发随风扬起,两眼炯炯,宛如浪迹天涯的君王回归故里。

“别怕!我早想朝拜先祖埃西铎与安那瑞安,在他们身边,伊兰迪尔的传人,瓦兰迪尔王族阿拉松的埃尔夫斯通之子伊力萨大义凛然,无所畏惧!”

2月26日,魔戒远征队在安都因河西岸的托尔布兰迪尔扎营。佛罗多爬上阿蒙汉山,想要决定接下来走哪条路,阿拉贡则和其他人一起留在营地。虽然他认为自己的职责是去米那斯提力斯,但甘道夫的离开使得他不能抛下魔戒携带者,假如佛罗多选择继续魔多之路,他决意追随保护。

然而,波罗莫回到营地告诉众人他与佛罗多发生争执,佛罗多戴上戒指消失了。阿拉贡试图搜寻,但其他远征队成员都在忙乱奔走。阿拉贡爬上阿蒙汉山,随即却又听见波罗莫求援的号角声。

阿拉贡赶到时,波罗莫身中数箭,奄奄一息。他死前向阿拉贡坦承自己是想夺走魔戒,而梅里和皮聘已被敌人抓获。阿拉贡以游侠的本领判断,梅里和皮聘被半兽人带往西方,而佛罗多和山姆渡过安都因河,去了东岸。

阿拉贡意识到持戒人的命运已不在自己掌握中,而他不能任由梅里和皮聘被敌人折磨致死。于是,他与莱戈拉斯和金雳一起开始了追踪之旅。四天之内,三位追踪者徒步追踪了135英里,进入了洛汗境内。2月30日,他们遇到了洛汗国王希优顿的外甥、洛汗第三元帅伊欧墨率领的一队骑兵。面对伊欧墨的挑衅,阿拉贡拔出安都瑞尔,说道:

“以伊兰迪尔的名义!我是阿拉松之子阿拉贡,我也叫伊力萨,刚铎国王伊兰迪尔之子埃西铎的后裔登丹人埃尔夫斯通。这把断剑如今已重铸!你准备帮助我,还是阻拦我?快拿定主意!”

伊欧墨告诉他们,他率领的骑兵已经全歼了他们追踪的敌人,但他没有见到梅里和皮聘的踪影。临别时,伊欧墨借给他们两匹马哈苏风和阿诺德。于是阿拉贡骑上哈苏风,莱戈拉斯和金雳骑上阿诺德,来到了法贡森林的边缘,找到了洛汗人留下的敌人尸体。那天晚上,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篝火边,他们的马匹也不见了。

第二天天亮时,阿拉贡找到了一些足迹,从而有了希望,相信梅里和皮聘还活着。然而,三人循着足迹进入森林后,没有遇见梅里和皮聘,却遇见了甘道夫他在西拉克西吉尔峰之巅打败炎魔之后死去,但伊露维塔使他复活,现在他已经晋升为白袍巫师。 甘道夫告诉三人,梅里和皮聘现在正安然无恙地和树胡以及其他树人在一起,而他们三人应该和他一起前往洛汗,谒见希优顿。

3月2日,他们来到洛汗首都伊多拉斯,见到了希优顿及其外甥女伊欧玟。甘道夫把希优顿从萨鲁曼的仆人葛力马巧言的影响下解救出来。希优顿决定向萨鲁曼宣战,并且释放了被关进监狱的伊欧墨,以他为王储。阿拉贡和洛汗的骑兵走到一起,他告诉伊欧墨,他们很快会并肩作战,就像他曾许诺过的一样。第二天,他们遇到一个信使,得知萨鲁曼的强兽人大军已经从艾辛格出发了。在甘道夫的建议下,希优顿带领他的人民来到了圣盔谷的号角堡。

很快,强兽人大军包围了圣盔谷,圣盔谷之战开始了。战斗中,阿拉贡和伊欧墨彻夜并肩作战,尽管战况一度绝望,但阿拉贡告诉众人,黎明向来意味着希望。他走出城去看黎明的天光,还让萨鲁曼的军队投降。人们对他的作为十分敬畏,但强兽人却嘲笑他。太阳升起之时,阿拉贡和希优顿一起冲出了号角堡大门。他们发现原本是平原的地方多出一片奇异的森林,在夜间展开了一张深不可测的网。这时甘道夫和鄂肯布兰德将军的千余兵马赶到,萨鲁曼的军队被迫逃进林中,从此消失不见,再无音讯。

3月5日,阿拉贡、莱戈拉斯、金雳与梅里、皮聘在艾辛格重聚。甘道夫与萨鲁曼谈判后,葛力马把真知晶球丢下欧散克塔。皮聘在夜晚时偷看晶球,结果被索伦发觉。阿拉贡随即将晶球收下,因为他认为自己向索伦公开身份的时机已经到来。

为了确保皮聘的安全,甘道夫决定带着他前往米那斯提力斯。阿拉贡和希优顿等人返回号角堡,途中他们遇到了贺尔巴拉带领的登丹人军队,以及埃尔隆德的双胞胎儿子埃莱丹和埃罗赫。贺尔巴拉等人带来了阿拉贡的坐骑洛赫林,以及阿尔温亲手绣制的一面旗帜;埃罗赫则捎来了埃尔隆德的口信:“切记死亡之路”。

此后,在号角堡的高处,阿拉贡直视了晶球,他希望在佛罗多和山姆进入魔多时把索伦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他一言不发,只是向索伦出示了重铸的纳西尔圣剑。他以自己的意志掌握了晶球,并通过它看出南方海盗将对刚铎造成巨大威胁。

那天早上,阿拉贡告诉希优顿,他将取道死亡之路火速赶往南方。莱戈拉斯和金雳选择跟随他,登丹人和埃尔隆德之子也一样,他们组成了灰衣大队前往登哈洛要塞。在那里,阿拉贡与伊欧玟告别。她起初祈求他不要走死亡之路,后来又请求他允许自己追随,但是他告诉她,她的职责是与她的人民同在。阿拉贡很为伊欧玟的悲哀而难过,因为她对他明显存有爱意,而他却无以回应。

灰衣大队于3月8日黎明时分进入死亡之路,幽灵军一路在山下跟着他们。这些人曾经发誓向埃西铎效忠,却不守诺言,不肯与索伦对抗,因此被埃西铎诅咒:除非埃西铎的后裔前来召唤他们重新履行诺言,否则他们的灵魂永远不得安息。午夜时分,阿拉贡在埃雷赫大石旁边召唤了幽灵军,要他们一起南下去佩拉格。一路上人们都在躲避他们。

3月13日,他们穿越南方到达了佩拉格,那里有大约50艘船的昂巴海盗精锐部队。阿拉贡召唤亡灵军,幽灵们冲上船,海盗们吓得四散跳海。舰队被征服了,阿拉贡放走了幽灵军,让他们从此安息。他释放了海盗船上的奴隶,有人自愿留下的,就为他而战。南方的人们于是团结起来,阿拉贡派遣兰姆顿的安格伯率领4000大军,向米那斯提力斯进发。

阿拉贡与舰队一起自安都因河北上,于3月15日到达米那斯提力斯,当时帕兰诺平原上大战正酣。人们起初还以为海盗来了,然而阿拉贡展开了阿尔温绣制的旗帜那是刚铎的国旗,上面绣着圣白树、七颗八芒星和伊兰迪尔的王冠。阿拉贡与伊欧墨在战场上会师,并肩战斗直至战事终结。

阿拉贡不愿未经刚铎摄政王族的允许就进入米那斯提力斯,更不愿在索伦被打败之前登基称王。但是当甘道夫召唤他到医院照顾受伤的梅里、伊欧玟和法拉墨的时候,他以登丹人酋长的身份进了城,把王城的领导权交给多尔安罗斯的伊姆拉希尔亲王。

在医院,阿拉贡寻找阿西拉斯草。据传,这种药草在国王的手里能够发挥神效,唤醒被黑暗魔咒困住的人们。人们找到了一些,阿拉贡用它来救治伤员们。法拉墨此时已是刚铎摄政王,尽管他从未见过阿拉贡,却一睁眼就认出了他,并称他为“我的陛下”。很快,人们开始传言国王已经归来了,但是阿拉贡并没有公开身份。他彻夜在受黑暗魔咒侵袭的伤员身边忙碌,最后是在城外的帐篷里休息的。

3月16日,阿拉贡召唤伊欧墨和伊姆拉希尔到他的营帐,商议接下来要怎么行动。甘道夫建议说,虽然他们无法在武力上胜过索伦,却还是应当尽量与之抵抗,为魔戒携带者争取必要的时间。阿拉贡表示赞同,其他人都宣誓追随他。

3月18日,阿拉贡率领西方联军离开米那斯提力斯。途经死亡沼泽的时候,有些年轻缺乏经验的人禁不住恐惧慌乱。阿拉贡见他们受不住,就怜悯他们,允许他们去增援凯尔安卓斯的守军,和那里的敌人作战。而由于之前又在别的地方留下了部分兵力,就这样,最后来到黑门前向索伦挑战的西方联军已不足六千人。

3月25日,在黑门前,索伦之口现身,和西方联军谈判。阿拉贡一言不发,在他的有力注视下,索伦之口也不禁畏缩。而后,索伦的使者取出了佛罗多的秘银甲等信物,说如果不退兵,就对佛罗多严刑折磨。甘道夫拒绝了谈判条件,于是黑门战役打响。阿拉贡带领部下攻上两座山头,西方联军与魔多军团一直僵持,直至魔戒被毁,索伦覆灭。

很快,佛罗多和山姆被从魔多救出。阿拉贡不但亲自治疗了他们身上的伤痛,而且在可麦伦平原的庆典上将霍比特人扶上宝座,在他们面前跪下来,领着众人欢呼,歌唱了赞美的诗歌。

第三纪元3019年5月1日早晨,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阿拉贡率军回到了米那斯提力斯,在城门外停下了脚步。刚铎摄政王法拉墨此时看见了他,于是对城中诸人大声道:

“刚铎的臣民们,请听我说!我们国家终于又有了一位法定的王位继承人,他就是阿拉松之子阿拉贡,亚尔诺的登丹人首领,西方联军的总司令,北方之星的佩戴者,西方之炎的使用者,战争的胜利者,他能妙手回春。他就是埃尔夫斯通,瓦兰迪尔家族的伊力萨王,努曼诺尔的伊兰迪尔的后裔。各位,他能成为国王,进入王城中吗?”

军民齐声高呼:“能!”

“刚铎的臣民们!历史告诉我们,根据古老的传统,国王必须在父王去世前继承王冠;否则,他必须亲自到父王陵寝中,从父王手中接过王冠。但现在必须采取另外的方式,今天,我行使作为摄政王的权力,将最后一位国王尔诺的王冠从幽街带到这里。他的时代已经过去,成为历史。”

说到这里,他身后的卫兵捧着一个盒子走了上来。法拉墨打开了盒子,捧出一顶古老的王冠。王冠的形状如同城堡卫士的头盔,只是更加高贵,通体雪白,上面缀满珍珠和宛如海鸥双翅的银饰,七颗金刚石镶成一圈,冠顶还有一颗硕大的宝石,射出火焰般的光芒。阿拉贡接过王冠,将它举起,说道:

“Et Erello Endorenna utúlien. Sinome maruvan ar Hildinyar tenn' Ambar-metta!”

这句话是伊兰迪尔从海上乘风而来时说的,意思是:“我越过大海,来到中土大陆。我和我的子孙将居住在这里,直到世界末日。”

在阿拉贡的请求下,佛罗多从他手中接过了王冠,并将它递给甘道夫。阿拉贡请甘道夫为他加冕,然后以刚铎国王的身份走进了王城。

仲夏节前夕,埃尔隆德和阿尔温来到米那斯提力斯。阿拉贡从埃尔隆德手中接过了安努米那斯权杖。他和阿尔温在仲夏节那天举行了婚礼。

此后,阿拉贡前往洛汗参加希优顿国王的葬礼,然后又和魔戒远征队的其他成员一起去了艾辛格。8月22日,他和伙伴们告别,各奔东西。

伊力萨王登基之后,派遣信使到各地传播消息,驱除残余的邪恶力量,给中土大陆带来了和平。刚铎和亚尔诺再度合并了。北方的王城安努米那斯被重建。伊力萨王将德鲁阿丹森林交给野人悍-不理-悍部落管理,并禁止人类进入该地区。长湖镇和孤山王国都受到重联王国的保护。伊力萨王任命法拉墨为刚铎宰相,并封他为伊西立安领主。他重新组建了刚铎议会,法拉墨、各封地的领主和各军团的指挥官都在议会中获得了席位。

伊力萨王没有忘记夏尔的人民。第四纪元6年,他颁布诏书,宣布夏尔在亚尔诺的保护下自治,并禁止人类随意进入夏尔。13年,亚尔诺议会成立,夏尔大统领、雄鹿地族长和麦克戴尔文市长都在亚尔诺议会中获得了席位。15年,国王和王后去北方住了一段时间。他们在烈酒桥接见了山姆、梅里和皮聘。21年,山姆及其家人在刚铎住了一年。64年,梅里和皮聘离开夏尔去了洛汗,伊欧墨逝世后又到刚铎定居,直到他们逝世。

120年,伊力萨王意识到自己的时代即将结束。他向儿子艾达瑞安和女儿们告别,将王冠和权杖交给艾达瑞安,然后去了幽街刚铎历代国王的长眠之地。阿尔温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显现了一种惊人的壮美,这让所有进来看他的人都惊叹不已。年轻时的俊美,壮年时的骁勇,老年时的睿智与尊严,交织在一起。他安睡在那里,人类君王的光辉形象永世长存。

伊力萨王在位122年,享年210岁。在他逝世的第二年冬天,阿尔温随他而去。

1. 阿拉贡二世

阿拉贡这个名字的意思有很多解释:

……他父亲给他取名阿拉贡,一个家族首领用过的名字。然而艾弗温(译注:吉尔蕾恩之母,预言家)听见这名字,就走过来,说:“‘王者之勇’啊,他会有的。不过我还瞧见他胸前有绿色的宝石显现,因此他的真名会在他复苏时出现,他是一个医者,更是一个复兴者。”

这姓名中,Ara意为“王”,但是后半部分意思就不确切。在词源学中,“-gon”的意思是“勇猛”而“-gorn”的意思则是“猛烈、急躁”。因此阿拉贡的意思也可能是“急躁的国王”,然而这个解释并不符合阿拉贡的性格。

Parma Eldalamberon 第十七期所发布的托尔金的遗稿将这个名字解释为“备受尊崇的国王”。

罗伯特福斯特所著《中洲大全》解释阿拉贡名字可以翻译为“王者之树”,但是托尔金书信中,指出阿拉贡的名字并不含有“-orn”,也就是“树”的意思。他在信中也并没有明确表示该姓名的意义所在,只说他没来得及解释所有雅西顿王族(译注:亚尔诺分裂的三个宗族之一)的姓名。

阿拉贡是埃西铎的后代中第二个拥有此名讳的,他的祖先阿拉贡一世是在2327年被野狼杀死的。

2. 埃斯特尔

埃尔隆德在2933年收养了阿拉贡,取名为埃斯特尔,意为“希望”。

3. 登丹人首领

2933年,阿拉贡2岁,因父亲阿拉松被杀而继承了登丹人首领之位,但他直到2951年20岁生日时才知道这件事情。

4. 登丹人

由于身为登丹人首领,阿拉贡被比尔博和一些其他人称作登丹人。登丹人意思是西方人,或者说努曼诺尔人。

5. 埃西铎的后裔

阿拉贡是伊兰迪尔长子埃西铎的直系后裔。伊兰迪尔是努曼诺尔的安杜纳伊亲王家族最后的君王,也是刚铎和阿诺王国的第一个国王。

6. 索隆吉尔

阿拉贡在刚铎摄政王埃克西里昂二世麾下效力时,刚铎人称他“索龙吉尔”,意为“星之鹰”,因为他行动迅速、目光锐利,也因为他佩戴着闪亮的银星。

7. 大步佬(又译神行客)

阿拉贡在布理及附近区域被称作“大步佬”,因为他总是大步大步地穿越乡间野地。

“他的真名叫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这里的人都叫他‘神行客’,他腿长,走起路来大步流星。不过他从来没对别人说过为什么要这么匆忙。”

阿拉贡在埃尔隆德的会议上说,“神行客”这个称呼有轻视嘲笑的含义。但由于他第一次被介绍给佛罗多时就是用了这个名字,霍比特人还是一直叫他“神行客”。后来,阿拉贡用昆雅语翻译这个词为“泰尔康泰”,并把它作为王室的称号。

8. 伊力萨

阿拉贡以伊力萨之名登基为刚铎和亚尔诺之王。“伊力萨”是盖拉德丽尔夫人在他离开罗斯洛立安时赠给他的绿宝石,它镶嵌在银色的鹰翅形底座上。

“现在,请你接受早已确定的名字,伊力萨,伊兰迪尔王族的精灵宝石!”

9. 泰尔康泰

阿拉贡给自己王室选择的名号,是“大步佬”的昆雅语翻译。“telko”在昆雅语中是“腿”的意思,“ontaro”则有“宗室根源”意。

“但是如果能建立起王室的话,‘大步佬’将成为我的王室的名字,用古语念起来并不俗,叫‘泰尔康泰’。我的嫡系继承人也都用这个名字。”

10. 刚铎及亚尔诺重联王国国王

3019年5月1日阿拉贡登基为刚铎国王,亚尔诺的王杖也交到了他的手里,因此这两个王国得到合并,都是他的疆域。

11. 西方的君主

甘道夫这样称呼刚铎国王阿拉贡。

12. 西方之王

阿拉贡也被称为西方之王。

13. 白树之国的陛下

莱戈拉斯这样称呼阿拉贡。意指刚铎的象征白树。

14. 飞毛腿

伊欧墨在听说三位追踪者四天内赶了135英里路追赶抓走梅里和皮聘的半兽人后,这样称呼阿拉贡。

15. 长脚

比尔羊齿蕨这样称呼阿拉贡,意指游侠的一双长腿。

16. 什么都干不长的大步佬

比尔羊齿蕨也这样说阿拉贡。暗示阿拉贡不可信,因为他进出布理从无顾忌。

20. 卓特

在《魔戒》的初稿中,阿拉贡的角色起初是一个叫“卓特”的霍比特人。


相关文章推荐:
英国 | J.R.R.托尔金 | 小说 | 魔戒 | 阿拉松 | 埃西铎 | 登丹人酋长 | 第三纪元 | 刚铎及亚尔诺重联王国 | 国王 | 刚铎 | 亚尔诺 | 第四纪元 | 圣战 | 埃尔隆德 | 希望 | 2001年 | 2003年 | 彼得杰克逊 | 指环王 | 美国 | 维果莫特森 | 刚铎及亚尔诺重联王国 | 伊利雅德 | 第三纪元 | 第四纪元 | 佛罗多巴金斯 | 圣盔谷之战 | 米那斯提力斯 | 埃西铎 | 伊兰迪尔 | 亚尔诺 | 第三纪元 | 雅西顿 | 卡多兰 | 鲁道尔 | 安格玛巫王 | 刚铎 | 亚帆都 | 亚拉那斯 | 登丹人酋长 | 伊利雅德 | 半兽人 | 瑞文戴尔 | 埃尔隆德 | 亚尔诺 | 纳西尔圣剑 | 阿尔温 | 罗斯洛立安 | 露西安缇努维尔 | 游侠 | 卢恩 | 哈拉德威治 | 摩瑞亚 | 魔多 | 索伦 | 甘道夫 | 洛汗 | 刚铎 | 萨鲁曼 | 海盗 | 霍比特人 | 比尔博巴金斯 | 佛罗多巴金斯 | 夏尔 | 咕噜 | 安都因河 | 黑门 | 沼泽 | 幽暗密林 | 吉尔多 | 戒灵 | 山姆 | 梅里 | 汤姆庞巴迪 | 不三不四 | 黑骑士 | 老当益壮 | 根深蒂固 | 呆若木鸡 | 噤若寒蝉 | 风云顶 | 葛罗芬戴尔 | 瑞文戴尔 | 埃尔隆德 | 迪耐瑟二世 | 波罗莫 | 伊兰迪尔 | 摩瑞亚 | 摩瑞亚 | 炎魔 | 罗斯洛立安 | 凯勒鹏 | 凯兰崔尔 | 阿尔温 | 安都因河 | 米那斯提力斯 | 甘道夫 | 魔多 | 梅里 | 莱戈拉斯 | 金雳 | 英里 | 洛汗 | 希优顿 | 伊欧墨 | 伊露维塔 | 树人 | 洛汗 | 伊多拉斯 | 伊欧玟 | 葛力马巧言 | 萨鲁曼 | 强兽人 | 艾辛格 | 圣盔谷 | 号角堡 | 圣盔谷之战 | 嘲笑 | 平原 | 萨鲁曼 | 真知晶球 | 埃尔隆德 | 圣白树 | 八芒星 | 伊兰迪尔 | 法拉墨 | 酋长 | 索伦 | 仲夏节 | 埃尔隆德 | 阿尔温 | 希优顿 | 艾辛格 | 长湖镇 | 孤山 | 宰相 | 议会 | 伊欧墨 | 托尔金 | 埃尔隆德 | 埃尔隆德 | 刚铎及亚尔诺重联王国 | 莱戈拉斯 | 英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