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艾虎(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的人物)

艾虎,男,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原为霸王庄馆童,后拜黑妖狐智化为师,认北侠欧阳春为义父 。绰号小义士。曾告黑状栽赃出首马朝贤,捉拿刺客沈仲元。

绰号:小侠

武器: 单刀

师父:黑妖狐 智化

义父:北侠 欧阳春

义兄:施俊

著名事件:出首马朝贤

未婚妻:沙凤仙

艾虎是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的人物,是北侠欧阳春的义子,黑妖狐智化的徒弟。

艾虎相貌,出身,称号:

原来虎头虎脑是我根据其名字的潜意思,约是于第八十二回陈公公瞧艾虎: 看他浑浑实实,却倒伶伶俐俐的。得来的印象,书中没甚实写,还是泛说,在第72回首次亮相:独独有一个小英雄,心志高傲,气度不俗,年十四岁,姓艾名虎.后几处提及满面英风,气度不凡,嗯嗯,想象余地挺大。出身是襄阳王党徒太岁庄恶霸马强所开招贤馆的馆童,说白了就是学徒打杂一类。深得他师父黑妖狐智化的真传,在恶霸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吃里扒外啊!马强摊上这童仆,称得上霉运当头了,呵呵!谁叫马某人多行不义必自毙呢?称号的话,他在石老三五原著后半场才出现,是作为五义的接班人选的,为后书铺垫,可惜续书普遍认为不是石老作品,庆幸的是续书仍是以他为小五义的领军人物。在俞樾改编更名了《三侠五义》(称《七侠五义》后,小爷艾虎的头衔里又多了七侠中小侠的名号,于是他成了全书唯一能侠客义士的名号都占全的童鞋了。瓦卡卡,年龄不大,名气倒不小唉!

艾虎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若说《三侠五义》诸侠谁身世最草根,那就是艾虎童鞋了,自幼无父无母,孤儿一枚,同辈的小四义都算得上富二代,长辈皆是有些家底,无产阶段的艾虎人穷志可不短,小小年纪就存了有作为的念想,才会在蛇龙混杂的招贤馆投了去卧底的黑妖狐智化门下,往行侠作义的康庄大道上奔。提及这个智化爷不得不多贫几句,他的绰号“黑妖狐”名正符实,虽是正义人士,手段之高,点子之黑在三五里也算登峰造极了,连同是计谋人物蒋老四还得靠边,虽然沈仲元是称“小诸葛”,俺看他才合适,而且是罗贯中笔下被鲁迅看作是:诸葛多智而近妖的妖人诸葛。收钟雄以人心感化和诸葛亮的七擒孟获攻心为上相仿,是巧计。盗九龙冠嫁祸马家,铲除了襄阳王的羽翼,典型的以黑制黑,有道教“不受世俗礼法限制”思想的体现,所以通常被视作三五里的道家代表,在后续传里真成了道士。俺说他这个道士不是清静无为的隐道士,而是功成名退的儒道士。回到艾虎,有了这个道派的师父,他还以自身的天真烂漫善言打动了有佛家理念的北侠紫髯伯欧阳春(章目第76回),收了螟岭义子,至此这个市井小爷们平添了两座大靠山啊!算得上三五里麻雀变凤凰的传奇!

让艾虎出人头地的九龙冠事件

要说艾虎麻雀变凤凰到底还是靠着自已的努力,师父干爹的不过是起个帮衬作用,三五英雄豪杰里是没草包的,所以有人讲艾虎是饭桶,俺不能苟同,虽然他没啥文化,喝酒忒误事,但粗中还有细,机敏处摆着,眼皮子绝不浅,胆量过人。能扳倒襄阳王的党羽马家势力,有艾小爷不小的一份奇功。智化选徒没走眼,在招贤馆救被囚的倪太守是艾虎就早早想到了备马匹来协助,因此智化在定盗冠栽赃妙计时启用了艾虎,可以说没艾虎小爷的精彩伪装此计没法成功,北侠的黑锅和马家的权势无法洗刷和根除。人小鬼大的艾虎先闯过了威严的开封府,阴森的大理寺,面对铁面包公面不改色,五堂会审机智应变,替智化嫁祸马家偷盗御贡,从而送马氏叔侄去见了阎王。帮义父北侠脱了困,倪太守平了冤.艾虎当称初生牛犊不畏虎。这里还略有一提的是艾小爷的傲气,师父智化总是记挂他的安危,以防万一,还是备书信于白老五,求其照应。艾虎却不愿事先将真情告之白玉堂,硬挨过了堂上铡刀之吓,连白老五也为他虚惊了一把。可见艾小爷的胆气那都是扛扛的……

水水之艾虎的酒量和不认路

道艾虎是饭桶,俺要拍案而起,说艾虎是酒桶,俺只有默默点头,从三五书第八十二回起,白老五探监艾虎,艾虎就提出了:饭倒不消,就只酒……的说词,五六碗酒水灌下,还嚷着要.艾虎的酒瘾就随了他全篇。他的出场喝酒是一景,因为好酒在第八十六回险些被两小人灌醉所害,幸而被蒋老四偶遇救了命,因为好酒,蒋老四带他也不放心,将其留在船舍独自办事去了(见第八十七回),因为好酒,抢渔人吃食后落醉,若没后来拜了把子的义兄施俊讲情,免不了应理亏再白挨几顿拳脚(见第八十八回),几番贪杯坏事后,艾虎在第九十四章节在卧虎沟沙家庄,和未来岳父沙龙众人相处时戒了几天的酒,是临行去襄阳寻师爹时,又露了酒馅,狂饮了数杯才罢,真真是大酒篓子一个,可以说嗜酒成性是艾虎的特点,也是弱处,他不像北侠南侠,酒只是食的一种,不象白老五,酒要十年女贞陈绍,是品鉴,就是爱酒如命!和白老五性格的致命缺陷不同,,艾小爷是嗜好上的弱点。所以石老也只是给了他几次教训,在续书别人的后传里才断了命。此外,艾虎小爷方向感绝对不强,有些路痴,在第九十二回,第一百回里都有提及,看来艾小爷行路要备个指南针或请个向导方能不迷途也!呼呼!

艾虎的桃花运

三五群侠义中能让石老笔下作成姻缘的不多,纯读书人到是一对对,连包公也早成了亲,但豪杰里除卢方出场就是已婚的,但夫人未提,,末篇写了已有孩子卢珍。还有南侠展昭在茉花村有比武招亲一回目,其他诸人好象都是光棍单身汉子或没写婚否。而艾虎的亲事却被重复着墨,而且女方出现频率不低,从弹弓女沙龙之亲女凤仙姑娘和干姐儿秋葵救艾小爷开始,到两姐妹易容去救父,好几回都写了艾虎未来媳妇的英姿,和展昭夫人将门之女丁月华不同,沙凤仙是真正江湖侠女,抛头露面是寻常事,正配艾虎这江湖愣小子!着见石老在按排男女婚事时,还是免不了有着封建门当户对意识的.题外话,三五里艾虎只有沙凤仙一个老婆,但在俞樾七五版本第一百零八回里,又把三五里配卢珍的甘玉兰也许了艾虎,艾虎又碰上了一桃花。但俺觉得还是三五是石老本意,因为蒋老四不算艾虎直长辈,艾虎婚事能作主的只有师智化和义父欧阳春,蒋老四能替卢珍应下,因为和他爹是异姓兄弟,替艾虎应下有不妥,何况还有沙凤仙在场。

艾虎无心插柳的义结金兰

观石老三五其中侠客和书生不得不说的事有三处,南侠展昭和包希仁最终定关系时间垮度最长,从第三回金龙寺初遇,到第二十二回读书人包希仁已成为包公在金殿推荐展昭,中间两人虽总见不上面,但南侠敬包公,包公重南侠缠缠绵绵了不少章节(别拍,俺只是指展昭勇救包公好几回,包公也早就有心引荐展昭入)不过他们最后形成的是上下级关系,彼此更强调的是敬和重,第二对是白玉堂和颜查散,第三十三回至第三十四回白老五有意三戏了小颜书生后,两位游侠和雅士结了拜,这对情和义书中表现是最深厚的,白老五为颜生真是豁出了命,最后独探冲霄身死除了性格中的傲气驱使,大半确是为义兄,丢官印可是大罪,当然颜查散知义弟死讯后命也丢了半条,大病一场。若说这两次是喜剧一出,悲剧一场,那么艾虎和施生的结义就象闹剧了(参见第八十八回),艾虎是不耐饥饿抢了捕渔人的酒食,喝醉了被赶来的渔者乡里群殴,因理屈只能听任拳脚,争执不下时被路过的行路书生施俊撞见解了围,答谢时将施生的谦虚语: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料作了结兄弟,误打误撞要拜把子,施生也欢喜艾小爷的率真性子,于是真结了金兰兄弟,这里艾小爷来自草阶的俗小子形象栩栩如生,能知错白挨揍,顽劣面皮会红,口直心快无遮拦,倒也叫人生不出讨厌的心来……附带一提里面三个跟班让人也极有印象,包公的随从包兴老成显稳重,颜查散的书童雨墨伶俐善巧言,施俊的小厮锦笺年幼不经事,同有舍命护主的忠诚事迹,称得上都是义仆.三五里的人物还是符合传统观点,上梁正的下梁也不会歪……

水漫金山后,对三五里的艾虎也有了大致印象,小侠英气豪爽,讨人欢喜,粗中有细,胆量颇大,好酒如命,有小迷糊。运程非常好,苦孩子一个却遇智师引导,遇名父疼爱,遇侠女结缘!

三侠五义--第八十二回 试御刑小侠经初审 遵钦命内宦会五堂

且说艾虎听包公问他是何人主使,心中暗道:“好厉害!怪道人人说包相爷断事如神,果然不差。”他却故意惊慌道:“没有什么说的。这倒为了难了。不报吧,又怕罪加一等;报了吧,又说被人主使。要不,就算没有这宗事,等着我们员外说了,我再呈报如何?”说罢,站起身来,就要下堂。两边衙役见他小孩子不懂官事,连忙喝道:“转来,转来。跪下,跪下。”艾虎复又跪倒。包公冷笑道:“我看你虽是年幼顽童,眼光却甚诡诈。你可晓得本阁的规矩么?”艾虎听了暗暗打个冷战,道:“小人不知什么规矩。”包公道:“本阁有条例,每逢以小犯上者,俱要将四肢铡去。如今你既出首你家主人,犯了本阁的规矩,理宜铡去四肢。来呵!请御刑。”只听两旁发一声喊,王马张赵将狗头铡抬来,撂在当堂,抖去龙袱,只见黄澄澄冷森森一口铜铡,放在艾虎面前。

小侠看了虽则心惊,暗暗自己叫着自己:“艾虎呀,艾虎!你为救忠臣义士而来,慢说铡去四肢,纵然腰断两截,只要成了名,千万不可露出马脚来。”忽听包公问道:“你还不说实话么?”艾虎故意颤巍巍的道:“小人实实害怕,惟恐罪加一等,不得已呈诉呀。相爷呀!”包公命去鞋袜。张龙赵虎上前,左右一声呐喊,将艾虎丢翻在地,脱去鞋袜。张赵将艾虎托起双足,入了铡口。王马掌住铡刀,手拢鬼头把,面对包公。只等相爷一摆手,刀往下落,不过“(口克)嚓”一声,艾虎的脚丫儿就结了。张龙赵虎一边一个架着艾虎,马汉提了艾虎的头发,面向包公。包公问道:“艾虎,你受何人主使?还不快招么?”艾虎故意哀哀的道:“小人就知害怕,实实没有什么主使的。相爷不信,差人去取珠冠;如若没有,小人情甘认罪。”包公点头道:“且将他放下来。”马汉松了头发,张赵二人连忙将他往前一搭,双足离了铡口。王朝马汉将御刑抬过一边。此时慢说艾虎心内落实,就是四义士等无不替艾虎侥幸的。

包公又问道:“艾虎,现今这顶御冠还在你家主佛楼之上么?”艾虎道:“现在佛楼之上。回相爷,不是玉冠,小人的太老爷说是珍珠九龙冠。”包公问实了,便吩咐将艾虎带下去。该值的听了,即将艾虎带下堂来。早有禁子郝头儿接下差使,领艾虎到了监中单间屋里,道:“少爷,你就这里坐吧。待我取茶去。”少时取了新泡的盖碗茶来。艾虎暗道:“他们这等光景,别是要想钱吧?怎么打着官司的称呼少爷,还喝这样的好茶,这是什么意思呢?”只见郝头儿悄悄与伙计说了几句话,顿时摆上菜蔬,又是酒,又是点心,并且亲自殷勤斟酒,闹的艾虎反倒不得主意了。

忽听外面有人“嗤嗤”的声音,郝头儿连忙迎了出来,请安道:“小人已安置了少爷,又孝敬了一桌酒饭。”又听那位官长说道:“好,难为你了。赏你十两银子,明日到我下处去取。”郝头儿叩头谢了赏。只听那位官长吩咐道:“你在外面照看,我合你少爷有句话说。呼唤时方许进来。”郝禁子连连答应,转身在监口拦人。凡有来的,他将五指一伸,努努嘴,摆摆手,那人见了急急退去。

你道此位官长是谁?就是玉堂白五爷。只因听说有个小孩子告状,他便连忙跑到公堂之上细细一看,认得是艾虎,暗道:“他到此何事?”后来听他说出原因,惊骇非常。又暗暗揣度了一番,竟是为倪太守欧阳兄而来,不由的心中踌躇道:“这样一宗大事,如何搁在小孩子身上呢?”忽听公座上包公发怒,说请御刑。白五爷只急的搓手,暗道:“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好?’咱己又不敢上前,惟有两眼直勾勾瞅着艾虎。及至艾虎一口咬定,毫无更改,白五爷又暗暗夸奖道:“好孩子!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这要是从铡口里爬出来,方是男儿。”后来见包公放下艾虎,准了词状,只乐得心花俱开,便从堂上溜了下来,见了郝禁子,嘱咐道:“堂上鸣冤的是我的侄儿。少时下来,你要好好照应。”郝禁子那敢怠慢,故此以少爷称呼,伺候茶水酒饭,知道白五爷必来探监。为的是当好差使,又可于中取利。果然,白五爷来了,就赏了十两银子,叫他在外望。

五爷便进了单屋。艾虎抬头见是白玉堂,连忙上前参见。五爷悄悄道:“贤侄,你好大胆量!竟敢在开封府弄玄虚。这还了得!我且问你,这是何人主意?因何贤侄不先来见我呢?”艾虎见问,将始末情由述了一遍,道:“侄儿临来时,我师父原给了一封信,叫侄儿找白五叔。侄儿一想,一来恐事不密,露了形迹;二来可巧遇见相爷下朝,因此侄儿就喊了冤了。”说着话,将书信从里衣内取出,递与玉堂。

玉堂接来拆看,无非托他暗中调停,不叫艾虎吃亏之意。将书看毕,暗自忖道:“这明是艾虎自逞胆量,不肯先投书信。可见高傲,将来竟自不可限量呢。”便对艾虎道:“如今紧要关隘已过,也就可以放心了。方才我听说你的口供,打了折底,相爷明早就要启奏了。且看旨意如何,再做道理。你吃了饭不曾?”艾虎道:“饭倒不消,就只酒……”说至此,便不言语。白五爷问道:“怎么没有酒?”艾虎道:“有酒。那点点儿刚喝了五六碗就没了。”白玉堂听了,暗道:“这孩子敢则爱喝。其实五六碗也不为少。”便唤道:“郝头儿呢?”只听外面答应,连忙进来。五爷道:“再取一瓶酒来。”郝禁子答应去了。白五爷又嘱咐道:“少时酒来,搏节而饮,不可过于贪杯。知道明日是什么旨意呢,你也要留神提防着。”艾虎道:“五叔说的是。侄儿再喝这一瓶,就不喝了。”白玉堂也笑了。郝头儿取了酒来,白五爷又嘱咐了一番,方才去了。

果然,次日包公将此事递了奏折。仁宗看了,将折留中,细细揣度,偶然想起:“兵部尚书金辉曾具折二次,说朕的皇叔有谋反之意,是朕一时之怒,将他滴贬。如何今日包卿折内又有此说呢?事有可疑。”即宣都堂陈林密旨派往稽查四值库。老伴伴领旨,带领手下人等,传了马朝贤,宣了圣旨。马朝贤不知为着何事,见是都堂奉钦命而来,敢不懔遵,只得随往一同上库,验了封,开了库门。就从朱格天字一号查起,揭开封皮,开了锁,拉开朱门一看。罢咧!却是空的。陈公公问道:“这九龙珍珠冠那里去了?”谁知马朝贤见没了此冠,已然吓的面目焦黄。如今见都堂一问,那里还答应的上来。张着嘴,瞪着眼,半晌说了一句:“不……不……不知道。”陈公公见他神色惊慌,便道:“本堂奉旨查库者,就是为查此冠。如今此冠既不见,本堂只好回奏,且听旨意便了。”回头吩咐道:“孩儿们把马总管好好看起来。”陈公公即时复奏。圣上大怒,即将总管马朝贤拿问,就派都堂审讯。陈公公奏道:“现有马朝贤之侄马强在大理寺审讯。马朝贤既然监守自盗,他侄儿马强必然知情,理应归大理寺质对。”天子准奏,将原折并马朝贤俱交大理寺。天子传旨之后,恐其中另有情弊,又特派刑部尚书杜文辉、都察院总宪范仲禹、枢密院掌院颜查散,会同大理寺文彦博隔别严加审讯。

此旨一下,各部院堂官俱赴大理寺。谁有枢密院颜查散颜大人刚要上轿,只见虞候手内拿一字柬,回道:“白五老爷派人送来,请大人即升。”颜查散接过拆阅,原来是白玉堂托付照应艾虎。颜大人道:“是了。我知道了,叫来人回去吧。”虞候传出话去。颜大人暗暗想道:“此系奉旨交审的案件,难以询情,只好临期看机会便了。”上轿来到大理寺。

众位堂官会了齐,大家俱看了原折,方知马朝贤监守自盗,其中有襄阳王谋为不轨的话头,个个骇目惊心,彼此计议。范仲禹道:“少时都堂到来,固然先问这小孩子,真伪莫辨。莫若如此如此,先试探他一番如何?”大家深以为然。又都向文大人问了问马强一案,审的如何。文大人道:“这马强强梁霸道,俱已招承。惟独一只咬定倪太守结连大盗,抢掠他的家私一节,已将北侠欧阳春拿到。原来是个侠客义士,倪太守多亏他救出。至于抢掠之事,概不知情,坚不承认。下官问过几堂,见他为人正直,言语豪爽,决非劫掠大盗。下官已派人暗暗访查去了。如今既有艾虎,他是马强家奴,他家被劫,他自然知道的。此事也可以问他。”大家称“是”。

忽见禀道:“都堂到了。”众大人迎至丹墀。只见陈公公下轿,抢行几步,与众位大人见了,说道:“众位大人早到了,恕咱家来迟。只因圣上为此震怒,懒进饮食,还是我宛转进谏,圣上方才进膳。咱家伺候膳毕,急急赶到,所以来迟。”彼此到了公堂之上,见设着五堂公位,大家挨次而坐。陈公公道:“众位大人还没有问问么?”众人道:“等都堂大人。我等已计议了一番。”便将方才商酌的话说了。陈公公道:“众位大人高见不差。很好。就是如此吧。”吩咐先带艾虎。左右一声喊,接连不断:“带艾虎!带艾虎!”

小爷在开封府经过那样风波,如今到了大理寺,虽则是五堂会审,他却毫不介意,上得堂来,双膝跪倒,两只眼睛,滴溜嘟噜东瞧西看。陈公公先就说道:“哎哟!咱家只道什么艾虎呢,原来是个小孩子。看他浑浑实实,却倒伶伶俐俐的。你今年多大了?”艾虎道:“小人十五岁了。”陈公公道:“你小小年纪有甚冤屈,竟敢告状呢?大着点声儿,说给众位大人听。”艾虎将昨日在开封府的口供说了一遍。又说道:“包相爷要将小人四肢铡去,小人实在是畏罪之故,并不敢陷害主人,因此蒙相爷施恩,方准了小人的状于。”说罢,向上叩头。

陈公公听了,对着众人说道:“众位大人俱备听明了。有什么问的只管问。咱家虽是奉旨钦派,然而咱家只知进御当差,这案子上头甚不明白。”只听杜大人问道:“艾虎,你在马强家几年了?”艾虎道:“小人自幼就在那里。”杜大人道:“三年前你家太老爷交给你主人的九龙冠,是你亲眼见的么?”艾虎道:“亲眼见的。小人的太老爷先给小人的主人,小人的主人就叫小人捧着,一同到了佛楼,放在中间龛的左边格扇后面。”杜大人道:“既是三年前之事,你为何今日才来出首?讲!”陈公公道:“是呀,三年前马总管告假,咱家还依稀记得,大约是为修理墓莹,告了三个月的假。我们这里还有底帐可考。既是那时候的事情,为何这时候才说出来呢?你说。”艾虎道:“小人三年前方交十二岁,天日不懂,人事不知。小人今年十五岁,到底明白点了。又因小人主人目下道了官事,惟恐说出这件事情来,小人如何担的起知情不举、隐匿不报的罪名呢。”范大人道:“这也罢了。我且问你,当初你太老爷交付你主人九龙冠时,说些什么?”艾虎道:“小人就听见我太老爷说:‘此冠好好收藏,等着襄阳王举事时,就把此冠献上,必得大大的爵位。’小人也不知举什么事。”范大人道:“如此说来,你家太老爷你自然是认得的了。”一句话,问的艾虎张口结舌。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大陆版《新七侠五义》王陵扮演

大陆版《新包青天之七侠五义》、《新包青天之碧血丹青》、《新包青天之开封奇案》王莎莎扮演(王莎莎反串小侠艾虎,小说中艾虎是男的)

《白眉大侠》初善涛 饰演

《七侠五义人间道》马晓军饰艾虎


相关文章推荐:
欧阳春 | 栩栩如生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