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碑记

碑记,指刻在碑上记录人物生平事迹的文体。语出《南史刘悛传》:“ 悛父讨殷琰,平寿阳,无所犯害,百姓德之,为立碑记。”

[a record of events inscribed on a tablet] 刻在碑上的记事文章。 [1]

它是古代文体的一种。碑记又称“碑志”,刻在墓碑上,用于叙述死者生前的事迹,评价、歌颂死者功德。

碑指碑铭 志指墓志铭 前者立于地上 后者则埋于地下 碑铭又分为三类 墓志铭 封禅铭 景胜铭。

指碑上所刻的记事文章。

《南史刘悛传》:“ 悛父讨殷琰,平寿阳,无所犯害,百姓德之,为立碑记。” 唐 张说 《过汉南城叹古坟》诗:“松柏剪无馀,碑记灭罔传。” 清 顾炎武 《北岳辨》:“至 宋 之醮文碑记尤多,不胜录也。” [1]

重修袁家山碑记

(清)署睢州事即补知州 范阳洵

戊申秋九月,余奉檄来守是州。越明年(春)二月,幕客陈云槎,朱紫函、高蓬山偕游袁家山。归,以所赋诗出以示余,余明日即往登临,见其祠宇萧条,园林将颓。慨然,有兴复之志,乃鸠工修葺,顿觉改观。复于庙外依山傍水,植桃柳数百株,一时僚幕诸公各撰联题额颜其殿,庙貌焕然一新。节于吕祖圣诞,寅剧赛,观者森如堵墙,诚盛事也,爰为文以记之。

余尝谓圣贤不必作神仙,而高过乎神仙,神仙虽不及圣贤,而断不可不学圣贤。夫儒者得用于传世,以行科道,而成为圣贤也,幸矣!如其不幸而至,逃入玄门遁世不悔。如唐典之隐,昆陵之休之治涞园,此岂其所甚愿哉!诚以圣贤者,以身教一时,以名教万古,虽死如生,固传世之神仙也!神仙者以金丹永保性命,以宝筏普渡众生,独善兼善,亦出世之圣贤也。苟徒以炼神眠气,脱壳飞升,逍遥间散于蓬莱弱水间,独乐其乐,而无忧世忧民,则虽历劫不坏,世又何贵有此神仙哉!历考列仙传中所载,中举者十万人,拔笔者八千余处,但为身谋,无功德于世者,何可胜道?即有恩于世者,而进亦有之。立大功德者,如老子之为柱史,尹喜之为关、令仇生之仕殷,马丹之仕晋,海蟾之仕燕,亦虽更仆,数求其名,昭史册祀重典章者。

自有神仙以来,未有若吕祖也。吕祖固圣贤而神仙,神仙而圣贤也。方其初读儒书,于唐会昌中两举进士不第,遇钟离子得授金丹,夫道其非以世不见用,托于神仙以示隐耶,其自愿混迹红尘,广行善事,以拯危救难,非即圣贤,悲天闵人之苦衷耶!逮我国朝劫灵效顺,屡助天功,其平日忠君爱民之心,已昭然其若揭,此孚佑帝君之封号之所由加也。

余永乏兹土,有废必与有兴。已告成,而风景清幽,居然福地也。庶几其式凭焉,从此春秋致祭,祀孔明俾,勿负我皇上酬德报功之至意,而官吏之竭诚,以将事者,可以为民祀福焉。后之官斯州者,与余同志必能力继其盛,则此庙可以不衰矣!

爰从而歌曰:

“花明柳暗兮,恍是仙源;

吹笛鸣剑兮,鹤唳青天。

神其醉止兮,洞中高眠;

佑我苍生兮,亿万斯年。”

是为记,与会题咏诸人及同城绅士会首姓名,镌于碑阴,俾后之君子有所稽考云。

署睢州事即补知州范阳洵撰并书

睢州学学训正周志承

睢州学训导 王汝舟

直隶州州判借补睢州州判沈人驿

代理睢州州判候补未入流沈贵春

睢州吏目姚嵩庆

清道光二十九年岁次已酋八月谷

(《睢阳尚书袁氏家谱文物篇》)


相关文章推荐:
文体 | 墓志 | 南史 | 张说 | 过汉南城叹古坟 | 醮文 | 袁家山 | 睢州 | 范阳洵 | 题额 | 科道 | 柱史 | 范阳洵 | 睢州 | 直隶州州判 | 州判 | 吏目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