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扁鹊传

扁鹊传选自《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据1959年中华书局校点本排印。作者司马迁(公元前145~前86?),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今陕西省韩城西南)人,西汉杰出的历史学家、文学家,官至太史令。所著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既是一部史学巨著,也是一部史传文学的典范。

扁鹊者,勃海郡郑人也,姓秦氏,名越人。少时为人舍长,舍客长桑君过,扁鹊独奇之,常谨遇之,长桑君亦知扁鹊非常人也。出入十余年,乃呼扁鹊私坐,间与语曰:“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毋泄。”扁鹊曰:“敬诺。”乃出其怀中药与扁鹊:“饮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当知物矣。”乃悉取其禁方书尽与扁鹊,忽然不见,殆非人也。扁鹊以其言饮药三十日,视见垣一方人。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为医或在齐,或在赵,在赵者名扁鹊。

当晋昭公时,诸大夫强而公族弱。赵简子为大夫,专国事。简子疾,五日不知人,大夫皆惧,于是召扁鹊。扁鹊入,视病,出。董安于问扁鹊,扁鹊曰:“血脉治也,而何怪!昔秦穆公尝如此,七日而寤。今主君之病与之同,不出三日必见。”居二日半,简子寤。

其后扁鹊过虢,虢太子死。扁鹊至虢宫门下,问中庶子喜方者曰:“太子何病,国中治穰过于众事?”中庶子曰:“太子病血气不时,交错而不得泄,暴发于外,则为中害。精神不能止邪气,邪气畜积而不得泄,是以阳缓而阴急,故暴而死。”扁鹊曰:“其死何如时?”曰:“鸡鸣至今。”曰:“收乎?”曰:“未也,其死未能半日也。”“言臣齐勃海秦越人也,家在于郑,未尝得望精光,侍谒于前也。闻太子不幸而死,臣能生之。”中庶子曰:“先生得无诞之乎?何以言太子可生也?臣闻上古之时,医有俞跗,治病不以汤液醴洒、石挢引、案毒熨,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藏之输,乃割皮解肌,诀脉结筋,搦髓脑,揲荒爪幕,湔浣肠胃,漱涤五藏,练精易形。先生之方能若是,则太子可生也;不能若是,而欲生之,曾不可以告咳婴之儿。”终日,扁鹊仰天叹曰:“夫子之为方也,若以管窥天,以郄视文。越人之为方也,不待切脉、望色、听声、写形,言病之所在。闻病之阳,论得其阴;闻病之阴,论得其阳。病应见于大表,不出千里,决者至众,不可曲止也。子以吾言为不诚,试入诊太子,当闻其耳鸣而鼻张,循其两股,以至于阴,当尚温也。”中庶子闻扁鹊言,目眩然而不,舌挢然而不下,乃以扁鹊言入报虢君。

虢君闻之大惊,出见扁鹊于中阙,曰:“窃闻高义之日久矣,然未尝得拜谒于前也。先生过小国,幸而举之,偏国寡臣幸甚。有先生则活,无先生则弃捐填沟壑,长终而不得反。”言未卒,因嘘唏服臆,魂精泄横,流涕长潸,忽忽承目夹,悲不能自止,容貌变更。扁鹊曰:“若太子病,所谓尸厥者也。夫以阳入阴中,动胃缠缘,中经维络,别下于三焦,膀胱,是以阳脉下遂,阴脉上争,会气闭而不通,阴上而阳内行,下内鼓而不起,上外绝而不为使,上有绝阳之络,下有破阴之纽,破阴绝阳,色废脉乱,故形静如死状。太子未死也。夫以阳入阴支阑藏者生,以阴入阳支阑藏者死。凡此数事,皆五脏蹙中之时暴作也。良公取之,拙者疑殆。”扁鹊乃使弟子子阳砺针砥石,以取外三阳五会。有间太子苏。乃使子豹为五分之熨,以八减之齐和煮之,以更熨两胁下。太子起坐。更适阴阳,但服汤二旬而复故。故天下尽以扁鹊为能生死人。扁鹊曰:“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当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

扁鹊过齐,齐桓侯客之。入朝见,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谓左右曰:“医之好利也,欲以不疾者为功。”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血脉,不治恐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不悦。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肠胃闲,不治将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不悦。后五日,扁鹊复见,望见桓侯而退走。桓侯使人问其故。扁鹊曰:“疾之居腠理也,汤熨之所及也;在血脉,针石之所及也;其在肠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虽司命无奈之何!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后五日,桓侯体病,使人召扁鹊,扁鹊已逃去,桓侯遂死。

使圣人预知微,能使良医得蚤从事,则疾可已,身可活也。人之所病,病疾多;而医之所病,病道少。故病有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则重难治也。

扁鹊名闻天下。过邯郸,闻贵妇人,即为带下医;过雒阳,闻周人爱老人,即为耳目痹医;来入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随俗为变。秦太医令李酰自知伎不如扁鹊也,使人刺杀之。至今天下言脉者,由扁鹊也。

扁鹊,是勃海郡郑地人,姓秦,名越人。年轻时给人当过旅舍的主管人。食客长桑君拜访过多人,唯独扁鹊认为他奇异不凡,平常恭敬地接待他,长桑君也知道扁鹊不是一个寻常的人。来往了十多年后,长桑君才叫去扁鹊私下坐谈,悄悄地跟他说:“我有秘方,如今年纪老了,想传给先生,先生不要泄漏。”扁鹊恭敬地说:“遵命。” 长桑君就拿出他怀中的药交给扁鹊说:“用未沾到地面的水服用这药三十天,就能洞察隐微的事物了。” 说罢就全部取出了他的秘方书都送给了扁鹊,然后忽然不见了,大概不是一位凡人吧!扁鹊按照他的话服了三十天药,能看见墙另一边的人。用这个本领看病,可以完全看见五脏疾病的症结,只是用诊脉作为名义罢了。行医有时在齐国,有时在赵国,在赵国的时候被称为扁鹊。

在晋昭公的时候,众大臣的势力已很强大而晋君家族的势力已很弱小。赵简子担任着大臣,独断着国家大事。赵简子生了病,五天仍不醒来,大臣们都很担忧,于是叫去了扁鹊。扁鹊进到赵简子的卧室,诊测了病情就出来了。董安于向扁鹊询问病情。扁鹊说:“血脉正常,你惊怪什么?! 从前秦穆公曾经如此,七天后就苏醒了。如今主君的病和他的相同,不出三天一定痊愈。”过了两天半,赵简子就苏醒了。

其后扁鹊到了虢国,适逢虢太子死了。扁鹊来到虢国宫门下边,向喜好方术的中庶子问道:“太子患了什么病?京城里举办攘祭要比其他的事都隆重呢?”中庶子说:”太子患了气血不能按时运行的病。由于气血不能按时运行,而导致的郁结又不能宣散,突然发作于体外,就造成了内脏的损害。体内的正气不能遏止邪气,邪气聚集起来而又不能宣散,因此使得阳气虚衰,阴邪旺盛,所以突然昏厥而死去了。”扁鹊说:“他死了多长时间了?”中庶子说:“从半夜到现在。”扁鹊说:“入殓了吗?”中庶子说:“没有,他死去还不到半天呢。”扁鹊说:“请转告虢君,说我是齐国勃海郡的秦越人,家住在郑国。从来没有能够见到虢君的风采,到近前侍奉过虢君。听说太子不幸死了,我能使他复活。”中庶子说:“先生该不是在欺骗我吧?! 凭什么说太子可以复活呢?我听说上古的时候,有位叫俞附的医生,治病时不用汤剂酒剂、石针导引、按摩药敷,一诊察就能发现病证的所在。然后依循着五脏的腧穴,就割开皮肉,疏通脉络,连结筋脉,按治髓脑,割治膏肓的病邪,疏理膈膜,冲洗肠胃,清洗五脏,修炼精气,改变形色。先生的医术能象这样,那么太子就能复活;不能象这样,却想使他复活,简直不能把方才的话告诉刚刚会笑的婴儿!”良久,扁鹊仰天叹道:“先生运用医术,犹如用竹管子看天空,从缝隙里看纹饰;我运用医术,用不着切脉、望色、听声和审察病人的体征,就能讲出症证的所在。只要听到了疾病的外在症状,就能推知其内在病机;只要听到了疾病的内在病机,就能推知其外在症状。疾病表现在人的体表,病人只要不在千里之外,我决断病情的方法一定很多,不能一一详尽。您要是认为我的话不可相信,就试一试,入宫去诊察太子,一定会听见他耳中在响,看到他的鼻翼在翕动。顺着他的两条大腿往上摸,直到阴部,会仍然是温的。”中庶子听了扁鹊的话,吃惊得两眼昏花、不能眨动,舌头翘起、不能放下,这才把扁鹊的话带进宫中报告了虢君。

虢君听了报告大吃一惊,出宫来到阙门下边迎见扁鹊,说:“私下听到先生高尚义行的日子已经很久了,但是从来没能到先生面前拜访过先生。先生来到我们这个小国,使我幸运地得到了援救,我们这个偏僻小国的太子真是幸运得很!有先生他就会复活,没有先生他就会被扔掉去填山沟,永远死去而不能回生了。”话没有说完,就抽泣不己,悲伤得气满于胸,不能平静,精神恍惚,泪水长流,泪珠不住滚出,挂在睫毛上,悲伤不能自行控制,连容貌都改变了。扁鹊说:“象太子的病,就是人们所说的‘尸厥’。太子并没有死。”扁鹊就让弟子子阳磨好针具,用以针刺外三阳五会之穴。过了一会儿,太子苏醒了过来。扁鹊就又让另一弟子子豹运用能温入人体五分深浅的热敷之法,将八减的药剂混在一起煎熬,煎成后用来交替着热敷两胁下边,太子坐了起来。又调节了他的阴阳,只服了二十天汤药就恢复了健康,由此天下都认为扁鹊是能使死人复活的人。扁鹊说:“我并不是能使死人复活的人。这是由于他原本就会复活,我能使他恢复罢了。”

扁鹊到了齐国,齐桓侯把他当作贵客来接待。扁鹊入朝拜见了齐桓侯之后,对他说道:“您有病,在皮肉之间,不治疗将会加重。”桓侯说:“寡人没病。”扁鹊出去后,桓侯对左右的人说:“医生喜欢钱财,竟想通过治疗没病的人来谋取功利。”五天后,扁鹊又去拜见齐桓侯,说:“您有病,在血脉之中,不治疗恐怕要加重。”桓侯说:“寡人没病。”扁鹊出去后,桓侯很不高兴。五天后,扁鹊又去拜见齐桓侯,说:“您有病,在肠胃之中,不治疗将会加重。”桓侯不作答理。扁鹊出去后,桓侯更不高兴了。五天后,扁鹊又去拜见齐桓侯,望见了桓侯就退出去跑了。桓侯派人去询问其中的缘故,扁鹊说:“疾病处在皮肉之间的时候,汤药、热敷就能治愈;处在血脉之中的时候,针刺能够治愈;如果处在肠胃之中,酒剂才能够治愈;如果进入骨髓,即使是掌管生命的神也不能把它怎么样了。如今已经进入骨髓,我因此不敢请求治疗了。”五天后,桓侯身体病重,派人去叫扁鹊,扁鹊已经躲走了。桓侯终于死去了。

假使身居高位的人在疾患还没有显示征兆的时候就预先知道染上了病邪,能够让良医得以尽早进行治疗,那么疾病就能痊愈,身体可以存活。人们担忧的事情,是担忧疾病多;而医生担忧的事情,是担忧治病的方法少。所以疾病有六种情况不能治疗:骄横放纵不讲道理,这是第一种不能治疗的情况;以身体为轻,以钱财为重,这是第二种不能治疗的情况;衣食不能适应四季阴阳的变化,这是第三种不能治疗的情况;气血错乱,五脏的精气不能安守于内,这是第四种不能治疗的情况;身体过于瘦弱,不能适应药力,这是第五种不能治疗的情况;相信巫师而不相信医生,这是第六种不能治疗的情况。有这当中一种情况的,就很难治疗了。

扁鹊的名声传遍了天下。到了邯郸,听说赵国人尊重妇女,就做起了妇科医生;到了洛阳,听说周王朝的人敬爱老人,就做起了老年病医生;到了咸阳,听说秦国人爱护小儿,就做起了小儿科医生:总之是随着风俗的不同而变换行医的重点。秦国的太医令李酰知道自己的医术不如扁鹊,就派人刺杀了扁鹊。至今天下研习脉学的人,都遵从的是扁鹊的学说。

扁鹊传是我国最早的一篇医学家传记,文中综合历代传闻,选取典型事迹,记述了扁鹊学医过程与医学成就,塑造了一位传奇式古代神医的形象。作者首先采用神话笔法,介绍了扁鹊的学医经过;然后记述了三个典型治病案例,生动地说明了扁鹊高超的医术;最后提出“六不治”的治病原则。其中“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所反映的科学思想,已被载入世界医学史册。


相关文章推荐:
扁鹊 | 中华书局 | 司马迁 | 子长 | 左冯翊 | 夏阳 | 韩城 | 纪传体通史 | 史传文学 | 司马迁 | 扁鹊 | 勃海郡 | 越人 | 舍长 | 长桑君 | 非常人 | 私坐 | 五藏 | 晋昭公 | 而公 | 赵简子 | 简子 | 董安于 | 而何 | 秦穆公 | 扁鹊 | 中庶子 | 中害 | 秦越人 | 俞跗 | 汤液 | 醴洒 | | 毒熨 | 诀脉 | 湔浣 | 扁鹊 | 以管窥天 | 以郄视文 | 望色 | 曲止 | 鼻张 | 中庶子 | | 高义 | 偏国 | 寡臣 | 服臆 | 长潸 | 扁鹊 | 三焦 | 阳脉 | 阴脉 | 凡此 | 暴作 | 疑殆 | 三阳五会 | 扁鹊 | 越人 | 腠理 | 桓侯 | 汤熨 | 扁鹊 | 邯郸 | 带下医 | 耳目痹医 | 小儿医 | 随俗为变 | 太医令 | 言脉 | 扁鹊 | 勃海郡 | 越人 | 长桑君 | 隐微 | 齐国 | 赵国 | 扁鹊 | 晋昭公 | 晋君 | 赵简子 | 董安于 | 秦穆公 | 虢国 | 中庶子 | 宣散 | 扁鹊 | 中庶子 | 齐国 | 勃海郡 | 秦越人 | 郑国 | 俞附 | 石针 | 膈膜 | 扁鹊 | 竹管子 | 中庶子 | 扁鹊 | 眨动 | 迎见 | 得气 | 扁鹊 | 三阳五会 | 煎熬 | 齐国 | 桓侯 | 扁鹊 | 桓侯 | 扁鹊 | 扁鹊 | 邯郸 | 赵国 | 秦国 | 太医令 | 脉学 | 扁鹊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