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不许抢劫

本片讲述的是善良朴实的山村农民杨树根跟随大舅哥梅来进城找老婆梅花,暂居在梅来的破屋中。二人商量分头去找工作,梅来交给中介所中介费后被老板反复推脱,绝望至极的梅来被迫强行逼迫老板还钱,被抓。而杨树根却因为一次意外交通事故认识了建筑公司的经理助理袁媛,被推荐到建筑工地干活。由于在工地吃苦肯干,杨树根得到公司经理王奎的信任,回乡招工。招工回来的树根和乡亲勤勤恳恳在工地干活,可老板王奎一次又一次的食言不兑现他们应得工钱,民工小顺子又得绝症急需救命钱,一次又一次的讨要无效,正当讨要反而被暴打;大家逐渐认清了经理王奎的丑恶嘴脸后,杨树根忍无可忍带领几个民工兄弟冲进了他的家里,终以熬鹰的手段替自己艰苦讨回了工钱,伸张了正义。王奎最后被抓,遭到了报应。

片名:不许抢劫 Bu xu qiang jie

导演:周伟Wei Zhou

杨树根的媳妇跟别人跑了,媳妇对不住树根,大舅子不能对不住树根。从派出所回村里的路上,大舅子说了,干脆一块进城,窝在那穷山沟里见不着啥世面不说,一年到头也挣不着啥钱。树根听了大舅子的话,随大舅子一块进城,住在铁路边大舅子花五十块钱租的一个工棚里。大舅子以前干的鱼档活干不成了,大舅子就跟树根一起四处寻找工作。在兜里最后四块钱也快吃完的时候,大舅子被人讹成抢劫,进了派出所,树根却因祸得福,得到一份建筑工地的工作。山里人的厚道实诚和干活不惜力气,很快让树根得到工地王老板的赏识。王老板交给树根一个任务,回村里再招二十人,待遇为每人每月四百钱。树根回村里招工,成了村里头等大事。在村长的亲自过问下,树根很快招齐二十人,其中就有树根的大舅子。树根一行二十人在全村人的欢送下进城,简单的培训结束后,树根被任命为第六工程队队长,领着一帮人上了脚手架。王老板每人每月四百块钱的许诺,变成每人每月一百钱的生活费,剩下三百钱年底一起结算。有树根在,一块出来的人都没啥说的,干了半年的活,吃了半年的白菜馒头,眼见就到了年底。年底树根找王老板结账,王老板说有困难请树根理解。王老板的“慷慨”轻而易举地得到树根的理解和支持。来年的365天很快又过去了。又到了年底结账的时候,在放弃了做人的尊严不但要不来工钱,反而招来王老板的一顿毒打后,树根打定主意,闯进王老板家,用山里人“熬鹰”的办法,要回了一年半的工钱。树根带着当初进城的一帮人回村过年。大年三十那天,树根被大舅子叫到村委会,在两名公安民警面前,树根得知王老板因违法用工和涉嫌黑恶势力被诉之于法律。王老板得到了报应,树根也因非法拘禁获缓期一年执行的判决。三个月后,树根再次走出大山深处的疙瘩村,跟在树根后面的多达二十九人。

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城乡矛盾的突出,农民工中国现代化转型中的这一特殊边缘群体越来越多地受到不同阶层和领域的关注。农民工进城后面对城乡文明冲突中对身份寻找的焦虑,渴望融入城市文明却被拒斥的无奈以及无根的漂泊中的挣扎与彷徨,他们的合法权益受到肆意的侵害,促成了这部民工题材数字电影《不许抢劫》的产生。

影片主人公杨树根带领乡亲们进城打工,被黑心老板克扣拖欠工钱,多次索要未果,被逼无奈铤而走险用极端办法解决恩怨,最后以意想不到的结局收场。讲述了这个特殊群体在当下为了讨得微薄生计而付出血与泪的辛酸故事。

为了多角度描绘展示这个群体,本剧角色人物众多,采用职业演员,非职业演员(本片大部分民工均为本色演出)搭配,老中青演员结合的选用办法。力求以群像式展开的方式,刻画人物性格形象,以原生态的形式,向观众还原再现农民工的真实生存状态。其实他们并不像很多人印象中的木讷,他们也有很多抱负,也有狡黠的一面,有的屈于一种生活状态,每年能往家拿回几千元钱就是成功的,一些人则不屈于这种生活状况,会做很多抗争。

在视觉上,要求本片的摄影尝试在各种环境和条件下的拍摄,基本采用肩扛摄像机跟拍,以半纪实的影像风格丰富了影片的视觉冲击力。影片色彩要重、丰富;构图、角度要独特;布光要层次丰富,创造电影化的影调;

在表演上,要求真实、自然、松弛,在某些戏中可略微夸张。角色设计贴近生活,要求演员的表演富于当下的生活感和把握人物所处环境的生活气息。在表演时多设计细节,用动作、用情绪去塑造角色,而不是把台词说完就完了。台词要求规范、标准、节奏快,但不需要死背,重要的是相信并进入规定情境。

声音方面,台词要清晰,声场效果要真实。配乐要清新、流畅、情绪性强,旋律要容易让人记住。混录风格要求多元素的有机统一。


相关文章推荐:
周伟 |
| 王景春 |
| 邱林 |
| 姜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