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采集经济

人类发展早期以采集自然界的天然产物为生的经济。它与渔猎结合在一起,成为原始社会前期的主要经济活动内容。

当时人类同自然界进行斗争的能力很低,人们主要依靠双手采集现成的野生植物如野菜、果实、根茎等作为食料;他们虽然能够制造简单的原始工具,但只限于对石头、树枝进行简单的加工。这种工具十分简陋粗糙,在劳动中只起辅助作用。

在原始群阶段,采集一直是原始人谋取生活资料的主要生产活动,原始人长期地结合在一起,共同采集、狩猎。随着石器工具的进步及其种类的增多,骨制鱼叉和投矛器的制造,特别是弓箭的发明,渔猎经济获得显著发展,食物的范围逐渐大。即使这样,单靠渔猎仍不能经常获得生活资料,渔猎仍然是时多时少,不能经常有保证,所以采集仍比渔猎经济占更重要地位。进入母系氏族社会以后,这种情况并没有很大改变。在氏族社会里,存在着自然分工,男子从事狩猎,妇女从事采集,妇女的采集比男子的狩猎较有稳定性,是可靠的生活来源,所以妇女在采集过程中,逐渐了解某些农作物的生长过程,并在房屋的旁边加以培植,于是出现了原始农业,到这时,采集逐渐退居次要地位。

另据张建华著《经济学入门与创新》一书第二章,采集经济是人类历史上最早最原始的一种经济形态。

大约6700万年前,地球演化进入了地质历史上所谓“新生代”时期。这一时期地球演化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逐渐隆起形成了一系列高大山脉,地质学上称之为“造山运动”,由此导致地球气候逐渐趋向寒冷。造山运动进行到大约1400万年前的时候,在亚洲和非洲的亚热带地区,由于气候变冷,大片茂密的森林变为疏林,迫使栖息于其中的森林古猿逐渐改变生活方式,以适应新的环境条件。主要有两点变化:

原先在茂密的森林中,树与树之间枝枝叉叉交错在一起,古猿完全不必下地活动。后来,密林变成了疏林,树与树之间、或一片小树林与另一片小树林之间,出现了较大的空隙。古猿吃完一棵树或一片小树林上的果实以后,就需要通过地面来到达另一棵树或另一片小树林。注意,古猿此时下地,并不是要马上开始地面生活,而是要通过地面,另外寻找可以果腹的树或树林。可以想象,当古猿在地面上一边走,一边寻找树上的果实的时候,很自然地就会努力将身体直立起来。这样,天长日久,古猿就学会了直立行走。

注意:仅仅古猿“下地”,还不能说明直立行走的原因。千百万年以来,马、牛、羊、虎、豹、狼等就一直在地面活动,但时至今日,它们仍然还是四脚着地。古猿之所以能学会直立行走,就在于它本来是在树上生活的,最初下地后,心还在树上,眼也还盯在树上。

原先在茂密的森林中,古猿只需伸“手”,就可以得到足够的食物。后来,密林变成了疏林,树上的果实变得稀缺起来,这时古猿就不得不设法借助某种工具来获取那些“细枝末梢”的果实。由于常年树上生活,古猿的“手”本来就比较灵活,这使得它们能够折取一段树枝,来将那些细枝末梢的果实打落在地。这样,古猿就学会了使用天然工具。

注意:并不是“地面生活”,促使古猿学会了使用天然工具。地面生活的动物自古至今,不计其数,唯有从树上下来的古猿,才学会了使用天然工具。这道理还是因为古猿是“从树上下来的”,而不是本来就在地面生活。它们最初下地时,不过是将地面视作某种活动场所,它们的“家”还在树上,它们的食物仍然还是树上的果实。

由于发生了以上两点变化,就使古猿与一般的动物发生了区别。虽然从今天来看,这些变化非常微不足道,但从整个历史来看,却是一桩石破天惊的大事变。用哲学术语来讲,从只能依靠自身器官,到学会使用工具,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质变”,其意义就好比一个婴儿呱呱坠地一样,虽然稚弱到几乎没有独立生存能力,但却从此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命体验。相比较之下,以后的进一步学会制造工具、制造机器等等,虽然辉煌夺目,叹为观止,但却都只能算作这一“质变”基础上的小小“量变”。

总之,古猿学会直立行走和使用天然工具以后,便初步进化为人类,古猿依靠自身器官获取食物的本能活动,也随之相应地变为人类的自觉的使用工具的采集经济活动。这是采集经济的开端,同时,也是整个人类社会历史的开端。

从大约1400万年前开始,到大约200万或300万年前为止,刚刚脱离动物界的早期原始人类,在亚洲和非洲的亚热带山林地区,过着以采集为主的生活。采集是这一时期的根本特征和主要特征,其它社会经济特征都是由采集派生和决定的。具体分述如下:

据考古发现,当时99%以上是植物性食物,肉食不到1%。

这是因为,在当时条件下,木棒是将树上的果实打落在地的最有效的工具。

这是因为,采集的对象是天然生成的植物果实,只需个人力量就能收获,并且无需分割、加工,可以马上直接食用,整个过程不需要任何协作,完全可由个人自由行动。

这里,“自由经营”是指采集活动完全由个人决策,自由安排。“自由劳动”是指采集过程完全由个人独立完成,“自取所需”是指采集劳动的成果完全由个人根据自己需要随意支配使用。这三者实际上是一回事,三位一体,同时进行,只不过是比照现代经济体系,从三种不同的角度,贴上三样不同的标签。

这是因为采集活动是在天然森林中进行的,采集对象是天然野生的果实,采集工具是天然生成的树枝,都未经过人类劳动加工,任何个人都可以任意取用。

注意:财产“共有”与财产“公有”的区别,前者是属于全体社会成员共同所有,任何个人都可以随意支配使用,后者是属于某一人类社会集体所有,只有经过集体分配,才能为个人支配使用。

由于采集经济实行自由经营、自由劳动、自取所需,人与人之间不存在任何分工协作,也就谈不上管理与被管理、统治与统治等关系。

这一方面是古猿动物习性的继承,另一方面是采集经济活动的结果。由于采集经济实行自由经营、自由劳动、自取所需,人与人之间不存在分工协作关系,没有管理与被管理,当然也就不会形成任何社会组织和社会规范,包括人类两性行为也只能继续动物式的自由放任状态。

这首先是古猿动物习性的继承,同时也是适应采集经济活动的结果。此外,采集经济时代人们只会使用木棒等天然工具,缺乏有效的自我防卫手段,只有居住在树上,才能躲避猛兽侵害。

概括起来,采集经济(Collecting economy)时代的基本特征是:早期原始人类以群为单位,分散活动于亚洲和非洲的亚热带山地疏林中,从事采集经济活动。他们使用木棒为主的天然工具,自由经营、自由劳动、自取所需,实行物质资料共有制。人与人之间完全平等、自由,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更谈不上阶级差别与阶级压迫。两性关系也完全自由,不存在任何社会规范约束。这是一个十分松散、尚未分化的原始人群。

腊玛古猿的化石最早于1910年在巴基斯坦和印度交界的西瓦立克山区发现一个上颌骨破片,后来在东非的肯尼亚,欧洲的希腊、匈牙利,西亚的土耳其,以及中国云南都有发现。其中,以肯尼亚古猿年代最早,约1400万年前。综合各个地区的地层年代,腊玛古猿大约生活在1400万年前至800万年前。据推断,腊玛古猿已能初步直立行走,主要以植物为食。

南方古猿最初于1924年在南非发现一个6岁的幼年头骨化石,后来在东非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以及亚洲的中国和印度尼西亚都有发现,其中南方古猿阿法种被认为是人类的直系祖先,时间约在400万年前至300万年前。

黑猩猩是一种生活在非洲热带雨林地区的半树栖型现代猿类。一天中大约50-70%的时间在树上,其余时间在地面,有时也到草原上生活。食物以果类为主,偶尔捕食小动物。一般由40-50个黑猩猩组成一个群落,群内存在一定的优势服从关系,但个体自由比较大,存在明显的团结互助关系。两性关系相当宽容和自由,几乎看不到因性而起的冲突。黑猩猩已能半直立行走,并能使用木棒等简单的工具,特别是草原上的黑猩猩,甚至能使用木棒有组织地向人们设置的“豹子”模型进行攻击。笔者认为,黑猩猩实际上是早期人类遗存至今的活标本。当然,从外表来看黑猩猩与现代人类差得很远,其生理、心理、智力等各方面发育程度也远低于现代人类,人们很难把黑猩猩视作自己的同类。但如果我们想到,人类是从古猿进化而来的,并且这种进化是一个渐进过程,作为最早期的人类必定会带有相当多的动物特征,那么将黑猩猩视作早期人类遗存下来的活标本,就很好理解了。

中国古代历史文献中,有许多关于“有巢氏”的传说。如《庄子》:“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土木,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韩非子》:“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有巢氏。”这些话多少掺杂了后人的想象,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向后人传达了一些早期人类生活的信息。


相关文章推荐:
自然分工 | 原始农业 | 经济形态 | 新生代 | 造山运动 | 造山运动 | 森林古猿 | 经济活动 | 经济体系 | 经济活动 | 阶级 | 腊玛古猿 | 肯尼亚 | 希腊 | 匈牙利 | 土耳其 | 肯尼亚 | 腊玛古猿 | 腊玛古猿 | 南方古猿 | 坦桑尼亚 | 埃塞俄比亚 | 肯尼亚 | 南方古猿阿法种 | 黑猩猩 | 黑猩猩 | 黑猩猩 | 黑猩猩 | 黑猩猩 | 黑猩猩 | 黑猩猩 | 有巢氏 | 庄子 | 有巢氏 | 韩非子 | 有巢氏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