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费加罗报

《费加罗报》创立于1826年,其报名源自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名剧《费加罗的婚礼》中的主人公费加罗。它的座右铭“倘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亦无意义(Sans la liberté de blamer, il n'est point d'éloge flatteur)”同样是取自博马舍的这一剧作。法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

1826年1月15日,诗人莫里斯阿罗伊和小说家艾汀纳阿拉果在巴黎创办了一本讽刺性周刊。该周刊每期印刷四页,以小尺寸纸张刊行。由于周刊的讽刺性太强,其发行的过程中遭遇了很多阻力和困难。这便是《费加罗报》的前身。

1833年底,这份刊物被迫停刊,一直到1854年才得以复刊。

1854年4月,依波利特德威尔梅桑取得了该周刊的所有权,取名《油灯》。他于1866年11月16日将周刊改为日报并改用现名。此外,威尔梅桑还奠定了该报的基调:根植于巴黎文化土壤之中,目标读者群是巴黎的知识阶层。威尔梅桑雇佣了大量优秀的编辑人员,并开展了彻底的改革,包括创建常设专栏,重新培养忠实读者;报道简明新闻、增设讣告栏目和读者来信栏目。此外,威尔梅桑还创立了著名专栏《回声》,该专栏为《费加罗报》赢得了巨大的成功。《回声》热衷文字游戏,介绍奇闻轶事,有时甚至以披露秘闻为乐。这些都给读者留下了《费加罗报》以为公众服务为己任、值得信赖的印象。

1856年,由于《费加罗报》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威尔梅桑决定提高其发行频率,报纸在每个星期三和每个星期日也开始印刷发行。

1863年,《费加罗报》遇到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小日报》。作为回应,威尔梅桑创办一张新的日报《事件报》,用于和《小日报》竞争,并竭力避免将《费加罗报》卷入这类通俗报纸之间的无谓争端。最终《小日报》赢得了这场竞争。至于《事件报》,由于刊登了一篇旨在保护贫困人群利益的文章而得罪了拿破仑三世政府,被迫停刊。

1866年,《费加罗报》正式成为一张每日发行的日报,但其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回避易于引发审查制度刁难的话题。此时,《费加罗报》每天的发行量能够达到56000份,订户的总数也能达到15000。

1867年,专栏《费加罗文学与政治》创立,其主持人亨利罗彻弗尔发扬了报纸一贯的讽刺风格,反应了彼时法兰西帝国盛行的自由主义情调。然而该栏目却触犯了政府的报刊检查制度,罗彻弗尔离职。其后,威尔梅桑单独为他创建了一张报纸《导航报》。

1871年“巴黎公社”期间,《费加罗报》站在反对的立场上,在所有敌视公社的报纸中《费加罗报》首当其冲。在巴黎公社失败之后,却又改持同情态度。此后,《费加罗报》开始逐渐形成一种代表贵族阶层和中产者利益的风格。

1875年,年迈的威尔梅桑将主编一职让给弗朗西马涅阿尔。

1879年4月17日的《费加罗报》的报头是用黑色框起来的,因为威尔梅桑在蒙特卡洛去世。很多社会名流出席了他的葬礼。著名作家巴尔扎克、阿尔封斯都德和古斯塔夫福楼拜代表文学界发表悼词。

1897年,著名作家埃米尔左拉成为《费加罗报》最著名的专栏作家,他的作品《我控诉》就是最先在该报《曙光》栏目刊载的。

1914年3月16日,《费加罗报》的总编加斯东卡尔麦特被彼时的法国首相夫人亨利艾特凯洛暗杀,原因是该报掀起了一场全国范围的媒体运动质疑这位首相的人品。

1922年,《费加罗报》被香水商弗朗索瓦科蒂收购。科蒂使得《费加罗报》重振声威,却又于1928年放弃了该报,转而投资另外一张报纸《人民之友》。科蒂和法国的极右翼势力关系非常密切,尤其是同法国的诸多法西斯团体之间。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费加罗报》的风格流于平俗,没有什么显眼的举动,只是像其他报纸一样报道新闻。

1934年,吕西安罗米埃接任总编一职,比埃尔布里松则开始主持文学栏目。《费加罗报》雇佣大批优秀的从业人员,其中包括弗朗索瓦莫里亚克、乔治杜瓦麦尔、让籍洛多、特利斯当博纳尔和安德烈默洛瓦等。此外,《费加罗报》也开始大量刊登新闻图片并雇佣优秀的摄影记者。

1939年,《费加罗报》由于大量报道埃塞俄比亚战争、日本侵华战争和西班牙战争而遭遇严格的审查,但这些都没能改变该报一贯的风格。

1940年,《费加罗报》将社址迁至波尔多,随后又迁至里昂,以躲避政府的审查制度。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费加罗报》起先在里昂的自由区出版发行,直到1942年德军占领法国。

1942年11月11日,比埃尔布里松决定停止出版《费加罗报》。

1944年8月25日,《费加罗报》在重新在巴黎出版发行,刊载了弗朗索瓦莫里亚克关于戴高乐的评论文章,并第一次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者持友好态度。这和整个二战的形式有关。

1945年,《费加罗报》的发行量达到21万3千份,而读者需求量仍在继续扩张。

1946年,《费加罗报》的文学版重新登场。

1950年,弗朗索瓦科蒂的妻子将自己所持的日报的一半股份出售给让普鲁沃。普鲁沃后来成为《费加罗报》最重要的股东。

1964年,比埃尔布里松去世。科蒂夫人出售了自己的所有股份。

1970年,让普鲁沃收购了科蒂所有的剩余股份,并成为《费加罗报》的最大股东。

1975年,《费加罗报》被罗拜尔艾尔桑收购。艾尔桑拥有一个大型的期刊出版集团。他因十年前收购了两张地方性大报而成名。收购《费加罗报》更是让艾尔桑声名大噪。

1980年,《费加罗报》和刊物《曙光》合并。《曙光》是一本著名的支持社会主义思潮的期刊。

1981年5月10日,《费加罗报》第一次成为反对党的机关报,让多尔梅松担任总编一职。

2004年6月,达索工业集团收购了《费加罗报》隶属的沙克报业集团。

2014年3月25日,在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之际,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法国《费加罗报》发表题为《特殊的朋友 共赢的伙伴》的署名文章。 [1]

费加罗报(Le Figaro)是法国的综合性日报,也是法国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费加罗报》创刊1825年,其报名源自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名剧《费加罗的婚礼》中的主人公费加罗。它的座右铭“倘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亦无意义(Sans la liberté de blâmer, il n'est point d'éloge flatteur)”同样是取自博马舍的这一剧作。费加罗是法国文学传统中的一个倍受人们尊重的文学人物,包括左拉、莫里哀、纪德在内的很多文学大师都以其为主人公进行过创作。通常,《费加罗报》也被认为是法兰西学院的公刊。

《费加罗报》隶属于沙克报业集团。该集团在法国和比利时共拥有超过70种法语媒体。其总部位于巴黎。

《费加罗报》隶属于沙克报业集团,政治上主要反映右派乃至右翼保守派的观点,读者以文化水平较高的商界人士和高级职员为主。

版面

每一期的《费加罗报》中都会附带一份用橙色纸印刷的增刊,即“费加罗报经济版”。

此外:

每个星期一,报纸中附带一份小型纸印刷的增刊,即“费加罗商业周刊”。

每个星期二,报纸中附带一份楼市周刊。

每个星期三,报纸中附带一张巴黎地区景观的地图,即“费加罗导游图”。

每个星期四,报纸中附带总计8页的“费加罗文学周刊”。

每个星期六,报纸则伴随着一些《费加罗报》下属的杂志一同发行。这些杂志包括《费加罗杂志》、《费加罗女士》和《电视杂志》。

发行量

2004年统计的《费加罗报》的发行量见下表:

标题 1999年 2000年 2001年 2002年 2003年

费加罗报 366 690 360 909 366 529 359 108 352 706

1879-1914 :

弗朗西马涅阿尔

菲尔南德罗代

克尔内利

加斯东卡尔麦特

1930-1964 :

阿尔弗莱加弗

罗拜尔德弗莱尔

安德烈夏尔麦

吕西安罗米埃

比埃尔布里松

《费加罗报》、《世界报》、《法兰西晚报》、《解放报》、《巴黎日报》。地方报纸主要有:《西部法兰西报》,它是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北方之声》。主要周刊有:《快报》、《观点》、《新观察家》、《巴黎竞赛画报》、《费加罗杂志》等。法约有6000家出版社。 通讯社有:世界五大通讯社之一的法新社。

1835年创立。法国国家广播公司成立于1975年,下设6个广播电台。此外,还有国家广播公司和地方共同投资的17个独立的地方台。为加强对外宣传,国家广播公司专设独立的法国国际台,对外广播几乎遍及全世界。

1982年政府通过法令,取消国家对电台的垄断,允许私人和团体设立电台。目前,全国私营电台近1300家,主要有卢森堡电台、蒙特卡洛电台、欧洲一台等。现有4家全国性国家电视台。20多家中央或地方的有线电视台,另有许多可通过卫星接收的电视频道。

该企业品牌在世界品牌实验室(World Brand Lab)编制的2006年度《世界品牌500强》排行榜中名列第四百九十六。

与法国另一大报《世界报》标榜言论独立的办报宗旨不同,《费加罗报》在风格理念的变迁以及新闻操作层面的特点上,都更多地强调社会责任与社会引导。这种对大众的“说服”,主要是通过对表达观点的社论进行强化,同时着重新闻元素的选择编排来体现。

重视社论,传达报纸的态度与观点

社论是《费加罗报》的“拳头产品”。19世纪后半期,创办人威尔梅桑将报纸办成巴黎主要的政论报纸之一。此后,《费加罗报》的历任老总都有亲自动笔写社论的传统。著名的有弗朗西斯马格纳、安托尼佩里埃等,其评论简短、尖锐,紧扣时事。

副总编夏尔?朗伯斯基尼认为,总编日常工作再忙,也必须坚持撰写社论,给编辑记者作出表率。不同于大仲马、波德莱尔等著名作家的稿件或政治专栏作家雷蒙德阿伦的时评,这些资深编辑记者的评论直接为报纸立场代言,向读者传达《费加罗报》对新闻事件的态度和看法。

另外,报社专门有一个社论委员会,每篇社论的题目,委员会都要开会商讨。而那些包含著名记者观点的有说服力的文字常被置于显要位置。《费加罗报》通过这种直接灌输来说服读者接受媒介的观点,达到舆论引导的目的。

《费加罗报》社论的主要功能是,对于那些能够帮助理解新闻事件的重要信息,通过社论告诉读者怎样理解。从这个意义上说,社论承担着公共喉舌与社会教化的使命。

《费加罗报》的社论不仅让读者获知新闻事件的相关信息,更重要的是让读者对事件有所感受。①在对社论作者的挑选上也往往倾向于那些法国大众耳熟能详的名字。通过这种针对性极强的战略布置来提升其社论在法国人心中的权威性和影响力。

《费加罗报》多年来通过特殊的版面安排实行一种“预先说服战略”(1999年改版略作调整)。意即,将社论安排在头版头条的左侧,预先决定读者对内页新闻报道的感知角度。同时兼顾逻辑性和文学性,从理性和感性两方面强化读者对文章观点的认同感。文章通常使用复数第一人称,即“我们”,借此涵盖《费加罗报》编辑人员和所有读者,增加贴近性。文末,《费加罗报》常以整个国家的代言人的名义进行呼吁:“我们,法国人民……”“我们将会看到……”等等,并最终落脚于公共利益。

《费加罗报》还不局限于新闻时事的短评,也为讽刺性短文辟出版面,共同引导大众服务。

对客观新闻事实进行主观化操作

媒体通过信息的编辑,形成“聚焦”。《费加罗报》并没有简单地对新闻事实进行罗列,而是遵循一定“等级”进行选择编排,这是一个传者标准与受众需求互相妥协与平衡的过程。需要注意的是,《费加罗报》并没有一味迎合受众,而是在尊重新闻事实的基础上,通过新闻编辑技巧来引导受众进入预定思想空间。

首先,通过对信息的选择与重组,用事实说话。

选择感兴趣的新闻素材,将之按一定顺序排列组合,再分别强化和弱化部分信息,从而将主观偏向掩藏在客观的外衣中。对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报道,该报在头版头条用醒目标题和图片报道开幕式,在标题中将北京之夜喻为“美丽的仲夏夜之梦”,突出开幕盛况,由此奠定整篇报道的肯定基调。同时,也不忘对开幕前印度、尼泊尔等地反对分子的抗议活动给出几个特写镜头。②

《费加罗报》有的报道中偶尔出现少量议论性文字,直接对读者说话,或在文末对纷繁复杂的事件用一句话作深入阐释,或简单明了地使用个别带有修辞成分的短语进行归纳概括。

其次,通过特定写作风格传播倾向。

一是运用各种词性和修辞手法。

如中国报道标题《令人期待的中国》《中国经济正以龙的步伐向前迈进》等。

二是通过描写新闻场景及细节渲染某种气氛来进行暗示。

在法国文化年的报道中提到“至于聚餐,法国只能在八达岭停车场举办,那里还停着公共汽车。”寥寥数语的场景描写透露出媒体的不满情绪。

通过上述操作方式来强化报道风格,从而对受众进行软性熏陶而非硬性灌输,令传者的价值取向更易被接受。

《费加罗报》之所有会以引导和说服作为办报宗旨,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1.权利与义务并重的法国自由主义传统。

《费加罗报》虽也标榜客观公正,但蕴含在报道中的主观色彩也较英美媒体更为明显。

2.强调媒介社会责任功能的社会背景与现实需要。

法国媒体的社会责任功能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有了较大发展。处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法国,必须通过传播媒介和舆论的社会责任功能这个渠道,干预和指导法国的社会和经济生活。

政党和商业集团利益影响较大

《费加罗报》早期为右翼政党所操纵,成为右派言论阵地。党派观念逐渐淡化后,又一度深陷索克普莱斯集团商业利益的泥沼。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纵观《费加罗报》历任总编的言论行为,可发现该报各时期的编辑理念创立初期秉持中庸主义;20世纪上半叶崇尚自由言论与社会责任;20世纪下半叶政治立场走向开放,风格趋于现代;21世纪初至今,一方面试图更加独立于利益集团之外,回归新闻本位,另一方面强化新媒体的功能与地位。这种编辑理念的演变,总体而言,是在内容、形式和体制上从保守与僵化平缓过渡到现代与开放。

横向来看,无论《费加罗报》的办报理念与风格在各时期有着怎样的变化,不变的宗旨都是在言论自由的基础上,通过预先说服战略进行社会引导。这是法国特定的媒介生态及社会历史环境决定的,党派及商业利益也对其产生了较大影响。同时,该报以保持其具参考意义的大报形象为目标,这也正是目前这份百年老报所体现出来的特色。

在坚持特有的办报思想的同时顺应媒体形势变化,正是这份比《纽约时报》更古老的欧洲大报的长寿秘诀。

然而,一味做时代潮流的跟随者而非引领者也令其限于被动局面。在新媒体的挤压吞并和传统媒体的竞争整合逐步升级的新态势下,创新精神与开拓能力的欠缺,某种程度上也成为该报进一步发展的掣肘。

以具参考意义的大报为特色《费加罗报》将这句话放在每期的报头。这种说法是有其根据的。

具有标准大报的形式。

在法国纸媒普遍衰落的背景下,该报多年来的发行量仍能保持30万份以上,在国内名列前茅。其75%以上的收入来自广告。尽管受众有老化趋势,但仍拥有最广阔的读者群,且定位越来越趋于大众化。实行厚报分叠,每日总共有40至52版。拥有具参考意义的内容。

《费加罗报》受众群相当一部分集中在有一定社会地位的政经界人士,政经类新闻占据报纸最大比重。该报素以权威性与严肃性的质报形象著称于世。曾有某主编为追求报道数据的真实性,亲自上街计算来往的汽车总量。从这些方面来说,该报新闻报道及言论具有较高公信力和参考价值。

再次,具有较大的影响力。

这一方面是源于《费加罗报》180多年的悠久历史与深厚传统。另一方面还在于该报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拥有一批家喻户晓的名家、名编、名记为其服务。如大仲马、波德莱尔、皮埃尔布里松、雷蒙德阿伦等。此外,《费加罗报》在法国仅次于法新社的国际新闻采编能力,也使其在国际社会拥有较高的地位及知名度。


相关文章推荐:
费加罗的婚礼 | 讣告 | 拿破仑三世 | 法兰西帝国 | 巴黎公社 | 蒙特卡洛 | 巴尔扎克 | 阿尔封斯都德 | 古斯塔夫福楼拜 | 我控诉 | 曙光 | 人民之友 | 弗朗索瓦莫里亚克 | 埃塞俄比亚 | 日本侵华战争 | 里昂 | 弗朗索瓦莫里亚克 | 科蒂 | 声名大噪 | 世界报 | 法兰西晚报 | 法国国家广播公司 | 国际台 | 卢森堡 | 蒙特卡洛 | 世界品牌实验室 | 世界品牌500强 | 社论 | 总编 | 大仲马 | 波德莱尔 | 时评 | 新闻编辑 | 北京之夜 | 仲夏夜之梦 | 尼泊尔 | 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 普莱斯 | 中庸 | 言论自由 | 波德莱尔 | 法新社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