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传统运营商

传统运营商指各国在电信垄断时期就存在的运营商。随着电信技术的发展、市场需求的增加和电信管制的放松,大大小小经营各类业务的电信运营商出现在我们的视野,电信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

传统运营商发展轨迹大致可以划分为引入期、成长期和成熟期三个阶段,由于各国管制和市场环境不同,各国传统运营商进入各个发展阶段的时间存在较大差异,具体过程如表1所示。我国目前还处于成长期向成熟期的过渡阶段。

各国在传统运营商发展的引入期均采用了垄断体制。由于垄断体制较好地适应了电信业发展阶段的特点,在电信垄断时期,各国的电信网都获得了迅速的发展,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网络和用户基础。

20世纪80年代中期,技术进步、需求变化以及电信垄断体制自身的弱点,最终促使电信业开始了从垄断到竞争的变革。在初步引入竞争时期,由于各国模式不同,传统运营商面临的境遇也不同。

美国AT&T1984年被按区域分割,形成多家独立的电信公司的竞争局面。

英国从1982年成立Mercury与BT竞争,推行双垄断体制,1991年打破垄断体制后,不断加快市场开放的速度,于1997年对外开放了整个市场。

1985年,日本修改了电信法,将国有的电信公司民营化,并在长途电信领域引入了竞争。

自此,电信改革的浪潮迅速席卷了全球,推动着电信业从垄断时代步入竞争时代。在电信行业引入竞争初期,各国一般都建立了专门的电信行业管制机构,绝大部分国家颁布了适应竞争机制的新的电信法律和法规,并依法对电信行业进行管制。因此,各国电信市场的竞争是管制机构通过管制政策来“操纵”的,竞争的范围和程度主要取决于管制机构的意志而非市场,只能是一种“管制下的竞争”。在这种环境下,传统运营商开始了蜕变的过程,分拆、重组、私有化等一系列过程由此展开。

90年代中期,发达国家的电信运营商开始以国际竞争为目标,在电信领域开始了电信业的“第二次电信改革”。1997年2月15日,69个国家签署了WTO基本电信协议承诺开放电信市场,全球电信业由此进入了完全竞争阶段。随着电信技术和业务的发展,传统运营商面临着来自不同方面的竞争和压力,为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他们也不断引入新业务和新技术,进行公司改革和资本重组,力求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1]

2013年亚洲通信展在上海开幕,与往年一样中国移动再次如约而至。TDLTE产业已经成熟,今年预计将有11款TDLTE手机上市,其中,高集成度的28纳米的TDLTE智能手机也已经上市,这表明TDU陋产业水平已经迈上了新的台阶。随着全球终端芯片厂商的集体发力,TDLTE多模多频段手机技术趋于成熟,今明两年将迎来TDLTE终端多样化、规模化发展的黄金期。目前,我国TDLTE在芯片、终端、仪器等关键设备方面已具备进入大规模商用的条件。这些信息都在说明,中国移动在经历了惨痛的3G教训后,在不可逆潮流的推动下,正在卷土重来。但在各种势力的多重挤压之下,其能否创造出一个独特的光辉未来?这显然不仅与中国移动有关,三大运营商正在共同寻求答案。

中国电信用互联网思维打造产业链,在研发、制造、营销、服务等传统的产业链环节,对产业链进行改进和提升。3G业务原本就已经是以数据为核心,微信的出现将会与数据业务产生协同作用,两者目前不存在矛盾。今年,中国电信的交易会虽仍以手机终端为主,中国电信与中国银行在移动支付上进行战略合作,其车联网服务系统也已在无锡上线。中国电信在互联网上的雄心是有目共睹的,要做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向互联网转型的成功者。然而,中国电信果真了解互联网吗?以现今的实力,能从三大运营商中脱颖而出,成为新的弄潮儿?如果不能,那应该做些什么?

大量的OTT业务将运营商逼得十分局促,它们消耗了运营商惊人的流量,分流了运营商的传统业务和利润。尤其是微信,对运营商的异质替代作用十分明显,导致中国移动2012年业绩增幅降至历史低谷。近期,有关运营商对微信磨刀霍霍的消息频频爆出。面对滚滚而来的O,rr洪流,不甘心为他人做嫁衣的传统运营商开始觉醒,它们一边发力自有的0TT业务,一边对互联网基地进行公司化改造,试图通过“去电信化”重新夺回话语权,避免沦为“空心管道”。但要想破局,浑身流淌着垄断血液的运营商必须放下身段。只有彻底地打破捆绑在体制上的枷锁,以更开放的姿态与产业链合作顺势而为,运营商才能长出移动互联网因子。经历几年的艰难探索,运营商明白,它们最大的责任还是管道,应该把管道经营做好。运营商不惧怕沦为“管道”,管道梳理通畅了,用户的黏性自然会上来,增值业务的价值才能被最大限度地挖掘。而在缺乏与互联网、市场化相匹配的机制的情况下,一味想着流量变现,疏忽了管道的修葺,传统运营商的问题将会更加严重 [2]

其实,全球范围内的电信运营商,都面临着相同的冲击与挑战,怎样才能在互联网经济大行其道的今天,将公众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自己身上,如何不会沦为简单的“管道”,是需要共同解答的难题,也是一场新的博弈。市场格局会随着这场争斗重新洗牌,一个新的丛林法则即将出现,弱者在这个新的世界中不会存活,谁都有可能掉入被淘汰名单,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传统运营商。

不改变等于坐以待毙,传统运营商深知这个道理的重要性。于是我们看到,它们的态度由本能的排斥变成主动地迎接,希望构建一个包括硬件制造商、终端制造商、第三方内容开发者和用户在内的新生态系统,完成传统电信企业与互联网基因的结合。“飞信…飞聊”“沃友”“翼聊”相继粉墨登场,传统运营商旗下的多个互联网业务基地、移动操作系统、手机浏览器等等让人眼花缭乱,但给人深刻印象的却屈指可数。虽然三大运营商亦步亦趋地推出了应用商店、手机阅读、手机音乐、手机动漫、云计算、手机游戏,却对互联网公司无法形成太大杀伤力,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在传统运营商转型上,垄断思维、体制、同质化成了转型最大的障碍。

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特殊的选择机制会导致对于生物适应环境有益的特征,并非在进化过程中一定会出现或被保留。拥有更多的手指对人类的生活可能会更加方便,但是这种方便不会增加任何繁殖机会,反而会减少。这种观点似乎也是在为运营商的转型提供疑问:当改变发生时,运营商们能否通过环境的考验? [2]

目前,以中国电信为代表的我国传统运营商的发展也步入了一个尴尬的阶段,2003年10月我国移动电话用户数超过固定,在移动全面超越的发展趋势下,传统固网运营商没有其它选择,只有积极应对,在逆境中寻求突破 [1]

在管理机制上,彻底改变传统的运营机制,挖掘内部潜力,提高劳动生产率,弥补固网发展的“流失”。

在现有基础上大力开发固网新业务。由于固定电话语音业务市场趋于饱和,面对移动运营商强劲的业务竞争和分流压力,固网运营商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迫在眉睫。对处于增量不增收困境中的固网运营商来说,宽带成为了全新亮点。宽带对固网业务规模扩大和利润增长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注重经济效益的增长和服务质量的提高。目前国内的电信运营商也已开始逐渐从追求所谓的用户高增长指标,靠“价格战”来吸引大量的低端用户的恶性竞争中清醒过来,在未来几年中,我国电信运营商在继续发展一般用户的同时,应更注重发展高端用户;更注重技术进步和网络的升级换代,大力发展各种新业务;在竞争战略上,在打“价格牌”的同时,更注重品牌、营销、技术和服务的竞争。

争取全业务运营。目前在国内基础电信运营商中,非移动通信运营商整体经营前景不容乐观。非移动通信运营商经营业务全属当前市场中的弱势业务。继续维持目前的局面,将使所有弱势业务运营商丧失综合竞争力,因此我国传统运营商应该做好全业务运营的准备,积极争取移动牌照。

进行全球化运营。未来几年将是全球电信市场新的竞争模式形成期,各国运营企业将通过扩大合作、构建跨国战略联盟等方式抢占有利竞争地位,形成有利的竞争态势。随着全球电信业走向复苏,各主要电信运营企业将逐渐掀起全球化运营的热潮。我国传统运营商应抓住这一时机,大力拓展全球市场。在参与全球竞争,拓展海外市场的过程中,我国电信企业应当做好充分的准备,制定详实周密的国际化战略,采取适当的经营模式,选择有利的进入时机,选择合适的战略合作伙伴,防范和化解国际化经营的各种风险。


相关文章推荐:
AT&T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