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弗朗西斯科佛朗哥

弗朗西斯科佛朗哥(西班牙语:Francisco Franco;1892年12月4日1975年11月20日),西班牙内战期间推翻民主共和国的民族主义军队领袖,西班牙国家元首,大元帅,西班牙首相,西班牙长枪党党魁。 1936年发动西班牙内战,自1939年开始到1975年独裁统治西班牙长达30多年。

佛朗哥出生于海军军官家庭。1907年入托莱多步兵学院学习。1912年参与镇压西属摩洛哥起义,1926年晋升为准将。1928年任新成立的萨拉戈萨高等军事学院院长。1936年7月18日联合其他反动军官发动反政府武装叛乱,挑起西班牙内战。10月被推举为“国家元首”并任叛军总司令,晋大元帅。1937年4月成为长枪党党魁。由于得到德、意法西斯支持和英、法等国采取“不干涉”政策,以及军队武器装备和训练素质占优势,最终获得胜利。

1939年内战结束后,成为终身国家元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取缔其他一切政党,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名义上保持中立,但帮助希特勒侵略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被各国孤立,但和美国保持亲密的盟友关系, 因为美国的援助,西班牙成为工业化的发达国家。1947年自任摄政王。1969年指定胡安卡洛斯为王位继承人。1975年逝世于马德里。其死后胡安卡洛斯登上王位,实行民主改革, 西班牙结束独裁统治。

1892年12月4日,佛朗哥生于西班牙科伦那省的费罗尔,是军人世家出身。 祖上四代都是海军军官,其母为保守的中上层阶级,其弟莱蒙是西班牙空军中首屈一指的人才。他原来也想去当海军军官的,但美西战争后,西班牙海军大裁减,海军军事学院减少招生人数。

1907年,佛朗哥的父母把14岁的他送入托莱多一所著名的陆军学校读书。1910年毕业后任陆军少尉, 1912年参加在摩洛哥的殖民战争,一直在军队任职,民主政府成立后他曾被撤职,很快又复任军职。

1913年升任当地最精锐的骑兵中尉,年轻的佛朗哥很快展示统帅部队的的才能,赢得了彻底的职业献身精神的美誉,他谨慎而诚实,性格内向,少有知己,从不参加轻浮的娱乐活动。1915年佛朗哥擢升为西班牙陆军最年轻的上尉,翌年因在一次战斗中,一颗子弹穿进他的胃部和肺部而回到西班牙休养。

1920年被相继成为西班牙驻摩洛哥海外军团副总指挥、28岁接管全部指挥权,同年与卡门波洛结婚,生有一女,在镇压了1924年里夫部族的民族大起义的关键性战役中起决定性作用。

1926年,佛朗哥33岁时晋升准将,成为欧洲最年轻的将军,到法国军事学院学习。1928年任新成立的萨拉戈萨地方陆军学院任院长。1931年君主政体被推翻,新西班牙共和国的领导人采取了坚决的反军国主义政策,军事学院被解散 ,佛朗哥被列入退役名单。1933年保守势力重掌共和国时将他恢复现役。

1934年佛朗哥升任少将,当年10月阿斯图里亚斯矿工为反对三名右翼分子进入国会而发动起义,佛朗哥受命前往镇压,获得成功。

1935年5月任右翼政府的陆军参谋长。 开始整饬纪律,加强军事制度,无力控制国家的中右政府被解散后,新一轮大选定于1936年2月举行。

这时西班牙分裂为两派,右翼民族主义集团和左翼人民阵线。左翼虽赢得选举,但新政府却无力阻止西班牙的社会和经济加速分崩离析,尽管佛朗哥从未属于任何党派,但他迫于不断加剧的无政府状态,要求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他的要求被新政府拒绝,并被调离总参谋部,派往偏僻的加那利群岛司令部。

1936年11月,长枪党创始人何塞安东尼奥普里莫德里维拉被执行死刑后,1937年4月,佛朗哥控制了长枪党。此后,一些卡洛斯主义者被整合入长枪党,成为佛朗哥时期的代表政党,其意识形态包括国家工团主义、国家天主教主义、极权主义等被合称为“长枪党主义”(西班牙语:Falangismo),成为佛朗哥时期西班牙的主要意识形态。

1936年7月17日,佛朗哥在西班牙本土和西属摩洛哥发动军事政变。政变得到了国内大多数右翼团体的支持,其中包括天主教神职人士、长枪党以及君主主义者。7月18日黎明,加那利群岛广播了佛朗哥发动军事政变的宣言,当天早晨驻摩洛哥的陆军也开始叛乱。第二天早上,佛朗哥飞抵摩洛哥,24小时内牢牢控制了这个保护地和驻防该地的西班牙军队,在西班牙登陆后,佛朗哥和他的军队向马德里推进,政变军队决定推举一位总司令,佛朗哥成为最佳人选,部分原因是他不是西班牙典型的“政治将军”。内战伊始,在西班牙国内,武装力量的百分之八十,即十二万官兵和大部分的国民警卫队是站在叛乱分子的一方。 西班牙随后陷入三年内战,内战一方是苏联和墨西哥支持的第二共和国政府军及共产国际纵队。另一方是佛朗哥将军率领的右翼反共和政府武装,他们得到了得到了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的支持,他们协助佛朗哥将非洲外籍军团空运到本土参战。国民军安东尼奥萨拉查统治下的葡萄牙,将这场内战称为“讨伐”、“失地再收复运动”,也对国民军提供了援助。由于共和政府在其统治期间迫害天主教会,所以一些天主教信徒也为国民军提供了援助,爱尔兰派出了天主教志愿军参战。英、美、法三国则宣布不干涉。苏联和墨西哥则是共和政府的支持者。

1936年10月1日。佛朗哥被管制国民军占领区的“国防委员会”认作形式上的“西班牙国家领袖”。成为新民族主义政权的国家元首。佛朗哥所主持的政府基本上是一个军事独裁政府,但他认识到需要一个正规文职机构,以便赢得更广泛的支持。他发动反共和政府的武装叛乱后得到希特勒、墨索里尼的支持。 11月,长枪党创始人何塞安东尼奥普里莫德里维拉被佛朗哥执行死刑。

1937年3月的瓜达拉哈拉战役中,国际纵队战胜了为佛朗哥作战的意大利军队。这场战役之后,佛朗哥转向北部。 1937年4月19日,佛朗哥重组西班牙长枪党,他将长枪党扩大成为多元组织的同时指出,是政府利用党,而不是相反,因此他的政府成为一种形成制度的专制系统,在这方面有别于德国和意大利的法西斯党国模式。 通过一种全面、有条理的“消耗战”模式,佛朗哥的部下控制了西班牙许多地区,在这些地区,支持共和政府政策(包括区域自治、自由选举、给予妇女权利等)者大都被囚禁或处决。右派认为这些“敌对分子”构成了“反西班牙”的罪名。

1939年1月26日,佛朗哥占领巴塞罗那,政府逃亡,标志着西班牙独裁统治正式确立。欢呼的人群欢迎佛朗哥的军队胜利进入巴塞罗那。在过去的3天里,皇家军队已经撤离该城,佛朗哥国民军进城时,只遇到零星的抵抗。1月26日早晨,佛朗哥的军队从两侧夹击并占领了这座城市。挥舞着旗帜的佛朗哥国民军从北向南推进时,一下子占领了几个机枪阵地。从西面杀来的摩洛哥军队只打了几枪,就席卷入城。佛朗哥的军队入城时,人们潮水般围拢过去,行佛朗哥式礼。 3月21日,佛朗哥军队占领马德里,推翻共和政府,建立独裁统治。由于其部队军事素质相对较高,以及德国和意大利持续不断的大量援助,他于1939年4月10日赢得全面和绝对的胜利。佛朗哥自任国家元首,取消其他一切政党,法西斯政党长枪党为唯一合法政党。 逮捕、枪杀共产党以及进步人士、大批西班牙人流亡到欧洲其他国家及拉美各国。

尽管佛朗哥谋求内战后重振西班牙,但这场耗尽资源的战争使国家内部继续分裂,资源耗尽。5个月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政府更加不稳,佛朗哥最初震惊于希特勒无故入侵信奉天主教的波兰,小心翼翼地避免单独卷入战争。这是对他的统治的严峻考验。在整个大战期间,佛朗哥一直周旋于两大集团之间,看风使舵,利用英、美与德、意之间的矛盾,从中捞取好处。英法为了阻止佛朗哥靠近轴心国,不断地在经济上援助西班牙,以拉拢西班牙在大战中保持中立。佛朗哥考虑到西班牙的国力不强,同时也害怕德、意控制自己,在大战初期,有意地疏远轴心国。大战期间,佛朗哥宣布西班牙为中立国,游离于交战双方之外,时而靠近德、意,时而为英、法叫好。当德、意力促西班牙加入轴心国参战时,佛朗哥谨慎地予以回绝,他委婉地给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写了一封长信,意思是说如果德国能拿出一个德、意必胜的证据来,西班牙马上加入德、意集团。

然而,到1940年上半年,由于德国横扫西欧,连连获胜,热衷投机的佛朗哥保持中立的立场开始倾斜,他希望趁机收回被英国人控制两个多世纪的直布罗陀。6月,佛朗哥突然出兵占领丹吉尔。当时丹吉尔是由德、意、英、法四国共管的地区。佛朗哥在采取这一军事行动以前,只通知了德、意,而没有通知英、法。随后佛朗哥又提出收回直布罗陀的口号。

1941年6月,阿道夫希特勒进攻苏联,佛朗哥被希特勒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表示完全支持希特勒的行动,并请求德国允许西班牙长枪党志愿军参加对苏战争,以报答1936年至1939年间德国给西班牙兄弟般的援助。此时,佛朗哥仍留有后退的余地。对外,他只是宣布西班牙由中立国转变为非交战国,对德国,他强调“西班牙派志愿军并不等于站在德国一方参战。实际上,佛朗哥组织了一个由长枪党员组成的“蓝色师团”,穿上德国军队的服装,开赴苏联作战。到1943年,佛朗哥眼看轴心国取胜渺茫,马上又调整西班牙的外交政策,宣布西班牙由“非交战国”恢复中立,并下令召回在苏联作战的“蓝色师团”。

在二战后,西班牙关键的地理位置和佛朗哥强烈的反共政策,使得西班牙逐渐和西方民主国家缓和关系。但因从1939年起佛朗哥一直推行一种自给自足的政策,到1950年代初为止西班牙的人均GDP勉勉强强为西欧国家的40%不到。

从1950年代开始很多技术官僚的想法得到了佛朗哥的批准,且得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助,西班牙的经济大大得到了发展,它成了当时世界上经济增长速度第二快的国家,稍微比日本的低一点。该原因有很多不过主要的原因是旅游业的开放和国家的工业化。

至1974年,西班牙的人均GDP达到了西欧国家的80%。这种水平西班牙只在1990年代时又达到过。汽车业、核电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西班牙国产的SEAT 600,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标志,在当时的工薪阶层中很受欢迎。在1946年西班牙仅有72000辆私家车,至1966年有超过一百万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涨幅可与此相提并论。但佛朗哥直到他死前几个月,依然严格的控制着国家体系,像是移民,当时每年西班牙所开放的外国技术移民名额是少之又少,审查则是十分苛刻。在政治方面,罗马式敬礼在1975年10月1日佛朗哥最后一次对公众讲话时依然在人群中大量出现。带有帝国之鹰的国旗直到1978年民主宪法正式通过才正式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佛朗哥在国内仍推行其恐怖统治。对长枪党以外的党派,尤其是共产党、社会党党员,大肆搜捕、关押,甚至处死,而且还使用阉割刑和绞刑(直到1963年才取消)。佛朗哥的这种恐怖暴虐统治,引起世界范围的强烈不满。

1946年12月,联合国通过决议,建议所有联合国成员国从西班牙召回大使,决定只要西班牙保持现行制度,今后就不接纳西班牙为联合国会员国。面对这种国际孤立的局面,佛朗哥宣布实行闭关自守的孤立的经济政策,在国内开展仇视犹太人和一切外国人运动,禁止在公共场合悬挂写有外国字的招牌,鼓励使用本国产品。

1967年,西班牙设立总理,他又兼任总理。 1969年,他指定原王室继承人胡安亲王的儿子胡安卡洛斯一世为他的接班人。1973年,佛朗哥辞去首相职位。但仍是西班牙的国家元首及军队统帅。

1975年11月19日,佛朗哥逝世,胡安卡洛斯一世登上王位,实行君主立宪制及展开民主改革,长达四十年的独裁统治结束。

法西斯化

佛朗哥是典型的民族主义、纳粹主义和投机主义者,在他统治期间,对内实行军国主义的统治,镇压反法西斯革命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对外实行侵略扩张和亲纳粹德国、法西斯意大利的政策。

加强控制

佛朗哥上台后,首先加强法西斯统治,宣布工人罢工,未经宗教仪式允许的婚姻以及公共集会非法,对新闻实行严格审查,强制宗教教育;大肆清洗一些民主运动人士以及西班牙共产党人,设立特别法庭,而且不允许这些“犯人”请辩护律师。据统计,到1939年底,有近50万人被投入监狱,以致犯人远远超过了当时监狱的最大容量,结果本应住两人的牢房住进10人左右,这样犯人只好轮流睡觉,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

集权一身

佛朗哥在国内还实行长枪党一党专政,取消共和时期的代议制度,颁布“关于一切权力归国家元首”的法令,立法、行政和司法等大权都由自己一人独揽,内阁各部部长,所有军、政要员甚至主教都由他任命,一切法律、法令都由他批准。

尽管在内战中得到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的支持,但佛朗哥因考虑到饱受折磨的西班牙无法承受另一场战争,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西班牙名义上保持中立,但帮助希特勒侵略苏联。 然而此前的1939年3月,西班牙已经加入了反共产国际协定,并与纳粹德国签署了秘密友好条约。 随着二战初期轴心国的顺利推进,佛朗哥逐渐向轴心国靠拢。他们在苏德战争中派出了蓝色师团协同德军作战。但是在盟军逐渐取得主动权后,佛朗哥再次变得中立,西班牙在1943年底召回了蓝色师团,1944年5月又和同盟国达成协议,关闭德国在丹吉尔的使馆并驱逐德国使节,以换取盟军的经济援助。1944年底盟军飞机获准进入西班牙境内,盟军情报人员也可以在西活动。

战后西班牙遭到了国际社会的排斥:西班牙在联合国的资格被剥夺,在1946年12月的联合国大会上,西班牙的法西斯政策被强烈谴责。根据会议上的决议,只要佛朗哥继续掌权,西班牙将不会被允许参加联合国等各类国际机构。在此期间,阿根廷的胡安庇隆军政府给予西班牙许多经济支持。由于西班牙的反共意识形态和美国的利益相吻合,美国在1940年代末至1950年代初试图与将其与西班牙的关系正常化。1950年9月美国通过了给予西班牙6,000多万美元的援助。 美国在1951年与西班牙的外交关系全面恢复。1953年佛朗哥政权又得到了罗马教廷的承认。1955年西班牙重新加入联合国。1959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访问了西班牙,受到了热烈欢迎。但是,直至佛朗哥去世,西班牙和北非国家以及欧洲国家的关系仍未缓解。

佛朗哥在二战后,开始了文化大统一的政策。具体表现在对西班牙东北部方言加泰隆尼亚语的限制和推行标准的西班牙语政策。由于西班牙东北的加泰隆尼亚地区的最大城市巴塞罗那是最后一个进入佛朗哥政权统治的城市,因此,佛朗哥的法西斯主义政府对加泰隆尼亚的报复亦十分残酷,除了取消其1933年才成立的自治政府,更禁止加泰隆尼亚人使用自身的语言。因用加泰隆尼亚语或支持共和政府,因而被佛朗哥杀害或迫害的加泰隆尼亚人,更不计其数。

如此对待加泰隆尼亚地区的原因主要有4点。首先是 加泰隆尼亚是最后被佛朗哥政权所统治。其次是加泰隆尼亚地区最大城市巴塞罗那是西班牙的一个港口城市,经济发达,国际交流比较频繁,一些不利于佛朗哥统治的思潮往往从这里产生。第三,通过对当地经济、文化的打压,挑起国内地域矛盾,有利于转移民众的注意力。第四,加泰隆尼亚地区的语言风俗和其他西班牙地区差别比较大,因此有利于国家文化统一,促进民族融合。

对待加泰隆尼亚语的主要措施是三个方面:首先,在媒体中丑化巴塞罗那人的形象。往往在一些媒体中,巴塞罗那人是小丑角色。这样巴塞罗那人曾经在西班牙民众的心目中,往往地位最低,其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往往不被人认可。其次,制造巴塞罗那人与其他西班牙人的冲突。采用的手段是制造巴塞罗那人对其他地区人不友好的形象,并且倡导西班牙其他地区的民众到巴塞罗那地区就业定居。第三,打压加泰隆尼亚语和一些和巴塞罗那地区的相关的文化习俗,在西班牙教科书中删减关于加泰隆尼亚地区的历史文化的介绍。并且对巴塞罗那文化进行大量的曲解、丑化。并且把巴塞罗那渲染成一个没有文化只有工业的城市。

佛朗哥的这些措施一方面导致了加泰隆尼亚人对其他西班牙人的矛盾冲突升级。不过,佛朗哥的文化大统一政策也促进了西班牙语言文化统一。有了佛朗哥的文化大统一政策,西班牙国内的地区交流慢慢增多。

由于美苏开始走向冷战,对他的排斥结束,他成了对抗共产主义的老资格政治家。佛朗哥利用美苏矛盾,实行亲美政策,表示愿意向美国提供军事基地。1953年,佛朗哥与美国签订了《美西协定》,根据这个协定,西班牙向美国提供海、陆、空四个军事基地。从而获得美国经济、技术上的援助,打破联合国对西班牙的制裁。依仗美国的势力和影响,佛朗哥在外交上有了更宽的活动空间。对英、法两国,佛朗哥也一直在寻找改善关系的机会,以此来增强同美国交往中讨价还价的实力。

1963年,美西协定十年有效期已满,按规定重新讨论延期的条款。正值此时,美法关系十分紧张,佛朗哥又利用这一机会,发展与法国的关系,双方外事活动频繁,委员互访,发表联合公报,签订海空军联合演习协议等等。这样做,目的是为美西协定延期谈判作准备。在1963年签署的美西延期协议中几乎反映了西班牙的所有要求,通过这个协定,西班牙共接受40多亿美元的援助。佛朗哥又利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的先进武器,武装西班牙军队。在70年代,西班牙是世界上六个进口武器最多的国家之一。佛朗哥的国内政策在50-60年代多少变得有些开明,其政权的延续性和创造性演进的能力,使得其得到批评界某些人士一定程度的尊重,他精心保持各派的平衡,将大部分执行政策交给他所任命的人为做,使得自己自己作为仲裁者高居于日常政治斗争的风暴之上,不成功或不受欢迎的政策招来的责骂大部分落到了他其他官员头上。长枪党于20世纪40年代初即走下坡路,后来只成为“运动”,失去其准法西斯性质。

从大航海时代起,西班牙便成为一个强大的帝国,殖民地遍布全球,但随后的几百年里,就经历着一段漫长的衰落。

1956年时西班牙仅控制着在非洲大西洋沿岸的几个小殖民地。右图中的粉色区域加上中非沿海的赤道几内亚,就是当时西班牙的全部殖民地。佛朗哥将这五个海外省份视为西班牙过去繁荣的遗产直到1976年11月马德里协定的签署,西班牙人放弃最后的殖民地西撒哈拉,有人在当时说道这或许也是西班牙殖民帝国的理想结局。

佛朗哥把欧洲最后一个法西斯独裁政权维持近40年,除了实行暴政以外,还采取一些较灵活的安抚措施。1947年,佛朗哥又签署《国家元首关于国家元首职位继承法》,宣布西班牙为立宪王国,规定佛朗哥为终身摄政者,有权指定国王继承人,罢免国王继承人的权利。他于1967年举行小部分议员直接选举,1969年制定西班牙名义上的王位继承人之长子,32岁的胡安卡洛斯为他的继承人,他往往在血腥镇压了民众反独裁运动之后,也作一些让步。

譬如,禁止解雇固定工人,建立较发达的社会保险制度,禁止把小佃农从土地上赶走,对政治犯减刑或特赦等等。1947年以后他的统治就没遭到直接的或有组织的反对,随着政府日益开明,警察某些权利的放松和60年代全国经济显著发展,佛朗哥的形象由原来严酷的总司令变成了较为宽厚的老年政治家。

在这个国家的百年巨变中,一个人物的地位显得格外突出,他就是佛朗哥。正是他,用铁腕手段统治了这个国家近40年;正是他在二战中明智的中立,使西班牙逃过了一场浩劫和宰割;正是他利用冷战的国际环境实现了经济的起飞;也正是他,选择了一个具有民主思想的继承人,使西班牙的民主化事业在他死后水到渠成。佛朗哥对民主化的态度是十分耐人寻味的。作为一个在军营中拼搏长大的铁腕人物,他早已习惯于军令如山的高效率作风,对于民主的略显散漫的作风十分反感,因此他在世时一直抗拒着民主。但作为一个明智的领导人,他也意识到了民主化是大势所趋,是不可抗拒的潮流,也是西班牙以正面形象溶入国际社会的前提。他最终选择了一个必定会推行民主化的继承人,将民主化的事业留给后人去做。一个统治者如果做不到像华盛顿那样,至少做到像佛朗哥那样,同样也是国家之幸、民族之福也。

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夺取西班牙政权,把西班牙的工运扼杀在了萌芽状态,阻止了西班牙的赤化,从而避免了欧洲西部在二战期间被苏联渗透。另一方面,佛朗哥由于在二战期间保持中立,轴心国集团未能获得这个欧洲的主要法西斯政权的支持,二战的结局有佛朗哥很大程度的间接作用。

佛朗哥自认国家元首后,取消其他一切政党,法西斯长枪党成为唯一合法的政党,逮捕、枪杀共产党以及进步人士,大批西班牙人流亡到欧洲以及拉美各国。佛朗哥是法西斯势力喂养长大起来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曾为德、意法西斯做了许多事,最突出的,就是他曾派出“蓝色师团”参与了希特勒的反苏战争。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美、英等帝国主义的包庇下,他依然统治着西班牙。一切进步的力量继续遭到残酷的迫害,人民继续遭到沉重的剥削和压榨。 他死后,胡安卡洛斯登上王位,实行民主改革,西班牙独裁统治结束。

佛朗哥领导的右翼法西斯势力在西班牙内战中杀害大约20万名支持共和政府和反法西斯人民阵线的民众,这些遇难者被随意埋在乱葬岗内。

当他死后,西班牙当代最著名的诗人之一阿尔维蒂说:“西班牙史上最大的刽子手死了,地狱的烈火烧他,也不足解恨”。

在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实行右翼独裁统治的最后一年,西班牙欲以打击共产主义为名向毗邻的葡萄牙宣战。佛朗哥政权的最后一任总理卡洛斯阿里亚斯纳瓦罗,于1975年3月在耶路撒冷与当时的美国副国务卿罗伯特英格索尔举行会谈时表明了这一态度。

时值共产主义在葡萄牙不断发展壮大之际。在1974年4月,一场近乎不流血的军事政变推翻了该国实行了近50年的右翼独裁统治。英格索尔在发给当时的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电报中说:“如有必要,西班牙愿意领导(在萄萄牙的)反共产主义斗争。葡萄牙对西班牙而言是一个严重威胁,不仅因为其(国内)局势的发展,还因为它能获得外部支持,而这种支持对西班牙不利。”英格索尔还在电报中说,纳瓦罗希望华盛顿能够保证,一旦西葡两国开战,美国将支持西班牙。

佛朗哥政权最大化的利用西班牙国家队在国际大赛上的胜利重建了许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联系,如与苏联的联系,这对一个被外部世界视为法西斯最后堡垒的国家是至关重要的。佛朗哥迅速抓住了足球比赛的机会,使西班牙的国家形象更加积极向上从而替代残暴的独裁者的形象。除了改善对外形象以外,佛朗哥政权也利用足球胜利带来的辉煌提升他们的国内声誉。当然,佛朗哥并不是唯一利用足球的当权者。

虽然佛朗哥尽可能榨取了国际比赛的价值,但在对待国内比赛时他并没有那么精明。为了赢得国内外的声誉,这位独裁者把在当时就已经极其成功的皇家马德里俱乐部作为其标志。对皇马半官方式的支持与佛朗哥的中央集权主义政策密切的联系在一起。当人们发现足球比赛的焦点全部集聚于“佛朗哥的球队”皇家马德里之时,地方主义者对这种强迫性的中央集权非常不满,因此足球也开始成为反对政权的工具。对皇家马德里的憎恶最开始出现在加泰罗尼亚地区和巴斯克地区,他们狂热的支持巴塞罗那俱乐部和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这种激烈的地区间的较量展现了佛朗哥时期足球政治的另一个特点。

当西班牙被选为决赛举办国时,佛朗哥明智的没有重复此前的错误。而这也是佛朗哥政权极为成功的一次行动,在没有任何外国球星的前提下,西班牙国家队击败了匈牙利和苏联,摘得桂冠。佛朗哥的国内声誉迅速提升,西班牙的海外形象也因足球而得到改善。

佛朗哥墓位于瓜达拉马山区,距离马德里约40公里。佛朗哥死后,他的继承人胡安国王把他安葬在郊外的烈士谷,上面竖起高达数十米的十字架, 山头已被铲平,变成了一座数万平方米的广场。


相关文章推荐: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