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到阜阳六百里

《到阜阳六百里》是一部由邓勇星指导,秦海璐、唐群主演的文艺剧情片,于2011年12月23日在台湾上映。

影片以底层人物的生活为背景 [1] ,用半纪实的方式叙述了一群上海“阿姨”归家的故事 [2]

该片在2011年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单元获得最佳导演奖 [3] ,并获得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 [4]

曹俐与谢琴居住在两坪不到的简陋小房内,在上海光鲜亮丽的大城市形象之下,有一群像她们一样的外地女人,每天生活周旋在每家的琐事底层,穿梭街角巷弄替人清洁打理着卫生,或做钟点工,或做厨娘,或做月嫂,任由时间琐碎磨损了青春。但她们汇回去的钱翻新了老家破旧不堪的老房子,也顺利让孩子读书长大。阜阳老家到上海,虽然距离只有六百里,却不能经常回家,在外遭遇满肚的委屈只能自己吞下去。除了赚钱,她们留下的理由是越来越牵强。
  心高气傲的曹俐,当年出来是想一探外面世界,也是逃离一段失败的婚姻,最远曾经去到了广东,开了个小成衣厂,但当生意经营失败,她也只能放下小老板的尊严,回到上海暂时委屈,她知道老家是回不去了,下一站尚且不知道该去哪里,现阶段的她还是沉默拿起清洁用具,在肮脏的角落里打点卫生。
  狗哥知道曹俐不只这点能耐,刚好哑巴九子从废车场搞来一台旧巴士,经哑巴费心一修,车子仍能勉强上路,狗哥找来曹俐帮忙兜客卖票。为了让更多人愿意乘坐狗哥的大巴回家,曹俐把老家说得无比温暖。但曹俐本人倒怀疑起自己口中诉说的那个家是不是就是家,午夜梦回,偶而心底传来游丝般微弱的召唤,却又揪起微微的痛。曹俐甚至不确定她能否像其它人那般充满欢心期待地推开老家的门。
  距离多远,分开多久才会开始思念? 一群最普通的人,一些最不起眼的事。寒冷喧嚣的上海街头,九子的车载满三十个阿姨往老家开去,没有千山万水的阻隔,咫尺之遥,勾起的,是最真切的乡愁 [5]

以上资料来源 [6]

影片仅用18天就拍摄完成。

当记者采访时问道秦海璐为什么总是饰演底层人民时,秦海璐开玩笑般自嘲因为自己长得不够倾国倾城 [8]

秦海璐在影片的拍摄过程中,提出了很多宝贵意见。虽然幕后掌镜的台湾团队很好,但是要如此真实的表现上海底层人民的生活还是有难度的,这些多亏秦海璐的意见,所以将她的名字加入到编剧当中 [8]

本来一开始此影片是完全围绕主演曹俐的,但是秦海璐与导演协商后,觉得还是应该重点突出这群在上海底层生活的阿姨和年轻人。所以主动要求减戏份,建议导演将更多的戏放在诠释几个阿姨的生活经历上 [8]

拍摄最后的镜头时,秦海璐在片场几近崩溃,第一遍拍摄完之后她一个人到阳台上不停的流泪,并对导演说“你得和我说几句话,不然心里太难受了” [1]

这部影片描述的是一个发生在上海的故事,但是却由台湾的团队来完成。影片起源于几张关于春运的新闻图片,当时导演邓勇星无意中看到几张关于春运的新闻图片,他看着火车这样一个冰冷的铁壳,却装载着这么多颗想回家的心,令他有所感触:“家是什么?家在每个人的心里又是什么? [1]

在这部电影之前,邓勇星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上海拍摄纪录片,“纪录各种人群的生存状态,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可以拍一部电影了,于是开始筹备这部电影 [9] ,他是在上海工作了六年的台湾人,这个回家的故事对于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关乎一个临终前的许诺和对回家的渴望,就像剧中的主人公曹俐一样,导演也是一个有家的时候不想回,想回的时候已经没有家的人。2009年母亲临终前,他允诺要拍一部电影给她看,《到阜阳六百里》成了他释放思念的含蓄方式,而从上海到台北也刚好是六百公里,冥冥中这也是他回家的路,影片完成的过程,正是他在把这条回家的路走完的过程 [10]

从筹备之初,邓勇星就确定《到阜阳六百里》的基调是半纪录片的形式,除了几位主演之外,启用非职业演员是一开始就构想好的。导演看中秦海璐是因为他身上的漂泊感,第一次见到就觉得她就是曹俐,她身上有种漂泊不定的神秘气质吸引了导演。除了秦海璐之外,甄选出演谢琴这一角色则是导演邓勇星的重中之重。导演希望能够找一个内心刚毅的演员来出演,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影片最后那种希望破灭后和着泪水把馒头咽下去的情感表达出来,最终找到了唐群,而且第一眼就相中了她 [9]

《到阜阳600里》只是一部低成本的小制作,但是它却用深刻的镜头表达了底层人物在沉重生活之下迸发的情绪。导演用一个无意却好像生命中必然的安排,结合了一连串看似善意的骗局,导演了一场“善意中有着算计,欺骗中却常存温暖”的回家之路(新浪娱乐评 [11]

《到阜阳六百里》的朴素和大方、整洁和低调,传递出一种谦逊的力量。影片描绘的对象是城市里的打工女,并没有过多着墨于身份歧视,也没有向通常的阶级压迫逻辑就范。导演将视线拉到平视的角度,使用大量的长焦镜头,从远处“偷拍”这些打工女,在纷杂的场景中捕捉她们。但导演也没有抛弃城市景观,他抓住了上海最重要的一点:蒙太奇,各种元素并呈冲撞的舞台,从建筑到服装、从语言到气味。影片收集城市里的视觉信息,但是并没有将其抽象化、符号化,而是错落在画面的内部,形成内部的蒙太奇。在方言的不准确和地点场所的错位拼贴上或许会被熟悉个中的观众所诟病,但是真正重要的是经验的真实,而不是具象的精准。影片以平视的谦逊姿态,描绘了这些都市打工女真实的情感、顽强的态度和恪守的伦理观。它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野心,只是以日志的态度描绘当下的时代,让被遮蔽的社会生活跃然于银幕上(东方早报评 [12]

这是一部非常诚恳的电影,将现实题材的影片也拍得非常浪漫,是难得一见的好片子,完美地体现了导演的功力。片中强烈的个人风格色彩以及导演对场景的调度和控制力,使影片充满戏剧元素(上海电影节评委评 [13]


相关文章推荐:
邓勇星 | 秦海璐 | 唐群 | 上海电影节 | 金马奖 | 中国大陆 | 台湾 | 邓勇星 | 秦海璐 | 唐群 | 汉语 | 上海话 | 邓勇星 | 邓勇星 | 深白色 | 廖庆松 | 夏绍虞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