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刁协

刁协(?-322年),字玄亮,渤海饶安(今河北盐山西南)人,东晋大臣,御史中丞刁攸之子。

少好经籍,博闻强记。曾在成都王司马颖、赵王司马伦、长沙王司马手下任职,后跟随东瀛公司马腾,官至颍川太守。晋元帝南渡,以为尚书左仆射,制定朝廷典章制度,迁军咨祭酒、左长史,累迁尚书令,加金紫光禄大夫。

永昌元年,王敦以诛杀刘隗为名,带兵攻打建康。晋元帝派遣刘隗、刁协、周领兵抵抗。刘隗兵败,逃亡后赵。王敦攻入建康,刁协出逃,被手下人所杀。咸康中,追赠本官,祭以太牢。

刁协年轻时喜读儒家经籍,而且博闻强记,初授濮阳王国文学,累迁至太常博士、渤海郡大中正。他在八王之乱期间先后依附成都王司马颖、赵王司马伦,长沙王司马,历任平北将军司马、相国参军、骠骑将军司马。

永嘉元年(307年),东嬴公司马腾出镇邺城(治今河北临漳)。刁协被司马腾征辟为幕府长史,后改任颍川太守。他后来又被任命为河南尹,但并未到职。

永嘉五年(311年),匈奴汉国肆虐中原,俘获晋怀帝,史称永嘉之乱。刁协避乱渡江,到建康(治今江苏南京)投奔琅琊王司马睿,被授为镇东将军府军谘祭酒,后又改任镇东将军长史。

建兴元年(313年),晋愍帝继位,任命司马睿为左丞相,并征拜刁协为御史中丞。但当时皇室、世族纷纷南下江东,西晋政权已是名存实亡。刁协遂留在江东,被司马睿授为丞相左长史。

建武元年(317年),司马睿称晋王,建立东晋,并于次年正式称帝,史称晋元帝。刁协初任尚书左仆射,后进拜尚书令,加授金紫光禄大夫。当时,东晋政权初建,典章制度均未确立。刁协因曾在中朝任职,熟悉旧制,被委以创立宪章的重任。

东晋建立后,以琅琊王氏为代表的门阀势力非常强盛。王导在建康辅政,王敦则坐镇武昌,手握重兵,王氏子弟都位居要职,甚至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晋元帝对此非常忌惮,便重用刁协、刘隗,以抑制琅琊王氏的权势,并逐渐疏远王导。 刁协与刘隗奉行元帝意旨,推行一系列“刻碎之政”,以排抑豪强。

刁协生性强悍,待人接物不习苟且,凡事都崇上抑下,常借醉酒之机辱骂公卿,琅琊王氏等门阀势力都对他侧目以视。但他悉心尽力,志在维护皇权,因而极得晋元帝的信任。 刁协还建议将扬州诸郡的僮客恢复良民身份,以备征役。士族对此都怨恨不已。 出身汝南周氏的周嵩更对刁协进行直接的人身攻击,称他为佞幸小人。

永昌元年(322年),王敦在武昌起兵,以讨伐刘隗的名义东攻建康,兵至芜湖时又列举刁协罪状。晋元帝大怒,召回出镇的戴渊、刘隗,准备与王敦决战。刁协在刘隗回朝后,与他一同向元帝进言,主张诛杀留在建康的王氏族人。但元帝却没有采纳。

王敦到建康后,即进攻石头城,守将周札开门迎纳王敦。晋元帝于是派刁协、刘隗、王导、周等领兵进攻石头,但都被击败。王敦成功攻陷建康。刘隗和刁协兵败后,回宫见元帝。晋元帝握著二人的手,流着泪劝他们离开避祸。刁协起初不愿逃走,但晋元帝坚持,并给二人人马护送二人。刁协因为年老不能骑马,而且与人无恩情,晋元帝招募随从陪同刁协时,竟然全都推辞。才到江乘,刁协就被人杀死,并将头颅斩下送交王敦,由王敦派人收葬。晋元帝知道刁协被杀十分悲痛,更秘密收并诛杀送刁协头颅给王敦的人。

王敦死后,被王敦诛杀的周和戴渊等都被恢复名位并获追赠,但刁协却因出逃而不获同等待遇。在刁协之子刁彝请求和丹阳尹殷融及左光禄大夫蔡谟的支持下,最终获晋成帝恢复本职。

周一次在尚书省值夜时突然发病,病势危急。刁协当时正好在场,极力营救,表现的非常亲密友好。天亮时,周病情有所好转,刁协便命人通知其弟周嵩。周嵩急忙赶来,刚一进门,刁协便离座大哭,述说周夜里病危的状况。周嵩扬手一耳光,打得刁协惊退到门边。他来到周床前,也不探问病情,便直截了当地对哥哥说:“您在中朝是与和峤齐名的人物,怎么会和刁协这种佞幸小人有交情?”说完掉头便走。

王导:刁玄亮之察察,戴若思之岩岩,卞望之(卞)之距。

司马睿:尚书令协,抗志高亮,才鉴博朗,朕甚喜之。(《下刁协诏》)

司马衍:协情在忠主,而失为臣之道,故令王敦得托名公义,而实肆私忌,遂令社稷受屈,元皇衔耻,致祸之原,岂不有由!(《追赠刁协本官诏》)

何法盛:中兴草创,制度未立,朝臣无练习旧仪者。惟协以久在中朝,加性聪朗,多谙故事,朝廷宪体、出入威仪、唱赞一皆禀於协,当时称为强记。

沈约:自汉末剥乱,旧章乖弛,魏初则王粲、卫觊典定众仪;蜀朝则孟光、许慈创理制度;晋始则荀、郑冲详定晋礼;江左则荀崧、刁协缉理乖紊。

房玄龄:夫太刚则折,至察无徒,以之为政,则害于而国;用之行己,则凶于乃家。诚以器乖容众,非先王之道也。……玄亮刚愎,与物多违,虽有崇上之心,专行刻下之化,同薄相济,并运天机。是使贤宰见疏,致物情于解体;权臣发怒,借其名以誓师。既而谋人之国,国危而苟免;见昵于主,主辱而图生。自取流亡,非不幸也。

司马光:丧乱之后,江东草创,刁协久宦中朝,谙练旧事,贺循为世儒宗,明习礼学,凡有疑议,皆取决焉。

袁燮:臣闻:“自古舆隶小臣,未有久任事而不坏其国,亦未有坏其国而不及其家与身者。”费无极、赵高、江充、息夫躬、刘隗、刁协、朱异、赵岩之流,家国俱祸,覆辙可鉴。

曹彦约:敦之举兵内向也,专以刘隗、刁协为名,人徒知隗协二子与敦不相好耳。考其本末,则导初相元帝,亲近无二,及刘隗用事,渐见疏远。协崇上抑下,为王氏所嫉,敦既作逆,隗又请诛王氏,导之切齿二子,非特一日,则举兵而诛隗协,不可谓非导之意。

周应合:晋自渡江,崎岖百年,王敦、苏峻、桓温父子,相继称兵内侮,其弱甚矣。敦峻之乱,自刘隗、刁协、庾亮启之,然寇至辄遁,王导亦避峻出奔。数人皆执政大臣,或元舅故老,一时之望,而仓卒之际,委主于贼,苟求自全。

《全晋文》收录刁协的奏疏四篇:《秦为显义亭侯焕选官属》、《奏请缓征徐龛》、《驳孙文上事》、《复肉刑议》。

祖父

刁恭,官至齐郡太守。

父亲

刁攸,官至御史中丞。

儿子

刁彝,官至北中郎将、徐兖二州刺史,曾杀王敦党羽以报父仇。

孙子

刁逵,曾任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参与桓玄之乱,授为西中郎将、豫州刺史,后被刘裕斩于石头城。

刁畅,曾任始兴相,参与桓玄之乱,授为右卫将军,后被刘毅击败,伏诛。

刁骋,桓玄之乱后幸免于难,官至给事中,后因谋反被杀。

《晋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三十九》


相关文章推荐:
饶安 | 盐山 | 司马颖 | 司马伦 | 司马 | 颍川 | 长史 | 尚书令 | 永昌 | 王敦 | 刘隗 | 建康 | 刘隗 | 刁协 | | 刘隗 | 建康 | 咸康 | 文学 | 太常博士 | 大中正 | 八王之乱 | 司马颖 | 司马伦 | 司马 | 司马腾 | 匈奴汉国 | 晋怀帝 | 永嘉之乱 | 司马睿 | 晋愍帝 | 尚书左仆射 | 尚书令 | 金紫光禄大夫 | 中朝 | 琅琊王氏 | 僮客 | 汝南周氏 | 戴渊 | 刘隗 | 石头城 | 周札 | | 江乘 | 追赠 | 刁彝 | 殷融 | 蔡谟 | 晋成帝 | | 周嵩 | 和峤 | 王导 | 戴若思 | | 司马睿 | 司马衍 | 何法盛 | 沈约 | 王粲 | 卫觊 | 蜀朝 | 孟光 | 许慈 | | 郑冲 | 荀崧 | 房玄龄 | 司马光 | 贺循 | 袁燮 | 费无极 | 赵高 | 江充 | 息夫躬 | 朱异 | 赵岩 | 曹彦约 | 周应合 | 苏峻 | 桓温 | 庾亮 | 全晋文 | 刁逵 | 桓玄之乱 | 晋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