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东巴教

东巴教起源于原始巫教,同时具有原始巫教和宗教的特征。由于经文讲师被称作东巴,故名东巴教。东巴教为中国西南地区的纳西族所普遍信奉。东巴教属原始多神教,主要有祖先崇拜、鬼神崇拜、自然崇拜。宗教活动形式有祭天、丧葬仪式、驱鬼、禳灾、卜封等。东巴经是东巴教的主要经书。

东巴教是纳西族普遍信奉的古老宗教,起源于原始巫教,同时具有原始巫教和宗教的特征。属原始多神教,以祖先崇拜、鬼神崇拜、自然崇拜为基本内容,祭天、丧葬仪式、驱鬼、禳灾和卜卦等活动为其主要表现形式。由于经文讲师被称作东巴,故名东巴教。

“东巴”与香格里拉东巴教第一始祖“丁巴什罗”有关,丁巴什罗是原始苯教祖师“顿巴辛饶”的音译转读。顿巴在藏语中的含义是“讲说者”或“开派导师”,即学术上创立派系的人。“辛饶”为专门从事丧葬祭祀的氏族名。 香格里拉纳西东巴文将东巴写作龄读“苯”,意为“祭”和“念经”,形似神坐形,头戴五佛冠,与苯教含义同。可见纳西族东巴教的发展,与香格里拉苯教的流入有一定关系。

东巴,作为宗教职业者,在社会上地位很高,被视为人与神、鬼之间的媒介,他既能与神打交道,又能与鬼说话。能迎福驱鬼,消除民间灾难。能祈求神灵,给人间带来安乐。东巴一般父子传承,世代相袭,不脱产,有妻室儿女,无儿招赘者传与女婿。东巴教第二祖师阿明什罗系香格里拉县三坝乡白地水甲村人,祖先从俄亚(川南)迁徙而来,至今在香格里拉水甲仍有后代东巴传入。为此,香格里拉县三坝乡白地成为全体东巴教徒朝圣地,有“没到过白地,不算真东巴”之说。

东巴教,是世俗化了的、多神崇拜的宗教。神灵们大多和人类没有什么差别,无论长相还是生活方式。天神子劳阿普是个羊倌,牵着狗打猎、捕鱼;阳神、阴神在挤牛奶的同时,还搓麦穗、织毛毯。纳西人关于神的想像力被固定在和自己的一切有关的范围之内。神灵位住着和世俗一样的木楞房,牛栏马圈羊厩齐备,晒粮架、家居火塘等一样不缺,甚至东巴教义中宣扬的人死后的世界也是一片祥和,一幅田园牧歌的画卷。所以东巴教是亲切的,极富人情味。

《东巴经》是东巴教进行宗教活动的主要经书,用竹笔书写在自制的土纸上,所写象形文字称“东巴文”。香格里拉县三坝乡有东巴能书写1300多个东巴文字,基本包括全部东巴象形文字。方国瑜先生在《纳西象形文字谱》中所列16大类390多种小类,在香格里拉县三坝都有使用。香格里拉东巴教有特殊的法器和服饰,法事亦十分繁杂,全年几乎每月都有大小不等的法事活动,主要分祭祀、丧葬、禳灾、卜卦、赐名五大类,其中祭天最为隆重。

古老的象形文字凝聚成卷帙浩繁的东巴经文,纳西族关于人类起源的解释、神话故事及婚丧嫁娶的风俗都记载其间。东巴经文即是一部宗教教义,又是纳西人关于自然与人的探索和思考。

东巴文字在纳西语里自然数为“斯究鲁究”,意为“木石标记”或“见木画木,见石画石”,所以它是一种典型的象形文字。从上面的传说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经脱胎于原始的图画文字,已知有1400个符号。国内外权威人士普遍认为它是世界上唯一还活着的象形文字,是珍贵的文化遗产。东巴文字似乎是一种最早期的印象画,夸张、大胆、简约、概括、气势生动,像一串流畅灵动的音符。纳西东巴们用竹子削成竹笔,用松烟加胶水墨在一种木质纤维上,书写下几万卷卷帙浩繁的东巴经书,有的象形文字还涂上了颜色,它们记录下纳西先民对宇宙人生的冥想,对天地人神鬼的探索,对万事万物的起源等纯朴而又不管哲理的解释。

东巴们都用本地土产的一种木质纤维的“纸”来书写东巴经书,天长日久被岁月染成古铜色,窄窄的、长长的一页一页装订成册。满纸日月同川鸟兽鱼虫的述说。一种天之语,一种洪荒太古之美。

多达30多种的东巴教仪式是纳西东巴文化的主要载体,即用象形文字记载在东巴经书里的内容通过各种宗教仪式表现出来,并以宗教仪式传承下来。这些仪式力图诠释人与自然和人与社会的矛盾,与纳西族先民生产生活息息相关,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其中《祭天》、《祭风》、《祭署》、《祭丁巴什罗》等是比较具有代表性仪式。

祭天、祭“署”(自然之神,与纳西人的祖国统一为同父异母的兄弟)、祭祖、祭风(超度殉情而死的痴男怨女)是东巴教最重要的宗教仪式,这些仪式由“东巴”司主持,在人家的院子和户外的平地、河边举行。祭天是对人类始祖、各路天神的崇敬;祭“署”则为了表达与自己和睦相处的愿望;祭祖则是为死去的先人指引通向“灵地”极乐仙境的路,避免鬼神的侵扰。“风”是纳西传说中专门引诱年轻的男女自尽的七个美丽的女鬼,“祭风”仪式在超度一对情死的恋人的同时,也为了赶走那些美丽的女鬼,期望不再发生下一次悲剧,虽然往往事与愿违。

东巴教没有寺庙神殿,也没有专职的祭司,东巴平时不脱离生产和民俗生活,只是在应别人之请时主持宗教仪式。纳西族的宗教和文化的继承、发展,东巴们功不可没。传说纳西始祖丁巴什罗“手握金鹿送来的竹笔,沐浴着蓝鸟带来的灵感,面对粗糙的树皮,用刚萌芽的智慧,观奎星圆曲之势,察急文鸟迹之象,博采众美,合而为字。”这就是今天仍然活生生被纳西人应用着的象形文字东巴文。

祭天是纳西族最重要的祭祀仪式,纳西人自称纳西祭天大,纳西是祭天的民族。每年春秋两季分别以家族或家庭为单位在固定的祭天场举行。在祭天场中央竖立两棵黄栗树和一棵柏树,分别代表天父,天母和天舅,祭树下插大香,置供品,献牺牲。由东巴祭司诵念东巴经《崇搬图》(人类迁徙记),缅怀祖先,歌颂英雄,赞美创造,用来传递历史渊源,加强民族团结,祈求风调雨顺,天下太平。

祭署、纳西语称为“署古”。

据东巴经记载,署和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署分管农耕畜牧。后来人不断地毁坏森林,污染水源和捕杀野生动物,导致署对人进行报复,使人发生病痛、遭受瘟疫、洪水、地震等灾难。为向署表示人的过错,祈求免灾赐福,人类请丁巴什罗协调,并跟署建立了和谐相处的关系。

纳西人于每年农历二月举行祭署仪式。

祭风,纳西语称为“海拉里肯”目的在于超度殉情自杀和战争灾祸等非正常死亡者的亡灵。

纳西族相信人死灵魂不死,非正常死亡的灵魂会被鬼魔所缠,变成恶鬼作祟于人, 因而要由东巴祭司进行招魂,超度,安抚其亡灵。殉情而死的亡灵被祭司超度到神秘的玉龙第三国,那里白云、蓝天、高山流水,青松翠柏,草地鲜花,老虎当坐骑,白鹿当耕牛,男耕女织,谈情说爱,无忧无虑,是爱情的乐园,是幸福的天地。

祭丁巴什罗,纳西语称为“什罗务”。它是东巴祭司去世后举行一种开丧仪式。届时在丧家屋内设神坛,持神象,置供桌,以铁犁铧代表居那若罗神山,设白牦牛、白马等神灵面偶、竹编、供酒茶等祭品。天井里置“标杆”,院内设鬼域、鬼寨,并从屋内灵柩前开始过院坝,至大门铺设神路图,表示亡灵将在东巴祭司的超度下顺着神路图达到祖先居住的天堂。场面宏大,气氛热烈悲壮。

“素祖”是纳西族传统的结婚仪式,又称“抱麻抱”。

纳西人认为,每个人有自己的生命神素神。素神即供养在每个家庭的素篓里。举行这个仪式时,在东巴的主持下,将新娘的素神从其家庭的素篓里请出来,迎进新朗家庭的素篓里,与新朗家庭的其他成员的素神结合为一集合体,从此永不分离。在新郎新娘头上抹酥油是仪式中最重要的部分。

祈寿仪式称为“汝众华”,是纳西族祈求风调雨顺,延年益寿的活动。是东巴教中最重要的祭祀仪式之一。

在仪式中除了布置神坛,悬挂日、月、仙鹤、七星旗、摆放祭品、神石以外,最突出的是设一棵代表“迎华神”的华塔和一棵代表华神梯的柏树。主祭东巴为主祭人家迎华神,求寿缘、求神福泽。将酒、米撒向人群是仪式的最高浪潮。

占卜是纳西东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还传承有羊骨卜、鸡骨卜、海贝徙、巴格卜星卜、手指卜、左拉卜等数十种占卜。


相关文章推荐:
巫教 | 东巴 | 纳西族 | 多神教 | 祖先崇拜 | 自然崇拜 | 禳灾 | 东巴经 | 纳西族 | 巫教 | 多神教 | 祖先崇拜 | 自然崇拜 | 禳灾 | 香格里拉 | 苯教 | 纳西东巴文 | 五佛冠 | 香格里拉县 | 三坝乡 | 俄亚 | 世俗化 | 阳神 | 阴神 | 东巴经 | 象形文字 | 东巴文 | 香格里拉县 | 三坝乡 | 东巴文字 | 东巴象形文字 | 方国瑜 | 纳西象形文字谱 | 禳灾 | 东巴文字 | 纳西语 | 象形文字 | 图画文字 | 木质纤维 | 象形文字 | 洪荒太古 | 纳西东巴文化 | 纳西族 | 象形文字 | 东巴文 | 纳西族 | 纳西祭天大 | 祭天场 | 东巴经 | 崇搬图 | 纳西语 | 东巴经 | 纳西语 | 非正常死亡 | 玉龙第三国 | 铁犁铧 | 神山 | 白牦牛 | 神路图 | 素祖 | 汝众华 | 左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