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婚俗(各国各族人民结婚的习俗)

婚俗是指与结婚有关的风俗,各国各族人民按照自己的习俗,相亲结婚举行各具特色的婚礼,具有各自浓厚的民族独特风采。 [1]

在中国,各民族人民都有着自己民族的风俗节日。各族人民按照自己的习俗,举行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具有各自浓厚的民族独特风采。其中婚嫁风俗最能代表各民族的文化特色。

少数民族的婚嫁融入了他们自己的风情和民族文化。现对中国部分少数民族婚嫁礼仪简单地介绍一下。

基诺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基诺族的婚姻为一夫一妻制,婚前恋爱自由,婚后很少离异,过去婚礼中仍保留着某些对偶婚和群婚残余。基诺族的青年男女举行“成年礼”之后,即取得了谈恋爱的资格。 [2]

羌族结婚操办喜事,新郎要陪新娘回娘家,娘家要备好“回门酒”,亲友要向新婚夫妇馈赠礼物,并致词祝福。羌族民间有的地方还有“逗新郎”的习俗。即在回门酒的宴席上娘家人要给新郎用四尺长的筷子,而且还要在筷子的后面加几个用马铃薯做的筷子坠,要新郎使用这种筷子,隔着几盏油灯去夹用肉丁和豆粒做成的菜,如果因为筷子长,夹不起菜,或油灯烧着下巴,就要被罚酒,这种活动既是节日聚餐,也是一种娱乐[1]。

当白族青年男子向姑娘求婚时,姑娘如同意,要向男方送粑粑;婚礼时新娘要下厨房制作“鱼羹”;婚后第一个中秋节新娘要做大面糕,并以此表现新娘的烹调技艺。婚礼时讲究先上茶点,后摆四四如意(即四碟、四盘、四盆、四碗)席。

许多瑶族男女青年都借“耍歌堂”机会进行择选意中人,一旦男女情投意合,双方的家长就可通过媒人去说亲,并以猪肉和酒为礼品。举行婚礼时,都要大摆筵席,按传统习惯,婚宴上必须要请寨老参加,新郎新娘饮交杯酒。

在青年男女婚恋过程中也必不可少的食品是糯米饭。湖南城步的苗族把画有鸳鸯的糯米粑做为信物互相馈赠;举行婚礼时,新娘新郎要喝交杯酒,主婚人还要请新郎、新娘吃画有龙凤和奉娃娃图案的糯米粑。

男女青年订婚之后,便要进行婚宴的准备。婚宴多用猪、鸡肉,一般不用羊肉(丧事则用羊肉)。滇南石屏彝族有在出嫁前邀集男女伙伴聚餐痛饮之习;滇西的彝族,凡娶亲嫁女,都要在庭院巾或坝子,用树枝搭棚,供客人饮酒、吸烟、吃饭、闲坐,民间把这种用枝搭的临时棚子称“青棚”

男女青年结婚时,男方须请媒人携带鸡、酒等物送给女家,如礼物被女方接收,就表示婚姻已经缔结。居住在道真等地的仡佬族,在娶亲嫁女或宴请宾客时还要办“三么台”酒宴进行款待,即按特点顺序共分三台,第一台称茶席,喝清茶辅以各种糖果点心和香香(即核桃、板栗、花生、白果、葵花籽等);第二台称酒席,渴白酒,拌以各种凉菜及酸、咸、辣腌菜和香肠、盐蛋等;第三台称正席,上饭菜,菜中有扣肉吃“大菜”,招待客人时,客人不放筷,主人必须陪到底。

旧时(明清时代),大户人家的婚礼甚为讲究,所谓行“六礼”方可完婚,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等。

纳采也叫行聘,是婚礼中的首礼。男方具求婚礼品,送到女家,请求采择。在此之前,已由媒人撮合好了,只是行个程序,算是正式求婚。

问名男方具庚柬帖,写上姓名、出生年、月、日、时,送到女家。女方复以姓名、出生年、月、日、时的“回柬”。此谓问名。

纳吉为正式订婚礼仪。问名之后,以双方的庚,》算合宜,定下吉日,男方备定婚礼品送往女家,算作婚姻已定。

纳征即纳聘之意,定婚之后,经过一段时间,双方年龄、时机合宜成婚。男方便具礼品,到女方家告知,准备聘娶了。

请期纳征后,女方没意见,男方选定吉日,写一迎亲帖,写明迎亲日、时,请求女方答应。女方回帖同意,即可进行最后一礼。

迎亲即成婚礼。这天,男方到女家迎新娘过门,行交拜合卺礼。

旧时“问名”的“庚柬”(亦称“庚帖”),即八字帖,是用一小张红纸。对折成大信封的样子。封皮上写“庚函”二字。

迎亲帖,也是写在一张红纸上。

结婚的年龄一般在“至20岁之间。富家多为小女婿(10至16岁)娶大媳妇。旧时大户人家讲门当户对,经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方可成婚。

原版的古俗婚俗雷山苗族婚姻有其独特的形式和风俗。虽然社会已经进入21世纪。但嫁娶方式还保留古俗。民族习俗,乡土风情依然非常浓厚。通常把苗族婚俗分为以下六种:

1、传统婚姻。这是由父母做主的婚姻。

2、鸡眼婚姻。这是居住在桥港、掌批、桃江等地苗族的婚俗、青年男女长大成人后,媒说定亲。

3、还娘头婚姻。这是姑表妹嫁给舅表兄即血表兄妹婚姻。

4、偷亲。经自由恋爱而造就的。

5、古俗婚姻。这是新时代常见的婚礼现象。

6、半路酒。这是苗族婚俗中的另一种形式。

一般人家婚礼。定婚之前,双方先见面,询问对方的门户,包括门第、门风、狐臭、性病,认为门第(职业)相当,由媒人从中牵线。待男女双方家人同意后,媒人即取女方庚帖,详载女之生年、月、日、时辰,送到男家。男家请算命先生或私塾先生,按男女八字算吉利否,属相相合否,俗称“合婚”。合婚妥,报知女家。定婚前还有“相女婿”和“相媳妇”之说。在换庚帖后,男家备酒席,请媒人陪女家父母、亲戚来家相亲。席间未来的女婿出来拜见。逾数日,女家备酒席,请男家到女家相亲,席间未婚媳妇出来拜见。双方相亲后,没意见,男家送定婚礼到女家,女方盛情款待。至此,正式定婚。 [1]

男家欲完婚,就请“先生”(乡村中搞卜星、占卜类的人)看“好”(即看日子),选定吉日,写在一片红纸上,买两包点心,请媒人给女家送去,并与女方父母商量“行礼”之事。取得女方同意,就写下行礼日期。有人把行礼也叫“周札”,大约指周代传下来的礼仪。

男家还是拿两架食盒,里面彩礼大体和许口时一样,不过多为结婚时女方所用的衣物,数量、质量比许口时更多更好。

行礼这天,若女家是“咬嘴人”,就会挑剔礼品多少、好坏,甚至吹毛求疵,这时香不能烧,炮不能放。媒人若能说通女家则罢了,若是悬殊大,媒人只得专程回男家说知,男家如慨然接受,答应增加礼品,女家也就罢了。如男家吝啬,不答应,媒人得做双方的工作。说不好,男家食盒当天不能回,有的在女家停放三、五天之久。为争彩礼,出现纠葛。

一般情况,女家在行礼这天,设丰盛的宴席(八八席八盘八碗),款待媒人。来客多为女家舅父、姑父等。女方亲属来时,有的送首饰、衣物等,名曰“添箱”。

女家接受完婚的日子后,男家即开始筹办婚事应有之事:定唢呐班、定花轿、定总管、厨师、备食品等。

迎亲这天最红火

男家大体分两套人马:一为招待宾客的一班人,有司帐、司厨、下菜、拾馍、保管、招待、抹桌、洗碗等二三十人,统由总管安排,事先贴出执事名单,各司其职。一是迎亲的一班人。卢氏选迎客比较讲究,有“姑不迎,姨不送,圪撩妗子往前蹦”之说。一太早,先去女家数人,将陪嫁妆奁抬回,俗称“抬箱”。之后,这班人陪新郎迎姑,新郎骑马或坐轿(其中一空轿为新娘备用),前后两个“引亲”人,后边两个“娶姑”的(为年青妇女),俗称“压头面”。起行时,爆竹震天,锣鼓齐鸣,唢呐班在前,打锣的,牵马的、扛雁牌的、夹拜匣(内放请柬)的,簇拥着花轿,前呼后拥,浩浩蔼蔼来到女家。新郎和压头面被迎进客屋,端上十碗菜肴款待,开始动筷前,由引亲拿两个馍,掏出馍瓤,夹一些肉莱,两个馍合到一块用红布包上,红绳绑住,要亲人拿回,准备新婚夫妇入洞房后吃。

新郎饭后由引亲人陪伴到女方祖先灵牌前进香

引亲人先给新郎披红、插花(帽插金花),新郎向灵牌作揖下跪,奠酒三盅。然后由牵马人引新郎到院内,给女方父母、长辈行跪拜礼,礼毕回客房。此时,乐人吹打起来,新娘子头戴凤冠、蒙红头纱、着红色绸袄,绿色绸裤,腰系绛红或粉红缎裙,脚穿花缎绣花鞋,双手捧一镜(俗称照妖镜),亲哥或弟弟,将其抱人轿内。有的乡村是由至亲挽扶人轿。三声炮响,即请新郎上马,花轿抬起,所有迎娶人等按顺序排列回归。男方夹拜匣者,得扛女方陪之衣架,上搭门帘、毛巾之类;还有一人提油灯、水壶。女家有两个送姑骑马,其他送亲人护轿同行。在路上遇丧仗队或新坟,要以红毡盖轿顶。遇路边井台,则以红毡盖井。进男家村时,三声炮响。新娘花轿未落地,一人点燃鞭炮,绕轿一周,之后落轿,由娘家送亲人挽新娘进院。一路上红毡铺地,男家人一人持五谷篮(内有草节、枣、核桃等)随新娘边撒边走。俗称撒五谷,进富门,又称撤盖头。没有红毡的村子,用红马褥两个,轮换向前方。新娘子进房,坐床上面向喜神(墙角)。接着开筵款待来客。

待客毕

新夫妇出房,同立天地桌前,三声炮响,乐人奏乐。唱札人(司仪)始唱: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父母,三拜亲属来宾;按辈份大小,依次拜揖(亲戚都给拜札钱)。拜罢天地,新夫妇进房吃合喜面,饮交杯酒。然后,同龄人聚集喜闹,俗称“闹房”。同时间,男女双方亲家(亲翁),(或双方叔伯)到堂屋行换帖礼,女方是递陪嫁妆奁红喜帖,男方递领谢帖。换帖毕,双方送客,以辈份行作揖礼,表示感谢。客走后,男女两家亲人,再次入席饮宴,之后,女家人回归。

新婚夜闹房

新婚夜闹房时,青年及小孩们,挤满新房,地下炕上都是人。有的叫新夫妇说绕口令,有的叫两人推小车,有的叫两人“过天桥”……诙谐逗闹,也有恶作剧的。

陕县、渑池结婚第二天,女方哥嫂到婿家去“梳头”,第三天夫妻双方去认亲。多数县是婚后第三天,女家来人接女“回门”。次天送回男家。也有第二天回门,第三天还男家。

在中国传统的婚姻文化中,婚媒的产生并不是伴随人类社会组织的出现而出现的。《吕氏春秋恃君览》说“:昔太古尝无君矣,其民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无亲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别,无上下长幼之道。”《列子.汤问》也道“:男女杂游,不媒不聘。”不过,即使在那样的“太古”时代,人们的婚姻还是有中介的,这个中介就是“”。

在中国传统的婚姻文化中,媒人是不可不提的。媒人,以古代又称为“冰人”。古俗中春秋为嫁娶吉时,而冰天雪地的冬季才是媒人为男女撮合牵线之时,帮媒人才有冰人之称,又称“媒妁”,民间俗称“媒婆”、“红娘”、“月老”。媒人所司职责,文雅的说法,是“通二姓之好,定家室之道”,通俗讲来就是男女婚事。

中国社会中有一句妇孺皆知的话表明了媒人在传统婚姻制度中重要角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凡婚姻必须有媒人存在,“无媒不成婚”。《诗经》中有诗句:“伐柯如之何?匪斧不克,娶妻如之可?匪媒不得。”所以后来人们便以“伐柯”。“执柯”来代称做媒,“伐柯人”来称呼媒人。

中国古代社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相并重的婚姻条件之一,没有媒妁的是不能成立的,这一点不公上升到冖的高度,而且被法律所规范。《唐律.为婚女家妄冒条说》“为婚之法,必有行媒”。元明清时期的法律中也有类似的规定。

解放后,废除旧婚姻一切陋习,实行男女婚姻自由。1950年,国家颁布《婚姻法》,男女婚姻受到法律保护,父母、亲属不得干预儿女婚事。但是,旧的婚俗时有沿袭,或改头换面,比如昔日的媒人,改称介绍人;相亲为男女见面,比旧俗前进了一步。 [3]

新婚俗程序是:

由介绍人穿针引线,男女见面相亲,双方没有意见,即商定吉日举行定婚仪式。此间,男家必备厚礼(俗称彩礼)给女家,礼物包括衣服、物品(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录机等)。一般是冬、春各置全套衣服,直至结婚。结婚日期由双方商定后,男女各持介绍信,到乡政府或街道办事处办理结婚登记,领取结婚证书。结婚日子,多选择在重大节日或三、六;九日。见面城乡的新婚俗,是经中间人介绍后,青年男女双方,彼此要进行见面交谈。见面地点一般设在介绍人家里,或集市上某个地点。通过交谈,或吃上一餐饭,双方有好感,没意见,可继续进行二次、三次接触。第一次见面后交谈,一般介绍人不再介入,由男女双方自便。此间,双方还可到对方家里走访。男去女家时,必须带礼品;女去男家时,一般由男方相引,男方父母必须给姑娘“见面礼”,衣物或红包(封钱)。如女方慨然受之,则视为没意见,下步可行“定婚礼’。 [3]

以及家里人互相了解没意见后,由介绍人同两家商定地点(男家或女家;或城镇市上饭馆)举行定婚礼仪,男家购置定婚衣物,礼品,并负责办宴席,女家通知至亲届时到场。定婚这天,气氛既严肃又热烈,双方儿女参加接待。席间给双方父母及介绍人敬礼,双方父母及至亲,给儿女赠物或赠钱。

两家定婚后数月或几年,男女达到法定结婚年龄,男家同女家议定结婚日期,在婚前一月左右,男家同介绍人一起,到女家“行礼”。主要礼品是结婚衣物、首饰等。女家设宴招待,邀请至亲作陪,如礼品不称心,介绍人从中调解商定补充事宜。如没意见,席间就议定婚前急办事项与有关手续。

结婚日,女家准备的陪嫁被褥、衣物,由男方派人一早抬回。新郎骑自行车或乘汽车、拖拉机、迎亲同伴8至12人(内必须有迎姑2人),车上披红戴花,贴双喜字,一路鞭炮齐鸣,或播放录音,浩浩荡荡来到女家。女家设小宴招待。宴毕,新郎向女家长辈行鞠躬礼,到内室向新娘行鞠躬礼,请新娘登喜车起程。新娘怀抱梳妆镜,胸前披戴红花。由送姑工人扶持,迎姑伴随,伺新郎登车上路。女家六亲陪送,一路过村放炮。到男家后,播放乐曲迎新娘下车。迎姑搀扶新娘;同其他相迎的中年妇女,簇拥新娘进入新房,上床,朝喜字而坐。新郎请宾客人席,招待女家及其他宾客。同时,举行结婚典礼,司仪人“唱礼”。新郎新娘向男方长辈、至亲行礼时,长辈赠红包(封钱)。新人人洞房后,举行晚宴,酒菜八道,饭菜八道。宴间,新郎向各席宾客行鞠躬礼“谢席”。娘家六亲饭毕,婆母陪同到新房内稍坐,就定回归日子;然后辞别返回,是夜,新郎向同辈人再开宴席(在洞房里)划拳行令,嬉笑闹房。次日,娘家来亲人接新娘回门。第三日送回。一场结婚礼,男方开支少则千元,多至万元。

市区职工婚礼,集体举办渐多,旅行结婚渐多,仪式从简,宴会范围小。

农村有男到女家落户,其新生儿女随母姓,或随父姓。

妇女再嫁,仪式从简,娘家六亲不再送礼,当家人多不参加婚礼。

《礼记月令》“:以太牢祠于高。”郑玄注“:高辛氏之世,玄鸟遗卵,简吞之而生契,后王以为官嘉祥而立其祠焉。变媒言,神之也。”

《诗.商颂.玄鸟》有“天反映。《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之语。可是,不取谶纬之说的毛传却说“:春分玄鸟降,汤之祖先有氏女简狄,配高辛氏帝,帝率与之

祈于郊而生契。”

自从母系氏族产生后,人们明确了子女与母亲的关系,相信母亲与氏族图腾相结合生育了自己。不仅相信求神可以受孕得子,而且也相信吞下带有神性的玄鸟卵也能够生子。当然,据郑注和毛传所言,这两种得子的方法都与高神有关系。正是基于这种图腾生育观念,在先秦古籍中我们不难看到类似上述神话传说那样的神奇记述。

《诗.大雅.生民》“:厥初生民,时维姜。生民如何?大雅克克祀,以弗无子。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毛传“:弗,去也。去无子,求有子,古者必立郊焉。”朱熹《诗集传》解释这段诗章说“:姜出祀郊,见大人迹而履其拇,遂歆歆然如有人道之感,于是即其所大所止之处而震动有娠,乃周人所由以生之始也。”是为周人始祖来源。例子在此不多举,而且对于媒的产生和演变也是比较复杂的,相关资料可以参考《中国婚俗文化》

“媒”,古代作“谋”字解释,即通过谋合而成之意。它最初是由巫觋担任,后来巫风衰落,媒才逐渐普及了。

即以某种约定俗成的物品为中介,作为传递爱情的信物。从广义上的婚姻中介来讲,物作为一种补充形式,自古以来,就在各民族的婚姻生活中广泛存在着。

先秦典籍《诗经》中就有不少篇章反映当时男女青年在节日交际活动中,互赠标致物以定婚姻的情况。“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类似这种投瓜相约、以物传情的中介在后世汉族中常见的有雁、绣球、鸳鸯、戒指、手巾等物品。中国少数民族婚姻中的物又各有不同:有的以佩饰,有的以花蕊,有的以槟榔等。用花作向心上人表达自己的一片深情,在西南少数民族中较为普遍。

此外,“抛帛”求亲在西南少数民族中也是常见的习俗。明朝时期,广西横州地区的一些少数民族就有这种习俗。及至近代,居住在云南的蓝靛瑶,还保留着“丢彩包”的习俗。一男一女将四个彩包相互抛置,双方视线相投,互递秋波,尔后席地而坐,倾吐情怀,情投意合时便对起情歌。然后男女野合,不久结成夫妻。

等变态婚姻中也有通过物而成婚的现象。在近代台湾,当地人称之为“抛物求亲”。一般来说,“这些物品,或是用纸条书着殇女生死年月日时,裹有金钱的红包,或是件女人衣饰,一只戒指或金镯,等等。将这些物品抛置在大路上,凡是拾金而昧的人,便被认为是冥婚夫。这时躲藏在暗地里的殇女亲属立即迎上前来向其人道贺”。不难看出,这些红包、衣饰、戒指、金镯等物品,正是结合殇女与冥婚夫的中介,实质上起着媒的作用,只是不能通之以情,言之以意罢了。

歌通过男女对歌,以此择偶的古老婚俗。以歌为媒缔结婚姻的习俗在秦汉以后的汉族地区由于生产的发展和受封建礼教束缚及其媒妁婚的盛行而趋于消失,然后在中国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中却较为完整地传承了下来。《三朝北盟会编》卷三引《女真传》记载女真人习俗时说“:其婚嫁,富者则以牛马为币,贫者则女年及笄,行歌于途。其歌也,乃自叙家世,妇工、容色,以伸求侣之意。听者有求娶欲纳之者,即携而归。其后方具礼,偕女来家以告父母。”《赤雅》记明朝时期侗族婚俗时写道“:峒女于春秋时,布花果箫笙于名山。五丝刺同心结百钮鸳鸯囊,选峒中之少好者,伴峒官之女,名曰天姬队。余则三三五五,采芳拾翠,于山椒水湄,歌唱为乐。男亦三五群,歌而赴之。相得则唱和竞日,解衣结带,相赠以去。”

“狼人……俗亦善歌。女子及笄,父母纵之山野间少年从之歌者且数十,视女答歌之意为去留。一人留则众人散。男子镌其歌词赠女,女则绣囊锦带以答男。”

另,赵翼《檐曝杂记》载粤西边地风俗也说“:每春月趁墟场唱歌,男女各坐一边,……若两相悦,则歌毕携手就酒棚并坐而饮。彼此各赠物以定情,订期相会。”又,广西太平地区,男女“婚姻以唱歌踏青为媒”。再,广西瑶族,“少年男女唱歌山坳,其歌男炫以富,女夸以巧,相悦订婚,宿于荒野,或会度衫带长短相同,遂为婚。次日告父母,方请媒行定。”台湾高山族中亦有“男女于山间弹口琴,歌唱相和,意投则野合”的风俗。

随着社会的发展,近代以来一些地区这种习俗已发生了变化。如现代壮歌的歌圩,已经不完全是古代社会那种面貌。一般相邀对歌,都有邀请歌、询问歌、爱慕歌、交情歌、深情歌、送别歌等程序。往往第一次歌圩只是初交,到第二次、第三次歌圩时,互相进一步了解后才能到“深交”,而誓约终身。

此外,一些少数民族吹笙跳月、连歌舞而定终

身也带有这类性质。

《虞初续志》载“:苗人之婚礼曰跳月,跳月者及春月而跳,跳舞求偶也。”若跳月之时,男女相悦,则“渡涧越溪,选幽而合。解锦带而互系焉。……而后议 聘”

《滇黔土司婚礼记》载贵州苗族婚俗“:以跳月为婚天夕立标于野,大会男女,男吹芦笙于前,女振金铎于后,盘旋起舞,各有行列,讴歌互答。有洽于心即奔之。越日,送归母家,然后遣媒妁。”《云南方志》载云南楚雄地区,男女“婚姻不先媒妁,于每岁正月择地树芭蕉一株,集群少吹芦笙月下。婆娑起舞。各择所配,名曰扎山。两意谐和,归告父母,始通媒焉。可见,以上这类婚姻在通媒之前男女已通过跳月选定了终身。在这里,真正成为结合男女之中介。物是“歌”,而后来的媒妁只不过是形式而已。依歌择偶,通过对歌表达爱情是一种原始自由婚的表现,它可能源于古代山涧田野采集时人们所唱的山歌。

古代成婚的年龄各朝代并不相同。春秋时期,男子20加冠,女子16及笄,即可结婚;又谓“男30而娶,女20而嫁”,是为不失时。《汉书惠帝纪》中就明文记载:“女子年十五以上至三十不嫁,五算。”“五算”就是罚她缴纳五倍的赋税。其实,中国古代早婚的现象也很严重,宋代曾有“凡男年15,女年13,并听婚嫁”的规定。《后汉书班昭传》中就记载:班昭“年十有四,执箕帚于曹氏”。《汉书上官皇后传》中甚至有“月余遂立为皇后,年甫六岁”的记载。但一般都是在20岁前后。

其实关于婚龄古代是呈现一种转变的趋势,但是大致都回归到了20岁左右,而关于成婚年龄的利弊古书上有一段讲述得很好,引用如下

“人之男女不可于幼小之时便议婚姻。大抵女欲得托,男欲得偶。盖富贵盛衰,更迭不常,男女之贤否须年长乃可见。若早议婚姻,事无变易固为甚善。或昔富而今贫,或昔贵而今贱,或所议之婿荡浪不肖,或所议之女狼戾不检。从其前约则难保家,背其前约则为薄义。而争讼由之而兴,可不戒哉?”

就中国古代的婚期来看,主要表现为两种类型。

《周礼》引《夏小正》曰:“二月,冠子嫁女之时。”

《周礼》亦载“: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

《诗》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有梅,顷筐暨之,求子于归,宜其室家。”我庶士,迨其谓兮。”

仲春之月,即夏历二月,属于春天;桃梅季节,亦应属于春天。秦汉以后,春天为婚期的记载也不乏于史。南宋时期金人习俗:“正月旦日,……是日其地男女合婚,各以高低色泽相等者为配偶,男自负女而归。”清代苗人婚俗“:跳月者,及春月而跳,舞求偶也。”是日,男女“选幽而合,解锦带而互系焉,相携以还跳月之所,各随父母以还,而后议聘”。

《诗》曰:“厌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卫风霜降季节,属于秋冬。《诗.氓》“: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衍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又,《孔子家语》 “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王肃《圣证论》说“:孙卿曰:霜降逆女,冰泮杀止。’”韩诗外传亦说“:古者霜降逆女,冰泮杀止,士如归期 ”在上层贵族中,秋冬为婚期事例不少。汉以后,秋冬为婚期的情况也时常出各代史籍之中。《酉阳杂俎》载唐人婚期“:腊月娶妇不见姑宋人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一书中记当时瑶族婚期时写道:“瑶人,每岁十月旦,举山同祭都贝大王,于其庙前会男女之无夫家者,男女各群,联袂而舞,谓之踏摇。男女意相得,则男咿嘤奋跃,入女群中负所爱而归,于是夫妇定矣。”清代,广西宾州地区“春秋二社,士女毕集,男女未婚嫁者以歌诗相应和,自择配偶,各以所执扇帕相博,谓之博扇。归日,父母即与成礼”

此外,亦有夏季为婚期的情况。不过考虑到古代道路雨后多泥泞而且酷暑则难耐,应该是不多见的(个人猜测,呵呵)。

古时男家去女家迎亲时,均在夜间。《仪礼士昏礼》谓:“昏礼下达。”郑玄注曰:“士娶妻之礼,以昏为期,因而名焉。阳往而阴来,日入三商为昏。”并且,“主人爵弁、 裳、缁 ,从者毕玄端,乘墨车,从车二乘,执烛前马”。亦即迎亲的人均穿黑衣,车马也用黑色。此俗与后世以白天迎亲、穿红色服饰的婚俗,迥然不同。自唐代开始,始将迎亲的时间改为早晨。据唐段成式的《酉阳杂俎》记载:“礼,婚礼必用昏,以其阳往而阴来也。今行礼于晓。”晓即拂晓。此后相沿至今。

六礼

此词条中多多疏漏,之后会继续完善六礼的相关条目

古代对刚入门新妇的姿态也很有讲究。据《吕氏春秋》记载:“惠子出,白圭告人曰:‘人有新娶妇者,妇至,宜安矜烟视媚行。’”所谓“安矜烟视媚行”,尚秉和注曰:“安矜烟视媚行,形容新妇之状态,可谓入微矣。然可意会,难以言诠。安者,从容;矜者,谨慎;烟视者,眼波流动不直睨;媚行者,动止羞缩柔媚安徐也。是皆新妇初入门之状态,反是则失身份。”

汉代结婚时,均以青布幔搭成帐篷,用以举行交拜之礼。《世说新语假谲》篇记载:“魏武少时,尝与袁绍好为游侠。观人新婚,因潜入主人园中,夜叫呼云:‘有偷儿贼!’青庐中人皆出观。魏武乃入,抽刃劫新妇。”这种在青庐中成婚的习俗,一直沿续到清代,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就多处提到。

又据史料记载,两汉之际,已经有了贺婚的习俗和新婚之夜听房的习俗。据《汉书宣帝纪》记载:“五凤二年诏曰:‘夫婚姻之礼,人伦之大者也。酒食之会,所以行礼乐也。今郡国二千石或擅为苛禁,禁民嫁娶不得具酒食相贺召,由是废乡党之礼,令民无所乐,非所以导民也。”汉宣帝这一诏书的目的,就在于提倡老百姓在婚礼上设酒宴庆贺。又据《汉书袁隗妻传》记载:

袁隗与妻子进入洞房后,夫妻俩在说悄悄话:

隗又曰:“弟先兄举,世以为笑。令处姊未适,先行可乎?”对曰:“妾姊高行殊邈,未遭良匹,不似鄙薄,苟然而已。”又问曰:“南郡君学穷道奥,文为词宗,而所在之职,辄以货财为损,何邪?”对曰:“孔子大圣,不免武叔之毁;子路至贤,犹有伯寮之。家君获此,固其宜耳。”隗默然不能屈。帐外听者为惭。

另外,古代婚俗中与后世不同的一个习俗是:古代妇女都不忌讳再嫁,并且从周朝至北宋一直如此。据《礼檀弓》记载:孔子的儿子伯鱼死后,“其妻嫁于卫”又载:“子思之母死于卫,赴于子思,子思哭于庙。门人至曰:‘庶氏之母死,何为哭于孔氏之庙乎?’子思曰:‘吾过矣!吾过矣!’乃哭于他室。”可见,圣人后代的子妇也不免于再嫁。而魏晋、唐宋时名门之女再嫁之事,也屡见不鲜。《三国志吴志步夫人传》中记载:步夫人“生二女,长曰鲁班,字大虎,前配周瑜子循,后配全琮;少曰鲁育,字小虎,前配朱据,后配刘纂。”尚秉和《历代社会风俗事物考》引《随园随笔》谓:“唐时公主再嫁者二十三,三嫁者四。”并且,当时不论是前夫见到后夫,或是后夫见到前夫,均不用回避。宋代诗人陆游与前妻唐琬离婚后,有一次游沈园,巧遇唐琬及其后夫赵士程,唐、赵还将酒菜送给陆游,结果感动得陆游当场在墙上写了一篇《钗头凤》词。(事见《癸辛杂识》)可见,唐宋时妇女改嫁还是很正常的事情。直到明清时期,妇女改嫁方为礼教所不容,因此有了守节、牌坊之说。

过去在关中,婚姻全赖父母之命,煤灼之言。"娃娃亲"特别盛行。父母在娃娃长到十二三岁时,就托媒人给娃订了婚(当地男娃叫"占媳妇"、女娃叫"寻主儿"),娃娃亲-旦订妥,双方就不能随便翻悔。随着社会的发展,娃娃亲愈来愈少。

娃娃长大后。自由 恋爱,只不过还要有个中间人"介绍"一下。定婚之后,双方商定一个"吉日"准备结婚。男方修整布置新房,女方准备嫁妆。

过去结婚,仪式繁琐。迎娶时,男方去7人(6男1女),拉着箱子,提着篮子,内装猪肉5斤,公鸡一只,酒一瓶,红帖一个,到女家后送上红帖,女方以酒席招待。

新娘上花车,多由平辈兄长背到车上,鞋不着地,脚不沾土,上路后撒"路帖",(用红帖纸剪成碎片边走边撒以之引路),女方家有送女客人,一般视亲戚多少定人数。大多数在40~50人之间。花车到达男家时,大放鞭炮,再端一碗醋绕花车浇洒一圈,名为避邪。此时新郎出门迎车。

新娘下车后由执事人撒麦草节于新娘盖头布上,随撒口中随念:"一撒草二撒草,三撒媳妇下了轿";"一撒金,二撒银,三撒媳妇进了门"。新娘下花车,踩着芦席,由男方嫂子陪送到洞房。然后男方开早饭请亲戚朋友吃臊子面。

中午时分,几声炮响之后,新媳妇在嫂子陪送下,行至堂前,行拜堂礼。一般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拜夫妻,四拜亲戚服友。拜完堂即开午饭,以酒菜为主。

饭后,新郎新娘进人洞房,由一位能说会道的中年妇女铺床,边铺边说:"铺床铺床,儿孙满堂,先生贵子,后生女郎;富贵双全,永远吉祥。"

结婚,仪式大大简化。男方带上红包(内装多少不等的钱),用车去接新娘子。经过一番热闹的媳闹,新娘和女方客人来到男方家里,然后举行"文明婚礼":放鞭炮,证婚人宣读结婚证书,向双方父母,来宾鞠躬,双方家长,来宾讲话,新人介绍恋爱经过,送新人入洞房等。

大家喜欢在新人介绍恋爱经过时,故意提出一些刁钻古怪、引人发笑的问题让回答,使气氛更加欢乐热烈。

结婚三天后,新娘要回娘家,称为回门。由新郎陪同,提一篮子20个礼馍。

中午吃饭时,嫂子身份的妇女故意刁难新郎,第一碗臊子面做得十分咸,放在新郎面前,老实的端起就吃,再咸也得硬着头皮吃下去,而机灵的便会找话题把这一碗递给岳父。

岳父一吃感到很咸便叫女儿瑞走,嫂子的计谋也就落空了。

吃完饭,村里妇女开始要女婿。那些嫂子,每人手里拿一草圈往新郎头上套,新郎既要亲热地笑,也要机智地躲。老实的,往往头上套了四五个。这个风俗带有检验新郎是否聪明伶俐的目的。

陕西关中的结婚风俗.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陕西和关中的区别,陕西的版图承不规则形状,南北长,东西短.将陕西可以分为三块即陕北,关中,陕南.大体分界如下:309国道及沿线地区以北称为陕北;所属城市有延安,榆林,神木,铜川等等.309国道以南,秦岭以北成为关中;所属城市有西安,咸阳,宝鸡,渭南等等.秦岭以南称为陕南;所属城市有汉中,商洛,安康等等.就好象我们国家的北方和南方一样,大体以长江为分界。

其实,就算在关中婚俗也各不相同.但是大体差不多.这里介绍的是咸阳农村的结婚习俗。

把结婚一整天的情况可以分为三部分,娶新娘,待宾朋,闹洞房。

一大早迎亲的车队已经在门外等候(一般迎亲的车队车辆数目为单数且有一辆装扮漂亮的花车,只等打扮帅气的新郎及随行人员上车,就可以直奔新娘家而去了.出发时间一般在6,7点左右,就是一大早了,出发前须放爆竹一响,一是图个吉利,二有告知公众的意思(迎亲队伍已出发).到新娘家村口放爆竹一响,意为(迎亲队伍已到),这时,新娘的亲戚朋友就会大门紧闭,二门不开,等着要份子.车队到新娘家门口再放爆竹一响,便开始想办法开门了,说笑话的,叫丈母娘开门的,给份子的,乱作一团,一会儿大门开了,但是新娘的房门还没有开,还得去给份子,说好话.打打闹闹的叫开门的好不热闹.另一边新娘家里准备的简单的早饭已经开始了,迎亲的人吃几个小菜,喝几口小酒,就等着开了门新娘上花车.通常新娘是被新郎抱上车的,当然也有走着上车的,有的地方可能有新娘从出门到进门脚不着地的说法.到这里,新娘已经接到,只剩下回家进门了,车队回到新郎家门口,就开始热闹了,爆竹声大作,门口看热闹的人围的到处都是,新娘一般不会轻易下车,要份子,而且可能还是大份子500块,1000块的那种.这时新郎的朋友们,早已准备好,有堵着大门不让进的,有嬉皮笑脸等着脱新郎鞋子的,还有等着撒礼花的.新娘在下车后,门口会生一个小火堆,新娘要从上面跳过去(过火),寓意为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女孩子都很聪明,等火小了,甚至没火了,才往过跳,更有甚者,新郎直接就抱着过去了.直到新娘坐到新房的床上,OK,迎亲结束。

按照当地的习俗,新娘家的亲朋好友都要到新郎家来吃酒席,所以,迎亲完后,一会儿就要去接亲家了,一般新郎肯定是要去的.小轿车也换成了大巴,通常新娘的陪嫁品里比较贵重的或者不好拿的都会提前拿到新郎家里(比如洗衣机等等),等到结婚那天都是空纸箱子,在关中基本上结婚的家具都是新郎家买,而电器都是新娘家买.您肯定很好奇,空纸箱拿着有什么用呢?这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习俗了,关中八怪中有一怪是手帕头上带,长久以来,老祖先留下了"耍手帕"的习俗,就是接娘家人的车来了后,都会有嫁妆(包括空纸箱子),大家都会去"抢",然后等中午吃酒席前,娘家人就会用手帕来赎回.其间,不乏能说之人,可以在喜庆之余,一饱耳福.这个不太好说只能到现场去感受气氛.开饭前新娘子会换装,并且会上厕所(其实就是去转一下),回来的时候一般都会经过一道门,这时,新郎的弟弟(不是亲弟弟也可以,其他朋友也可以)就会拿一把筷子撒在地上,让新娘捡,这叫"勤快",捡完筷子要翻盘子,在一个大盘子里扣着3个碗,一个里面是馒头(寓意:一辈子不缺吃),一个里面是肉(寓意:一辈子能吃上好的),一个里面是钱(寓意:一辈子不缺钱花),一些捣蛋的就在碗底抹点儿油,用手肯定是翻不起来,太滑了,当然,这也不算什么,女孩子都有卡子,用卡子挑一下就翻起来了,然后就是吃饭,敬酒.送客。

基本上从太阳落山就可以开始,其实也没什么,大家来看看新房,说说笑笑,年轻人多了就热闹,各种花招也层出不穷,不在细说。如果您有同学和朋友在陕西的,也可以去看看热闹,挺有意思的。

[4]

畲族在送彩礼时,有一个仪式叫“考赤郎”。赤郎就是指送彩礼这天男家带去女方做菜的厨师。

新娘的打扮是:头梳发髻,戴上银饰,身穿花边衫、花边裤,腰围自织三十二根线文字图案的彩带拦腰,脚穿绣花鞋,手戴银镯、银戒指。

新娘到夫家大门,鞭炮迎接,新娘进中堂时,由一位父母双全的姑娘接过伞,新娘递过“接伞包”。新娘由赤娘带领到香案前经过,再到厨师灶前坐一会儿,等祖宗香案摆好祭礼,新娘到中堂站在右边,新郎站在左边,进行拜堂。拜堂完毕,夫妻双双入新房。

第七天,新郎新娘办一担礼物去回门,在岳家住上二至四夜,回门后,夫妻双双开始劳动生产。

在畲村,如今还始存着古朴的畲嫁习俗,淳朴的畲族人民互敬互爱、和睦共处,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编织着美好生活的憧憬。

女方在婚期的头一天待客。提前要准备嫁妆。过去的嫁妆通常是木制家具,如三门柜、穿衣柜、写字台、梳妆台、火盆、木盆、餐具、被褥等,条件好了,一般的嫁妆是冰箱、空调、洗衣机、电扇、组合家俱等。这天晚上,新娘同母亲、嫂子同新娘话别。嘱咐一些到了婆家要孝敬公婆、相夫教子、操持家务之类的基本常识。

男方要复杂得多。首先要请好两个支客。一个内支客,一个路支客。路支客的最佳人选是:懂规矩,能说会道。内支客一般要在本地有威信,懂规矩,有组织指挥能力,(一般是当地干部)内支客是男方操办婚事的总指挥,连主人都得听他的。还要请一个写得好字的人掌礼柜,若干个接亲的(通常是女性)和帮忙的(借桌子板凳炊具的、厨师、烧开水的、抬嫁妆的、端条盘的、煨酒的等)

吃过早饭,路支客领着接亲的、抬嫁妆的上路了。走到女家,路支客摆出男方的聘礼(通常是女方的全身衣服、鞋袜、头巾、化妆品和给新娘父母买的衣物等)如果女方对聘礼办的不如意,坚持不发亲,路支客会用三寸不烂之舌说,这次办的不好,以后你女婿孝敬一点就是了,再说生米都做成熟饭了,你不发亲我们只好走人。女方只好同意发亲,让新娘同送亲的一起上路。“十里不同俗”。竹山的规矩是新娘的哥哥把新娘背出门。排得长长的迎亲队伍出发了。通常是接亲的派一人走在前头引路,新娘走第二,后面依次是送亲的、接亲的、抬嫁妆的。

新娘到家,鞭炮迎接。上亲客被安排在邻居家回避。“上亲客”吃罢中饭“打道回府”。男家开始结婚典礼,自然少不了新郎新娘同啃一个苹果的类似游戏。礼毕,新娘被送入洞房,老表辈的年轻人涌进新房“闹房”,有的向新娘讨要果子点心,有的在被窝里摸红鸡蛋,闹够了,摆上酒席喝“圆房酒”。房县西乡的规矩:一对新人端着酒壶依次为客人敬酒,当敬到某一个客人面前时,客人要为新郎新娘出一个题目,让他们重复自已想好的“四言八句”。这“四言八句”多是跟“性”有关的晕玩笑,含蓄而不太露骨。目的还是让新郎新娘去掉羞怯入洞房后尽快进入角色。新娘不说,客人就不喝酒。席上客人选出几人组成“评酒委员会”根据“四言八句”“晕”的程度评估值几碗酒,客人如果不喝,新娘就会扯着耳朵往嘴里灌。直到客人们都酩酊大醉,主客都高兴。

第二天早晨,要吃“头道面”。亲戚们端出预先准备好的果品让新娘辨认,新娘说这是枣子(意味早生贵子)这是花生(意味生男又生女)还把吹火筒抹上锅灰,让新娘吹猪食缸,新娘的嘴上留下一道黑圈,惹得一阵大笑。当地的规矩是“新姑娘三天无大小”,谁都可以跟她开玩笑,而新娘是不能发恼的,只能听人摆布。深山中的十堰人,有特别的习俗,其婚娶习俗更富有特色。这儿树多人少,青年男女相识的机会不多,婚配主要靠媒人介绍。在选结婚日子的时候,男方要给女方家送"礼吊子"及其他礼物,包括给未来的岳父母送一、二匹布,称为"父母布"。

婚期一般在秋后或春节期间举行,习惯于半夜打鼓接新娘。探亲那天,新郎要给新娘送香油糖麦饼,称为"喜饼",还要专门为岳父母做一对"父母饼",以示孝敬。新娘则要带自己缝制的布鞋送给新郎的父母及婆家主要亲戚。新娘上轿前,将一把筷子撒在娘家堂屋地上,象征早生贵子。举行典礼,闹房之后,新郎与新娘不能同床共枕,要陪坐到天明,据说这样夫妻恩爱才能长久。第二天,新郎家置宴席,款待送亲客人,喇叭高奏"送亲曲"后,方告结束。

仫佬族青年男女历来实行自由恋爱,除节日、集会和赶集时的交往相识之外,主要的恋爱方式就是在"走坡"中传歌互答交友。"走坡"的季节是阳春三月和八月金秋,年轻人身穿盛装,男女各自结伴,到集市上寻找对歌的伙伴。找到满意的对手后,就邀到风景美丽的山坡草坪上开始对唱。以歌为媒,一问一答,相互满意,互赠信物。最后托媒人通报家长,确定婚期成亲。媒人先由男方拜托,女方家若同意,就把女儿的生辰八字交给媒人转递男方。男方父母收到女方八字后,认为与儿子的八字相合,这门亲事基本大功告成。

接亲的当天,许多地方都有设"歌卡"的习俗。男方一行人到女方村寨接亲时,要唱答盘问方能通过"歌卡"进入新娘家。同样,女方送亲队伍到男家村寨也得答出问歌才能进新郎的家门。有时从早一直唱到晚,围观看热闹的人挤得水泄不通。最后若答不上来,那就自问自答,或由家长出面唱"和解歌",宣告"栏门歌"结束。在长时间的对歌中,主人要供应好吃好喝给客人,以保证对歌时精力旺盛,情绪饱满。

新娘进屋后,许多地方要"闹歌堂",即在洞房内外摆擂台赛歌,男女唱答。高潮时,喝彩声、欢笑声、响成一片,成了青年人显露才华的极好场所。

意大利人有一堆迷信,例如:

1坐在桌角的人永远结不了婚;

2喝瓶中最后一滴酒或是吃最后一个小点心的人,在当年内会结婚;

3意大利人不在星期二和星期五结婚.

4结婚当天早上,新郎的母亲送一个金首饰给未来的媳妇.

5婚礼之后,新婚夫妇送杏仁糖给宾客,但只能给单数.

缅甸勃欧族青年男子向姑娘求爱的方式有单独进行的,也有结伙同行的。晚上,小伙子们三五成群地来到姑娘家屋子旁边,或直接进姑娘家,边吹弹乐器边向姑娘求爱。这时姑娘拿出槟榔招待小伙子,小伙子也用自己随身带的槟榔赠与姑娘。如果姑娘接受了某个小伙子,其他的小伙子就自觉地离开,绝不打扰两人谈情说爱。

印度赫尼族男子若是爱上某位姑娘,就带上一袋烟草,来到姑娘家,同她小侃一阵后,便将烟草交给她,自己动手干家务,而姑娘便静坐一旁,观察其表现,并根据表一支自制烟卷上缠丝线来决定是否答应。蓝色表示一见倾心,白色表示等等看,红色表示拒绝,如果烟卷上缠上一根女孩自己的头发,则表示愿意以身相许。男方要知道姑娘是否答应婚事,只看一下缠线的颜色便清楚了。

男女求婚,主动权往往操纵在女子手里。如果女子在一个男子面前把头发打了一个尖结,那就表明:“你被我猎取了。”

南美洲北部苏里南的印第安人,把雪茄作为求婚的媒介物。如果小伙子爱上了一位姑娘,便告诉自己的父母,选定一个吉日良辰,亲自到女家,把精心制作的雪茄赠送给女家,表示男方求婚的诚意。如果女方的父亲欣然接受,这门亲事就算成功了。

《礼记-昏义》中的“昏”,原文作“”,得名于先民的亲迎礼于黄昏时进行,此时,日月渐替,含有“阳 往阴来”之意,讲究天人合一的华夏先民选择了这么一个微妙的时刻,巧妙地诠释了婚义,同时也给这个仪式带上了神圣虔敬的情愫。后来,当“昏”字加上了“女 ”字偏旁写作“婚礼”的时候,亲迎便不再限于静谧的黄昏了,当然这一仪式的神圣意识也逐渐淡去。

昏礼属于嘉礼之一,嘉礼以亲万民。周制昏礼是后世婚礼的范本,后世的婚礼在各种异族文化的交流中有所发展,也融合了不少新的习俗,不过从纳采至亲迎、合卺而入洞房,即使内涵风韵数易其容,但基本仪制的结构没有明显变化。

相传中国最早的婚姻关系和婚礼仪式从伏羲氏制嫁娶、女娲立媒约开始。《通鉴外纪》载:“上古男女无别, 太昊始设嫁娶,以俪皮为礼。”从此,俪皮(成双的鹿皮)就成了经典的婚礼聘礼之一。之后,除了“俪皮之礼”之外,还得“必告父母”;到了夏商,又出现了“ 亲迎于庭”“亲迎于堂”的仪节。周代是礼仪的集大成时代,彼时逐渐形成一套完整的婚姻礼仪,《仪礼》中有详细规制,整套仪式合为“六礼”。六礼婚制作从此 为华夏传统婚礼的模板,流传至今。

意大利人实行婚姻自主,关于订婚、结婚有不少传说。古时没有自由恋爱,有钱有势的人常常强迫妇女成亲,甚至出现抢亲。意大利人习惯把婚期定在春、秋两季,一般以3月、4月、7月、9月、10月为多。婚礼分为两种,一种是民政婚礼,另一种是教堂婚礼。无论哪种形式都需要进行婚姻登记,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办理。

居住在越南北部的康族人的婚姻都是由父母或者叔叔安排的。根据他们的民族习俗,男孩要到女方家中住上一段时间,至少是两年,多者长达十二年,一直到女方家长同意他与女儿结婚。然后,男方必须再次带着礼品到亲家,告诉新郎和他的家人新娘有什么本领以及身体健康状况等。然后新娘就正式成为丈夫家的一名成员了,并且改随丈夫的姓氏。

位于埃塞俄比亚腹地的卡洛族在物质财富方面非常贫穷。卡洛族女子为了找到一个好人家,她们在进入青春期后,要在前身和腹部用刀片切割出一些口子,而后把大量竹签插进伤口,并使它们呈现一定的图案。据卡洛族的男子说,这样做后,对男人们具有很大的诱惑力。斯瓦希里族居住在肯尼亚的拉莫地区。为了把新娘打扮更加美丽,新娘在出嫁的前几天,要把除头发外,脖子以下身体各部位的体毛刮得干干净净;由女亲戚往她的身上画一些花纹。

在芬兰,如果一个人将要做新娘或新郎就会被一群年轻的小伙子或姑娘拖着在公共场所溜达,而且要带着面具,衣衫不整。初夏时节正是芬兰人举行婚礼的最佳季节,这些年轻人实际是在欢送他们即将结婚的朋友,结束单身生活,开始新的生活。这种风俗起初只有芬兰某些市区极少的人了解,但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突然开始流行于各地。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芬兰人开始摒弃很多传统仪式和风俗,这种做法持续了一些时间后,芬兰人又开始追求传统的风俗做法给人们带来的乐趣。

贝尔果婚 尼瓦尔人是尼泊尔的土著民族之一,也是最富有艺术创造力的民族,如今保留在加德满都谷地的古代建筑,大都来自尼瓦尔人之手。在尼瓦尔人家里,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女人会成为“寡妇”。因为尼瓦尔族女孩成年之前(一般在7-9岁之间),会跟象征着永恒婚姻的贝尔树果实举行婚礼,这个结婚仪式在尼泊尔语中叫“益喜”。贝尔果婚仪式在尼泊尔语中叫“益喜”。如今已演变为一个盛大节日。所有尼泊尔未成年女孩(据说是12岁之前),只要家境好有条件给孩子装扮的都可以参与。这一天小姑娘们穿上鲜艳的衣裙,挂满精致的首饰,额头中央点上吉祥红痣,在祭司的主持下,由母亲外婆等女性长辈的陪伴下对着贝尔果行礼。

很多尼泊尔人信仰印度教,而贝尔果婚的新郎就是印度教中的西瓦大神。他们相信,“益喜”后的女孩能够一生拥有西瓦大神的辟佑。

2001年6月,阿联酋的一名男子用移动电话给妻子发了一条短信,向她提出离婚,经法院判定,这一离婚程序在法律上生效。这是该国第一起移动电话离婚案。

当地有关法律规定,在符合有关条件时,丈夫只要以口头或书面形式表达“我要离婚”三次,他就可以主动和妻子离婚。但是,如果丈夫只表达了两次或更少,那么,在三个月内,他还可以改变决定。但是作为妻子的女方却没有这种权利。

据报道,这位男子给妻子发了内容为“你为什么迟到?我要跟你离婚”的短信后,夫妇俩跑到法院询问,他们是否已经算是离婚了。该法院家庭咨询人士称,这种离婚案被确认为有效。

儿童新娘在印度,每年5月左右都是儿女们举行“集体童婚”的传统节日,许多父母都在为10岁左右的年幼儿女张罗婚礼,有的“新娘”甚至还在吃奶,有的甚至是被父母抱在怀里完成结婚仪式的。

6岁出嫁,8岁被赶回娘家 [5]

现年11岁的马尼玛住在安得拉邦一个贫穷村庄中,她6岁就在父母安排下嫁给了一名20岁的男子。马尼玛说:“结婚时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惟一知道的就是必须离开家里,我不停地哭泣,说我不想离开家,但最后仍然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家里。”然而,马尼玛的婚姻并没能持续多久,两年后丈夫就和她离了婚,将她赶回娘家,使她成了一名8岁就离过婚的女人。童婚的梦魇至今仍留在马尼玛的脑海中,当记者问她是否还想再结婚时,玛尼玛拼命地摇着头。

每年5月都要举行集体童婚

在每年5月的结婚旺季中,印度数百个地方都在举行大型的儿童集体婚礼。许多父母在为10岁左右的儿女张罗婚礼,有的新娘甚至还在吃奶。14岁的简格丽是众多不幸儿童新娘中的一个,她11岁就嫁给了一名大她20岁的酒鬼货车司机,可结婚3天丈夫就出车祸身亡。年仅11岁的她成了寡妇,由于婚礼没登记,她无法获得任何赔偿。

走婚走婚是摩梭人的一种婚姻模式

摩梭人是母系社会,在日间,男女很少单独相处,只会聚会上以舞蹈、歌唱的方式对意中人表达心意。男子若是对女子倾心的话,在日间约好女子后,会在半夜的时候到女子的“花楼”(摩梭成年女性的房间,独立于祖母屋即“家屋”外),传统上会骑马前往,但不能于正门进入花楼,而要爬窗,再把帽子之类的物品挂在门外,表示两人正在约会,叫其他人不要打扰。然后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必须离开,这时可由正门离开。若于天亮或女方家长辈起床后才离开,会被视为无礼。

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210公里外的Ribnovo村以独特的婚礼庆典而闻名,这座村庄虽然曾遭到数十年的迫害,但是村民还是保留了传统的冬季结婚典礼习俗。婚礼的亮点就是画在新娘脸上的妆容,出嫁的新娘面部涂抹着厚厚的白漆,并用彩色亮片点缀,乍看上去十分的吓人,再加上冬天白雪茫茫,更突显出婚礼的特别。Ribnovo村的村民认为婚礼是私人仪式,因此只允许成年男子参加婚礼。 [6]

摩梭人除了少数因为要增加家庭劳动人口而娶妻或招婿外,基本上没有结婚制度。走婚是情投意合的男女透过男到女家走婚,维持感情与生养下一代的方式。由于母系社会中由女性当家,因此所生下的小孩归母家生养,生父会在满月时公开举办宴席,承认彼此的血缘关系,避免发生同父乱伦。男性称女情人为“阿夏”,女性称男情人为“阿注”。走婚的男女,维系关系的要素是爱情,并没有经济联系,一旦发生感情转淡或发现性格不合,随时可以切断关系,因此感情自由度较婚姻关系更纯粹,但也因此而使得男女关系较为平等,不似其他民族的婚姻关系中牵系极为复杂的经济社会网络。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7]

家,别称民、族、人,在广东地区,家还有“白水郎”等别称,是世代在海里、江上栖息的渔民,主要聚居地在福建、广东、广西沿江滨海一带。 这个以“舟楫为家,捕鱼为业”的居民群落,因所居住的渔船外形极像蛋壳,因而被人称为“蛋家”,后来可能是感觉这种称呼不雅,改称为“家”。新中国成立后,一律改称“水上居民”。 家的新娘,是天底下最幸福的新娘了。 在北海侨港镇,家汉子为了迎娶新娘,仅在婚礼的前夕,就会派出几十名姐妹,每人手捧一份礼物,排成长长的送礼队伍,一直送到女方家里,其隆重热烈,令人动容。 在婚礼的前两天,男方家就在家门口搭起大棚,在大棚的出入口上方悬挂一面绣有吉祥图案的"红喜布",然后开始宴请亲朋好友。据说这样的宴请,要一直持续到婚礼后的第二天。

就在婚礼的前一天,男方家要给女方家送迎亲的"大礼"。当天上午,吃完酒席,已经接近中午。移去餐桌,把凳子排成一排,男方家把38份礼物逐一摆在凳子上,38位姐妹也对号就位。 清点完毕,送礼的人从"红喜布"下走过,长长的队伍穿街过巷,张扬热烈的礼仪,引得街坊邻居和路人投来羡慕的眼光。 以前,家迎娶新娘,一般都在船上进行。将十几只,甚至数十只小艇连在一起,用红布搭起凉棚。经济条件好的,还雇来楼船紫洞艇,张灯结彩,大摆筵席,热闹非常。后来家已经在陆地上有了产业有了房子,很少在船上举行婚礼了。这种长长的送礼队伍是不是由小艇演化而来的呢? 送礼的队伍蜿蜒迤逦来到女方家,在女方家大棚悬挂的"红喜布"前停了下来,女方也出动众多姐妹排成长队开始接礼。经过一番点算,然后回礼。按照家规矩,后面几份礼物不能动,这叫做"有剩"。家人长年累月在海里讨生活,这样做是讨个吉利。其余的每份礼她们象征性地取了一点,然后回给男方家。 男方将在第二天,前来迎娶新娘,一套更为隆重的婚礼仪式即将上演。

相关词条

武夷山

婚嫁

浴佛节

土著民族

云南

酥油灯节

藏历年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 | 基诺族 | 羌族 | 新郎 | 回门酒 | 糯米饭 | 鸡肉 | | 核桃 | 白果 | 纳吉 | 媒人 | 张红 | 门当户对 | 算命先生 | 周札 | 卢氏 | 三盅 | 五谷 | 喜神 | 司仪 | 渑池 | 回门 |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 诗经 | 古代社会 | 结婚登记 | 法定结婚年龄 | 洞房 | | 郑玄 | 毛传 | | 朱熹 | 周人 | 巫觋 | 芍药 | 戒指 | 秦汉 | 三朝北盟会编 | 女真人 | 赵翼 | 粤西 | 高山族 | 金铎 | 楚雄 | 班昭 |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 王肃 | 周去非 | 宾州 | 成礼 | 六礼 | 吕氏春秋 | 惠子 | 尚秉和 | 魏武 | 蒲松龄 | 五凤 | 贺召 | 袁隗 | 子思 | 鲁班 | 历代社会风俗事物考 | 沈园 | 癸辛杂识 | 牌坊 | 神木 | 秦岭 | 安康 | 嬉皮笑脸 | 关中八怪 | 嫁妆 | 畲族 | 银戒指 | 拜堂 | 印第安人 | 吉日良辰 | 教堂婚礼 | 肯尼亚 | 尼泊尔 | 寡妇 | 尼泊尔语 | 阿联酋 | 安得拉邦 | 保加利亚 | 婚姻关系 | 社会网络 | 武夷山 | 婚嫁 | 浴佛节 | 土著民族 | 酥油灯节 | 藏历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