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华北人民政府

华北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于1948年9月26日,它是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在原晋察冀边区政府和邯郸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华北人民政府是全国性联合政府中央人民政府的前身。

成立初期管辖北岳、冀中、冀鲁豫、冀南、太岳、太行和晋中七个行署及石家庄、阳泉两市。1949年8月建省以后管辖河北、山西、察哈尔、绥远、平原五个省和北平、天津两市。全区共有人口5600万人。

1948年9月政府驻地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王子村;1949年2月,迁驻北平市。

人民代表大会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下,人民大众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新民主主义政权的最高形式,华北人民政府的成立就是这种最高形式的体现。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为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进行了一次民主政治协商的尝试,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前奏。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华北人民政府是全国性联合政府中央人民政府的前身。

1948年8月7日,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召开,出席代表542人。大会总结了华北解放区两年来的工作,确定了今后施政方针和工作任务,选举产生了华北人民政府委员会,董必武为主席,薄一波、蓝公武、杨秀峰为第一、二、三副主席。9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即日起,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和邯郸晋冀鲁豫边区人民政府撤销。

华北人民政府在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及华北局的领导下,调动一切人力、物力和财力,完成了华北区的统一和支援全国解放战争的任务,为新中国的政权建设和经济建设摸索、积累了经验,为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做了组织上的准备。

1948年秋,人民解放战争进入夺取全国胜利的决定性阶段。刘邓、陈谢、陈粟三支大军,自1947年7、8、9三个月,南渡黄河,在3000万人口的中原站住了脚,建立了北起陇海路,南抵长江,东接大别山以东巢湖至徐州之线,西达汉水以西沙市至安康之线的新的根据地。彭德怀领导的西北野战军,自反攻以来,不但收复了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绝大部分,而且解放了黄龙山区,并一度解放了麟游山区。华东解放军,自1947年11月反攻以来,控制了山东解放区的绝大部分,控制了胶济线与济南徐州间的津浦线,与冀鲁豫接连起来,苏北也收复了一部分地区与中南打通。东北取得了更大的胜利,除长春、沈阳等城市以外,97%的土地已获得解放。在华北,除太原城还在围攻外,敌人留在华北解放区中心的据点已经全部肃清。

截止1948年6月底,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各线作战中,共消灭敌人兵力达152万人,这一年共解放土地面积15.5万平方公里,人口3700万人,城市164座。这时解放区的面积已扩大到235.5万平方公里,为全国面积的24.5%,人口增至16800万人,为全国人口的37%。人民解放军已发展至280万人。

人民解放战争在晋察冀边区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经过平汉战役,把氏战役,解放了石家庄、获鹿、元氏等县,把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解放区完全联成一片;正太战役,使正太线从寿阳到井陉的铁路线完全为我控制。石家庄解放后,使西起寿阳,东迄德州之线完全解放。此外,津浦战役,解放了泊头、青县、沧县、交县;保北战役,解放了徐水、定兴、新城等县,孤立了保定;察南战役,解放了蔚县、广灵;晋中战役,使太原成为一座孤城。这些伟大的胜利,使纵横千里的华北平原连成一片。

1948年,人民解放军的力量不断发展壮大,这一雄厚力量的迅速发展给国民党反动势力以毁灭性的打击,使国民党军队丧失了大量的有生力量,机动兵力消耗很大。蒋介石在1948年8月3日召开的军事检讨会议开幕式上说:“就整个军事而言,则我们无可讳言的是处处受制,着着失败”。国民党军队被迫由战略进攻转变为"全面防御",这标志着战争形势的根本转变,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

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

华北人民政府第一次委员会,于1948年9月20日至24日在河北省平山县王子村召开。 会议选举董必武为华北人民政府主席,薄一波、蓝公武、杨秀峰为副主席,并通过任命各部长、各会主任、各院长、华北银行总经理及秘书长、劳动局长等职。会后发布通令,华北人民政府正、副主席于9月26日就职视事,启用华北人民政府印信。华北人民政府宣告成立。自此,原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和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已完成其历史使命,宣告撤消。华北人民政府开始工作。

1948年9月22日,华北人民政府根据《华北人民政府组织大纲》第七条的规定,设立秘书厅、民政部、教育部、财政部、工商部、农业部、司法部、劳动局、财经委员会、水利委员会、法院、监察院和银行等政府工作机构。其机构干部配备如下:

副主任 薄一波 、黄 敬

秘书长 方 毅、宋前文

在中国革命历史的转折关头,中央工委书记刘少奇高瞻远瞩,提议合并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解放区,使之成为西北、中原和华东战场的巩固后方,继而完成支援全国解放的任务。他认为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这两大解放区完全合并与统一后,即成为关内的基本解放区,发动5000万人员统一的力量,去支援西北、中原与华东,是不可限量的"。1948年2月16日他在给彭真(中央政治局委员,当时在晋察冀中央局帮助与指导工作)、聂荣臻(晋察冀中央局书记),薄一波(晋冀鲁豫中央局代理书记)并中共中央的电报中提出:"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区完全合并,部郭局与五台局合并,成立华北中央局"。"两个边区政府暂不宣布合并,但可合并办公,待召集两区统一的人民代表大会时再宣布合并"。

为了适应华北解放区广大人民群众在政治、经济上的要求,进一步加强华北解放区的政权建设和经济建设,为了彻底消灭国民党反动势力,解放全中国,党中央、毛泽东看了刘少奇关于提议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区合并的电报后,认为这是建立全国解放战争的后方基地,进一步加强华北解放区政权建设和经济建设,以实现彻底消灭国民党反动势力的一个非常英明的提议,遂给刘少奇复电,表示赞同刘少奇的意见,并提议由中央工委于3月底召集彭真、聂荣臻、薄一波、陈毅、邓子恢、康生、饶漱石到中央工委开会,讨论两区合并问题。2月21日,刘少奇给毛泽东回电:"工委接受你丑号电报提议,定于3月1日召集彭、聂、薄、陈及饶、康、邓等来工委开会。"中共中央又致电中央工委,指出:"合并两中央局有利无害","我们意见,即以中央工委为中心合并两中央局成为北方局,以刘少奇兼任北方局第一书记,薄一波为第二书记,聂荣臻为第三书记。两区的军政两项机构暂不合并。"但是,中央工委认为合并党务、财经机构而不合并军政两项机构势不可能,因主要机关均须迁至石家庄附近,才便利工作。于是,3月9日又致电中共中央,"我们意见两个司令部、政治部亦一道合并,暂由朱总司令主持。两边区政府合并办公,但仍各保持独立,指定党团负责人,由董老(董必武)主持。"中共中央经过认真的讨论和分析,认为中央工委的意见有道理,随即于3月10日给中央工委复电:同意中央工委关于党政军财一律统一的意见。经过认真反复研究和讨论,中共中央于阳年5月9日给各解放区发电,做出决定:

(1)晋察冀阳区合并为华北解放区。原隶属晋冀鲁豫解放区之豫皖苏解放区改隶属于中原解放区。房、属太岳区沿同蒲E各自赵城、洪洞以南直至蒲州以及路西各县,均划归晋绥解放区管辖。原隶属晋绥之太原附近各县,则划归华北解放区管辖。

(2)晋冀鲁豫及晋察冀两中央局合并为华北局,以刘少奇兼华北局第一书记,薄一波为第二书记,聂荣臻为第二书记,以刘、薄、聂及董必武、彭真、叶剑英、徐向前、滕代远等17同志为委员。

(3)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军区合并为华北军区,以聂荣臻为司令员。

(4)晋冀鲁豫及晋察冀两边区政府暂成立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以董必武为主席,黄敬、杨秀峰为副主席,宋劭文为秘书长。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晋冀鲁豫及晋察冀两个解放区于1948年5月20日宣告合并。并着手准备在华北4500万人口的区域,建立起共产党和党外民主人士合作的统一的人民民主政府一一一华北人民政府。

华北人民政府的成立是按照中共中央、中央工委和华北局的指示精神,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的。

华北人民政府的过渡时期根据中共中央华北局5月关于成立统一的华北人民政府的建议,1948年6月11日,晋冀鲁豫边区参议会、晋察冀边区参议会发出了召开驻会参议员联席会议的通告。通告指出:

由于我华北解放军与广大人民之英勇作战与奋斗,使我华北广大地区内各大中小城市、村镇及战略要地,陆续解放,现我晋冀鲁豫与晋察冀两解放区业已连成一片,为了适应当前形势需要及响应中国共产党华北中央局之建议,特召开两区参议会驻会参议员联席会议伴向我区人民建议,迅速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并制定通过代表大会之组织与选举办法,以及其有关大会召开事宜,同时推举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以期我华北联合行政之新的机构提早诞生。

6月12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共同发出通知:在新政府产生以前,两边区政府采取联合办公形式,各部门的名称用厅、处、院,并决定设临时性的机构七厅二处一院一行作为联合行政委员会的工作机构,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主席为董必武,副主席为黄敬、杨秀峰。

"联合行政委员会"在当时负责统一领导整个华北地区的政务,组织人力、物力恢复与发展生产;保护工商业,进一步完成土地改革,巩固和发展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人民民主政权和支援全国解放战争;执行两边区参议会驻会参议员联席会议决议事项,负责筹备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并在这个基础上筹备组建华北人民政府;负责处理由"联合办公"到华北人民政府成立之前这一历史阶段的各项具体工作。

为了尽快成立华北人民政府,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边区参议会驻会参议员,于1948年6月26日在石家庄举行联席会议。会议通过了关于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统一的华北人民政府的重要决议。大会还推举薄一波、杨秀峰、宋召力文、戎子和、张友渔组成筹备委员会,宋召力文为筹备处主任,平杰三为副主任,负责草拟提交大会讨论的几个重要文件,即华北人民政府组织大纲,华北局关于华北人民政府施政方针的建议,华北解放区农业税暂行税则,村、县(市)人民代表选举条例。这些文件在起草过程中广泛征求意见,吸收了滕代远、周扬、姚依林等同志的意见,每一份文件的起草都经过认真反复地讨论和修改。根据参议员联席会议的决定,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和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召开华北临时代表大会暨选举办法的决定》。

1948年6月30日,中共中央华北局发出了《关于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的通知》,通知指出:"为使华北政府成立具备完备的民主手续,决定分三个步骤成立华北政府:第一步,南北两区政府实行联合办公。第二步,召开两边区参议会驻会参议员联席会议,此会已于6月26日召开并通过决议:(1)两区政府完全合并,追认两区政府联合办公为完全合并的过渡阶段;(2)由业已联合办公的两边区政府,负责筹备召开临时华北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华北统一的政府;第二步,召开临时华北人民代表大会,产生政府。"为了开好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广泛听取党外民主人士的意见。刘少奇同志还专门指示:"会期可延长到十天以上,以便党外人士讲话。"

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原定于8月1日开幕,由于7月21日以后连降四天大雨,各地交通不便,代表们不能如期到来,故将大会延期。8月5日开始举行预备会,主要商讨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产生的原则和名额,还组织提案审查委员会和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预备会上推选董必武、聂荣臻、薄一波、彭真、滕代远、杨秀峰、宋劭文、成仿吾等33人组成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推举杨秀峰、万丹如、孟甫等11人组成资格审查委员会,对出席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资格进行了审查。预备会为这次大会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当时为了保密和与会代表的安全,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对外称作"石家庄生产工作会议"。

1948年8月7日,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在石家庄电影院正式开幕。出席这次大会的代表542人,其中党员376人,非党人士166人。大会首先由董必武致开幕词,他说:"这次大会是中国民主革命历史中划时代的一次大会,它虽然是临时的、一个地区的,但是没有民族、信仰、性别的歧视,人民的权力受到充分的尊重,比资本主义旧民主制度,优越的多。"董必武进而对这次大会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做了高度的概括:"这次大会将成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雏形。他的讲话,给代表们以极大的鼓舞,使代表们看到了新中国的曙光,宣告了一个崭新的全国性的联合政府即将成立。中原军区邓小平作为来宾代表在会上讲了话,他说:"今天的华北临时代表大会,一定会鼓舞全国人民,增加全体解放军特别是中原解放军的信心,因为他们知道,华北家乡是巩固的、在建设的,他们会有更大信心更高勇气和敌人作战"。部队代表滕代远、回民代表何其宽、工运代表凌必应、法学专家陈瑾昆、民盟代表李何林、蒋管区学生代表等分别讲了话。

在大会期间,杨秀峰、宋劭文分别作了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及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两年来的政府工作报告;聂荣臻作了华北军区两年来的军事报告;薄一波代表中共华北局作了关于华北区施政方针的建议报告;杨秀峰作了《华北人民政府组织大纲草案》说明 ;谢觉哉作了《村、县(市)人民政权组织条例草案》及《村、县(市)人民代表选举条例草案》说明。安子文作为中央工委代表也出席了会议。

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鉴于华北形势之发展,以便华北人民政府更能吸投各阶级各阶层民主人士,共商华北建设大计,8月15日,主席团第四次会议做出决议,在华北人民政府委员名额39人中,本届大会只选27人,责成华北人民政府在新解放区、在新解放城市、在蒋管区及在可能统一联合之兄弟解放区中随时聘请之。因此在8月18日大会上选举了董必武、聂荣臻、薄一波、徐向前、成仿吾、杨秀峰、谢觉哉、黄敬、宋前文、滕代远、凌必应、戎子和、蓝公武、范文澜、晃哲甫、薛迅、张苏、于力、赵尔陆、殷希彭、南汉宸、邢肇棠、徐正、贾心斋、陈瑾昆、刘雨辰、王复初共27人当选为华北人民政府委员。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胜利闭幕。

这次大会历时18天,按照党中央的要求完成了预定任务,具有重要的意义:

(1)大会一致通过了华北人民政府组织大纲,选出了华北人民政府委员会,成立了华北人民政府,接受了华北局关于华北政府施政方针的建议,交由华北人民政府拟定具体办法付诸实施。原则通过了村、县(市)人民政权组织条例,村、县(市)人民代表选举条例,华北解放区农业税收暂行税则。通过了提案审查委员会关于提案经过审理的审查意见,完成了大会的预定任务。

(2)大会代表包括了工、农、兵、学、商、妇女、开明绅士等各阶级各阶层的人士。这是符合新民主主义政权性质及我党统一战线政策的。冀中的一位党外人士在发言中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真正实现了民主,在这个大会上,无论大事小事没有不民主的,这是空前的第一次。”

(3)我们的党员,由于过去长期的游击战争对于同党外各阶层人士相处,特别对于议会斗争、民主生活、民主手续是生疏不习惯的,这次大会给了与会全体党员以实际教育,如北岳区代表团党组在总结中说:“这次大会使到会同志学习了很多关于议会斗争的知识,特别是懂得了如何斗争,如何团结以及党团的作用和纪律问题,像我党公开承认对大会的领导,同时允许党外人士提出反对意见,这些都是我们过去不习惯采用的方式。”


相关文章推荐:
晋察冀边区 |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 | 中央人民政府 | 察哈尔 | 绥远 | 石家庄市 | 平山县 |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 中央人民政府 | 董必武 | 薄一波 | 蓝公武 | 杨秀峰 | 晋察冀边区 | 晋冀鲁豫边区 | 陈粟 | 西北野战军 |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 | 晋察冀边区 | 薄一波 | 刘少奇 | 晋冀鲁豫 | 晋察冀 | 华北军区 | 聂荣臻 |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