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宦娘(《聊斋志异》篇目)

《宦娘》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讲述女鬼宦娘对琴艺高超的温如春有情,但人鬼殊途,不能结合,为酬谢温如春的授琴之恩,促成其与世家小姐良工的美好姻缘。

温如春,秦之世家也[1]。少癖嗜琴[2],虽逆旅未尝暂舍。客晋,经由 古寺,系马门外,暂憩止。入则有布衲道人,趺坐廊间[3],筇杖倚壁[4], 花布囊琴。温触所好,因问:“亦善此也?”道人云:“顾不能工[5],愿 就善者学之耳。”遂脱囊授温,视之,纹理佳妙[6],略一勾拨[7],清越异 常。喜为抚一短曲。道人微笑,似未许可[8],温乃竭尽所长。道人哂曰:“亦 佳,亦佳!但未足为贫道师也。”温以其言夸,转请之。道人接置膝上,裁 拨动,觉和风自来;又顷之,百鸟群集,庭树为满。温惊极,拜请受业。道 人三复之。温侧耳倾心,稍稍会其节奏。道人试使弹,点正疏节[9],曰:“此 尘间已无对矣。”温由是精心刻画[10],遂称绝技。

后归程,离家数十里,日已暮,暴雨莫可投止。路旁有小村,趋之。不遑审择,见一门,匆匆遽入。登其堂,阒无人。俄一女郎出,年十七八,貌类神仙。举首见客,惊而走入。温时未偶,系情殊深。俄一老妪出问客,温道姓名,兼求寄宿。妪言:“宿当不妨,但少床榻;不嫌屈体,便可藉藁[11]。”少旋,以烛来,展草铺地,意良殷。问其姓氏,答云:“赵姓。”又问:“女郎何人?”曰:“此宦娘,老身之犹子也。”温曰:“不揣寒陋,欲求援系[12],如何?”妪颦蹙曰:“此即不敢应命。”温诘其故,但云难言,怅然遂罢。妪既去,温视藉草腐湿,不堪卧处,因危坐鼓琴,以消永夜。雨既歇,冒夜遂归。
  邑有林下部郎葛公[13],喜文士。温偶诣之,受命弹琴。帘内隐约有眷客窥听[14],忽风动帘开,见一及笄人,丽绝一世。盖公有一女,小字良工,善词赋,有艳名。温心动,归与母言,媒通之;而葛以温势式微[15],不许。然女自闻琴以后,心窃倾慕,每冀再聆雅奏;而温以姻事不谐,志乖意沮[16],绝迹于葛氏之门矣。一日,女于园中,拾得旧笺一折,上书《惜馀春》词云[17]:“因恨成痴,转思作想,日日为情颠倒[18]。海棠带醉,杨柳伤春,同是一般怀抱。甚得新愁旧愁,尽还生,便如青草[19]。自别离,只在奈何天里,度将昏晓[20]。今日个蹙损春山,望穿秋水,道弃已拚弃了[21]!芳衾妒梦,玉漏惊魂,要睡何能睡好?漫说长宵似年,侬视一年,比更犹少[22]:过三更已是三年,更有何人不老!”女吟咏数四,心悦好之。怀归,出锦笺,庄书一通[23],置案间;逾时索之,不可得,窃意为风飘去。适葛经闺门过,拾之;谓良工作,恶其词荡[24],火之而未忍言,欲急醮之[25]。临邑刘方怕之公子[26],适来问名[27],心善之,而犹欲一睹其人。公子盛服而至,仪容秀美。葛大悦,款延优渥[28]。既而告别,坐下遗女舄一钩[29]。心顿恶其儇薄,因呼媒而告以故。公子亟辨其诬;葛弗听,卒绝之。
  先是,葛有绿菊种,吝不传,良工以植闺中。温庭菊忽有一二株化为绿,同人闻之,辄造庐观赏;温亦宝之。凌晨趋视,于畦畔得笺写《惜馀春》词,反覆披读,不知其所自至。以“春”为己名,益惑之,即案头细加丹黄[30],评语亵。适葛闻温菊变绿,讶之,躬诣其斋,见词便取展读。温以其评亵,夺而莎之[31]。葛仅读一两句,盖即闺门所拾者也。大疑,并绿菊之种,亦猜良工所赠。归告夫人,使逼诘良工。良工涕欲死,而事无验见,莫有取实。夫人恐其迹益彰,计不如以女归温。葛然之,遥致温。温喜极。是日,招客为绿菊之宴,焚香弹琴,良夜方罢[32]。既归寝,斋童闻琴自作声,初以为僚仆之戏也[33];既知其非人,始白温。温自诣之,果不妄。其声梗涩[34],似将效己而未能者。火暴入,杳无所见。温携琴去,则终夜寂然。因意为狐,固知其愿拜门墙也者[35],遂每夕为奏一曲,而设弦任操若师,夜夜潜伏听之。至六七夜,居然成曲,雅足听闻。
  温既亲迎[36],各述曩词,始知缔好之由,而终不知所由来。良工闻琴鸣之异,往听之,曰:“此非狐也,调凄楚,有鬼声。”温未深信。良工因言其家有古镜,可鉴魑魅[37]。翊日,遣人取至,伺琴声既作,握镜遽入;火之,果有女子在,仓皇室隅,莫能复隐。细审之,赵氏之宦娘也。大骇,穷诘之。泫然曰:“代作蹇修[38],不为无德,何相逼之甚也?”温请去镜,约勿避;诺之。乃囊镜。女遥坐曰:“妾太守之女,死百年矣。少喜琴筝;筝已颇能谙之[39],独此技未能嫡传[40],重泉犹以为憾[41]。惠顾时,得聆雅奏,倾心向往;又恨以异物不能奉裳衣[42],阴为君合佳偶[43],以报眷顾之情。刘公子之女舄,《惜馀春》之俚词,皆妾为之也。酬师者不可谓不劳矣。”夫妻咸拜谢之。宦娘曰:“君之业[44],妾思过半矣[45];但未尽其神理。请为妾再鼓之。”温如其请,又曲陈其法[46]。宦娘大悦曰:“妾已尽得之矣!”乃起辞欲去。良工故善筝,闻其所长,愿以披聆[47]。宦娘不辞,其调其谱,并非尘世所能。良工击节,转请受业。女命笔为绘谱十八章,又起告别。夫妻挽之良苦。宦娘凄然曰:“君琴瑟之好[48],自相知音[49];薄命人乌有此福。如有缘,再世可相聚耳。”因以一卷授温曰:“此妾小像。如不忘媒妁,当悬之卧室,快意时焚香一炷,对鼓一曲,则儿身受之矣[50]。”出门遂没。 [1]

据《聊斋志异》铸雪斋抄本

[1]秦:古地区名,指令陕西省中部一带地区。
  [2]癖嗜:嗜之成癖;极端爱好。
  [3]趺(fū夫)坐:“跏趺坐”的略称,双足交迭而坐。
  [4]筇(qióng穷)杖:竹杖。筇竹可做杖,因称杖为“筇”。
  [5]顾不能工:只是不能精通。顾,但是。工,据山东省博物馆抄本,原作“止”。
  [6]纹理:指琴身的漆纹。
  [7]勾拨:拨动。“勾”与”拨”都是弹琴的指法。
  [8]许可:赞许认可。
  [9]点正疏节:指点纠正不合节奏之处。
  [10]刻画,细致描摹。此指严格按其节奏练琴。
  [11]藉藁(gǎo搞):用草铺地代床。藉,垫。藁,干草。
  [12]“不揣寒陋”二句:意谓我不自量,欲攀附高门,结为姻亲。揣,揣度。寒陋,家境寒微卑下。援系,攀附。《国语晋语》九:“董叔将娶于范氏,叔向曰:‘范氏富,盍已乎?”曰:‘欲为系援焉。”
  [13]林下部郎:退隐家居的部郎。林下,犹言田野,古时做宫退休叫归林。部郎,封建朝廷各部郎中或员外郎之类的高级部员。
  [14]眷客:女眷。
  [15]势:家势。式微:衰微、衰落。式,语词,无义。
  [16]志乖意沮:愿望不遂,心情沮丧。乖,违。
  [17]《惜馀春》词:此词亦收“《聊斋词集》。主旨是写少女的“春怨”。
  [18]“因恨成痴”三句:春色恼人,激起心中痴情;愁思难遣,转作无限怀想;日日夜夜被痴情颠倒。
  [19]“甚得新愁旧愁”三句:真正是新愁旧恨,像青草那样,尽还生。甚得,真正是。,削除。
  [20]“自别离”三句:自从分别以后,只在无可奈河的恼人春色中,度过黑夜和白天。奈何天,无可排遣的意思。晏几道《小山词》《鹧鸪天》之七:“欢尽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度将昏晓:度昏晓。将,语助词,无义。
  [21]“今日个蹙损春山”三句,如今啊,已把双眉皱坏、两眼望穿;料想对方已经决心将我抛闪。个,语助词,相当于“价”。春山,比喻美人的眉毛。秋水,比喻美人的眼睛,像秋水那样澄清明亮。道,料想。
  [22]“漫说长宵似年”三句,说什么长夜像是一年;我看一年比一更天还少。意长夜难熬。
  [23]庄书一通:端端正正地书写了一遍。
  [24]词荡:词意放荡。荡,淫荡。
  [25]醮之:把她嫁出去。醮,古代婚礼的仪式,女子出嫁,父母酌酒饮之。
  [26]方伯:古时诸侯一方之长称方伯。明清时也称布政使为方伯,谓其为一方之长。
  [27]问名:古代婚礼程序之一。男家具书,请人到女家问女之名。女方复书,具告女的出生年月和女生母姓氏。男方据此占卜婚姻凶吉。这里指作媒、提亲。
  [28]款延:热诚接待。优渥:优厚。
  [29]舄(xì细):古代一种复底鞋。《古今注舆服》:“舄,以木置履下,乾腊不畏泥湿也。”一钩:犹言一只;因女鞋尖弯,故曰“钩”。
  [30]细加丹黄:详细地加上一些批语。丹黄,红色和黄色,古时批校书籍所用的两种颜色。
  [31]莎(ruó suō):用手揉搓。
  [32]良夜:深夜。
  [33]僚仆:同主之仆。
  [34]梗涩:生硬而不畅。梗,阻碍。
  [35]拜门墙:拜于门下为弟子。门墙,师门,语出《论语子张》:“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汉韩婴《韩诗外传》卷七:“夫春树桃李,夏得阴其下,秋得食其实;春树蒺藜,夏不可采其叶,秋得其刺焉。”
  [36]亲迎:古婚礼之一,新婿亲至女家迎娶,见《仪礼士昏礼》,《清通礼》:“迎亲日,婿公服率仪从、妇舆等至女家。奠雁毕,乘马先竣于门。妇至,降舆,婿引导入室, 行交拜合卺礼。”
  [37]鉴:照见。
  [38]蹇修:媒人的代称。传说蹇修是伏羲的臣子,《离骚》曾谓“吾今蹇修以为理”,意思是说派蹇修为媒以通辞理。后因以“蹇修”作为媒人的代称
  [39]谙:通晓。
  [40]嫡传:指正宗乐师的传授。嫡,正宗、正统。
  [41]重(chóng虫)泉:犹言九泉,指地下。
  [42]异物:指死亡的人。奉裳衣:伺候生活起居,指嫁与为妇。
  [43](ér而)合,即“合”,撮合的意思。
  [44]业:学业,这里指琴艺。
  [45]思过半矣:意谓大部份已能领悟。《易系辞下》:“知者观其彖辞,则思过半矣。”
  [46]曲陈:详细地述说。曲,婉转。
  [47]披聆:诚心聆听。
  [48]琴瑟之好:比喻夫妇间感情和谐。语出《诗小雅常棣》:“妻子好合,如鼓琴瑟。”
  [49]知音,相传古代伯牙善鼓琴,锺子期善听琴,能从伯牙的琴声听出他的心意。后因以知音比喻知己。
  [50]儿:古时年轻女子的自称。 [1]

温如春是陕西的一个世家子弟,从小就酷爱弹琴,即使出门在外住在旅店里,也一时一刻离不开琴。

一次,他外出到了山西,途中经过一个古寺,便下马进去休息。进了庙门,看见一个穿着布袍的道士,盘腿坐在走廊里。道士的竹杖倚在墙上,花布袋子里装着架古琴。温如春一看到琴就触动了自己的爱好,于是就问道士:“您也会弹琴吗?”道士答:“只是弹不好,愿意向行家学习学习。”说着,就把琴从布袋子里取出来递给温如春。温如春接过来观看,见琴纹理精妙,试着勾拨了一下,声音非常清脆悠扬。温如春很高兴,为道士弹了一支曲子,道士微微一笑,似乎感到还不够满意。温如春就把自己拿手的本领都用上弹了一番。道士笑着说:“还好,还好!可要做贫道的师傅还不够格啊!”温如春听他的口气很大,就请他弹几曲。道士把琴接过来放在膝上,才拨动了几下,就觉得和风徐来;又过一会儿,百鸟群集,庭院里的树上都落满了。温如春非常惊奇,就拜道士为师,向道士求教。道士把刚才的曲子又重新弹了几遍。温如春细细地听,用心地记,才稍微领会了曲子的节奏。道士试着让他弹,又加以指点引导,然后说:“学会了这些,在人间就没有对手了!”从此以后,温如春精心钻研,成了身怀绝技的高手了。

后来,温如春动身回故乡,离家还有几十里,天色已晚,又下起暴雨,一时找不到住处,看到路旁有个村庄,就赶快跑过去。进村顾不得选择,见有一个门户,便急匆匆躲了进去。进了屋,寂静无人,一会儿,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长得像天仙般美丽。她抬头见有生人,吓得急忙退回去了。温如春还没有娶亲,对这个姑娘产生了爱慕之情。这时,一位老太婆出来问他是干什么的。温如春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并且要求借宿。老太婆说:“在这里住宿是可以的,只是没有床铺,如不嫌委屈自己,可以用草搭个地铺。”不多一会,老太婆点了蜡烛来,又把草铺到地上,显得很热情。温如春问她姓什么,她回答:“姓赵。”又问刚才那位姑娘是什么人,老太婆说:“她叫宦娘,是我的侄女儿。”温如春说:“我不自量,欲攀附高门结为婚姻,怎么样?”老太婆皱起眉头,现出为难的样子,说:“这件事却是不敢答应你。”温如春问她为什么,老太婆只说:“很难讲。”温如春感到失望,只好不再提了。老太婆走了之后,他看到铺草又潮又烂,没法睡上去,就端坐在那里弹琴,以便度过漫漫长夜。雨停之后,温如春不等天明就起身回家了。

县里有个退休在家的部郎葛公,很喜欢有文才的人。温如春有次去拜访他,他要温如春弹奏几曲。温如春弹琴时,只见帘幕后隐约有个女子在偷听。忽然,一阵风吹开了帘子,现出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美貌无双。原来葛公有个女儿,乳名叫良工,善于词赋,是当地有名的美人儿。温如春动了爱慕之心,回到家中跟母亲说了,母亲便请了媒人前去提亲。葛公嫌温家家境破落,没有应承。但良工自从听了温如春的弹奏之后,心里暗暗倾慕,时常盼望再次聆听那美妙的琴声。而温如春因为亲事不成,愿望不能实现,心情沮丧,再也不登葛家的大门了。

有一天,良工在花园里散步,拾到了一张旧信笺,上面写着一首题为“惜余春”的诗词:“因恨成痴,转思作想,日日为情颠倒。海棠带醉,杨柳伤春,同是一般怀抱。甚得新愁旧愁,铲尽还生,便如青草。自别离,只在奈何天里,度将昏晓。今日个蹙损春山,望穿秋水,道弃已拼弃了!芳衾妒梦,玉漏惊魂,要睡何能睡好?漫说长宵似年,侬视一年,比更犹少:过三更已是三年,更有何人不老!”良工把诗词吟诵了三四遍,心里很喜欢,便把诗笺带回屋里,拿出精致华美的信笺,认真地抄了一遍,放在书案上;过后再找却找不到了,心想也许被风吹走了吧。正巧,葛公从良工绣房门口经过,抬到了这张锦笺,以为是良工作的词,厌恶词句轻佻,心里很不高兴,就将它烧了,又不好明讲出来,便打算把良工快嫁出去。这时,临县刘布政的公子正好派人前来提亲,葛公很高兴,但还想亲眼看看这位公子。刘公子来到葛家,衣着华美,长得大方英俊,葛公非常满意,对公子热情款待。既而公子告别之后,在他的座位下遗失一只绣花女鞋。葛公顿时憎恶刘公子的轻薄行径,把媒人叫来,告诉了这件事。刘公子一再替自己辩解;葛公不听,终于拒绝了刘公子的求亲。

原先,葛公种有一种绿色的菊花,自己珍藏着不外传。良工把这种绿菊花养在她的阁房里。这时,温如春的院子里有一两棵菊花也变成了绿色,朋友们听到这个消息,就上门来观赏;温如春也极为珍视这种绿菊。一天早晨,温如春去看菊花,在花畦边抬到写有《惜余春》的信笺,反复读了几遍,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因为“春”字是自己的名字,就更加喜爱它,便在书桌上详加评点,评语写得轻薄放荡。

葛公听说温如春的菊花变成了绿色,觉得很奇怪,便亲自到温的书房来探访,看到桌上的诗笺,拿起来便读。温如春觉得自己的评点有些不雅,伸手夺过来揉成了一团。葛公只看到一两句,认出了正是良工房门口拾到的那篇《惜余春》词,心中大疑;进而连温如春的绿菊,也猜想是女儿良工赠送的。葛公回家把这些事告诉给夫人,叫夫人审问良工。良工感到委屈,哭着要寻死。这事没有见证,无法证实。夫人也担心这事传扬出去名声不好,盘算着不如把女儿嫁给温生。葛公赞同,将此意转告给温如春,温如春喜出望外。这天,温如春遍请亲友参加观赏绿菊的宴会,焚香弹琴,直到深夜才结束。回房睡下后,书僮听到书房里的琴自己响起来,开始还以为是别的仆人弹着玩的,可仔细看琴旁并没人,这才向主人报告。温如春亲自到书房察看,确实是琴不弹自响。那琴声生硬而不流畅,好像是想学自己的弹法,可又没有学会。温如春点起蜡烛突然闯进去,房里空无一人。温如春便将琴带回自己的卧室,那琴一夜没有再发出声响。温如春认为是狐仙弹奏的,想拜自己为师学习弹琴。于是他就每晚弹奏一曲,将琴摆放原处任其弹拨,夜夜藏着偷听。到了第六七个夜晚,那琴弹奏的曲调,满可以听上一听了。

温如春成亲之后,和良工谈起过去的那篇《惜余春》词,才明白了他们所以能够成亲的原因,可始终不知道那诗词是从哪里来的。良工听到琴能自鸣的奇事,就去听了一次,说:“这不是狐仙,弹奏的曲调凄切痛楚,有鬼声。”温如春不相信,良工说她家有面古镜,可照出鬼怪的原形。第二天派人去取了来,等着琴自己响起来时,温如春握着镜子突然进了书房,用灯火一照,果然有个女子在,只见她慌慌张张地躲在房角,再也藏不住身了。温如春过去一看,原来是从前避雨时遇见的那位赵宦娘。温如春大为惊奇,就追问她。宦娘含着眼泪说:“替你们当媒人,不能说对你们不好吧,为什么这样苦苦地逼我呢?”温如春收起镜子,要宦娘不要再躲避,宦娘答应下来。温如春就把古镜装进镜袋。宦娘远坐一旁,说:“我是太守的女儿,已经死了一百年了,从小就喜欢琴和筝,筝懂得了一些了。只是琴没有得名师指点。所以在九泉之下,仍感遗憾!那次你冒雨进了我家,听到你的琴声,十分钦佩;你向我家求亲,我恨自已是死去的人,不能和你结成伴侣,所以暗地里设法帮助你们二人结成美好姻缘,来报答你对我的眷恋之情。刘公子丢失的红绣鞋,还有那篇《惜余春》词,都是我做的事,我报答教师不能说不尽心了。”温如春夫妇听了她的话,都非常感激地拜谢她。

宦娘又对温如春说:“你弹的琴我能领会多半了,可是还没有学到其中的神韵和道理,请你再为我弹一次吧!”温如春答应了,一面教她弹琴,一面讲解指法。宦娘特别高兴,说:“真是太好了,我能领会了!”说着起身要告辞。良工原来喜欢弹筝,听说宦娘擅长弹筝,就想听她弹一曲。宦娘答应了,就演奏起来。宦娘弹的声调和曲谱好极了,都不是人间能够听到的。良工边听边打着拍子赞叹,请求向她学习。宦娘执笔写了十八章曲谱后,又起身告辞,温如春夫妇再三恳切地挽留她。宦娘悲切地说:“你们夫妻俩多么幸福,知己知音,感情深厚,我这个苦命人哪有这样的福气!如果有缘,只能下辈子相见了。”说着她将一卷画像给了温如春,说:“这是我的肖像,若是你不忘媒人,可以挂在卧室里,高兴的时候,点上一柱香,对着我的像演奏一曲,那我就如同亲自领受了!”说罢,宦娘走出房门,消失不见了。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父亲蒲原是一个读书人,因在科举上不得志,便弃儒经商,曾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产。等到蒲松龄成年时,家境早已衰落,生活十分贫困。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2]


相关文章推荐:
清代 | 小说家 | 蒲松龄 | 文言 | 癖嗜 | 憩止 | 趺坐 | 筇杖 | 疏节 | 赵姓 | 卧处 | 冒夜 | 惜馀春 | 适来 | 遗女 | 翊日 | 惜馀春 | 癖嗜 | 筇竹 | 山东省博物馆 | 疏节 | 员外郎 | 惜馀春 | 春怨 | 晏几道 | 小山词 | 鹧鸪天 | 昏晓 | 淫荡 | 方伯 | 问名 | 复书 | 拜门 | 论语子张 | 夫子之墙数仞 | 韩诗外传 | 公服 | 奠雁 | 降舆 | 合卺礼 | 奉裳衣 | 伯牙善鼓琴 | 绿菊 | 良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