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黄永胜(开国上将、原解放军总参谋长)

黄永胜,汉族,1910年11月17日出生,原名黄叙钱,湖北咸宁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文化大革命”中,参与林彪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1971年被撤职。1973年被开除党籍。1981年1月25日, 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为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1983年4月26日,病逝于青岛 。

1910年11月17日出生于湖北咸宁。

黄永胜1927年8月20日参加了罗荣桓在湖北通城县发动的通崇秋收起义,9月9日随通城起义部队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秋收起义,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一师,随所在部队上井冈山。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3年被开除党籍)。1929年起在中国工农红军任排长、连长、副团长、团长。1932年起,先后任红三十一师、红六十六师师长。1933年任红一师三团团长。参加过中央革命根据地历次反“围剿”和长征。到陕北后,先后任红四师副师长、红二师师长。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团长,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教导第二旅旅长。抗日战争胜利后到东北,任热河军区司令员、冀热辽军区副司令员。热辽军区司令员,冀察热辽军区副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司令员,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1949年先后任第四野战军四十五军军长,第十四、第十三兵团副司令员。曾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解放广西战役。

新中国成立后,任第十三兵团代司令员、司令员,曾兼任广西军区副司令员,第十五兵团司令员兼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后兼广州市警备司令员。1951年任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华南军区防空部队司令员和政委,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常委。1952年任中南军区参谋长。1953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1954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55年任广州军区司令员,1955年年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并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被选为中共八届候补中央委员(1968年递补为中央委员)。1961年任中共中央中南局书记处书记。是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文化大革命”期间,于1968年任广东省革命委员会主任、解放军总参谋长,1969年兼任军政大学校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是中共第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参与了林彪反革命集团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1971年9月,在“九一三事件”后被撤职。1973年8月20日被开除党籍。1981年1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他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处有期徒刑18年,剥夺其政治权利5年。1983年4月26日病逝于青岛。

1927年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任工农红军第一军团团长、第二师师长。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两万五千里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团长,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二旅旅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察冀军区热辽纵队司令员,热河、热辽军区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东北野战军第8纵队司令员,第四野战军第十四兵团副司令员,第十三兵团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华南军区、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兼军政大学校长,军委办事组组长。是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第九届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

1955年被授予陆军上将军衔。并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在文化大革命中,参与林彪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

1971年被撤职。

1973年被开除党籍。

1981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为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1980年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依法剥夺黄永胜获得的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83年4月26日因患肝癌医治无效,在青岛市台西医院逝世,终年七十二岁。

1968年3月,黄永胜调任总参谋长后,未经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批准, 便指示广州军区对军区党委副书记文年生将军进行专案审查。从4月4日起,将文年生非法关押、审查。51天之内,连续批斗文年生达31次之多,使文年生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了严重摧残,健康状况明显恶化,却又得不到及时治疗。6月7日,文年生终于被迫害致死,时年61岁。还有,1968年,黄永胜成为广东省革命委员会主任。黄永胜上台以后,曾经狠批赵紫阳,还把赵紫阳的材料报送到中央专案组,结果被周恩来制止。周恩来对广东的造反派说:“你们斗他能说明什么问题?不触及要害嘛!另外他一直搞农业的,只会说养猪(众人大笑),不懂阶级斗争嘛。”所以,赵紫阳的专案被压下。在此期间,他在总政制造冤案792起,受诬陷迫害的人达839人,其中军以上干部52人。

但另一方面,黄永胜也敢炮打江青。

1967年初,黄永胜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大嗓门地向江青喊到:“希望中央文革多听毛主席的话,特别是江青同志要多听毛主席的话!”。在“揪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狂潮中,广州“红色造反者”一派的造反组织猛批黄永胜反对中央文革,还发出了“敦促黄永胜向毛主席革命路线投降书”,惹得黄永胜大怒。以后,黄永胜上调中央,对江青始终敬而远之。

黄永胜的私生活到底是怎样的?“9.13事件”后,许多涉及黄永胜的文章把黄永胜描绘成了一个粗鄙不堪的“色情狂”。然而,黄永胜身边的工作人员对黄永胜有两点非常深刻的印象:一是黄永胜喜欢古典音乐,一台古色古香的老唱机放在卧室,一部日本进口的磁带录放机放在洗手间,工作再忙也要不时的听上一段。二是黄永胜平常对人非常严肃,特别是对高级将领,说一不二,难见笑容。但对下属却是另外一种态度,特别宽容。黄永胜的贴身警卫因结了婚不能够再做贴身警卫了,黄永胜要他一定要去军校学习文化,这个警卫不愿意去,黄永胜很不高兴,但还是尊重他,给他安排了一个副师职的位置。不过,黄永胜留下了一句话:“不爱学习,不能够任正职!”

1969年,黄永胜身边出了个“李必达事件”。文革前,广州军区政委陶铸从全国各地要了140名大学毕业生想要安排到军区司、政、后机关,逐步实现机关工作人员的知识化。李必达就是这140名大学生中的一个。但是一年后“文化大革命”爆发了,陶铸要来的这批大学生被分配到基层,李必达当上了连副指导员。正巧黄永胜的前任秘书于贯文在这个团当政委。黄永胜自己文化不高,但对能写会画的人很喜欢,李必达擅长诗书绘画,由于贯文推荐给了黄永胜。然而,李必达是一个对毛泽东有着那个时代的人都有的绝对的个人迷信,爱屋及乌,对江青也有着深深的个人迷信。竟连续写了两封信给毛泽东,“揭发”黄永胜和叶群等人在背后 “议论”江青。李必达将其中一封信交给了时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的温玉成,但温玉成把信转交给了林彪。李必达后被关进了广州军区监狱。“九一三”事件后,李必达得到“平反”。但奇怪的是,李必达现仍以反对林彪集团的“英雄”自居,但并不敢全部公开自己写的信的内容。道理很简单,因为黄永胜说江青的那些“坏话”,现在看来,都是事实。

由于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设中,特别是反国民党五次“围剿” 中,他英勇善战,屡建功勋,黄永胜升迁很快,1931年他还是红十二军中的一名团长,第二年便升为红军的一名师长,时年22岁。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黄永胜随红一方面军北上长征。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以后,1935年冬他担任红一军团四师副师长,开始在军团长林彪手下工作,并参加了直罗镇战斗和东征。1936年6月,他进入红军大学第一期学习。

1937年1月黄永胜任红一军团第二师师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团长,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1942年2月按照军委指示,部队实行精兵简政、主力部队逐步地方化,加强地方武装和民兵建设。晋察冀军区部队变动,黄永胜担任第三分区司令员,后又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二旅旅长等职。他在聂荣臻司令部的指挥下,迎击国民党的进攻,先后进行了绥远战役和反抢占战役。1946年8月,黄永胜成为林彪的一员干将。1947年下半年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司令员,以后东北野战军的编制成立后,他又担任第六纵队司令员,1949年,先后任第四野战军四十五军军长,第十四、第十三兵团副司令员,曾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解放广西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于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8年调任总参谋长。

只要一翻到关于开国上将黄永胜的资料,包括网上文章,对这位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评语就必定会涌出八个字,那就是“战功赫赫,污点涟涟”。黄永胜战功赫赫是不假,可是他的战功到底怎样赫赫,不要说现代青少年,就是老一辈的朋友们也知道不多。不管男女老少,解放军里谁打仗最厉害?几乎所有的人都先说许世友,然后就是王震或粟裕。四野系统里面至多也就是那个号称“中国巴顿”的少将钟伟,上将中将里面一个都没有,更别说黄永胜了,这是因为,自1971年9月13日之后,关于第四野战军的事迹都为讳莫如深-极少提及了。

黄永胜身材高大魁梧,性格桀骜不逊,办事雷厉风行,对人豪爽大方,打仗英勇果断。曾经任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锄奸部姓李的部长秘书这样回忆黄永胜,他个头高大,有主见,点子多,性格豪爽,说话声音洪亮,善于做决定,善于总结经验。

黄永胜没有读过军校,在长期残酷的战争环境中,受过严格的单兵训练。他在战争中学习,在战争中成长,经历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和万里长征,奔赴抗日前线,几十年来挥矛横槊奔突于沙场,练就了一身卓越的军事技能。他手持双枪能打天上飞鸟,近身搏斗五七人近不了身。他任广州军区司令员期间,在一次部队训练中表演过五十米开外飞刀削树叶的真功夫。黄永胜不但自己军事技术过硬,据老八路回忆,在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时身为司令员的他每天早上亲自带部队出操,要求非常严格。

这是一个从农村少年到将军的人,早期有过赌博和古惑仔的经历。他的人生多姿多彩,从红军、八路军,再到人民解放军中,都留下了他光辉的足迹。他几十年来出生入死,身经百战,在战争年代曾负过六次枪伤。黄永胜从战士、班长、副排长、排长、副连长、连长、副团长、团长、师长、军分区副司令员、军分 区司令员、旅长、纵队司令、军长、兵团副司令、兵团司令、广州军区司令员,几乎是一步一个台阶地当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只在1951年至1952年任华南军区副司令员期间,兼任华南军区防空部队司令员、政治委员。除了兼了这个挂名防空部队政委外,黄永胜在漫长的军事生涯中,一天政治主官都没当过,这在57个开国上将中是不多见的。

黄永胜机智果断、勇冠三军,不论与他亲近或与他存在过节和怨愤的人,都不能不承认战争年代他那卓越的指挥领导能力和显赫战功。黄永胜一生只怕两个人,一个是毛泽东,黄永胜从1927年9月起就跟随毛泽东参加秋收起义,连名字都是毛泽东给改的,是三湾改编的嫡系。1937年在延安,毛泽东曾和幸存下来的三湾派干部合过影,总共才二十多个,其中就有黄永胜。

还有就是林彪了。林彪性格极其内向,话不多。林彪曾经对叶群说:“话要少说,书要多读。不明的事情不应该说;真正明白了,就没有必要说了,所以能说的话大都是无聊的重复。” 据说连向来深居简出,话语不多的铁腕首领邓小平,也不止一次赞扬过他:我佩服林彪的沉思和寡言。

黄永胜性格却是外向和豪爽,但是两人同样对军事的共同爱好使林彪非常欣赏黄永胜。打起仗来天不怕地不怕,说话声音像打雷的黄永胜每次来到林彪的门外,一下子就收敛起来,大气也不敢出。绰号“毛猴子”的38军副军长贺东生少将曾说过:“在四野,罗帅我不怕,陈光我不怕,李天佑我也不怕,就怕林彪一人。因为他不理人,不说话,你弄不懂他在想什么。”

黄永胜一生也只敬两个人,一个是罗荣桓元帅,从某种程度上,罗荣桓可以说是黄永胜革命道路上的引路人。从湖北通城秋收起义、湘赣边秋收起义、中央苏区的红四军、红一军团、八路军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再到东北解放战争时期的四野,罗荣桓都是黄永胜的老领导。这一点从黄永胜早期的几篇如《罗荣桓教我如何当班长》等回忆文章可以看出来,真是情真意切。黄永胜的大儿子黄春光在林彪百年诞辰时的公开演说中也提到这一点,说黄永胜一生最敬重两个人,一个是罗荣桓,还有一个就是林彪了。

黄永胜对林彪的敬是由衷的敬,是从心底里的敬,是战争年代林彪出神入化的指挥艺术使得黄永胜心服口服。可以说,黄永胜一生又敬又怕的人却只有林彪了。黄春光曾问过父亲,一生中最好的领导是谁?黄永胜说当然是林彪,跟林彪打仗多,痛快!

黄永胜打仗怎么样?相信不少人对此问题有兴趣。1971年黄永胜被抓以后,一切有关他的事迹不是被毁,就是被歪曲,尤其是对他的战斗经历更是讳莫如深。八十年代初,黄永胜曾和儿子黄春光说过,我打仗怎样,可以去查资料。的确,在“九一三事件”后,人们谈到黄永胜的时候,从来也没有人说过他胆小怕死,或不会打仗。

辽沈战役之前,毛泽东在西柏坡对中央军委周恩来、朱德等人说:林彪当今壮得很哪!林彪的第四野战军拥有百万之众,武器精良,实力位于四大野战军之首,这是毫无疑问的。辽沈战役结束后,司令员黄永胜率八纵将士进关。山海关上,阵风猎猎,红旗招展,黄永胜极目远眺,只见车轮滚滚,尘土飞扬,一眼望不到头的四野大军正朝平津方向前进。黄永胜豪情万丈地对政委邱会作说:“单凭我们四野就可以和蒋介石一争天下了。”

四野悍将更是名闻全军,光开国上将就有二十位之多,占全部开国上将总数三分之一还多,他们分别是四野参谋长萧克、四野第二参谋长赵尔陆、四野副参谋长李聚奎、四野后勤部长周纯全、四野政治部副主任周桓、十二兵团副司令员陈伯钧、十二兵团副司令员韩先楚、十三兵团政委肖华、十三兵团副司令员李天佑、十四兵团司令员刘亚楼、十四兵团副司令员黄永胜、十四兵团副司令员兼第三十九军军长刘震、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十五兵团政委赖传珠、十五兵团副司令员洪学智、二十一兵团司令员陈明仁、东北军区副司令员吕正操、东北军区参谋长陈奇涵、东野搞后勤军工生产的杨至成、还有就是蒙古族的乌兰夫。

这二十位四野上将中,公认打仗在前几位的有韩先楚、李天佑、刘震、邓华、黄永胜。另外,还有 “三杨开泰”指华北野战兵团的杨成武和杨得志、二野的杨勇和三野的许世友,共计九员开国上将。

打仗最剽悍的就要数黄永胜、韩先楚和许世友了。许多战史研究资料都认为,黄永胜打仗的剽悍程度不在许世友之下,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更是和韩先楚相互辉映,是黑土地上最耀眼的将星,深为林彪所器重。

在晋察冀军区三分区时,在唐县一次伏击日本鬼子一个中队,战斗到黄昏,黄永胜向老二团团长吼道怎么还不解决战斗。这位团长也是一位长征过来的老红军。这位后来的开国少将回答部队伤亡较重。黄永胜抓起一支步枪要亲自带队冲锋,团长赶忙夺过步枪组织冲锋,一顿手榴弹把残余敌人解决,缴获了两门山炮。战后黄永胜非常开怀,大声说:“这两门炮我是一定要得到的!”

1969年10月17日,黄永胜将军向全军下达了《首长关于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的紧急指示》,即林彪的“一号命令”。某日,江青突然问黄永胜将军:“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报告主席?”将军急对曰:“林总叫我先请示主席,我怕突发事件出现,就边执行边汇报。请江青向主席解释。”江青曰:“此事只你我二人知道,不要对任何人说。”黄永胜将军诺诺应答,急报告林彪。林彪闻之,沉默不语 。

黄永胜将军言“林彪事件”:“武将不敌文人,林彪之死是天意 。”

“文革”期间,黄永胜将军大起大落。曾任中共政治局委员,解放军总参谋长,军委办事组组长。参与了林彪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 。1971年被撤职,1973年被开除党籍 。

黄永胜的前半生完全是凭着战功,从战士直到成为上将。黄永胜1910年出生于湖北省咸宁县一个贫苦家庭,1927年7月,十六岁的黄永胜去了崇阳县城,在崇阳县团防局当了一名民团士兵。从此开始了他的当兵生涯。

黄永胜原名黄叙钱,是毛泽东为他改名为黄永胜。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昌召开“八七”会议,决定在湘鄂赣粤4省举行秋收起义。崇阳县民团在此之前改名为崇阳县农民自卫军,与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混编,加入到了秋收起义之中,黄永胜随起义部队来到了井冈山。在一次战斗中,一股敌人突然打到前敌委员会与红四军军部附近。时任班长的黄叙钱来不及请示连长,立即主动率全班战士向敌人反击,击退了敌人,保卫了前委与军部的安全。战斗结束后,前委书记兼党代表毛泽东表扬了他,询问了他的名字后,告诉他革命战士不能只讲钱,要讲为无产阶级而奋斗,为他改名为黄永胜,希望他在革命的道路上永远胜利前进。

1.玩女人成了一种爱好

黄永胜作战有勇有谋,但却爱沾花惹草,见女人就爱,虽职务不断升迁,但玩女人的爱好一直不减。在抗战十分紧张之时,他还与一个地主的女儿打得火热,为此受到聂荣臻的严厉批评。正是因生活作风问题,他感到没脸见人,想调到别处,正好晋察冀第二野战军成立,黄永胜担任了热辽纵队司令员。1946年8月,承德失守后,黄永胜纵队划归东北民主联军建制,黄永胜从此再一次在林彪的麾下。进城后,罗荣桓元帅发的最大的一次火,就是为黄永胜玩女人发的,说他这么大年纪,这么高职务,还是不改,还要不要脸了?

2.整人成了一种职业病

1967年4月,“文革”“二月逆流”之后,军队中一小撮人开始反对老革命家,谋取军权。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来到北京。一到毛家湾,林彪热心接待老部下。他启发性地问道:“对于当前部队和地方某些群众组织的关系比较紧张,你看应如何处理?” 黄永胜不假思索:“我看就是重申八条,贯彻八条。支持八条中的不准以任何借口冲击军事机关,不准随意揪斗军队领导干部。”

林彪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说道:“只靠八条是不解决问题的,现在需要有新的东西,向全国发出一份新命令,规定几条。”黄永胜连声附和。很快,林彪炮制的“十条”出笼了,几天之内就发到全国各地。“十条”的发布等于是给冲击部队的群众组织火上浇油,这正好符合林彪唯恐军队不乱的意图。

5月27日,黄永胜回到广州后,伙同政治委员、第二书记刘兴元组织专案小组,开始迫害军区领导干部,制造了文年生、相炜、江民风、陶汉章反革命冤案。 不久,黄永胜一伙又制造了“广东地下党”冤案,受到诬陷迫害的达7200人之多。其中包括我党早期著名农民运动领袖彭湃烈士的母亲、儿子以及烈士的侄儿、堂弟、堂侄等。

黄永胜进京后不久,就主持总参党委扩大会议,在会上说:“总参出了不少坏人,有黄克诚、罗瑞卿、张爱萍、王尚荣,如今又出了杨成武”。1967年12月25日,他在听取总政军管小组汇报时说:“你们要交待政策,利用矛盾,分化瓦解,各个击破”,“总政是水浅王八多”,“总政情况复杂,是阎王殿,是几代招降纳叛的地方,是阶级斗争复杂的地方。

在此期间,黄永胜以总参谋长和军委办事组组长的身份,秉承林彪旨意,成立材料组,罗织罪名,并且停发军委几位副主席的文件,收缴中央军委的全部印章。

与此同时,黄永胜在林彪的指使下,歪曲历史事实,诬陷聂荣臻是“华北山头主义”后台,11月他又说:“每一个大转折总有些人出来反对主席的正确路线……聂荣臻这一辈子也没有干什么好事。这些人是不会死心的,一有适当的气候就会起来搞名堂。”

1968年5月,黄永胜在对贺龙专案组人员讲话时,大肆鼓动说:“贺案很重要,他是大土匪,大军阀,大阴谋家。这案很大,面很宽,有很多人,要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努力。搞案子本身就是一场阶级斗争,要把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挖出来,要猛打穷追,要团结一致,共同对敌……”他还扣压了贺龙元帅写的8封申诉信。

最惨无人道的是1968年8月,黄永胜与吴法宪召集罗瑞卿专案组开会,传达林彪对罗瑞卿的诬陷,说:“罗瑞卿是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十分狡猾,可恶至极”。(10)他还在原罗瑞卿专案组写的一个关于推迟罗瑞卿手术治疗的报告上批示“同意”,赞同对罗瑞卿进行不间断的审讯和斗争,待秋后再动手术。这使将军的左腿失去了安装假肢的可能,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了极大摧残。在处理彭德怀一案中,黄永胜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968年5月初,黄永胜刚调总参不久,没有分配到适合的房子,正好乌兰夫被打倒,搬了出去,黄永胜就借住在“小西天”乌兰夫的房子里。黄永胜生活比较朴素,每餐二菜一汤,最爱吃的好菜是泥鳅、蚯蚓,黄永胜妻子项辉芳最喜欢吃饺子。那时,黄永胜很随和,外出不要警卫护送,大多是单独出车。

书名:一将难求四野名将录

作者:张正隆

出版社:白山出版社

出版年:2011-9

定价:69.90元

装帧:平装

ISBN:9787806878989

《一将难求四野名将录》是著名军事文学作家张正隆继《枪杆子1949》之后推出的又一军事雄文。书名取自元曲“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他再次深度抒写四野战史,首次聚焦四野名将梁兴初、李天佑、丁盛、钟伟、胡奇才、韩先楚、刘震、邓华、贺晋年、黄永胜、刘亚楼、解方、苏静、吴克华、李作鹏、徐国夫等人的军事生涯。战争亲历者的口述史,首次公开发表来自于四野名将后人的百余幅珍贵老照片。

张正隆,1947年出生,辽宁本溪县草河口镇人。著名军旅作家。中共党员。1966年高中毕业,1968年赴本溪县小市公社插队务农,1969年应征入伍参加解放军,历任81065部队战士、排长、新闻干事、宣传干事、沈阳军区文化部创作室专业作家。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长篇报告文学《雪白血红》、《枪杆子1949》、《解放》、《西部神话》、《战将》、《战争记忆》,中篇报告文学《大寨在人间》等。长篇报告文学《血情》获第三届解放军文艺奖及中国报告文学505杯奖,另有10余部长、中、短篇报告文学获军内外省军级以上报刊优秀作品奖。


相关文章推荐:
咸宁 | 上将 | 文化大革命 | 林彪 | 党籍 | 林彪反革命集团 | 湖北 | 罗荣桓 | 井冈山 | 红一师 | 东北民主联军 | 东北野战军 | 第四野战军 | 辽沈战役 | 平津战役 | 广西战役 | 中南军区 | 八一勋章 | 独立自由勋章 | 解放勋章 | 中南局 | 文化大革命 | 林彪 | 九一三事件 | 两万五千里长征 | 八一勋章 | 独立自由勋章 | 解放勋章 | 林彪 | 林彪反革命集团 | 文年生 | 赵紫阳 | 周恩来 | 江青 | 李必达 | 陶铸 | 毛泽东 | 江青 | 叶群 | 温玉成 | 林彪 | 林彪 | 聂荣臻 | 开国上将 | 许世友 | 王震 | 粟裕 | 巴顿 | 钟伟 | 万里长征 | 毛泽东 | 林彪 | 叶群 | 邓小平 | 林彪 | 贺东生 | 陈光 | 李天佑 | 罗荣桓 | 通城秋收起义 | 湘赣边秋收起义 | 辽沈战役 | 毛泽东 | 周恩来 | 朱德 | 林彪 | 第四野战军 | 四大野战军 | 邱会作 | 蒋介石 | 萧克 | 赵尔陆 | 李聚奎 | 周纯全 | 周桓 | 陈伯钧 | 韩先楚 | 肖华 | 李天佑 | 刘亚楼 | 刘震 | 邓华 | 赖传珠 | 洪学智 | 陈明仁 | 吕正操 | 陈奇涵 | 杨至成 | 乌兰夫 | 韩先楚 | 李天佑 | 刘震 | 邓华 | 杨成武 | 杨得志 | 杨勇 | 许世友 | 红四军军部 | 聂荣臻 | 东北民主联军 | 罗荣桓 | 林彪 | 政治委员 | 刘兴元 | 文年生 | 相炜 | 江民风 | 陶汉章 | 彭湃 | 黄克诚 | 罗瑞卿 | 张爱萍 | 王尚荣 | 杨成武 | 总参谋长 | 林彪 | 聂荣臻 | 贺龙 | 吴法宪 | 罗瑞卿 | 彭德怀 | 乌兰夫 | 张正隆 | 枪杆子1949 | 四野名将 | 梁兴初 | 李天佑 | 丁盛 | 钟伟 | 胡奇才 | 韩先楚 | 刘震 | 邓华 | 贺晋年 | 刘亚楼 | 解方 | 苏静 | 吴克华 | 李作鹏 | 徐国夫 | 张正隆 | 雪白血红 | 战争记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