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皇明祖训

《皇明祖训》是明太祖朱元璋主持编撰的明朝典籍。内容是为巩固朱明皇权而对其後世子孙的训戒。 初名《祖训录》,始纂於洪武二年(1369)六年书成九年又加修订;二十八年(1395)重定更名为《皇明祖训》。本文收录於《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明太祖朱元璋主持编撰的明朝典籍。内容是为巩固朱明皇权而对其後世子孙的训戒。初名《祖训录》。始纂於洪武二年(1369)六年书成朱元璋为之作序。命礼部刊印成书。九年又加修订。二十八年重定更名为《皇明祖训》并将首章的《箴戒》改称《祖训首章》。

皇明祖训渊源来自于儒教思想,最初人民是在半山坡居住因为洪水淹不到,待外界知识提高后逐渐下山选择有水有猎物的地方居住,渔猎是人类最初最原始的生产方式,渔猎基本是从自然资源中直接摄取,没有自身的生产资料,而游牧有自己的羊群马群作为产出的生产资料,游牧定居后逐渐演化为农耕文明,在农耕社会耕地是价值最大的存在。农耕统治者为了让农民安心耕地宣扬安土重迁思想并禁止商业流通,所以农耕社会有耕地欲望没有领地欲望,因为游牧思维是地方越大牧地越多,农耕则是除了占领战略要地外能耕种的沃土与会耕种的人才是宝贝,对疆域有选择挑剔性。没有进入工业社会之前世界上农作物的产量都是有限的,耕战模式中,秋收剩下的食物成了粮食暴兵线,这种不好好种地又损失男性劳力又消耗粮食去打不能耕种的土地在儒教眼里亏大发了。也只有秦始皇、汉武帝等雄主或李世民、朱棣等篡位皇帝以及渔猎、游牧的思维惯性才会启动耕战模式,其结果无一例外的被儒教谴责。农耕文明的安逸性发展到最后对耕地的欲望与早期相比又出现挑剔思想,没排水开发过的耕地(三角洲、沼泽地)亦不愿搬迁。虽西方文明朝代更迭,但古希腊、古罗马的时候,对周围的蛮族都是传递教授本国的文学知识和生活习惯,对科技是严防死守,所以后来罗马覆灭,蛮族们还是罗马,也都自认是罗马后裔,不过科技就黑暗的中世纪了,科技知识则被罗马帝国遗民辗转西方各国回到西方(由于地缘优势无法做到元朝、清朝的统一以及赤眉黄巢这些烧书的举动),儒教反之,对儒家思想严防死守,奇技淫巧当赏赐随便送,工匠随便赐。这样西方的文化、科技一直未被蛮化断层,由于欧洲地理不便通过生活需求迫使其发展航海商业,通过流通性吸收各国文明知识与自身文明知识进行交流冲洗与积累。至16世纪以后摆脱宗教束缚的教育,随着知识大量传播普及推动西方进入工业文明科学大爆发。科技创物出现后,耕地、牧地、海洋、沙漠各种地貌的价值被彻底释放。

子胥曰:“夫齐之与吴也,习俗不同,言语不通,我得其地不能处,得其民不能使。”

李斯谏曰:“夫匈奴无城郭之居,委积之守,迁徙鸟举,难得而制也。轻兵深入,粮食必绝;踵粮以行,重不及事。得其地不足以为利也,遇其民不可役而守也。胜必杀之,非民父母也。靡蔽中国,快心匈奴,非长策也。”主父偃附议。

韩长孺:得其地不足以为广,有其众不足以为强,自上古不属为人。

班固:“有其地不可耕而食,得其人不可臣而畜,来则惩而御之,去则备而守之。”华谭附议。

《前汉纪》:“是以春秋内诸夏而外夷狄。夷狄之人。贪而好利。被发左衽。人面兽心。其与中国。殊章服。异习俗。食饮不同。言语不通。是以圣王禽兽畜之。不与约誓。不就攻伐。约之则费赂而见欺。攻之则师劳而致寇。得其土。不可耕而食。得其民。不可抚而畜也。是以明王外而不内。疏而不戚。政教不及其民。正朔不加其国。来则惩以御之。去则备而守之。其慕义贡献。则接以礼让。”

江统:“不居之地,不牧之民,不足以烦中国”,“得其地不可垦发,得其人无益于政”,“得地不可耕农,得民不可冠带”。

苻融:“虚牦中国,投兵万里之外,得其人不可役,得其地不可耕,固谏以为不可。”

渊:“蠕蠕,荒外无用之物,得其地不可耕而食,得其民不可臣而使,轻疾无常,难得而制;有何汲汲,而劳士马以伐之?”

狄仁杰:若其用武荒外,邀功绝域,竭府库之实,以争硗确不毛之地,得其人不足以增赋,获其土不可以耕织。苟求冠带远夷之称,不务固本安人之术,此秦皇、汉武之所行,非五帝、三皇之事业也。

良弼:“臣居日本岁余,睹其民俗,狠勇嗜杀,不知有父子之亲、上下之礼。其地多山水,无耕桑之利,得其人不可役,得其地不加富。况舟师渡海,海风无期,祸害莫测。是谓以有用之民力,填无穷之巨壑也,臣谓勿击便。”

伯颜:“臣等与识者议,此国之民不及二百户,时有至泉州为商贾者。去年入琉求,军船过其国,国人饷以粮食,馆我将校,无它志也。乞不遣使。”

董士选“今刘深出师,以有用之民而取无用之地。就令当取,亦必遣使谕之,谕之不从,然后聚粮选兵,视时而动。岂得轻用一人妄言,而致百万生灵于死地?”

“高丽去京师四千里 , 地瘠民贫 ,夷俗杂尚 ,非中原比。万一梗化 ,疲力治之 ,非幸事也 ,不如守祖宗旧制”

朱元璋:“限山隔水,僻在一隅,得其地不足以供给,得其民不足以使令。”

朱瞻基““太祖皇帝祖训有云:‘四方诸彝及南蛮小国,限山隔海,僻在一隅,得其力不足供给,得其民不足使令,吾子孙毋倚富强要战功。’后因黎氏弑主虐民,太宗皇帝有吊伐之师,盖兴灭继绝盛心也。而陈氏子孙为季■屠戮已尽,不得已徇土人之请,建郡县,置官守。自是以来,交趾无岁不用兵,皇考念之,深为恻然。昨遣将出师,朕反复思之,欲如洪武中使自为一国,岁奉常贡,以全一方民命,卿等以为何如?”义、原吉对曰:“太宗皇帝平定此方,劳费多矣。二十年之功,弃于一旦,臣等以为非是。”上顾士奇、荣曰:“卿两人云何?”对曰:“交趾,唐、虞、三代皆在荒服之外,汉、唐以来虽为郡县,叛服不常。汉元帝时,珠崖反,发兵击之,贾捐之议罢珠崖郡,前史称之。夫元帝中主,犹能布行仁义,况陛下父母天下,与此豺豕较得失耶!”

何文渊:“麓川在南睡,弹丸耳!疆里不过数百,人民不满万余,得其地不可居,得其民不可使,宜宽其天讨”

张居正:“得其地不可耕也,得其民不可使也,而空费财力以事无益,使无辜之民肝脑涂地”

康熙:“得其地不足以耕,得其人不足以臣”,“费兵靡饷”,“迁其人,弃其地”,“弹丸之地,得之无所有,不得无所损”。

所以终明一朝对外对内战争一次都不能受挫或消耗过大,不然武官就会就会同时面对朱元璋皇明祖训与文官集团的双重压力,武官一直处于被动防守还击的状态。

全书目有十三首章。

前有四款分述禁用酷刑禁立丞相对犯法皇亲国戚的处置及对四方各国的方针其後是关于敬天法祖等问题的言论。

持守。自述持身之道强调节俭。

严祭祀。认为祭祀贵在精诚并叙述祭祀的准备程序。

谨出入。告诫後代帝王不要轻易动止。

慎国政。主要讲帝王须广有耳目同时规定官员士庶人等不得枉议大臣。

礼仪。分述祭祀奉使王府进贺表笺亲王朝觐亲王在国等礼仪。并为东宫及亲王府各拟名二十字令其子孙顺序使用。

法律。包括对皇太子和亲王的处分办法。

内令。规定皇后不得干预外政宫闱当谨内外。

内官。分述内官职掌品秩和内官机构的设置。

职制。先叙述封爵的程序和规格规定郡王子孙有文武材者可考验授官次述宗人府及王府官的设置。

兵卫。分王国军队为守镇兵和防卫兵遇警并从王调遣同时规定亲王仪仗。

营缮。规定诸王宫室格式不得超越。

供用。包括朝觐时沿途人役物料的支给和每岁常用两部分。

祖训首章

持守

严祭祀

谨出入

慎国政

礼仪

法律

内令

内官

职制

兵卫

营缮

供用

朕观自古国家,建立法制,皆在始受命之君。当时法已定,人已守,是以恩威加於海内,民用平康。盖其创业之初,备尝艰苦,阅人多,历事亦熟。比之生长深宫之主,未谙世故;及僻处山林之士,自矜己长者,甚相远矣。朕幼而孤贫,长值兵乱;年二十四,委身行伍,为人调用者三年。继而收揽英俊,习练兵之方,谋与群雄并驱。劳心焦思,虑患防微,近二十载,乃能翦除强敌,统一海宇。人之情伪,亦颇知之。故以所见所行,与群臣定为国法,革元朝姑息之政,治旧俗污染之徒。且群雄之强盛诡诈,至难服也,而朕已服之;民经世乱,欲度兵荒,务习奸猾,至难齐也,而朕已齐之。盖自平武昌以来,即议定著律令,损益更改,不计遍数。经今十年,始得成就。颁而行之,民渐知禁。至於开导後人,复为《祖训》一编,立为家法。大书揭於西庑,朝夕观览,以求至当,首尾六年,凡七誊藁,至今方定,岂非难哉?盖俗儒多是古非今,奸吏常舞文弄法,自非博采众长,即与果断,则被其眩惑,莫能有所成也。今令翰林编辑成书,礼部刊印以传永久。凡我子孙,钦承朕命,无作聪明,乱我已成之法,字不可改易。非但不负朕垂法之意,而天地、祖宗亦将孚佑於无穷矣!呜呼,其敬戒之哉!

一、朕自起兵至今四十馀年,亲理天下庶务,人情善恶真伪,无不涉历。其中奸顽刁诈之徒,情犯深重、灼然无疑者,特令法外加刑,意在使人知所警惧,不敢轻易犯法。然此特权时处置,顿挫奸顽,非守成之君所用常法。以後子孙做皇帝时,止守律与大诰,并不许用黥刺、腓、劓、阉割之刑。云何?盖嗣君宫内生长,人情善恶,未能周知;恐一时所施不当,误伤善良。臣下敢有奏用此刑者,文武群臣即时劾奏,将犯人迟,全家处死。

一、自古三公论道,六卿分职,并不曾设立丞相。自秦始置丞相,不旋踵而亡。汉、唐、宋因之,虽有贤相,然其间所用者多有小人,专权乱政。今我朝罢丞相,设五府、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等衙门,分理天下庶务,彼此颉颃,不敢相压,事皆朝廷总之,所以稳当。以後子孙做皇帝时,并不许立丞相。臣下敢有奏请设立者,文武群臣即时劾奏,将犯人迟,全家处死。

一、皇亲国戚有犯,在嗣君自决。除谋逆不赦外,其馀所犯,轻者与在京诸亲会议,重者与在外诸王及在京诸亲会议,皆取自上裁。其所犯之家,止许法司举奏,并不许擅自拿问。

今将亲戚之家指定名目,开列於後:

皇后家 皇妃家

东宫妃家 王妃家

郡王妃家 驸马家

仪宾家 魏国公家

曹国公家 信国公家

西平侯家 武定侯家

一、四方诸夷,皆限山隔海,僻在一隅;得其地不足以供给,得其民不足以使令。若其自不揣量,来扰我边,则彼为不祥。彼既不为中国患,而我兴兵轻伐,亦不祥也。吾恐後世子孙,倚中国富强,贪一时战功,无故兴兵,致伤人命,切记不可。但胡戎与西北边境,互相密迩,累世战争,必选将练兵,时谨备之。

今将不征诸夷国名,开列於後:

东北:

朝鲜国(即高丽。其李仁人,及子李成桂今名旦者,自洪武六年至洪武二十八年,首尾凡弑王氏四王,故待之)

正东偏北:

日本国(虽朝实诈,暗通奸臣胡惟庸,谋为不轨,故绝之)

正南偏东:

大琉球国(朝贡不时,王子及陪臣之子,皆入太学读书,礼待甚厚)

小琉球国(不通往来,不曾朝贡)

西南:

安南国(三年一贡)

真腊国(朝贡如常,其国滨海)

暹罗国(朝贡如常,其国滨海)

占城国(自占城以下诸国来朝贡时,内带行商,多行谲诈,故沮之。自洪武八年沮至洪武十二年,方乃得止。其国滨海)

苏门答剌(其国滨海)

西洋国(其国滨海)

爪洼国(其国居海中)

湓亨国(其国居海中)

白花国(其国居海中)

三弗齐国(其国居海中)

渤泥国(其国居海中)

凡古帝王以天下为忧者,唯创业之君、中兴之主,及守成贤君能之。其寻常之君,将以天下为乐,则国亡自此始。何也?帝王得国之初,天必授於有德者。若守成之君常存敬畏,以祖宗忧天下为心,则能永受天之眷顾;若生怠慢,祸必加焉。可不畏哉!

凡每岁自春至秋,此数月尤当深忧,忧常在心,则民安国固。盖所忧者,惟望风雨以时,田禾丰稔,使民得遂其生。如风雨不时,则民不聊生,盗贼窃发,豪杰或乘隙而起,国势危矣。

凡天下承平,四方有水旱等灾,当验国之所积,於被灾去处,优免税粮。若丰稔之岁,虽无灾伤,又当验国所积,稍有附馀,择地瘦民贫处,亦优免之。不为常例,然优免在心,临期便决,勿使小人先知,要名於外。

凡帝王居安,常怀警备。日夜时刻不敢怠慢,则身不被所窥,国必不失;若恃安忘备,则奸人得计,身国不可保矣。其日夜警备常如对阵,号令精明;日则观人语动,夜则巡禁严密,奸人不得而入。虽亲信如骨肉,朝夕相见,犹当警备於心,宁有备而无用。如欲回避左右,与亲信人密谋国事,其常随内官及带刀人员止可离十丈地,不可太远。如元朝英宗遇夜被害,只为左右内使回避太远,後妃亦不在寝处,故有此祸。可不深为戒备。

凡警备常用器械、衣甲,不离左右;更选良马数疋,调教能行速走者,常於宫门养。及四城门,令内使带鞍辔各置一疋,在其所在,一体上古帝王诸侯防御也。

凡夜当警省,常听城中动静。或出殿庭,仰观风云星象何如;不出则候市声何如。

凡帝王居宫,要早起睡迟,酒要少饮,饭要依时进,午後不许太饱。在外行路则不拘。

凡人之奸良,固为难识。惟授之以职,使临事试之,勤比较而谨察之,奸良见矣。若知其良而不能用,知其奸而不能去,则误国自此始。历代多因姑息,以致奸人惑侮。当未知之初,一委用;既识其奸,退亦何难。慎勿姑息。

凡听讼要明。不明则刑罚不中,罪加良善,久则天必怒焉。或有大狱,必当面讯庶,免构陷之弊。

凡赏功要当,不当则人心不服,久则祸必生焉。

凡自古亲王居国,其乐甚於天子。何以见之?冠服、宫室、车马、仪仗亚於天子,而自奉丰厚,政务亦简。若能谨守藩辅之礼,不作非为,乐莫大焉。至如天子总揽万机,晚眠早起,劳心焦思,唯忧天下之难治。此亲王所以乐於天子也。

凡古王侯,妄窥大位者,无不自取灭亡,或连及朝廷俱废。盖王与天子,本是至亲;或因自不守分,或因奸人异谋,自家不和,外人窥觑,英雄乘此得志,所以倾朝廷而累身己也。若朝廷之失,固有此祸;若王之失,亦有此祸。当各守祖宗成法,勿失亲亲之义。

凡王所守者祖法。如朝廷之命合於道理,则惟命是听;不合道理,见法律篇第十二条。

凡吾平日持身之道,无优伶进狎之失,无酣歌夜饮之欢;正宫无自纵之权,妃嫔无宠恣之专幸。朕以乾清宫为正寝,后妃宫院各有其所,每夕进御有序。或有浮词之妇,察其言非,即加诘责,故宫无忌之女。至若朝堂决政,众论称善,即与施行;一官之语,未可以为必然。或燕闲之际,一人之言,尤加审察,故朝无偏听之弊。权谋与决,专出於己,察情观变,虑患防微,如履薄冰,心胆为之不宁。晚朝毕而入,清晨星存而出,除有疾外,平康之时,不敢怠惰。此所以畏天人而国家所由兴也。

凡祀天地,祭社稷,享宗庙,精诚则感格,怠慢则祸生。故祭祀之时,皆当极其精诚,不可少有怠慢。其风、云、雨师、山川等神,亦必敬慎自祭,勿遣官代祀。

凡祀天地,正祭前五日,午後沐浴更衣,处於斋宫;次日早传制,戒谕百官;又次日告仁祖庙,致斋三日行事。

凡享宗庙、祭社稷,正祭前四日,午後沐浴更衣,处於斋宫;次日为始,致斋三日行事。

凡祭太岁、风、云、雷、雨师、岳镇、海渎、山川、城隍等神,正祭前三日,午後沐浴更衣,处於斋宫;次日为始,致斋二日行事。(春於大祀坛内从祭;秋怿日於本坛致祭。)

凡传制遣官代祀历代帝王,并旗纛、孔子等庙,前一日沐浴更衣,处於斋宫;次日遣官。

帝王(春於大祀坛内从祭;秋於祭山川前一日,遣官本坛致祭)

旗纛(秋於祭山川日,遣官本坛致祭)

孔子(春秋仲月上丁日,遣官致祭)

凡祭五祀、户、灶门、井,於四孟月遣内官致祭;中,於季夏土旺戊日,亦内官致祭。

凡动止有占,乃临时之变,必在己精审,术士不预焉。且如将出何方,所被马忽有疾,或当时饮食、衣服、旗帜、甲仗有变,或匙失、杯倾、所用违意,或烈风、迅雷逆前而来,或飞鸟、走兽异态而至,此神之报也,国之福也。若已出在外,则详查左右,慎防而回;未出即止。然,天象人不能为,馀皆人可致之物,恐奸者乘此伪为,以无为有,以有为无,窒碍出入,宜加详审。设若不信而往,是违天取祸也。朕尝临危,几凶者数矣。前之警报皆验,是以动止。必详人事,审服用,仰观天道,俯察地理,皆无变异而後运用,所以获安。

凡广耳目,不偏听,所以防壅蔽而通下情也。今後大小官员,并百工伎艺之人,应有可言之事,许直至御前闻奏。其言当理,即付所司施行;诸衙门毋得阻滞,违者即同奸论。

(如元朝命相诏有云:诸衙门敢有隔越中书奏请者,以违制论。故内外百司,有所奏请,进由中书省,遂至迁延沉溺,不能上达;而国至於亡也。)

凡官员士庶人等,敢有上书陈言大臣才德政事者,务要鞫问情由明白,处斩。如果大臣知情者同罪,不知者不坐。

(如汉王莽为相,操弄威福,平帝以新野田二万五千六百倾益封莽,莽佯不受,吏民上书颂莽功德者,前後四十八万七千五百七十二人。遂致威权归莽,倾移汉祚。可不戒哉。)

凡王国宫城外,立宗庙、社稷等坛。

宗庙(立於王宫门左,与朝廷太庙位置同)

社稷(立於王宫门右,与朝廷太社位置同)

风、云、雷、雨、山川神坛(立於社稷坛西)

旗纛庙(立於风云雷雨山川坛西,司旗者致祭)

凡祭五祀(用豕一,祝帛、香、烛、酒、果):

司户之神(於宫门左设香案,正月初四日,门官致祭)

司灶之神(於厨舍设香案,四月初一日,典膳官致祭)

中之神(於宫前丹墀内近东设香案,六月土旺戊日,承奉司官致祭)

司门之神(於承运门稍东设香案,七月初一日,门官致祭)

司井之神(於井边设香案,十月初一日,典膳官致祭)

凡正旦遣使进贺表笺,王具冕服,文武官具朝服。涤宝用宝讫,置表於龙亭,王率文武官就位。王於殿前台上,文武官於台下,行十二拜礼。王送表出宫城门,止离五丈地;文官送出国门,武官从王还宫。

凡遇天子寿日,王於殿前台上设香案,具冕服,率文武官具朝服,行祝天地礼。若遇正旦,拜天地後,即诣祖庙行礼毕,升正殿,出使官,便服行四拜礼。文武官具服行八拜礼。

凡帝王生日,先於宗庙具礼致祭,然後叙家人礼,百官庆贺。礼毕筵宴。

凡遇诏敕至王国,武官随王侍卫,不出郊外;文官具朝服出郊奉迎,安奉诏敕於龙亭,乘马前导。王具冕服於王城门外五丈馀地,奉迎至王宫,置龙亭於正殿中。王於殿前台上先行五拜礼毕,升殿侍立於龙亭东侧,武官护卫、文官於台下自行十二拜礼,跪听开读。

凡朝臣奉旨至王府,或因使经过见王,并行四拜礼。虽三公、大将军,亦必四拜。王坐受之。若使臣道路本经王国,故意迂回躲避,不行朝王者,斩。

凡王府文武官,并以清晨至王府门候见。其王所居城内布政司、都指挥司,并卫、府、州、县杂职官,皆於朔望日至王府门候见。若有事召见者,不在此限。

凡进贺表笺,皇太子、亲王於天子前自称曰长子某,第几子某,王某;称天子曰父皇陛下,称皇后曰母后殿下。若孙则自称曰长孙某,封某,第几孙某,封某;称天子曰祖父皇帝陛下,称皇后曰祖母皇后殿下。若天子之弟,则自称曰第几弟某,封某;称天子曰大兄皇帝陛下,称皇后曰尊嫂皇后殿下。若天子之侄,则自称曰第几侄某,封某;称天子曰伯父皇帝陛下、叔父皇帝陛下,称皇后曰伯母皇后殿下、叔母皇后殿下。若封王者,其分居伯叔,及伯叔祖之尊,则自称曰某,封臣某;称天子曰皇帝陛下,称皇后曰皇后殿下。若从孙、再从孙、三从孙,自称曰从孙某,封某,再从孙某,封某,三从孙某,封某;称皇帝曰伯祖皇帝陛下、叔祖皇帝陛下,称皇后曰伯祖母皇后殿下、叔祖母皇后殿下。

凡亲王每岁朝觐,不许一时同至,务要一王来朝,还国无虞,信报别王,方许来朝。诸王不拘岁月,自长至幼,以嫡先至;嫡者朝毕,方及庶者,亦分长幼而至,周而复始,毋得失序。

凡诸王居边者,无警则依期来朝;有警则从便,不拘朝期。

凡天子与亲王,虽有长幼之分,在朝廷必讲君臣之礼。盖天子之位,即祖宗之位;宜以祖宗所执大圭,於上镂字,题曰:奉天法祖,世世相传。凡遇亲王来朝,虽长於天子者,天子执相传之圭以受礼,盖见此圭,如见祖考也。

凡诸王来朝,祭祀办与未办,先常服见天子,三叩头不拜。奉先殿见毕,不拘何殿、楼、阁、门下,天子执大圭,王具冕服,叙君臣礼,行五拜三叩头。见毕,诸王系尊长,天子系侄孙,引王至何便殿。王坐东面西,天子衣常服,叙家人礼,行四拜不叩头;王坐受。然虽行家人礼,君臣之分,不可不谨。天子居正中南面坐,以待尊长。次见东宫,行四拜礼。如王系尊长,东宫答拜。

凡亲王系天子伯叔之类,年逾五十则不朝,世子代之;系侄之辈,年逾六十则不朝,世子代之。

凡亲王来朝,若遇大宴会,诸王不入筵宴中。若欲筵宴,於便殿去处,精洁茶饭,叙家人礼以待之。臣大会宴中,王并不入席。所以慎防也。

凡东宫、亲王位下、各拟名二十字。日後生子及孙,即以上闻,付宗人府。所立双名,每一世取一字以为上字;其下一字,临时随意选择,以为双名,编入玉牒。至二十世後,照例续添,永为定式。

东宫位下

允文遵祖训 钦武大君胜 顺道宜逢吉 师良善用晟

秦王位下

尚志公诚秉 惟怀敬谊存 辅嗣资廉直 匡时永信

晋王位下

济美钟奇表 知新慎敏求 审心咸景慕 述学继前修

燕王位下

高瞻祁见 厚载翊常由 慈和怡伯仲 简靖迪先猷

周王位下

有子同安睦 勤朝在肃恭 绍伦敷惠润 昭恪广登庸

楚王位下

孟季均荣显 英华蕴盛容 宏才升博衍 茂士立全功

齐王位下

贤能长可庆 睿智实堪宗 养性期渊雅 寅思复会通

鲁王位下

肇泰阳当健 观颐寿以弘 振举希兼达 康庄遇本宁

蜀王位下

悦友申宾让 承宣奉至平 懋进深滋益 端居务穆清

湘王位下

久镇开方岳 扬威谨礼仪 刚毅循超卓 权衡素自持

代王位下

逊仕成聪俊 充廷鼐鼎彝 传贻连秀郁 炳壮洪基

肃王位下

赡禄贡真弼 缙绅识烈忠 曦晖跻富运 凯谏处恒隆

辽王位下

贵豪恩宠致 宪术俨尊儒 云仍祺保合 操翰丽龙舆

庆王位下

秩邃台 倪伸帅倬奇 适完因巨 骘眷发需毗

宁王位下

磐奠觐宸拱 多谋统议中 总添支庶阔 作哲向亲衷

岷王位下

徽音膺彦誉 定干企雍 崇理原谘访 宽喜贲从

谷王位下

赋质僖雄敞 丛兴阐福昌 笃谐恂怿豫 扩霁昱祯祥

韩王位下

冲范徵偕旭 融谟朗逵 韶愉颢 令绪价蕃维

渖王位下

佶幼诠勋胤 恬埕效迥 源皙 圭璧澈澄昂

安王位下

斐序斌廷赏 凝覃祉襄 恢严颛辑矩 缜密廓程纲

唐王位下

琼芝弥宇宙 硕聿琳琚 启龄蒙颂体 嘉历协铭图

郢王位下

伟闻参望 箴诲洎皋夔 麒麟馀积兆 奎颖晔玑

伊王位下

勉典 褒珂采凤琛 应畴颁胄选 昆玉冠泉金

毖初斯建节 好必贞铨 执准符钧正 询汝励虔

荐演还畅 先施遂省稽 诹爰造就 适艺冀埙

慧坚忻愿确 鉴洁绰孜 习献增盈谧 临饶轶绩

靖江王位下

赞佐相规约 经邦任履亨 若依纯一行 远得袭芳名

凡皇太子,或出远方,或离京城近处,若有小大过失,并不差人传旨问罪,止是唤回面听君父省谕。若有口传言语,或是持符命、或朝廷公文前来问罪者,须要将来人拿下,磨问情由,预先备御,火速差亲信人直至御前,面听君上宣谕。是非明白,使还回报,依听发放。其诸王及王之子孙并同。

凡亲王及嗣子,或出远方,或守其国,或在京城,朝廷凡有宣召,或差仪宾、或驸马、或内官持御宝文书并金符前去,方许启程诣阙。

凡王国文官,朝廷精选赴王国任用;武官已有世袭定制。如或文武官员犯法,王能依律剖判者,听;法司毋得吹毛求疵,改王决治。其文武官,有能守正规谏,助王保全其国者,毋得轻易凌辱。朝廷闻之,亦以礼待。

凡王所居国城,及境内市井乡村军民人等,敢有侮慢王者,王即拿赴京来,审问情由明白,然後治罪。若军民人等本不曾侮慢,其王左右人虚张声势,於王处诬陷善良者,罪坐本人。

凡亲王有过重者,遣皇亲、或内官宣召。如三次不至,再遣流官同内官召之至京,天子亲谕以所作之非。果有实迹,以在京诸皇亲及内官,陪留十日。其十日之间,五见天子,然後发放。虽有大罪,亦不加刑;重则降为庶人,轻则当因来朝面谕其非。或遣官谕以祸福,使之自新。若大臣行奸,不令王见天子,私下傅致其罪,而遇不幸者,到此之时,天子必是昏君。其长史司并护卫,移文五军都督府,索取奸臣。都督府捕奸臣,奏斩之,族灭其家。

凡风宪官,以王小过奏闻,离间亲亲者斩。风闻王有大故,而无实迹可验,辄以上闻者,其罪亦同。

凡诸王京师房舍,或颇华丽,或地居好处,奸臣恃权,欲巧侵善夺者,天子斩之,徙其家属於边。

凡臣民有罪,必明正其罪,并不许以药鸩之。

凡王遣使至朝廷,不须经由各衙门,直诣御前。敢有阻当者,即是奸臣。其王使至午门,直门军官、火者,火速奏闻。若不奏闻,即系奸臣同党。

凡王国内,除额设诸职事外,并不许延揽交结奔竞佞巧、知谋之士,亦不许接受上书陈言者。如有此等之人,王虽容之,朝廷必正之以法。然不可使王惊疑。或有知谋之士,献於朝廷勿留。

凡庶民敢有讦王之细务,以逞奸顽者,斩。徙其家属於边。

凡朝廷使者至王国,或在王前,或在王左右部属处言语非理,故触王怒者,决非天子之意,必是朝中奸臣使之离间亲亲。王当十分含怒,不可辄杀;当拘禁在国,鞫问真情,遣人密报天子。天子当询其实,奸臣及使俱斩之。

凡朝廷新天子正位,诸王遣使奉表称贺,谨守边藩,三年不朝。许令王府官、掌兵官各一员入朝。如朝廷循守祖宗成规,委任正臣,内无奸恶,三年之後,亲王仍依次来朝。如朝无正臣,内有奸恶,则亲王训兵待命,天子密诏诸王,统领镇兵讨平之。既平之後,收兵於营,王朝天子而还。如王不至,而遣将讨平,其将亦收兵於营。将带数人入朝天子,在京不过五日而还,其功赏续後颁降。

凡朝廷无皇子,必兄终弟及,须立嫡母所生者。庶母所生,虽长不得立。若奸臣弃嫡立庶,庶者必当守分勿动,遣信报嫡之当立者,务以嫡临君位。朝廷即斩奸臣,其三年朝觐,并如前式。

凡王国内,时常点检军中,不许隐匿逃亡。如或有之,止坐两邻、窝主及有司官并该管头目,毋得问王。王亦毋得隐匿遮护。或奸臣故纵逃亡於部内,欲诬王者,将奸臣斩之,徙其家属於边。

自后妃以下,一应大小妇女及各位下使数人等,凡衣食、金银、钱帛并诸项物件,尚宫先行奏知,然後发遣内官监官。监官覆奏,方许赴库关支。尚宫若不奏知,朦胧发遣,内官亦不覆奏,辄擅关支,皆处以死。

凡私写文帖於外,写者接者皆斩。知情者同罪,不知者不坐。

凡庵、观、寺、院,烧香降香,禳告星斗,已有禁律。违者及领香送物者,皆处以死。

凡皇后止许内治宫中诸等妇女人,宫门外一应事务,毋得干预。

凡宫中遇有疾病,不许唤医人入内,止是说证取药。

凡宫闱当谨内外,後妃不许群臣谒见。命妇於中宫千秋节并冬至、正旦、每月朔望来朝;其隆寒、盛暑、雨、雪,免朝。

凡天子及亲王、後、妃、宫人等,必须选择良家子女,以礼聘娶,不拘处所;勿受大臣进送,恐有奸计。但是娼妓不许狎近。

凡内府饮食常用之物,官府上下行移,不免取办於民,多致文繁生弊;故设酒、醋、面、织染等局於内。既设之後,忽观周礼酒人、浆人、醯人、染人之职,亦用奄人:乃知自古设此等官,其来已久,取其不劳民而便於用也。其他如各监、司、局及各库,皆设内官执掌,其事甚易办集。上项职名,设置既定,要在遵守,不可轻改。

各监官职名

左少监(从四品) 左监丞(正五品)

太监(正四品)

右少监(从四品) 右监丞(正五品)

典簿(正六品)

神宫监(掌洒扫)

尚宝监(掌玉宝、敕符、将军印信)

孝陵神宫监(掌洒扫,并栽种一应果木蔬菜等事)

尚膳监(掌供养及御膳,并宫内食用之物;及催督光禄寺造办宫内一应筵宴茶饭)

尚衣监(掌御用冠冕、袍服、履舄、靴袜等事)

司设监(掌御用车辇、床被褥、帐幔等事)

内官监(掌成造婚礼妆奁、冠舄、伞扇、被褥、帐幔、仪仗等项,并内官内使帖黄一应造作,并宫内器用、首饰、食米、土库、架阁、文书、盐仓、冰窖)

司礼监(掌冠婚丧祭一应礼仪制帛及御前勘合赏赐笔墨裱褙书画,管长随、当差、内使人等出门马牌等事,并催督光禄司造办一应筵宴)

御马监(掌御马并各处进贡及典牧所关牧马骡等项)

印绶监(掌诰券、贴黄、印信、选簿、图画、勘合、符验、文册、题本、诰、号簿、信符、图本等项)

直殿监(掌洒扫殿庭楼阁廊庑)

奉天等门官职名

(掌晨昏启闭关防出入)

门正(正四品) 门副(从四品)

各司官职名

左司副(从五品)

司正(正五品)

右司副(从五品)

钟鼓司(掌奉先殿祭乐御乐并宫内筵宴乐及更漏早朝钟鼓)

惜薪司(掌宫内等处所用柴炭等事)

各局库官职名

左副使(从五品)

大使(正五品)

右副使(从五品)

兵仗局(掌御用兵器并促督人匠打造刀甲等项,及宫内所用梳剔牙针翦等物)

内织染局(掌染造上用并宫内一应段疋)

针工局(掌成造一应婚礼衣服完备付内官监交收应用,并造内官人等衣服铺盖等项)

巾帽局(掌造内官人等纱帽靴袜及预备赏赐巾帽等项)

司苑局(掌宫内等处菜蔬并种田)

酒醋面局(掌内官人等食用酒醋面糖等物)

内承运库(掌一应段疋、金银缨玉、象牙等物,并同司钥库管钞)

司钥库(掌各门锁钥,并收支钱钞等物)

内府供应库(掌上用香米,并内用香烛油米及内官人等饭食果木等物)

东宫官

典玺局(掌玺宝翰墨之事)

局郎(正五品) 局丞(从五品)

纪事奉御(正六品)

典药局(掌监同御医修合药饵,如法煎调供进)

局郎(正五品) 局丞(从五品)

典膳局(掌监造膳食供进)

局郎(正五品) 局丞(从五品)

典服局(掌冕弁冠帽、衮袍常服、佩带靴履等)

局郎(正五品) 局丞(从五品)

典兵局(掌甲胄戈矛、弓矢刀剑等)

局郎(正五品) 局丞(从五品)

典乘局(掌车马)

局郎(正五品) 局丞(从五品)

王府官

承奉司(掌管王府一应杂事,有事呈长史司并护卫指挥司发落,与内官衙门无相统摄)

承奉正(正六品) 承奉副(从六品)

典宝所

典宝正(正六品) 典宝副(从六品)

典膳所

典膳正(正六品) 典膳副(从六品)

典服所

典服正(正六品) 典服副(从六品)

内使六名(司冠一名、司衣三名、司佩一名、司履一名)

各门官

门正(正六品) 门副(从六品)

内使

司药二名 司弓矢二名

公主府

中使司

司正(杂职) 司副(杂职)

凡封爵

皇太子授以金册、金宝。(妃止授金册,不用宝)

亲王授以金册、金宝。(妃止授金册,不用宝)

公主授以金册,婿皆称驸马都尉,赐诰命。

皇太子嫡长子为皇太孙,次嫡子并庶子年十岁皆封郡王,授以镀金银册、银印。女皆封郡主,赐诰命。

亲王嫡长子年及十岁,朝廷授以金册、金宝,立为王世子。如或以庶夺嫡,轻则降为庶人,重则流窜远方。如王年三十,正妃未有嫡子,其庶子止为郡王;待王与正妃年五十无嫡,始立庶长子为王世子。

亲王次嫡子及庶子,年及十岁,皆封郡王。授以镀金银册、银印。(子孙未封者皆称王子、王孙,言语皆称裔旨)

皇姑曰大长公主。

皇姊妹曰长公主。

皇女曰公主。(自公主以上俱授金册)

亲王女曰郡主。(自郡主以下俱授诰命)

郡王女曰县主。

郡王孙女曰郡君。

郡王曾孙女曰县君。

郡王玄孙女曰乡君。

靖江王府合比正支郡王,递减一等称呼;女封县君。

凡王世子承袭王封,朝廷遣人行册命之礼,授以金册,传用金宝。

凡王世子并郡王娶妃,及郡王受封并郡王嫡长袭封者,当先上闻朝廷遣人止行册命之礼。

凡郡王子孙有文武材能堪任用者,宗人府具以名闻朝廷考验,换授官职,其升转如常选法。如或有犯,宗人府取问明白,据实闻奏。轻则量罪降等,重则黜为庶人,但明赏罚,不加刑责。

凡郡王子孙,授以官职。

子授镇国将军。

孙授辅国将军。

曾孙授奉国将军。

玄孙授镇国中尉。

五世孙授辅国中尉。

六世孙以下,世授奉国中尉。

凡立宗人府,以亲王长者主领府事;以次官员,皆用勋旧大臣,专领玉牒谱系,辨其亲疏,敦睦皇族。凡宗室有所陈请,即为上闻,听天子命。

凡亲王文武官,除长史及守镇指挥并护卫指挥,初俱系朝廷所遣,至护卫指挥及千百户子孙世袭。王先与令旨准袭,然後差人诰赴京,续诰续黄,毋得阻当留难。其府县官,皆系朝廷除授,不在王府选用。

凡王府武官、千户、百户等,从王於所部军职内选用,开具各人姓名实绩,王亲署奏本,不由各衙门,差人直诣御前闻奏,颁降诰,仍照京官例给俸。

凡王左右及境内所用官属,朝廷或欲起取,不问有无罪责,王即发遣,毋得阻当。

凡王府官

长史司

左长史一员(正五品)

右长史一员(正五品)

典簿一员(正九品)

审理所

审理正一员(正六品)

审理副一员(正七品)

典膳所

典膳正一员(正八品)

典膳副一员(从八品)

奉祠所

奉祠正一员(正八品)

奉祠副一员(从八品)

典乐一员(正九品)

纪善所

纪善二员(正八品)

良医所

良医正一员(正八品)

良医副一员(从八品)

典仪所

典仪正一员(正九品)

典仪副一员(从九品)

引礼舍人三员(未入流)

工正所

工正一员(正八品)

工副一员(从八品)

伴读四员(从九品)

教授(从九品)

大使一员(未入流)

副使一员(未入流)

凡指挥使司

(本司官并属官,随军多少设置,不拘数目。品秩、俸禄并同在京卫分)

指挥使

同知

佥事

经历司

经历

知事

卫镇抚司

镇抚

千户所

正千户

副千户

所镇抚

镇抚

百户所

百户

仪卫司

仪卫正(正五品)

仪卫副(从五品)

典仗六员(正六品)

凡王府侍卫,指挥三员,千户六员,百户六员;正旗军六百七十二名,守御王城四门,每三日一次轮直宿卫。其指挥、千百户、旗军,务要三护卫均拨。

凡亲王入朝,以王子监国。

凡亲王入朝,其随侍文武官员,马步旗军,不拘数目。若王恐供给繁重,斟酌从行者,听。其军士仪卫、旗帜、甲仗,务要鲜明整肃,以壮臣民之观。

凡朝廷调兵,须有御宝文书与王,并有御宝文书与守镇官。守镇官既得御宝文书,又得王令旨,方许发兵;无王令旨,不得发兵。如朝廷止有御宝文书与守镇官,而无御宝文书与王者,守镇官急启王知,王遣使驰赴京师,直至御前闻奏。如有巧言阻当者,即是奸人,斩之毋惑。

凡王国有守镇兵,有护卫兵。其守镇兵有常选指挥掌之。其护卫兵从王调遣。如本国是险要之地,遇有警急,其守镇兵、护卫兵并从王调遣。

凡守镇兵,不许王擅施私恩;其护卫兵或有赏劳,听从王便。

凡王出猎演武,只在十月为始,至三月终止。

凡亲王府各给船马符验六道,以供王遣使奏报所用。

凡王教练军士,一月十次,或七八次、五六次。若临事有警或王有闲暇,则遍数不拘。

亲王仪仗

令旗一对 清道二对

弩一张 白泽旗一对

戟一十对 一十对

弓箭二十副 刀盾一十对

绛引幡一对 鼓二面

金钲二面 金旗二面

花匡二十四面 画角一十二枝

板一串 笛二管

锣二面 节一把

夹一对 告止幡一对

传教幡一对 信幡一对

戏竹一对 笛四管

头管四管 杖一十二面

板一串 大鼓一面

响节四对 红销金伞一把

红绣伞一把 曲盖二把

方伞四把 戟氅一对

戈氅一对 仪一对

殳义一对 仪刀四对

班一对 吾杖一对

立瓜一对 卧瓜一对(两个「瓜」字无丶)

骨朵一对 镫杖一对

斧一对 幢一把

麾一把 诞马八疋

马杌一 鞍笼一

交椅一把 脚踏一

水罐一 水盆一

香炉一 香盒一

拂子二把 扇六对

唾壶一 唾盂一

凡诸王宫室,并依已定格式起盖,不许犯分;燕因元之旧有。若王子、王孙繁盛,小院宫室,任从起盖。

秦王府(西安)

晋王府(太原)

燕王府(北平)

周王府(开封)

楚王府(武昌)

齐王府(青州)

鲁王府(兖州)

蜀王府(成都)

湘王府(荆州)

代王府(大同)

肃王府(甘肃)

辽王府(广宁)

庆王府(宁夏)

宁王府(大宁)

岷王府(云南)

谷王府(宣府)

韩王府

渖王府

安王府

唐王府

郢王府

伊王府

凡诸王宫室,并不许有离宫、别殿及台榭游去处。虽是朝廷嗣君掌管天下事务者,其离宫、别殿、台榭游去处,更不许造。

凡亲王每岁来朝,自备饮膳。其随从官员军士费,马疋草料,俱各自备,毋得干预有司,恐惹事端。

凡亲王每岁合得粮储,皆在十月终一次尽数支拨。其本府文武官吏俸禄及军士粮储,皆系按月支给,每月不过初五。其甲仗接缺拨付,所在有司,照依原定数目,不须每次奏闻。敢有破调稽迟者,斩。

凡亲王钱粮,就於王所封国内府分,照依所定则例、期限放支,毋得移文当该衙门,亦不得频奏。若朝廷别有赏赐,不在已定则例之限。

凡亲王、郡王、王子、王孙及公主、郡主等,每岁支拨:

亲王(唐制:岁该谷四千八百石,绢四千八百匹,绵四百五十斤;宋制:领节度使,岁该谷二千四百石,钱四千八百贯,绢二百疋,绫一百疋,罗十疋,绵五百两。)

今定米壹万石

郡王(唐制:岁该米七百石,田六十顷;宋制:领观察使,岁该粟一千二百石,钱二千四百贯,绢二十疋,绵五十两。)

今定米贰千石

镇国将军(唐制:岁该米六百石,田五十顷;宋制:郡王子以下,量才授官,照其官品高下给禄。)

今定米壹千石

辅国将军(唐制:岁该米五百石,田四十顷。)

今定米捌百石

奉国将军(唐制:岁该米四百石,田二十五顷。)

今定米陆百石

镇国中尉(唐制:岁该米三百石,田十四顷。)

今定米肆百石

辅国中尉(唐制:岁该米二百石,田八顷。)

今定米百石

奉国中尉(唐制:岁该米一百石。)

今定米贰百石

公主及驸马食禄米贰千石。

郡主及仪宾食禄米捌百石。

县主及仪宾食禄米陆百石。

郡君及仪宾食禄米肆百石。

县君及仪宾食禄米百石。

乡君及仪宾食禄米贰百石。

凡皇太子次嫡子并庶子,既封郡王之後,必俟出阁,每岁拨赐,与亲王子已封郡王者同。女俟及嫁,每岁拨赐,与亲王女已嫁者同。

凡郡王嫡长子袭封郡王者,其岁赐比初封郡王减半支给。

明祖训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洪武二年,命中书编次,其目十有三。一《祖训首章》,一《持守》,一《严祭祀》,一《谨出入》,一《慎国政》,一《礼仪》,一《法律》,一《内令》,一《内官》,一《职制》,一《兵卫》,一《营缮》,一《供用》。至六年五月书成,太祖自为序,复命宋濂序之。此本佚濂序,惟太祖之序载篇首。序称「开导後人,立为家法。大书揭於西庑,朝夕亲览,以求至当。首尾六年,凡七誊录稿,至今方定。命翰林编辑成书,礼部刊印」云云。然则诸词臣仅缮录排纂而已,其文词悉太祖御撰也。其中多言亲藩体制,大抵惩前代之失,欲兼用封建郡县以相牵制。故亲王与方镇各掌兵,王不得与民事,官吏亦不得预王府事;尤谆谆以奸臣壅蔽离间为虑,所以防之者甚至。如云:「若大臣行奸,不令王见天子,私下傅致其罪而遇不幸者,其长史司并护卫移文五军都督府,索取奸臣,族灭其家。」又云:「如朝无正臣,内有奸恶,则亲王训兵待命,或领正兵讨平。」然则靖难之事,肇衅於此;高煦、宸濠遂接踵效尤。是亦矫枉过直,作法於凉之弊矣。皇甫录《明记略》云:「《祖训》所以教戒後世者甚备,独无委任阉人之禁,世以为怪。或云本有此条,因版在司礼监削去耳。然《永乐大典》所载,亦与此本相同,则似非後来削去。录所云云,盖以意揣之也。」

该书虽称家法却是研究明初政治和明初各项制度特别是洪武时期的职官亲藩后妃宦官等制度的重要史料。对研究朱元璋的思想体系和伦理观念也有一定的价值。北京图书馆现存《祖训录》明抄本和《皇明祖训》明刻本。台湾出版的《明朝开国文献》和日本出版的《皇明制书》等书中也有收录。


相关文章推荐:
朱元璋 | 朱明 | 皇权 | 洪武 |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 明太祖朱元璋 | 朱明 | 洪武 | 朱元璋 | 礼部 | 箴戒 | 父子 | 敬天法祖 | 持守 | 庶人 | 贺表 | 和亲王 | 内令 | 宫闱 | 内官 | 宗人府 | 兵卫 | 营缮 | 营缮 | 劳心焦思 | 孚佑 | 敬戒 | 情犯 | 常法 | 止守 | 大诰 | | | | 阉割 | 劾奏 | 三公 | 六卿 | 都察院 | 通政司 | 大理寺 | 颉颃 | 嗣君 | 举奏 | 仪宾 | 魏国公 | 曹国公 | 信国公 | 西平侯 | 武定 | 胡戎 | 高丽 | 李成桂 | 洪武 | 日本国 | 胡惟庸 | 琉球国 | 太学 | 安南国 | 真腊国 | 暹罗国 | 占城国 | 占城 | 苏门答剌 | 西洋国 | 爪洼国 | 湓亨国 | 白花国 | 三弗齐国 | 渤泥国 | 鞍辔 | | 窥觑 | 祖法 | 宠恣 | 进御 | | 称善 | 燕闲 | 雨师 | 敬慎 | 正祭 | 岳镇 | 海渎 | 城隍 | 於大 | 祀坛 | 旗纛 | 仲月 | 灶门 | 孟月 | 戊日 | 内官 | 动止 | 俯察 | 所司 | 中书 | 违制 | 百司 | 中书省 | 庶人 | 王莽 | 威福 | 新野 | 益封 | 社稷 | 社稷坛 | 旗纛庙 | 山川坛 | 典膳 | 丹墀 | 戊日 | 承奉 | 贺表 | 出郊 | 侍立 | 贺表 | 父皇 | 叔母 | 伯叔 | 三从 | 奉天 | 宗人府 | 靖江 | 省谕 | 磨问 | 备御 | 君上 | 其诸 | 金符 | 王能 | 剖判 | 王决 | 王保全 | 遣流 | 行奸 | 风宪官 | 午门 | 逞奸 | 王前 | 奉表 | 边藩 | 讨平 | 兄终弟及 | 庶母 | 尚宫 | 发遣 | 内官监 | 监官 | 内官 | 宫闱 | 中宫 | 千秋节 | 正旦 | 隆寒 | 进送 | 狎近 | 周礼 | 酒人 | 浆人 | 染人 | 奄人 | 内官 | 少监 | 从四品 | 正五品 | 正四品 | 监丞 | 典簿 | 正六品 | 尚宝监 | 敕符 | 尚膳监 | 尚衣监 | 司设监 | 内官监 | 成造 | 妆奁 | 伞扇 | 帐幔 | 内官 | 帖黄 | 食米 | 土库 | 司礼监 | 司造 | 典牧 | 印绶监 | 诰券 | 选簿 | 符验 | 文册 | 题本 | | 号簿 | 信符 | 直殿监 | 正四品 | 从四品 | 左司 | 从五品 | 司正 | 正五品 | 钟鼓司 | 更漏 | 惜薪司 | 柴炭 | 兵仗局 | 内织染局 | 针工局 | 内官监 | 造内 | 巾帽局 | 司苑局 | 酒醋面局 | 内承运库 | 司钥库 | 油米 | 正五品 | 从五品 | 奉御 | 正六品 | 典药 | 供进 | 典膳 | 冕弁 | 正五品 | 从五品 | 内官 | 承奉 | 正六品 | 从六品 | 典宝 | 典膳所 | 典膳 | 内使 | 公主府 | 司正 | 杂职 | 金册 | 亲王 | 驸马都尉 | 诰命 | 皇太孙 | 银册 | 郡主 | 王世子 | 夺嫡 | 庶人 | 王年 | 庶长子 | 裔旨 | 皇姑 | 大长公主 | 长公主 | 金册 | 亲王 | 诰命 | 玄孙女 | 乡君 | 靖江王府 | 王封 | 宗人府 | 镇国将军 | 辅国将军 | 奉国将军 | 镇国中尉 | 中尉 | 奉国中尉 | 令旨 | 除授 | 百户 | 王亲 | 奏本 | | 阻当 | 正五品 | 典簿 | 正九品 | 正六品 | 正七品 | 典膳 | 正八品 | 从八品 | 奉祠 | 典乐 | 正九品 | 纪善 | 典仪 | 从九品 | 引礼 | 正八品 | 从八品 | 指挥使司 | 指挥使 | 佥事 | 镇抚司 | 副千户 | 百户 | 正五品 | 从五品 | 正六品 | 宿卫 | 御宝 | 王令 | 常选 | 金钲 | 卧瓜 | 镫杖 | 鞍笼 | 犯分 | 晋王府 | 楚王府 | 青州 | 兖州 | 蜀王府 | 代王府 | 大同 | 肃王府 | 广宁 | 庆王府 | 宁王府 | 大宁 | 宣府 | 节度使 | 镇国将军 | 奉国将军 | 四百石 | 镇国中尉 | 辅国中尉 | 二百石 | 奉国中尉 | 禄米 | 郡主 | 宾食 | 乡君 | 祖训 | 洪武 | 内官 | 营缮 | 宋濂 | 礼部 | 排纂 | 方镇 | 壅蔽 | 行奸 | 靖难 | 皇甫录 | 明记略 | 祖训 | 阉人 | 司礼监 | 永乐大典 | 洪武 | 朱元璋 | 北京图书馆 | 明刻本 | 皇明制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