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基督山伯爵(大仲马代表作之一)

《基督山伯爵》是通俗历史小说,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1802-1870)的代表作。故事讲述19世纪法国皇帝拿破仑“百日王朝”时期,法老号大副爱德蒙邓蒂斯受船长委托,为拿破仑党人送了一封信,遭到两个卑鄙小人和法官的陷害,被打入黑牢。狱友法利亚神甫向他传授各种知识,并在临终前把埋于基督山岛上的一批宝藏的秘密告诉了他。唐泰斯越狱后找到了宝藏,成为巨富,从此化名基督山伯爵(水手森巴),经过精心策划,报答了恩人,惩罚了仇人。充满传奇色彩,奇特新颖,引人入胜。

《基督山伯爵》(又名《基督山复仇记》)是法国作家大仲马的杰出作品。十九世纪一位名叫爱德蒙邓蒂斯的大副受到陷害后的悲惨遭遇以及日后以基督山伯爵身份成功复仇的故事。故事情节曲折生动,处处出人意料。急剧发展的故事情节,清晰明朗的完整结构,生动有力的语言,灵活机智的对话使其成为大仲马小说中的经典之作,具有浓郁的传奇色彩和很强的艺术魅力。

共分四部。第一部写的是主人公狱中遭遇和越狱后的报恩行动。 第二、三、四部,叙述主人公复仇的曲折经过。小说是以基督山扬善惩恶,报恩复仇为故事发展的中心线索的。出色地运用了“悬念”,“突发”,”发现”,“戏剧”等手法,在叙述上有较大的叙述密度和复杂的人物关系。

1815年2月底,法老号远洋货船的年轻代理船长爱德蒙唐泰斯回到马塞港。老船长勒克莱尔病死在途中,他曾托唐泰斯把船开到一个小岛上去见囚禁中的拿破仑,拿破仑委托唐泰斯捎一封密信给他在巴黎的亲信。唐泰斯这次回国可以说是春风得意:他已经准备好要和相爱多年的女友梅尔塞苔丝结婚,然后一同前往巴黎。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厄运正等待着他。在货船上当押运员的唐格拉尔一心要取代唐泰斯的船长地位,唐泰斯的情敌费尔南也对他又嫉又恨。结果两个人勾结到一起,费尔南把唐泰斯的一张告密条送到了当局的手中。5月,正当唐泰斯举行婚礼之际,他被逮捕了。审理这个案子的是代理检察官德维尔福,他发现密信的收信人就是自己的父亲德维尔福诺瓦蒂埃,为了确保自己的前途,他宣判唐泰斯为极度危险的政治犯,并将其打入孤岛上的伊夫堡监狱。

唐泰斯在死牢里度过了14年的时光,开始的时候他坚信自己的清白,总以为检察官有一天会出现在他面前,宣布他无罪。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失望了,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然而他对未婚妻的思念支撑着他活下去。有一天,他突然听见有人在近旁挖掘的声音,原来是隔壁牢房的法利亚神甫在挖地道,因为神甫的计算错误,地道的出口开在了唐泰斯的牢房。两人相遇后,老神甫帮助他分析了他的遭遇,唐泰斯开始意识到陷害自己的仇人是谁了。在神甫的教授下,唐泰斯还学会了好几种语言,并得知了一个秘密:在一个叫作基督山的小岛上埋藏着一笔巨大的财富。

有一天,法里亚神甫因蜡屈症发作去世了,唐泰斯钻入准备运送神甫死尸的麻袋中,狱卒并没有察觉,将他当作尸体扔进了大海。唐泰斯用小刀划破麻袋,游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岛上。 次日,一只走私船救了他,他很快和同船员们成了朋友。他利用四处游荡的机会,在基督山岛发现了宝藏:一个大柜分隔成3个部分,分别装着古金币,金块,以及钻石、珍珠和宝石。唐泰斯一下就成了一个亿万富翁,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复仇。为此,他要回到社会里去重新获得地位、势力和威望,而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钱才能使人获得这一切,钱是支配人类最有效和最伟大的力量。此时的唐泰斯已经是一个新人了:有渊博的知识、高雅的仪态和无数的财富,深谋远虑,内心充满了仇恨。

通过多方打探,他核实了唐格拉尔、费尔南和维尔福陷害自己的实情,并得知自己的未婚妻梅尔塞苔丝已经同费尔南结了婚,而自己的老父亲在病中抑郁而死,他的仇恨之火越燃越旺,但他还要为复仇做许多准备工作!8年之后,唐泰斯回到了巴黎。他化名为基督山伯爵,身份是银行家。此时,维尔福是巴黎法院检察官,唐格拉尔成了银行家,费尔南成了莫尔塞夫伯爵,三人都飞黄腾达,地位显赫。

在复仇之前,唐泰斯决定先要报恩。法老号的船主是一个忠厚、勇敢而且热情的人。他曾在唐泰斯落难时为他四处奔波,还帮他照顾年迈的父亲。后来莫雷尔先生破产了,绝望当中,他准备自杀。唐泰斯知道之后,替他还清了债务,送给他女儿一笔优厚的嫁妆,还送给他一艘新的法老号。然后,唐泰斯说:“我已经借天主之手报答了恩人;现在复仇之神授我以他的权力,命我去惩罚仇人!”在报答了曾在他危难之际给过他无私帮助的人之后,唐泰斯开始一步步准备自己的复仇计划了。

基督山伯爵的目标首先是费尔南。费尔南为了谋取一切之私利可以说是坏事做尽,此时他更名换姓,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基督山伯爵早就摸清了他的底细,伯爵借他人之手在报纸上披露了费尔南20年代在希腊出卖和杀害了阿里总督的事实,引起了议员们的质询。在听证会上,基督山伯爵收养的阿里总督的女儿海黛出席作证,揭发了费尔南在与土耳其人的无耻的交易的中,不但把城堡拱手相让,而且把他的恩主杀害,并把恩主的妻子、女儿作为一部分战利品,卖得40万法郎的罪行。审查委员会断定费尔南犯了判逆罪和暴行迫害罪,这使得费尔南名誉扫地,狼狈不堪。费尔南本来寄希望于儿子阿尔贝,希望他能够同基督山伯爵决斗,以此雪“耻”,但他的妻子(唐泰斯的未婚妻梅尔塞苔丝)早就认出了基督山伯爵就是唐泰斯,她把真相告诉了阿尔贝。最后阿尔贝不顾自己的名声,与基督山伯爵讲和,并决定同母亲一起抛弃沾满了鲜血的家产,不辞而别。无奈之下,费尔南只有自己去找基督山伯爵决斗。决斗时,基督山伯爵用很冷淡的口吻嘲讽地说:“您不就是那个在滑铁卢之战前夕开小差逃走的小兵费尔南吗?您不就是那个在西班牙当法军向导和间谍的费尔南中尉吗?您不就是那个背叛、出卖并谋害自己恩主的费尔南中将吗?而这些个费尔南加起来,不就是现在身为法国贵族议员的您吗?”最后,基督山伯爵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费尔南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正遇上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离家出走,一个去乡下隐居,一个去投军,极度害怕与绝望使得他开枪自杀了。

基督山伯爵的第二个仇人就是唐格拉尔。唐格拉尔在法军入侵西班牙时靠供应军需品发了横财,他的银行可以支配几百万法郎的资产。基督山伯爵为了取得唐格拉尔的信任,拿出欧洲大银行家的三封信。在唐格拉尔那里开了三个可以“无限透支”的帐户,慑服了唐格拉尔。之后他又收买了电报局的雇员,发了一份虚报军情的电报,诱使唐格拉尔出售债卷,折损了一笔巨款。基督山伯爵于是将一个逃犯维尔福和唐格拉尔夫人的私生子安德烈亚卡瓦尔坎蒂打扮成意大利亲王的儿子,并介绍给唐格拉尔。为了避免银行的倒闭,唐格拉尔将女儿欧仁妮嫁给了“亲王之子”。在婚礼上,宪兵逮捕了这个逃犯,让唐格拉尔出了大丑。在无奈之下,唐格拉尔窃取了济贫机构的500万法郎逃往意大利。途中,他落在了基督山伯爵的强盗朋友路易吉万帕的手上。他们先把他饿得半死,然后以10万法郎的高价向他出售一顿饭,直到把他的500万法郎全部都榨光。唐格拉尔被迫为自己所犯的罪行忏悔,而此时基督山伯爵出现了,向他公开了身份,说:“我就是那个被你出卖和污蔑的人。我的未婚妻被迫改嫁,我的父亲被你害得饿死。我本来也应该让你死于饥饿,但我饶恕你!”唐格拉尔听后大叫一声,倒在地上缩成一团。随后,基督山伯爵给了他5万法郎让他自谋生路。唐格拉尔饱受折磨和惊吓,他的头发全白了。

基督山伯爵最大的仇人是维尔福,他决定用更残忍的手段摧毁维尔福的一切。他先买下了维尔福以前的一所处所,在这里维尔福曾企图残忍地活埋自己和唐格拉尔夫人的私生子(安德烈亚卡瓦尔坎蒂)。然后他巧妙地将二人引到这里,并点出了两人当年的丑事。结果,唐格拉尔夫人当场晕倒,维尔福也不得不靠在墙上喘息。经过一番较量之后,维尔福开始对基督山伯爵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他找到基督山伯爵的两个密友询问,但这两个密友都是基督山伯爵一个人扮演的,他自然一无所获。此时,基督山伯爵注意到了维尔福家庭内部的一个破绽:维尔福的后妻企图让自己的孩子独自继承遗产。于是他假装无意之中透露给了她一个毒药配方, 后妻利用这种毒药毒死了维尔福的前岳母、老仆人,并阴谋毒死前妻的孩子瓦朗蒂娜。由于曾经的因缘关系(瓦朗蒂娜与基督山伯爵的恩人之子马西米兰相爱),基督山伯爵对瓦朗蒂娜暗中保护,并让她暗中观察到了继母下毒的过程。最后,基督山伯爵将这个孩子送到了基督山岛上。维尔福发现自己的妻子下毒杀人,对自己妻子一番恶语后审理了险些成了唐格拉尔女婿的逃犯,安德烈亚卡瓦尔坎蒂的杀人案。在基督山伯爵的授意下,逃犯当众说出了自己的身世。维尔福知道已落到一个复仇之神的手里,被迫承认“无须证据,这个青年人所说的话都是真的……从此刻起,我悉听下任检察官的发落。”这时,维尔福的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牙齿像一个发寒热的人那样格格的打抖。回家的路上,他想起了自己恶语相对的妻子渴望与妻子和儿子一块生活。当他仓惶地回到家里,发现自己妻子因为后悔下毒而与儿子一起服毒自杀了。在巨大的打击之下,维尔福疯了。

基督山伯爵大仇已报,他深深地感谢上帝。在他看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秉承上帝的旨意,假基督之手在人间扬善惩恶。他说:“现在我的工作完成了,我的使命也终止了。别了,巴黎!”于是,他同海黛远走高飞了。

第1章

船抵马赛

第41章

介绍

第81章

退休面包铺老板的房间

第2章

父与子

第42章

贝尔图乔先生

第82章

撬锁夜盗

第3章

卡塔罗尼亚人

第43章

奥特伊别墅

第83章

天主的手

第4章

阴谋

第44章

Vendetta

第84章

博尚

第5章

婚宴

第45章

血雨

第85章

旅行

第6章

代理检察官

第46章

无限贷款

第86章

审判

第7章

审讯

第47章

灰斑马

第87章

挑衅

第8章

伊夫堡

第48章

思想意识

第88章

侮辱

第9章

订婚之夜

第49章

海黛

第89章

第10章

杜伊勒利宫的小书房

第50章

莫雷尔一家

第90章

决斗

第11章

科西嘉的吃人巨妖

第51章

皮拉姆斯和西贝斯

第91章

母与子

第12章

父子俩

第52章

毒物学

第92章

自杀

第13章

百日

第53章

《恶魔罗贝尔》

第93章

瓦朗蒂娜

第14章

愤怒的囚徒和疯癫的犯人

第54章

多头和空头

第94章

吐露真情

第15章

三十四号和二十七号

第55章

卡瓦尔坎蒂少校

第95章

父与女

第16章

一位意大利学者

第56章

安德烈亚卡瓦尔坎蒂

第96章

婚约

第17章

神甫的房间

第57章

苜蓿地

第97章

通往比利时的路上

第18章

宝藏

第58章

诺瓦蒂埃德维尔福先生

第98章

钟瓶旅馆

第19章

第三次发病

第59章

遗嘱

第99章

法律

第20章

伊夫堡的坟场

第60章

急报

第100章

露面

第21章

蒂布朗岛

第61章

驱鼠妙法

第101章

蝗虫

第22章

走私贩子

第62章

幽灵

第102章

瓦朗蒂娜

第23章

基督山岛

第63章

晚宴

第103章

马克西米利安

第24章

神奇的景观

第64章

乞丐

第104章

唐格拉尔的签字

第25章

陌生人

第65章

夫妇间的一幕

第105章

拉雪兹神甫公墓

第26章

杜加桥客店

第66章

婚姻计划

第106章

财产分割

第27章

往事的追述

第67章

检察官的办公室

第107章

狮穴

第28章

监狱档案

第68章

一次夏季舞会

第108章

法官

第29章

莫雷尔公司

第69章

侦查

第109章

开庭

第30章

九月五日

第70章

舞会

第110章

起诉书

第31章

意大利:水手辛巴德

第71章

面包和盐

第111章

赎罪祭礼

第32章

苏醒

第72章

德圣梅朗夫人

第112章

启程

第33章

罗马强盗

第73章

诺言

第113章

往事

第34章

露面

第74章

维尔福家族墓室

第114章

佩皮诺

第35章

锤刑

第75章

会议纪要

第115章

路奇王霸的菜单

第36章

罗马狂欢节

第76章

小卡卡瓦尔坎蒂的进展

第116章

宽恕

第37章

圣塞巴斯蒂安的陵墓

第77章

海黛

第117章

十月五日

第38章

约会

第78章

约阿尼额专讯

第39章

宾客

第79章

柠檬水

第40章

早餐

第80章

控告

(参考资料 )

1842年大仲马在地中海游历时,对基督山岛产生了兴趣,打算以它为主题写一部小说。他在1838年出版的《关于路易十四以来巴黎警察局档案的回忆录》中,发现了一个《复仇的金刚钻》的故事,其内容是巴黎一个制鞋工人将要结婚时,被一个嫉妒他的朋友诬告而入狱七年,出狱后得到一个米兰教士的照顾,并在教士死后获得了一个秘密宝藏,然后他化装回到巴黎复仇,最后自己也被人杀死。大仲马仔细研究了这份资料,与人一起制订了写作计划,于1844年8月28日开始在法国巴黎的《议论报》上连载,到1846年1月25日结束,共136期。

基督山伯爵是一个人们非常喜欢的人物,他敢爱敢恨、非常的豪爽气派,也聪慧过人,由于饱经沧桑,他对任何事都格外的执着。基督山伯爵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完美的形象,他并不是凭空捏造,他蕴藏了部分作者的写照。

《基督山伯爵》的浪漫主义特色还体现在人物的理想化上。尤其是对复仇阶段的爱德蒙的塑造,显示出了作者自己呼风唤雨,支配一切的梦想精心策划,心计重重,一步一步将自己的仇人逼向绝境。所有的人都成了他操作之下的玩偶。基督山伯爵简直成了上帝的化身。复仇是古典文学作品中常见的主题之一。复仇主题的意义何在 如果不是孤立地描写个人的复仇行动,而是把人物的复仇放到一定的社会背景中去描写,放到复杂的阶级斗争和社会矛盾中去表现,那么就能揭露社会生活的某些本质方面,使作品具有某种社会意义。基督山复仇的手段是诉之于金钱的威力。本来,资本主义世界,就是金钱的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正确地描写金钱的作用,会给作品带来一定的价值,正像批判现实主义大师巴尔扎克在《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中所反映的那样大仲马虽然在小说中也生动地刻画了卡德罗斯,维尔福夫人等谋财害命的场面,但从整个小说的基本倾向来说,对金钱的关系不是揭露批判,而是赞赏歌颂,从而宣扬了有钱就能主宰一切,支配一切的思想。

本书更多的是揭露当时社会的暗无天日、金钱至上。唐泰斯的悲惨遭遇足可以说明这一切。唐格拉斯、费尔南、维尔福三人的飞黄腾达也证明了这一点,但事实不仅仅是如此,金钱、名誉对人性的毁灭超乎了想象。且看维尔福一家,维尔福先生自私自利,为了名誉、前途不惜违背自己的父亲,为了金钱,他凭靠着他法官的身份不知出卖陷害了多少人;维尔福夫人贪恋金钱,为了一份价值可观的遗产,她不惜毒死四个人,其中有她丈夫前妻的父母和女儿。由此可见人性的卑劣。相比19世纪,如今金钱的地位似乎越来越高,那么人性的毁灭也越来越深吗?但有黑自然也有白,莫雷尔一家就是不被金钱所吞噬的好人,最后金钱却不请自来。而维尔福夫人最后却落个两手空空,这就是事与愿违吧,老天还是有眼睛的。书中有一句:“直到天主垂允为人类揭示未来图景的那一天到来之前,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包括在这五个字内‘等待’和‘希望’。”耐心的等待加之希望带来的动力,必然能迎来黎明的曙光。基督山伯爵也正是靠着这两个词度过了他最艰辛困苦的岁月。

《基督山伯爵》长时间受读者欢迎。故事背景跨越了波旁和七月两个王朝,这时的阶级矛盾极为复杂社会经济与政权结构正在发生巨大变革,资产阶级与封建贵族正在进行最后的较量,工人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也走上了历史舞台。作者作为一个共和主义者本可以将七月革命前后法国的社会矛盾与阶级斗争表现出来。

《基督山伯爵》这部百万字的巨著不仅显示了大仲马卓越的小说技巧,还寄寓了自己鲜明的爱憎,这就是政治上讨厌专制,在道德上主张惩恶扬善。大仲马的父亲老仲马曾是拿破仑的将军,大仲马体格健壮,精力充沛为人豪爽,勇敢刚强,基本秉持一种英雄主义的历史观点。所以小说中的主人公多是一些高于一般人的英雄人物,他们经历不同寻常,生活充满奇遇意志坚强,毅力非凡,没有什么复杂的心理活动,善于在危险的境况中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爱德蒙唐泰斯就是这样一个”完美化”的人物形象。

法国浪漫主义文学强调创作绝对自由,要求文学描绘突破现实范围。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中塑造的爱德蒙唐泰斯这一人物形象,正是浪漫主义文学所追求的超凡人物。大仲马也确实以他编织故事的高超技巧,从一桩案件记录引申出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3个仇人,或者说3个反面人物的丑恶灵魂把主人公,或者说正面人物的正直、疾恶如仇的形象充分凸现,达到入木三分强烈的艺术效果。

《基督山伯爵》中的基督山伯爵则更多是一个传奇人物形象。这就是大仲马小说的创作特色:其成就不在思想内容,而突出表现在艺术上。主要情节跌宕起伏,迂回曲折,从中又演化出若干次要情节,小插曲紧凑精彩,却不喧宾夺主;情节离奇却不违反生活真实。就结构来说,小说开卷就引出几个主要人物,前面1/4写主人公被陷害的经过,后面3/4写如何复仇,脉络清楚,复仇的3条线索交叉而不凌乱,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之后才汇合在一起。

《基督山伯爵》除了“一千零一夜”式的传奇故事性,还有相当浓厚扬善惩恶,伸张正义的色彩。书中“善”的代表人物是老船主莫雷尔,“恶”的代表是费尔南,道格拉斯,维尔福。老船主莫雷尔诚实守信,他曾冒着政治风险多方营救被捕的爱德蒙,并接济照顾爱德蒙贫病交加的老父亲。 他在自己的货船频繁出事,濒临破产的情况下,仍信守借款协议,履行还款义务。善有善报,在莫雷尔陷入绝境,几近自杀时,爱德蒙慷慨无私地协助了他。这是书中“扬善”的主要段落。但更为惊心动魄的是书中”惩恶”的描写。基督山伯爵花了九年的时间,为他的复仇作了充分的准备。用不同的复仇方式来对付自己的三个仇敌。小说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情节设计上除了卓越以外,还能想象出一些”非现实”的带有奇幻色彩的内容。就拿黑牢生活来说,爱德蒙与法利亚长老相邻而居就是个偶然,法利亚长老的逃跑计划偏偏出了一点差错,隧道贯通了两个人的囚室,这又是个偶然。法利亚长老学识渊博而且知道一笔巨额财富所在地,这似乎只是小说一种有意的安排,爱德蒙要完成自己“体面的”复仇,离不了学识和财富,而法利亚却两样都具备。而且法利亚有一种怪病,需要一种奇特的药水来治疗,这些内容显出独特的“神话”色彩;法利亚长老的死又为爱德蒙的逃跑提供了可能,如此等等,没有法利亚长老这一看似非现实的人物,小说就无法继续向前发展,爱德蒙也完成不了自己的”启蒙”生涯,从而由幼稚走向成熟,从无知走向有知。大仲马将现实和“非现实”糅合在一起,读者从来没有被骗的感觉,反而得到一种想象力超越现实的满足感,感受到一种”超人”的力量和才能,这正是浪漫主义小说的特色之一。

总之《基督山伯爵》是一部叙事艺术杰作。糅合了浪漫传奇,故事新奇的多种叙述体裁的元素,写成了一部离奇曲折,充满叙述艺术魅力的作品。我们在欣赏时尤其应注意书中那种过分的复仇意识和对金钱崇拜的心理。

自小说问世以来 作者的人生哲学一直为世人所津津乐道。其中最著名的句子出现在小说的最后一章:“世上没有幸福和不幸,有的只是境况的比较,唯有经历苦难的人才能感受到无上的幸福。必须经历过死亡才能感受到生的欢乐。活下去并且生活美满,我心灵珍视的孩子们。永远不要忘记,直至上帝向人揭示出未来之日,人类全部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

《基督山伯爵》被公认为通俗小说中的典范。这部小说出版后,很快就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出版,在法国和美国多次被拍成电影。100多年以来,这本书拥有了难以计数的读者。他以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和精湛完善的艺术技巧,博得了无数读者的青睐。小说出版后,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了空前的轰动,而后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出版,在法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多次被拍成电影。尽管这部小说问世已有一个半世纪之久,但它至今仍在世界各国流传不衰,被公认为世界通俗小说中的扛鼎之作。

1978年

基度山伯爵

蒋学模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1年

基督山伯爵

周克希、韩沪麟

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3年

基督山恩仇记

王学文、李玉民

花城出版社

1994年

基督山伯爵

龙雯、龙序

甘肃人民出版社

1997年

基督山伯爵

钟德明

四川文艺出版社

1998年

基度山恩仇记

郑克鲁

译林出版社

1998年

基督山伯爵

孙桂荣等

陕西人民出版社

1999年

基督山伯爵

沈培德、于君文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2002年

基督山伯爵

孙基博、楚天舒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03年

基督山伯爵

祁万连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4年

基督山伯爵

谢志国等

北京出版社

2005年

基督山伯爵

李玉民、陈筱卿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2006年

基督山伯爵:一个从地狱到天堂的故事

黎明

哈尔滨出版社

2008年

基督山伯爵

成维安

哈尔滨出版社

2009年

基督山伯爵

汪洋

新星出版社

2009年

基督山伯爵

高临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9年

基督山伯爵

杨君

万卷出版公司

2011年

基督山伯爵

李玉民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2年

基督山伯爵

南宫雨

新世界出版社

2012年

基督山伯爵

周克希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年

基督山伯爵

周克希

译林出版社

2013年

基督山伯爵

汪洋

新星出版社

大仲马,全名亚历山大仲马,法国十九世纪积极浪漫主义作家,杰出的通俗小说家。其祖父是侯爵德拉巴那特里,与黑奴结合生下其父,名亚历山大,受洗时用母姓仲马。他父亲具有强烈的反封建思想,大仲马继承了父亲反封建传统,终生信守共和政见,一贯反对君主专制;他憎恨和不满复辟的波旁王朝。 他曾被视为拿破仑分子而受到歧视。他先后参加了1830年推翻波旁王朝的七月革命和 1848年推翻七月王朝的二月革命。他曾两次被迫长期流亡国外,1860年他还去意大利协助民族英雄加里波第作战。大仲马三岁时父亲病故,二十岁只身闯荡巴黎,曾当过公爵的书记员、国民自卫军指挥官。拿破仑三世发动政变,他因为拥护共和而流亡。大仲马终生信守共和政见,一贯反对君主专政,憎恨复辟王朝,不满七月王朝,反对第二帝国。由于他的黑白混血身份,其一生都受种族主义的困扰,心中受到创伤。家庭出身和经历使大仲马形成了反对不平、追求正义的叛逆性格。


相关文章推荐:
大仲马 | 拿破仑 | 百日王朝 | 爱德蒙邓蒂斯 | 拿破仑 | 基督山岛 | 基督山伯爵 | 仇人 | 大仲马 | 基督山复仇记 | 大仲马 | 爱德蒙邓蒂斯 | 基督山伯爵 | 大仲马 | 艺术魅力 | 爱德蒙唐泰斯 | 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伯爵 | 高老头 | 欧也妮葛朗台 | 浪漫主义文学 | 爱德蒙唐泰斯 | 通俗小说 | 大仲马 | 亚历山大仲马 | 特里 | 母姓 | 拿破仑 | 共和 | 大仲马 | 复辟王朝 | 第二帝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