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国际音标

国际音标(英语: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缩写:IPA),早期又称万国音标,是一套用来标音的系统,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由国际语音学学会设计来作为口语声音的标准化标示方法。国际音标的使用者有语言学家、言语治疗学家、外语教师、歌手、辞书学家和翻译学家等人。

按照国际音标的设计,它只可以分辨出口语里下列音质的对立成分:音位、语调以及词语和音节的分隔。若要表示诸如齿间音(或双齿音)和由唇颚裂所发出声音的音质,则有另一套获广泛使用的国际音标扩展系统。

国际音标遵循“一音一符”的严格标准,最初用于为西方语言、非洲语言等的标音。经过多年发展,在中国语言学者赵元任等人的努力下,国际音标逐渐完善,已可为汉语等东方语言注音。

直到2007年,国际音标共有107个单独字母,以及56个变音符号和超音段成分。国际语音学学会偶尔会增删一些符号,或者修正某些符号。

英语中所用到的“国际音标”,仅为国际音标用于英语的一部分,见英语国际音标词条。

1886年,以法国语言学家保罗帕西(Paul Passy)为首的一群英国和法国语言教师,组成了一个学会,旨在创造一套转写和记录人类语言的音标系统,这正是1897年后国际语音学学会的前身。

他们最初的使用的标音字母基于拼写改革,即罗米克字母(Romic alphabet),为了使其在其他语言中也能够使用,符号所代表的音值允许随着语言的改变而改变。例如[],原本在英语中用c表示,但在法语中用ch表示。

但到了1888年那年,这些标音字母便修订成在各个语言中都统一的符号,并发表在《语音教师》上(“国际语音协会”前身“语音教师协会”的会刊),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国际音标表,也成了日后所有修订的基础。制订国际音标的想法最初由奥托叶斯帕森(Otto Jespersen)在一封给保罗帕斯的信中提出。后由亚历山大约翰埃利斯(Alexander John Ellis)、亨利斯威特(Henry Sweet)、丹尼尔琼斯(Daniel Jones)和帕西(Passy)实现。

这个国际音标表是英、法两国的学者创订的,主要适用于标注印欧语言、非洲语言和一些少数民族语言。它发表后,在欧洲语言学界比较通行。美国人多数仍用他们自己研究美洲印地安语的符号。汉语各方言中的有些音,本表也不能包括。国际音标表内所定的声调符号只有分为高低的平、升 、降和两上凹凸调共8种 , 这对研究描写声调语言是不够的 。赵元任提出了声调的五度标记法,发表于1930年的《语音教师》上,它适用于一切声调语言,已为国际多数学者所采用。

自制订以来,国际音标经历了多次修改。经过1900年和1932年的大修订和扩展之后,国际音标在1989年的国际语音学会基尔大会(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Kiel Convention)之前一直保持不变。

另又在1993年做了一次小修订,增加了半开央不圆唇元音并删去清内破音专用符号。2005年6月的一次改版,增加了一个在非洲语言中很常见的唇齿闪音。除了符号的增减之外,国际音标在其他的符号、分类和字体大多维持一致。

经多次修订后,现通行的是2015年修订的版本。

以拉丁字母为基础,但因人类语音差异很大,有限的拉丁字母远不够用,于是就改变字形和借用别的语言的字母的方法来补充。读音上,为照顾习惯,多数符号以仍读拉丁语或其它语言的原音为原则。

因而,国际音标形式上,以拉丁字母(罗马字母)的小写印刷体为主,如:[a、b、c、d、f、g、h、i、j、k、p]等。在不够用时,以下几种方法来补充:

(1)拉丁字母大写印刷体或书写体(草体)如:小号大写印刷体[、、、、]等;“手写体a”[],[]草体[v];

(2)拉丁字母的变形或倒置,如:[](倒置e);变形[](卷尾c),[](右弯尾d),[](长右腿n)等。

(3)借用其它语言字母,如:[ε](希腊语),[θ](希腊语),[](波兰语),[](丹麦语),[](加泰罗尼亚语)等。

(4)新制字母,如:[],[]等。

(5)在字母上加符号,如:[](加横的u)等。

国际音标是英法两国学者创定的,主要适用于表注印欧语言、非洲语言和一些少数民族语言。它发表后,在欧洲语言学界比较流行。美国人多数仍用他们自己研究美洲印地安语的符号。

汉语方言中的有些音,本表也不能包括,例如,普通话舌尖元音,就是瑞典汉学家高本汉增订的;吴方言中大多数腭化辅音是语音学家赵元任提出的。

国际音标表内所定的声调符号只有分为高低的平、升、降和两个凹、凸调共8种,这对研究描写声调语言是不够的。赵元任提出了声调的“五度制调符”,发表于1930年的《语音教师》上,被称为“声调字母”,它适用于一切声调语言,已为国际多数学者所采用。汉语普通话的四声标为[55]、[35]、[214]、[51]已成为常识。

在国际音标中,采用方括弧“[ ]”或“/ /”表示(详情请见下文),以别于普通字母。

另外,为了记录的方便,对于一些重要的语音伴随现象,国际语音学会还规定了一套“变音符号(附加符号)”。如:字母上标“ ~ ”为鼻化(),强送气(右上角的小h),“P‘”弱送气,“a:”全长a,“a”半长a等。通代符号和特别符号不再举例。

(注:由于百度百科字体上的限制,具体字符表见IPA官方网站或相关书籍。所有国际音标字符请见网站 (可复制)。)

国际音标严格规定以“一符一音”为原则,即“一个音素一个符号,一个符号一个音素”。

使用拼音方案的语言,同一字母在不同词中常有几种读法。例如:英语like和lit中的“i”,用国际音标注音,分别为[ai]和[]又如:普通话汉语拼音中的ban(班)与bang(邦)的a,用国际音标分别为[a]和[](详情请见“汉语拼音字母与国际音标对照表”词条)。

此外,在不同的语言中,同一个音有不同的拼法。例如,英语的sh,法语的ch,德语的sch,波兰语的sz,捷克语的s ,实际上都是国际音标的[]音。

这些都是国际音标的长处,就是可以比较科学、精确地记录和区分语音(2005年后的通行表上的音标计有辅音72个,元音32个,用来标注语音大致够用)。国际音标的排列,便于分析和掌握(辅音大致按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来定纵横坐标,元音按舌位高低前后来定位置)。

用音标标记语音的方法叫标音法。一般分为严式标音法和宽式标音法两种。

要记录一种语音,最初的方法应当是严式标音。所谓严式标音,就是出现什么音素就记录什么音素,有什么伴随现象就记录什么伴随现象。无论什么音素和什么伴随现象都不放过,也就是最忠实、最细致的记录语音的原貌。所以,严式标音又称为“音素标音”。例如,现代汉语中,较低的舌面元音可归纳为一个音位/a/,若用严式标音,则必须分别标为[ε]、[A]、[a]、[]、[]、[]等。它的特点就是,对一种语言或方言中实际存在的每一个音素(不论它们是否属于同一个音位),都用特定的音标加以标记。因此,严式标音使用的音标很多,对语音的刻画描写很细致,大多是在调查第一手材料时使用,在其它场合只是间或使用。严式音标使用方括号表示。

所谓宽式标音,是在严式标音的基础上,整理出一种语音的音位系统,然后按音位来标记语音,也就是只记音位,不记音位变体及其它非本质的伴随现象。因此,宽式标音又称为“音位标音”。例如,现代汉语中,舌面低元音有[ε]、[A]、[a]、[]等多个,用宽式标音只用/a/就可以了。用宽式标音,可以把音标数目限制在有限范围之内,因而能把一种语言或方言的音系反映得简明清晰。宽式音标使用斜杠表示。

SIL International 制作的字体:

(1)Doulos SIL 国际音标字体

(2)Charis SIL字体

一种非常完备的国际字型,包含了拉丁字母、希腊字母和斯拉夫字母,外观像罗马字体(Roman,在Windows系统中则为“泰晤士报新罗马体”Times New Roman),包含正常体、斜体和粗体。除包括了完整的国际音标字元外,还有加进了声调符号和最新的唇齿弹音音标,以及预先结合附加符号的音标,和很多非标准的音标符号。


相关文章推荐:
缩写 | 标音 | 拉丁字母 | 语言学家 | 外语 | 歌手 | 口语 | 音位 | 语调 | 词语 | 音节 | 唇颚裂 | 国际音标扩展 | 赵元任 | 变音符号 | 英语国际音标 | 严式标音 | 宽式标音 | 人类 | 语言 | | Daniel Jones | 声调 | 声调语言 | | 唇齿闪音 | 拉丁字母 | 草体 | 吴方言 | 赵元任 | 括弧 | 上标 | 音素 | 汉语拼音字母与国际音标对照表 | 捷克语 | 科学 | 标音 | 严式标音 | 宽式标音 | 严式标音 | 音位 | 宽式标音 | 音位变体 | 包含 | 希腊字母 | 斯拉夫字母 | 泰晤士报 | Times New Roman | 斜体 | 弹音 | 附加符号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