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邯郸机场

邯郸马头机场(ICAO:ZBHD;IATA:HDG)是河北省邯郸市的一个民用机场,位于邯郸市西南11公里邯山区马头镇。机场占地两千余亩,按照4D级机场标准建设,可起降波音737系列和空客A319、A320等客机。2004年6月开工,2007年6月21日通过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管理局验收,取得机场使用许可证。

邯郸马头机场先后开通了上海、广州、成都、杭州、厦门、沈阳、哈尔滨、深圳等航线。2013年,旅客吞吐量达到23万人次,位居河北省6个民航机场吞吐量第二位,增长幅度名列第一。

邯郸马头机场(IATA代码HDG,ICAO代码ZBHD),位于邯郸市西南11公里处。有机场专用快速路直达市区。

京港澳高速邯郸北出口>东环>南环>机场路>邯郸马头机场

京港澳高速邯郸南出口>南环>机场路>邯郸马头机场

根据航班情况,在预计航班起飞时间前两小时从工人剧院发车至邯郸马头机场。乘客可根据具体航班时间提前到达邯郸工人剧院乘车。

从邯郸马头机场到火车站11公里。

邯郸马头机场至工人剧院15公里左右。

1992年,邯郸机场扩建工程正式立项。 当时,国家民航总局来邯调研机场建设项目前期工作,由于石安高速当时还没有建成,从北京驱车到邯郸需要8个小时左右时间。民航总局的人一路风尘仆仆,到了邯郸第一句话就是,“全国各地邯郸离北京‘最远’,去厦门坐飞机出差一天就能打个来回,而来邯郸一趟,至少需要折腾三天时间”。这一番话,让现场的人深深地震动了 。

自上个世纪90年代被提上日程的机场建设工程,却因种种原因停滞了10年,直到2002年市政府与东方通用航空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后,才重新启动邯郸机场建设。2003年8月,裴军从市发改委调到邯郸机场任经理,对于飞机、机场等相关知识几乎一窍不通的他服从了组织的安排,来到了市区西南那片空旷的沉睡之地。

来机场公司之前,裴军就听说单位人少、活杂、难题多,虽然做好了思想准备,但他还是被眼前的困难“吓”了一跳:原有直升机场的基础设施、厂房设备都较为简陋,甚至连像样的办公场所和公务用车都没有。从离市区11公里的公司驻地到市内的规划部门、建设部门,一趟趟往返全靠着一辆破旧的现代车和同事的一辆电瓶三轮车。

人员少是另一个困扰的难题。即使后来条件有所改善,算上司机、会计等工勤人员一共才11人。这11个人担负着行政管理、招投标管理、资金争跑、工作协调、设备采购、施工组织等数十项工作,同时还担负着往返于民航总局、空管局、民航华北局以及北京、石家庄等地的各种外出任务。 争取国家有关部门对项目立项的批复极为关键,任何一点耽搁和卡壳都会导致整个工程停滞不前,甚至无法立项。 机场工作人员奔波于国家各部委之间,走访了多位专家学者,就邯郸机场的可行性研究提出建议和意见,使机场项目能够最终落户邯郸 。

2003年3月5日,河北省和民航华北管理局批复了邯郸机场的初步设计及概算。 飞行区按4D级规划,3C级建设,跑道长2200米,宽45米,两边道肩各1.5米,道面混凝土厚度30厘米,可起降波音737-800以下及空客320等中型客机。联络道长180米,停机坪1.3万平方米,可同时停靠两架中型客机。助航灯光北端设I类精密进近,南端设简易进近,建灯光变电站一座。导航工程建设北近台、航向台、下滑台、全向信标台等。航站区主要包括候机楼3900平方米、航管楼1200平方米以及配套的消防车库、设备用房、综合楼、广场、园林绿化、管网的铺设和改造等工程 。

但在随后,出于对民航机场管理规范的调整和安全的重视,民航总局陆续出台了一些新的法规和政策。鉴于这种情况,2004年10月份,邯郸市邀请民航专家就邯郸机场有关建设问题召开了研讨会,决定在原计划的基础上扩建 。

扩建工程于2004年12月正式开工建设。工程建设主要分飞行区和航站区两大部分。其中,飞行区各项工程于2006年上半年全部完工,并于当年5月16日通过了民航华北管理局组织的飞行区工程行业验收。航站区工程于当年12月4日顺利通过航站区竣工验收 。

2007年1月26日至2月1日中国民用航空飞行校验中心对邯郸机场进行了投产校验,各项指标参数全部合格,2007年4月25日由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安排的波音737700型飞机圆满完成了邯郸机场试飞试航工作。

民航管理部门及专家一致认为,邯郸机场总体布局合理,功能齐全,设备设施运转正常,飞行程序顺畅,具备了通航条件。2007年8月8日,邯郸机场胜利通航。 “通过了一系列严格验收,2007年6月26日,民航华北管理局正式颁发了邯郸机场开放使用许可证。”裴军深知这一刻的来之不易。 能够乘坐邯郸机场的首航班机,是无数邯郸市民梦寐以求的想法。2007年8月8日当天登机的乘客,也成为众人羡慕的幸运儿 。

“透过候机室就能看到,每一位旅客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兴奋极了!”回忆起两年前首航时的情景,首航乘客宋丹萍记忆犹新,“第一次带孩子在家门口坐飞机,简直太幸运了。”早在邯郸机场通航前,宋丹萍一家就商量搭乘飞机去上海玩,这回终于如愿了。来自重庆的吴女士也十分高兴,她是坐火车来邯探亲的,路上花掉了28个小时,回去时正赶上邯郸机场通航,大大缩短了旅程。在上海读研的杨东磊要返校,本来已买好了火车票,听说邯郸机场通航了,立即退掉了车票换成了机票 。

其实,航线审批手续之复杂、程序环节之多,是所有人没想到的。市发改委、机场工作人员兵分5路:上海航线、南方航线、市场开发、航机航路审批、机场内部准备。在紧盯审批手续一个多月后,终于敲定了邯郸至上海、邯郸至重庆两条航线 。

在首航后的短短一年多时间里,邯郸机场先后开通了上海、广州、重庆、海口、大连、杭州、厦门、西安、南京等九条航线,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开辟多条航线,这在国内支线机场还是很少见的 。

邯郸机场扩建工程初步设计在京顺利通过专家审查,扩建后,停机坪将扩容至2万5千平方米,即由原来的两小一大扩容至二小四大,可同时停放6架不同机型的飞机。机场跑道将由2200米延长到2600米,通讯导航功能由原来的单向增加至双向盲降,同时也增加了货运功能。该工程总投资1.2亿元,扩建工程完成后,安全保障能力和综合保障能力将得到质的提高,这对于完善邯郸机场整体配套设施及机场长远发展意义重大。前期工作基本结束,现已开始施工图设计、不停航施工手续审批和招投标等工作。

邯郸市于2014年开始高标准谋划三期扩建方案。未来五年邯郸市将围绕建设4E级国际机场这个目标,全面提升邯郸机场的功能设施、承载能力和辐射范围,力争十三五末使邯郸机场的旅客吞吐量突破200万人,把机场打造成为邯郸国际机场 。

机场总占地2000余亩,按照4C级支线机场标准建设,可起降波音737系列,空客319、320等中型客机。跑道

建设候机楼、航管楼、综合楼、设备用房及附属用房15000平方米,并同时建设供电、上下水、供暖、消防、通讯、气象、有线、特种车辆、供油改造等相关配套设施,建设广场面积10400,停车场面积9100,绿化面积8700。

2007年8月8日邯郸机场通航后,开通了两条航线,其中邯郸-上海(虹桥)航班由东方航空公司执飞,空客A320机型执行,每周三、六飞行两班。

上海虹桥起飞时间为下午五点十分,下午六点四十分到达邯郸。邯郸起飞时间为晚七点二十分,晚九点二十分到达上海虹桥;邯郸-重庆航班由华夏航空公司执飞,庞巴迪CRJ二00机型执行,每周一、三、五、日飞行四班。重庆起飞时间为下午五点,下午六点四十五分到达邯郸。邯郸起飞时间为晚七点二十五分,晚九点十分抵达重庆。

2007年10月底,经上级航空公司批准,邯郸机场在上海、重庆两条航线基础上,将分别开通海口、青岛、广州三条航线,其中“邯郸海口”航班于2007年10月28日正式起飞。“邯郸海口”航线由华夏航空公司执飞,运营客机为加拿大庞巴迪CRJ200飞机,可乘坐50名乘客。10月28日,航线正式开通后,每周将固定为四个航班,分别是周一、三、五、日。 邯郸至海口的具体航班时间:邯郸起飞时间为10:10,到达海口美兰机场的时间是13:15;13:50飞机从海口起飞,16:45到达邯郸机场。

3月25日15时30分,一架由天津滨海国际机场飞来的航班成功降落在邯郸机场,标志着邯郸至天津航线正式开通。邯郸至天津航线由天津航空公司执飞,每周一、三、五、日共四班,14时35分从天津起飞,15时30分到达邯郸;16时从邯郸起飞,16时50分到达天津。邯郸机场已陆续开通了至上海、广州、南京、深圳、重庆、大连等9条航线。

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华夏航空公司、河北航空公司和天津航空公司。

邯郸机场航班时刻表(2017年度夏秋航班)以销售系统为准(执行时间:2017年03月26日-2017年10月28日)

(资料来源: )

1、空客320飞机,是欧洲空中客车工业公司研制生产的客机。外形尺寸:长37.57m,高11.80m,翼展33.91m,重量:空机运行47.7吨,最大起飞重量75.5吨,性能指标:巡航速度903km,经济巡航高度:11920,航程5000km,载客人数:156人。较宽的客舱为旅客提供了更大的舒适性。

2、空中客车A319外形尺寸:长33.80m,高11.80m,翼展33.91m 重量:空机运行40125kg,最大起飞重量64000kg 性能指标:巡航速度903km,航程5000km 载客人数:124(有两种舱位)

3、B738是波音738,是一种远距离、高巡航速度、低油耗、低噪声的新型客机。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B737-800客机配有机载卫星电话,客舱电视娱乐系统。机型代码:738。座位数162-189,是属于可靠.简洁.具有营运和维护成本经济行的飞机,航程约为3300海里[5900多公里],比早期737经典型远900海里。

2013年9月5日邯郸机场开展消防灭火器使用演练,邯郸机场副总经理袁安民、杨培舟及部分员工参加了此次演练。通过此次消防灭火器使用演练,提高了机场员工消防安全意识,掌握了灭火器材的操作使用方法。为提高火灾防控能力,构筑机场消防安全坚实屏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