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韩杰(电影导演)

韩杰,1977年生于山西。电影导演。华语电影最具潜力导演 ,俄罗斯海参崴国际电影节 、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 得主。豆瓣电影高分导演,执导王宝强主演《hello!树先生》令影坛惊艳。作品笔触荒诞幽默,视觉真实有力,现实表达犀利而有质感。其执导的电影《赖小子》荣获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虎奖 ,《hello!树先生》荣获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与评委会大奖 、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影片奖 、俄罗斯海参崴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香港亚洲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主演王宝强也凭借该片摘得国际影帝桂冠 。另外,由韩杰担任编剧 的电影《爱的替身》也相继荣获香港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金考拉国际华语电影节最佳影片奖 、意大利亚洲电影节最佳影片奖 。

1977年生于山西。电影导演、编剧、监制。

200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影视制作专业。

毕业作品《过年》荣获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学生组最佳短片奖。

2003年首届国际DV论坛专业组最佳故事片奖。

2003年参展釜山国际电影节短片单元。同年加入贾樟柯导演工作室任电影导演。

2011年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凭《Hello!树先生》获最佳导演和评委会大奖。以及国际影展诸多奖项。

2016年执导的青春穿越战争励志电影《冒牌三勇士》将上映。黄轩主演。

曾任副导演:

《世界》2004年,导演:贾樟柯

《三峡好人》2006年,导演:贾樟柯

《无用》2007年,导演:贾樟柯

任导演:

首部编导长片电影是《赖小子》,英文名称:WALKING ON THE WILD SIDE

2011年《Hello!树先生》

2011年《爱的替身》

2016年《冒牌三勇士》

2016年《假日特攻》

2011年《Hello!树先生》

2006年《赖小子》

2008年《黄瓜》

导演作品:《过年》

参展2003年釜山国际电影节短片单元。获得首届国际DV论坛专业组最佳故事片奖,曾获第9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学生组最佳故事片奖。

导演作品:《赖小子》

2006年第35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虎奖

2006年第30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数码竞赛片最佳影片银奖

2006年第 8届台北国际电影节竞赛片

2006年第 8 届印度新德里国际电影节竞赛片

2006年 意大利米兰电影节竞赛片

2006年第25届温哥华国际电影节竞赛片

2006年第7届东京Filmex国际电影节竞赛片

2007年第1届首尔国际数字电影节竞赛片

导演作品:《Hello!树先生》

2011年第8届香港亚洲电影节最佳导演奖《Hello!树先生》

2012年第19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

监制作品:《黄瓜》

2008年第65届威尼斯电影节国际影评人单元

2008年巴西圣保罗国际电影节新导演竞赛单元

被《大众电影》评为华语电影最具潜力导演

编辑/王筱 采访/王筱 撰文/大头马

韩杰有些异类,他前两部电影《赖小子》《Hello!树先生》明显与当今潮流不符,它们看起来土气、沉郁、灰暗,看不出讨好观众的趋向,但就在风尘仆仆之中,现实的沉沦,被生活吞噬的普通人的隐痛,在其镜头下被真实还原。这些是韩杰拍摄电影的原点,也是他一以贯之默默践行的准则。

从画画和表演开始

“我小时候的梦想是长大当一名艺术家”,韩杰出生在山西孝义,靠近黄土高原吕梁山,由于父母离婚且在外地工作,从小跟着奶奶生活的他,在小镇做着不切实际的梦。韩杰幼时对画画和表演有超乎寻常的兴趣,他经常用省下来的钱买彩色画笔,画去世老祖母的照片、家里的小狗、窗户上的窗花纸等。过元旦或六一时,他召集起小伙伴们,琢磨排练节目,主要是小品。有一次,一个滑稽小品是讲一个粗心大意的理发师把客人弄得受伤,韩杰负责演客人,要巧妙地用血包装作鼻子被削破,“整个表演过程中我都紧紧地攥着那个血包”。现在再回想起那个细节,韩杰觉得当时那种表演意识是不自觉的。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镇上开始出现小煤矿,年轻人若是没考上大学,也没机会当兵,只能去做和煤矿有关的工作。这种环境带来的逼仄、压抑和焦虑感,后来呈现在了韩杰的电影里,从《赖小子》《Hello!树先生》都能感受到这种巨大的现实中照见的虚无和荒诞。

对于自己的电影启蒙,韩杰印象模糊,只是反复跟记者提到《红高粱》 给自己的巨大震撼,及对张艺谋留下的深刻记忆。

12 岁时,韩杰认识了几个男孩,“他们比我大,天天开车经过学校,有时上学或放学会搭他们的车,当时站在卡车顶槽跟他们狂奔是很开心的事”。男孩们经常到韩杰的学校找女孩玩,也会打架。最严重的一次把韩杰的一个同班同学当场打倒在血泊里,那天他就在现场。打伤人之后男孩们就消失了,很久以后才出现。最后有两人坐牢,一人逃跑。

后来,在给贾樟柯做副导演时,记忆中那个煤矿小镇和那几个男孩慢慢浮现在了韩杰的脑海里。很多年后他曾回去看过,那几个坐过牢的童年伙伴早已成为庸庸碌碌的平凡人,消失于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封闭性会造成年轻人的渴望和想象”,这激发了韩杰要将这个故事以另一种方式重现的想法,于是他写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剧本《赖小子》。

电影更像传统艺人,讲究手艺

“韩寒是个作家,但现在拍电影不需要你掌握专业知识,你只需要有观影经验,然后描述出你想要什么,就有团队帮你做。以前不一样,入这个门槛一定需要你的专业性。”为了追求这种“专业性”,韩杰绕了一大段弯路。就像小时候说要做科学家的孩子往往并没有成为科学家一样,长大后韩杰也没有顺理成章走上艺术之路。“那是一个务实的年代,父母觉得计算机是个不错的新兴专业,学了这个以后至少能做电脑工程师养活自己”,韩杰便服从了父母的意愿。不过那时由于两个表妹在电影公司工作,韩杰能通过她们观摩到大量的白皮带,也就是内参片,这让他对电影的兴趣日渐浓厚。

中专毕业后韩杰度过一段枯燥又迷茫的时期,换了两三个城市,干着不喜欢的工作。韩杰并不觉得这段弯路走得后悔,命运自有安排,张艺谋这个名字又浮现在他眼前。恰逢《我的父亲母亲》公映,韩杰参加了深圳首映式,直到今天他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张艺谋出现时,闪光灯和观众都向他汇聚,但电影结束后,他出了电影院,跟普通人一样坐在车里。那时我就开始有了自信,我想,他不就是个普通人吗,他能拍电影我就不可以吗?”想拍电影的念头挥之不去,韩杰立刻向公司辞职,重新学美术,考电影专业,终于进入梦寐以求的专业。韩杰跟记者打了个比方,电影这个职业更像传统艺人,讲究手艺,“技术可以学会,学不会的是你对人生的看法、你的经历和世界观。怎样把形形色色的人梳理出来,赋予他们一个身份,再通过电影把故事讲出来,需要去亲自实践。”

电影是生活中的秘密窗户

2001年暑假,韩杰找家人凑钱买了一台DV,受贾樟柯《小武》的影响,他想拍一个类似的故事。于是他召集了一些朋友,在老家准备拍摄。当一切就绪,摄像机和演员都已到位,站在一圈人中间的韩杰却突然蒙了,他发现自己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去指导这些人做什么。当晚他们一起吃了顿散伙饭,喝得烂醉。那个未完成的片子叫《夏日灼身》。

十多年过去,已经在拍第三部长片的韩杰,早已没有当年的手足无措。在片场他是说一不二的领导,每个镜头拍完,他不是去跟演员说戏,就是交待工作人员接下来的注意事项。记者探班当天,有一场戏拍了好多条都没过,韩杰看到大家略显懒散时立刻发了火,全组绷紧神经后果然顺利完成。

这种改变还得感谢贾樟柯。毕业后,韩杰又陷入了迷茫,虽然他自掏腰包拍摄的毕业作品《过年》拿了一些学生奖项,也得到圈内人的关注,但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直到认识贾樟柯,贾樟柯让他做了《世界》

的副导演。他负责的工作范围远远超过副导演,从看景、选角到现场、后期、宣发,包括生活上的琐事,他都得管。当《世界》拍完,事情一件件解决后,他已经无比自信,觉得自己可以拍电影了。

他这时又再次想起自己的家乡,因为每次回去,剧烈的变化都让他措手不及,穷人依然贫穷,富人则猖狂地富裕:“一个小县城被伪装成新兴现代化大都市的面貌。暴发的煤矿主把煤矿这个全人类的共有财产转化为个人资本,并用这些资本参与到大城市的房地产投资中,把子女送出国接受西方教育。留给广大工人农民的,只有像掠夺战争过后硝烟弥漫的煤烟和灰烬。”基于对现实的反抗,韩杰拍出了《赖小子》,并获得鹿特丹电影节最佳影片奖,“我开始相信自己能够通过电影改变一些什么。”后来拍摄《Hello!树先生》时,韩杰面对了更多困难,却也有了更多信心。当影片拿到上海电影节金爵奖时,韩杰非常淡然,“导演的工作是多层面的,画面和声音的处理、表演和造型、结构的掌控,这是被营造出来的世界。我真正着迷的就是电影营造出的这个世界。”

如今,韩杰在内蒙古拍摄的第三部长片行将杀青,每天他都在跟时间赛跑,天不亮就带领剧组深入草原和林区,晚上还要开策划会讨论剧本。虽然记者探班一整天,但在片场几乎没机会和他说话,采访是在从片场回驻地的车上进行,拍摄也是在太阳落山前几分钟他才挤出时间,剧组还要转场去抢拍夕阳的戏。对于未来,韩杰说要提速了,“起码两年拍一部电影,不能像之前那么慢”。他始终相信自己拍的东西是能给人以启蒙的,一如电影对于他自己的意义,“电影就是你生活中一个秘密窗户。你在做电影也好,在家里看DVD也好,秘密窗口一旦打开,你就能走向这个世界”。

评委观察

对现实犀利而有质感的真实表达,功力出众。芦苇


相关文章推荐:
赖小子 | 俄罗斯海参崴国际电影节 | 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爱的替身 | 冒牌三勇士 | 假日特攻 | 赖小子 | 黄瓜 | 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电影频道传媒大奖 | 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第12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 | 俄罗斯海参崴国际电影节 | 香港亚洲电影节 | 伙伴 | DVD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