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韩湘子(神话人物)

韩湘子,字清夫,唐代人,是古代中国民间传说中的八仙之一,擅吹洞箫,拜吕洞宾为师学道,是八仙中风度翩翩的斯文公子,道教音乐《天花引》,相传为韩湘子所作。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韩湘子是唐代大文学家、刑部侍郎韩愈的侄孙。韩湘子的宝物名为紫金萧,早期传说的宝物还有百花篮,吹箫会龙女、十二度文公、韩湘子讨封等传说流传广泛。华轩居士据《道论诠绎》记载,应铁拐李之邀于著名仙苑石笋山聚会列入八仙之列。

根据《韩湘子全传》记载,汉丞相安抚之女灵灵有才貌,汉帝欲将其赐婚皇侄,安抚坚辞不允。汉帝大怒,将其罢职发配。灵灵郁郁而死,投生为白鹤,白鹤受钟离权、吕洞宾点化,投生为昌黎县韩会之子,乳名湘子,幼丧父母,由叔祖韩愈抚养、湘子长大,又得钟吕二仙传授修行之术。韩愈怒斥之,因遁至终南山修道,得成正果,成为八仙之列。位列仙班后,玉皇大帝赐其三道金书、三面金牌,上管三十三天、一十八重地狱,中管人间善恶、四海龙王,下管地府冥司、府州县城隍,又赐其缩地花篮、冲天渔鼓等宝物,并封为开元演法大阐教化普济仙。

韩湘子,生性放荡不拘,不好读书,只好饮酒,世传其学道成仙。韩愈过生日时他回来了。韩愈一看,那天是大喜的日子,也不好骂他,看他穿一个道士这个样子,邋里邋遢的回来了,又喜欢又不高兴,结果就问问他,来给叔祖拜寿总不错,你做什么不读书不考功名,去外面学这个当道士。看这个牡丹花跟诗句不相关嘛,倒是那两句诗很好记住了。后来韩愈反对唐宪宗迎佛骨回宫,写了一篇奏表,皇帝一生气,大为恼火,就把他贬到潮州,他刚好路过秦岭,此时此景正是他侄孙写的那句诗。此时想起他侄孙告诫他的即是贵为王侯将相也如过眼烟云。

唐宋之际,佛教在中国的迅猛发展,致使僧徒日众,寺院遍布,并使其在文人士大夫阶层站稳了脚跟,亦即在本土的儒家文化内部生根开花,以本土固有文化作为土壤,借力繁殖。至此,佛教与本土文化融为一体,成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与儒、道二教互为表里,既冲突又合作,相互依存,相互借鉴,但又独立门户。从学术的角度看,如果将佛教与儒、道二教并称为在全国范围内发展较为突出的三个文化派别亦不为过。而且,相对儒、道二教来说,佛教的自我发展似乎更理想,故而,儒、道二教也不得不参照佛教,建立起自己的道统和经典。所以,彼时之文人,如果不受佛教文化的熏陶,不结交几个方外之友,不游历几处寺院,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更甚至许多文人还同时接受、修习三者之文化,虽儒者因取士之需,谋合当时政治需要,时时还得打出排佛斥道的旗帜,但这些并未妨碍其与佛、道的交往,也未影响其所谓居士生活 。

其实,起初佛徒因韩愈主张以极端的手段消灭佛、道二教,对其本人和排佛主张恨之入骨。皇甫即曾行文描述当时佛教界因韩愈遭贬而欢欣鼓舞的情形:“刑部侍郎昌黎韩愈既贬潮州,浮图之士,欢快以。”[1](卷2,《送简师序》)而佛、道二教更是将韩愈潮州之贬,看作是神佛对其排佛及排佛主张的报应和惩戒,并借韩愈侄韩湘子之口,编制了一个“湘子作诗谶文公”的故事:“公排二家之学,何也?道与释遗教久矣,公不信则已,何锐然横身独排也?焉能俾之不炽乎?故有今日之祸。”[2](P86)

此处记述的非常明白,“今日之祸”,缘自其“锐然横身独排”“二家之学”。虽然佛教在当初编造了一些类似的报应故事,以之惑人慰己,但随之即将皈依作为主题,演绎了浪子回头是岸的公案。

韩文公一日相访,问师:“春秋多少?”师提起数珠,曰:“会么?”公曰:“不会。”师曰:“昼夜一百八。”公不晓,遂回。次日再来,至门前见首座,举前话问意旨如何。座扣齿三下。及见师,理前问,师亦扣齿三下。公曰:“元来佛法无两般。”师曰:“是何道理?”公曰:“适来问首座亦如是。”师乃召首座:“是汝如此对否?”座曰:“是。”师便打趁出院。文公又一日白师曰:“弟子军州事繁,佛法省要处,乞师一语。”师良久,公罔措。时三平为侍者,乃敲禅床三下。师曰:“作么?”平曰:“先以定动,后以智拔。”公乃曰:“和尚门风高峻,弟子于侍者边得个入处。”[3](P265)

韩愈对大颠称“弟子”,甚至以“军州事繁”,讨“佛法省要处”,期以闲暇时修炼。如此则是韩愈虽或别政务,然亦于佛法之修行介然于心。而按照禅宗惯例,弟子问禅难昧,“师便打”,挨打者必是蒙昧之弟子。此处有趣的是,大颠未打退之,而打了首座,此或多或少为韩愈保留了些尊严和脸面。并且因不好回答韩愈的请求,大颠“趁出院”。此段公案显然是将韩愈列为了石头迁禅师法嗣。关于这段记述,为真实起见,修订者也曾将表面上难以自圆其说的部分删除。陈垣考证云:

《联灯》卷十九于石头迁法嗣大颠和尚下,增入韩文公问师语句,《会元》卷五仍之;《联灯》卷二十复以韩愈为大颠法嗣,并有语句四则,颇为识者笑,《会元》卷五则册之矣[4](P86)。

南怀瑾亦曾对这段公案有所述及:

韩愈贬潮州后,常问道于大颠禅师。故其在潮州,有三简大颠,在袁州时,曾布施二衣。周濂溪《题大颠壁》云:“退之自谓如夫子,原道深排佛老非。不识大颠何似者?数书珍重寄寒衣。”[5](P241)

宋时之大儒亦以此非之,既“自谓如夫子”,何以“数书珍重寄寒衣”,对一禅僧礼节备致,崇敬有加?此一不解。大颠何人,能使“原道深排佛老非”、“自谓如夫子”的韩愈回头?此二不解。奇人奇事,能改变奇人者自非常人,退之若是,大颠若是,能屈服倔强如韩愈者,非大颠而谁?非佛法而谁?佛徒设计此段公案,不外说明佛法无边,回头是岸,若韩愈者皆可如此,法力无边则可知矣 。

韩湘,字北渚,愈之侄孙也。愈兄,子老成,(即十二郎)老成子湘。登长庆三年进士,能诗文,与一时士大夫相倡和。生平在功名中,未尝学仙。长庆间,姚武功有答韩湘诗云:昨闻过春闱,名系吏部籍,三十登高科,前途浩难测。又有送韩湘赴江西从事诗云:年少登科客,从军诏命新,行装有兵器,祖席尽诗人。湘尝送文公过潮州。今昌黎集中,有次曾江口示侄孙湘二首;又左迁至蓝关,有示侄孙湘一首;即贾岛亦有寄韩湘诗,均见全唐诗内。并无落拓不羁,少游云水之事。此可见其非仙也。然则韩仙一事,岂遂无人乎,亦非也。道缘汇录云:昌黎从侄孙有韩韩(po)者,贞元末年,九月初三日生。幼而奇异,未入名场,遇小洪崖张氲,传以清修。童真不漏,号元阳子。遂乃放浪形骸,归宗元教。长庆初,韩湘及第,愈教读书应举,似乃兄荣。对曰:孙与公所好相异。因作言志诗云:青山云水窟,此地是吾家,后夜餐琼液,凌晨咀降霞,琴弹碧玉调,炉炼白朱砂,宝鼎存金虎,芝田养白鸦,一瓢藏世界,三尺斩妖邪,解造逡巡酒,能开顷刻花,有人能学我,同去看仙葩。愈知其不可强也。自言能造奇花,愈令试之,乃取一盆,实以土,虚臾出牡丹一丛,红艳异常,花瓣中有金字诗一联曰: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愈问此何意,对曰:日九自知之。后愈贬潮州,道过蓝关,大雪不能前进。而韩适至,为扫除其雪,愈方悟花中诗意,乃为八句足成之。愈亦稍释旅怀,即携同傅舍,仍欲以功名相期,作诗云:才为世用古来多,如子雄文世孰过,好待功名成就日,却收身去卧烟萝。笑而答云:举世都为名利醉,伊余独向道中醒,他时定自飞升去,冲破秋空一点青。临别出药一丸与之曰:服此可御瘴毒。飘然而去。咸通末,年六十余,复遇吕祖于商山,得授神丹之学,乃飞升焉。今人知有湘而不知有。盖因湘二字,鲁鱼帝虎之讹也。以湘为仙则诬湘,由之事尽归于湘,湘之事尽归于无矣。今特并其事而互发之,使人知韩湘乃功名,韩乃神仙也。者清浅水貌,故号清夫云。(或言昌黎犹子,或言昌黎外甥,或言十二郎子,或言韩湘之子,故曰韩湘子。诸说纷纷,皆无定论。大堤系当时远处传闻,士大夫各立小说,竦人观听,遂至讹误若斯耳。兹以道缘汇录为正,并合事迹相同者附焉。)按韩若云《韩仙传》,皆附会无稽,兹不赘论。

由此可见,韩湘是进士,韩是道士(神仙),后人弄混了。

度地仙韩(非韩湘)
  ,字清夫,韩昌黎之从侄孙也。贞元末年,九月初三日生。幼而奇异不入名场,遇小洪崖先生,传以清修之法。童真不漏,号元阳子。行踪无定,放浪不羁。长庆间,韩湘登进士第,昌黎教读书应举,似汝兄荣,柏对曰:孙与公所好相异,因作青山云水窟,此地是吾家诗。以言其志,公知其不可强也。及公贬潮州,韩湘随侍。一日抵蓝关,风寒雪紧,忽闻有笛声迎马首吹来,至则韩柏也。公大喜,即携同傅舍,仍欲以功名期之,笑而不答,临别出药一丸与之曰:服此可御瘴毒。飘然而去。咸通末,避居商山中。欲炼九华神丹,未知火候精微。〖火候最难〗吕祖来游,因以钟祖秘法付之。 〖可参钟吕传道集〗

由于韩愈排斥佛老而不惜死,故而佛教方面编造出大颠禅师化韩愈;而道教方面则造出了韩湘子度韩愈来抵消韩愈所带来的影响。现在可以见到韩湘仙事最早萌芽的记录,见于佛教徒段成式《酉阳杂俎》卷一九。其次要关注的是《太平广记》卷五四引杜光庭《仙传拾遗》。

北宋时期,此一故事终于落实到韩湘身上。现在可以见到最完整的记载是刘斧《青琐高议》所载,但原文太长,这里转录《诗话总龟》卷四五引《青琐集》的文本:
  韩湘,字清夫,文公犹子也。落魄不羁,文公勉之学,湘曰:“湘之所学,非公知之。”公令作诗,以观其志。诗曰:“青山云水窟,此地是吾家。后夜流琼液,凌晨咀绛霞。琴弹碧玉调,炉炼白朱砂。宝鼎存金虎,玄田养白鸦。一瓢藏世界,三尺斩妖邪。解造逡巡酒,能开顷刻花。有人能学我,同共看仙葩。”公览而戏之曰:“子能夺造化耶?”湘曰:“此事甚易。”公为开尊,湘聚土,以盆覆之。良久花开,乃牡丹碧花二朵,于花间拥出金字诗一联云:“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公未晓其句意,湘曰:“事久可验。”遂告去。未几,公以佛骨事谪官潮州。一日途中遇雪,俄有人冒雪而来,乃湘也。湘曰:“忆花上之句乎?正今日事也。”公询其地,即蓝关,嗟叹久之,曰:“吾为汝足此诗。”诗曰:“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本为圣明除弊政,岂于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须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公别湘诗曰:“人才为世古来多,如子雄文世孰过?好待功名成就日,却抽身去上烟萝。”湘别公诗曰:“举世都为名利醉,伊余独向道中醒。他时定是飞升去,冲破秋云一点青。”

南宋人已经对韩湘仙事提出质疑,如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十引严有翼《艺苑雌黄》曾引段、刘二说。

韩湘加入八仙行列,从永乐宫壁画“八仙过海”和元杂剧来看,大约是金元问事。

更后出的《韩仙传》附会更为繁复,大约为明以后人之习作。

《韩湘子后传》说跟吕洞宾学道 。位列仙班。普遍的说法,韩湘子是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的侄子(有说侄孙),《唐书宰相世系表》、《酉阳杂俎》、《太平广记》、《仙传拾遗》等书都有关于他的介绍。一称是韩愈侄孙,历史上韩愈确有一个叫韩湘的侄孙曾官大理丞。韩愈曾有《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他成仙的传说,最早见于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书中称韩愈有一年少远房子侄,为人轻狂不羁,不喜读书,韩愈曾责怪他,他却能在七日之内使牡丹花按其叔的要求改变颜色,并且每朵上边还有“云横秦岭家何在……”的诗句,韩愈惊奇万分。还有说韩湘子是韩愈外甥,其事迹和《酉阳杂俎》所言大同小异,韩湘子其人物原型为韩愈的族侄,五代时即被仙化。梁兴扬道长参考《韩湘子后传》《酉阳杂俎》《太平广记》

韩湘子据说其肉身并未有升仙。在他成仙之时,“看仙桃红熟,上树摘取,忽然树枝断了,因此摔落地上而死,身死而尸解。”因此,他实际上是尸解仙。

也有传说韩湘子是在潮州恶溪(今韩江)投身喂鳄获大功德升仙,也是尸解仙。

韩侍郎有疏从子侄自江淮来,学院中子弟悉为凌辱。韩愈遽令归,并加斥责。侄拜谢曰:“某有一艺,恨叔不知。”因指阶前牡丹曰:“叔要此花青、紫、黄、赤,唯命也。”乃竖箔曲尽遮牡丹丛,掘窠四面,旦暮治其根。凡七日,乃填坑,白其叔曰:“恨较迟一月。”时冬初也。牡丹本紫,及花发,色白、红、黄、绿,每朵有一联诗,字色紫,乃韩出官时诗,一韵曰:“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韩大惊异,侄且辞归江淮,竟不愿仕。”

原称 韩湘 ,传说中的八仙之一。 唐 韩若云 《韩仙传》载: 韩湘 ,自少学道, 吕洞宾 度之登仙。 湘 又欲度其叔 愈 。会 愈 宴集朋僚, 湘 赴宴,劝 愈 弃官学道,呈 愈 诗有“解造逡巡酒,能开顷刻花”等句, 愈 斥为异端,不从。 湘 乃以径寸葫芦酌酒遍饮座客,又以火缶载莲,顷刻开花,花 上有字成联云:“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 蓝关马不前。” 愈 终不悟,乃别去。后 愈 以谏迎佛骨事贬刺 潮州 ,别家赴任,经 蓝关 ,值大雪,马惫于道。 湘 忽至, 愈 悟曰:“子言验矣!” 湘 护 愈 抵任,最后乃度 愈 成仙。按, 唐 段成式 《酉阳杂俎广动植》、 前蜀 杜光庭 《仙传拾遗》及 宋 刘斧 《青琐高议》前集卷九并载其事而互有异同。

道教宗师杜光庭《仙传拾遗》的叙述,说落拓而有异秉的是韩愈外甥,好饮酒赌博,但术艺更丰富,“玄机清话,该博真理,神仙中事,无不详究”。韩愈贬潮州后,他来相送,讲了一大通修道的办法,说得韩愈急欲成仙,悔不当初。而韩愈所赠的那首诗,又从先前培育的牡丹中开出,足知神仙知过去将来之事。杜光庭最后强调,韩愈最后也皈依了道教,只是“迹未显”,是潜伏的道徒。这段记载距离韩愈谏佛骨大约100年,内容当然是说神仙实有,反对者举止幼稚,在事实面前弃而从道。。

谓 湘 字 清夫 ,为 愈 之侄,且云所开之花类牡丹。《酉阳杂俎》谓 愈 之疏从子侄,并失其名,且云 湘 为 愈 之牡丹染色。又,两书均未言 韩愈 被度成仙事。考《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三上》及 韩愈 《韩滂墓志铭》, 湘 字 北渚 ,为 愈 之侄孙,官至大理丞,非神仙中人。后世小说及民间故事中所谓“八仙”之一的 韩湘子 形象,当由《韩仙传》等书所载附会渲染而成。 清 赵翼 《八仙》诗:“ 韩湘 、 张果 、 吕洞宾 ,此外载籍无其人。”

韩湘子全传(又名《韩湘子十二度韩昌黎全传》、《韩昌黎全传》、《韩湘子得道》、《韩湘子》)叙述韩湘子成仙并度化韩愈飞升的故事。作者杨尔曾,明朝人,字圣鲁,号雉衡山人,又号夷白主人,钱塘人。生卒年均不详,约明神宗万历四十年前后在世。

《东游记》,又名《上洞八仙传》、《八仙出处东游记》,作者为明代吴元泰(约公元一六六六年前后在世),字不详,号兰江,里居及生卒年均不详。 本书共二卷五十六回,内容为八仙的神话传说,记叙铁拐李、汉钟离、吕洞宾、张果老、蓝采和、何仙姑、韩湘子、曹国舅八位神仙修炼得道的过程。龙太子摩揭夺走蓝采和的玉版,于是八仙和龙王大战,最后由孙悟空大败天兵天将。

《八仙得道》作者是清代的无垢道人。主要讲述了铁拐李、钟离权、吕洞宾、张果老、蓝采和、何仙姑、韩湘子、曹国舅八位神仙修炼得道的详尽过程。八仙故事是我国民间广为流传的神话传说,本书记叙铁拐李、钟离权、吕洞宾、张果老、蓝采和、何仙姑、韩湘子、曹国舅八位神仙修炼得道的详尽过程,从夏商之交太上老君降生,至宋代八仙大功告成同归天府,历时数千年之久,情节丰富,曲折动人。书中天上人间上下交错;仙、魔、人、物,各具神采更有法术之争,奇幻之变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确实引人入胜。

如果看过《八仙过海》的故事,我们就会知道唐代大诗人韩愈有个侄孙叫韩湘子的,后来成了八仙之一。不过,如果查对历史,我们会发现韩湘只是一个唐代走上仕途的官员,而非神通广大的“韩湘子”。香港《文汇报》今日刊文,分析了韩湘子的“神化”过程。

韩湘,字北渚,生于唐德宗贞元十年(794年),为韩愈侄孙、韩老成之子,唐穆宗长庆三年(823年)中进士,官至大理寺丞。这是历史上的韩湘。历史上的韩湘是个汲汲于科举功名的士子,而且最后也如其所愿,功成名就。然而,由于他与韩愈的关系,好事者总不免作一些蓄意的误会和敷衍,久而久之,韩湘便成了八仙传说中的韩湘子。

韩湘被附会为韩湘子,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韩愈在徐州任职时,曾作《赠族侄》一诗,据说是写给他一个远房侄儿的。诗曰:“击门谁家子,问言乃吾宗。自云有奇术,探妙知天工。”后人据此推测韩愈这位族侄懂得一点道术。后来,为了流传的确实及可信,便将这位族侄坐实到有名有姓的韩湘身上,尽管韩湘是韩愈的侄孙辈,而不是侄儿辈,但一般人也不会去考究了。

其次,韩愈向以孔孟道统自居,对佛道异端力行排斥,可以说是一位坚决的卫道者。他的固守形象得到颇多赞誉,自然也引来一些佛道人士的不满。于是,将其亲族中人塑造成术士,甚至神仙,韩湘的名义不可避免地成为他们利用的对象。

元和十四年(819年),唐宪宗派使者到凤翔恭迎佛骨入禁中,礼拜三日,京师为之轰动。韩愈时任刑部侍郎,上表极谏。他历举历史上信奉佛教的皇帝,要么短命,要么亡国,指斥佛教虚妄误国。宪宗大怒,将韩愈贬为潮州刺史。

潮州地处省尾南国,当时尚属蛮荒之地,而且气候湿热,中原人初来乍到,极易患上瘴疠之玻这一去,对韩愈而言,也许就是有去无回了,一路上不免哀伤凄恻。不料,韩湘追至蓝关,并陪同他一道前往潮州赴任。在此情况下,韩愈写下了那首著名的诗歌《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历史是这样的,仅有梗概与诗作流传,其中并无细节与详情。这些空白却成了后人发挥想象力弥补、拼凑的空间。虚构与传说在此诞生了

据北宋仁宗年间刘斧《青琐高议》记载,韩湘性好道术,自言“解造逡巡酒,能开顷刻花”。韩愈不以为然,令其在宴会上表演。韩湘遂取来一花盆泥土,并用密笼罩住花盆,一会儿果然开出两朵鲜花。众人赞叹不已。韩愈仔细端详,见每朵花上各有一句诗,分别写着“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韩愈不解,韩湘则言天机不可泄露。

后来,韩愈以谏迎佛骨,被贬潮州。行至蓝关,天降大雪,困顿不能前行。忽见一人冒雪而来,正是韩湘。韩湘道:“花上的诗句,验证的就是今天的事啊!此地便是蓝关。”韩愈叹道:“今天才知道你实非凡人,道术不浅。我正想作诗,就将这两句嵌成七律一首吧1说罢,吟出了那首著名的“一封朝奏九重天”。

在刘斧的叙述中,韩湘通过道术与诗谶已经成为修行不凡的仙人了。至于历史上的韩湘与雪拥蓝关的本事,则被窜改得面目全非。当然,刘斧也不是天马行空,胡乱编造。他只是将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五代道士杜光庭《仙传拾遗》等书中有关韩愈的流言加以具体化罢了。所有这些故事的敷衍盛行,也绝非仅止于猎奇而已,而是反映儒佛道三教的冲突与融合。

在《青琐高议》中,韩湘这样劝解韩愈:“公排二家之学,何也?道与释,遗教久矣,公不信则已,何锐然横身独排也?焉能俾之不炽乎?故有今日之祸。”韩愈则以儒家道统自任,曰:“岂不知二家之教?然与吾儒背驰。……今上惟主张二教,虚己以信事之。恐吾道不振,天下之流入于昏乱之域矣,是以力拒也。”尽管如此辩驳,但在其记载中,韩愈已经相信韩湘的道术,并接受了他的仙丹,以求抵御南国瘴毒。这无疑是信道之人想象道教征服儒教的一种方式。

到了明清时代,《韩湘传》、《湘子传》等通俗作品层出不穷,更进一步将韩湘演绎为八仙之一的韩湘子。时至今日,关于韩湘子的传说仍为乡下老叟所津津乐道。比如,潮州东门外有一座湘子桥,相传即为韩湘子所造,至今仍有这样的歌谣传唱:“潮州湘桥好风流,十八梭船廿四洲,廿四楼台廿四样,两只铁牛一只溜 。”

有两只鸟,男的是韩湘子,女的是林英。站在海边石头上修仙。等到两人都修行出人形来了,后来结为连理。到新婚那天晚上,入了洞房,韩湘子总是看书,也不睡觉。这样过了一夜,韩湘子就跑了,一跑就跑到终南山,上山修仙去了。

他跑了,林英挺想他呀,就上后花园排香去了。这林英也是修行人,手一指南天门,南天门就开,也挺厉害的。她一排香,她丈夫就知道了。韩湘子也想媳妇了,他说:“手指南天门自开,一排香烟喷满怀,有心要回韩家去,又怕不让再出来。”他一想:有了,我变个云游道士,左边胳膊掉下一为,悠了悠了我就上韩家大门口去化缘。把他媳妇念叨得心忙手乱的,她打发丫鬟小秋白:“去看看去。”秋白问老道:“你或化砖来或化瓦,或化石头修观台,或化柴米做斋饭?”老道对丫鬟说了。秋白回来告诉林英:“这老道不化砖不化瓦,不化石头修观台,不化柴米做斋饭,化和大嫂见一面。”林英一听就出来了,问这老道是哪儿的。他说:“我是终南山的老道。”

林英说:“你是终南山的老道,你可知终南山的老虎洞口朝哪开?”

“老虎洞口朝南开。”

“终南山有二九一十八棵仙桃树你知道吗?”

“终南山有二九一十八棵桃树我也知道,是九棵正来九棵歪。”

林英说:“你是终南山的道士,我打听个人你知道不?”

道士说:“打听谁呀?”

“我打听终南山的韩湘子。”

“你要打听韩湘子我知道,我们在一起吃过饭,在一块搅马勺。”

“你要知道韩湘子,回去你给我捎个信儿,我给你几顿斋饭不费难。”

“你要想终南山的韩湘子,你就坐我怀里来。”“老道你不是东西!”吩咐丫鬟小秋白:“你给我打!”小丫鬟一打,老道一变,驾丹去走了。林英一看是她丈夫,气得直跺脚,招呼:“丈夫你快回业,我也跟你上天台!”

“你肉眼凡胎怎能上天台,铁树开花再度你来。”

韩湘子修仙还得让皇上封一下。他到皇上那儿化银钱。皇上说:“给吧,你要多少哇?”韩湘子拿个小筐,“我就要这一小筐,把它装满为止。”皇上一看这小筐,也就装几块金子,就让人给他装。可咋装也装不满。把皇上的金山银山都装进去了,才到半筐。皇上一看说:”哎呀,这好像神仙来了。“韩湘子说:“谢主隆恩!”“哗啦。”把金子银子都倒出来了,一个金山,一个银山。“金山银山全不要,就要万岁金口玉言。”这韩湘子就成仙子了。

韩湘子在八仙中是个清雅俊俏的书生,他手中的神篇名为紫金箫,是用南海紫竹林里的一株神竹做的。据说,韩湘子这支神箫还是东海龙王的七公主送他的。

有一年,韩湘子漫游名山大川,到东海之滨,听说东海有龙女,善于音律,精于歌舞,很想会她一会。因此,他天天到海边去吹箫。这一日,三月初三,正是东海龙女出海春游的日子。夜里,龙女听见海边传来一阵悠扬悦耳的长箫声,听得惊呆了。

韩湘子的箫声扰乱了龙女的心,那声声妙曲把它的魂勾去了似的,便身不由己地向海边走来,化作一条银鳗来会吹萧郎。

韩湘子一曲吹罢,大湖退去十里远。

这时,他发觉滩头上有一条误了潮的搁浅银鳗,正泪光莹莹地抬头望着他。

看她的神情似乎还陶醉在乐曲声中,韩湘子又好气又好笑说:

“鳗儿呵鳗儿,难道你也懂得其中的奥妙?你若是个知音,请把我的情意传到水晶龙宫去吧!”

鳗儿听了,连连点头。

韩湘子十分惊异,出于好奇心,他又吹起了玉屏萧。想不到,银鳗深通人性,居然在明媚的月光下婆娑起舞,跳起神奇的舞蹈。舞姿之优美,神态之奇异,世上罕见。连闯荡江湖游遍名山的韩湘子也愣住了。

那银鳗在月光下不停地闪腰,盘舞,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节奏越来越紧,突然银光一闪,鳗儿不见了,只见月影中站立着一个天仙般的龙女,柳叶眉,杏花脸,玉笋手,细柳腰,金纱披身,莲花镶裙。舒腰好似嫦娥舞,起步赛过燕掠水,把个韩湘子也弄糊涂了。

龙女边舞边唱:

寂寞龙宫呵闻箫声。

使君一曲呵凤求凰,妾应伴舞呵到天明。

歌舞声中,月儿渐渐西坠,潮水慢慢回涨、天快亮了。忽然,一个浪头扑来,鳗儿、龙女都不见了。这样情景,一连发生了三个晚上。

这一天,韩湘子又来到海边吹箫。不知什么缘故,吹了大半天,龙女就是不出海来。难道玉屏箫失灵了?气得他把心爱的玉箫摔断,龙女还是没有重来。

韩湘子正沮丧地往回走,忽闻背后有人喊他。回头一看,却是个陌生的老渔婆。老渔婆朝韩湘子道个万福说:

“相公,公主感谢你的美意,特地差我出来传话。实不相瞒,前几夜在月下歌舞的乃是东海龙王的七公主。因事情败露,被龙王关在深宫,不能前来相会。今天她叫我奉献南海普陀神竹一枝,以供相公制仙箫之用。望相公制成仙箫,谱写神曲,以拯救龙女脱离苦海!”

说罢,老渔婆递上神竹一枝,便化成一阵清风不见了。

韩湘子将神竹制成紫金箫,从此断绝了在尘世游荡的念头,进了深山古洞,日夜吹箫谱曲,果然练出了超凡绝俗的本领。

后来,八仙过海,韩湘子神箫收蛇妖,妙曲镇鳌鱼,大显仙家神通;而东海龙女呢?却为了偷送一枝神竹,被观音大士罚为侍女,永远不得脱身。

传说,东海渔民至今还常常听到海上有深沉的箫声,那是韩湘子想念龙女,心中烦躁,在天上吹箫呢!

一天,韩湘子出外访道寻师,恰遇吕洞宾和汉锺离,于是韩湘子离家出走,跟随二人学道,并得其真传。后来,韩湘子游历到一地方,见一片桃林,仙桃红熟,他攀树摘桃,不想树枝突然折断,韩湘子堕地而死,尸解成仙。

韩湘子想度化韩愈,但韩愈不信道学之事,于是他就先用法术来打动他。正好那年天大旱,皇帝命韩愈去南坛祈祷上天降雨雪。韩愈祈求多次,亦不见雨雪从天而降,因此面临著被罢官的危险。韩湘子装扮成一道士,在街头立了一招牌,上面写著:“出卖雨雪。”有人见此,马上通报韩愈,韩愈即派人请他一起代为祈祷。只见道士登台作法,瞬间,天降鹅毛大雪。韩愈却不信这是道术使然,于是对道士说:“这雪是我求来的,还是你求来的?”道士说:“是我求来的。”韩愈说:“有何凭据?”道士说:“这雪三尺三寸厚。”韩愈派人一度量,果然如其所说,韩愈这才相信道术不同凡响。

有一天,是韩愈的生日,亲朋好友登门致贺,韩愈设大宴招待他们。湘子不期而至,向韩愈祝寿。韩愈见到他是又喜又怒,湘子坐在席间,韩愈问他:“你长久游历在外,不知你的学问是否有长进,请作一首诗,来表达你的志向。”韩湘子开口便吟:

青山云水隔,此地是吾家;手扳云霞液,宾晨唱落霞。琴弹碧玉洞,炉炼白朱砂;

宝鼎存金虎,芝田养白鸦,一瓢藏造化,三尺新妖邪;解造逡巡酒,能开顷刻花。

有人能学我,同共看仙葩。

韩愈听完他所吟之诗,问他:“你难道有造化自然的本事吗?”于是韩愈命他造酒开花。韩湘子即搬了一酒樽到大厅,并以金盆将其盖住。过了一会儿,开樽一看,美酒已成。韩湘子又聚土成堆,很快,只见盛开碧花一朵,花与牡丹一般大小,但颜色比牡丹更华丽。花上有金字二行: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韩愈不明白这是何意。湘子说:“天机不可泄漏,日后自会应验。”在坐的宾客无不称异。酒席散时,韩湘子又向韩愈告辞而去。

唐宪宗时,韩愈因谏迎佛骨,惹宪宗大怒,贬韩愈为潮州刺史,限日动身。韩愈别离妻儿,往潮州而去。走了不到几天,寒风急起,大雪纷纷。韩愈走到一处,雪有数尺之深,马难以前行,附近不见一户人家,不知路在何方。想循路而退,也无归路。风刮得紧,雪飘得急,韩愈是全身湿透,难捱的冻饿,万般愁苦无处诉说。就在韩愈绝望之时,只见一人冒著严寒,扫雪而来,一看竟然是韩湘子。韩湘子问韩愈:“您还记得那花上所写之联吗?”韩愈问:“这是什么地方?”韩湘子答道:“这里是蓝关。”韩愈嗟叹良久,才说:“事物既然有此定数,我为你补齐那花上之联。

《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于是韩愈与湘子到蓝关傅舍中借宿,韩愈这才相信湘子所说皆是真实的。这一夜,韩愈与韩湘子谈论著往来之事,修真的大道,韩愈是心悦诚服。第二天,辞行之前,韩湘子取出一瓢仙药,对韩愈说:“服一粒,可以御寒暑。”韩愈恍然大悟。韩湘子说:“你不久就会回来,不止是没病,还将再被朝廷重用。”韩愈问道:“我们后会有期吗?”韩湘子答道:“不知道。”于是飘然而逝。后来韩湘子再度度化韩愈,韩愈终于也得道成仙。

《韩湘子化斋》讲的是成仙之后的韩湘子乔装去见自己的妻子的故事。

韩湘子的出身并不是太低贱,他的叔叔是大名鼎鼎的文豪韩愈。但是韩湘子的身世也很让人可怜,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相继离世,多亏了他的叔父把他抚养长大。但是韩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那个时候但凡读书人都想要考取功名入朝做官,可是韩湘子对这些不是特别的热衷。韩愈为了让他收收心,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女孩很漂亮,也很聪明,叫做小林英。

韩湘子虽然结了婚,可是他的使命就是修仙啊,所以新婚燕尔的,他就离开了妻子,去修行去了。后来修出了一点名堂,再加上想念妻子,就想回人间看看自己的妻子。于是就有了“韩湘子化斋”这个剧目。新婚燕尔的,毕竟年纪年轻,就有了捉弄一下妻子开个玩笑的想法。所以韩湘子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和自己完全不像的形象。

什么样的人物造型呢?是个老头,老没关系,老的很丑,而且还有一个大瘤子,让人看了就讨厌。就这样,一瘸一拐的去“化斋”去了。所谓的“化斋”,其实就是要饭。然后这一段,就是韩湘子要饭的时候唱的。最后韩湘子变回原来模样,夫妻相认不提。

韩湘子,别名清夫,是古代传说中的人物,也是八仙之一。说到八仙,与韩湘子最为藕断丝连的便是何仙姑了。何仙姑本一个普通的女子叫何琼,很喜欢荷花。到现在,凡是有何仙姑的画像就能看见一身着飘飘白衣,手持荷花的女子,那,便是何仙姑了。

传说,何琼一天去山上采药碰到修道的韩湘子,当时韩湘子已奄奄一息,何琼看他觉得可怜便从自己的盘缠中取出一部分拿给韩湘子充饥,韩湘子对她感激涕零。后来时隔五载,何琼在悬崖挖野菜,恰巧碰到羽化成仙的韩湘子,韩湘子碰到恩人甚是高兴,韩湘子挥了挥袖,地上就长出了桃树和枣树,并将结出的桃和枣给了何琼,何琼吃过这些桃子后,顿时觉得身轻如燕。

于是何琼也成了仙人,至于这传说是否属实,现在已经无法核实了。有人说韩湘子一定是喜欢上了何琼,又有人说,韩湘子只是报恩,世人们也因此而争吵不休。毕竟是传说中的故事,所以谁是谁非也说不清楚。

传说就是传说,既没根也没底,韩湘子和何仙姑,从神话的角度来看,一个是练道而成仙的而另一个是被给予而成仙,在仙列里也可算的上是师兄妹的关系了。至于韩湘子和何仙姑之间的具体故事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在历史上的记载他们之间的事也是寥寥无几,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结局,就像他们一样。

据历史传说记载,韩湘子在没有成为神仙之前,是韩愈的侄孙。但是这位公子却并不喜欢读书,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他生性放荡不羁,而且非常喜爱喝酒,经常整日酒瓶不离手,脸色微醺。而且韩湘子自小便对佛教道教的文化情有独钟,如此种种,令韩愈颇为苦恼,恨铁不成钢。相传,韩湘子在二十岁时回乡探亲,因留恋山川之色而归隐山林,长达二十年之久音讯全无。

二十年后,又回到长安,但是衣衫却破烂不堪,行为也是相当怪异。韩愈让其与其他人一起读书,但是韩湘子还是如以前一样,终日饮酒作乐,一点读书的意思都没有。韩愈见了,十分失望,便对韩湘子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即使是街上的小摊贩,那你的长处又是什么呢?韩湘子笑笑,对韩愈说,我也有一门技艺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说罢便拿出了自己的横笛吹了起来。当时正值冬初,所有的花都已经开败了,但是一听到韩湘子的笛声,竟然又开放了。可见其横笛技艺的高超。

据悉,韩湘子后来又从师吕洞宾,修道成仙,位列仙班。

韩湘子手中的笛子名为紫金萧,据说是用南海紫竹林里的一株神竹做的。

《韩湘子全传》,明代长篇神魔小说,又名《韩湘子十二度韩昌黎全传》、《韩昌黎全传》、《韩湘子得道》、《韩湘子》。

此书影印的是明天启三年(1623)金陵九如堂刻本,共八卷三十回,原本第十八回缺一面,据人文聚本辑补于后。武林文人聚刊本乃另一刊本。后世翻刻本较多,或题《韩湘子十二度韩昌黎全传》,或题《韩湘子得道》。

卷首有序,署“天启癸亥季夏朔日烟霞外史题于泰和堂”。第一回题“新镌批评出相韩湘子”,署“钱塘雉衡山人编次,雉衡山人,即杨尔曾。武林泰和仙客评阅”。每回之末均有评语一段,评者为“武林泰和仙客”,从字迹可知此人即序言作者烟霞外史。

杨尔曾,明朝人,字圣鲁,号雉衡山人,又号夷白主人,钱塘人。生卒年均不详,约明神宗万历四十年前后在世。好编刊通俗书籍;编有小说《东西晋演义》十二卷五十回,《韩湘子全传》三十回;《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刊有《海内奇观》、《图绘宗彝》等,颇见流行。

第一回 雉衡山鹤儿毓秀 湘江岸香獐受谴

第二回 脱轮回鹤童转世 谈星相钟吕埋名

第三回 虎榜上韩愈题名 洞房中湘子合卺

第四回 洒金桥钟吕现形 睡虎山韩湘学道

第五回 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

第六回 弃家缘湘子修行 化美女初试湘子

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

第八回 菩萨显灵升上界 韩湘凝定守丹炉

第九回 韩湘子名登紫府 两牧童眼识神仙

第十回 自夸诩龟鹭罹灾 唱道情韩湘动众

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息 石狮点化变成金

第十二回 退之祈雪上南坛 龙王躬身听号令

第十三回 驾祥云宪宗顶礼 论全真湘子吟诗

第十四回 闯华筵湘子谈天 养元阳退之不悟

第十五回 显神通地上鼾眠 假道童筵前畅饮

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庆祝生辰

第十七回 韩湘子神通显化 林芦英恩爱牵缠

第十八回 唐宪宗敬迎佛骨 韩退之直谏受贬

第十九回 贬潮阳退之赴任 渡爱河湘子撑船

第二十回 美女庄渔樵点化 雪山里牧子醒迷

第二十一回 问吉凶庙中求卜 解饥渴茅屋栖身

第二十二回 坐茅庵退之自叹 驱鳄鱼天将施功

第二十三回 苦修行退之觉悟 甘守节林氏坚贞

第二十四回 归故里韩湘显化 射莺哥窦氏执迷

第二十五回 吕纯阳崔家托梦 张二妈韩府求亲

第二十六回 崔尚书假公报怨 两渔翁并坐垂纶

第二十七回 卓韦庵主仆重逢 养牛儿文公悟道

第二十八回 墨尿山樵夫指路 麻姑庵婆媳修行

第二十九回 人熊驮韩清过岭 仙子传窦氏玄机

第三十回 香獐幸脱离水厄 韩林齐证圣超凡

①大道守精一,须臾不可离。静观生造化,动处见天机。神气常相合,圣贤定可期。光阴疾似箭,不悟终成痴。吕帝降,吾去。

②有人解得养羊法,便是长生不死方。

③赠族侄

“击门谁家子,问言乃吾宗。自云有奇术,探妙知天工。”

青山云水隔,此地是吾家;手扳云霞液,宾晨唱落霞。

琴弹碧玉洞,炉炼白朱砂; 宝鼎存金虎,芝田养白鸦,

一瓢藏造化,三尺新妖邪;解造逡巡酒,能开顷刻花。

1976年-大陆版《八仙过海》陆柏平饰韩湘子;

1985年-香港版《八仙过海》唐品昌饰韩湘子;

1985年-香港版《杨家将》万梓良饰韩湘子;

1998年-新加坡版《东游记》常铖饰韩湘子;

2009年-香港版《八仙全传》郭晋安饰韩湘子;

2011年-大陆版《碧波仙子》高晓攀饰韩湘子(韩湘、韩公子);

2014年-大陆版《八仙前传》 张倬闻 饰韩湘子;

2015年-《蓬莱八仙》徐海乔饰韩湘子。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