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约瑟夫汉森

美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评论家、工人活动家,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与第四国际的老战士和领袖,《国际社会主义评论》与《洲际通讯》的前主编。曾是托洛茨基的警卫员。

一个穷苦工人十五个儿女的长子。其父康拉德JZ汉森(Conrad J. Z. Hansen)是一个来自挪威的裁缝。艰苦的半农村生活,对其身心影响很大。他体格健壮,枪法准确(这有助于他后来担任护卫托洛茨基的任务),平日非常活跃。

来自一个落后摩门教社区的汉森究竟怎样成为出色的马列主义和托派运动的政治战略家、理论家的呢?据其回忆,自己年轻时便已向往俄国革命的人物和理想,因为俄国革命代表穷人反对富人。后来,在犹他州盐湖城大学时,正和当代其他数以千计的学生一样,其思想因当时的“大萧条”而走向反资本主义。但令他的思想发生决定性转变的,是当时一位教授艾尔贝尼,加拿大有名的诗人和文学评论家,一九三三年脱离斯大林主义,成立“共产主义左翼反对派”支部。受贝尼启蒙的他,坚信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和托洛茨基主义纲领的正确性,便在1934年加入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信念从始至终不移。

汉森在大学主修英文,并主编校内文艺报《笔》,1936年,迁居旧金山,从事海员工会活动,帮助编印《海员工联会之声》,也为当时坎农(美国托派运动创始人)主编的加州社会党党报《工人行动》撰稿,不久更接替他主编该报。汉森就是这样开始从事工人群众运动,这个工作一直是他生命的一部份。

在党内,汉森首先受到以阿本为首一派的影响,他在后来写的《阿本集团》一书中忆述说,他当时对坎农极度怀疑,并有意与之疏远,那完全是阿本主义的影响。

虽然他当时属阿本派,党仍选派他到墨西哥担任托洛茨基的秘书。从1937年9月至1940年托洛茨基被斯大林派人暗杀为止,汉森担任他的秘书和警卫员。托洛茨基对他非常信任。他遇刺时,汉森正当值,他帮助将凶手梅尔卡德尔擒获。

汉森非常珍惜这段期间从托洛茨基处得到的训练,他更努力学习这位导师的政治风范。他对自己为贯彻理想而定下的要求非常严格,但这个责任对他来说,不是负担,而是快乐。

托洛茨基遇害后,汉森回到纽约,在当时缺乏人材的工作环境中,他是不可或缺的写作人材。他的著作之多,少人能及。后来,身为全国委员会成员,他在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学习中央领导的工作。

二战爆发后,社会主义工人党发生分裂。汉森对党与派系斗争有了更深刻认识,加上与托洛茨基讨论的影响,使他改变了对坎农的态度,正确评估其超卓的能力,两人更成为莫逆之交和亲密战友。

汉森是美国托派的老战士,经历了50年代的政治迫害。美国政府拒发护照,以阻止他到欧洲参加世界大会。在这段长期的迫害和孤立时期,很多同志变得灰心消沉,汉森却仍表现无比的勇气和力量。对工人阶级的前途与无产阶级党在社会主义革命中的决定性作用,汉森从未失去信心。他小心分析麦卡锡主义,并发展一套政策去抵抗其威胁。在50年代最黑暗的岁月中,他在托洛茨基主义学校内讲授马克思的《资本论》。

汉森的国际主义精神,具体表现在他促进托派运动统一的努力上。巴布罗在1953年引致第四国际分裂时,汉森便致力于统一各托派力量,1963年达成合并,他还草拟合并的纲领文件。

统一的成就之一,是出版《世界前瞻》(《洲际通讯》前身)。从此,这份刊物对国际运动提供时事的准确资料和合时分析。它的高度技术和政治质量,在全球激进圈子中取得声誉;它可算是“汉森的影子化身”。

在其他时候,汉森亦主编了社会主义工人党机关报《战士》(Militant)和《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作为编辑,汉森非常严谨,他做什么事也不草率,例如他要非常细微地校对每个引句或事实。

1969-1977年有关拉美政策的大辩论中,汉森的贡献是值得自豪的。他不但澄清了很多争论,亦提倡了讨论的客观分析的态度。这有助于主要分歧最后在1977年的得以解决,敌对的派系解散了。结果不是分裂,而是有着更好基础的思想统一。

但汉森仍不满足于统一书记局领导下的派系的消散,仍致力于谋求1963年拒绝合并的“重组第四国际委员会”会加入统一的行列。这工作到今天尚未完成。

一生贡献极多,这里只谈较为主要的:

二战后东欧的变化,对第四国际是一次理论的考验。我们该如何分析和评价这个转变?汉森首先认识到,这些东欧国家在40年代末已取消了资本主义财产关系,代之而起的是由官僚层统治的畸形工人国家。斯大林主义官僚层虽限制和阻遏东欧的工人斗争,但美国的战争威胁,迫使他们要肃清资本主义残余力量,为此甚至要动员工人来完成这工作。

这个基本的分析,在中国、古巴和阿尔及利亚革命中再受到考验。汉森分析古巴事件时,特别重视1959年末成立的“工农政府”作为过渡性工具的作用。这个独立于资产阶级之外、建基于工农运动的政府,会在群众起义中产生,但会与仍控制国家经济的资本主义财产关系发生冲突。因此,这个工农政府若透过成立本质上新的社会经济基础,就可以成立工人国家(如中国和古巴);但若群众起义流产,这个政府便会倒退,变成恢复了资本主义的政权(如阿尔及利亚)。列宁和托洛茨基最初在共产国际中提出的“工农政府”理论,成为第四国际创立的整套纲领中的一部分。汉森透辟的分析,帮助我们更清楚认识工农政府在国家转变中作为过渡性工具的作用。

汉森一直非常注意古巴的发展。他掌握到古巴革命具有社会主义革命在西半球突破的历史意义。他帮助成立“公平对待古巴委员会”,支持革命领导的目的,反对美帝侵犯古巴的企图。但同时,他也明确批评卡斯特罗政权内外政策。汉森写了很多关于古巴的论文,收于《古巴革命的动力》一书。

作为革命者,其声誉始终无瑕。不着重个人名誉或成就,总以整个运动的全体需要为着眼点。著述甚多且多才多艺,兴趣很广,对心理学、植物学、地质学、物理科学的最新发展、文艺创作理论等,都有深入研究。在手工艺方面也很擅长。

他给人们的印象,有时是是沉默寡言的;他在后期较少与朋友聊天,好像要将时间精力放在事业上。他感情丰富,说话有幽默感;他主张所有革命者之间的态度,应有三点:客观、和蔼、互相鼓励。

也正如托洛茨基和老布尔什维克革命家的遭遇污蔑一样,汉森在1975年10月后也遭遇一连串的较小规模的污蔑和人身攻击。这是1963年从第四国际分裂出去的英国工人革命党领袖加里希利(Gerry Healy)进行的。他污蔑汉森是格别乌和联邦密探,又指控其密谋刺杀托洛茨基。这些谎言的目的是中伤汉森和损害社会主义工人党与第四国际。汉森的回答,是客观地分析希利谎言的政治动机、派系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政治手段的崩溃。汉森的反驳文章,收于《希利的大谎言》一书,表现马克思主义者如何处理敌人的卑鄙攻击。

1965年患过严重的腹膜炎后,汉森的健康大受打击。之后又患上糖尿病,却仍坚持肩负组织和杂志的繁重职务,直至1979年1月因感染性并发症逝世。他的亲密合作者、妻子瑞芭汉森人仍留在社会主义工人党,直至1990年去世。

汉森的一生,值得所有革命青年学习仿效。正如1979年他对社会主义青年同盟的新年祝词中所说:

在生命中某一阶段,青年会为选择路向问题所困扰。究竟终此一生应该投身哪一条道路?我的选择是托洛茨基主义。一个我从未后悔的选择,我希望其他人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相关文章推荐:
第四国际 | 托洛茨基 | 托洛茨基主义 | 托洛茨基 | 大萧条 | 坎农 | 卡斯特罗 | 托洛茨基主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