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和平年代(1996年张丰毅主演电视剧)

《和平年代》是李舒、张前执导,张丰毅、尤勇等主演的电视剧。

该剧是一部正面描写改革开放条件下部队建设、以及军队与地方关系的电视长剧。

这是一部正面描写改革开放条件下部队建设、以及军队与地方关系的电视剧,也是目前中国容量最大的一部军事题材的电视长剧。

在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共产党工作中心转移的大背景下展开,着力表现了军队如何由战争准备走向和平时期的艰难历程。全剧以一支特种作战部队的组建、成长、壮大、最后发展成为进驻香港特区的象征主权的部队为主要线索,通过一批背着战火硝烟走进和平年代,来到经济特区,面对全新情况的军人的变化,全景式地再现了中国改革开放十五年来军队的建设和发展,展现了新形势下的新型军民联系,揭示了当代军人在这特殊年代的心路历程。通过边境轮训、百万大裁军、走精兵之路、特区发展、准备进驻香港等几件世界注目的大事件,流畅而生动地构筑了一个气势宏大的艺术框架,细腻准确的描绘刻划了一群鲜活的艺术形象,并通过评价军人们对事业、生活、爱情的追求,大胆深刻地对他们的内心世界进行了深入并且是全新开掘。

在对中国改革开放十五年来军队建设乃至整个国家文明进程进行回顾的同时,不仅正面展现了人民军队在这一时期的风采,而且揭示了人民军队在中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所付出的沉重但又是必要的牺牲,讴歌当代军人甘于寂寞、忍受清贫、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怀。成功地塑造了以秦子雄、慕容秋、闻勇、章大军、闻皓夫、慕容青、闻璐为代表的当代新军人形象。

该剧不但思想性强,而且具有强烈的生活气息,更有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生动、跌荡起伏、催人泪下。

《和平年代》的外景是在8月的广州和12月的新疆拍的,40℃的酷暑和-40℃严寒,前后有80℃的温差。在新疆,剧组住在阿拉泰中蒙边境的小哨站里,每天最痛苦的事情是在冰冷的空气中上厕所。剧组从阿拉泰出发去乌鲁木齐,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风雪,行车途中风雪将卡车前窗的玻璃都吹裂吹掉了,一车人失去了屏障,只有轮流下车去拣玻璃,用胶布一块块粘起来。雪没到人大腿根,100公里的路程得推五六次车,人和车常陷在雪里不能动弹。费尽周折,剧组还是平安赶到了乌鲁木齐。

在广东拍摄期间,张丰毅、尤勇、陈锐等演员为保持充沛的精力和健壮的体型,每天都要健身。早上不到七点,几个人结伴出发,跑上五公里。中午休息时,就和连队官兵们打篮球、练器械,晚上收工回到住处,不论有多么疲劳,还坚持健身一个小时。在他们的影响下,健身热在剧组勃然兴起,成为拍戏前的必修课。就是在这样的刻苦坚持下,《和平年代》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从中国有电视剧开始,主旋律和军旅题材作品就一直没有少过。上世纪九十年代,改革开放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在“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下,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化,这其中,也包括坚实保卫者人民军队。电视剧《和平年代》正是成功展现了在和平年代,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背景下,军人的位置和选择。虽是主旋律的题材,但形式上却蕴含了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内容,因此《和平年代》收到了一箭双雕的效果。成为中国军旅剧历史上的一面旗帜。正如主人公秦子雄的经典名言“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只剩下了一名军官,那就是我秦子雄!”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最关心的可能还是秦子雄和闻璐的感情之路。一个是军长的千金,一个是铮铮铁骨的军人。两人的原本才子佳人的感情却在和平年代下由于价值观的冲突而最终分道扬镳。剧中闻璐的一段话最能说明这种变化, “一个成熟优秀的男人,只有在战争年代才投身军队,在和平年代就应该找别的位置施展才华。你秦子雄只是个大男孩儿,还不是一个成熟男人。”这番话使秦深有触动,但他冷静思考后回应说:“有一种人面对生活潮流随机应变,另一种人以不变应万变,我就是后一种。”两人最终分道扬镳。编导没有单方面赞美秦的奉献精神,更没有批判闻璐的“不顾大局”,全剧在此戛然而止,把和平时期军人的路向选择问题留给了观众。

《和平年代》的主线清晰,探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潮流中,曾经是主角的军人何以自处的问题。但时时想着点题,有时候就难免着了形迹。

比如第一集里就点出了主题:刚刚从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场上下来的军长闻皓夫(高明)就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国家向经济建设转型,军队要为此保驾护航。此前,他的老伴儿已经就桌子上摊着的一份报纸谈了观感:你赶紧学习一下三中全会的精神吧。接下来又通过果农刘金龙和秦子雄围绕保留纪念碑还是开辟水渠的矛盾大做文章,让你时刻都感觉到了编导刻意“激化”矛盾的用心。

《和平年代》主题曲《热血男儿》。由徐沛东作曲,陈小奇作词,崔京浩演唱。这首高亢而优美的歌唱出了军人的骄傲、辛酸和疑惑:流不尽是发烫的江水,一次次总听见号角在吹,放飞白鸽的岁月里,有几人醒几人醉。我的梦想,你是否觉得太累,我的选择也许只能自己体会。饱经风雨的英雄树下,有多少爱多少泪。热血男儿无怨无悔,把青春塑成一座纪念碑,付出这一生,只愿付明白,最可爱的人他究竟是谁。

这部作品是在难度很大的军事题材里,用引人入胜的故事.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感人腑肺的情节,深刻地表现了中国当代军人的精神风貌,充分地表达了时代的情绪。能够达到这种思想高度的长篇电视剧并不多,能在广阔的时代背景上,将全党工作中心转移之后中国所发生的深刻变革,与中国军队所面临的一系列新课题融汇在一起,完全依靠艺术形象的力量将历史的进程生动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尤为难得。

正因为如此,这部描写与礼赞壮丽人生的长篇佳作才能超越军事题材的范畴,而在审美思考与审美表现中以表达时代的最强音作为自己的主旋律,才能在整体风格上充满紊迈坚强的阳刚之气,让人看了激情满怀、壮心不已,诚所谓催人泪下,催人奋起!

这部电视剧人物塑造上的成功特别引人注目。秦子雄、闻浩夫、章大军、闻勇、闻璐、慕容青,慕容秋、李湘西、彭小征,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有血有肉的当代军人的艺术形象。在他们身上,个性的鲜明性与时代所要求的人物思想的真实性结合得相当完美。

尤其是秦子雄.是电视剧人物画廊里。他是那样新鲜,那样充满活力,那样生气勃勃。如果说,当代中国的优秀军人必然位得和平与战争这对矛盾的特殊关系,正是这种关系决定军人的本质和生活的意义,必然理解为人民利益而甘愿作出奉献与牺牲的崇高价值,必然会在生活与情感体验的自我审视中,将幸福观、道德观、价值观与职业的荣誉感紧紧地融合在一起的话,秦子雄就是融汇着这种品质的优秀军人的代表.作为艺术典型,他在没有硝烟的和平年代,高扬粉英雄主义的理想追求.他住得和平必须依靠维护和平的力量而存在,战争需要以反战争的力最去制止的道理。所以,他视军营如生命。军营成了他寄托思想与情感的最佳场所。

秦子雄也曾为自己可能一生都不曾有机会参加战争,不能创立军功而深感遗憾.但他更懂得军功章的获得,并非人生价值创造的起点和终点,更非这种创造的唯一标志.从特定的意义讲生命的真正价值始终是在价值创造的过程之中,而不是在价值获得之后。在价值创造上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选择,但作为军人,他的选择必然带有自我牺牲的性质,必然具有追求崇高的本性。秦子推与闻璐的感情冲突最根本的分歧是在这里。表面看起来似乎是秦子雄对军人的职业过于执著,在改革开放的年代,脱下军装之后也可干一番事业嘛!但是,对秦子雄说来,能把追求崇高放在第一位,能以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去作好阻止战争的准备,并且能以最强烈的自信心和自尊感最大限度地去体现民族独立自强的精神,那就是最大的幸福。秦子雄不是空想主义者,而是言行如一的实践者。

电视剧多方面地描绘出了他思想与行为逻辑的真实性、合理性。他从生养他的土地和母亲的精神里汲取实践的力量。母亲告诉他:“一个人的一生也许只能作一件有意义的事”,他懂得这话的分量和涵义.全剧结束前,他在海边向慕容秋倾诉心曲说“有从未演过主角的演员.有从未登过领奖台的运动员,还有我想到妈妈,她永远是不为人知的教师,没有鲜花没有掌声,他们的生活没价值?不,他们在创造一种价值,一种精神!男人的精神,军人的精神!”这就是秦子雄的胸怀,也是中国当代一切优秀儿女的胸怀!

该剧不仅追求艺术的真实性、生动性.还特别注重艺术的深度感。深度感并非高雅艺术所专有,关键在于能否从人物个性冲突与命运走向的演示中将它恰当地表现出来。《和平年代》不只以情节的跌宕起伏取胜,还在人物情感冲突的逻辑展开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秦子雄、闻璐、章大军、慕容秋、杨霓、闻勇与杨虹等人的情感纠葛都写得很不一般.秦子雄与闻璐,只因在价值追求上谁也改变不了谁.所以.这对有情人终于分了手;童大军、慕容秋和秦子雄之间,虽然关系有时很微妙,但他们在彼此理解与心灵沟通的基础上,始终是好朋友,特别是慕容青与杜鹃女之间的结合.及其后发生的具有悲剧意味的冲突.更令人感到这剧在洋溢着荡气回肠的乐观主义精神的同时,还多多少少流漾着令人深思的忧伤情绪。而这正是《和》剧编导直面人物的心灵现实而不是背离与粉饰现实的表现。

杜鹃女从农村来到城市,不但有了全新的生活体验.而且进入了商战与股市的行列。她没有意识到商品经济既能让人的欲望与才能无限制地展开,将人的个性爱好与内心世界的丰畜性充分显示出来,也能在另一方面将人陷入欲望的泥潭,乃至泯灭人的善良天性和丰富的情感,使之成为金钱的奴隶。生命垂危的慕容青被她送上法庭,倒在“被告席上,杜鹃女悔恨交加、呼天抢地的哭泣,已无法挽回他英年早逝的生命。


相关文章推荐:
张丰毅 | 尤勇 | 高明 | 陈锐 |
| 张丰毅 |
| 林永健 |
| 高明 |
| 尤勇 |
| 陈锐 |
| 吴越 |
| 傅勇凡 |
| 于小慧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