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虹口乡

虹口乡位于四川省都江堰市区东北的白沙河中游。东西最大横距16.9公里,南北最大纵距34.8公里。东接彭州市,南连向峨乡、金凤乡、白沙乡,西南靠龙池镇,西北和北邻阿坝州汶川县,幅员面积348.44平方公里,耕地面积3850亩。境内最高峰(光光山)海拔4582米(也是全市最高点),最低点(白沙河谷棕花嘴)海拔920米。1999年,辖棕花、高原、光荣、深溪、燕岩、久红、虹口、红色、龙池、联合10个行政村、59个村民组,总人口6080人,其中 非农业人口200人;农业人口5880人。乡政府驻周家坪,西南距市区21公里。

2010年底虹口乡成功创建国家级AAAA级景区,2011年3月,荣获“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称号,2011年5月,成功创建“全国文明乡镇”。经过三年艰辛重建,虹口乡灾后重建取得决定性胜利,完成了从废墟到景区的涅重生,昔日地震时的“孤岛”变成了如今乡村度假旅游的“热岛”。

虹口乡,位于市区东北的白沙河中游,因古虹口场得名,清代属蒲阳乡。2014年6月,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第二季在虹口乡取景拍摄。

虹口乡因古虹口场得名。乡境清代属蒲阳乡。1937年置虹口联保,1940年复并入蒲阳乡,1942年从蒲阳析出置为下坪乡,1945年更为虹口乡,1953年虹口乡分置为虹口、深溪两乡。1958年9月,两乡分别建立为人民公社,同年11月,两公社合并建立为虹口人民公社。1983年12月,改为虹口乡。

乡境除白沙河谷有少量冲积阶地外,全为高山峡谷地貌。由于未受第四纪冰川的直接影响,中国--日本森林植物亚区、中国--喜马拉雅森林植物亚区的动、植物都有分布,有高等植物3000多种,野生资源动物200多种,其中列入国家珍稀、濒危保护名录的动植物各30多种。北纬31°10′以上、即联合村以上205.2平方公里地域,为都江堰市原始林区,是成都平原的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该区有林地面积122.4平方公里(占全市森林面积的38.6%),森林覆盖率达66.23%,有活立木蓄积182万立方米。其余为灌丛和高山草甸,原始森林植被景观极具特色。1998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为国家级龙溪--虹口自然保护区。

乡境有紫(坪)宽(彭州市宽河坝)公路穿越,公路总长15公里,其中水泥路面12公里。有村道13条,总长51公里,一般宽度为3至4米。1999年实现村村通电话目标。

虹口乡是都江堰市的重点林区乡镇,历史上木材及其林副产品是农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解放以来,全市每年几千上万立方米的木材采伐计划也主要由虹口乡完成。随着森林资源的日益枯竭和国家禁止天然林采伐命令的落实及自然保护区的建立,老百姓靠卖木材过日子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抓紧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加快农业产业化进程,转变群众观念已成为当务之急。1999年,除多次组织农民代表至麻溪乡参观反时令蔬菜、至玉堂镇参观猕猴桃种植外,至郫县友爱乡和都江堰市城郊学习旅游接待,多次举办猕猴桃种植管理、山羊喂养、旅游接待等专项业务培训班。全乡发展猕猴桃3000亩,三木药材1000亩,无公害蔬菜300亩,食草型动物出栏1000头。完成退耕还林3500亩(种植猕猴桃2000亩,造林1500亩),在光荣村5组建立猕猴桃种植示范园、7组建立退耕还林示范片、2组建立退耕还草示范片,采取扶持、鼓励的办法,在深溪、庙坝、周家坪、八角庙发展农家休闲游接待点,并加大宣传力度,到虹口进行生态旅游的人数日益递增。

虹口乡利用特色生态资源,将住房重建与发展旅游产业结合,打造吃、住、行、游、购、娱为一体的经济模式,目前已初步形成了“一村一品,一点一景”的景观化新村建设格局。

在虹口乡受灾最严重的深溪村,长约3公里的地段内有多处水泥路面、山坡地面拱曲变形和开裂,民房严重移位,树木随断层呈现不同角度倾斜。这些让人匪夷所思的地震遗迹将作为整体保护区,建成“地震公园”。

公园里将修建建筑面积约1500平方米的地震陈列馆,对地震中保留下来的实物、图片等进行展出,同时还具备学术、实验室、游客接待、管理等多种功能。

虹口乡是距成都最近的原始生态旅游区,距成都约70公里左右,只要一小时多车程,以其364平方公里的森林植被成为国家级的自然生态保护区。保护区地处都江堰市西北边隅,从四川盆地边缘突兀而起,平均海拔1500米,最高峰光光山达4582米。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特殊的地质地貌,区内奇峰耸峙,古木参天,溪涧纵横,飞瀑溅珠,风光旖旎。四季长流,清澈见底的白沙河贯穿全境,河水咆哮,河两岸竹木蓊郁,连绵山峰相峙,立壁如削,堪称“成都小三峡”。

旅游区每年有8个月以上的积雪,所以虹口的白沙河水主要是雪水和地下水组成,水质清澈透明,无任何污染,为低矿化度水,无色、无味,中游的PH值为7.0,达到国家地面水标准中一类水的要求。区内有300多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和1万余种野生动物,众多珍稀的野生动植物,奇花异草以及阳光下纯纯净的空气,绵延不尽的苍山绿水,将保护区涂染成了一幅幅纯自然状态下的天然图画。广阔的亚热带与寒带交错而成的奇特气候,固而孕育出珙桐、红豆杉等珍稀植物2500余种;大熊猫、大鲵等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25种;另有哺乳动物100多种,鸟类250余种。

被国家体肓总局水上运动中心授予“西部第一漂”称号的虹口漂流,全程可漂河段24.2公里,由急而陡,多处落差1米,河段分设有勇敢者、挑战者漂流。天然漂流河道险、奇、俊,集观景避暑、运动休闲为一体,并被指定为国家激流皮划艇训练基地,为四川省登山协会会员,被指定为省登山协会培训基地。

都江堰虹口旅游区拥有清新的空气、清澈见底的溪水、繁茂的植被、宁静的小村,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典型范例,天人谷一的美妙乐章。高山、深水、浅溪、幽谷构成一幅绝妙的山水画,且空气清新,绝对是极佳的“天然氧吧”,既可登山运动、徒步穿越、漂流戏水,更可在此纳凉消暑、休闲娱乐,体会远离喧嚣都市的清凉之意,成为都市人梦想栖息的绝佳港湾。

马远见(党委书记、人大主席):主持乡党委、人大全面工作;主持灾后重建及二次重建全面工作。

艾光明(党委副书记、乡长):主持政府全面工作,主管财政、税收工作;协助党委书记负责灾后重建及二次重建工作。

高永强(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分管党务、纪检、宣传、灾后重建、二次重建、规划、目标、人事、政协、外事、统战、精神文明建设、规范化服务型政府建设、机关管理、工会、共青团、妇联等工作,负责村级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改革、村级民主政治建设,联系党政办、灾后重建办、高原村。

许钢(党委副书记):分管旅游、龙门山旅游带项目建设、虹口AAAA级景区建设,负责虹口特色旅游产品开发、地震遗址项目建设、熊猫驿站连锁酒店营销、管理、服务平台建设,负责分管范围内的灾后重建和安全工作,联系旅游办、光荣村。

周乐军(党委委员、人大专职副主席):分管人大、文化、教育、卫生、食品安全、科技、农村公路建设、以工代赈项目等工作,负责村级道路建设、龙虹路等项目的协调,负责分管范围内的灾后重建和安全工作,联系社事办、文化站、联合村。

张平(党委委员、副乡长):分管企业、安全、环保、综合统计、招商引资及向都江堰经济开发区引进项目,灾后临时过渡板房日常管理和拆除等工作,负责天然气项目引入、观凤沟观光鱼场等项目的协调,负责分管范围内的灾后重建和安全工作,联系经发办、统计站、红色村。

何书群(党委委员、副乡长):分管民政、残联、计生、劳动和社会保障、红十字会及对口援建等工作,负责重建补助资金的发放及温泉公园、山地高尔夫等项目的协调,负责分管范围内的灾后重建和安全工作,联系社事办、劳保所、虹口村。

徐江(党委委员、副乡长)分管农业、林业、水利、农电、林权制度改革、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颁证及耕保基金发放等工作,牵头负责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工作,协助分管财政税收工作,负责自来水厂和污水处理厂等项目的协调,负责三木药材、猕猴桃、生态蔬菜等行业协会的规范、完善和提升等工作,负责分管范围内的灾后重建和安全工作,联系事业服务中心、财政所、林业站、高原村。

代寒冰(党委委员、副乡长、武装部长):分管武装、综治、政法、维稳、应急、人防、防邪、司法、信访、环卫、爱卫、城管、交通及交通安全、市场管理、城乡环境综合整治、景区管理等工作,负责综治巡逻队伍管理和景区综合执法,规范摊区摊位、农家乐等景区旅游秩序,负责分管范围内的灾后重建和安全工作,联系派出所、司法所、管理处、棕花村。

重建之困,“两把砍刀”砍出虹口发展之路

“抗震救灾显现的是英雄本色,而现在的虹口,面对的则是一条更漫长艰巨的重建之路,三年全面恢复,五年全面提升,我们依然要发扬‘两把砍刀’的精神,砍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从虹口乡山门到旅游景区,有一条长约3公里的公路,地震中路基全面损毁,一边是裸露的山体,随时有松动的石头滚落直下,一边是湍急的白沙河,在崇山峻岭中咆哮前行。

尽管如此,眼下的山门几乎每天依然有一串串的汽车在耐心等待进入虹口的单边放行,车队中有越野车、宝马车、奥托车,甚至还有老年骑游队的改装摩托车。他们中,有前来考察投资的企业家,有想要和当地村民联合建房的成都市民,甚至有希望在这里过隐居生活的退休老人。

“我们老两口一辈子省吃俭用,手头有五六十万元的存款,以后在这里种点蔬菜,听点蛙鸣,过点清静日子。”驾着老年三轮摩托,骑了几个小时的山路,成都市民肖大爷依然兴致不减,前往红色村找村民商谈联合建房事宜。

让投资者充满信心的是,虹口的自然资源在此次大地震中并没有遭到严重的破坏,这正是虹口灾后重建的重要基础。

震前的虹口,依托特色资源优势,形成了以猕猴桃、“三木”药材、冷水鱼、无公害蔬菜、林下经济、摊区、农家院、户外运动为主导的八大支柱产业。2007年,虹口全乡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246万元,其中旅游综合收入超过5100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6361元,比都江堰市人均纯收入5436元高925元。

一到夏天,成都市民总爱驱车前往虹口避暑,漂流、户外运动是大家喜爱的休闲方式,而在白沙河中,支一把洋伞,双脚浸泡在清凉的河水中,聊天打牌,则是极具“成都特色”的一项休闲活动,也是虹口乡独特的风景。

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让这一切陷于停顿。由于距离震中映秀不到10公里,虹口震级8级,烈度11级,全乡伤亡数百人。大面积山体严重塌方,损毁道路110公里,200多亩、150吨冷水鱼全部死亡,99%的农家乐房屋损毁,摊区中断经营,户外运动中断,经济损失达到30亿元。

“地震让虹口变成了一座孤岛!”回忆起512一幕,副乡长高永强依然心有余悸。都虹公路因滑坡阻断,高原大桥拦腰折断,通讯全部中断,与外界联系不上,受灾群众送不出去,外面救援进不来。要走出去,就必须重新打通一条被弃用了50多年、长达十多公里、盘旋在崇山峻岭中的一条山道。为了打通“生命线”,乡干部许云富、刘德安主动请缨,他们靠着手电筒照明,挥舞两把砍刀,硬是在没有路的大山中砍出一条道路,经过7个多小时的生死跋涉,送出了虹口在地震中第一封传递信息的“鸡毛信”。

“抗震救灾显现的是英雄本色,而现在的虹口,面对的则是一条更漫长艰巨的重建之路,三年全面恢复,五年全面提升,我们依然要发扬‘两把砍刀’的精神,砍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高永强称。

改善交通,消除地震的后遗症,已成为虹口的当务之急。目前,虹口连接都江堰市区的紫宽公路经过前期道路排险,已初步形成通车能力,从光荣村至久红村的盘山道路,已形成长6米、宽7.5米的基础路基。由上海对口援建的蒲阳到虹口的全长26公里的“蒲虹路”也将于今年10月正式动工。

“到明年的夏天,虹口的交通将全面恢复,而且比地震前更为便捷,虹口会开门迎客,让更多的游客享受到这里的幽静和凉爽。”谈及虹口的破冰之旅,马远见充满信心。

重建之利 社会资金 逐鹿虹口

“资本总是逐利而来,经历了‘推倒重来’狂风暴雨洗涤的虹口,再一次为资本的播种、耕耘、收获提供了气候和土壤。”

“我们准备增加1个多亿的投资,承担虹口灾后重建中的1500名受灾群众的安置工作。”8月27日,成都格林利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格林利安”)董事长兼总经理曾宪安透露。

格林利安于2007年3月开始对虹口进行全面的投资考察,同年6月30日与虹口乡正式签署合作协议,该公司斥资6亿元,在桐麻坎场镇打造旅游集镇。按照规划,建成后的旅游集镇同时还将辐射久红、八角庙场镇,是一个集旅游集散、生态旅游、休闲度假、购物娱乐为一体的生态旅游山水小镇。协议签署不久,格林利安公司先后邀请了美国、法国以及清华大学的规划专家,方案几经修改,最后确定了整个项目的规划风格符合川西民居特色,和虹口独特的自然景观紧密结合,让优雅别致的小城镇建筑融入虹口的秀丽山水之中,而温泉、漂流、攀岩等项目则是小城镇独特的装饰品。

“地震发生时,我正率领一干人马在虹口乡和当地领导谈规划,亲眼目睹了什么是山崩地裂。”忆及当天在虹口的见闻,曾宪安陷入沉思。5月12日晚,一夜大雨,虹口人一夜未眠,从学校抢救学生,从景区转移游客,集中粮食统一管理、定量分配,曾总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5月13日,在向导的带领下,曾总等人手脚并用,沿着砍刀砍出的山路走出虹口,临行前,他向马远见抛下一句话“我还会回来的”。

如今,格林利安与虹口的合作增加了新的内容对1500名受灾群众实施安置,在统一规划的基础上按政策为其修建人均35平方米的永久性住房。为此,将增加1个多亿的投资。目前该公司正陆续将其在西安、西藏等地的投资回收,整合资金链,增加对虹口的投入。“第一期的投入将达到4亿元。”曾总透露,9月25日,其永久性住房项目将在虹口正式动工,到2009年底全面完成。

增加了后续的投入,资金的回报周期相对延长,但是格林利安却是胸有成竹。曾总意味深长地说:“资本总是逐利而来,经历了‘推倒重来’狂风暴雨洗涤的虹口,再一次为资本的播种、耕耘、收获提供了气候和土壤。”

事实上,当地政府对资本的进入同样是“投桃报李”。按照省市关于支持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的相关政策,都江堰市在用地、税费征收、信贷及项目报建等方面给予外来投资商支持和优惠。

分管虹口乡国土规划的副乡长高永强给调研人员算了一笔账,按照“三集中”原则,通过土地整理,经确权登记的集体建设用地,可以通过转让、出租等方式流转使用,而规划后的旅游集镇占地700亩,其中建筑总面积达到188040平方米,安置1500名受灾群众的建筑面积为66000平方米。建成后的旅游集镇具有两大功能主题,生态农业和生态旅游,围绕生态农业的发展,在旅游集镇上将建设农产品集贸市场、水产品养殖基地、生态农家乐、乡村客栈等;围绕生态旅游的发展,将打造虹口的旅游接待中心、会议中心、星级酒店以及户外活动的主题场馆和主题公园。最为重要的是,在这两大功能的基础上,投资商还可依托特色山水,对节约的建设用地进行房地产开发。

“我们预计,3到5年内,投资将逐步回收。”曾总自信地说。

和曾宪安一样,对虹口充满信心的钰峰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于8月22日和虹口乡正式签署协议,首期投入1.5亿元,打造虹口瓦子坪温泉公园。温泉公园项目需投资6000万元,安置1000名受灾群众,节约出的集体建设用地和流转林地耕地,配套用于整个生态旅游公园的建设打造,从而依托虹口特有的旅游资源和地热条件,形成以温泉疗养、康体健身、休闲度假、运动娱乐、素质拓展于一体的综合性旅游目的地。 8月26日,都江堰民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虹口签约,投入2.2亿元,在高原村打造占地2200亩的3A景区和星级乡村酒店。

这一个个合作,既为灾后重建的永久性安置找到了资金,又促进了产业的发展和提升,同时为社会资金的进入提供了机会。政策和思路,真可谓灾后重建的一把金钥匙。

截至目前,虹口乡引进项目达40多个,其中上亿元的项目已超过10个,吸引社会资金约40亿元。

重建之梦 统规统建 在家门口当城镇居民

高原村5组40多户村民,90%以上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统一规划统一建设”这一模式,他们怀揣着一个朴素的梦想在家门口成为一个拥有山林资源的城镇居民。

8月22日下午,虹口乡高原村5组的村民围坐在一起,开起了热闹的“坝坝会”。“坝坝会”是虹口乡的“保留节目”,常规情况下每个月一次,临时议题临时召集。

这一次“坝坝会”的议题是灾后重建住房安置情况调查。村支书贾学平首先讲解了政策,受灾农户可供选择的多种住房重建方式有:符合规划原址重建、按照规划集中自建、统一规划统一建设、自愿搬迁异地安置、社会资金开发重建、维修加固损坏住房。

选择统规统建的,按照建筑面积每人35平方米的标准,由政府统一规划建设安置住房,并登记颁发农村房屋产权证和集体土地使用证;选择原址重建和统规自建的,可按照相关程序,向市和区(市)县农村产权流转担保公司申请提供贷款担保,经审核批准后由金融机构发放农村灾后住房重建专项贷款……

话音刚落,村民们就开始七嘴八舌地发表自己的看法。34岁的贾学农首先发言:“地震了,房子垮了,个人又拿不出钱来修,如果有老板来给我们修房子,还能解决我们的工作,我们啷个又不愿意嘛。”

贾学农的妻子,33岁的邓秀惠听到这话急了,赶忙拉住丈夫的手,小声嘀咕:“我们两个人,只分得到70平方米,以前的房子有十多间,这个账有点算不过来哦。”

“我们种到有毛梨儿(猕猴桃),山上还有厚朴,这两项收入一年少说有上万块钱,政府还给我们每人8平方米的铺面,到时候你开个杂货铺子,我到景区当漂流水手,在虹口你还害怕饿饭哦?”

53岁的贾俊芬发言了:“我屋头一家四口,两个是居民户口,如果统规统建,我也只有70平方米的房屋了,我还是有点犹豫哦。”

“等房子修好了,你在家门口当城镇居民了,到时候就和你家属是一样的待遇了。”70多岁的王大爷抽着烟,乐呵呵地打趣她,大伙儿都笑起来。

支书贾学平给大家算了一笔账:3A级景区和乡村酒店建成后,在当地至少需要100人以上的劳动力,漂流水手在旅游旺季每月收入超过5000元,山林的存在保障了村民的就地收入,每人8平方米的营业用房解决了村民的财产性收入,旅游景区的开门迎客保证了村民的营业性收入,这3笔收入的总和将远远高于震前虹口乡的人均纯收入6361元。

经过一个下午的“坝坝会”, 高原村5组40多户村民,90%以上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统一规划统一建设”这一模式,他们怀揣着一个朴素的梦想在家门口成为一个拥有山林资源的城镇居民。

通过“坝坝会”的形式,虹口乡879户农户自愿选择统规统建方式进行灾后重建安置,占全乡重建户数的58%,为虹口集体建设用地的流转,下一步的产业规划布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重建之乐 联建农家乐 李志刚的“生意经”

“前两天来了一个姓范的老板,我们还在洽谈,如果谈得好,完全可以在这里修一个高标准的农家酒店,到时候,他还我4间房,我们一家帮他打工,他赚了钱以后双方再分成,今后的日子,不会比地震前过得差。”

8月22日,高原村1组“李氏庭园”的主人、50岁的农家乐老板李志刚起了一个大早,村上要对他家的土地进行丈量,为下一步确权颁证提供依据。李志刚一家对这个工作很重视,当天打猪草喂猪的活路全部交给了妻子王贤芳,而他自己则在房前屋后忙来忙去。“确权颁证直接关系到李氏庭园今后的发展走势,大意不得。”

李志刚家的宅基地有1000多平方米,地震前是远近闻名的家庭农家院落。院子里有11间标准客房,旺季的时候,前往他家避暑消夏的客人要提前一两周才能订到房间。今年本来打算赚了钱再到江浙一带开开眼,没想到地震一来,农家乐垮了,计划也泡汤了。

让李志刚感到欣慰的是,房屋只是裂了口,只需要简单加固就能继续使用,房前的1.5亩猕猴桃开始挂果,还能保证1万多元的收入。但是李志刚还有更大的“野心”,依托资源优势,乡上开通了“联建超市”,吸引社会资金的进入,让城里头的人和他们合办农家乐。

“前两天来了一个姓范的老板,我们还在洽谈,如果谈得好,完全可以在这里修一个高标准的农家酒店,到时候,他还我4间房,我们一家帮他打工,他赚了钱以后双方再分成,今后的日子,不会比地震前过得差。”

在虹口乡,类似李志刚家的农家乐有230余家,其中星级农家乐和优秀农家乐有14家,这些农家乐基本都是利用自家农房改建经营,在地震前,存在规模发展过快、硬件设施难以跟上的问题,地震后,虹口乡在原来基础上加快旅游规划的进程,改变过去“一家一户”经营规模的低档次发展,将单户、分散经营的农家乐适当集中,建设能融入周边环境的乡村酒店式农家乐,而联合建房、社会资金的全面介入则是加快其发展进程,形成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有利途径。据介绍,地震后前来洽谈农家乐联建事宜,达成初步意向的已超过百人。

重建之路 未来虹口 一轴两翼

在虹口的近一周时间,调研人员与乡党委书记马远见进行了多次深入的交谈,对虹口的灾后重建,马远见和他的团队成竹在胸。放眼未来的虹口,马远见提出了他的1+1>2模式。

问:虹口的灾后重建工作与其他的受灾地区有何区别?

马:虹口是距震中不到10公里的重灾区,道路损毁严重,坦率地讲,我认为,与都江堰的其他受灾地区相比,虹口的灾后重建工作慢了半拍,但思路更清晰了,借鉴兄弟乡镇的经验,我们少走一些弯路。我们把“科学规划”作为灾后重建的首要任务,规划确定思路,思路确定项目。为此,先后考察了成都的锦里、宽窄巷子等,初步确定了由打造宽窄巷子的总设计师为虹口进行整体规划。重建规划要坚持“宜聚则聚、宜散则散”的原则,有利于虹口的产业恢复和经济发展。

问:虹口灾后重建的总体思路是什么?

马:震前企业的进入,以单纯开发旅游和地产等为主,灾后我们增加了新的内容对受灾群众的安置,按照统筹城乡发展的总体思路来进行重建,政府推动,市场运作,社会参与,最终达到群众受益。虹口的重建,坚持的是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以项目作为载体,以产业作为支撑,把灾后重建、受灾群众的永久性安置与产业发展相结合,依托产业布点建房,最终实现农民可持续增收,虹口的区域经济得到发展的目的。让社会资金、农民安置、产业发展在灾后重建工作中有机结合,找到出路,实现1+1>2的发展格局。

问:能否描绘一下未来虹口的发展蓝图?

马:虹口乡作为成都和都江堰市灾后旅游恢复重建的重点区域,已纳入《四川汶川地震灾后成都片区旅游业恢复重建实施规划》和《都江堰市地震灾后旅游业恢复重建实施规划》,定位为以山地运动为特色的集多形态漂流、拓展运动、温泉疗养、康体健身、商务接待、峡谷观光、避暑度假、生态旅游为一体的综合性旅游目的地。

从乡情实际和原有产业基础来看,全乡灾后产业的定位仍然是以生态农业和生态旅游业为支柱,配套发展相关服务业,合理开发利用旅游资源,对虹口旅游基础设施进行科学合理的布局,形成以白沙河水上娱乐为轴,旅游度假休闲带和农业旅游观光带为“两翼”的产业布局,并在深溪村、联合村区域分别规划建设地震遗迹观光、科考点和山地户外精品运动基地。


相关文章推荐:
四川省 | 向峨乡 | 金凤乡 | 龙池镇 | 蒲阳 | 都江堰市 | 玉堂镇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