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也被称作“经济北约”,是目前重要的国际多边经济谈判组织,前身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P4)。是由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发起,从2002年开始酝酿的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原名亚太自由贸易区,旨在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自由化。

2002年,新西兰、智利和新加坡首先在墨西哥APEC峰会上就建立FTA举行了谈判,文莱于2005年4月加入谈判并最终签署协议。2005年7月,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和文莱四国签订了“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SEP)。由于该协议的初始成员国为四个,故又称为“P4协议”。

2009年11月1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其亚洲之行中正式宣布美国将参与TPP谈判,强调将以此促进美国的就业和经济繁荣,为设定21世纪贸易协定标准做出重要贡献,要建立一个高标准、体现创新思想、涵盖多领域和范围的亚太地区一体化合作协定。与此同时,秘鲁、越南和澳大利亚也宣布加入TPP谈判,TPP谈判由此实现了由“P4”向“P8”的转变,并呈现亚太地区参与国家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TPP前身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2005年5月28日,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四国协议发起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签订并生效的经贸协议,成员之间彼此承诺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以及投资等领域相互给予优惠并加强合作。协议采取开放的态度,欢迎任何APEC成员参与,非APEC成员也可以参与。该协议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建立自由贸易区。

2006年5月1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对新西兰和新加坡生效,对智利和文莱生效的时间分别为2006年11月8日和2009年7月1日。

2008年2月,美国宣布加入,并于当年3月、6月和9月就金融服务和投资议题举行了3轮谈判。

2008年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参与TPP谈判,并邀请澳大利亚、秘鲁等一同加入谈判。

2009年11月,美国正式提出扩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澳大利亚和秘鲁同意加入。美国借助TPP的已有协议,开始推行自己的贸易议题,全方位主导TPP谈判。自此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开始进入发展壮大阶段。

2010年,马来西亚和越南也成为TPP谈判成员,使TPP成员数量扩大到9个。

2010年3月15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首轮谈判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行。参与谈判的共8个成员:美国、智利、秘鲁、越南、新加坡、新西兰、文莱和澳大利亚。此次谈判将涉及关税、非关税贸易壁垒、电子商务、服务和知识产权等议题。美国较为强调的内容包括推动清洁能源等新兴行业的发展,促进其制造业、农业以及服务业的商品与服务出口,并强化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2010年11月14日,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高峰会的闭幕当天,与会九国同意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提案,将于2011年11月的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高峰会完成并宣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纲要。

2011年11月10日,日本正式决定加入TPP谈判。

2012年10月8日,墨西哥经济部宣布,墨西哥已完成相关手续,正式成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第十个成员国。墨西哥经济部指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有国际影响力的贸易组织,加入该协定为墨参与亚太地区经济事务提供了平台,为墨西哥出口打开了新的机遇之门,也有利于发挥墨西哥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作用。

2012年10月9日,加拿大遗产部长莫尔(James Moore)代表国际贸易部长法斯特在温哥华宣布,将正式加入《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关系协定》(TPP)。

2013年9月10日,韩国宣布加入TPP谈判。

2015年10月5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已成功结束“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达成TPP贸易协定。

2016年2月4日,在新西兰奥克兰,由TPP12个成员国代表参加的签字仪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正式签署。

TPP协定需要各国立法部门(国会、议会)批准通过。但由于美国内部分歧大,加上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均反对,掌控国会参众两院的共和党高层对部分条款不满意,tpp在奥巴马任内获得国会批准的前景非常黯淡。

2016年11月10日,日本通过了TPP协议。

2016年11月11日上午,美国参议院议长米奇奥康纳宣布,奥巴马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计划被正式搁置。

2017年1月20日,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职当天宣布从12国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TPP)中退出。

2017年1月23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签署行政命令,标志美国正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政府将与美国盟友和其他国家发掘双边贸易机会。

2017年11月11日,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茂木敏充与越南工贸部长陈俊英在越南岘港举行新闻发布会,两人共同宣布除美国外的11国就继续推进TPP正式达成一致,11国将签署新的自由贸易协定,新名称为“全面且先进的TPP”(CPTPP,Comprehensive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自2010年3月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全面启动TPP谈判以来,到12月止共举行了4轮谈判,计划于2011年再举行5轮谈判,并于2011年11月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结束谈判。

目前,TPP成员间的自由贸易协定除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四国外,其他协定(生效时间)还包括:澳大利亚-智利自由贸易协定(2009年3月6日)、澳大利亚-新西兰更紧密经济关系协定(1983年1月1日)、澳大利业-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2003年7月28日)、澳大利亚-美国自由贸易协定(2005年1月1日)、美国-智利自由贸易协定(2004年1月1日)、美国-秘鲁贸易促进协定(2009年2月1日)、美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2004年1月1日)、秘鲁-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2009年8月1日)、智利-秘鲁自由贸易协定(2009年3月1日)、新西兰-新加坡更紧密经济关系协定(2001年1月1日)。此外,美国还与越南签署了双边贸易协定(2001年12月10日)。

由于成员间的贸易协定纵横交错,如何处理原有自由贸易协定与TPP的关系是谈判主要议题之一。澳大利亚为进一步扩大出口市场,坚持要求在原有自由贸易协定基础上继续贸易自由化进程。美国倾向于不受原有贸易协定的约束,达成一个全新的自由贸易协定。

TPP谈判采取闭门磋商的方式进行,谈判结束前不对外公布技术文本。据媒体报道,谈判共涉及以下议题:农业、劳工、环境、政府采购、投资、知识产权保护、服务贸易、原产地标准、保障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TBT)、卫生和植物卫生措施(SPS)、透明度、文本整合等。

造成严重损害和国家主权丧失的后果最危险的内容是加剧将权力转让给公司,大多数是美国的公司。在解决TPP提出的解决争端的准则下,大型公司可以在国际商业法庭因为本国引入新的法律如保护消费者的法律而损害大公司的投资和生意对有关国家提出起诉。

涵盖关税(相互取消关税,涉万种商品)、投资、竞争政策、技术贸易壁垒、食品安全、知识产权、政府采购以及绿色增长和劳工保护等多领域。

TPP协议条款超过以往任何自由贸易协定。既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原产地规则等传统的FTA条款,也包含知识产权、劳工、环境、临时入境、国有企业、政府采购、金融、发展、能力建设、监管一致性、透明度和反腐败等亚太地区绝大多数FTA尚未涉及或较少涉及的条款。

如在环保、劳工、原产地和政府采购等方面包含了诸多高标准的条款。作为亚太经济一体化的重要平台,TPP虽然本质上仍属于FTA范畴,但其协议内容和标准均显著超过现有FTA的水平。TPP的“高标准”,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奥巴马政府的自由贸易理念及其战略利益诉求。

2016年10月10日,特朗普过渡团队成员向美媒透露,美国总统参选人特朗普计划快速推动实现他的一些竞选纲领,比如废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参议院民主党要员也在同日指出,共和党的国会高层们已向其明确告知,不会批准TPP。

在TPP已经失败的背景下,东南亚国家本身也已经对这一协定进行反思:泰国《民族报》上月底摘录观点指出,TPP的失败在于它是一个为政治利益集团服务的协定,而非致力于成员国民众的福祉。“这份迄今不能公开的协定是西方大国贸易巨头和利益集团的特权化身,其他成员国的贸易一旦不符合它们的心意就会被诉诸它们预先设定好的法律。真正的贸易协定应当基于每一个国家的相互尊重,基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TPP无法继续实行,经济还要寻求突破,在这种形势之下,东南亚国家转向由中国主导的RCEP也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越南与马来西亚的经贸部长却都在刚刚结束的APEC利马峰会上表示,在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不确定的情况下,愿意将推动自由贸易的重心转向由中国推进的自贸进程。

RCEP协议(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于2013年提出,目前东盟10国和包括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新西兰和韩国在内的地区贸易伙伴正在进行谈判。与TPP不同,虽然中国一直被视为该地区贸易协定的主要推动者,但RCEP的各参与方更为平等,而该协议也被视为美国主导的TPP协定的替代物。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竞选时表示“经济投降的时代终将结束,美国将再次经济独立。”“TPP对美国制造业将是致命打击,会把美国的市场向货币操纵国开放,如果签署TPP,中国有一天也会‘走后门’加入。” “该协议可能会成为我们国家的一大灾难。我会就我们打算退出TPP的意愿发出通知。相反,我们将开展磋商的,是能够让工作岗位和产业重新登陆美国的、公平的双边贸易协议。”将在上任首日表态退出TPP,并于上任后一周内签署行政令退出TPP。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TPP强调称:“为了不使自由贸易的潮流逆转,新加坡日本就为使TPP早日生效而合作达成了一致。”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呼吁“早日生效符合所有伙伴国家的利益”。

德国总理默克尔11月23日称,她对美国推动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做法感到不满。

秘鲁总统库琴斯基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称,环太平洋国家包含中国大陆,可打造新的贸易协定,取代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扬言要作废,由美国领头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将突破传统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模式,达成包括所有商品和服务在内的综合性自由贸易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将对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产生重要影响,可能将整合亚太的两大经济区域合作组织,亦即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和东南亚国家联盟重叠的主要成员国,将发展成为涵盖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大多数成员在内的亚太自由贸易区,成为亚太区域内的小型世界贸易组织(WTO)。

目前中国尚未加入该协定,但未来不排除中国在适宜的时候提出加入。从短期看,该协定或对中国的对外贸易形成某种程度的冲击,但从长期看,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任何一个多边贸易安排都无法将非协定国家和地区排除于国际贸易体系之外,否则其自身发展将大为受限。

TPP与WTO不尽相同。它从传统、单一、狭义的贸易协定拓展成为现代、广义、综合的贸易协定。除了经济元素以外,TPP包含了许多非经济元素。TPP成员不仅要受到贸易机制的制约,而且还要受到法律法规、社会团体、生态环境、商业模式和公众评判等制约。这可以说是西方国家,对于“自由贸易”的全新注解。这是整体、多层次发展的自由贸易新模式。


相关文章推荐:
北约 |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 | 新西兰 | 新加坡 | 智利 | 文莱 | 亚太自由贸易区 | 亚太地区 | 贸易自由化 | 新西兰 | 新加坡 | 智利 | 文莱 | 新西兰 | 智利 | 新加坡 | APEC | 奥巴马 | 文莱 | APEC | 奥巴马 | 澳大利亚 | 秘鲁 | 马来西亚 | 越南 | 墨尔本 | 美国 | 日本 | 澳大利亚 | 唐纳德特朗普 | 唐纳德特朗普 | 关税 | 投资 | 竞争政策 | 技术贸易壁垒 | 食品安全 | 知识产权 | 政府采购 | 绿色增长 | 劳工 | 自由贸易协定 |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 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 | 东南亚国家联盟 | 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 | 亚太自由贸易区 | 世界贸易组织 | WTO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