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郡望

“郡望”一词,是“郡”与“望”的合称。“郡”是行政区划,“望”是名门望族,“郡望”连用,即表示某一地域或范围内的名门大族。古称郡中为众人所仰望的贵显家族,《钦定四库全书重编琼台藁卷十》收录的明代大学士丘公所作的《贵溪丘氏族谱序》说:“自唐人著郡望,而以河南望,丘良以襄公父子之显融故也。”旧唐书说丘和、丘行恭父子二人死后均“谥曰襄”,故“襄公父子”就是指丘和、丘行恭父子。可见,唐朝时河南郡的名门望族有丘和家族。再如彭城刘氏、弘农杨氏,清河张氏,太原王氏,陇西李氏,吴兴姚氏等也是地望的代表性姓氏。

明姚琛《丹铅总录郡姓》:“虚高族望,起于江南。言今之百氏郡望,起于元魏胡虏之事,何足为据也。”清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群望》:“自魏晋以门第取士,单寒之家,屏弃不齿,而士大夫始以郡望自矜。”

《钦定四库全书重编琼台藁卷十》收录的明代大学士丘公所作的《贵溪丘氏族谱序》说:“自唐人著郡望,而以河南望,丘良以襄公父子之显融故也。”旧唐书载,丘和、丘行恭父子二人死后均“谥曰襄”,故“襄公父子”就是指丘和、丘行恭父子。可见,唐朝时河南郡的名门望族有丘和家族。而丘和家族就是当时的河南郡望。

鲁迅《呐喊阿Q正传》:“第四,是阿Q的籍贯了。倘他姓赵,则据现在称郡望的老例,可以照《郡名百家姓》上的注解,说是‘陇西天水人也’。”

由来

郡望即地望、郡姓。 “郡望”一词,是“郡”与“望”的合称。“郡”是行政区划,“望”是名门望族,“郡望”连用,即表示某一地域或范围内的名门大族。地望,即姓氏古籍中常用的“郡望”,指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每郡显贵的家族,意思是世居某郡为当地所仰望,并以此而别于其他的同姓族人。

历代的姓氏书中,其中有一类是以论地望为主(如唐代柳芳的《氏族论》和南朝刘孝标的《世说新语》)。《百家姓》刻本,也往往在每个姓氏前面注明了“郡望”。如隋唐时期,在我国北方形成的“四大郡望”:范阳(今北京至河北省保定一带)卢氏,清河(今河北省清河一带)崔氏,荥阳郑氏(今河南省郑州一带),太原(今山西省太原一带)王氏。

《新唐书柳冲传》所载的柳芳《氏族论》:郡姓者,以中国士人门第阀阅为之。制:凡四世有三公者曰膏粱,有令仆者为华腴,尚书、领护而上者为甲姓,九卿若方伯者为乙姓,散骑常侍、太中大夫者为丙姓,吏部正员郎为丁姓。凡得入者。谓之四姓。

秦代与西汉时期还没有郡望之说

“郡”是由春秋战国到秦代几百年间逐渐形成的地方行政区划。春秋时,秦、晋、楚等国有边地设县,后逐渐在内地推行。春秋末年以后,各国开始在边地设郡,面积较县为大。战国地在郡下设县,逐渐形成县统于郡的两级行政区划制。秦统一中国后,分全国为36郡,后增加到40多郡,郡下设县。郡、县长官均由中央政府任免,成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政权组织的一部分。汉至隋唐继承了秦代的郡县制,但是具体的郡县划分有所不同。隋唐时代,往往州、郡的名称能相互代用,但大多数时期称“州”不称“郡”。到了宋代,“郡”的行政区划已经作废 [2]

门阀制度形成于东汉

门阀制度封建等级制中的一种特殊形式。所谓门阀,亦即门第阀阅,指封建社会世代显贵,影响大,权威高的姓族家门。这些所谓“高门大姓”一般地说由家族人物的地位、权威和声望自然造成,一旦形成则显赫无比,十分威严,并世代传承。有时官方尚作明确规定,宣称某姓为望族大姓,甚至具体划分姓族等级,确定门阀序列,各姓族权益的地位不等,这就是所谓的门阀制度,始于西汉,形成于东汉,汉代刘氏皇族引经据典,论证其为帝尧之后,是高贵的血统,声称他们天生是要称王做帝的。

东汉时期,门第等级观念已十分盛行,门阀制度初步形成。一些官宦、名流的宗族亲属往往高官厚禄,数世不衰,如弘农华阴杨氏四世四人官至三公,汝南平舆许氏三世三人官居三公等,皆成为当时令人称羡的高门大族。中国古代官宦人家的大门外有两根柱子,左边的称“阀”,右边的叫“阅”,用来张贴功状。后世把世代为官的人家称为阀阅、门阀世族、士族。汉武帝时“独尊儒术”,官僚多以经术起家且他们门生故吏遍天下,形成一股社会力量。其后代承家学而累世为官,到东汉中叶便有了世代官宦的大姓豪族。

门阀制度魏晋南北朝时盛行

在门阀制度盛行的魏晋南北朝时期,与高门望族相比,门第较低,家世不显的家族则被称为“寒门”、“庶族”。他们即使也有一定的土地、财产,其成员也有入仕的机会,但总的说来,他们在政治生活中极受压抑,其社会地位也无法与门阀士族相比。当时用以铨选官吏的“九品中正制”正是这种门阀制度的集中表现。所谓“九品中正制”就是根据门阀家世、才行品德,由各地“中正官”采纳乡里舆论,将人才分为九个等级进行推选,以任用官吏。

但是,以家族为基础而盘踞于地方的门阀士族,很快就垄断了荐举权,其结果便是只论门阀家世,不论才行品。出身于名门望族的“衣冠子弟”,即便无才无德,总被列为上品优先入仕,得授清贵之职,而出身孤寒的庶族子弟,即便才德超群,也被列为下品,即使入仕,也只可能就任士族所不屑的卑微之职,以致形成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局面。

门阀士族不仅各自控制地方权力,同时还左右朝政,国家法令又明文规定士族有荫族、袭爵、免役等多种特权。士、庶这间有严格的区别,所谓“士庶之别,国之章也”。士族自视甚高,不与庶族通婚。如有士族与庶族通婚,或就任一般由庶族人所担任的官职,称为“婚宦失类”,是十分耻辱的事,会因此而受到排挤和嘲讽。

在门阀制度下,不仅士庶界限十分严格,而且不同姓氏也有高低贵贱之分,甚至在同一姓氏的士族集团中不同郡望、堂号的宗族也有贵贱、尊卑之分。唐代柳芳在其《氏族论》中对此作了明确的论述:在南北朝时,“过江则为侨姓”,王、谢、袁、萧为大;东南则为“吴姓”,朱、张、顾、陆为大;山东则为“郡姓”,王、崔、卢、李、郑为大;关中亦为“郡姓”,韦、裴、柳、薛、杨、杜首之;代北则为“虏姓”,元、长孙、宇文、于、陆、源、窦首之。以上“侨姓、吴姓、郡姓、虏姓”合称“四姓”,“举秀才,州主簿,郡功曹,非四姓不选”。

即使在上述“四姓”中,也因门第阀阅而有等级高下之分:凡三世有位居三公者为“膏粱”,有令、仆(射)者为“华腴”,有尚书、领、护以上者为“甲姓”,有九卿若方伯者为“乙姓”,有散骑常侍,太中大夫者为“丙姓”,有吏部正副郎者为“丁姓”。

为维护、推行门阀制度,载录门第、区别族系的谱牒之学因而十分盛行。在南朝刘孝标所注的《世说新语》中,引证的家谱、家传达数十种之多。这种别贵贱、分士庶的门阀制度,不仅的魏晋南北朝时十分流行,而且影响深远,成为维护封建社会等级制度的准则习俗。南宋郑樵在《通志氏族略》中对此有一段十分精辟的论述:“隋唐而上,官有簿状,家有谱系。官之选举必由簿状,家之婚姻必有谱系。历代并有图谱局,置郎中吏掌之,乃用博古通今之儒,知撰谱事”,以便使“贵有常尊,贱有等威”。

在封建社会里,最尊贵的姓氏是皇帝的姓,称为“国姓”。皇帝对有功的臣僚赐“国姓”以示褒扬,接受赐姓者无不以此为荣。

隋代

隋朝开始创立并实行开科取士,任官选吏不全论出身,贵庶子弟一律同视,使至魏晋以来的世家大族失去了政治特权。到宋代,郡的行政区划已经取消。

唐代始著郡望

唐人著郡望。由于某一姓氏的姓源或发祥、聚集、变迁之地非止一处,于是一姓常常不止一个郡望,但通常以其中一个郡望为主,以区别主从及尊卑。《钦定四库全书重编琼台藁卷十》收录的明代大学士丘公所作的《贵溪丘氏族谱序》说:“自唐人著郡望,而以河南望,丘良以襄公父子之显融故也。”旧唐书载,丘和、丘行恭父子二人死后均“谥曰襄”,故“襄公父子”就是指丘和、丘行恭父子。可见,唐朝时河南郡的名门望族有丘和家族。而丘和家族就是当时的河南郡望。刘汉王朝时就明文规定,凡刘姓之人就可免除一切徭役,享受“六百石”的中级官吏的待遇。李唐王朝的编修姓氏书中,也明文规定了姓氏尊卑的排列。唐贞观十二年,吏部尚书高士廉奉诏撰修《氏族志》时,因沿袭魏晋南北朝旧例,以山东崔姓为第一,皇族李姓为第二,唐太宗大怒,亲自出面干涉,改李姓为第一,外戚之姓为第二,崔姓降为第三。武则天执政时,修纂《姓氏录》,改武姓为第一。

唐时,陇西李氏、赵郡李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和太原王氏,并称“五姓七族”,门第最为清高。子女婚嫁首重门第。即使身为宰相的李义府也因不属“五姓七族”中之望族,在为其子向山东崔氏求婚时,也遭精通拒绝。

最能说明姓氏贵贱,而且一直流传至今影响深远的姓氏书,当数宋朝编撰的《百家姓》。《百家姓》的前八姓是“赵钱孙李,周吴郑王”。赵姓是国姓,当然位居傍首,钱为吴越王之姓,其余六姓为皇后外戚之姓。

门阀制度下,姓氏直接影响着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婚姻问题,以至前途命运。甚至连日常交往、场面坐次亦明确有别,西晋文学家左思在《咏史》诗中曾对这种不合理现象做了尖锐的批评,诗曰:“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草。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世胄蹑高位,英俊沈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金张籍旧业,七叶珥汉貂。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诗中“金张”指西汉宣帝时的权贵金日和张安世,他们的后代凭着祖先的世业,七代为汉室高官。而奇伟多才的冯唐(即诗中之“冯公”)却因出身微门,竟一生屈于人下,不能展露其才。

这种以地望明贵贱的现象,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姓氏延续了古代以氏论贵贱的传统;列出姓氏的郡望也使姓氏在发展繁衍的过程中,有了一个比较清晰可寻的主流与支流脉络。历史上,一般姓氏,都有多个郡望,说明它们是由古代同一个或几个“根”上在不同的时期衍生出来的“分支”、旁系而已。

清王士祯《池北偶谈》云:“唐人好标望族,如王则太原,郑则荥阳,李则陇西、赞皇、杜则京兆,姚则吴兴,张则清河,崔则博陵之类,虽传志之文亦然。”这里王氏说到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由于唐代士人好标郡望、多题郡望,以官方修史亦不详细考辨人物多家乡籍贯,而姑且题署郡望了事,时风所在,竟成为所谓修史之“原则”,造成了历史人物籍贯的极大混乱。唐著名史学家刘知几对此制颇为不满,他曾参与纂修国史,在写李义琰传的时候,因为义琰家住魏州昌乐,已有三代之久,所以如实写道:“义琰,魏州昌乐人也。”结果监修官竟指责他违背了写史原则,要他照李氏郡望改为“陇西成纪人”(事见《史通邑里》)。

宋代

宋代人亦常以郡望自标,比如,刘有两种著作分别题为《彭城集》和《中山诗话》,这里,彭城和中山均为刘氏郡望,并非其人籍贯,刘之籍贯在临川新喻(今江西新余)。姚铉本是庐州人,却自称其是“吴兴姚氏”之后。宋《百家姓》中所标明的“郡望”,乃是沿袭唐代所形成的名门望族的地理分布。但由于长期形成的以姓氏、郡望标明出身门第贵贱和社会地位的影响,以郡望标注姓氏的习俗,仍然十分盛行。

明清

明清时人也不乏标识郡望之例。如,明代郑真本是浙江鄞县人,其别集却题为《荥阳外史集》,荥阳者,郑氏郡望也。清代薛雪,苏州人,却自题郡望曰“河东”。

近现代

郡望现象到现在尚不绝迹,归因于人们的寻根念祖的观念意识。现在人们还很重视自己姓氏的来历和郡望,特别是现代寓居异国他乡的华人,大都把自己的姓氏、郡望、家谱视为命根子,常常以同姓、同郡望来联宗认亲。据资料统计,在当今台湾2200万人口中,汉族占96.4%以上,几乎每一个姓氏都保留着传统的姓氏郡望,以示不忘对故土先人的眷恋之情。台湾同胞每遇红白之事,多在门前悬挂标有郡望的灯笼,以示世人。

尤其近年来随着全球寻根热的兴起,海外炎黄子孙纷纷归国,旅游观光,寻根问祖。姓氏郡望成为他们追寻家世渊源,谒祖朝宗的重要依据。“姓氏郡望”这一传统的历史文化遗产,在团结海内外炎黄子孙,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等方面,仍具有现实的意义。

小结

我国姓氏中郡望堂号最多的是张姓,有43望之多,此外王姓也有32望。然而,今天的张姓则习惯称16望,即清河、南阳、吴郡、安定、敦煌、武威、范阳、犍为、沛国、梁国、中山、汲郡、河内、高平、百忍、金鉴。其中,除最后两个是堂号外,其余14个全是郡望;王姓则称23望,即太原、琅邪、北海、陈留、东平、高平、京兆、天水、东平、新蔡、新野、山阳、中山、章武、东莱、河东、金城、广汉、长沙、堂邑、河南、三槐、开闽,其中三槐、开闽是堂号。由于张、王二姓历来就是我国的大姓,其郡望堂号也要较其他姓氏为多。

赵〔天水〕钱〔彭城〕孙〔乐安〕李〔陇西〕

周〔汝南〕吴〔延陵〕郑〔荥阳〕王〔太原〕

冯〔始平〕陈〔颍川〕褚〔河南〕卫〔河东〕

蒋〔乐安〕沈〔吴兴〕韩〔南阳〕杨〔弘农〕

朱〔沛郡〕秦〔天水〕尤〔吴兴〕许〔高阳〕

何〔庐江〕吕〔河东〕施〔吴兴〕张〔清河〕

孔〔鲁郡〕曹〔谯郡〕严〔天水〕华〔武陵〕

金〔彭城〕魏〔钜鹿〕陶〔济阳〕姜〔天水〕

戚〔东海〕谢〔陈留〕邹〔范阳〕喻〔江夏〕

柏〔魏郡〕水〔吴兴〕窦〔挟风〕章〔河间〕

云〔琅琊〕苏〔武功〕潘〔荥阳〕葛〔顿丘〕

奚〔北海〕范〔高平〕彭〔陇西〕郎〔中山〕

鲁〔扶风〕韦〔京兆〕昌〔汝南〕马〔扶风〕

苗〔东阳〕凤〔邰阳〕花〔东平〕方〔河南〕

俞〔河间〕任〔乐安〕袁〔汝南〕柳〔河东〕

酆〔京兆〕鲍〔上党〕史〔京兆〕唐〔晋昌〕

费〔江夏〕廉〔河东〕岑〔南阳〕薛〔河东〕

雷〔冯翊〕贺〔广平〕倪〔千乘〕汤〔中山〕

滕〔南阳〕殷〔汝南〕罗〔豫章〕毕〔河南〕

郝〔太原〕邬〔太原〕安〔武陵〕常〔平原〕

乐〔南阳〕于〔河内〕时〔陇西〕傅〔清河〕

皮〔天水〕卞〔济阳〕齐〔汝南〕康〔京兆〕

伍〔安定〕余〔下邳〕元〔河南〕卜〔西河〕

顾〔武陵〕孟〔平陆〕平〔河内〕黄〔江夏〕

和〔汝南〕穆〔河南〕萧〔兰陵〕尹〔天水〕

姚〔吴兴〕邵〔博陵〕湛〔豫章〕汪〔平阳〕

祁〔太原〕毛〔西河〕禹〔陇西〕狄〔天水〕

米〔京兆〕贝〔清河〕明〔吴兴〕臧〔东海〕

计〔京兆〕伏〔太原〕成〔上谷〕戴〔谯郡〕

谈〔广平〕宋〔京兆〕茅〔东海〕庞〔始平〕

熊〔江陵〕纪〔平阳〕舒〔京兆〕屈〔临海〕

项〔辽西〕祝〔太原〕董〔陇西〕梁〔安定〕

杜〔京兆〕阮〔陈留〕蓝〔汝南〕闵〔陇西〕

席〔安定〕季〔渤海〕麻〔上谷〕强〔天水〕

贾〔武威〕路〔内黄〕娄〔谯郡〕危〔汝南〕

江〔济阳〕童〔雁门〕颜〔鲁郡〕郭〔太原〕

梅〔汝南〕盛〔汝南〕林〔西河〕刁〔弘农〕

钟〔颍川〕徐〔东海〕丘〔河南〕骆〔内黄〕

高〔渤海〕夏〔会稽〕蔡〔济阳〕田〔渤海〕

樊〔上党〕胡〔安定〕凌〔河间〕霍〔太原〕

虞〔陈留〕万〔扶风〕支〔邰阳〕柯〔济阳〕

昝〔太原〕管〔晋阳〕卢〔范阳〕莫〔钜鹿〕

经〔荥阳〕房〔清河〕袭〔渤海〕缪〔兰陵〕

干〔颍川〕解〔平阳〕应〔汝南〕宗〔京兆〕

丁〔济阳〕宣〔始平〕贲〔宣城〕邓〔南阳〕

郁〔黎阳〕单〔南安〕杭〔余杭〕洪〔豫章〕

包〔上党〕诸〔琅琊〕左〔济阳〕石〔武威〕

崔〔博陵〕吉〔冯翊〕钮〔吴兴〕龚〔武陵〕

程〔安定〕嵇〔谯郡〕邢〔河间〕滑〔下邳〕

裴〔河东〕陆〔河南〕荣〔上谷〕翁〔钱塘〕

荀〔河内〕羊〔京兆〕於〔京兆〕惠〔扶风〕

甄〔中山〕麴〔汝南〕家〔京兆〕封〔渤海〕

芮〔平原〕羿〔齐郡〕储〔河东〕靳〔河西〕

汲〔清河〕邴〔平阳〕糜〔汝南〕松〔东莞〕

井〔扶风〕段〔京兆〕富〔齐郡〕巫〔平阳〕

乌〔颍川〕焦〔中山〕巴〔高平〕弓〔太原〕

牧〔弘农〕隗〔余杭〕山〔河南〕谷〔上谷〕

车〔京兆〕侯〔上谷〕宓〔平昌〕蓬〔长乐〕

全〔京兆〕郗〔山阳〕班〔扶风〕仰〔汝南〕

秋〔天水〕仲〔中山〕伊〔陈留〕宫〔太原〕

宁〔齐郡〕仇〔平阳〕栾〔西河〕暴〔魏郡〕

甘〔渤海〕钭〔辽西〕厉〔南阳〕戎〔江陵〕

祖〔范阳〕武〔太原〕符〔琅琊〕刘〔彭城〕

景〔晋阳〕詹〔河间〕束〔南阳〕龙〔武陵〕

叶〔南阳〕幸〔雁门〕司〔顿丘〕韶〔太原〕

郜〔京兆〕黎〔京兆〕蓟〔内黄〕薄〔雁门〕

印〔冯翊〕宿〔东平〕白〔南阳〕怀〔河内〕

蒲〔河东〕邰〔平卢〕从〔东莞〕鄂〔武昌〕

索〔武威〕咸〔汝南〕籍〔广平〕赖〔颍川〕

卓〔西河〕蔺〔中山〕屠〔陈留〕蒙〔安定〕

池〔河西〕乔〔梁郡〕阴〔始兴〕郁〔太原〕

胥〔琅琊〕能〔太原〕苍〔武陵〕双〔天水〕

闻〔吴兴〕莘〔天水〕党〔冯翊〕翟〔南阳〕

谭〔齐郡〕贡〔广平〕劳〔武阳〕逢〔谯郡〕

姬〔南阳〕申〔琅琊〕扶〔京兆〕堵〔河东〕

冉〔武陵〕宰〔西河〕郦〔新蔡〕雍〔京兆〕

谷〔济阳〕璩〔豫章〕桑〔黎阳〕桂〔天水〕

濮〔鲁郡〕牛〔陇西〕寿〔京兆〕通〔西河〕

边〔陇西〕扈〔京兆〕燕〔范阳〕冀〔渤海〕

郏〔武陵〕浦〔京兆〕尚〔上党〕农〔雁门〕

温〔太原〕别〔京兆〕庄〔天水〕晏〔齐郡〕

柴〔平阳〕瞿〔松阳〕阎〔太原〕充〔太原〕

慕〔敦煌〕连〔上党〕茹〔河内〕习〔东阳〕

宦〔东阳〕艾〔天水〕鱼〔雁门〕容〔敦煌〕

向〔河南〕古〔新安〕易〔太原〕慎〔天水〕

戈〔临海〕廖〔汝南〕庚〔济阳〕终〔南阳〕

暨〔渤海〕居〔渤海〕衡〔雁门〕步〔平阳〕

都〔黎阳〕耿〔高阳〕满〔河东〕弘〔太原〕

匡〔晋阳〕国〔下邳〕文〔雁门〕寇〔上谷〕

广〔丹阳〕禄〔扶风〕阙〔下邳〕东〔平原〕

欧〔平阳〕殳〔武功〕沃〔太原〕利〔河南〕

蔚〔琅琊〕越〔晋阳〕夔〔京兆〕隆〔南阳〕

师〔太原〕巩〔山阳〕厍〔河南〕聂〔河东〕

晁〔京兆〕勾〔平阳〕敖〔谯郡〕融〔南康〕

冷〔京兆〕訾〔渤海〕辛〔陇西〕阚〔天水〕

那〔天水〕简〔范阳〕饶〔平阳〕空〔营邱〕

曾〔鲁郡〕毋〔钜鹿〕沙〔汝南〕乜〔晋昌〕

养〔山阳〕鞠〔汝南〕须〔渤海〕丰〔松阳〕

巢〔彭城〕关〔陇西〕蒯〔襄阳〕相〔西河〕

查〔齐郡〕后〔东海〕荆〔广陵〕红〔平昌〕

游〔广平〕竺〔东海〕权〔天水〕逯〔广平〕

盖〔汝南〕后〔冯翊〕桓〔谯郡〕公〔括苍〕

万俟〔兰陵〕司马〔河内〕上官〔天水〕欧阳〔渤海〕

夏侯〔谯郡〕诸葛〔琅琊〕闻人〔河南〕东方〔济南〕

赫连〔渤海〕皇甫〔京兆〕尉迟〔太原〕公羊〔顿丘〕

澹台〔太原〕公冶〔鲁郡〕宗政〔彭城〕濮阳〔博陵〕

淳于〔河内〕单于〔千乘〕太叔〔东平〕申屠〔京兆〕

公孙〔高阳〕仲孙〔高阳〕轩辕〔邰阳〕令狐〔太原〕

钟离〔会稽〕宇文〔赵郡〕长孙〔济阳〕慕容〔敦煌〕

司徒〔赵郡〕司空〔顿丘〕 [3]


相关文章推荐:
地域 | 丘和 | 丘行恭 | 彭城刘氏 | 清河张氏 | 陇西李氏 | 地域 | 姚琛 | 钱大昕 | 士大夫 | 丘和 | 鲁迅 | 呐喊 | 阿Q正传 | 称郡望 | 陇西 | 魏晋南北朝 | 柳芳 | 刘孝 | 范阳 | 卢氏 | 荥阳郑氏 | 正员 | 春秋战国 | 中央集权 | 门阀 | 东汉 | 门第 | 华阴 | 汝南 | 阀阅 | 门阀 | 士族 | 官宦 | 门阀 | 门阀士族 | 九品中正制 | 堂号 | 尚书 | 方伯 | 散骑常侍 | 门阀 | 谱牒 | 刘孝标 | 郑樵 | 通志氏族略 | 刘汉 | 高士廉 | 氏族志 | 崔姓 | 李姓 | 唐太宗 | 武则天 | 姓氏录 | 陇西李氏 | 清河崔氏 | 博陵崔氏 | 范阳卢氏 | 荥阳郑氏 | 太原王氏 | 五姓七族 | 李义府 | 赵钱孙李 | 周吴郑王 | 赵姓 | 吴越 | 左思 | 张籍 | 张安世 | 冯唐 | 王士祯 | 赞皇 | 吴兴 | 李义琰 | 昌乐 | | 彭城 | 刘氏郡望 | 临川 | 姚铉 | 吴兴姚氏 | 郑真 | 荥阳 | 郑氏 | 薛雪 | 郡望堂号 | 武威 | 犍为 | 梁国 | 高平 | 北海 | 东平 | 山阳 | 金城 | 王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