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科隆(德国城市)

德国西部莱茵河畔名城和重工业城市。人口95.3万(1983),仅次于柏林、汉堡和慕尼黑。位于莱茵河畔的科隆市是德国的第四大城市,人口97万。这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也是一座现代化气息极强的大都市。市中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商店比比皆是,各种商品琳琅满目,是一个繁华的商业城市。

科隆横跨莱茵河两岸,人口100.7万(2009年),面积405平方公里,是德国第四大城市。

一译“科伦”。公元前38年建为古罗马要塞。曾是汉萨同盟主要成员。因位居欧洲东西和南北交通要冲,中世纪时经济已颇发达。十九世纪中叶后,随鲁尔煤田开发和铁路修筑,发展更迅速。巨大水陆交通枢纽,重要的河港。科隆-波恩航空站位于东南郊,市内有通往布鲁塞尔、波恩等地的直升飞机场。工业有军工、冶金、机械、化学、制药、炼油、纺织、食品等部门。全国重要褐煤产地之一,建有大火电站。全国金融中心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遭严重破坏。多古迹,如著名科隆大教堂(圆顶上的两塔尖高达161米)、罗马时代地下广场等。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在此创办《新莱茵报》。

科隆还是一个以罗马式教堂和哥特式大教堂闻名于世的城市。屹立在莱茵河边的科隆大教堂高157.31米,它有两座哥特式尖塔,北塔高157.38米,南塔高157.31米。科隆大教堂是世界上目前最高的双塔教堂,它已成为科隆市的象征和游客们向往的名胜之地。站在高高的塔顶极目远望,莱茵河犹如一条白色的锻带从旁飘过。

科隆大教堂的正式名字叫圣彼德大教堂,始建于1248年,直到1880年才最后竣工。科隆大教堂包括五个殿堂和一个饶圣坛而建的带有三个偏堂的回廊。圣坛还保持着初建时的模样,这个圣坛是中世纪德国教堂中最大的圣坛,圣坛上的十字架也是欧洲大型雕塑中最古老、最著名的珍品。圣坛的两则还排列着有104个座位的坐椅。在科隆,这座巨石建筑物不仅是人们参观游览的必去之地,同时它也是人们歇息、游玩的地方。教堂内静谧、幽暗的气氛同教堂外五彩缤纷、人声鼎沸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教堂前的广场还是人们举行各种庆祝活动的场所,每年的5-9月,每逢周末人们都要在此举行民俗庆典活动,场面十分热闹。

科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那时罗马帝国正称雄欧洲,皇帝奥古斯都派驸马阿格里帕挥师北进,抵达莱茵河边,与河东为数众多的日耳曼部落隔河对峙。阿格里帕招募盟友乌比尔部落到河西来建起军营要塞,共同防守新开拓的边地。这是公元前38年的事。又过了几十年,营寨四周渐成街市。这时,阿格里帕的外孙女,出生于此地的阿格里皮娜登上了皇后宝座。她恳请皇帝把自己的故乡升格设市。公元50年,克劳锹一世下诏,授予此地罗马城市的权力,并定为名为科隆尼亚克劳狄阿拉阿格里皮内西姆。这市名虽长,却道出了城市的历史渊源。科隆尼亚意为罗马人的拓居地,克劳狄是皇帝名,阿拉是乌比尔冲淡落的祭坛,阿格里皮内西姆则是皇后名加词尾变化而来。天长日久,这冗长的市名遂简化为科隆。罗马时代是科隆历史上的第一个兴盛时期,这里商贾云集,街市繁盛,城垣高磊,至今犹存的罗马塔(Romerturm),就是那时城垣的一部分。

是科隆的又一个盛世。公元795年,查理大帝定科隆为大主教驻地。此后,城池经几度扩建,到12世纪时,今日科隆内城的规模就已经奠定。半圆形的城垣总长6公里,开有12座城门,现存3座,从中仍可窥见中古科隆城的雄伟气势。那时科隆有居民4万人,是德意志首屈一指的大城,人口甚至超过当时的巴黎和伦敦。科隆的兴盛得益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它地处南北水路和东西大道的要冲,又是朝圣要道。舟楫车马都从这里经过,八方货物也在这里集散。科隆当时还有一个特权,即:所有途经科隆的货物,都必须首先在该市展销3天,才能继续转运。这对于科隆的商业,无疑是一大促进。随着经济势力的增强,科隆的富商和手工业行会夺回了城市管理权,大主教逃往波恩,不再是科隆的统治者。科隆成为帝国自由市和汉萨同盟的重要城邦。

铁与蒸汽机的时代为科隆带来了第三个兴盛时期。1815年,科隆被并入普鲁士。1839年,铁路修到科隆,与河运联成一气。随着鲁尔煤田的开发和铁路的延伸,科隆一跃而成近代的工商业都市。1876年,发明家奥托在科隆造出世界上第一台四冲程内燃机,轰动了各国工业界。从1917年到1933年,阿登纳担任科隆市长。在他的推动下,科隆建起了内外环绿化带和博鉴会场设施,城市面貌大为改观。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科隆遭到猛烈轰炸,全城几乎被夷为平地。战后,科隆在废墟上重建,这座历尽沧桑的莱茵古城,如同灰烬中飞出的金凤凰,又成为一个兴旺发达的现代化大城市。

科隆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城市,它建城于罗马时代,当时的名字为“克劳蒂亚阿格里皮娜的殖民地”(Colonia Claudia Ara Agrippinensium),这个名字来自于罗马皇后小阿格里皮娜,她是在莱茵河畔诞生的。公元50年当时的居民点被提升为城市,成为罗马帝国下日尔曼尼亚省的省会。公元80年通过建造艾费尔沟渠科隆获得了罗马最早的沟渠之一。今天科隆的名字是从罗马名字中的Colonia简化过来的。从313年开始可以证明当地有一位主教。

进入中世纪后科隆保持了它的重要地位。455年弗朗克人攻占科隆。至6世纪科隆是一个独立的法兰克王国的首都。后来它被并入克洛维一世的法兰克帝国,但是在当地保持了很大的自主权。市内长时间有罗马人与法兰克人同居。从6世纪到8世纪市内不同民族的人融合同化。法兰克人接受了罗马人的文化比如建筑和玻璃制造业。墨洛温王朝末期科隆是德国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最晚从加洛林王朝开始科隆的主教和大主教成为神圣罗马帝国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在萨克森王朝统治时期科隆对神圣罗马帝国与拜占庭帝国之间的和解起了重要作用,当时有一段时间奥托二世的皇后提奥法努在科隆出任帝国执政,她本人是希腊人。10世纪里在科隆有多个修道院成立,市内建筑了许多新的教堂。此后科隆在一系列很有作为的大主教的领导下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思想中心。1164年大主教莱纳尔德冯达瑟尔将东方三博士的遗骨从米兰移到科隆,使得科隆成为一个重要得朝圣地。在中世纪中期科隆是德国最大的城市,科隆的城墙多次扩展。1225年建成的城墙有16个城门,比当时同时由腓力二世建造的巴黎城墙还要大。从12世纪开始科隆与耶路撒冷、君士坦丁堡和罗马市一起被并称为圣城,它当时的正式拉丁语名称为Sancta Colonia Dei Gratia Romanae Ecclesiae Fidelis Filia(上帝授予的神圣的科隆,罗马教廷忠实的女儿)。当时市民决定建造一座绝无仅有的大教堂来存放圣迹。1248年科隆大教堂奠基。

1259年科隆获得了物品待售权。科隆市民对所有在莱茵河上运输的货物享受首购权利。这为科隆带来了巨大的财富。1288年科隆大主教与市内的市民贵族之间的斗争以市民获胜暂时告终。大主教的军队在战场上被战败,科隆不再属于大主教的领地,大主教被迫迁往波恩,只有在举办神事时才有权入市。科隆成为汉萨同盟的成员城市。不过科隆一直到1475年才正式成为自由城市。

1582年科隆大主教盖布哈尔德冯瓦尔德堡退出罗马天主教并与一个新教修女结婚后被教皇额我略十三世革除教籍。恩斯特冯巴伐利亚被设立为科隆大主教。此举防止了在七选帝侯中新教贵族成为多数。这个事件导致了从1583年至1588年的科隆战争。道依茨、波恩和诺伊斯被毁。

在三十年战争中科隆没有遭到破坏,科隆市民花钱来避免军队围攻或者占领。通过制造和出卖武器科隆还依靠战争大赚了一场。

法国大革命后法国军队于1794年入驻科隆。“圣城科隆”的历史便结束了。整个莱茵河左岸地区完全被并入法国,法军进入城市时许多科隆市民将他们当作解放者欢迎他们。至此为止被歧视的犹太人和新教徒获得了平等的权利。虽然法国统治时期当地的税务非常高,但是科隆人还是非常忠实拿破仑波拿巴。拿破仑曾于1804年访问科隆。1815年科隆和莱茵兰被划分给普鲁士。通过当地银行家的努力科隆成为普鲁士继柏林后最重要的城市。

1848年,马克思与恩格斯在科隆创办《新莱茵报》,1849年2月7日和8日,科伦陪审法庭分别以“侮辱当局”和“煽动叛乱”的罪名两次传讯并审判马克思、恩格斯等人。1849年5月,马克思被普鲁士当局驱逐出境,前往巴黎。

1880年在普鲁士国王的帮助下大教堂终于正式建成(整个建造时间为632年)。实际上科隆大教堂太大了,它不断地需要维护,因此它也被称为“永久工地”。19世纪末科隆的要塞扩展,老的城墙被拆除,城市得到扩展,此外也开始合并周边的村镇。今天中世纪的城墙只有少数地方被保留作为纪念。

1945年的科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科隆受到英国和美国地毯式轰炸,市内90%的建筑被毁,市民数目从80万降低到40万。从1945年1月至3月在科隆1800名德国和外国的反抗组织人士被纳粹屠杀(战末罪行)。

1945年4月4日美国第82空降师的波格下士在德国科隆街头正在看一个警告标语;后方的豹式战车由于剧烈烧毁的关系,所有的扭力棒均已失去效用。直到1959年科隆的居民数才恢复到战前的水平。通过合并周边村镇科隆的人口于1975年超过了一百万,但是1976年又降低于这个数目了。

科隆不仅以其悠久的历史和独具魅力的古老教堂建筑而闻名于世,同时它还是著名的展览会名城,许多消费行业的国际性博览会在此举行,其中主要有国际食品博览会、国际图像博览会、国际家具博览会、国际游戏博览会等。如此众多的展览会每年都要吸引大批国内外客商的到来,它以成为科隆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窗口。

花露水在法语中就是“科隆之水”的意思。拿破仑时代,驻科隆的法国兵回故乡时,据说就是拿“科隆之水”送给妻子和恋人的。参观完大教堂后来到广场上,朝四面一望就能看到挂着4711招牌的商店。4711表示的是第一家出售花露水的店铺。原店铺在战争中被烧毁,现见到的是后来重建的。

在科隆想感受购物的乐趣,则必去“步行者天堂”的霍耶街(Hohe Straße)。那里禁止车辆通行,因而您可以尽情地逛街。出了大教堂笔直向左走就是了。百货商店、科隆香水专卖店、礼品商店、餐馆等排满街道两侧,非常热闹。

德国航空公司Lufthanza(LH)在国内各大都市均有班机来往。国内线应于半小时以前办理,若路线不熟,最好能提早1小时到机场。

列车的种类有近郊列车Nahverkehr,快车Eilzug(E),特快车D-Schnellzug(D),国内主要都市特快车Intercity(IC),国际主要都市特快车International Intercity (IIC),欧洲国际快车Trains Europa Express(TEE)。通常车厢分吸烟区和不吸烟区。卧车分两种,二等卧车仅有简单床铺,一等卧车则有房间。车厢均贴有出发时刻Abfahrt和到达时刻Aukunft。有些车厢会中途脱离而不到目的地,所以须特别注意车厢里的标示。车站没有剪票口,上车才查票。列车启动不响铃声,所以旅客要提高警惕。如果不愿携带大包行李,可另外购买行李票,待下车后凭存根领回行李。列车票价视距离而定,IC、IIC、TEE的快车票比较贵,而E、D的快车票和青少年专用的可通行欧洲16国的经济票则较为便宜。

德国列车以ICE的速度最快,时速高达近300千米。车厢设备比法国的TGA更加豪华,头等车厢有电视,座位很宽敞。其次是IC和TEE,德国列车相当准时,不可迟到。欧洲火车证适用于德国所有列车,但乘ICN夜车则须补车费。此外还有其他其他优惠,如乘各大城市的S-Bahn(即有轨电车,连接市区与近郊之间)、DB巴士(车上印有Bahn),浪漫之路和堡垒之路的旅行,搭乘KD(Koln-Dusseldorf)航运公司的游船以及航运于莱茵河和摩泽尔河(Mosel)的客轮(乘快艇可享受半价优惠)都是免费的,地铁(U-Bahn)除外。

在德国坐火车,最好买集体票和往返票,这些票可以得到优惠。在旅游季节,常常座无虚席,因此最好预定座位,否则上车后就可以找不到座位,要一直站到目的地。

德国境内有十分发达的高速公路网和四通八达的联邦道路Bundesstrasse。道路标志非常清楚,旅客们在获得充分休息后不妨考虑租车旅行的方式,但需事先在本国取得国际驾驶执照。市内时速50千米,高速公路时速120~140千米。驾车时要系妥安全带,不可乱鸣喇叭,超车应由左线以策安全。

从法兰克福乘坐IC特快,约2小时15分钟后,可抵达科隆。这里是铁路交通枢纽,因而还有不少国际列车始发或到达,主要有通往比利时和荷兰方向的国际列车。

科隆市内列车和地铁都比较多,不过想观光,步行足够了。另有观光巴士,一次花费1小时30分钟,即可浏览全程。

5人以上发驶。

时间:4-10月,10:00、11:00、14:00

11-3月,11:00、14:00

出发地点:科隆旅游局旁,大教堂对面。

票价:

成人 ?15.00

6~12岁儿童 ?4.00

老年人 (仅限周一) ?11.00

科隆欢迎卡持有人 ?11.00

狂欢节

在德国,最热烈、最驰名、参加者最广泛的传统节日要算狂欢节。科隆是狂欢的三大庆祝中心之一(其他两个是美因兹和杜塞尔多夫),每年都要举行规模盛大的游行活动。

狂欢节的日期每年都不一样,它随复活节的早晚而定。复活节是纪念耶稣受刑死后三天复活的节日。它定在从春分(3月21日)起见到第一个满月后遇到的第一个星期天,这样它的日期就游移于3月22日到4月25日之间,年年不同。复活节前有斋期,斋期前人们总要狂欢一番,这样就产生了狂欢节。狂欢节大游行定在复活节前48天,这一天一般在2月份或3月份,又叫玫瑰星期一。

不过,早在头一年的11月11日11点11分,科隆就宣布进入狂欢的季节,人们称之为“第五季”。各种民间团体开始筹备庆祝活动。从新年初夕(12月31日)到狂欢节大游行这一段时间内,科隆举办各种欢庆晚会和化装舞会500多次,狂欢的气氛一天浓似一天。人们还推选了科隆的狂欢节三星,即“王子”、“贞女”(由男士装扮)、“农夫”,紧锣密鼓地为大游行作最后的准备。

从玫瑰星期一前的那个星期四开始,狂欢节进入高潮阶段。星期四这一天是妇女狂欢日,妇女们统治科隆一天。平时举止端庄的妇女,这天穿上奇装异服,脸上抹得花花绿绿,结队游行,又跳又闹。有的会给观众一个意想不到的亲吻,有的会用剪刀去剪男士的领带。有经验的科隆人这一天都特意换上一条旧领带。星期六和星期天,各街区举行小范围的游行活动。

玫瑰星期一,狂欢节大游行的日子终于盼到了。科隆沉浸在狂热的节日气氛里,全城万人空巷,人们都涌向街头,早早在那里等候长龙似的化装游行队伍。来了!,一队队穿着五颜六色的奇异服装,戴着面具或画着脸谱的队伍,在乐队的伴奏下,过来了。游行者有的扮成马戏团的小丑,有的扮成小猫狗熊,有的扮成荷枪的武夫,有的扮成仗剑的骑士,走走停停,唱唱舞舞,观众们也会随着乐队的节奏或唱或叫,似痴如狂情绪格外热烈。游行队伍中穿插着各种花车彩车,缓缓行进,有的彩车上还竖着讽刺某些政治家的漫画式造型,引得观众笑声不止。彩车上的人们还不断地向观众撒糖果。整整3个小时,糖果不停地撒呀,抛呀,有如天女散花。据说每次狂欢节要撒好几十吨糖果,几十万人都能捡到幸福吉祥糖,谁捡得最多,谁最幸福……

科隆的狂欢节大游行,规模盛大,历史久远,从1823年始办,形成传统,闻名全德。许多外地人,甚至外国游客都慕名专程而来,在科隆度过这使人一生难以忘怀的狂欢节。

德国科隆室内乐团

剧目简介:该剧团成立于1923年,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带有34位音乐家组成的用现代乐器演奏巴洛克时期音乐的古典交响乐团,正象伦敦一家著名的报纸在1937年所评论的“一个精致而伟大的乐团。

自1964年赫尔穆特米勒布吕克担任该团指挥和艺术总监之后,该团更是得到前所未有的新突破。米勒布吕克这位音乐奇才深入研究了巴洛克时期音乐的演奏方式,为让人们在现代音乐大厅中生动、完美的聆听巴洛克和古典时期的音乐,突破了巴洛克时期音乐演奏的局限性,运用现代乐器的优势,逐渐地开辟出一个音乐表演的新天地。

60年代末,米勒布吕克在维也纳用古典乐器录制了海顿的作品而名噪一时。1976年创办了“森岛之春”国际古典音乐节。19881998年开始用现代乐器演奏新系列“古典大师名曲精选”。出版了700余张CD和唱片,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古典系列唱片集,经过著名的Naxos音响公司的全球公司推售,他们在科隆音乐厅、维也纳王子剧院等著名剧院的演出已满誉全球。该团表演的泰勒曼“塔姆斯塔特序曲”获得嘎纳古典音乐系列18世纪交响乐“金唱片奖”的殊荣。

米勒布吕克先生是中国人民的一位好朋友,曾率该团参加过中国艺术节,相信此次中国之行将会赢得更多的中国朋友。

Papa Joses Bier Salon

在紧接着市政厅大楼的背后,离大教堂也很近。店堂内经常播放着2~3种自动风琴的音乐,有时有现场乐队演奏。餐桌是用缝纫机台改装成的。窗外的石板路街道和昏黄的街灯让您猜测:战前的德国小酒馆或许就是这样的吧?

位于与车站相反方向的Am Hof街上,正对着大教堂。店内出售各式各样的香肠。有一种向您特别推荐的是名为施拉哈特普拉梯的套肠,价格稍贵,但其中用猪血和猪油制成的香肠特别美味。

Cafe Reichard

用大块大理石作室内装饰的Cafe Reichard算得上科隆第一漂亮的咖啡屋。而且食品单个,有各种蛋糕小点心,内容十分丰富。特别是一种德国特制的蛋糕卷,名为薄姆克汉,堪称绝品。地处大教堂前面,门口搭有像温室一样的阳台,一看就知道。

Alt Koln

外壁上装饰着一口古钟,很容易找到。把古老的烹调用具作了室内装饰,可谓别出心裁。有的座位设在葡萄酒桶内。一种叫H?msche的煮腌肉(猪腿肉)非常好吃,特向您推荐。不过量很大,一份足够两个女孩子吃。 此餐厅在2009.12.25日之前已经不存在了,墙上也找不到大钟了,改成了另一家餐厅,名字好像叫做“Kolsch”。

科隆城市古老,胜迹众多,风景优美。历代诗人为它写下不少赞美的诗篇,人们还流传着“没到科隆即没到过德国”的说法。

科隆市区地跨莱茵河两岸,但它的核心,也就是内城,坐落在莱茵河西岸。名胜古迹和繁华商业区大多集中在这里。科隆大教堂是内城的中心,附近交通繁忙,小汽车和公共汽车川流不息。10多年前,科隆人建了个教堂平台,使这座建筑物与嘈杂的交通相隔离。由此形成的教堂广场已成为当地人和旅游者的聚会中心。这里可以看到滑旱冰的青少年在宽广的场地上绕圈,马路画家在地上用彩色粉笔临摹名画,还可以经常看到一些水平不低的音乐爱好者自发地为人们演奏。

科隆大教堂 罗马博物馆市政府 科隆的美术馆安托尼特教堂 巧克力博物馆

科隆的旅游咨询处位于大教堂右侧的大楼一层。

电话:2213345

传真:2213320

咨询时间:5-10月周一至周六 8:00-22:30

周日、节日 9:30-19:00

11-4月周一至周六 8:00-21:00

周日、节日 9:30-19:00

收费:旅馆预定手续费5-6DM/人

关于电话:

科隆的电话区号为0221。

手机通讯在科隆的信号接收较好。

这里的应急电话:110-报警;112火警及急救

成立时间: 1948年2月13日所在国家: 德国

所在城市: 科隆

吉祥物:公羊Hennes八世

俱乐部主席: 沃尔夫冈奥维拉斯

俱乐部主教练: 斯托勒索尔巴肯

球队队长:佩德罗杰罗梅尔

主球场: 莱茵能源体育场(容量:50374)

联系地址: Cluballee 1-3,Postfach 42 02 51,DE-50896 Koln

科隆足球俱乐部是目前德国18支甲级劲旅中成立最晚的球会,它成立于1948年2月13日。六年之后,当联邦德国队在瑞士伯尔尼第一次夺得了世界杯赛冠军时,科隆足球俱乐部还处于百废待兴阶段。

科隆足球俱乐部的前身为1901年成立的科隆波斯比俱乐部和1907年成立的舒尔茨07两家球会。科隆队球衣采用红白二色,队徽则以科隆市内两幢大教堂为主题,这两幢教堂是欧洲最高的大教堂,所以在科隆足球俱乐部的全名及队徽上有“No.1”一词。

在球会的成立典礼上,年轻的俱乐部主席科瑞默壮志凌云地宣称,10年之内成为德国冠军球队。当时大家对这番豪言壮语都不以为然。虽然科瑞默的许诺没有立刻兑现,但科隆队成立1年后便已晋身西部甲级联赛,亦即今日德国联赛的前身。科隆队在第一届甲级联赛(1949~1950)结束时排行第5。亦由那时起,科隆成了德国足坛雄居一方的诸侯。科隆足球俱乐部是1963~1964赛季参加首届职业甲级联赛的球队之一,俱乐部主席科瑞默也是职业甲级联赛发起人之一,另一位发起人是前联邦德国队主教练海尔博格。在第一届职业甲级联赛中,科隆队出手不俗,30战17胜11平2负,把第二名抛离6分之多,从容不迫地摘取了冠军王冠。首战告捷的科隆队乘胜前进,先后于1968年和1977年两次夺得杯赛冠军。

在1977~1978赛季中,科隆队首战1:5惨败,大家以为科隆队将从此滑入低谷,谁知这一年竟是球队成立以来成绩最好的一年,科隆队成为联赛和杯赛双料冠军这一年球队刚好成立30年。另一方面,这也是自德国联赛有史以来第3个“双冠王”,其他两支球会分别为沙尔克04队(1937年)和拜仁慕尼黑队(1969年)。虽然科隆队夺得的冠军奖杯并不多,但他是除拜仁慕尼黑队外德国足坛最成功的球会,他们保持着10次晋身杯赛决赛的纪录,在10 次决赛中,他们4胜6负。

步入90年代,科隆队在德国足坛的地位有所下降,球队也在1998年历史上第一次跌入德乙。此后球队一直在德甲和德乙之间徘徊。2004~05赛季,科隆队在以德乙第一名的成绩重回德甲,王子波多尔斯基也以24个进球雄踞射手榜首位。但球队在接下来的德甲联赛中依然难逃降级厄运,波多尔斯基也转投拜仁慕尼黑。科隆在08~09赛季在道姆的带领下重新回到德甲并保级成功,而道姆也在保级之后功成身退。

联赛记录:

主场大比分赢球:8:0 胜布劳斯维格(1979年9月8日) 8:0 胜沙尔克04(1969年11月8日)

客场大比分赢球:6:1 胜柏林塔斯马尼亚1900(1965年10月30日)

主场大比分输球:1:6 负多特蒙德(1994年8月23日) 1:6 负斯图加特(1991年6月1日)

0:5 负卡尔斯鲁厄(1990年4月21日)

客场大比分输球:0:7 负拜仁慕尼黑(1971年5月15日)

出场纪录:

舒马赫(422),奥维拉斯(409),里特巴尔斯基(406),罗尔(381),西姆梅特(357),韦伯(356)库尔曼(341),孔诺普卡(335),弗洛赫(329),伊格内尔(326)

球衣号

球员

英文名

位置

生日

国籍

身高(cm)

体重(kg)

出场次数

进球数

1

蒙德拉冈

Faryd Mondragon

门将

1971-06-21

哥伦比亚

192

93

2

米索布雷茨科

Miso Brecko

右后卫

1984-05-01

斯洛文尼亚

178

77

3

约瑟夫穆罕默德

Youssef Mohammad

后卫

1980-07-01

黎巴嫩

182

76

4

马蒂普

Marvin Matip

中后卫

1985-09-25

德国

184

80

5

拉尼希

Martin Lanig

前腰

1984-07-11

德国

190

78

6

亚尔琴

Taner Yalcin

前卫

1990-02-18

德国

187

80

7

弗赖斯

Sebastian Freis

中锋

1985-04-23

德国

183

75

8

阿尔曼多佩蒂特

Armando Petit

后腰

1976-09-25

葡萄牙

175

68

9

梅纳西伊希亚库

Mannase Ishiaku

中锋

1983-01-09

尼日利亚

183

82

10

波多尔斯基

Lukas Podolski

中锋

1985-06-04

德国

180

81

11

米利沃耶诺瓦科维奇

Milivoje Novakovic

中锋

1979-05-18

斯洛文尼亚

195

85

12

安德烈津霍

Andrezinho

右后卫

1981-10-09

巴西

173

67

13

丹尼尔布罗辛斯基

Daniel Brosinski

前卫

1988-07-17

德国

178

70

14

约尼塔

Alexandru Ionita

前锋

1989-08-05

罗马尼亚

185

80

16

朔尔希

Christopher Schorch

后卫

1989-01-30

德国

190

80

17

凯文佩佐尼

Kevin Pezzoni

前卫

1989-03-22

德国

193

80

18

扬努利斯

Konstantinos Giannoulis

后卫

1987-12-09

希腊

184

73

19

亚亚洛

Mato Jajalo

前卫

1988-05-25

波黑

180

78

20

希希

Adil Chihi

前锋

1988-02-21

摩洛哥

181

73

21

杰罗梅尔

Pedro Geromel

中后卫

1985-09-21

巴西

194

87

22

埃雷

Fabrice Ehret

左后卫

1979-09-28

瑞士

183

71

23

麦克纳

Kevin McKenna

前锋

1980-01-21

加拿大

189

76

25

马图席克

Adam Matuschyk

前卫

1989-02-14

波兰

183

73

27

克莱门斯

Christian Clemens

前卫

1991-08-04

德国

183

70

28

库尔曼

Carsten Cullmann

后卫

1976-03-05

德国

187

82

29

布赫特曼

Christopher Buchtmann

前卫

1992-04-25

德国

175

32

斯蒂芬扎尔格

Stephan Salger

后卫

1990-01-30

德国

184

73

33

尼德里希

Michael Niedrig

前卫

1980-01-12

德国

182

78

34

瓦尔沃迪奇

Miro Varvodic

门将

1989-05-15

克罗地亚

191

81

35

瓦森

Alexander Vaassen

后卫

1991-12-09

德国

181

65

36

巴萨拉

Bienvenue Basala

后卫

1992-01-02

德国

183

71

37

雅波

Reinhold Yabo

前卫

1992-02-10

德国

175

70

49

万吉迪卡

Jose Vunguidica

前锋

1990-01-03

安哥拉

186

84

沿着莱茵河从科布伦茨经过波恩,再往北,两岸的景色就慢慢变了,静静的葡萄园,幽秘的中世纪城堡不见了,城市的距离在缩短,河面上会有大型的油船和货轮频繁往来。前面就是德国的西大门科隆,自科隆过杜塞尔多夫便是德国著名的鲁尔工业区。到达科隆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年一度的狂欢节的高峰。

进入科隆到处看到一种广告,因为不懂德文只能从画面上去判断。画面上是一俊男半身像,西装领带,手握啤酒杯,开怀大笑。细细一看,他的领带自领结以下全被剪了,只剩下了脖子上的那一圈,下端留着斜斜的剪口。我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就问来接我们的德国朋友。朋友笑着告诫我们明天不要穿西装上街,特别不要系高级领带。因为狂欢节中的女士可能笑眯眯地走近你,然后突然一手揪住你的领带,一手掏出剪刀,咔嚓一下,转身就跑了。这是科隆狂欢节的一个特殊习俗。

带着感受科隆人狂欢的强烈欲望,加上时差的烦恼,那晚怎么也睡不好,第二天很早就起床,我要出去遛达。赶在科隆沸腾之前,去感受这座两千年历史名城的静谧。

是刚刚洗过的,可以看得很高很远,晨曦中的白云静静地飘在天边,那种纯净使自己戴了一幅高清晰度的眼镜。天空下的一切,都变得格外的清晰,以至于自己感到不太习惯。并不高大的哥特式屋顶带着阁楼上的小百叶窗,爬满墙壁的鳄鱼草,马路两旁如盖的橡树,街心花坛中盛开的玫瑰与郁金香,还有消失在前面拐弯处的柏油马路,构成了一幅透明的水彩。眼前的景致激起了我的灵感:去到莱茵河边,站在德意志大桥上看朝阳照射下的科隆大教堂,去感受朝霞里高耸入云的教堂尖顶的神圣,去偷听阿波罗神与耶稣基督的私语。

宽阔的莱茵河缓缓地流过科隆,把城市分为东西两半。东部是新区,西部是老城区,霍恩索雷伦大桥与德意志大桥把城市连在一起。站在德意志大桥上俯视两岸,这个德国第四大城市就几乎一览无余。我发现在这座工业城市看不到一个烟窗。东部的新区虽然有一些新的建筑,却与老的城区搭配得十分合理、协调,视觉上没有突然的跳跃感。这个城市好像是在两千年前设计好了,以后只是按照统一的图纸建设而已。莱茵河西岸,石青色的科隆大教堂的双塔在晨辉中闪着熠熠的光芒,庄严、肃穆、神圣。

这座高157.38米,花费16万吨石头,历时632年才建成的世界上最伟大的哥特式建筑,足以让任何人对科隆这座城市肃然起敬,为科隆市民的顽强和永不停息的奋斗精神所折服。脚下踩着德意志大桥坚实而朴素的钢梁,桥下是莱茵河静静的流淌,远望大教堂直入云端的尖顶,我感悟到这就是德意志精神所在坚强、追求、深邃。迎面吹来凉爽的风,我慢慢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此刻异国他乡静谧与神圣。脑海却浮现出穿制服的党卫军的来回走动、集中营里铁丝网后犹太儿童恐惧的眼神……而后隆隆的炮声从耳边响起,科隆笼罩在火光中,莱茵河上巨响后升起的水柱直冲大桥的桥身…….日耳曼,这是怎样一个民族啊?

走进科隆的狂欢节,置身在那些自由轻松状态下的市民中间,也许是帮助我认识日耳曼民族的难得机会。

狂欢大游行是以科隆大教堂为中心展开的,数以万计的人们聚集在教堂四周。教堂附近临时搭建了许多的摊位,主要是卖游行用的化妆面具、气球、小玩意,当然更多的是兼卖啤酒饮料快餐。广场上有各种表演,街道上不时会有不同的游行方阵通过。今天是礼拜四,正好是狂欢节中的妇女节,这一天妇女们会冲进市政府把市长打倒,自己坐在市长的宝座上,宣布对城市的占领。女人们在街上疯狂地剪男人的领带,并作为战利品带回家挂在墙上欣赏。所以游行队伍中的妇女方阵特别醒目。奇怪的是年轻姑娘化妆并不是很张狂,她们有的化装成白衣天使护士,旁边的男朋友则化装成伤员,护士搀扶着伤病员游行;有的化装成很安详的动物,如头上带着羽毛的和平鸽;更多的不化妆,只是成群结队跟在队伍后面,嘻嘻闹闹。疯狂的是中老年妇女,她们一改德国妇女平常的严谨,浓妆艳抹,服装鲜艳,肆无忌惮地在游行队伍中横冲直撞。有一胖老太太走在家人的前面,胸前挎着一个巨大的男生殖器画板,脸上充满了自信与坚定。挤在人群中突然被身边的女士抱住亲一口是很正常的事,不少男人脸上都会留下不止一个的曙红唇印。

游行队伍中很多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一家人不同年龄、性别正好化装成一个神话故事或是创意为一种场景。也有属于游行发烧一族的,在广场上我看到一群老头,化装成为一班海盗,腰里别着手枪,戴着眼罩,他们的海盗船要花费几万欧元。他们不停地摆着不同造型,免费为人们合影。

以前听说过德国还存在极少数新纳粹分子,但我在游行队伍中没有见到一个化装成党卫军的。

作为一个黄皮肤黑眼睛,在德意志人海中我丝毫没有感到陌生,人们友好和善。偶尔用英语的交流中,我发现德国人对中国充满了好感和向往。也许正因为这样,德国才成为了中国在欧洲的最大经济合作伙伴。

科隆大教堂

因为游行活动停止向游人开放,我不能进到里面从下往上去看阳光透射后的彩色玻利画,去重温三圣的故事;也不能爬上几百级台阶登上教堂尖顶,去聆听神在风中的言语。但我相信神正在倾听教堂周围不息的脚步。

随着游行队伍,游看了罗马.日耳曼博物馆、旧市政厅、观光码头,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游人渐渐退出,我才回到了旅馆休息。

的附近有很多小酒吧,黄昏时我随意地进了一间,我不善饮酒,但喜欢在安静的地方喝点什么,听听音乐,看看报纸。这是一间有着二百多年历史的酒吧,里面客人很少,两个老太太一个老头,加我总共才四个客人。我坐在单独的一排,老人们见我进来后,微微抬起头,眼睛里流露出真诚和善意,但又不至于打搅这份黄昏中的宁静。而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背景音乐居然是我们特别熟悉的前苏联卫国战争中曲子,《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莓花儿开》《喀秋莎》。在这种音乐中,德国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心的芥蒂,自然、坦然到只有我这个中国人才能意识到这歌曲那份特殊背景。要是在日本,你是不可能听到哪家酒吧会放中国<游击队之歌>的,不会的,永远不会的。

在科隆短暂的几日逗留,使我对日耳曼民族有了更深的认识,不,是对所有民族有了更深的认识,那就是一个民族只要战胜自己就是不可战胜的民族。

科隆

(Provincia de Colón)是巴拿马的一个省,位于该国中部,面向加勒比海。面积4,868平方公里,2006年估计人口235,299人。[1] 首府科隆。

下分5县、40市。


相关文章推荐:
重工业城市 | 高楼大厦 | 商业城市 | 科隆大学 | 莱茵河 | 科隆大教堂 | 罗马帝国 | 奥古斯都 | 日耳曼 | 故乡 | 罗马人 | 祭坛 | 查理大帝 | 德意志 | 帝国 | 城邦 | 蒸汽机 | 普鲁士 | 鲁尔煤田 | 四冲程内燃机 | 阿登纳 | 废墟 | 汉萨同盟 | 新莱茵报 | 科伦 | 教堂建筑 | 拿破仑 | 科隆香水 | 快车 | 有轨电车 | 航运 | 摩泽尔河 | 国际驾驶执照 | 法兰克福 | 国际列车 | 比利时 | 狂欢节 | 美因兹 | 杜塞尔多夫 | 复活节 | 耶稣 | 玫瑰星期一 | 大游行 | 妇女狂欢日 | 领带 | 脸谱 | 糖果 | 巴洛克 | 维也纳 | 海顿 | 音乐厅 | 泰勒曼 | 交响乐 | 市政厅 | 蛋糕卷 | 罗马博物馆 | 周日 | 科隆足球俱乐部 | 伯尔尼 | 舒尔茨 | 科隆队 | 今日德国 | 科隆足球俱乐部 | 双冠王 | 沙尔克04 | 拜仁慕尼黑 | 波多尔斯基 | 柏林塔斯马尼亚 | 多特蒙德 | 斯图加特 | 卡尔斯鲁厄 | 舒马赫 | 韦伯 | 内尔 | 蒙德拉冈 | 哥伦比亚 | 米索布雷茨科 | 斯洛文尼亚 | 约瑟夫穆罕默德 | 黎巴嫩 | 马蒂普 | 拉尼希 | 亚尔琴 | 弗赖斯 | 阿尔曼多佩蒂特 | 葡萄牙 | 梅纳西伊希亚库 | 尼日利亚 | 波多尔斯基 | 米利沃耶诺瓦科维奇 | 斯洛文尼亚 | 安德烈津霍 | 丹尼尔布罗辛斯基 | 约尼塔 | 罗马尼亚 | 朔尔希 | 凯文佩佐尼 | 扬努利斯 | 亚亚洛 | 波黑 | 希希 | 摩洛哥 | 杰罗梅尔 | 埃雷 | 瑞士 | 麦克纳 | 马图席克 | 克莱门斯 | 库尔曼 | 布赫特曼 | 斯蒂芬扎尔格 | 尼德里希 | 瓦尔沃迪奇 | 克罗地亚 | 瓦森 | 巴萨拉 | 雅波 | 万吉迪卡 | 安哥拉 | 科布伦茨 | 波恩 | 鲁尔工业区 | 德文 | 西装 | 科隆狂欢节 | 时差 | 阁楼 | 鳄鱼 | 朝霞 | 耶稣基督 | 霍恩 | 工业城市 | 哥特式建筑 | 莱茵河 | 党卫军 | 集中营 | 日耳曼民族 | 男人 | 白衣天使 | 德国人 | 码头 | 前苏联卫国战争 |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 喀秋莎 | 日耳曼 | 加勒比海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