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蒋加平

蒋加平,江苏天地龙集团董事长、总裁、香港美辰集团董事长,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理事、江苏省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宜兴市慈善会副会长。为2008年地震捐款60万元人民币。无锡民进宜兴市委的会员。

出生在宜兴农村一位民办教师之家的蒋加平,因仅靠父亲微薄的工资支撑着一个六口之家的生计,从未有分分角角的零花钱消费。每次上学路过镇上供销社水果铺前,对挖去烂肉散发着香甜气味的苹果,只能闻味兴叹。一次,学习勤奋,成绩一贯冒尖的蒋加平先生,被喜欢他的老师带到家里“开小灶”,老师塞进他嘴里的一块小镇上的特产酥糖,是当时蒋加平先生吃过的最好吃的糖果,当时沁人心脾的甜味至今仍然无法淡忘。

要摆脱家贫困境,在蒋加平先生父亲的传统思维中,只有好好读书,将来考出去成为吃国家饭的人,才算是出人头地。上世纪80年代初,深深体悟到父亲持家压力的蒋加平先生,放弃了稳考重点高中的机会,依了父亲要他考中专的夙愿。中考的那天,从不奢侈消费的父亲,为了确保蒋加平先生在考试中的正常发挥,破天荒地给他买了一个大西瓜,这在蒋加平先生的记忆中,是生平第一次尝到了水果味。

几乎和所有的创业者一样,江苏天地龙集团董事长蒋加平先生,并不安逸于中学语文教师吃那么一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皇粮”饭,抱着“想挣更多的钱,让生活更好一点”的朴素想法,他开始“不务正业”地做起了生意,几次要辞职下海,都因父亲的激烈反对而作罢。父亲1990年因病去世后,再也无人有力阻止他的选择。1992年的暑假,邓小平南巡讲话所透露的信息,使蒋加平先生意识到,这是又一次创业的极佳机遇,不能再犹豫了。于是,蒋加平先生义无反顾地顶住所有亲朋好友的劝阻,毅然主动丢下教师的“铁饭碗”,加入了“下海者”的行列。

蒋加平先生知道,创业需要资金、技术和市场的支撑,作为一个仅仅教7年书的中学教师,没有什么积累,只能选择“小打小闹”的“浅水区”。他依靠卖了结婚戒指的500元,与一位远房的表叔合伙借来两台旧印刷机,做点信封、便签和单位里用的各种表格,这一年共做了2万多元业务。虽然没有挣到更多的钱,但也算摸到了企业运作的一点门道。

“小打小闹”的印刷作坊,使蒋加平先生看到没有什么附加值。一心想做一番事业的蒋加平先生,经自己大学里一位老师的指点,迷上了激光防伪商标的印制,这一项目技术要求高,需要的投资也大。对初涉“海水”的蒋加平先生来说,无疑是“深水区”。不料,这一项目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由于技术的探索和市场的培育要付出不小的成本。1993年只有不断地投入而没有产出,使合伙人动摇了信心,而坚信这一项目一定能成功的蒋加平先生,不忍放弃半途而废,断断续续间不觉竟借上了几十万元的债务,到年底盘点一共亏了30多万元。对于从500元起步,从未有过这么大风险投资经历的蒋加平先生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也未想到从“浅水区”刚往“深水区”挪动一步,就被“呛”了一大口。合伙人承受不了,提出了退出。蒋加平先生想:这事是我揽的,就将所有厂里所有的资产设备分给他,让合伙人轻松退出,自己却主动承担了所有债务。

已经身负几十万元债务的蒋加平先生继续坚持提着自己的公文包,往返于全国各地,不分昼夜。许多借钱给他的亲眷不忍心看他这样辛苦奔波,劝他:“不要做了,债务慢慢再说”,然而,蒋加平先生却说:“成功往往就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要是就此收场,几十万元的债也许一辈子也还不上。”他从当时全国上下正在轰轰烈烈开展打假惩劣的“质量万里行”活动中,窥出了“防伪”商机,报纸上连篇累牍的假酒案报道,促使他为大学里的印刷厂去跑防伪酒商标业务。酒标业务未跑到,却意外地在浙江嘉兴的一家羊毛衫厂揽得一大批制作激光防伪商标吊牌的业务。从此,已经两手空空的蒋加平先生,开始了他的担任大学印刷厂的“销售代表”的还债之路。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各家印刷厂还只是沿袭着传统的来样加工的被动型经营模式,更有十分流行的“客户的要求,就是我们的要求”的教条式口号,蒋加平先生从许多酒厂送来加工的样品中发现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于是,思索着将各家酒厂的高、中低端产品的定位、东西南北的市场不同分布予以分析,使设计更加符合不同消费层次和不同地区文化差异的特点,能体现不同的文化内涵和品牌特点,给酒厂扩大市场、增加销售增强了竞争力。于是,蒋加平先生招聘了一批有创意能力的设计人员,设计出了一批比酒厂送来的样品更受市场欢迎的包装;之后,蒋加平先生根据市场上千篇一律的纸盒包装和玻璃瓶灌装的同质化现象,别出心裁地设计出了与众不同的铁盒包装和陶罐包装,使一批名酒身价陡增,销售大升,不但很快将大量包装业务揽到手上,而且还被中国名酒“口子窖”拉为紧密合作层的最大民资股东。这一主动为客户增强品牌在市场上的竞争力的举措,一下子使蒋加平先生的印刷企业登上了亿元级销售的台阶。“口子窖”畅销市场,“天地龙”功不可没。

进入新世纪,“天地龙”的酒业包装已做到几个亿的产业规模饱和点,多年积累的资本又有了新的冲动。蒋加平先生想,包装产业受制于上游酒业,酒业不发展,包装业也无法发展,要想给资本寻求出路,将“天地龙”进一步做大,必须另辟蹊径,跨行业发展。

在走遍中国的所有大型铜材市场后,蒋加平知道全国的铜产业有30005000亿的规模,本地企业的分步铸轧工艺落后,低品质原料铜冶炼耗电成本比大企业高100200元每吨,资金回笼难度大,几乎无利可图,到底做还是不做、怎么做才能有丰厚的利润?蒋加平先生决定到上海电缆研究所请教。

到了上海电缆所,一连问了几个部门,搭腔的都不是搞技术业务的,说不上所以然来,就在走进电梯准备回家的时候,天赐巧合地遇到了一位宜兴老乡,寒暄两句才得知,这位老乡竟是中国炼铜行业的技术权威和项目创新带头人。这位老乡立即把蒋加平先生带到他的办公室。老乡告诉他:“要采用国际上先进的连铸连轧工艺,国内目前只有2家企业初步成功,但运行的技术仍不稳定,一旦技术成熟,有非常丰厚的利润,产能是传统工艺的10倍,可以炉产200吨,每吨增值8000元,用燃气作为燃料,属于绿色生产工艺。”蒋加平先生想:国内能搞成,我也能搞成,只要所有条件具备就能成。此后,这位宜兴老乡,带蒋加平先生到国内成功的那两家企业去考察。在这位老乡工程师的帮助下,蒋加平先生干开了,2004年1月18日,“天地龙”利用国内成熟技术一次开炉成功,完成了从轻工到铜材的跨行业“一跳”。为防止纷纷跟进,引发一哄而上,导致恶性竞争,蒋加平先生在近几年前后投入了3亿多元,先后在山东、江西、以及江苏各地建立了铜杆厂,抢先占领各地区域市场。

前年,天地龙集团有一30多岁的山东籍员工,在宿舍意外中风,在当地人民医院抢救2天后,被医方基本判处“死刑”,蒋加平闻讯,立即亲赴医院探望,再找到主治询问:“到底有救没有?”“如果你想救,交5万元钱,立即手术,否则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蒋加平先生二话没说,立即为这名员工办理手术手续。手术后半个月,患病员工康复出院。这事在全集团上下引起很大的“寄托”效应。全体员工都从心底里感到跟着蒋加平先生好好干,就有了职工自己无力承担突发意外事件的有力依靠。

在蒋加平看来,一个企业发展得再大,如果不能很好地承担起社会责任,它仍然摆脱不了一个“小”字。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总在积极身体力行投身慈善事业,并在许多场合为慈善事业奔与呼。据统计,仅近5年来,蒋加平就为各种慈善事业投入了3000余万元。

2008年初,他接触了民进,了解了民进,对民进立会为公,参政为民的宗旨产生了巨大的价值认同。他觉得,自己努力办好企业,积极投入慈善事业是为百姓造福;民进参政议政、服务社会更是在为百姓谋福祉。1月,他向无锡民进宜兴市委递交了入会申请,把加入民进组织作为自己坚定的政治追求。

灾难总能够激发人性美好的一面。人性冷漠、财富价值观侵蚀人心、道德滑坡……我们曾对一些为富不仁者的道德堕落发出过深深的叹息。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个民主党派成员在非常时期对道义的担当,看到了天地之间大爱的永存。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 | 义无反顾 | 深水区 | 死刑 | 民进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