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焦黎

焦黎,1975年焦黎进入济南市红小兵文艺工作团。1980年调入济南市吕剧院,1993年进入山东省吕剧院。现任演出二团团长。现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

曾在《李慧娘》、《婴翠》、《王小赶脚》、《苦菜花》、《补天》等剧中扮演主要角色。

第二十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中国现代戏优秀剧目展演荣获“优秀主角奖”,山东省青年戏曲演员电视大赛获“金奖”。

焦黎:十年磨一戏

焦黎走进戏曲天地,纯属偶然。她在济南市纬一路小学上学时,就显示出能歌善舞的天赋,是学校的文艺骨干。1975年,济南市红小兵文工团招收京剧新苗,招考的范围本无济南纬一路小学,但恰巧有一天,招考老师走到纬一路小学时,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招考老师无奈到纬一路小学避雨,却改变了焦黎的命运。这时有位招考老师提议,既然来到这里,我们不妨看看这个学校有没有好苗子。学校推荐的学生中就有焦黎,11岁的焦黎天真烂漫。焦黎喜欢现代京剧。许多女主角的戏她都会唱,当招考老师问她:“能不能唱上一段给我们听听!”焦黎展开歌喉,声情并茂地表演了《杜鹃山》中柯湘的一段唱腔“乱云飞”。招考老师瞪大了惊奇的眼睛,连声说道:“唱得好,唱得真好,你这个学生我们录取了。”

回家后,焦黎将这个在她认为是喜讯的消息告知了父母。未曾想父母并不激动,但也未表示反对。通情达理的父母让女儿自己拿主意,因为他们知道女儿痴迷艺术。其实,当时焦黎在学校学习成绩优异,父母期待女儿将来能到高等院校去深造。

1975年,11岁的焦黎进入济南市红小兵文艺工作团。当时文工团在全市数千名学生中仅选中了十几名学员作为培养对象,焦黎也算是个幸运者了。她主攻花旦、刀马旦,在《打焦赞》中饰杨排风,在《红娘》中饰红娘。焦黎十分热爱京剧,虽苦不觉得苦。练功、吊嗓从不用老师招呼,主动去做。她期待有朝一日成为一名京剧名角。正当焦黎准备放飞自己理想双翼时,1980年,济南市文化局决定调焦黎这批演员去济南市吕剧院工作,几年的京剧舞台实践,让她对京剧产生了浓厚兴趣,“两难”之后,还得服从组织分配。她不情愿地来到了市吕剧院,由京剧演员变成一名吕剧演员。

焦黎来到吕剧院后,由于她天赋较高,很快受到院领导的器重。1980年,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胡芝风到济南演出京剧《李慧娘》,引起轰动。济南吕剧院决定将《李慧娘》移植成吕剧,并决定主角李慧娘由16岁的焦黎主演。由京剧演员成为吕剧演员,将京剧剧目变为吕剧剧目,这对于年轻的焦黎来说,任务很重,唱念做舞都要尽快向吕剧靠拢。好在焦黎天赋出众,又具有京剧的基本功,经过几个月的排练,吕剧《李慧娘》终于搬上舞台,大获成功。首场演出时,著名吕剧表演艺术家郎咸芬、林建华等看完演出后,很兴奋,专程到后台看望了焦黎和其他演员,并对焦黎大加赞扬。郎咸芬说,我为吕剧有这样优秀的接班人感到高兴,焦黎是一名很有潜质的演员。

焦黎主演《李慧娘》一炮走红,这位16岁的少女如同一颗吕剧新星,正在冉冉升起。随着舞台实践,焦黎也慢慢地喜欢上了吕剧艺术。吕剧有其独特的审美优势,土乡土色,不拘泥于行当,对演员拓宽戏路有益。自此后,焦黎便在吕剧艺术天地里驰骋。先后在《姊妹易嫁》、《王小赶脚》、《借年》、《小姑贤》、《蔡文姬》、《窦娥冤》、《婴翠》等剧中扮演主要角色,成为院里的当家旦角。作为一名演员,谁不想做红花,让绿叶来扶?但一直担当主演的焦黎,有时也去做一片绿叶。1986年,在济南吕剧院排演的《孽姻缘》中,焦黎为一名名气没有自己大,年龄比自己小的演员当配角,饰演剧中的一名丫环。后来焦黎在全市的一次演讲中就讲了自己甘当配角的理由,她提出了先做人再做艺术家的理念。

焦黎由京剧改学吕剧,使她体悟到艺术之间的相融性。1987年,焦黎又学起了民歌,她说吕剧比较接近山东民歌。通过学习民歌,她研究出一套与吕剧有机结合的科学发声方法。焦黎认为,随着时代的变化,吕剧的唱腔也应有所变化,要有时代感,才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因此,她在演唱中,能运用民歌的发声方法,使唱腔更加动的,更有韵味。有的观众说,听焦黎的演唱,感到轻松、优美、洒脱,韵味浓郁。

理解艺术相融的道理,焦黎又涉足影视圈,她在电视剧《法官老张审牛记》中饰演女主角,该剧曾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受到观众青睐。1993年,在电视剧《大海的呼唤》中,她扮演研究生李霞。她先后在戏曲电视剧《大地深情》、《苦菜花》、《金秋湖畔》、《无品芝麻官》中饰演主要角色。焦黎认为,自己有机会涉足影视圈,对于自己从事吕剧舞台艺术是有帮助的。戏曲讲究程式化,而影视更注重生活化,虽然表演方式有所不同,但如果将两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可起到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效果。如果能将程式化融入一些生活化的表演手段,会使戏剧更加生动,更加接近观众,尤其会受到青年观众的欢迎。焦黎对于自己在《大海的呼唤》中扮演的研究生李霞比较喜欢。她认为这是自己在影视剧中塑造的比较成功的一个人物。她表演起来得心应手,游刃有余,演出人物的神韵。

焦黎一直渴望在吕剧现代戏中塑造一个新角色。她这个想法已经持续了十几年。2003年,机会终于来临了。这时,山东吕剧院计划创作演出大型现代戏《补天》。该剧主要是讲建国后,8000名山东援疆女兵爱情和生活的故事,焦黎饰演剧中女主角小沂蒙。焦黎拿到剧本后,她边读剧本,边潸然泪下,剧中的小沂蒙太感人了。作为一个革命老区的农村姑娘成为一名边疆女战士,一名劳动模范。但剧中的小沂蒙只有不到20岁的年龄,而焦黎已经40岁了,年龄相差了一倍。但是具有深厚艺术功力的焦黎很好地把握了小沂蒙这个人物。焦黎对笔者说,我在塑造小沂蒙这个人物时,从内心去把握她,感受她,把自己置身于人物当中。要塑造好这个人物,唱念都很重要,从念白到唱腔,她都在体悟如何更加符合小沂蒙这个形象。在念白时,她注意运用沂蒙山区的语音,把声音控制得清纯一些,节奏放慢一些,在唱腔上更加纯朴自然一些。“俺爹说了,叫俺听领导的。”这是小沂蒙在剧中重复了多遍的一句朴实真诚的话语,从这句话语中也可看出小沂蒙的单纯和可爱。剧中最感人的是当组织上决定让她嫁给老兵石骆驼,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爱人”石骆驼时,无法去接受这位又老又丑的老兵为丈夫。这时的小沂蒙思想发生了强烈的碰撞,就不再“听领导的了”。因为理想与现实发生撞击,她无法从心理上去接受石骆驼。“风声起沙侵天月迷西山,夜徘徊洞房外阵阵心酸。眼见他人又老话又蛮,一脸油泥,满身腥膻,破衣烂衫灰迹斑斑,这叫俺怎与他同床共枕到百年?有心退证唇难启,违心相随心不甘。事到临头该咋办?爹!娘啊!爹!娘啊!我坐不宁,站不稳,满腹苦衷无处言……“在演唱这段唱词时,焦黎有意控制自己情感。她说,每次在排练时,我均唱得声泪俱下,泣不成声,有时因为悲伤过度都唱不下去了。因此,在演出时,自己必须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情感,否则就有可能因为过于悲伤无法演唱下去。由此可见,焦黎已经与剧中的小沂蒙融合在一起。

在一场风暴中,在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中,小沂蒙在与石骆驼共同与风暴搏击中,使双方拉近了距离,最终使心灵融合在一起。”大哥呀,你莫遗恨,莫心伤,莫恨小妹性鲁莽。喜今日咱生未同床死同穴,不能同生却同亡!百年后沂蒙我音容永不化,再与你共携手重做夫妻来边疆。“小沂蒙与石骆驼面对生死考验,相拥相偎。这段唱腔唱出小沂蒙对石骆驼情感的变化。这种情感真挚,感人肺腑,可歌可泣。小沂蒙与石骆驼牺牲的场面十分悲壮,也十分感人。一条火红的围巾更为两位英雄的战士增添了悲壮的色彩。焦黎在整出戏中,很好地把握了小沂蒙这个人物,既做到了形似又做到了神似。

如今焦黎是山东省吕剧院二团团长,二团是吕剧院的一支后备力量,团里多数是年轻演员。焦黎说,吕剧事业要后继有人,必须要注重培养新生力量,自己有这个责任。机会对于年轻人的成长至关重要。她深知更多的舞台实践,才能让青年演员逐步挑起大梁。


相关文章推荐:
吕剧 | 中国戏剧 | 梅花奖 | 纬一路小学 | 京剧 | 纬一路小学 | 纬一路小学 | 京剧 | 花旦 | 刀马旦 | 京剧 | 京剧 | 吕剧 | 京剧 | 吕剧 | 京剧 | 吕剧 | 京剧 | 胡芝风 | 吕剧 | 京剧 | 吕剧 | 京剧 | 吕剧 | 吕剧 | 郎咸芬 | 郎咸芬 | 吕剧 | 吕剧 | 吕剧 | 吕剧 | 吕剧 | 吕剧 | 京剧 | 吕剧 | 吕剧 | 吕剧 | 吕剧 | 中央电视台 | 李霞 | 吕剧 | 李霞 | 吕剧 | 吕剧 | 吕剧 | 吕剧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