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蒙古源流

《蒙古源流》原名《额尔德尼因托卜赤》,是蒙古三大史学著作之一,其时间跨度从开天辟地到明末清初。它的重要史学价值和文学价值一是提供了元末至清初蒙古大汗的完整系谱;二是详细记载了达延汗统一蒙古本部的过程;三是提供了达延汗诸子名号及其所属部落名称;四是真实而生动地描述了鄂尔多斯万户的历史;五是记录了格鲁派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传播的历史;六是反映了北元时期蒙古社会组织、部落变迁、经济状况、阶级关系、思想意识、封建主之间的关系等诸多方面的历史面貌。

《蒙古源流》,原书不分卷,清蒙古族萨囊彻辰撰,清康熙元年(1662年)武英殿本。版框18.6cm×13.3cm。半页8行,行7-12字,白口,红色单鱼尾,四周双栏。8册1函。

此书蒙文名为enedheg tubed mongqol had un caqan teguke neretu tuquji (额讷特珂克土伯特蒙古汗等源流),其意是“印度、西藏、蒙古诸汗源流”。《蒙古源流》问世以来一直备受关注,1766年乾隆亲自将书名由《额尔德尼因 托卜赤》改为《蒙古源流》,并责英武殿以蒙古、满、汉3种文字同时出版;1767年,组织《四库全书》编纂工作的纪晓岚等人又把《蒙古源流》收入《四库全书》;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译为满文,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译为汉文,汉译本原称《钦定蒙古源流》,编为8卷。

全书以编年体上溯蒙古部落的崛起及成吉思汗王统的起源,并与印度、西藏诸王世系联系到一起,下述元至清初蒙古的历史文化及佛教传播,历述元明两代蒙古各汗的事迹,其中有关明代北元朝蒙古部封建主纷争的内容占全书之半。书中对北元朝达延汗及俺答汗时期政治、经济、宗教、领地划分、各部战争和诸汗世次、名号、生卒年及人地诸名、职官等的叙述在所有蒙古文史籍中最为详细。此书还收录了很多蒙古民间传说、诗歌及藏、梵、汉、满等族的语言资料。作者自称此书系根据《古昔蒙古汗等源流大黄册》等7种蒙、藏文字资料写成。《蒙古源流》是17世纪蒙古编年史中最珍贵的一部历史文献,与《元秘史》、《蒙古黄金史》合称为蒙古民族的三大历史著作,也是蒙古族重要的宗教史文献。19世纪末20世纪初,比利时、日本等国开始重点研究《蒙古源流》,并把它称为蒙古三大史学著作之一。

故宫博物院另藏有蒙古文钞本、满蒙汉合璧钞本等。

该书篇幅宏大,根据内容特征,可划分为七大部分:

一、宇宙生成、人类起源。

二、印度王统史。

三、西藏王统史。

四、蒙古汗统史。

1.从孛儿帖赤那到也速该把阿秃儿的历史;

2.成吉思汗的一生;

3.窝阔台汗至元惠宗妥帖睦尔的汗统史;

4.元惠宗退回蒙古草原至林丹汗败亡的汗统史;

5.达延汗诸子的分封;

6.巴儿速孛罗惕一系的历史(自1532年衮必力克即济农位至1634年额林臣重即济农位止,侧重于鄂尔多斯万户和土默特万户)。

五、满洲皇统史(努儿哈赤至康熙帝即位)。

六、跋文。

七、79节格言诗。

另外,书中还插有汉朝至金朝末年的汉地皇统简史和明朝的皇统简史。

《蒙古源流》作为蒙文史书三大著作之一[2],其史料价值一直得到充分的肯定。书中的元末至清初的蒙古历史是全书的重点,内容丰富,叙述详细,是最具史学价值的部分。该书的史学价值主要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

(1)提供了元末至清初蒙古大汗的完整系谱;

(2)详细记载了达延汗统一蒙古本部的过程;

(3)提供了达延汗诸子名号及其属部之名;

(4)真实、生动地描述了鄂尔多斯万户的历史;

(5)记录了格鲁派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传播的历史;

(6)反映了明代蒙古社会组织、部落变迁、经济状况、阶级状况、阶级关系、思想意识、封建主之间的关系等方面的情况。此外,书中蒙元时期部分的历史记载也值得注意,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

《蒙古源流》是一部编年史,具有草原史书的风格,并且佛教影响贯穿全书,成吉思汗忽必烈系黄金家族正统观念强烈。比较其他同时代的蒙古文史书,《蒙古源流》的史书编撰技能趋于成熟,趋向规范化。

《蒙古源流》的版本之多和流传之广,是其他蒙文史籍所不及的。仅蒙文抄本和木刻本见于著录的就有三十多种,分别藏于呼和浩特、北京、沈阳等地以及蒙古、俄罗斯等国。清乾隆三十一年(公元1766年),外喀尔喀蒙古王公成衮扎布将家藏的一种抄本呈献给了乾隆皇帝。乾隆皇帝下令将其依次译成满文和汉文,由此而产生了“故宫精钞本”。后将此本交武英殿刻版印刷,被称作“殿本”。“殿本”的蒙、满、汉三种本子传到国外而形成“海外本”。“殿本”汉译本译自满文,满文又译自蒙文,在满译过程中有大量错译,最后影响到汉译本。

流传于蒙古地区的蒙文本,在其漫长的流传过程中逐渐形成两大系统。一个以库伦本为代表,另一个以殿本为代表。其中库伦本优点较多,它不仅内容完整,用字古老,字迹工整清晰,而且保存得也相当好,是目前国内外学术界公认的最佳本子。

20世纪以来,一批依靠新印刷术出版的本子先后问世。19051906年,日本人内藤湖南从沈阳故宫获得所藏满蒙文殿本《蒙古源流》后,制成晒蓝本带回日本。1936年北京文殿阁书庄影印再版了施密特本。1955年,德国学者海涅什在柏林出版了库伦本的影印本。1959年、1967年,他又在威斯巴登先后出版了蒙文殿本、蒙文故宫精钞本的影印本。1956年,美国哈佛大学出版了由柯立夫编辑、田清波作导言的三种本子的影印本。1962年,呼和浩特出版了鄂尔多斯地区发现的阿勒黑苏勒德本的影印本。

除此之外,国内外还出版了众多的校勘本和音写本。自乾隆年间译出满文本、汉文本后,至20世纪90年代,又陆续出版了不少其他文种的译注本。在国外,施密特的德文译注比清代汉译本仅晚50多年,为西方学者认识《蒙古源流》创造了条件。1940年,日本学者江实,在东京据满文本译成日文出版。1964年,美国学者克鲁格,在布鲁明顿出版了英译注本。1981年,韩国学者崔鹤根,在汉城出版了第一部朝鲜文《蒙古源流》。1981年,内蒙古学者道润梯布,在呼和浩特出版《新译校注〈蒙古源流〉》。1997年,内蒙古大学蒙古史研究所的年轻学者乌兰,发表了《〈蒙古源流〉研究》一书,书中以库伦本为底本,参照其他16种版本,对《蒙古源流》一书的全文作了拉丁文音写,并作了汉译和校勘注释,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最为完备的研究成果。

《蒙古源流》传播甚广,研究者层出不穷。写于1789年(清乾隆五十四年)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的《蒙古源流》条,可以说是对该书最早的评述。此后,中外学者展开了对《蒙古源流》的研究,成果累累,不胜枚举,是继《秘史学》之后的又一个研究热点。

《蒙古源流》清初汉译本中指出,其成书之时“乙丑九宫值年”,也就是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此后二百余年沿用此说。1956年比利时人田清波认为其成书于1662年,现在国际上都采用其说,已成定论。

萨冈彻辰是17世纪蒙古编年史巨著、文学巨著《蒙古源流》的作者。《蒙古源流》问世300多年来,从最初的蒙古文手抄本到乾隆钦定的蒙古、满、汉3种文字刻板印刷版本,直至目前的英、德、日、朝等多种文字的多种版本,它已成为许多国家蒙古学研究领域的重要典籍。许多学者认为,《蒙古源流》就是蒙古族的《史记》,萨冈彻辰就是蒙古族的司马迁。

萨刚彻辰这一名字,彻辰是封号,意思是“聪明贤明”,萨冈是他的真名。关于他的名字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解释。在乌审旗蒙古人萨冈彻辰始终是一个神圣的名字。 有关专家考证萨刚彻辰的葬地应在乌审旗和陕西交界的伊克布当地区,300多年来蒙古人和后来的汉族人就一直守护着萨刚彻辰的墓地。 [1]


相关文章推荐:
开天辟地 | 传播的历史 | 北元 | 蒙古史 |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 土伯特 | 纪晓岚 | 译本 | 编年体 | 部落的崛起 | 诸王世系 | 北元 | 蒙古黄金史 | 王统 | 也速该 | 巴儿速孛罗 | 格言诗 | 殿本 | 译本 | 印刷术 | 威斯巴登 | 鄂尔多斯 | 译注 | 译本 | 译本 | 萨冈彻辰 | 司马迁 | 萨冈 | 乌审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