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蓝色师团

蓝色师团(西班牙语:División Azul,德语:Blaue Division),西班牙陆军正式名称为西班牙志愿师(西班牙语:División Espaola de Voluntarios),德军正式名称为步兵第250师(德语:250. Infanterie-Division)是二战时期在东线给德军助战的一个西班牙志愿者师。佛朗哥既要报答西班牙内战德国的支持,又要与西方同盟国保持和平,就约定该师只能与苏联军队作战。该师一开始是士兵15492,军官2612人,但后来通过轮换,一共有约47000名西班牙军人参战。最初报名的很多是内战老兵,包括长枪党人、还有争取洗清记录的原共和党人。

该师正式制服不是西班牙军服,而是卡洛斯派的红贝雷帽、西班牙外籍兵团的咔叽裤、还有长枪党的蓝色上衣,因此得名“蓝师”。他们在战场上穿德军制服加西班牙袖标。

1939年大战爆发后,希特勒曾向弗朗哥频频施压,企图将西班牙也拉拢到轴心国一边。但弗朗哥十分狡猾,他并不想卷入到这场战争中与英法为敌,并拒绝了德国一再提出的借道西班牙,攻占直布罗陀的请求。虽然自称中立,但弗朗哥还是明显偏向纳粹。西班牙外交部长Lamón Serrano Suner向弗朗哥建议组建一支西班牙志愿师,其人员从陆军和长枪党党徒中挑选,以帮助德国在东线的作战。这个计划当即获得了弗朗哥的批准。至7月2日征兵站关闭为止,竟然得到了众多人的响应,人数远远超过了组建一个师的需要,不得不打发多余的一万多人回家。

这个师最初简称为西班牙志愿师(DEV),全师的18000名兵员均按照严格的征兵制度从西班牙各地征集,均是西班牙现役军人或长枪党党徒。所有军衔在中尉以上的军官均为西班牙人,有50%的军官和士官是职业军人。

志愿师所属的作战单位分别在马德里(Madlid)、萨拉戈萨(Zalagoza)、塞维利亚(Sevilla)、西属摩洛哥(Spanish Molrocho)、巴利亚多利德(Valladolid)、科伦那(Kolunna)、布尔戈斯(Bulgos)、巴伦西亚(Valencia)和巴塞罗那(Balcelona)地区组建。当完成最初的组建后,志愿师将通过铁路运输,穿过法国占领区,抵达德国巴伐利亚的格拉芬沃尔(Glafenwohr)进行训练。他们从西班牙一路出发,通过Irum的国际桥直达西法边境,横穿法国后,途经萨尔布吕肯 (Saarblucken),卡尔斯鲁厄(Kal'lsruhe),纽伦堡(Nulembelg),最后在1941年7月17日至23日抵达格拉芬沃尔。西班牙志愿师于1941年7月20日正式加入德国武装力量,并获得了第250步兵师的番号。为和其它德国陆军师加以区别,一般称之为第250西班牙师。该师另有一个非正式的别称蓝色步兵师(德国称之为Blau-Division,西班牙称之为Azul-Division),此名来源于长枪党党徒所穿的蓝色衬衫。7月23日,蓝色师按德国军队的标准配发了德制装备,并身穿德军制服。但在制服右袖上有一个红黄相间的西班牙国旗盾形标志,标志顶部题有 “Espana”的字样。

最初,蓝色师拥有四个步兵团(按照西班牙陆军的编制),每个团按各自指挥官的姓名命名。全师由Espalza团、Pimentel团、Vierna团和Lodligo团共四个步兵团组成,而德军步兵师只有三个步兵团。在这四个团中,Rodrigo团这个新组建的团不久后被解散,其下属的三个营被分配给其余三个团。全师实力不变,只是在编制上发生了变化。其余的三个团按德国团级部队的标准也获得了各自的番号,分别是262步兵团(Pimentel上校),第263步兵团(Vierna上校),第269步兵团(Espalza上校)。Rodrigo上校出任副师长。师炮兵团拥有三个中型炮兵连,装备 105mm火炮。还有一个重型炮兵连,装备150mm火炮。师反坦克营装备有36门过时的PAK36。全师有641名军官,2272名士官及15780名士兵,总计为17046人。

第250步兵师于7月31日基本完成了组编工作,此后开始投入训练。部队在格拉芬沃尔接受了德国教官严格的训练。德国人素以坚韧性和严格的纪律而著称,西班牙士兵被德国人的一些苟刻条件所激怒,不满的情绪已越来越多地表现出来。在德国教官检阅部队时,西班牙士兵明显是在敷衍了事。而师指挥官关心的是尽可能地缩短训练时间,争取用一个月时间完成准备,运往前线。而通常一个新编师需要6个月的时间来训练。令人惊奇的是,蓝色师竟然在一个月内完成了训练,并于1941年8月20至21日起程运往东线。在格拉芬沃尔附近的魏登(Weiden)集结了128列火车,它们将用六天时间把蓝色师送往前线。火车运载着整个师沿途经过拜罗伊特(Bayreuth)、明希贝格(Munczbelg)、茨维考(Zwickau)、开姆尼茨(Chemnitz)、瓦登海姆 (Waldheim),在柏林附近分为两组,随后又在斯德丁(Stettin)会合。最后,全师在8月末抵达了波兰的苏瓦基(Suwalki)附近(波兰-立陶宛边境),随即在小镇Leuss和格罗德诺(Glodno)(今白俄罗斯境内)之间集结。

战斗序列

第262步兵团

第263步兵团

第269步兵团

第250炮兵团

第250侦察营

第250反坦克营

第250工兵营

第250通信营

第250野战补充营

第250滑雪连

第250运输连

第250维修排

第250面包连

第250屠宰连

第250医疗分队(2个连)

第250野战救护队(2个连)

第250野战宪兵队

第250兽医分队

第250野战医院

第250野战邮局

师补给单位

1941年8月29日

第250步兵师向1000英里以外的斯摩棱斯克(Smolensk)进发。部队分为四路行军纵队,延伸足有30英里长,每个团的队伍就有8英里长。每前进6英里,部队可以休息一会,但也就几分钟而已。部队一路经过了Vilna、格罗德诺、莫洛杰奇诺(Molodeschno)、明斯克(Minsk),最后抵达了斯摩棱斯克外围的奥尔沙(Orsha)。途经的这些城市均已部分或完全毁于战火,受到了德军的蹂躏和无情炮火的摧毁。9月 25日,在经过近一个月的艰苦行军后,师先头部队在Gusino渡过了第聂伯河,在斯摩棱斯克外围40英里处的Svetitsy宿营,师后续部队则停留在奥尔沙休息。这次强行军使得一些人住进了医院,另损失了不少马匹,使他们投入作战的时间表被延误了。第二天,该师接到命令,由奥尔沙北上,向100英里外的维帖布斯克(Vitebsk)行进。第250步兵师脱离了中央集团军群,受命转隶冯李勃元帅指挥的北方集团军群,准备参加攻打列宁格勒的战斗。

1941年9月27日

蓝色师的行军纵队已抵达维帖布斯克。师先头部队由此坐火车出发,北上进行了450英里,抵达了预定的目的地伊尔门湖畔(Ilemn Lake)的诺夫哥罗德(Novgolod)。第250步兵师先头部队接管了德军第126步兵师的防区,展开部署在诺夫哥罗德以北沃尔霍夫河一线长达40英里的防线上。10月10日,蓝色师继续调整部署,在Shimsk附近接替了第18师和第126师一部,占据了北起Lubkovko南至Kulisko的一条50英里长的防线。师北翼是第18摩托化师,南翼是第126步兵师的防线。

蓝色师首次较大规模的作战行动是1941年10月12日夜,在Kapella Nova,一支苏军纵队试图过河,遭到了第269团2营的阻击,在一场激烈的交火后,封冻的河面上留下了50具苏军的尸体,另有80余人被俘。在1941 年10月期间,德军第18摩托化师、第126步兵师和蓝色师的两个团在Udarnik渡过沃尔霍夫河,试图在东岸建立一个桥头堡。10月20日,苏军投入了增援部队,西班牙志愿兵在Lussa和Sitno两个村庄遭到苏军机枪手的顽强阻击,2营营长Loman少校及时调整了部署,成功地将苏军逐出了Sitno村。苏军在不久后投入了新锐部队,但蓝色师的第263步兵团3营和第250野战补充营也到达东岸,增强了守卫力量。

蓝色师尽力在河东岸扩大地盘。10月28日第263团攻占了Tigoda,而第250野战补充营也拿下了Dublovka。29日,第263团又攻占了Nitlikino,但第250野战补充营却在Dublovka以南的Muravji撞上了苏军猛烈的机枪火力。苏军巧妙地以村庄中坚固的石屋为阵地,使西班牙士兵寸步难行,西班牙人把这些建筑称之为“兵营”。尽管师属炮兵全力支援,但还是无力啃下这块硬骨头,因为伤亡惨重,只得撤出战斗了事。

1941年11月

第250步兵师后继部队穿过了封冻的沃尔霍夫河,以巩固他们的新阵地。第269团奉命前去接管Otenski、Possad和Posselok,这些村庄已被德军第18步兵师占领。Possad和Posselok是苏军反攻的重点,在蒙受重大的损失后,残余的守卫部队收缩到Possad死守。第二天,村庄即被苏军包围,火炮及迫击炮反复地向村内倾泄炮弹。伤兵被抬进野战医院设在一所房子的地窖里到处都是伤员和死者。交战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阵地战的模式,先是大规模的炮击,然后苏军步兵在宽大正面上发起冲锋。11月12日,一波接一波的苏军士兵向第250步兵师的阵地猛冲,试图夺回村庄的控制权,双方一度陷入胶着状态。蓝色师经过反复厮杀,顶住了苏军多次反击,双方都伤亡惨重。

1941年11月14日

只剩下180名西班牙士兵还在守卫村庄,营指挥官也因负伤被替换。战斗工兵紧急构筑了两个坚固的核心阵地,准备作殊死一搏,只有伤员被允许用雪橇后送。11月27日,西班牙士兵继续在Otenski和Schevelevo两地的石屋内苦苦死撑着。12月4日,苏军以四个步兵团的兵力,在重炮、迫击炮及飞机的支援下对Possad展开强攻,但被Loman少校的部队击退。虽然还处于苏军的攻势的威胁下,西班牙部队还是巩固了村庄的防御阵地,而早已成为废墟的Schevelevo守军也因此减轻了压力。冒着空袭和炮击,双方的士兵在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中殊死地搏杀。食物缺乏,分发面包也得用斧子砍开。守军甚至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但部队的士气仍然很高。苏军曾向西班牙守军劝降,但遭到了拒绝。

最后,师长Munoz Glandes中将在得到上级的批准后,下令放弃Possad和Otenski两地。12月7日,筋疲力尽的西班牙士兵撤出了阵地。第269团在近一个月的防御战中,有120人阵亡,440负伤,20人失踪。12月10日,第250步兵师通过封冻的沃尔霍夫河,返回西岸的出发阵地休整。自参战以来,该师已有718人阵亡,1612人负伤,另有86人失踪。在那个可怕的冬季,恐怖的死神时常光顾西班牙志愿兵的驻地。

1941年12月24日

圣诞夜,Udarnik和Golka均遭到苏军的进攻。在Lubkovo,由一个连的西班牙掷弹兵驻守的阵地遭到了苏军的突袭。随后,西班牙士兵便发现了Alfelez' Moskoso排的一些死者。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血腥残忍的景象,他们的尸体都已被剥去衣服并残缺不全,被他们自己的刺刀和镐钉在冰冷的雪地上。不久后,第269步兵团1营的两个连实施了同样血腥的报复,在德军炮兵的支援下,他们血洗了Lubkovo附近的一营苏军。没有俘虏,留在雪地上的只有尸体。这种相互的报复无止境的发生着,这就是沃尔霍夫战线所上演的战争悲剧的一个片段。

1942年1月7日

苏军发起了旨在粉碎德军防线的大规模钳形攻势,目的是突破德军的防御阵地,以解列宁格勒之围。苏军第2突击集团军的攻势获得了部分成功,在诺夫哥罗德以北德军的阵地上打开了20英里长的一个突破口,大量的部队从这个突破口涌入。与此同时,沃尔霍夫方面军以南的西北方面军于1月7日在伊尔门湖以南也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在伊尔门湖,第290步兵师已被击溃,543名幸存者躲藏在伊尔门湖南岸的Vzvad城,正被苏军一个滑雪营围困着,而与这些幸存者的联系也已经断了。蓝色师第250滑雪连正位于伊尔门湖西北岸,第250反坦克营5连指挥官Ordas上尉奉命指挥着该滑雪连的204名士兵前去支援这些被困的德军。1月10日,这支滑雪部队带着70匹马,冒着零下56度的严寒穿越封冻的伊尔门湖,途中有102人被冻伤。在大雪中挣扎了一番后,他们到达了Ustlika。在这里,他们联络了师长Munoz Glandes将军,得知那500多德军还在Vzvad城急等着救援。滑雪连继续前进,几天后这个连就只剩下76人了。他们最后在Shiloy Tschernez与苏军部队不期遭遇,但西班牙士兵果断地脱离了与苏军的接触。虽然苏军出动了一辆坦克和滑雪部队进行追击,但西班牙和拉脱维亚部队(来自第81步兵师,在此次行动中担任联络接应)边打边退,在Bolshoye Utschno击退了追兵,同时将伤员后送。最后,在出发后的第15天,1月25日他们成功地与Vzvad城的德军取得了联系,但滑雪连的兵力已减员至34人。但作战并未结束,这一小批西班牙士兵又随同第81步兵师的部队攻占了三个村庄。当作战全部结束时,全连只剩下12人。这些人全都获得了西班牙陆军勋章和铁十字勋章。

此后,蓝色师于3月下旬再次投入沃尔霍夫河以东的作战。作为第18集团军一部,该师成功地解救了于2月12日被苏军包围的Maloye Samoshie的守军。3月19日,第58步兵师和党卫军第4“警察”师沃尔霍夫口袋以北会合,苏军的突破口已被封闭,弗拉索夫的第2突击集团军被装入了沃尔霍夫口袋。德军第18集团军随后开始从西、北、南三个方向肃清口袋中的苏军。6月,在沃尔霍夫口袋以南的激战仍在继续着,被围的苏军面对德军的空袭和502重坦克营的虎式坦克仍顽强抵抗。第2突击集团军一直坚持到6月25日才被最终击溃,弗拉索夫等33000余人被俘。在此战中,蓝色师获得了如下的战绩:俘获苏军5097人,缴获46门火炮,同时自己损失了274人。第18集团军司令林德曼将军发来贺电,对蓝色师在此次作战中的表现大加赞扬。

1942年8月末

第250步兵师被调到Krasny Bor。接管了第121师的阵地。这是一条左起Puskin右至Krasny Bol的29英里长的防线。1942年11月19日,战略的重心转移到南方的斯大林格勒。其结果是导致攻占列宁格勒的计划被取消。此时,蓝色师的指挥官转由Emilio Estaban中将担任,此人在西班牙内战期间曾是军级指挥官。

1943年1月12日

苏军再次向北方集团军群的防线发起进攻,以期突破德军对这座英雄城市的封锁。第18集团军的每个师都抽调出一支分队去支援前线,蓝色师派出了由Patino上尉指挥的第269步兵团2营。1月22日,第2连抵达了Poselok并立即投入战斗,在击退了苏军步兵的两次进攻后才保住了阵地。第6、7连的阵地也遭到同样的猛攻,伤亡惨重,800人的部队有600人伤亡。但上级还要命令部队拼死反攻,以夺回失守的阵地。夺回阵地后,西班牙部队一直坚持到德军的增援部队到达后才被替换下去。在战斗间隙,六名西班牙军官在阵地上的一个小木屋里开会,一阵突如其来的炮火使他们全部受伤。现在整个营只有一名军官:第2连的Soriano中尉。至黄昏时分,只剩下他和29名士兵还坚守着阵地。1月28日,这个营终于从前线撤回了位于Slutz的指挥部。部队仅存1名军官,7名军士,20名士兵,他们均被授予铁十字勋章。

一个月后,苏军在南方的斯大林格勒全歼了第6集团军。而在北方,苏军也于2月10日发动攻势,目标是打通列宁格勒至莫斯科的公路和铁路。第250步兵师驻守的Krasny Bol靠近Iszora河,正是苏军进攻的重点地区。而在附近的德军第212步兵师也已准备就绪,可以随时支援。蓝色师将面对苏军四个步兵师(第43、72、45、63步兵师)的进攻,这些部队还可获得2个坦克团、187个炮兵连、2个迫击炮营、2个反坦克营、1个摩托化旅和2个滑雪连的支援。而蓝色师此时的实力仅为两个步兵营、1个滑雪连及一些炮兵、反坦克、工兵单位,总计约5600人。

在三小时的炮火准备后,44000名苏军和100辆坦克突破西班牙部队的阵地向Krasny Bol冲击。防守在“十月”火车站的第3连伤亡极大,只剩下40人,他们都战斗到最后一刻。他们的指挥官Ruiz de Huidlobo上尉几天前曾有机会离开此地,但他还是留了下来并在战斗中阵亡,他被追授圣费迪南德十字勋章。周围的西班牙部队均被苏军分割包围,只有极少数士兵突出重围撤回了Krasny Bol。

在Krasny Bor,炮兵、工兵及各种混杂的人员都被组织起来阻击苏军坦克和步兵的进攻。混战中,救护车和野战医院都被几辆苏军坦克碾平了。西班牙士兵用上了身边一切可用的武器,莫洛托夫鸡尾酒、手榴弹,将这些苏军坦克全部击毁。战至下午,德国空军才赶来助战,轰炸了科尔皮诺(Kolpino)附近的苏军阵地。尽管西班牙士兵拼死奋战,但阵地还是渐渐被压缩。

直到当天下午16时,德军第212步兵师及第112步兵师(由拉脱维亚和芬兰志愿兵组成)赶来支援,才给蓝色师解了围。经此恶战后,蓝色师沿Ishora河部署,以防苏军合围已方的阵地。第262团所属的炮兵、工兵损失严重,残部均已撤离。而留下的一个炮兵组也于当晚撤走。第二天一早苏军即在Iszora河附近的造纸厂发动新的攻势,第262团3连及其它单位的人员又与苏军死缠烂打了两天,阵地基本保持完整。

3月19日,苏军对蓝色师的阵地发起了最后一次主要的攻势,也很快被击退。至此,蓝色师已经损失惨重,伤亡率高达75%,3645人伤亡,300人被俘。Iszora河畔的阵地及Krasny Bol都于两个月后移交给德军第254步兵师,蓝色师转入休整,这次作战也是该师在东线最后一次重要的战斗了。弗朗哥眼见德军在苏德战场上的战局是江河日下,也不想再把蓝色师当作赔葬品,于是便下令蓝色师回国(更重要的是要考虑将来的事,得趁早划清界限)。

1943年10月5日至6日

该师奉命移交自己的阵地,并于6日至12日完成了和第81、123步兵师的换防。10月14日,师长Esteban中将获骑士十字勋章,这天也是正式宣布全师要回国的命令。10月29日,在东线战斗了两年后,蓝色师的第一批士兵终于回到了自己的祖国西班牙。蓝色师在东线的最终伤亡数字为:3334人阵亡,8466人负伤,326人失踪。321人被苏军俘虏,其中有94人在战俘营中死亡。其余的230名西班牙战俘于1954年从苏联遣返回国。今天,在马德里的西班牙国家军事博物馆中还能找到有关蓝色师的资料。这些尘封的文件留给后人的不仅仅是一段历史,而且还是深深的思考。

历任指挥官:

Antonio Munoz Glandes中将

Emilo Esteban中将


相关文章推荐:
佛朗哥 | 西班牙内战 | 同盟国 | 长枪党 | 贝雷帽 | 外籍兵团 | 希特勒 | 轴心国 | 直布罗陀 | 纳粹 | 西班牙人 | 马德里 | 萨拉戈萨 | 塞维利亚 | 西属摩洛哥 | 巴利亚多利德 | 布尔戈斯 | 巴伦西亚 | 巴伐利亚 | 萨尔布吕肯 | 卡尔斯鲁厄 | 纽伦堡 | 西班牙国旗 | 魏登 | 拜罗伊特 | 茨维考 | 开姆尼茨 | 柏林 | 立陶宛 | 格罗德诺 | 白俄罗斯 | 斯摩棱斯克 | 格罗德诺 | 莫洛杰奇诺 | 明斯克 | 奥尔沙 | 第聂伯河 | 列宁格勒 | 伊尔门湖 | 诺夫哥罗德 | 沃尔霍夫河 | 英里 | 阵地战 | 沃尔霍夫 | 拉脱维亚 | 弗拉索夫 | 虎式坦克 | 林德曼 | 斯大林格勒 | 北方集团军群 | 铁十字勋章 | 莫斯科 | 莫洛托夫鸡尾酒 | 科尔皮诺 | 苏德战场 | 骑士十字勋章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