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雷孝思

雷孝思 ( Jean Baptiste Regis,法国,1663-1738 )字永维,法国耶稣会会士,地理学家、历史学家、博学家。其名字的典故出自《诗经》“永言孝思,孝思维则”,此句《孟子万章》上也曾引用。雷孝思1663年出生于法国普罗凡斯州的伊斯特雷(Istres)城(罗纳河口)。1679年9月13日于里昂教区的阿维尼翁城进入初修院。1698年3月6日随同白晋(Joachim Bouvet)搭乘法国商船“海神号”和巴多明(Dominique Parrenin)等传教士一起来华,1698年11月4日到达中国广州,因为他精通历算天文,随即被召入京供职。

巴多明神父曾向康熙皇帝进言,建议测绘中国的全貌地图,康熙皇帝采纳了该建议,1708年7月4日命有学识技能的欧洲传教士负责完成此项任务,开始了地图测绘工程,并一直进行到1715年。测绘工程包括从长城起,有直隶、满洲、蒙古、新疆(哈密)、陕西、山东、河南、江南、浙江、福建、江西、两湖、广东、广西、四川、贵州、云南等地方,雷孝思负责辽东一带和云南等地的测绘工作。在从事测绘中国全图的传教士中,雷孝思亲历之地最多、最广,所做工作最多,工程开始便周游、亲历了塞外平原,其后足迹远至南疆,往来于云南野人山中,曾将他伟大的测绘成绩遗留、展示给我们。雷孝思于1717年1月1日返回北京。

雷孝思所译《易经》为拉丁文译本,该书共两卷,于18341839年在德国斯图加特和蒂宾根两地出版。该书拉丁文标题为Y King.Antiquissimus Sinarum liber quem ex Latina interpretatione P.Regis aliorumque ex Soc.Jesu.P.P.edidit J.Mohl…Cum quatuor tabulis.2 vol.Stuttgartiae et Tubingae,18341839,即《<易经>:用拉丁文译出的最古老的书籍》。1713年白晋寄回德国的《易经》拉丁文译稿,当系此份译本的副本。1834年该书经莫耳(Mohl)刊行。在巴黎国家图书馆尚存有一拉丁文抄本,编号为17240,书名可译为《易经注释第一部分评论》。还有其它拉丁文和法文多种版本。

雷孝思晚年身体衰弱,尤其在禁教时期,身心尤其劳苦,在雷慕沙的《亚洲新杂纂》中有这样的记述:“1724年禁教之时诸神甫在雍正皇帝前争辩,孝思亦在其列”。雷孝思于1738年11月24日在北京逝世。

1、《皇舆全览图》

明末中国天主教人士,在科学上作了一件集体大工程,那就是崇祯年间的修历;清初中国天主教人士,也完成了一间规模更大、在科学上成绩也更卓著的伟业,那就是康熙年间的测绘全国地图。

参加测绘的人员有10人:雷孝思(法国)、白晋(法国)、冯秉正(法国)、杜德美(Petrus Jartoux,法国)、费隐(Xavier Fridelli,奥国)、山遥瞻(Fabre Bonjour)、汤尚贤(法国)、麦大成(Joannes Fr. Cardoso,葡萄牙)、德玛诺(Rom. Hinderer,法国)、张诚。

康熙皇帝发动这一计划是由于在尼布楚中俄交涉时,徐日升(葡萄牙)、张诚(法国)两位神父,携有详明的地图,使康熙皇帝深知地图的重要性。张、徐两位神父随康熙皇帝出巡数次,每到一处随时随地测定经纬度。以后由于巴多明神父向康熙皇帝建议测绘中国全国地图,该意见被康熙皇帝接受,命有学识技能的欧洲传教士负责完成此项任务。

雷孝思、白晋、杜德美三人于康熙47年(1708年),奉谕测绘万里长城的位置,以及附近河道。康熙皇帝对他们的工作十分赞赏,于是测绘成员中又增加了费隐,他们越过长城又测绘了满州西部、奉天、朝鲜北部、图们江与鸭绿江、北纬40度至45度一带。

雷孝思几人于1709年1月10日回京,所绘地图长15尺多,康熙皇帝颇为嘉许,于是想把全国各省都加以测绘。此后康熙又令测绘北直隶各地,康熙48年阴历11月10日(1709年12月10日)开始,于次年阴历5月29日(1710年6月25日)完成。康熙皇帝见所绘地图非常精密,很是高兴。康熙49年(1710年)又派雷孝思、费隐、杜德美三人前往黑龙江一带绘图;康熙50年(1711年),雷孝思与新到中国来的麦大成奉命前往山东;杜德美、费隐、白晋及山遥瞻测绘长城西部,即晋、陕、甘等省,直抵哈密。绘图工作几乎全由耶稣会士担任,山遥瞻属奥斯定会,最擅长地学,在欧洲已负盛名,来中国仅3个月即加入工作。康熙51年(1712年),雷孝思与冯秉正、德玛诺三人一起绘制河南、江南、浙江、福建地图;康熙52年(1713年),汤尚贤、麦大成二人绘制江西、广东、广西地图,费隐、山遥瞻二人绘制云南、四川地图;康熙53年阴历3月5日至4月7日左右,雷孝思和冯秉正、德玛诺一起测绘了台湾西部地图,台湾文献中对此有所记载(参见方豪《康熙五十三年测绘台湾地图考》)。

山遥瞻因劳累过度且受到瘴气的侵袭,不幸在云南边境孟定殉职;康熙54年(1715年)雷孝思前往云南,以完成山遥瞻的未竟事业。从云南归来,费隐也病倒了,雷孝思又代替他测绘贵州地图,并奉命完成了湖广地图的测绘。雷孝思于康熙56年(1717年)返回京城,最后由杜德美将这些测绘地图汇集,并于康熙57年(1718年)全图告成。

康熙皇帝随后又派在蒙养斋向欧洲学士学习数学的两位喇嘛,前往西宁、拉萨等地测绘。此前,康熙皇帝曾向雷孝思出示过一幅1711年由一员大将所绘的西宁至拉萨的地图,雷孝思向绘图人探询后,才知这幅图仅凭当地人口说而从未丈量过,也无固定基点,所以决定放弃,重新测量。朝鲜的地图则得自于朝鲜宫廷。这些地图都经雷孝思、杜德美和费隐的多次审定。最终将满州、朝鲜、西藏及各省汇集成全国总图,总共32幅,名为《皇舆全览图》且各省皆有分图。康熙58年(1719年)阴历2月12日上谕云:“朕费30余年心力,始得告成……倘不合之处,九卿有知者,即便指出。”(参见方豪《中西交通史》四册七章)。

《皇舆全览图》的主要工作,是测定全国的三角网和经纬度。受到仪器的限制,少数部分用天文测量,大部分仍用绳丈办法。所谓天文测量,即观测太阳及月食,与木星等;丈量时则画一尺度,并用测镜测定坡度,对准方向,先量定准确的基础,再用三角法递推互校,由近而远,更由已知之处加以反测。有关雷孝思所采用的方法,在杜赫德主编的《中华帝国全志》(1735年出版)中有详细的记载。

当时欧洲尚未举行如此大规模的测量,且雷孝思与杜德美由发现经度长度上下不同,证实地球是扁圆形,是对世界地理学的一大贡献。

“皇舆全览图”在康熙58年(1719年)就有了手绘本,32幅。后由马国贤(Matteo Ripa)带到欧洲,制成铜板41幅。民国18年在沈阳故宫博物院发现。康熙60年木刻版,仍为32幅。雍正4年(1726年)收入《古今图书集成》,分为216幅图。法国地理学家唐维尔(J.B.Bourguigron d’ Anville)曾根据此图作成《中国新图》;“皇舆全览图”在巴黎出版两次,在荷兰海牙出版一次。后又收入杜赫德(Du Halde)的《中华帝国全志》(Descruotuib de la Chine),共32页。

2、对“中国最古之书”《易经》的翻译

雷孝思精通汉文,从其将《易经》翻译成拉丁文译本就足以证明。雷慕沙评论:“是为中国诸经中之最古、最珍、最不明确和最难解者。雷孝思神甫利用冯秉正神甫之译文并用满文译本对照,参以汤尚贤神甫之解释,由是其义较明。”

3、对中国奇闻异事的记录

“孝思之工作伟大,旅行频繁,然未完全消耗其一切时间,尚有余暇于所过之地开辟新教区,并记录异闻,其记录实大有助于杜赫德神甫也。”

1、《皇舆全览图》

2、《易经》拉丁文译本

3、《朝鲜志》

4、《根据西藏地图所作的地理历史观察》

5、《中华帝国年鉴和西方年历对照》

6、《诸经说》写本


相关文章推荐:
雍正皇帝 | 张诚 | 尼布楚 | 徐日升 | 张诚 | 奉天 | 耶稣会士 | 方豪 | 孟定 | 上谕 | 方豪 | 杜赫德 | 马国贤 | 雍正 | 杜赫德 | 杜赫德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