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李景俭

李景俭,字宽中,汉中王李之孙。父李褚,官太子中舍。

李景俭,贞元十五年进士,历任谏议大夫, 性俊朗,博闻强记,颇阅前史,详其成败。自负王霸之略,于士大夫间无所屈降。 贞元末,韦执谊、王叔文在太子东宫执事,对他颇重视。永贞元年(805年)八月,唐宪宗李纯即位,韦执谊等八人先后被贬,李景俭因为守丧未遭波及。

韦夏卿留守东都,辟为从事。窦君为御史中丞,引为监察御史。群以罪左迁,景俭坐贬江陵户曹。累转忠州刺史。元和末入朝。执政恶之,出为澧州刺史。与元稹、李绅相善。时绅、稹在翰林,屡言于上前。及延英辞日,景俭自陈己屈,穆宗怜之,追诏拜仓部员外郎。月余,骤迁谏议大夫。

性既矜诞,宠擢之后,凌蔑公卿大臣,使酒尤甚。中丞萧、学士段文昌相交辅政,景俭轻之,形于谈谑。二人俱诉之,穆宗不获已,贬之。制曰:“谏议大夫李景俭,擢自宗枝,尝探儒术,荐历台阁,亦分郡符。动或违仁,行不由义。附权幸以亏节,通奸党之阴谋。众情皆疑,群议难息。据因缘之状,当置严科;顺长养之时,特从宽典。勉宜省过,无或徇非。可建州刺史。”未几元稹用事,自郡召还,复为谏议大夫。

其年十二月朝退时,李景俭与兵部郎中知制诰冯宿、库部郎中知制诰杨嗣复、起居舍人温造、司勋员外郎李肇、刑部员外郎王镒等几个同僚相约去史馆喝酒。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李景俭岂能不喝多,他的酒一喝多,脑袋就晕了,醉酒后去见宰相,竟然直呼宰相王播、崔植、杜元颖之名。这还不算,他还当面指责几位宰相的过失,言辞极端傲慢不恭。宰相们哪能受这个冤枉气,但几位政坛老手很有心计,当面笑哈哈不语,背后则在唐穆宗面前告黑状。宰相们的面子皇帝不能不顾,李景俭又被贬斥为漳州刺史,同时遭贬的还有一起喝酒的几个同僚。当时的漳州,被内地认为是瘴气太甚,属于老少边穷的地方,因此,白居易认为贬官太重,上书保奏,但唐穆宗不准。本该遭此磨难的李景俭,运气比较好,在他还未去漳州时,好友元稹当了宰相,便成功游说皇帝,将他从路途遥远的漳州改授楚州刺史。议者以景俭使酒,凌忽宰臣,诏令才行,遽迁大郡。稹惧其物议,追还,授少府少监。从坐者皆召还。而景俭竟以忤物不得志而卒。景俭疏财尚议,虽不厉名节,死之日,知名之士咸惜之。

白居易说,李景俭“不独文词供奏记,定将谈笑解兵戈。”他又是诗人,但留下来的诗似乎不算多。只是依稀记得有一句“始见花满枝,又看花满地”。


相关文章推荐:
| 韦执谊 | 王叔文 | 唐宪宗 | 韦夏卿 | 元稹 | 李绅 | | 段文昌 | 冯宿 | 杨嗣复 | 温造 | 李肇 | 王镒 | 王播 | 崔植 | 杜元颖 | 漳州 | 楚州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