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李云龙(小说、电视剧《亮剑》中的人物)

李云龙(1910~1968),都梁小说《亮剑》及由原著改编电视剧的主人公,原型是中将王近山将军(融合了一些钟伟等人的性格和事迹)。

曾于1927年参加“黄麻暴动”,后投身革命,长征时期在红四方面军任团长,国共合作时期任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129师386旅独立团团长,解放战争时任中原野战军新二师师长,后新二师转调华东野战军。解放后调任福建省军区C海防军军长。

1955年于南京国防大学学习,毕业后继续担任该军军长,授少将衔。任命并组建了中国第一支特种作战军队梁山分队。该分队曾潜入金门,为解放军炮击金门提供地形坐标,后参加金门战役。

1968年文革期间,在其军管辖下一代号“泰山”的师部被邹明率领的武装红卫兵兵团“井冈山兵团”侵占后,命警卫营前往,在反复警告无效并征得当时军委及林彪办公室口头批准后,率兵反击,最后以军队死亡18人,伤14人的代价,消灭造反派48人,伤110人。后因此事情遭到中央文革小组迫害,同年在家中自杀。1978年得到平反。

据央视索福瑞的收视率调查显示,《亮剑》播出后,收视率最高时达到14点,创下了2005年央视一套电视剧收视率的新纪录。与此同时,这部剧在观众中引起了诸多争论,而焦点都集中在男主角李云龙的身上,赞誉和批评的意见针锋相对。

李云龙原型为王近山(19151978) [1] ,原名王文善,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高桥许家田村人。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王近山号称王疯子,绝对是个好战分子,并且有相当高的指挥艺术,也是刘伯承手下的得力干将。

从纪律上而言,129师的几个团长可能性都不大.从影片情节可以看出,李云龙是129师的.而当时129师的几个团编制是:769团团长陈锡联、副团长汪乃贵;770团团长张才千、副团长胡奇才 ;771团团长徐深吉、政委吴富善、副团长韩东山、参谋长黄新友;772团团长叶成焕、政委谢富治、副团长王近山、参谋长孙继先。从这几个人的情况看,也只有王近山更符合影片中的形象。

从战斗的情节看,这些个战斗基本上都是王近山将军指挥的。因此,基本上可以确定,李云龙的原型是以王近山为基本的素材的。由于王近山是问题将军,因此,《亮剑》的作者采用了小说的形式,来反映一代名将的风采,可谓用心良苦。但八路军就那么几个团,也就那么几个指挥员,拍出电视剧一看,就能让人对号入座。

李云龙于1910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人,男性,籍贯为中国湖北省大别山地区。曾在家乡当过篾匠。1927年,李云龙参加黄麻起义,后一直在红四方面军,从战士当到团长,1934年参加万源保卫战,与兄弟部队和十倍之敌做殊死斗争,战术思想灵活,不拘一格,总指挥徐向前称他打仗鬼点子多,为人桀骜不驯,胆识过人,是个典型的现实主义者,善用逆向思维,枪法准,有胆识,心理素质极稳定,极为好战,对政治毫无兴趣,擅做离经叛道之事,文化程度低,没有上过军校,后来在部队里学习文化。政治观点偏左,但不激进。在四方面军长征前,因纵兵抢劫藏民粮食,被全军通报批评,职务降到营长(电视剧称降成伙夫),后又重任团长。一、四方面军分裂时,因为未接到张国焘南下通知,李云龙主动找到附近的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长林彪,要求编入一军团。对于这白捡的一个主力团,林彪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这样李云龙团就成了一军团的一个主力团。1936年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李云龙团被调回四方面军,番号是红9军25师171团。同年李云龙参加西路军战役,所部171团在古浪之战中基本全军覆没,李云龙仅带着六人辗转回到陕北。

抗日战争期间,李云龙被编入八路军(后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386旅(旅长陈赓,副旅长陈再道、许世友,参谋长李聚奎、周希汉)任772团3营营长,与副团长王近山指挥了七亘村战斗。年底升任386旅新一团团长(一营长张大彪,二营长沈泉)。1940年在苍云岭之战中率领新一团击溃了坂田联队,摧毁了坂田联队指挥部,违抗命令从正面突出重围。因此被撤职,调到边区被服厂当厂长。但不久后因独立团在杨村遭遇战中被击败,团长孔捷被撤职,因此李云龙调任独立团团长(政治委员赵刚,第一任副团长孔捷,第二任副团长邢志国),同年率部参加百团大战,年底率部参加李家坡战斗,在开阔地展开土工作业,缩短与日军环形防御工事的冲击距离,展开密集的火力打击,一举拿下李家坡,全歼日军山崎大队。1941年率领独立团一营伏击日军战地观摩团(第21旅团),击毙服部直臣少将以下一百余名日军军官。1942年率领独立团参加八路军反日军扫荡战斗,结果突围时独立团伤亡过半,二营长沈泉,三营长王志强,骑兵连长孙德胜牺牲。1943年,因部队物资不足,率领独立团一营在野狼峪展开伏击战,遭遇日本关东军两个中队(电视剧为一个中队),展开惨烈的白刃战,全歼日军371人,自身伤亡358人(电视剧为日军损失171人,自身损失两个连),震惊中国与国军最高统帅部与蒋介石。随后与国民党晋绥军358团团长楚云飞率领各自的警卫员联手大闹河源县,将全城日伪军军官全部消灭,楚云飞临走前赠送李云龙爱枪。1944年与赵家峪妇救会主席杨秀芹结婚,后在赵家峪被日本山本一木特工队突袭,团部人员伤亡惨重,秀芹被抓走。李云龙勃然大怒,遂召集全团和各路民兵上万人,对平安县城发动了进攻,结果演变成了一场围点打援的大会战,中日投入兵力竟达30万。李云龙团全歼平安县守敌,山本一木被炸死,秀芹壮烈牺牲。

1945年,李云龙因为警卫员魏大勇被即将被收编为八路军的黑云寨的土匪杀害,大怒,不仅囚禁了前来当说客的新二团团长孔捷,还发兵大举进攻黑云寨,当场砍死了杀害和尚的土匪山猫子,结果被降为一营营长,但是他的威信在全团人心目中仍然没有降低,八路军总部知道后也全当不知道。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八年抗日战争取得胜利。

1946年6月,国民党军进攻中原解放区,全面内战爆发,独立团为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中原野战军(后为第二野战军)主力团,李云龙率领部队参加了中原突围,在1947年又参加了千里跃进大别山,战功赫赫,淮海战役前夕,李云龙因帮华东野战军打援,干得很漂亮,当时华野代司令员粟裕就和刘伯承做了一笔交易,独立团遂编入华野11纵的建制当中,后来在淮海战役期间,李云龙因为在新安镇追击战中指挥出色,被粟裕建议提升为2师副师长,李云龙坚决不干,遂直接提升为师长(副师长邢志国、政委赵刚、参谋长张大彪)。在徐州东部的赵庄阻击战,李云龙率领2师打出了赫赫神威,同时,李云龙和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第5军89师少将师长楚云飞再度相遇,随即在潘塘遭遇战中,李云龙率2师与楚云飞的89师交手,在混战中,楚李二人都负重伤。李云龙被送到野战医院,其间,已升任11纵副政委的赵刚再度前来看望他。李云龙也在医院里和田雨结婚。 [2]

李云龙在1949年10月归队,中途遭遇土匪袭击。李云龙采用计谋消灭了这些土匪。回到部队后,他的主力C团(副团长邢志国,参谋长董大海)在金门战役全团覆没,这使他加紧进行两栖登陆战和丛林作战的训练,还请来了2位苏联教官。期间他的妻子田雨怀孕,生下一个儿子。随后李云龙任福州军区C军副军长(因为军长生病,他代行军务)(政委孙泰安,参谋长田保华),因为申请入朝作战的要求被军区党委否决,他感到十分气闷,同时他做为农民出身的将领特有的短视、无知等缺点暴露了出来:他对岳父岳母妻子的“右倾”观点感到失望。随后他被调到刘伯承主办的南京军事学院高级指挥系任学员,在课堂上他屡次顶撞教员,被院长刘伯承严厉批评,1955年初他去北京和赵刚相聚。同年他被授予少将军衔,获得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因为岳父岳母被错划为右派,和妻子田雨发生了感情裂痕,同时组建了一支代号为“梁山”的特种兵分队,因为这支部队有108个人。

(段鹏任中校分队长、林汉任政治委员、梁军任少校副分队长),1958年金门大炮战中,李云龙把这支部队派上金门岛,和国民党楚云飞中将的部队发生了激烈战斗,最后双方各有损失,大炮战也变成了形式上的战斗。1960年,由于自然灾害和大跃进的严重失误,全国人民都在挨饿,李云龙开始反思党的错误。1966年元月,C军出现叛徒,李云龙遭到国防部长林彪等中央军事领导人的猛烈批评,他和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策划了作战行动,一举击落了台湾来犯飞机,除掉了叛徒。文化大革命期间,李云龙因坚决抵制两派造反组织冲击野战军机关的行为,并果断开枪镇压,被诬陷为反革命、大军阀,被隔离审查,他的特工队救出了李云龙但他还是让特工队把他送回家。

1968年,一代名将李云龙用楚云飞送给他的勃朗宁自杀而死,夜晚守备李云龙尸体的部队被段鹏等3名特种队员偷袭,李云龙戴在身上的老将星和少将军衔被抢走。国民党金门驻防副司令官楚云飞沉痛哀悼了他的好朋友、老对手,高度赞扬了他在抗战期间的丰功伟绩。

1978年,李云龙被平反,在大会上,三个老人(李云龙特种部队的老精英,就是偷袭守备李云龙尸体的部队的人)把将星放到了将军的遗像前。李云龙和赵刚的孩子长大后回到了故居,故居现主人(有人说是楚云飞,但证据不足)请他们随意参观,自己先接个电话,回来一看6个人像孩子般哭了起来。他知道,军人是不爱流泪的,这个小楼里肯定发生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李云龙冷笑道:“军人没有交出武器的习惯,除非他死了以后。说到出路,你可想错了,我从来没有打算给自己留条出路,所以你这话等于没说。我找你来不是为了和你争论这些理论,因为我这辈子就没闹明白过,你比我也强不到哪儿去,尽管你比我有文化。我只想告诉你,我李云龙这条命,不喜欢听别人摆布,谁都不行,日本鬼子和国民党不行,现在的中央文革也不行,我这条命得由我自己摆布,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死法。我李云龙这条命虽说不值钱,可也不能被别人轻轻松松就拿走,这活儿得由我自己干,你知道一个军人最体面的死法吗?上吊?服毒?都不行。那是老百姓的死法。告诉你,军人的死法应该是用子弹。你看,我把枪口对准太阳穴,当我扣动扳机时,子弹会从我另一侧太阳穴穿出,随着子弹喷出的是我的血和脑浆,那时你会看到,我李云龙的血是热的,滚烫滚烫的,冒着热气,我的脑浆是白的,像没点好卤的豆腐,糊里糊涂的,这是因为我这辈子没闹明白的事太多。这颗子弹从我太阳穴穿过后,应该打进那边墙里,那墙是灰墙,不会产生跳弹,如果你想留个纪念,就把这弹头挖出来,我送你了。如果你不稀罕,就把它留在墙里,将来不管谁得到它,和我都是个缘分。还有,这颗弹头可能有些变形,因为我的颅骨比较硬……“

李云龙用右手举起手枪,把枪口抵住右侧太阳穴。 马天生的脸色候然变得像一张白纸,他失声喊道:“李云龙,你不要开枪……”他冒死猛扑过去想夺枪。“叭!”一颗子弹打在马天生脚前的地板上,离他的脚趾只有一寸远,马天生僵住了,他不顾一切地喊道:“老李,你不要冲动,你我的关系到了今天这样,也可能是我在某些方面做得有些过分,我们好好谈谈……”李云龙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懒得说话,他的食指猛地扣动了扳机……李云龙斜倚在沙发上,双眼睁着,似乎还在沉思,勃朗宁手枪掉在地板上,空气中迷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儿,一缕鲜血从他左面颊上流下来,像一条红色的小溪汨汨流淌,染红了他肩章上那颗金色的将星……(此为小说中人物,虽然有原型,事件大多有原型,但并不完全就是本人!)

1968年,由于文化大革命时期下令镇压武装红卫兵“井冈山兵团”,而被打成“刽子手”,并谢绝孔捷让其去东北避一避的好意,仅将自己的六个儿女托付给孔捷,而后与自己的妻子田雨关进监狱,但被梁山分队的段鹏、林汉和梁军三人救出,仍拒绝逃避,最后在家中开枪自尽,田雨也在几天后割腕自杀(监狱的看守都不知道她是如何把刀片带进去的)。几天后,看守李云龙尸体的战士被三个不明身份的人偷袭,他们只拿走了55式少将军衔和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到了1978年李云龙正式昭雪平反,有三个老人来到李云龙的遗像前,拿出了遗物,抱头痛哭。

李云龙的第一任妻子叫杨秀芹,后被山本一木活捉,后来李云龙在与山本的战斗中,妻子杨秀芹壮烈牺牲,第二任妻子田雨,是冯楠的好朋友。为李云龙生下两子,分别取名为李健、李康。李云龙死后,田雨在狱中割腕自杀。 [3]

李健、李康。

“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这便是‘亮剑’精神,也是李云龙的一生写照。

李云龙性格非常鲜明,几乎没有文化,性格粗暴爱说脏话,但又极为豪迈善于指挥,拥有乎常人的作战想象力,直率、粗糙、无掩饰。身经百战性情暴烈在渴望嗜血的拼杀中,在为战友之死的复仇中表现出一种铁血军人,不计生死、要压倒一切的霸气;有一颗赤子之心。他的部队在他的带领下也感染上了悍不畏死勇往直前的气势,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

李云龙曾对他的士兵说过:“我最喜欢狼,它又凶又滑,尤其是群狼更可怕,就连老虎见了都要怕三分。我希望我的部下们也能变成狼,一群有着共同信念的群狼。”

我在想在我们的工作中又何尝不是如此,销售行业是一个极具有挑战性的行业,它需要一种霸气,一个坚定的信念,一种勇往直前的精神。我们先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乐观的精神面貌可以感染一个团队,乐观的团队的战斗力要乎人所能及。拿破仑曾经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所以李云龙先就战士士气进行调整,实践证明他是正确的,他们在装备差、敌我力量悬殊的条件下,凭借全军的士气,力求解放全中国的信念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李云龙是一个喜欢用事实说话的人,他凭借着多年的作战经验,率领士兵取得一次一次的胜利,他的能力另所有人为之甘拜下风,就连敌人听到都要打冷颤。这让我也认识到:用事实证明,自己没有任何借口是一个优秀销售人员,所应具备的品质。“亮剑”精神是一种相互配合、团结协作的精神,有了这种精神,我们才能集团队智慧重拳出击,有了这种精神,我们的团队才能始终保持一种气势勇往直前。李云龙说过:一只蚂蚁尚且可以改变天平的方向,何况我们把这么多只蚂蚁的力量凝聚在一个点上,这将爆出怎样的力量?

所以我们在展自我的同时,也要注重团队的力量,在共同目标的引领下更加完善自我,越自我要做就做最强的团队,要做就做最强团队中的最强者!总之敢想更要敢为!”即使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4]

许多观众说,从《激情燃烧的岁月》的石光荣,到《历史的天空》的姜大牙,以及《高地》中的王铁山和兰泽光,再到如今的李云龙,他们都是“人性化的英雄”。他们就像是身边人,触手可及,小毛病一大堆,却生动有趣,某种程度上,正好印证了人们对英雄人物的想象。“过去的战争剧常常是只有战争没有人,英雄人物被空洞化、理想化,如今英雄们终于‘落地’了。”

在反对《亮剑》的批评声中,恰恰又是“李云龙”的性格成为“攻 击”目标。一篇名为《〈亮剑〉亮出了什么?》的文章很有代表性。作者认为李云龙“是一个十足的‘兵痞’和‘土匪’,同时也是我军的‘军盲’。他一点都不像我军的军官;他一点都不懂我军组织原则和革命纪律;他一点都没有人民子弟兵的味道。”

此文一出,立刻引来众多反驳。剧评家冯磊指出,艺术创作必须讲究规律,这个规律的核心就是塑造人物形象和人物性格。毫无疑问,《亮剑》中的李云龙是一个不好管理的角色。但是这个李云龙,对国家、对民族、对抗日大业有着无比的忠诚。这个人的“粗口”不仅不让人感觉反感,反而让人觉得亲切;这个人的大大咧咧也给人一种视死如归的大将风度。相反,如果一味要照顾什么“高级干部的整体形象”,采取了与此相反的处理方式,那么,这部电视剧的魅力至少会降低一半。

中国传媒大学游飞教授认为,对英雄的界定离不开时代环境,李云龙、姜大牙虽都是过去的人物,但他们的个性却符合当代的审美趣味,“不能说哪个英雄更像英雄,董存瑞、雷锋都与那个时代的精神氛围切合,李云龙、姜大牙这些人性化的英雄与如今观众的审美趣味正好吻合。” [5]

针对观众的不同意见,2005年9月29日下午,李云龙的扮演者李幼斌接受了记者采访。在李幼斌看来,相较于过去国内军旅题材影视剧,《亮剑》无疑朝前迈了一大步,“过去的军人正儿八经,让人觉得有点死板,说实话不太真实,可李云龙却很鲜活。”对于李云龙像土匪的批评,李幼斌不以为然,“人无完人。哪个人没有缺陷?谁这辈子不说几句脏话?李云龙是那个时代造就的英雄,抗日战争需要这样的军人,李云龙是为了战争而生。”


相关文章推荐:
都梁 | 亮剑 | 王近山 | 钟伟 | 黄麻暴动 | 长征 | 红四方面军 | 国民革命军 | 中原野战军 | 华东野战军 | 福建省 | 中国 | 林彪 | 李幼斌 | 黄志忠 | 李幼斌 | 黄志忠 | 亮剑 | 王近山 | 丁伟 | 孔捷 | 赵刚 | 楚云飞 | 楚云飞 | 山本一木 | 坂田信哲 | 南京军事学院 | 少将 | 八路军 | 杨秀芹 | 田雨 | 陈赓 | 刘伯承 | 粟裕 | 彭德怀 | 收视率 | 针锋相对 | 王近山 | 湖北省 | 黄安 | 刘伯承 | 陈锡联 | 汪乃贵 | 张才千 | 胡奇才 | 徐深吉 | 吴富善 | 韩东山 | 黄新友 | 叶成焕 | 谢富治 | 孙继先 | 亮剑 | 大别山 | 篾匠 | 黄麻起义 | 红四方面军 | 万源保卫战 | 徐向前 | 长征 | 营长 | 张国焘 | 林彪 |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 | 古浪 | 八路军 | 国民革命军 | 第十八集团军 | 129师 | 陈赓 | 陈再道 | 许世友 | 李聚奎 | 周希汉 | 王近山 | 七亘村战斗 | 张大彪 | 沈泉 | 杨村 | 遭遇战 | 孔捷 | 赵刚 | 孔捷 | 邢志国 | 百团大战 | 战斗 | 防御工事 | 沈泉 | 王志强 | 孙德胜 | 白刃战 | 蒋介石 | 晋绥军 | 楚云飞 | 河源 | 杨秀芹 | 赵家峪 | 山本一木 | 围点打援 | 会战 | 魏大勇 | 孔捷 | 营长 | 刘伯承 | 邓小平 | 中原野战军 | 第二野战军 | 中原突围 | 千里跃进大别山 | 淮海战役 | 华东野战军 | 粟裕 | 淮海战役 | 新安镇 | 邢志国 | 赵刚 | 张大彪 | 徐州 | 赵庄 | 阻击 | 楚云飞 | 遭遇战 | 田雨 | 邢志国 | 董大海 | 金门战役 | 福州军区 | 孙泰安 | 田保华 | 刘伯承 | 南京军事学院 | 刘伯承 | 赵刚 | 八一勋章 | 独立自由勋章 | 解放勋章 | 右派 | 梁山 | 段鹏 | 中校 | 林汉 | 政治委员 | 梁军 | 金门 | 金门岛 | 楚云飞 | 中将 | 皮定均 | 段鹏 | 特种部队 | 只想告诉你 | 日本鬼子 | 太阳穴 | 勃朗宁手枪 | 文化大革命 | 井冈山 | 刽子手 | 田雨 | 段鹏 | 八一勋章 | 独立自由勋章 | 解放勋章 | 昭雪 | 平反 | 田雨 | 身经百战 | 赤子之心 | 勇往直前 | 拿破仑 | 甘拜下风 | 激情燃烧的岁月 | 石光荣 | 历史的天空 | 高地 | 王铁山 | 兰泽光 | 亮剑 | 亮剑 | 兵痞 | 军盲 | 人民子弟兵 | 冯磊 | 亮剑 | 反感 | 游飞 | 审美趣味 | 董存瑞 | 雷锋 | 姜大牙 | 审美 | 李幼斌 | 亮剑 | 正儿八经 | 死板 | 土匪 | 人无完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