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利穆赞

利穆赞(法文:Limousin)是法国中部一个大区的名称,北邻中央区。下辖科雷兹省、克勒兹省、上维埃纳省。

利穆赞大区位于法国中部,面积为约1.68万平方公里,人口约71万,省府为利摩日(Limoges)。这里是爱好大自然、喜欢徜徉在传统艺术的人们喜爱的土地。翠绿的森林,勒兹(Creuse)、维恩(Vienne)、多尔多涅(Dordogne)的潺潺流水,水中的鲜鱼,山间野味和林中生长的白菜、板栗都会让你流连忘返。星罗棋布的村镇、久负盛名的手工业、箍铜匠人利用栗树的枝条进行着劳作、建筑工人建造着夏日的屋顶,他们高超的技艺都展现在从普利涅(Pouligny)到圣依莱尔-雷普雷斯(Saint-Hilaire-les-Places)的屋顶上。完美的瓷器制作工艺,更使得该地区成为了高贵的象征。由于本地的瓷器和珐琅制品做工精良,使得利摩日(Limoges)成为利穆赞(Limousin)大区最显著的象征。该大区拥有众多破具代表性的宗教建筑,其中包括有展示了风格最为前卫的罗马艺术的主教城。利穆赞地区不论是画家们寻找灵感的科勒兹(Creuse)岸;还是布立维(Brive)地区;亦或是最具代表的考兰若拉虎日(Collonges-la-Rouge),您都会不虚此行。在土勒(Tulle),一年一度的手风琴艺术节是最能够展现那些艺术家的天分的。这里从公元1919年就开始生产手风琴,现在它那精湛的制作工艺已经成为了利穆赞大区(Limousin)的又一骄傲。

利穆赞大区下设以下省份

:上维埃纳省(Haute-Vienne),省会利摩日;科雷兹省(Creuse),省会蒂勒;克勒兹省(Correze),省会盖雷。

上维埃纳省(Haute-Vienne)是利穆赞大区省份之一,面积为5千5百平方公里,人口约35万。该省的省会为利摩日(Limonges),其它主要城市还有贝拉克(Bellac)。

克勒兹省(Creuse)是利穆赞大区的省份之一,面积为5千5百平方公里,人口约13万。该省省会为盖雷(Guéret),其它主要城市还有奥比松(Aubusson)。

科雷兹省是利穆赞大区的省份之一,面积约5千8百万,人口约23万。省会蒂勒(Tulle)外,其它主要城市还有布里瓦(Brive-la-gaillarde)和尤赛尔(Ussel)。

利穆赞大区节日有维泽尔(Vézère)音乐节、圣如斯特勒摩尔戴勒(Saint-Just-le-Martel)幽默与绘画作品节、法语国家法语交流、纳克尔(Nacre)手风琴之夜、科勒兹省夏季之声(festival Voix d'Eté en Creuse)、马戏之路(de la route du Cirque)等文化节日。

有利穆赞大区餐后酒、利穆赞大区葡萄酒、利穆赞大区糖果、利穆赞大区精细食品、利穆赞大区山羊奶酪、利穆赞大区利口酒、利穆赞大区家居用品以及利穆赞大区服饰等。

公路

A20道路从南到北穿越本区,国道N145是穿越本区从东到西的干线,该干线正在建设中。

铁路

从维尔松(Vierzon)或者利摩日(Limoges)火车站乘车可以通往依苏敦(Issoudun),Argenton-Sur-Creuse、t-Sébastien、la Souterraine和St-Sulpice-Laurière,可以在利摩日(Limoges)或者布里瓦(Brive)火车站乘车再往南去Uzerche和Allassac。因此,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火车可以带您悠然地来到贝里(Berry)和利穆赞(Limousin)。

航空

大区拥有两个主要的机场,每天都有飞、往里昂和首都巴黎的班机。通往本地的机场有蒙吕松-盖莱(Montlucon-Guéret)停机场、布里瓦(Brive)机场、利摩日-贝拉格尔德(Limoges-Bellegarde)机场等。

海波总在750米以上,时常接近1000米;气候严酷,冬季非常冷,地面长期积雪;阵风猛烈,使树木弯曲;雨水丰富,维持众多的泉水、沼泽、池塘和泥炭沼;硅质的土壤,质地轻、养分贫瘠而且厚度薄;荒地辽阔,成群的绵羊在那里吃草;没有栗子树,因为它只生长在利穆赞较低、较暖的地段;贫困地区的农业经济,它有时还实行老一套的烧土肥田法,越来越倾向于产草喂牲口;居民定期外流;小地产业发达;勤劳、贪利、好客、容易接受新思想的人口这些就是这个区域面貌的特征。

利穆赞山地是贫困和长期孤立的地区……在低处的田野内栗树广布,有各式各样的畜牧事业,特别是在多阳光的利穆赞边缘地带,即优美的布里夫低地区内,小麦田、玉米地、果林、时鲜菜圃、葡萄园紧密地挨靠在一起。

经营状况

山地区是一个结晶岩块体,一块代表非常古老的夷平面的高地。地表的特点显示它经受长期塑造的迹象:广大的隆起和广大的凹陷交替出现,一系列柔和的线条和浑圆的轮廓,到处是杂乱的石块;在坡度平缓的谷地里,水在草丛间缓缓流动,或滞留在泥炭沼泽中。在微斜的坡地上,风化层深度很大的岩石,形成厚层的粗砂。由这些母质衍生的耕地缺少钙和磷酸。

地形决定土地的分布,同时决定它们的价值。

因此人们看到,在山地区内,地形条件决定着各种不同生产经营方式的分布:

在山顶和较陡的坡地上,是未开垦的灌、草荒地,是绵羊的放牧场;在较低山丘的较平缓和朝向较好的侧坡上,是优良的农田和牧场;最后,在潮湿的谷地,是劣质牧场。可开发的地域,紧缩在未垦的无植物生长的高地与被水浸湿的低地之间。山地区的村庄像是大片不毛之地中的绿洲。

由于这个地区是一个高原,气候的严酷性使开发利用的条件更加困难。冬季非常难熬。

树木极其纤弱,因为栗子树和其他果树经受不了漫长的严冬。有时甚至突然卷来暴风雪,这对孤立的行人是一种危险,而对山顶上的树木则是致命的伤害。因为在高地上到处都有凛冽的北风使树木弯曲变形的情况。在这广阔的荒原上,景象是极其凄凉的。

在积雪未消期间,村庄是孤立的,被封锁的。在1906年,从比雅到佩尔勒瓦德的邮递员,曾经有15天是骑马送信的。在这样的冷天,村民每晚都聚在一起聊天。人们有时还聚在羊棚内,羊身上散发出的一丝暖气,可以让人节省下火炉的花费。在灯光下,甚至曾为过去世代照明的老式、冒烟的小油灯灯光下,妇女们打毛线或缝纫,或者拿着纺杆和纺锤去纺麻或羊毛;男人则编箩筐、簸箕、蜂箱;老人们讲些从前的故事;聊天常到半夜以后才散。冷季的漫长,减少了干农活的时间。在夏末,人们必须赶紧播种。

因此,土壤和气候条件的限制,甚至威胁着人的领域。广大的地面没有开发。……因此,山地区经济的特点是,大面积的土地不适于耕作,粗放牧场占有很高的比率。

这些不利于开发的地形困难和气候严酷,曾经长期地延缓山地区与外界的联系,它们现在仍然阻滞这方面的发展。

所有这些地形、土壤和气候条件,都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而且迫使人们采取一种独特的开发土地的方向。

经营特点

农业产品限于这里的贫瘠、轻质、干燥、厚度不大的土壤所允许栽培的那些种类。

田里生产的不是投机的物品。山地区不卖它,而是消费它。农民用黑麦做面包。他们用荞麦喂猪,并制作每天食用的油煎薄饼。

在许多地点的秋天,人们看到荒地上黑烟升起,远处是一片迷雾:这是农民们从荒地上翻掘起草皮地,堆起焚烧的情况。

正是由于它的孤立和缺乏交通道路,山地区很晚才知道有商品肥料,因此,农家的厩肥仍然是唯一的肥料。为了增加产量,人们采集荒地上的欧石楠和厥类作为畜厩的垫草;人们习惯于把它们散铺在村庄的街道上,任其腐烂而后用作肥料。

耕作这些疏松、薄层的土地,不不要强大的工具。人们照旧使用老式的无导轮和支架的摆杆步犁,用两头牛牵引,常有妇女操纵没有男人,因为他们都外出了。能说明这个孤立、艰苦、不与外界联系、靠自己仅有资源生活的地区,如何长期受苦的事实是,某些村庄的居民,随着需要而陆续磨面粉。甚至各地还有一些功用的磨坊,人人到那里磨面,磨完后把钥匙交给下一个人,人们感到像是在一个刚刚走上新时代的道路、还和旧习俗未完全脱离的地区,一个艰苦生产、既少又劣的贫困农业地区。

山地的真正财富是牧场,是牲畜。这是一个畜牧经济地区。

草地内草的生长,依靠在所有坡地上流动和从无数泉眼中冒出来的水。人们该去看看农民如何精心地照料草地。春天,他们修理沟渠和篱笆,拾集死叶子,涂抹小房子,撒播厩肥,耙平细麦秸。

绵羊的饲养也是这样。灌木荒原上的绵羊是山地区的真正牲畜。每一个农舍都有一群轻快、优美、适应性强的小绵羊。山地区的羊肉,由于饲草优良,滋味特别鲜美。绵羊畜牧业是山地区畜牧生活的真正最独特的方面之一。低地区的人说,“整个山地区的人靠绵羊生活”。从山地区到人口较多而又较富裕地区之间,有一股源于畜牧资源的贸易流。这种资源是该地区经济个性的标志。

除农田和牧场以外,另一种经营形式开始出现,而且日益进展,这就是森林。

山地区的自然条件不适于常见森林树种的生长,由于自然条件,这些高原似乎从来就是光秃裸露的。它是荒原,在干燥地段到处都散见一些被风吹弯的树,这里是一片辽阔的欧石楠、荆豆、染料木的领域,一个真正的荒凉世界,人们走了好几里路也看不到人家。

可以一个被栽种的外来侵入者,已经开始对这些荒弃地域征服和改造。一种抗寒、对土壤不苛求的松树在这里进展迅速,而且已经覆盖了广大地面。这一改造只有在这些新种的木材有把握输出的情况下才能成功。它最早也只是在1860年开始,自从通达山地区的铁路建成以来,正在加速发展。……这种使森林占有土地的努力,开始时受到畜牧业的抵制,因为它威胁到牲畜的放牧场地。但第一批造林的事例和取得的成功,已经改变了形势……许多乡镇分配了公有土地,各人在自己的那份地上播下松树种子。阴暗的松树行列现在已经封闭了荒原上的无限视野,山地区的火车站已经有了木材货运,它们是新建的松树种植园的产品。这是一种全新的经济,它已经被建立起来了,而且毫无疑问将改变山地区的面貌。

这个山地区内人类住地的位置,丝毫不像某些地区那样起源于供水的需求。水在这里到处都有,都被密实岩层拦在粗沙层的下面。……建筑材料问题也不要犯愁,石头就从底下挖出来,

利穆赞多尔多涅凯尔西风景

房子就盖在采石坑的旁边。因此,住址的选择不受这两方面的限制。但地形条件却是强制性的。人的住宅总是寻求对田地和牧场最合适的地点:它几乎都建在面对南或东南的坡地上。它追求优良的土地和优良的朝向。由于本区的地形是无穷尽的岗丘和坑洼,居住地点的数量因而增多,人群也随之分散。

居民不像布列塔尼和佛兰德那样,孤立地住在互相分开而远离的各自家里。他们聚居在数量非常多的村庄或小村里,他们形成众多的小群体。……人们不太理解,在另一些经济情况大体相似的地区如布列塔尼和古老的英国为什么会出现孤立住宅的体系。毫无疑问,这些差异必定起源于很久以前殖民活动的习惯。而且我们现在也难于从中找出地理的影响。不管怎样,这种聚村而居的方式,是山地区农村组合最基础、最根本的形式。社会的基本单位既不是乡镇,也不是教区,个人属于村庄。

组成村庄的每一座住宅,都在不止一个方面显示出地方性环境的特点。

山地区的住宅面向最好的方位,它很少两面有门窗;它背向寒冷,门窗朝着温暖和阳光敞开。通过奇特的建筑布局,它显示出对地方性经济的需要和方法的适应。包括上层谷仓和底层畜厩的整座房屋,一般都背靠一个斜坡。处于上层的谷仓在后面开门,门与地面齐平,因此车子容易进去,卸车也不困难,……这种农村建筑的型式显得如此方便舒适,以致它不仅在老房子里被保存下来,在新房子里得到采用,而且被传布到山地区以外的地方。

在这片贫瘠而难治理的土地上,有这么多不生产或用于粗放畜牧业的地面,因而容不下众多的人口。

在长时期内,几乎整个利穆赞和边境省地域都在忍受着和他们最高寒部分今天还在忍受的同样贫瘠的处境。它们的居民便走出国门。在1585年,大量的利穆赞人进入西班牙“去从事由于吃力、因而西班牙人不愿干的体力劳动” 在十七世纪,许多工匠前往西班牙。在十八世纪,这股人流的数量还在增长,现在外流的地域缩小到最高、最严酷的那些部分。在铁路创造了较好的生产和销售条件的地方,各处的外流人数都在下降,

山地区外流的人主要有两类:一是建筑工人和挖土工人,他们继续一项已经古老的传统职业;二是马车夫,他们在不久前接替了锯木版工人。除了这两类工人之外,还应加上一个独特的商业类外出人口,即葡萄酒商。由于这个地区连一株葡萄也没有,事情就显得独特了。

人口外出引起山地区物质状态的惊人变化。

虽然对农业来说,它似乎劳动力的巨大损失,但它也是这个地区深刻影响居民经济生活的一项财源。

居民的外出,在农业人口中挖出一个大洞:它时常在农活需要的时刻带走一个家庭的家主和大龄的儿子。而且他们当中有很多是永不回返的:吃不好,住不好,大城市的疾病夺走了他们的生命。另一些人带回来病菌,病菌传染造成村民的大量死亡。

外出有有令人高兴的结果。它引起人们受教育的愿望和需要,特别是那些最贫困的人。所有的人都确信教育能使他们在工作和贸易上具有优势。在利穆赞境内,任何地方的上学情况都不如山地区那么好。教育能培养观察和好奇的精神。外出的人在旅行过程中看到耕作较好、开发经营较好的地区,把改良土地、植树造林、改进方法的思想带回家乡,全地区从而大大受益。

外出在产业制度中引起深刻的反应。

艰苦劳动过的农民能把省下的钱用于所向往的唯一目标:增加小财产,扩大农田,购买土地。他们所以离开土地,是为了赚取购买和改良土地的资金。在大城市的土地上,提出强烈工资要求的利穆赞工人们,其根本天性是对土地的爱。

由此产生了一系列逐渐改变这个地区的事实:公有地产的逐渐消失,城里人在山地区拥有地产的衰落,和自耕其田的小农户的增多。

在想扩展地产的村民的推动下,畜牧区内如此广泛的那种古老的产业形式,即公有地产,在私人占有的前面退却了。而小地产者也因而扩大黑麦田并获得种树的土地。在山地区南部,一些发财的酒商已成为大地产者,他们已在圣叙尔皮斯莱布瓦的荒地上栽植大片松树林。

与此同时,有产者的地产,外地人的地产,城里人即由于经商、办工业或任职而致富的有产人士的地产,正在衰落。这些地产被分割,并转入农民手中。这是原来的产业主为图利而出售其土地,而农民则以黄金的价格争购分割开的小块。

有地农民的增加,导致自营农业在整个山地区的扩展。

这种产业的基础,就是由住宅、一个带畜厩的谷仓、农田、牧场和草荒地组成的地产,它形成这个家庭生活的天地。为了建成或扩大这个天地,几代人外出、劳动、受苦。


相关文章推荐:
利摩日 | 维恩 | 蒂勒 | 盖雷 | 贝拉克 | 里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