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明天会是晴天

《明天会是晴天》是2001京港台联播的香港新城电台的广播剧。由张卫健、赵薇主演的一个励志感人的爱情故事。张卫健饰演一名医生摄影师,一次到内地农村作义工,因而认识了赵薇,大家留下美好印象,彼此在不知不觉间种下了情苗,他们能否再续未了缘...

集数:5

监制:黎海珊

制作:邬知别黑

编剧:邓凤萍

统筹:谭家明

程玮 (张卫健) 是一位摄影师,以义工身份,随医生团到国内农村,替小朋友做眼科手术。

在农村逗留了近两个星期,细味农村简朴生活,医生团的助人精神,及小朋友家人的热情款待。之后,带著依依不舍的心情准备随团回港,结束一次富有意义的行程。

在欢送会中,少女沉晴 (赵薇) 赶来,原来她在城中大学读书,得悉乡间唯一的妹妹沉敏得到医治,千辛万苦赶回来,想待妹妹重见光明刹那,能第一时间相见。

程玮在摄制纪录片的时候,一直鼓励沉敏,故此常听她提起沉晴。眼见她赶来,手里拿著亲手做的礼物送给医生,程深受感动。他主动访问沉晴,两人倾谈时,相当投契。就在短短的三十分钟相聚,彼此都留有美好印像。但程玮已经要起程回港,沉晴亦得回校考试。不过沉敏将被有关团体邀请,以受惠身份往香港筹慕善款,沉晴应该会陪妹妹同往。于是程和沉希望在七月能在港重见。二人话别,但心里都留下一段萌了芽的感情。

程玮:啊,来了这么多天,都不知道原来这里的风景这么漂亮

沈敏:其实阿,你只要多走两步就可以将落日阿,都放进镜头内阿,嘿!再转向左边第一、二、三、四、五...第五块石头...最后的那一块阿!再上去还可以拍到那一株榕树呢!

程玮:你怎么知道我能照到什么?

沉敏: 嗯...在我十二岁时阿,眼睛才开始逐渐看不见,我的眼睛还未出现问题的时候,每天阿,我都在这玩。从小到十二岁,一草一木,一花一树在哪,我都一清二楚,然后眼珠旁边逐渐模糊,只剩瞳孔中间可以看到的时候,我就指天发誓,一定要一生记得这眼前一切的景物...四年咯...

程玮:等明天吧,你就可以看回现在一切的景物了

沉敏:唉,其实...我现在的心情好奇怪哦

程玮:你对我的手术没信心?

沉敏:不是...一个在黑暗中生活了四年的人,突然间告诉她可以看见东西,那种感觉,好奇怪哦

程玮:呵,我还以为那天那个记者的话让你对我的手术没信心了

(内心:我觉得,那天记者的话,似乎对程玮的影响更大。我知道,他对他的未婚妻小兰的感情依然非常深。唉...情人离开的感觉真是好难受啊!就好像当天姐姐要走的时候一样。我那种伤心,真是好像给人遗弃了一样,不论她的离开是迫不得已还是没有选择,都没有分别。姐姐,我明天就可以看见一切阿!但愿,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

程玮:我都说没什么好说的了,那么多年前的事,怎么可以同今天的手术一起相提并论呢,你等了4个礼拜,你应该知道是没结果的

记者:程玮先生,根据我们杂志社的资料显示,十年前你本来是香港出名的眼科权威,只不过在一次手术失败之后,从来没再拿过手术刀,反而做了一个摄影师,而且死于那次手术当中的就是你当时的未婚妻秦小兰,有没有说错呢,程玮先生。

(陷入回忆....)

程玮:小兰,你会没事的。相信我,这次负责手术的全部都是首屈一指的名医,我会负责眼和神经线的部分。陈医生是神经科的专家,我们一定可以帮你割除眼骨膜里面的瘤。

小兰:四成机会有多大,我心里有数,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会尽力医我的。玮,如果手术不成功,帮我完成一个心愿好不好,帮我多照一些照片,比如日出日落,名山大川,还有我所关心的人,即使一个笑容,我都不舍得,这个就是我做摄影师的遗憾。

兰母:为什么会这样?小兰,女儿,她是你未婚妻啊,为什么你连你最爱的人,都救不了?我要告你,告你失职,呜…

记者:程先生程先生,我是XX周刊的,对于你未婚妻家人的指控,你觉得你需要负责任吗?

(回到现实....)

记者:程先生,你不再做医生而现在在医生团里做义务摄影师是对你已死去的未婚妻的承诺,我们还查到,由于沈敏小姐患的是眼腔骨肿瘤,而且动脉瘤的位置是在骨囊之中,也就是和你的未婚妻陈小兰的病例是一模一样的,这么巧整个义务医生团中只有你做过这种手术,程先生,我们想了解下你对沈敏小姐的手术有没有信心呢?以前的经验对你来说有没有造成阴影呢?

程玮:好,既然你一定要做这个专访,我可以跟你说,如果你只是将这次访问的重点放在我身上,你会很失望的,因为我没阴影,更加没有因为我未婚妻的死而自暴自弃,没诚惶诚恐,没不想做人,所以,我不会是你心目中的好故事。我只是想你们知道,现在全中国一共有9百万有视力残疾的人等着医,就是新的白内障的个案每年就有40万个,作为传媒,你们有没有着眼过怎样做些有意义的,发人深省的采访?

记者:程先生,你有那么广阔的胸腔我也很欣赏,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沈敏和他的姐姐,她们自小就父母双亡,又独立谋生,如果手术失败,你有没有想过…

沈晴:我对程玮先生非常有信心

程玮:你是?

沈敏:我是沈晴

程玮:第一次见到沈晴,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对程玮先生非常有信心”,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句话非常有力量,为什么大家素未谋面,一个人可以对另外一个人有这么肯定的信心,沈晴和沈敏很不同,沈敏是一个多愁善感,比较悲观,而且将好多事放在心里的人,而沈晴,一眼就看得出来她非常坚强,从她的眼神,我更加知道,她承受的压力比她外表看起来要重很多,再有十几个小时,啊敏就要拆绷带了,沈晴现在的心情,当然可以理解。

沈晴: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为什么对你那么有信心?其实我和阿敏走过那么多难走的路,以往很多难关我们都可以熬得过去,今天是我们最有希望的一天,我们还怕熬不过去吗?其实,我最担心的,反而是我三年前去城里读书,当时阿敏很不开心,这一心结,我怕她到现在还解不开

程玮:你不是去读书,你是去工作,你怕阿敏眼睛好了之后想读书又没钱,所以出去打工。

沈晴:你怎么知道?

程玮:我在出发前,除了答应医生团负责你妹妹的手术之外,还会帮着做一个纪录片,所以我看过所有的资料,其实阿敏会不开心,只不过是她不知道你为她做的一切,如果她知道了,我想她不会生气的。

沈晴:千万不要让阿敏知道,她还只是一个16岁的小女孩,没有可能承受这么多生活责任。

沈敏:姐姐!

程玮:阿敏?

...

明天会是晴天

程玮:不用担心,阿敏,现在帮你拆掉纱布,之后呢,你要慢慢地睁开眼睛,因为你不可以一下子适应外面的光线,知道吗?来了啊。慢慢,慢慢,睁开眼睛,来了,阿敏,阿敏。

沈敏:嗯...我好紧张啊...不敢张开眼阿...阿!姐姐,玮哥!我想一张眼就看见你们俩,不如你们在我前面坐在一块,等我一张眼啊,就可以一起看见你们两人,

沈晴:哈!小傻瓜...

程玮:好啊!今天你最大。来了啊,慢慢睁开。

沈敏:啊...我看见你阿!姐姐!我看见你阿!啊...姐,为什么你瘦了那么多,还这么憔悴,姐...你一定是为我挨得太辛苦了。姐,原谅我啊。

沈晴:唉,小傻瓜,姐姐是担心你的手术才没有睡觉,看到你没有事情了,我真的好开心,快点,不要哭了好吗?

程玮:这次手术成功,大家都为阿敏开心,尤其是阿晴,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和希望,终于今日得到收成,至于阿敏,开心的不单只是肉体上的缺陷得到康复,更重要的是,因为共同经历了这次患难,就更加体会到她和姐姐之间的亲情。

主持人:欢迎大家出席今天光明行动的庆祝晚会,今晚我们庆祝这期行动之中成功的十宗手术之外,还有一个展览部分。介绍一些防盲....(然后镜头转换到程玮这里)

程玮:咦?阿敏呢?

沈晴:她给记者围着做访问呢,呵呵,那些记者这奇怪,做不成你的专访,还给你教训了一顿,现在又没事一样啦。现在开始找一些有意义的题材了。

程玮:其实开始了我的摄影生涯之后,我发现每一样事情都有很多角度,看到些什么,其实只不过在于看的人站在什么角度去看。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小兰以前整天都喜欢拎着一部照相机到处照相,原来以前的我,是多么不懂欣赏身边的一切

沈晴:程玮,多谢你(赵薇用白话说了一句,好可爱的哦),呵呵

程玮:你说了都有一百次了。

沈晴:不单想谢谢你帮阿敏做手术,我还要感谢你,把勇气都掏出来了。

沈晴内心:程玮的勇气是在于他敢于面对人生,就算在生命中最无情的打击当中,他也不断的在痛苦中,发掘向前的动力,对于她,我就没有这种勇敢的情操,面对这个令我如此感动的男人,我竟然怕触动他往日的一段旧情,怕,是因为怕他会因此而忧伤;怕,更是怕我自己,不能按捺那一霎那的冲动。

程玮:沈晴,明天,我要回香港了。这次纪录片如果一剪好我…我立刻寄一个copy给你。

沈晴旁述:程玮就这样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个山区,而我呢,也回到城里继续工作,同时为阿敏重新开始读书好好的准备一切,新的生活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其实心里应该感到平安踏实才对,为什么我的心里竟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的感觉,难道因为阿敏康复了,我却失去了“生”的意义吗?

沈敏:姐姐!玮哥寄来的包裹啊!

程玮:阿晴,阿敏,别来无恙吧。回来香港后,一直忙着之前我和你说过的出纪录片的后期工作,现在片剪好了,这个copy送给你们留念。

沈敏:快点来看啊!姐姐!

程玮:故事从一个患有眼腔肿瘤的农村姑娘,沈敏开始,沈敏在十二岁那年,发现自己由瞳孔四周开始开始,视力逐渐模糊,几经检查,证实阿敏的眼骨膜里面出现一个恶性肿瘤。从那日开始,这个小姑娘就对天发誓,要将眼前所有的景象全部用心记住,光明行动的义务工作队伍是三月一个晴朗的下午...手术成功之后,看到病人康复的感觉真的很好,其实重新体验新生活的,往往不单只康复者一个。这次在沈敏的个案当中,身为主治医生和取景摄影师的我,对于生命更有一种新的体验,康复中的沈敏如果不肯放下心里的包袱,仍然还活在以前习惯了的黑暗世界里面的话,她根本不可以享受光明带来的乐趣,忘记背后,勇往直前,向着标杆直跑,是我这次义务工作当中得到最大的启示。….阿晴,纪录片里最后的一段,是我很想亲自跟你说的话,我很想由衷地亲自跟你说一句多谢,如果不是在你身上看到那份坚毅,毅力,以及对我盲目的一份信心,那天我想我已经被那个记者打败,不对,是被我自己的过去打败,其实那天你出院之前,我回答记者的,全部我都做了,其实,我有阴影,更加因为我未婚妻的死而自暴自弃,诚惶诚恐,不想做人,坦白说,从你说出那句“我对程玮先生非常有信心”之前,小兰的死一直是我的包袱,我从来没放下过这个重担,对阿敏的手术也毫无信心,而且我选择这个方法是一种逃避,自欺欺人,阿晴,谢谢你,是你告诉我生命的道路是向去走的。在7月中,香港的光明行动会再办一次座谈会,相信你也收到邀请信了,阿晴,康复中的人特别需要人们支持的,所以呢,希望我在香港见到你。 康复者 程玮上。

程玮:今天是沈晴来到香港的第4天,我同沈晴发展出来的一段感情非常愉快,呃..应该说,至少我是这么想的。这几天来的相处告诉了我,原来表面坚强果断的沈晴,其实背后,对于感情是非常脆弱的。今天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光明行动座谈会也是今天在这里举行。这位是光明行动的总管事,张明朗先生。啊朗,也是我中学时代的死党。

张明朗:咦,程玮,见到你真好。

程玮:这两位是沈晴小姐,沈敏小姐。

张明朗:哦HO,我认得。上个礼拜,你的纪录片XX 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我也有看到。你知不知道,这次我们光明行动可以说是我看过这么多的记录片,最有感觉的一次,最后尾声那段,你加上自己的最深感受,在这么多同类节目里哪里可以看到,又或者他节目想做,但做得不够好,感动不了观众,程玮,这次你真的是做得很好。

程玮:其实都是我本身有一定的感觉,才可以拍出有感觉的纪录片.

张明朗:啊,对了,沈敏小姐,做完手术到现在差不多40几天(还是4个多月???)了,你现在是不是可以适应到光明世界里的新生活了?

张明朗:咦,那你真的适应得很好啊,可能一来呢身边有很大的支持,二来是你生命的时间相对来说短了,你打算(认识多一些??)(呃…我的错..)我知道呢曾经有一个个案,由于康复者是先天性失明的关系,在手术之后,他完全接受不了一个他看到的世界,再加上身边的人难以明白他内心的世界,给不了他应有的鼓励和支持,结果,不幸地,他在一个忧郁的情况底下,就这么自杀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张明亮:诶,所以光明行动一直致力于防盲以及治盲的工作。你当它是预防当然是最好了,你运气低,希望减低它的发生的。(这句…极其不肯定…)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真的很希望沈晴和沈敏两位可以参与更多未来的宣传和推广行动,让更多有需要的人,可以分享到你们的经历.

程玮:座谈会好像就要开始了,我想大家都要准备一下。

程玮:啊,今天天气真是好。可以出来…(带好吃的东西放纸鸢??)(呃…大概吧…)好啊,啊亮,你几天没晒过太阳了?

张明亮:哇,你看我的皮肤,还白过平时的MODEL你就知道啦。

程玮:这里是大澳门(不知道是不是…)是香港其中一个出名的海湾,很多人来(放纸鸢??泛舟??)和澳门不同,澳门以前是普通的殖民地,现在已经和香港一样,已经回归祖国了。

程玮:其实香港的地方名称称有的时候真的很混乱,比如铜锣湾圈(区?…地名,不要怪我…),不是铜锣湾,…不是…(大家知道意思就好了哈,就名字差一点点的两个地方啦~)

张明亮:还有啊,…不是….(嘿嘿,同上~)一不小心啊,就会搞错的。

程玮:啊,你记不记得那次,xx(某路人甲)约了我们在xx(某地)外面等,结果大家等了3个钟头。

张明亮:记得。那次本来…(摇头,望天…)结果去不成,xx舍得和我们就先看球了。(背影留给大家…)

程玮:当然是啦,XX在湾仔…(某地)外面等,我们在…(和某地名字很像的某某地)。我记得啊,我们等烦了,所以看球嘛…(嘿嘿,估计吧…)

张明亮:喂喂喂,你看我们的纸鸢,飞得多高(哈~看来应该是放纸鸢啦~),都快看不到了.

张明亮:切,快点啦,跑到那边啊。跑啊,快点,快点。

程玮:来,快点过去那边。小心啊啊晴,这边呐,小心啊。

程玮:沈晴,你在做什么啊?让开让开,让开,给她点地方。让我看一下,沈晴,沈晴。

明天会是晴天…(这人专门说这句的吧)

程玮:有没有药,有没有油,(应该吧…)死了,我家里什么都没有,怎么办,找医生,找医生。

张明亮:喂,你不就是医生。怎么人家做医生,你做医生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程玮:唉,我眼科的嘛,而且我还没做十年了已经。发生什么事了呢?冷静点,一定要冷静,冷静点。

张明亮:你没事吧?

程玮:先喝杯水吧。怎么样,啊晴,现在觉得好点了没?

程玮:怎么会这样呢?好在你现在脸色好多了,刚才真是被你吓死了。你是不是这几日太疲劳(还是太什么?)?

程玮:喂,你在想些什么啊?

程玮:啊晴,啊晴,啊晴,啊敏,啊敏。啊敏都走了,啊亮,啊亮。

张明亮:咦?什么事啊?

程玮:有没有见过啊晴?

张明亮:没啊。

程玮:为什么?为什么?你明知对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心存介意是没用的,你还介意些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啊晴,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张明亮:什么事啊?你和她吵架了?

程玮:有架吵就好了。我都不明白,我哪里有记挂小兰(呜…为什么我听张卫健讲ms是小兰来着…),不对,记挂当然是有的,但是不是那一种的嘛,是…(明明啥来着,不太懂…)可是你说在一段爱情关系上面必定是双方都要有成长的空间,为什么不给点时间大家成长,你一走了之又哪里可以成长,小小时间都不给我,7天,才7天嘛,这次见面,都没有7天,6天17个小时零42分,成长些什么?

张明亮:喂,什么17个小时啊?你自己跟自己说话也是没用的啊。你知不知道她不开心通常会去哪里啊?唉,不如出去找一下啦。

程玮:不开心通常会去哪里?我没想过她会不开心啊,我又怎么会想到她不开心会去哪里呢?

程玮:唉,我沿着城市的边缘,一路这么走,一路上我都不知道我在照些什么,原来香港是这么大的,大得好像没边界一样,今天的天空好灰,灰得我不知道怎么照相,不过我一路这么照,就好像期望着,可以看见沈晴(以上为约等于),是,沈晴,我已经找了她一天一夜。不见了,真的不见了,这一天一夜中,我一边走一边想,其实沈晴说得对,其实我真的不是太了解她,我整天以为,我和她在一起,开心,不就可以了,原来沈晴不是真的这么开心的,我又以为沈晴就像小兰一样,…(俩形容词…耸肩,无奈..)(说话看心情??),凡事不是放在心里面,怎么知道沈晴不是小兰,沈晴不会这么…悲天悯人,我根本一点都没了解过,人像而已,性格一点都不像,程玮啊,为什么你失去过一次的东西,你还会给她机会让她再消失一次。我现在才发觉,我现在身处的这个城市当中,对我来说,是多么熟悉,又多么陌生,在这样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当中,寻找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背影,原来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寻找,错过(…??),迷失,再寻找,这个不断重复的动作,就好像小的时候玩迷宫一样,看不到出口,找不到方向。沈晴,你怎么可以无声无息地,就在这个城市消失。


相关文章推荐:
香港新城电台 | 张卫健 | 赵薇 | 张卫健 | 赵薇 | 土豆 | 香港新城电台 | 张卫健 | 赵薇 | 郭伟安 | 土豆 | 香港新城电台 | 张卫健 | 摄影师 | 赵薇 |
| 张卫健 |
| 赵薇 |
| 郭伟安 | 黎海珊 | 张卫健 | 赵薇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