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连城诀(金庸创作长篇武侠小说)

《连城诀》是当代作家金庸创作的长篇武侠小说,最初于1963年刊载于《明报》和新加坡《南洋商报》合办送的《东南亚周刊》,书名本做《素心剑》。

《连城诀》讲述农家子弟狄云因为生性质朴,屡被冤枉欺骗,在历经磨难之后,终于看穿人世险恶,回归自然的故事。 [1] 该书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人物性格鲜明。 [2]

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的晒谷场上,隐居此处多年的剑术名家“铁索横江”戚长发,看着徒弟狄云与女儿戚芳比试剑法。这时师兄万震云的弟子出现,原来下月十六是万震云五十岁寿辰,而且万已经练成了“连城剑法”,所以现在来请他们前去庆祝,并顺便探讨武功。

在卖掉了家里的黄牛、置得三套新衣之后,戚长发带着狄云、戚芳来到了荆州万家。两位师兄弟互相寒暄之际,黑道人物吕通前来寻仇。狄云在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的帮助下打退了吕通,结果却被万家子弟认为抢了他们的风头,所以深夜前来寻衅,狄云不敌,被人痛扁一顿。白日暗助狄云的那个乞丐又出现了,为了帮助狄云打败万震山的那八个弟子,老丐教给他三招剑法。让狄云奇怪的是,这人所念的剑法口诀和师父的并无分别,只字音偶有差异。但剑招却大不相同。

次日,狄云用这三招剑法果然取胜,万震山甚为震惊,认为戚长发已经练就了“连城剑法”。戚长发极力否认,万震山不信,并拉他到书房中去商量一事:众人只听得里面万震山在斥责戚长发杀了他们的师父、偷走了“连城诀”,而戚长发最后无奈承认、要将剑诀交给万震山狄云、戚芳正在屈恼之间,忽然万震山一声凄厉惨叫,众人冲进去时,发现万震山受伤在地,戚长发已经破窗而出了。

狄云、戚芳因此被困万府。狄云因为看见一个黑影闪过,东边屋中随后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呼。害怕师妹有什么危险。赶去搭救时,却被床上的女子拦腰抱住,被众人诬为采花贼,而且还在他房屋床下发现众多金器银器,酒壶酒杯。戚芳悲愤欲绝,恨不得横剑自刎。

狄云被送往官府,一阵酷刑之后,在牢房内醒来。发现两条铁链竟是从他肩胛的琵琶骨处穿过,半点功夫也使不出来了。他满腹悲恨,大喊大叫,但无济于事。到得第四日,身上的烧渐渐退去,茫然打量这间牢房时,竟然看见屋角之中,一双眼睛狠狠地瞪视着他:这人满脸虬髯,头发长长的直垂至颈,衣衫破烂不堪,简直如同荒山中的野人;他手上手铐,足上足镣,和自己一模一样,甚至琵琶骨中也穿着两条铁链。而看见狄云难过地大哭时,这虬髯犯人只是冷笑,骂狄云是个戏子,是在假装哭喊。每月十五,这个犯人都会被拉出去一阵拷打,而这人回来之后总是修理狄云,幸亏狄云年轻,一个月挨一次打,倒也经受得起。奇怪的是,监狱的窗槛之上,终年不断的供着一盆鲜花,而这疯汉,总是脸色温柔地凝望着那盆鲜花。

转眼之间到了第四年的春天。狄云最思念的还是师妹。在最初来探望过一次之后,师妹再也没有出现。而这天来了一个探监的万门子弟,讲他的师父杀了人已经远走高飞,他的师妹也已嫁给了万震山的儿子万圭。狄云忽然之间没有了悲哀,也不再感到愤恨。人世已无可恋之处,所以打算投绳自尽。但是那个疯汉在这时却救了他,并告诉他自己名叫丁典。在戚长发、万震山围攻他们自己的师父时,偶然得到了一部连城剑诀,为众多武林人物所追。在流落江湖时,认识了一个叫做凌退思的知府的女儿凌霜华,两人一见倾心。知府却以女儿为要挟,逼他交出连城诀,不久后又将他打入大牢,不过他在狱中苦练,最近终于练成了绝顶内功神照功。

狄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讲师父。将信将疑。丁典要传他神照功,他先是不愿,后来想到报仇便学了起来。之后两年,他和丁典打败了一波又一波想来抢取剑诀的江湖人物,日子渐渐平静下来。但是有次接连几日,窗槛上的那只花盆都无人更换。原来这多年来新鲜的花都是凌霜华为丁典所放,如今几日不换,定是霜华出事了。丁典遂带着狄云越狱而出,到得凌知府家,发现凌霜华已死,丁典大恸之下抚棺痛哭,不料凌知府竟在女儿的棺上涂了剧毒的金波旬花毒。丁典中毒极深,嘱咐狄云将来要将他和凌霜华合葬,还未来得及将他研究出来韵剑谱中的秘密全部告诉狄云,身即死去。

狄云在慌乱之中逃到戚芳家,遇见了戚芳和她的女儿,发现戚芳的女儿竟然叫“空心菜”,这是以前他们两人独处时师妹喊他的外号,狄云伤痛欲绝,神智昏迷,在与尾随而至的万圭的拼斗中昏迷过去。醒来已在长江边的一只小船上。便漂流而下。不久在江边一座破庙里碰上西藏血刀门下的一个恶僧宝象,宝象饿急了要吃他,却被狄云无意中用汤毒死。

因为衣衫脏破,狄云便穿上宝象的僧袍,不料在长江边上被人误认为是血刀门的小淫僧,所以在他帮了“铃剑双侠”汪啸风、水笙的忙后,反为二人所攻击。在他就要命丧汪啸风的长剑之下时,血刀门的掌门血刀老祖却出现了,他以为狄云是自己的徒孙。所以不但救了他,还把水笙顺便给掳走了。

这下惹了麻烦。原来水笙是中原武林中南四奇“落花流水”中的水岱的女儿。所以水岱连同四奇中的其他三人陆天抒、花铁干、刘乘风,加上沿途赶来的其他好汉,一路追来。到了川藏边界的一座大雪山中。在就要追上之际,一场雪崩,血刀老祖、狄云、“落花流水”等人都被困在雪山之中。经过一场拼斗,血刀老祖杀了陆、刘、水三人,四奇中位居第二的花铁干却被吓破了胆子,临危屈降了血刀老租。而当血刀老祖终于发现狄云并非自己的徒孙,而且还在暗助敌人时,杀机顿起。不料狄云因喉咙被扼,气塞之下神照功反而水到渠成,杀了血刀老祖。之后花铁干凶相毕露,既想杀了狄云和水笙灭口,又要吃几位义兄义弟的尸体。狄云拼死保护水笙及她父亲的尸体,并为水笙打鹰充饥,慢慢使水笙对他消除了误会。

第二年春天雪化后,被堵在山外的许多高手又入山来。花铁干怕水笙揭露真相,反诬水笙与狄云有私。狄云不顾自身安危挺身而出,为水笙的清白辩护,反使别人更信其事。在水笙的哀求下,狄云只得隐身逃去。

出了雪谷,狄云第一件事就是要回老家瞧瞧师父怎样了。自己从小由师父抚养长大,师父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原来小溪旁、柳树边的三间小屋,竞已变成了一座白墙黑瓦的大房子。打听之下,才知有个外地人在这里发现了宝藏,所以在这里先盖了大屋掩人耳目,以便晚上掘宝。后来他发现这间大屋主人,竟是当初在荆州万震山家中教了他三招剑法的老乞丐。

因为思念,狄云来到了以前和戚芳常来玩耍的一个山洞,在遗留下来的针线篮中看见那本《唐诗选辑》的旧书:那是戚芳用来夹鞋样、绣花样的。在发现有人前来时,狄云将书收入怀中。原来来的这些人竟然是万震云及其弟子。而更让狄云震惊的是那个老乞丐竟然是二师伯言达平。言达平和万震山为连城剑谱而火并,万圭中毒,言达平受伤。狄云救出言达平,方知自己的师父确是个坏人,而二师伯当年教他剑法,原来也是一个阴谋。

狄云随后赶去万家,原想报仇,但经不住戚芳的哀求,将解药给了戚芳,自己离去。在看见狄云遗留下来的那本《唐诗选辑》后,戚芳方知刚才之人竟是狄云;而万圭这时也发现,众人苦苦追寻的“连城剑谱”,竟然隐藏在这本滴落了戚芳泪水的诗集当中。万圭父子发现威芳可疑,想要将她杀掉,为狄云所救,在和狄云一起将要离开时,戚芳心有不忍,找借口又回去救了万氏父子,却为万氏父子所杀。

狄云将连城剑谱的秘密刻写在江陵城墙上,想引出万氏父子报仇,却因此目睹了万震山、言达平及死里逃生的戚长发三人间的火并。他在危急之时救了师父,师父反要杀他。等到凌知府、花铁干、汪啸风等一拥而入抢夺宝藏,并因此一个个毒发疯狂时。狄云终于看穿世事人心,在将丁典和凌霜华合葬之后,他带着师妹的女儿“空心菜”,匹马走上了征途。他不愿再在江湖上厮混,他要找一个人迹不到的荒僻之地,将“空心菜”养大成人。他回到了藏边的雪谷。昔日和水笙避难的山洞前。出乎他的意料,水笙正等在那儿,并说知道他一定会来。 [4]

《连城诀》写于19631964年,那时《明报》和新加坡《南洋商报》合办一本随报附送的《东南亚周刊》,这部小说就是为那个周刊而写的,书名当时叫做《素心剑》。 [5]

《连城诀》是从金庸埋藏心底的一个儿时故事发展出来的。他家有个叫和生的长工,是个残疾的驼子,小时他发现爸爸妈妈对和生很客气,从来不差和生做什么事,只是让他在家扫地、抹尘,接送孩子们上下学堂。遇到下雪、下雨的日子,和生总是抱着他上学,是他记忆中一个很亲切的老人。和生是江苏丹阳人,家里开一家小豆腐店,父母替他跟邻居一个美貌的姑娘对了亲。家里积蓄了几年,就要给他完婚了,结果他被一家财主诬陷为贼,下到狱中,关了两年多才放出来。父亲、母亲都气死了,未婚妻给财主少爷娶了去做继室。有一天和生在街上撞到财主少爷,取出一直藏在身边的尖刀,将那财主少爷刺了个重伤。和生也不逃。正好金庸的爷爷查文清做丹阳知县,重审狱中每一个囚犯,得知和生的冤屈,十分同情,不过他刺人行凶确是事实,也不便擅放。查文清辞官时,索性悄悄将和生带回家来。和生当然不是真名。 [2]

狄云

“铁锁横江”戚长发的弟子,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铺乡下长大,憨厚,朴实,无心却执拗,与师妹戚芳青梅竹马。他从戚长发那里学得几招“躺尸剑法”,在万府做客时又从师叔“陆地神龙”言达平那里学得“刺肩式”、“耳光式”、“去剑式”三招,后来从丁典那里学得《神照经》,最后从血刀恶僧处得到《血刀秘笈》练成绝世武功。他无意中卷入万、戚同门师兄弟因利害冲突而勾心斗角的漩涡;又因自己憨直傻气,缺少机变,胜万门八徒后,招来弥天大祸:师父不知去向,他自己则遭万家诬陷,打入死囚牢中,受尽人间难以想像的苦楚与折磨。在得知师妹嫁与万圭,一切希望破灭之后,决心一死了之,幸被狱友丁典所救。好不容易逃出监狱,躲开万门师徒之迫害,又侥幸未做宝象充饥之物。因身着宝象僧衣,被误认为“血刀恶僧”,要他代之受过。后落入血刀门与江湖上其他门派的争斗。 [6]

水笙

“铃剑双侠”之一,“冷月剑”水岱的女儿。活泼美丽,娇惯任性,脸色微黑,相貌极为俏丽,正直善良。狄云因身着僧衣,被她误认为“血刀恶僧”。她疾恶如仇,纵马踹断了狄云的腿。她最初就把狄云当作恶棍,始终担心被其奸杀。血刀老祖为摆脱江湖门派的围追,把她掳为人质。在优裕环境中长大的水笙多少有点不通世故。她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与他的两个好兄弟悲壮地死去,短短数日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在雪谷的日子里,她和狄云由误解、戒备到和解,对狄云的认识逐渐转变,好感渐生,明是澄清误会,暗却种下情苗,只是他们自己还未意识到,尽管一个还想着师妹,一个惦记着表哥。水笙拆了自己的衣服,用衣线串起一根根羽毛,织成一件羽衣,表达了一个女孩对男人说不尽的情意。狄云虽没穿这件羽衣,甚至还踩了几脚,踢进洞里,却将羽衣深深地嵌进了心里边。 [6]

丁典

荆门人,出生于武林世家。形貌粗鲁,却风流倜傥,义薄云天。在三斗坪救了“铁骨墨萼”梅念笙,得《神照经》及“连城诀”。在汉口菊花会展与凌霜华一见钟情,并陷入热恋,因门第之殊异而不被凌退思接受。遭暗算,被囚在荆州大牢。丁典为了存续与凌府千金的情缘,甘愿每月惨遭一次毒打。而凌霜华则天天摆一盆花,放在丁典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丁典缘情进了大牢,凌霜华为情自毁了花容月貌。逃狱后丁典闻知情意深重的凌妹妹死了,前去探望,不料又上当中“金波旬花”剧毒。他对狄云说:“兄弟,别说我中毒无药可治,就是医得好,我也不治。”他为的是死了便可以去与情人相会。丁典终为爱情而殉身。 [6]

陆天抒

“落花流水”四侠之一,号“仁义陆大刀”。此人身形魁梧,白须飘飘,形貌威猛,一柄厚背方头鬼头刀使得神出鬼没。他一来年纪最大。二来在江湖上人缘极好,因此排名为“南四奇”之首。他性如烈火,对伤风败俗、卑鄙不义之行最为恼恨。与众江湖豪杰围追血刀老祖时,在雪谷由于血刀老祖深谙雪性,在厚雪层中挖洞制造氧库。每逢呼吸困难,便探头到洞中吸几口气,而陆天抒不懂窍门,憋得慌时窜到雪上吸气,因而下体便被血刀僧连砍三刀。一代英豪葬身雪谷,不幸遗体又被花铁干吃掉。 [6]

花铁干

“南四奇”“落花流水”之一,江西鹰爪铁枪门的掌门。人称“中平无敌”,以“中平枪”享誉武林,身怀“岳家散手”。在雪山谷误杀义弟刘乘风,因而心神大受激荡,平生英雄豪气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沮丧、惊吓、受不了血刀老祖的心理战,终使这位名门掌门精神崩溃,跪地求饶,屈膝投降。此后,他又欺凌弱者,遮掩丑行,成为罪不可赦的人物,由一代大侠沦为小人。在被困于雪谷的数月间,他真愧对生死之交,寝其(结拜兄弟)皮而食其(结拜兄弟)肉,人性之恶全部显露。日后花铁干终究心下不安,时时怕陆天抒和刘乘风的鬼魂来找他算账。因贪图天宁寺“大宝藏”而在佛像背后与一群江湖豪客变成了野兽,抢夺中让珠宝上的毒药送掉性命。 [6]

水岱

“落花流水”四大高手之一,外号“冷月剑”,水笙之父,汪啸风的舅父。此人白须如银,相貌俊雅,豪爽正气。极疼爱女儿,女儿被掳为人质,与众江湖豪杰围追血刀老祖,在雪谷与血刀老祖展开恶战,遭血刀老祖所挖雪井机关的暗算而被斩去双腿。面对为自己丧命的陆天抒大哥的英灵,面对花铁干误杀了自己的兄弟刘乘风.面对精神崩溃的花铁干二哥抛弃短枪屈膝投降,面对女儿水笙即将遭受恶僧的凌辱,水岱宁死不降,请求“小师父”狄云“大慈大悲”了断自己性命。狄云目睹水岱的英雄气概心想反正是活不成了,与其再让他吃零碎苦头,受莫大侮辱,倒不如死得越早越好,于是一咬牙,奋力挥棍击在水岱天灵盖上,水岱头颅碎裂,当即惨亡。一代大侠遭此下场,令人为之伤悲。 [6]

戚芳

“铁锁横江”戚长发的独生女,狄云的师妹,万圭之妻。淳朴、健康、美丽,性格软弱。戚芳自幼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铺乡下长大,从父亲那里学得几招“躺尸剑法”。她与师哥狄云青梅竹马,虽说没有行定聘之礼,但早就芳心暗许。戚芳算不上大家闺秀,但却几近小家碧玉。在入万府之后,被万圭师兄弟所青睐。她误信谎言,被假象蒙蔽,轻易地相信别人而误会师哥狄云,在师哥无确切信息的情形下,嫁给与己毫无感情的万圭,似乎对师哥有点无情,却又是万般无奈。嫁给万圭后,她相夫教子,恪守妇道,但她又不忘旧情人,生了个女儿取名“空心菜”,整天喊着过去情哥的名字,这似乎对丈夫不忠,却又在情理之中。 [6]

血刀老祖

西藏青教血刀门第四代掌教。身怀血刀内功和刀法。此人身穿黄袍,年纪极老,脸上都是皱纹,凶悍诡诈,心狠手辣。血刀老祖武功高强却又逞凶嗜杀。为摆脱江湖各门派围追,绑架“南四奇”中水岱的女儿水笙为人质,遭雪崩而暂时脱险。血刀老祖带着狄云和水笙一路西逃,敌人愈来愈众,但他离西藏老巢却越来越近。他自幼生长于藏边冰天雪地,熟知冰雪之性。在藏边雪谷里血刀老祖与“南四奇”进行了一场恶战。 [6]

人性之恶

《连城诀》的主题意图和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极其相似,它不遗余力地揭露人性丑恶和物欲异化,是对世俗物欲和贪婪否定同时也是对人性和文化中正能量的一面的反向肯定。丁典为爱情自甘牢狱至死不渝,水岱为救爱女不惜身死雪山,狄云面对巨大宝藏无动于衷,这些都可以看出作者并未一味的沉迷于恶的深渊,而更多的是对它的否定和反抗,最终导向的不是沉沦,而是象征纯洁与美好的净土“雪谷”。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文本中塑造得出彩的人物并非主人公狄云,而是几个坏人形象,尤其是花铁干,这个人物即使拿到严肃文学的人物长廊中也毫不逊色。作者对这个人物显然极其重视,从名字设置上便可见一斑,名铁干,却冠以“花”姓,不无深意。花铁干是以一代大侠的形象出场的,且“一生行侠仗义,并没有做过什么奸恶之事”,然而就是这么一位正面大侠在三位兄弟惨死之后,竟在已是不堪一击的血刀老祖心理战术之下屈服,以至跪地求饶,大献馅媚,甚至为求苟生大吃兄弟尸体,为掩盖丑行在灭口不成之后肆意污辱侄女水笙清名,简直卑鄙无耻,令人作呕,堪称小说中的惊人之笔。好端端一代大侠,雪谷一战如何就迅速的走到反面变成大奸大恶之人,对此,文中也给出了相应解释:“今日一枪误杀义弟刘乘风,心神大受激荡,平生豪气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受血刀僧大加折辱,数十年压制在心底的种种卑鄙龌龊念头,突然间都冒了出来,几个时辰之间,竟如变了一个人一般。”金庸在此以极其敏锐的眼光发现了在正常秩序下被压抑和窝藏着的卑劣人性在特殊情况下骤然爆发的可能,花铁干性情的前后巨变不仅袒露出人性中所固有的弱点及其复杂性,同时也是对社会中普遍认可的文化道德一种质疑,这种在人身上业已形成的牢固的道德秩序不但不能有效地帮助花铁干度过难关,反而成了一种催促其自我毁弃的强大推力,不能不引人思考,这或许正是《连城诀》真正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7]

在这一意义上,小说《连城诀》正是一个深刻的寓言。一个关于人心、人性、人生与人世的“连城之诀”的大寓言。 [8] 但小说虽以揭露人性丑恶为主,但中问也不乏人间正义的描写,如狄云虽历经磨难小改善良本性,丁典对梅念笙的救助,都表现了作者对正义力量的赞扬。 [9]

爱情

爱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没有悲剧就没有悲壮,没有悲壮就没有崇高”。而悲剧往往使作品显得更深沉,更有艺术魅力,悲剧的爱情使得这部小说具有很深的艺术感染力。在这部小说里描写的三对爱情都以悲剧而告终,并且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丁典和凌霜华的爱情令人可敬。他们的爱情纯真专一,不掺杂任何私人成分,是一种脱俗的理想情爱,但现实的残酷却使他们永远的分开,他们只能抱着死能同穴的信念,用死的形式祭奠了爱情,他们的爱成了永恒。作者对这种爱情是深深的赞赏。《人淡如菊》这一章节,就是对他们爱情的高洁的赞美。

狄云与戚芳的爱情令人可惜。他们本是很相爱的一对,青梅竹马,虽没有明说却彼此爱得很深,因为旁人的挑拨破坏而分开,但彼此心中始终未能忘情。就在要冰释前嫌、重归于好时,善良的戚芳被丈夫狠心的杀害,终未能结合,令人深感遗憾。

汪啸风与水笙的爱情令人可悲。他们也是青梅竹马很般配的一对,血刀老祖的出现使他们由知己变成了陌路。在水笙陷在雪谷的日子里,他们互相等待守望,彼此钟情对方,及至重新相见,汪啸风内心的“清白”心魔开始折磨二人,再加上花铁干的恶意诬陷,最后二人成了怨偶,水笙退居雪谷,汪啸风加入了夺宝的行列。他们的爱情令人反思,真正相爱的双方应该经得起考验,而不能猜疑。 [9]

小说情节曲折,技法圆到,作品以主人公狄云的遭遇为线索,主要记叙了江湖各派为抢夺《连城诀》找寻大宝藏而展开的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集中展示了贪欲所导致的人性严重变态。丁典与凌霜华、狄云与戚芳、汪啸风与水笙的爱情也在争夺宝藏的过程中被葬送。夺宝模式的情节、侦探小说的构思、情义与金钱的较量,使作品有较强的可读性。 [6]

《连城诀》对故事当中的每一个人物进行了大面积的感情渲染,使得无奈的时代背景,多了一丝丝的人情味在里面。即使故事的主人公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也能够理性、积极的面对,并且努力的想出较好的解决办法,这才使得故事的主人公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感情的渲染还包括个人情感,小说当中的个人情感一项都被刻画的非常细腻,由此可见,渲染感情能够有效的突出作品的整体品位,会将读者带入一个丰富的情感世界。 [10]

《连城诀》的情节属于夺宝模式但并不一般化。它不是浅显的正邪较量,而是对人性的深刻反思。书中,烈女凌霜华抑郁而终,大侠丁典中毒身亡;“落花流水”南四奇里,水岱、陆天抒、刘乘风德艺双馨堪称中原武林英雄的典范,壮志未酬,葬身风雪之中;而不敢恭维的就是那贪生怕死却自以为是的无耻小人花铁干;狄云更是祸不单行,屡遭大难而身残体废,宅心仁厚却身世坎坷,含冤莫白,饮恨江湖,令人扼腕叹息。但是,金庸怜惜狄云,结局成全了狄云的人生理想:遁世隐居,淡泊自首,回归自然。

金庸在刻画人性变异时,将无奈写成了现实,将遭遇写成了必然。事实就是如此,无可幸免但却又无可奈何。对于人性的角逐演绎,金庸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拿捏恰如其分,人物结局安排出乎读者意料但是又在情理之中。 [11]

赤尻连拳:吕通的功夫。亦是“六合拳”中一路,杂以猴拳,讲究搂、打、腾、封、踢、潭、扫、挂,又加上猫窜、狗闪、兔滚、鹰翻、松子灵、细胸巧、鹞子翻身、跺子脚八式,式中套式,变幻多端。

大力鹰爪手:梅念笙的功夫。

登萍渡水:轻功。水岱的功夫。使用时身子便如在水上漂行一般。

孔雀开屏:“铃剑双侠”之一汪啸风的功夫。这套“孔雀开屏”翻来覆去共有九式,九式连环。

蓝砂掌:被蓝砂掌所伤后只能用“玉肌丸”医治。

六合拳:吕通的功夫。

批纸削腐:血刀老祖的功夫。练习时,先用一百张薄纸,叠成一叠,放在桌子上,一刀横削过去,将一叠纸上的第一张批了下来,不许带动第二张。然后第二刀批第二张,第三刀批第三张,直到第一百张纸批完。

神照功:“铁骨墨萼”梅念笙所创,是书中内功威力最强的、最奥妙的法门。

太极剑法:“柔云剑”刘乘风的功夫。刘乘风与血刀老祖交手时曾用。

唐诗剑法:即“躺尸剑法”。在荆州言达平传给狄云的“刺肩式”、“耳光式”、“去剑式”是其中的三招。

躺尸剑法:实际应该是“唐诗剑法”。这是戚长发误导女儿、徒弟而编出的谎言。

铁臂功:太行山寨主吕通的功夫。吕通这铁臂功须得横扫直击,方能发挥威力。与狄云交手时用过其中的“风云乍起”。

无影神拳:属“神照功”,无声无影,去势很快。

岳家散手:“中平无敌”花铁干的拳脚功夫。掌影飘飘,左一掌、右一掌地打向敌人。

追踪之术:来自关东的马贼的本事。 [6]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严家炎《师道师说 严家炎卷》:《连城诀》这个作品可能不大受人注意,却也有着相当深刻的思想,它写出了贪欲可以让人丧心病狂到何等可怕的地步,把师徒、父女等人伦关系全部破坏干净,令人震撼。 [12]

作家曹文正:在《连城诀》中,尤见金庸冷峻的描述功夫,他不加任何评论,完全让残酷的真相说话。这种纯客观地描叙出的世界,足以和古今中外的悲惨世界媲美。其艺术感染力是震憾人心的,令人不忍读第二遍。《连城诀》在结构上大起大伏,伏笔甚多。它的弱点是写情太苦,不符合一般读者的阅读心理,尽管添了一条光明的尾巴,但还是超出了审美主体的接受能力。 [13]

金庸,本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农历二月初六)生于浙江海宁,1948年移居香港。当代武侠小说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政治评论家、社会活动家,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香港最高荣衔“大紫荆勋章”获得者、华人作家首富、原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 [14]


相关文章推荐:
金庸 | 明报 | 南洋商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