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炼丹术

炼丹术是指我国自战国以来就创始和应用了将药物加温升华的制药方法,为世界各国之最早者。西元九、十世纪我国炼丹术传入阿拉伯,十二世纪传入欧洲。

炼丹术不是科学,就像江湖技法虽然蕴含某些科学道理但不是自然科学,此体系发展不出科学。炼丹法所制成的药物有外用和内服两种,外用者至今还很有价值,内服则由于其毒性较大而逐渐被淘汰。所谓「神丹妙药」,以求「长生不死」「还丹成仙」,则是荒谬的。

炼丹法所制成的药物有外用和内服两种,外用者至今还很有价值,内服则由于其毒性较大而逐渐被淘汰。所谓「神丹妙药」,以求「长生不死」,则是荒谬的。

道家外丹黄白术在中国盛行了近两千年。我国著名的化学史专家袁翰青先生认为:炼丹术是近代化学的先驱,它所用的实验器具和药物则成为化学发展初期所需要的物质准备。虽然道家外丹黄白术最终未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但道家金丹家顽强不息的实践和探索活动,客观上却刺激、推动了中国古代科学的发展。纵观整个世界化学发展史,正如在西方,在古希腊亚历山大里亚时期,“化学在炼金术的原始形式中出现了”一样,在东方,道家外丹黄白术则孕育了中国灿烂的古代化学,中国人引以自豪的四大发明之一黑火药就是最初在唐代道家金丹家“伏火”实验中孕育出来的,在北宋时期率先应用于战争之中。而道家外丹黄白术中的金丹思想在中国古代化学思想史上则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和意义。有关道家外丹黄白术对中国古代化学思想的贡献,可参阅今人盖建民著《道教科学思想发凡》等相关书籍。

内丹术:是道家一种重要的修炼方法,一般视为道家气功(炼气术)的一种,以修练成仙而达至长生不老为最终目的。此术以人体为丹炉,故称“内丹”,以别于“外丹”之用鼎为炉。

内丹术起于黄老道,盛于唐宋,传统上,气功之主要修练及研究者皆为道家人士以及深受道家医学影响的医师。固华夏传统气功,均属内丹功。内丹功之根,乃是阴阳之变、五行生克、天人合一、天人相应等道家理论,以及丹士所掌握的丰富中华医学知识。汉晋唐时代,内丹功渐成为内家武学。内家武学暗藏内丹术,并能致用,固不少修道者亦以内家武学为炼丹修心之捷径。修炼内丹或内家拳,一般能使弱者体质于一两年内迅速转强。太极拳名家吴图南、陈微明等,均属此列。今练内家拳图以强身者众,唯多不知内家拳强身之妙,在其隐于心法中之内丹功。若只谙外形,实在无用,缺者正是内丹术。

外丹术:外丹术指道家通过各种秘法烧炼丹药,用来服食,或直接服食某些芝草,以点化自身阴质,使之化为阳气。另外,道家外丹也可指“虚空中清灵之气”。外丹术也可指炼金术或道家法术如符、雷法等。

“丹鼎派”是道教中以炼丹求长生成仙为主的各宗派的通称。最早由古代的黄老道家发展而来。

近代道教学者、前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陈撄宁认为内丹养生是道教的精华。

化学Chemistry,源于阿剌伯炼金术Al-Kimiya。

尽管理、气、数的原理应用在炼丹术上或者比应用在天文学上较为隐晦和难以捉摸,但中国的炼丹术家凭着他们对阴阳五行和数的知识,尝试把铜、铅等金属炼成黄金,以求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参同契五相类秘要》是一部重要的炼丹理论书籍,它的开端便有下列一个表:

阳 一 二 三 四 五

水 火 木 金 土

阴 六 七 八 九 十

这个表对于阴阳、五行和数字的分配,与"河图"是一致的(参考本书第一篇),可见理、气、数的原理和炼丹术有密切的关系。炼丹失败固然可以归咎于炼丹过程的疏忽,但也可以归咎于命运,而命运就是数的另一面。因此,一个人必须命中注定与仙有缘才能炼成金丹,否则必定失败。

丹,是中药的一种剂型,古今许多药方都名之曰“丹”,以示灵验,如天王补心丹、至宝丹、山海丹等。这些方药,主要由动植物药配制而成,与本来意义上的丹毫不相千,只是借用“丹”名而已古代炼丹术对后世的深刻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炼丹术,又称外丹黄白术,或称金丹术,简称“外丹”,以区别于长寿真人丘处机全真龙门派的“内丹”导引术。炼丹术约起于战国中期,秦汉以后开始盛行,两宋以后,道教提倡修炼内丹(即气功),“丹鼎派”风行一时而排斥外丹术;直到明末,外丹火炼法逐步衰落而让位给“本草学”。

炼丹是古人为追求“长生”而炼制丹药的方术。丹即指丹砂或称硫化汞,是硫与汞(水银)的无机化合物,因呈红色,陶弘景故谓“丹砂即朱砂也。”丹砂与草木不同,不但烧而不烬,而且“烧之愈久,变化愈妙。”丹砂化汞所生成的水银属于金属物质,但却呈液体状态,具有金属的光泽而又不同于五金(金、银、铜、铁、锡)的“形质顽狠,至性沉滞。”。

由于丹砂的药理效用及其理化性能,古代炼丹家将其作为炼丹的主要材料。其形体圆转流动,易于挥发,古人感到十分神奇,进而选择其他金石药物来和液体汞(水银),按照一定配方彼此混合烧炼,并反复进行还原和氧化反应的实验,以炼就“九转还丹”或称“九还金丹”。这是人类最早的化学反应产物。在古代,它被认为是具有神奇效用的长生不死之药。成书于秦汉之际最古本的“本草学”著作《神农本草经》,将五金、三黄、乒石等40多味药物分别列为上、中、下三品,指出其分等级的标准是:“上药令人身安、命延、升天、神仙,……”其中丹砂被列为炼丹的上品第一,是古代炼丹术最早选择的重要药物材料。炼丹家将丹砂加热后分解出汞(水银),进而又发现汞(水银)与硫化合生成黑色硫化汞,再经加热使其升华,就又恢复到红色硫化汞的原状。丹砂炼汞和汞、硫化合而还丹砂,实际上是属于化学的还原和氧化反应。晋人葛洪《抱朴子?金丹篇》说:“凡草木烧之即烬,而丹砂炼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其去草木亦远矣,故能令人长生。”

炼丹在修炼活动或过程中显得极其神秘诡异。如认为丹处所的选择,应在人迹罕到、有神仙来往的名山胜,否则“邪气得进,药不成也。”开鼎时,术士须斋戒洁顶冠披道,跪捧药炉,面南祷请大道天尊;再如入山炼,

须选“开山月(三或九月)”的吉日良辰;筑坛要烧符篆,炉鼎插置宝剑古镜。如此等等,无一不充斥了极其浓厚的迷信色彩。但古代炼丹家亲自从事采集配制药,并通过反反复复的大量化学实验,有意无意地发展了原始化学事业,可以被视为现代化学之祖。英国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称:中国炼丹家乃世界“整个化学最重要的根源之一。”

关于工具和设备,见于炼丹文献的大约有十多种,就是丹炉、丹鼎、水海、石榴罐、甘蜗子、抽汞器、华池、研磨器、绢筛、马尾罗等。

丹炉也叫丹灶。南宋吴《丹房须知》(公元1163年成书)有“既济炉”和“未济炉”。安置在丹炉内部的反应室,就是丹鼎,又名“神室”、“匮”、“丹合”,有的像葫芦,有的像坩埚,有的用金属(金、银、铜)制作,有的用瓷制。《金丹大要》有“悬胎鼎”,内分三层,“悬于灶中,不着地”。《金华冲碧丹经要旨》说,神室上面安置有一种银制的“水海”,用以降温。《修炼大丹要旨》中另有一种“水火鼎”,可能是鼎本身具有盛水的部分。总之,这些东西是炼丹的主要工具,可以放在炉中加热,使药物在里面熔化并起反应,或使它升华。

除丹鼎外,拣丹家还有专用于从丹砂中抽汞的蒸馏器,可以叫它“抽汞器”。《金华冲碧丹经要旨》所载的是简单的一种,分两部分,上部形似圆底烧瓶,叫做“石榴罐”,下部作桶形,叫做“甘埚子”。用的时候加热,使罐中生成的水银蒸气在甘祸子的冷水中成为液体水银。南宋吴《丹房须知》有另一种比较复杂的蒸馏器的图,虽然没有说明用什么材料制成以及大小、用法等,但是从图上可以清楚出地看,下部是加热的炉,上部是盛丹砂等药物的密闭容器,旁边通一根管子,使容器里所生的水银蒸气可以流入放在旁边的冷凝罐里。这样的蒸馏设备,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相当完善的,当然是在长期炼丹实践中逐步改进的产物,它的成型当在吴之前。西方科学史家一向认为蒸馏器是阿拉伯人发明的,其实我国古代炼丹家早已有制造这种设备的传统。

炼丹术所用的药物和工具同化学的产生有关,关于药物方面,化学史家袁翰青(19051994)曾根据炼丹文献作出一个不完全的统计,包括无机物和有机物在内,总共约有六十多种。当然、这统计还不够完整,因为不仅植物性、动物性药物没有列入,即使单从金石药来看,恐怕也不止这六十多种。不过,我们从这里可以对古代炼丹的常用药物得到一个大概的印象。

元素:汞、硫、碳、锡、铅、铜、金、银等。

氧化物:三仙丹(HgO)、黄丹(PbO)、铅丹(Pb3O4)、砒霜(As2O3)、石英(SiO2)、紫石英(含Mn)、无名异(MnO2)、赤石脂(Fe2O3)、磁石(Fe3O4)、石灰(CaO)等。

硫化物:丹砂(HgS)、雄黄(As2S2)、雌黄(As2S3)、石(FeAsS)等。

氯化物:盐(包括戎盐、冰石等,NaCl)、硇砂(NH4Cl)、轻粉(Hg2CI2)、水银霜(HgCI2)、卤咸(MgCl2)等。

硝酸盐:硝石(KNO3或NaNO3)。

硫酸盐:胆矾(CuSO4?5H2O)、绿矾(FeSO4?7H2O)、寒水石(CaSO4?2H2O)、朴硝(Na2SO4?10H2O)、明矾石(K2SO4Al2(SO4)3-2Al2O3?6H2O)等。

碳酸盐:石碱(Na2CO3)、灰霜(K2CO3)、白垩(包括石钟乳等,CaCO3)、炉甘石(ZnCO3)、石曾(Cu(OH)2?2CuCO3)、空青(Cu(OH)2CuCO3)、铅白(Pb(OH)2-2PbCO3)等。

硼酸盐:蓬砂(Na2B4O7)。

氯化物:盐(包括戎盐、冰石等,NaCl)、硇砂(NH4Cl)、轻粉(Hg2Cl2)、水银霜(HgCl2)、卤咸(MgCl2)等。

硝酸盐:硝石(KNO3或NaNO3)。

10H2O)、明矾石(K2SO4? Al2(SO4)3?2Al2O3?6H2O)等。

硼酸盐:蓬砂(Na2B4O7)。

硅酸盐:云母(白色,H2KA13(SiO4)3)、滑石(H2Mgs(SiO3)4)、阳起石(Ca(Mg,Fe)3(SiO3)4)、长石(K2O?A12O3?6SiO2)、不灰木(石棉,H4Mg3Si2O7)、白玉(Na2O?Al2O3?4SiO2)等。

合金:石(铜锌合金)、白金(白铜,铜镍合金)、白(铅锡合金)、各种金属的汞齐等。

混合的石质:高岭土(SiO2、Al2O3等)、禹余粮(含褐铁旷和粘土的砂粒)、石中黄子(夹有黄色粘土的砂粒)等。

有机溶剂:醋(CH3COOH)、酒(CH3CH2OH)。

中国炼丹术的发明源自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长生不老的观念。如后羿从西王母处得到不死之药,嫦娥偷吃后便飞奔到月宫,成为月中仙子。我们没有确切的纪录知道古代的服药者吃甚么丹药以求长生,但若根据晋人编纂的《列仙传》,他们所服食的包括丹砂、云母、玉、代赭石、石、松子、桂等未经制炼的矿物和植物。

中国炼丹活动起源于公元前3世纪。东汉魏伯阳所著《周易参同契》是现存世界上最早的炼丹术理论著作,书中提到当时的炼丹家有《火记》600篇,可见当时火法炼丹已积累了大量经验。晋代炼丹家葛洪的《抱朴子》,对汉晋以来的炼丹术作了详细记载和总结。但真正的炼丹术却起源于秦始皇
  秦始皇终其一生,都对神仙方术抱着疯狂的幻想。

《史记》里记载,秦始皇20多岁的时候,就迷上了长生药和“真人术”。为了达到修仙的目的,在炼丹方士卢生等人的鼓动下,秦始皇甚至把皇宫搬进咸阳地宫,足不出户呆在里面,一面批阅奏章,一面“接引”神仙,不许外人打扰。这样的记载就在《史记》里能找到若干处。
  至少,秦始皇“坑儒”之前就在炼丹。而他以水银为陵墓地宫的江河湖海,也很可能暗示着他到死都深信,丹砂水银对帮助他死后继续统治这个“万世”江山有着神奇的魔力。

事实上,巴清在更早的战国末期,就已经接管其家族经营的庞大丹砂水银帝国了。而她掌握的神仙方术,也很可能在这个时候就进入了秦始皇的视野。
  宋代学者刘有《女贞花》一诗写道:“巴妇能专利丹穴,始皇称作女怀清。此花即是秦台种,赤玉烧枝擅美名。”

黄老方术已于战国时萌芽,秦始皇、汉武帝亦好神仙和长生之说。诸方士如李少君、栾大等在朝廷服务,武帝时刘安也是著名的炼金丹人物,其著作《淮南子》曾提到汞、丹砂、雄黄等药物。至景帝炼金风气流行,西汉末的王莽也喜神仙思想和炼丹术。另外,道教亦与炼丹术扯上关系,道教创办者张陵亦被称精通此术。

东汉前炼丹术有两个不同传统:一是致力寻找长生不老药;二则试造黄金。东汉时两个传统汇合为一,炼丹术家尝制长生不老药,而促成两个传统结合的因素实与医药发展有关,因此许多著名炼丹家如葛洪、陶弘景等同时是大医药家。葛洪对炼丹术和早期的化学贡献保留在《抱朴子内篇》内,纪录了许多长生不老药(如太清丹、金液)及它们的制炼方法。

以上是一种流传已久的信仰,更指出凡人也能脱胎换骨成神仙,此变形可用阴阳五行的理论作解释。

在春秋战国时期,是奴隶社会的盛世,诸子百家争鸣,生产也达到鼎盛时期。说到“鼎”,这是古代的烹饪器,也是记载功勋的礼器,黄老道家说黄帝造九鼎,鼎就成了传国之宝。考古发掘的文物,如有名的司母戊大方鼎,说明在当时冶炼青铜(铜锡合金)和铸造技术都已达到极高水平。《周礼考工记》中就已经记载了合金成份不同而性质不同的“六齐”规则。

鼎本是煮肉汤和食品的器具。但这时人们就希望在鼎中也能炼出一些别的东西。传说秦穆公的女婿萧史就在宫中炼丹,他曾经炼成“飞雪丹”给秦穆公的女儿擦在脸上(实际上是炼成的铅粉)。他也许可以算是最早的化学家。

由于各种金属矿物都是由土中开采出来的,所以在五行生克学说中就有土生金的说法。于是当时就有一种设想,那就是认为矿物在土中会随时间而变的。例如认为雌黄千年后化为雄黄,雄黄千年后化为黄金。朱砂200年后变成青,再300年后变成铅,再200年成为银,最后再过200年化成金。能不能加速这种变化呢?这时就产生了夺天地造化之功的思想,企图在鼎中能作到“千年之气,一日而足,山泽之宝,七日而成”。于是就在鼎中放入各种药物,封闭后进行加热烧炼,以为可以炼出贵重的金银来,这样炼金术在战国末期就萌芽了。到了秦皇汉武时期,由于最高统治者的支持,炼金术就大发展起来,这时不仅要由低贱的金属如铜、铁等制造出贵重的金、银来,还要为统治者修炼出吃了能长生不老的仙丹来。所以在中国发起的这场探索活动应该叫做“金丹术”。他们把人与物相类比,认为黄金和玉都是不朽不坏的,所以最好能由金和玉中提出精华来给人吃,于是就有“服金者寿如金,服玉者寿如玉”的理论。这时炼丹家就希望能炼出一种名叫“金液”的神秘物质,人吃了可以长生不老,与普通物质配合就能变成黄金。

最早热衷于炼丹术的是西汉的淮南王刘安,他在他的宫中召致了方士千余人修炼金丹和表演特异功能,后来又编写了《淮南子》,还有《淮南万毕术》等著作,但可惜《万毕术》一书现已失传。

淮南王刘安后来因谋反而被杀,刘向抄淮南王的家时得到一部炼黄金的秘书,就自己也去试炼,但一直不成功。汉武帝刘彻是刘安的侄子,也热衷于方士的奇怪表演和炼丹术,他召致了不少特异功能的人进宫,表演成功了就封为将军,甚至把公主下嫁,但骗局一旦被揭露又立刻拉出去砍头。

在汉代是炼丹兴起的时期,虽然真金没有炼出来,却制成了多种貌似黄银和白银的假金。更发现了许多种化学反应,最主要是铅、汞、硫、砷等之间的反应,还创造了各种炼丹仪器和提炼药品的方法。

到了东汉时期,魏伯阳编著了一部炼丹术的著作《参同契》,这是世界公认现存的最古老的炼丹书(外国现存的最老的炼金术著作是圣马克书稿,是公元十世纪的抄本)。实际上《参同契》是魏伯阳钻研总结了前人大量的炼丹书“火记六百篇”后总结的理论著作,他把物质分为阴阳两大类,提出要产生新物质必须阴阳配合,同类物质在一起是不会化合的。他还指出如果是“药物非种、分剂参差、失其纪纲”时,那就会“飞龟舞蛇,愈见乖张”,这实际是炼丹过程中发生爆炸的情况(这正是炼丹家发明火药的前奏)。

黄金时代

晋代葛洪编著的《抱朴子》也是有名的炼丹书,葛洪指出这些隐语严重阻碍了炼丹成果的正确传播。此后,注释药物隐名的著作成为炼丹的指导书。到了唐代,几乎各代皇帝都喜欢炼丹术,在这时中国的炼丹术发展到全盛时期,许多炼丹著作有了更实际的内容,并且也很少用隐语了。

化学Chemistry,源于阿剌伯炼金术Al-Kimiya.。据曹元宇教授考证,这是源于中国金丹术中最重要的追求目的金液。金液的泉州语言正是Kim-Ya,而泉州正是唐代最繁盛的通商口岸。而阿剌伯炼金术的鼻祖Geber(?~780年)就曾经著过一本名叫《东方的水银》的炼丹书。Geber的最大贡献是用绿矾、硝石与明矾蒸馏而制得了硝酸。这对于后来在欧洲研究溶液而发展了化学的贡献极大。而我国则以火炼金丹为主,未能认真研究溶液中的反应和产生的气体(中国的“气”是抽象的)。这也是东西方发展途径不同的原因。

葛洪时代后长生不老药的故事继续吸引了许多皇帝,如此魏道武帝拓跋于京师设仙坊炼药,太武帝拓跋焘召韦文秀问方士金丹之事和命人入山访仙,徐謇采营炼丹为孝文帝制金丹,实现"延年法"等。右图为(丹房须知)所载火炉。

后晋末至晚唐期间中国炼丹术进入黄金时代。著名炼丹术家、医药家和药物学家贡献至极,他曾为梁武帝萧衍炼丹,传有《道藏》中《三十六水法》的书,对研究化学中以水为媒介的无机反应颇有帮助。与此同时,炼丹术家楚泽编订了苏元明的著作《太清石壁记》,记载了各种丹药的成份和炼制方法,如九鼎丹法,苏在"金英丹方"中也解释当时化学家所用的隐名。

许多皇帝因服食丹药中毒身亡,如晋哀帝、唐宪宗、唐穆宗等,因此许多专家均提出方术丹药不可尽信的警告。如金英丹含水银和砷,含有毒素,但中国人仍坚持炼丹,因不是所有丹药都是有毒的,有人亦以金丹毒为戒,改用其它方法追求长生,而且中国人"以毒攻毒"的观念在现代医学上是成立的。

8世纪,在阿拉伯的首都报达(即巴格达)出现了炼丹术,阿拉伯人称之为al-kimiya(al为冠词,kimiya据考证可能是由汉语“金液”两字的古音kim-ya变来),内容不仅包括炼金、制药,而且也追求一种叫作阿尔伊克西尔(al-iksir)的万应灵丹,指望用它来使人长寿,并用以点金。穆斯林世界本来没有肉体永生的说法,不会产生制作长生药的方术,他们的炼丹术从思想基础和具体内容来看显然与中国有关。但是,阿拉伯炼丹术吸收了中国和欧洲的有关知识,在理论与实践上都有所发展。约在12世纪,阿拉伯炼丹术随着伊斯兰教的势力传播到欧洲。al-kimiya演变为 alchimia或alchemia。欧洲炼丹术既由阿拉伯接受了东方的有关思想和知识,同时又进一步加入古希腊的哲学思想和制造假金、银之类的原始化学工艺知识,因而面貌为之一新;不过在内容上还是相似的,除炼金、制药之外,也追求万应灵丹如“耶黎克色(elixir)”或“哲人石”之类,正和中国的“神丹”、阿拉伯的“阿尔伊克西尔”一样。经过数百年的传播和发展后,由于社会生产发展的缘故,炼丹术在欧洲成为近代化学产生和发展的基础,从而由上述alchemia和alchimia演变出化学的德文字Chemie和法文字chimie,以及英文字 chemistry。在中国习惯上称阿拉伯和欧洲的炼丹术为炼金术,其实这两种炼丹术的内容大致与中国的相似,并不仅限于炼金。

附: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

魏伯阳在《周易参同契》书中记载了铅、汞、硫等的化合和分解的知识。但是魏伯阳有一大缺点,就是书中使用了各种隐语,例如:“河上姹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不见埃尘,鬼隐龙匿,莫知所存,将欲制之,黄芽为根”。实际上,河上姹女是水银,水银加热就会蒸发(飞)不见了。要想固定水银,就要加入黄芽,黄芽就是硫黄,这时加热后就会生成红色的硫化汞,“望之类白,造之则朱”。

魏伯阳用隐语著书与当时(东汉)的文化风尚有关,当时隐语(即字谜)盛行,例如曹操和杨修看到曹娥碑上写的“黄绢幼妇外孙荠臼”他们先后独自猜出是“绝妙好辞”四个字。实际上在“参同契”中,魏伯阳连自己的名字也是用隐语表示:“委时去害,与鬼为邻;百世一下,遨游人间;陈敷羽翮,东西南倾,汤遭厄际,水旱隔并。” 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早的炼丹著作是西汉时期的“三十六水法”和“黄帝九鼎神丹经”,都没有隐语,操作方法,药品名称和用量都十分清楚,只是东汉魏伯阳以来,各种炼丹著作中隐语层出不穷。甚至炼丹家最常用的水银就有:姹女、玄水、陵阳子明,赤帝流珠、长生子、赤血将军……等五十余种隐名;而硫黄也有:石亭脂、黄芽、黄英、将军、阳侯、太阳粉、山不住、法黄、黄烛……等三十余种隐名。

中国古代炼丹术的主要目的,一是修炼长生不老的丹药,二是想把贱金属转化为金银等贵金属。这两个命题实际上都是不可能作到的。

关于长生不老丹,由于中国炼丹主要用五金、八石、三黄为原料。炼成的多为砷、汞和铅的制剂,吃下去以后就会中毒甚至死亡。但是在炼丹术发展初期就有人服食丹药,首先是三国时期何晏大将军(曹操的义子)

炼丹炉

带头服用“五石散”,说是可以强身健体,于是在社会上“服石”之风盛行。由于“五石散”中主要成份为砷制剂,服后混身发热,甚至要泡在冷水中才能解脱,所以社会上就又流行起宽肥的服装,甚至有人索性躲在竹林中,脱光了衣服混日子,还被誉为高士。后来炼丹家们进一步又炼出了升华的砒霜(三氧化二砷),只要服用一刀圭就可得到同样的“药效”,就这样,服用起来就更方便了,结果不是中毒就是发病死亡,这可以说是古代的吸毒潮,所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可以与今日的吸毒热相比。所以在当时的古诗中就有“服石求神仙,多为药所误”批评了此事。但尽管如此也未能因此而仃止对长生不老的追求。

唐代是炼丹术的全盛时期,几乎历代皇帝都热衷于炼丹,而这些皇帝们也大都死于“长生不老丹”。在唐代,服丹身亡的皇帝就有唐太宗、宪宗、穆宗、敬宗和晚唐的武宗、宣宗等六个,中毒的皇帝还不算。

上有所好,下有甚焉。由于皇帝们几乎个个都崇信炼丹术,因而王公贵族也都纷纷效仿去炼丹服药,许多名士文人也都去炼丹。例如,李白、白居易等也不例外,这成为上层社会的时髦风气。白居易在晚年有思归诗一首:

退之(韩愈)服硫黄,一病讫不痊

微之(元稹)炼秋石,未老身溘然

杜子(杜牧)得丹诀,终日断腥膻

崔君(崔元亮)夸药力,经冬不衣棉

或疾或暴夭,悉不过中年。

这说明了当代的这些大名士们炼丹服食之的后果,而热衷于炼丹的白居易晚年也因此而感到茫然若失。

炼丹家们在冶炼合金和制造药物方面确实取得很大的成绩,他们曾经成批生产过黄色的合金和白色的合金。其中就有黄铜(锌铜合金)、白铜(镍铜合金)、砷白铜(砷铜合金)、白锡银(砷锡合金)等等,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汞合金。这本是炼丹家的成果。但是到了唐代以后,特别是元明时期,竟被一些江湖骗子所利用来作为诈骗钱财的手段。这类骗局在旧小说和笔记中有不少的记载。例如在《儒林外史》第十四回“马秀才山洞遇神仙”中就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社会名士马二先生在杭州路过丁仙洞,碰见一位白须过脐、飘然有神仙之表的老者,自称姓洪名憨仙。洪憨仙对马二先生说:“若要发财,何不问我!”于是马二先生接受了洪憨仙给的几块“黑煤”回去烧炼,竟然真的炼成银子。于是马二先生认为这次遇到了活神仙,就一口答应与洪憨仙认作表兄弟,与洪憨仙一起到胡尚书的三公子家中去为他作证,请胡三公子出本钱来“烧银”。谁知洪憨仙在这时突然得急病死了,他的家属告诉马二先生说洪憨仙不是仙人,而是个骗子,那“黑煤”本来就是涂黑了的银子,给马二先生点好处,使他信以为真,从而去帮洪憨仙去作伪证,来诓骗胡三公子的钱财。马二先生了解了真情之后觉得大丢脸面。

《儒林外史》讲的是明朝时候的事,几乎与此同时,在欧洲也有着同类的炼金术骗局。文艺复兴时期英国文学家乔叟(G.Chaucer,~13431400年)在他的《坎特伯雷故事集》中就讲述了一个炼金术的骗局:在英国有一个教士,遇到一个僧侣,僧侣让教士准备好二三两水银,取一两放在罐子里用炭火烧炼,并把火炭一直堆高到罐子口上面。趁教士不注意,僧侣从自己身上摸出一块炭放在罐子口上,这块炭是事先在中心挖了一个洞,洞中预先装上了一两银粉,并且用蜡把口封闭。当然,这块炭在罐口上烧着后,银粉就很快落入罐内,与水银熔炼在一起,倾倒在模具中就凝成为一块银锭。接着僧侣又再次表演,让教士再放一两水银在罐中烧炼,这次僧侣拿出一根棍子在罐子口上拨弄炭火,原来棍子头上也是中空的,里面装有银粉并用蜡封闭。在用棍子拨弄炭火时蜡融了,银粉就又掉到罐子里去了,这样就又炼出来一块银子。僧侣让教士把炼出来的银子拿到市场上请银匠检定,证明这确实是真的银子。这时教士就更加信以为真了,于是就花了极大的价钱向僧士买下了秘方。僧士把钱财骗到手后就溜掉了,可是倒霉的教士尝试用那秘方作银子却什么也作不出来,只落得倾家荡产。

要指出,这些骗局都是在中世纪发生的,当时现代科学还没有建立,人们也不知道在一般的情况下元素是不能转化的,所以很容易被花言巧语和神奇表演所迷惑从而受骗上当。然而时至今日如果还有人相信点金术就难以理解了。

就在二十世纪30年代,科学发达的德国就出现过两起这类的骗案。

一个骗子名叫弗兰茨陶森,本是个补锅匠,1925年,他宣称将铅和锡在一起熔炼就可以造出黄金来,他又通过关系找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名将恩利希鲁道夫将军去兜售他的发明,鲁道夫派遣他的义子去调查后,居然信以为真,甚至把解决德国战争赔款的希望都寄托在陶森的发明上。于是,鲁道夫就动员他在军界的老相识和贵族们筹集资金,在1927年成立了一个以陶森为经理的炼金公司。公司还规定,利润的75%归鲁道夫、20%是其他投资者的红利、陶森只拿5%。就这样陶森得到了巨额投资成立了炼金公司,开始时他真的按期给股东们分了红利,以向社会表示他的公司确实是做成金子并发了财。实际上陶森什么也没做,只是拿投资的一部分当红利往回分而已,其目的是引诱更多的人来投资。等骗到手更巨额的投资后,陶森就带着125万英镑巨款跑到了意大利,买下了两座城堡,过起了豪华的生活。投资者们怀疑了,经过调查后发现了这是个大骗局。1931年,陶森被捕并引渡回德国,以诈骗罪判处3年零8个月的刑。

另一个德国骗子名叫海因利希科萨根,他宣称不仅能从砂子里面提炼出黄金,甚至还能提炼出金属铀来。他在实验室中举办演示会,投资者们亲眼看到科萨根把烧瓶里的砂子与水混合在一起,再通上电,然后就可以得到黄金。科萨根靠了表演,大约骗到手1万英镑投资。美国有一个百万富翁甚至肯出价5万美元买他的技术。最后这个骗局被揭穿了,原来烧瓶装的砂子中早已搀上了金粉,当然会炼出金子了。1930年,科萨根被送上法庭,判了18个月的徒刑。

在我国现时有没有类似的骗局呢?不能说没有。市面上兜售各种各样的假金佛、假金制品的骗局经常发生。而近年来最突出的就是王洪成的“水变油”骗局,其实质和炼金术骗局一样。“点铜成金、指水成油”这些都是古代炼丹家们所追求的,但是实际上又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都需要在普通的条件下实现元素的转化,水变油就需要把氧变成碳,这决不是简单就能做到的。而“水变油”所用的各种欺骗手法,我们倒是可以由上述的炼金术骗局中找到不少共同的一脉相传之处。

寻求人的长生不老和制造毕天不朽的黄金,这种对永恒的追求似乎是难以实现的。然而我们把这种思想放在人类认识世界(包括人类自己)的历史长河的源头中去观察,就不会用今天的科学认识去苛求两千年前的古人,而应该看到在当时的技术水平、认识水平、社会条件之下所提出的"夺天地万物变化之功"为我用的思想,并以此为根据去顽强地去实验、去实践,这在当时实在是一种很进步的思想和行为。

实际上,这种追求永恒的思想一直到今天也没有中断,并不断发展,但这已是在当今的科技水平上进行的探索了。试问今天的生物工程、今天企图用泠冻法来延长寿命,这又是在追求什么呢?过去炼丹家炼出了各种药物和伪金银,而今天我们真的人工合成了元素,在科学家的炉中制造出红宝石、金刚石……,还制造了各种自然界前所未有的物质为我所用。这在本质上又与炼丹家的希求有什么不同呢?

马克思在评价空想社会主义者付立叶、欧文、圣西门等人时说过:"既然我们不应该否弃这些社会主义的鼻祖,正如现代化学家不能否弃他们的祖先炼丹术士一样,那我们就应该努力无论如何不再重犯他们的错误。"所以我们从历史的观点来考察炼丹术时,我们应该充分肯定他们的成绩,但从现代科学认识水的平上来看,古代的炼丹家确实作了许多蠢事,而在这些蠢事后面又确实作出了许多推动文明进步的好事。如果在今天,发现原子核蜕变,人工制成新元素,仿制成天然的叶绿素或人工合成了蛋白质等就可以获得科学界的最高荣誉诺贝尔奖。那么我们的祖先制造出那么多的新化合物,炼出了各种新的合金,还发明了火药,这为什么就不该肯定和表扬并为之树碑立传呢?否则历史就太不公平了。

中国古代的一种特殊方术。又称金丹术、炼金术、点金术、黄白术。其内容非常复杂,中心目标是用人工方法制作既 可以使人“长生不死”,又能用点金的神丹点化铜、铁等普通金属以转变为黄金和白银。由于中国古时有“成仙”的说法,所以炼丹术最先在中国诞生。炼丹家认为,人的肉体可以借助于某种神奇的药物而获得永生。“丹”原来指丹砂(即硫化汞),后来泛指被认为是“长生药”或“点金药”的各种药物。

炼丹术的产生有其社会背景,当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生产力有了较大的提高,统治阶级对物质享受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皇帝和贵族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两种奢望:第一希望掌握更多的财富,供他们享乐;第二希望长生不死,使他们的统治一劳永逸。

中国炼丹活动起源于公元前3世纪,到了东汉,方士们的神仙思想发展成为道教,炼丹的风气便深入民间。东汉魏伯阳所著《周易参同契》是现存的世界上最早的炼丹术的理论著作,书中提到当时的炼丹家有《火记》600篇,可见当时火法炼丹已积累了大量经验性知识。晋代炼丹家葛洪所著《抱朴子内篇》,对汉晋以来的炼丹术作了详细的记载和总结,他的炼丹术分为3个互相关联的部分:

①炼制万应灵丹,以为“仙道之极”。

②采集并加工制作长生药。这些药物包括矿物、动物性、植物性药物,认为它们能起到“令人身安命延”、“养性”和“除病”的作用。

③点化金银。用铜、铁等普通金属点化为黄金和白银,实际上是使用化学方法制成各种与金、银外貌相似的合金。

除了中国发展炼丹术以外,8世纪,阿拉伯也出现了称为al-kimiya(据考证可能是由汉语“金液”两字的古音kim-ya演变而来)的炼丹术,追求一种叫做阿尔伊克西尔的万应灵丹,指望用它来使人长寿,其他内容包括炼金和制药。约12世纪,阿拉伯炼丹术随着伊斯兰教的势力传播到欧洲。

炼丹家的指导思想是唯心的,因此,他们的本来目的全然没有达到。但是炼丹的实践毕竟使炼丹家们接触到种种自然现象,从而提高了对自然界的认识,例如,他们日日夜夜地在实验室工作,积累了丰富的实际经验,从而提出了一种可贵的思想:“物质之间可以用人工的方法互相转变”,而唐朝末年出现的火药则是炼丹术实践的产物。最后,炼丹术成了欧洲近代化学产生和发展的基础,从而由alchemia和alchimia等代表炼丹术的名词演变为代表化学的Chemie(德文)、chimie(法文)和chemistry(英文)。

炼丹术又名炼金术,它是近代化学的前身。所以人们称之为原始化学。

在奴隶社会中,奴隶主阶级的代表国王、僧侣、贵族疯狂地榨取奴隶的劳动,他们贪得无厌,追求黄金满库以供他们的挥霍,追求长生不老,企图永驻人间。正是在这种欲望驱使下,在东西方都出现了神秘的工艺炼金术和炼丹术。

炼金术始于古埃及,那时,在尼罗河畔曾竖起一座座炉子,成千上百个方士在那里埋头炼金。他们一遍又一遍地灼烧,力图把普通的金属变成黄金(例如把铜变成金)。由于方士们的一切工作都是保密的,所以,炼金术又称秘密工艺。

中国的方士最初不是炼金,而是炼丹,也就是为帝王贵族们炼长生不老药,其规模之大、发展之快都是世所罕见的。特别是秦始皇、汉武帝等君主,为他们服务的炼丹术士竟达数千人之多。

炼金术和炼丹术经历数千年之久,他们孜孜以求的目标制作长生不老药和点化金银当然不可能达到,但是,在无数次失败的过程中,积累了不少有关化学知识和操作经验。

首先,认识了一大批金属和非金属,并了解它们的性质。例如,我国炼丹家魏伯阳、葛洪等对硫、汞、铅等元素都作了十分透彻的研究,并用化学方法来提纯和检别它们。阿拉伯人写的《七十书》和《秘密书》等著作中,对金属和非金属元素的性能也作出较全面的论述。

其次,认识许多化合物以及这些化合物的反应。例如,炼金者拉齐著的《秘密书》,就将当时已知物质分成三大类:金属、非金属和矿类。当时人们已能了解的铁矿、氮化镁、硼砂、苛性钠、草木灰、食盐等不下数百种化合物及其性质,这些也同炼金活动有一定的关系。又如,我国炼丹家葛洪能察知铅在不同条件下,氧化成氧化铅、四氧化三铅和二氧化铅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西欧的炼丹家在后期已发现硫酸、盐酸和碳酸钠、氢氧化钠等重要化合物。

再次,在实验技术上,不仅发明了许多仪器,如加热器、蒸馏瓶、坩锅等,而且掌握许多实验操作技术,如蒸发、过滤、蒸馏等。特别是提纯物质的技术的创立,这对研究物质的性质,起着重要的作用。

由炼金术发展起来的许多工艺,如炼钢、炼铁、造纸、制作火药等也随之得到发展。

炼金术是化学的前身,在英文中化学(Chemistry)就和炼金术同义,因而,称炼金术为原始化学是顺理成章的。

古早的炼丹术有两种。一种是丹药,人吃了会益寿延年,甚至会长生不老,羽化升仙。炼丹药的是道士,很多朝代的皇帝都相信,请炼丹的道士入宫炼丹。还有一种是炼丹头,这种丹头会将汞,就是水银,变做白银。炼丹头的就不是道士了,出家人求道不求财,会去炼丹药?去炼丹头。炼丹头的是俗家人,叫做丹客。

炼丹术在隋代分化为外丹(服药)、内丹(练功)两种,外丹术在唐宋时代继续得到发展,虽然从它的本来目的来说是全然失败的,但是炼丹实践使人们得以接触到种种自然现象,因而提高了对自然界的认识,取得了不少有价值的经验性知识,例如唐末出现的火药就是炼丹实践的产物。

《外科十三方考》

《外科十三方考》一书为张觉人先生辑校。本书为一部外科著作,同时也是丹道医学的一部重要著作。“外科十三方”约起自明代,但此十三方多为铃医不传之秘,师传徒受,各有隐藏,世人甚至历代诸多医家都不能窥其全貌。张觉人先生历数十余年,广为搜求诸方,将所搜集的各种抄本,结合自己长期临床经验辑成《外科十三方考》一书。本书内容翔实,将十三方的药味组成、丹药配置方法、功用主治、用药禁忌等丹家不传之秘及家藏和所搜求的相关文献资料均一一披露。本书所载各方对于今天临床仍然具有较高实用价值,同时对于我们学习中医外科及了解丹道医学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炼丹术与丹药》

本书组成分上、下篇及附篇三部分。上篇总论:包括有中国炼丹术的发生与发展、中国古代炼丹家的目的、古代炼丹场合的内容一斑、古代文献中最早见的丹药记载、中国古代炼丹术的文献试探、中国炼丹术的术语、临炉前的准备工作等八个章节,把中国炼丹术的发生、发展情况和主要内容作了扼要介绍。下篇各论:分别叙述了氯化汞、硫化汞、氧化汞三个独特内型中的典型丹药,同时叙述了升丹、降丹、烧丹,对丹四个类型中的丹药方剂140余个,把师传、友授及各有关文献中比较实际而有意义的丹药方剂分门别类地归纳起来,并在每一类型丹药方后附以简表以资参考。附篇“编后琐言”:把以前各章未谈到或已谈见详而又必须提出再谈的一些琐碎问题均在这一篇中逐条做出交代,使读者阅读之后可以体会到丹药的制法和运用。

本书所载丹药制备等内容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而其中丹药方剂对于今天临床仍然具有较高实用价值,本书对于我们学习中医外科及了解丹道医学具有重要意义。

丹药本草》

《丹药本草》是我国著名的丹道医家张觉人先生整理编订的一部丹药学专著。是专门记载炼丹药物的读物。在中国古代文献中载有崔的《外丹本草》一书,可惜书早已亡佚,无从知道其内容,但顾名思义知道它是偏重外丹方面的本草类书。本书则外丹、医药并重,故名《丹药本草》,内容为:元素、氧化物、硫化物、氯化物、硫酸盐、炭酸盐、硅酸盐、砷化物、其他化合物,及非金属类等十个项目,包括无机药60种,把能够炼制丹药的无机药物尽量收入,每一药物又分异名,来源,性味、成分、功能、主治等六个小节。读者可以通过系统地阅读,以了解有关炼丹药物的知识。

红蓼山馆医集》

张觉人先生历数十余年,广为拜师学艺,搜求诸方,将所搜集的各种抄本,并将所得应用于自己的临床实践,不断辑有所成。本书所录为先生生前发表在杂志期刊的临床治验及用药心得等也有未曾发表的多部遗稿。

《红蓼山馆医集》一书内容丰富翔实,为丹医及中医外科临床的一部重要之专著 。

《参同契》约成书于公元126~144年间。作者魏伯阳自述作书的目的乃“希时平安”和“可以长存”。也就是说是介绍健康长寿的道理和方法。全书内容有三:其一,歌叙大意;其二,引内养性;其三,配以服食。作者认为易理是纲,若用于“御政”则有“行之不繁”的妙处;如果用于指导“养性”,则有“可以长存”的威力;若用于指导“金液还丹”的冶炼和服食,则“三道合一”,就能够“安稳长生”。

作为养生之道的理论阐述,《参同契》无疑是杰出的、有见地的,后世交口称赞誉之为“万古丹经王”实不为过,因为这本著作确实透露了炼丹的原理和方法。但是,这“丹”究竟说的是“外”丹还是“内”丹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成了千古疑案,因此有必要略作讨论,以正视听。

其实,在公元974年五代的彭晓注《参同契》之前,古人对参同契的认识,根本不存在“内”、“外”丹的说法分歧。所谓“丹”极明确指的是道家人士经过冶炼所得的珍稀、纯净之化学物质,认为这种化学物质有神秘的“益寿延年”的作用,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外丹”。《参同契》的作者所介绍的炼丹的方法、所披露的炼丹的“火候”都指的是“外”丹,然而,自从彭晓注《契》后千余年来,此书一直都被误解,其中误解最深的是《金丹刀圭》章第十七。为便于分析,特将全章原文(陈致虚注本)重录于下:“以金为堤防,水入乃优游,金计有十五,水数亦如之。临炉定铢两,五分水有余,二者以为真,金重如本初。其三遂不入,火(朱熹本作“水”)与之俱。三物相含受,变化状若神。下有太阳气,伏蒸须臾间。先液而后凝,号曰黄舆焉。岁月将欲讫,毁性伤寿年,形体如灰土,状若明窗尘。捣治并合之,持入赤色门。固塞其际会,务令致完坚。炎火张于下,昼夜声正勤,始文使可修,终竟武乃陈。候视加谨慎,审察调寒温。周旋十二节,节尽更须亲。气索命将绝,体死亡魄魂。色转更为紫,赫然成还丹。粉提以一丸,刀圭最为神”。这是一段公元10世纪以后屡被指认为“内丹”法“火候”的典型文字。经我们四十余年(自1965年开始)研究结果表明这其实是地地道道的化学冶炼学也就是“外丹”成功实验的记录。这是一篇如何炼冶朱砂的杰出的论文,这里不仅有原料配方的记录(金十五)、硫磺五分(水五分);有冶炼过程,原料消耗情况的正确判断:水银在冶炼过程没有损失(金重如本初),而硫磺参加化学反应的只有两分,其他三分没有参加反应(其三遂不入,火二与之俱),而且有冶炼过程化学反应现象的观察。冶炼分两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三物相含受……状若明窗尘。”)水银同硫磺在加热的情况下,变化神速:开始硫磺浮于水银面(阴在上,阳在下。)因受热(114.5℃)而变成液体,再继续升温至160~170℃,熔融的硫磺就会变成暗棕色且粘滞,200℃时粘度达最高点近乎凝结(先液而后凝)。这是硫磺有异于其他物质的明显特征。这就是第一阶段的“半成品”:黄舆(“号曰黄舆焉”)。冶炼时间充分(“岁日将欲讫”),反应完全(毁性伤寿年)之时,得到的是“形体如灰土、状若明窗尘”的很难看的东西:灰黑如尘土,这是水银同硫磺在一般条件下冶炼得到的产物。我们的实验完全证明了这一点,其化学成份为黑色HgS并夹杂些多硫化汞HgSx(也是黑色),间或也有少许的未氧化的硫磺,因此,状若“灰土”。然后将这些成品作为丹料捣碎混匀(“捣治并合之”)装炉进入第二阶段的冶炼(“持入赤色门……节尽更须亲):入炉(“持入红色门”)后,将炉盖严严密密地封死(固塞其际会、务令致完坚)。为什么要将盖封严呢?因为不封严则在冶炼过程中空气中的氧进入炉内,在高温下同丹料作用,氧化成另外的有毒化学物质而成不了“紫色还丹”了。那么第一阶段的冶炼为什么不须封严呢?原来炼丹家魏伯阳已经严密地计算过,十五分水银只须要不到五分的硫磺(五分水有余)就能形成“紫色还丹”(按现代化学的精密计算,“还丹”中的水银同硫黄的比例为15:2.4)。多余的部份同空气中氧结合、燃烧(其三逐不入)一方面提高了冶炼温度,一方面保护了水银不被氧化(“金重如本初”)。炉盖封固之后,就开始加热,日夜不停,开始时逐渐升温(文火),最后高温冶炼(武火)(“始文使可修、终竟武乃陈”)。不断地观察、长期保持冶炼温度(386℃),直到反应完成,于是黑色HgS完全转换为同分异构的紫红色、玲珑剔透的“丹”。“气索命将绝,体死亡魄魂”,这里的“命”和“体”指的是作为原料的黑色HgS,黑色HgS的“体死”和”“命绝”意味着紫色HgS(还丹)的新生和性质(魄魂)的根本变化。整个还丹的过程可用以下化学方程概括:(化学公式略)

黑色硫化汞的化学成份与紫红色的“还丹”完全相同,但结构却大不相同,前者属“正方”晶系而后者属“六方”晶系。性质也大不相同:前者有毒,后者无毒。一般情况下由硫磺和水银只能化合成黑色硫化汞也就是“状若明窗尘”那种,由黑色HgS转化成为红色HgS要在高温、密闭的条件下才能缓慢进行(温养)。这一化学反应只是在本世纪初才由化学家摸清其规律,而在我国却于公元2世纪由《参同契》已非常详尽地披露,这是中国古代化学家的光荣。《参同契》的作者魏伯阳不仅知道炼还丹的整个定性规律,而且定量关系也了解得很准确。Hg的原子量为200.59,S的原子量为32.07,两者之间的定量关系应为15:2.4,魏伯阳确定二者的比的是15:5,但他明确表示,硫黄的比例大了一些(“金计有十五”,“五分水有余”。)实际上,这五分之中,只有两分是起反应的(“火二与之俱”),而其他三分并不参加反应(“其三逐不入”)。因此实际的比例大约是15:2,同理论值相当吻合。这在当时是个惊人准确的定量认识。《参同契》

《周易参同契》作为古代中国冶金化学最伟大的著作,还有许多重要的内容值得探讨,我们将在适当的时间加以展开。我们之所以在本文对《参同契》加以发明和详解,是因为,这是自公元974年彭晓首注此书1000多年以来一直被误解最深的部份。人们一直误认为书中所言是借炼丹以喻“内丹”火候。以致“炼丹”一词衍变为气功学的专用术语,而对于炼丹一说真正的化学冶金内涵反而不清楚了。这一点今天如果仍不披历清楚,那么既损害了《周易参同契》在科学技术史上的光辉地位,歪曲了公元2世纪中国科学家在化学方面的伟大发明,同时也妨碍了中华丹学的发展。因为,千年来,许多有才华的丹道研究家为这种根据不足的猜测所桎梏。总要将自己在气功养生学方面的研究成就往魏伯阳介绍的“金丹”冶炼法上凑,把内丹修炼方面发现的内在规律往《契》文所介绍的“火候”上靠。而由于《参同契》所叙的炼丹参数包括火候都是真实炼丹实验的记录,并非彭晓所猜测的类比,所以都很具体,而且很“定量”,因此很难“凑”上。于是,不少练功家在对《参同契》众口交赞的同时也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失望,以为没有掌握到解开真正“火候”的钥匙。甚至连一代大师张紫阳在其所著的《悟真篇》也说:“契论(《参同契》)、经歌(指《道德经》)讲至真,不将火候著于文。”又说“任君聪慧过颜闵,不知火候莫强猜”。把参同契的“火候”推到不可知的境界。

问题出在那里呢?第一,问题出在不了解作者撰写《参同契》的意图。或者不愿意相信作者自述撰写《契》文的意图。其实魏伯阳在其下篇说得很清楚,这本书叙述的是三个方面内容:“大易情性,各如其度;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炉火之事,真有所据;三道由一,俱出径路”。其一,宇宙万物变化的根本规律都不仅仅是定性的而且可以定量(各如其度)。整本《参同契》用了将近一半的篇幅来阐明客观规律的量化问题(包括阴阳,五行、干支、八卦、纳甲);其二,黄老哲学是汉初最风行的哲学体系,以这种哲学为指导用于国家管理(“御政”)则可“国无害道”(《契》文第五);如果用于养生则能“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初正则终修,干立末可持”(《契》文第六),找到养生的根本。因为黄老哲学从汉初到作者生活的东汉末年已风行260~70年的历史,同炼丹术相比大家比较熟悉,所以说“较而可御。”其三,相形之下对“服食”特别是“炼丹”是否真有其事颇多怀疑。因此作者要力证“炉火之事,真有所据”。说的是化学冶炼“金液还丹”的技术并非不着边际的无稽之谈,而是有根据的事实。无论是“天”的变化(大易情性)、“人”的变化(“黄老用究”)还是“地”的变化(“炉火之事”或者说“物理”)道理都是相通的,都是可以量化的(三道由一,俱出径路)。由此可见,作者的目的乃在于披露“炉火之事”的奥秘。因为他认为“大易性情”是三圣(伏牺、文王、孔子)早就研究过的,众所周知的定论。而修炼方面的成果(“黄老用究”)也比较容易掌握(“较而可御”),因此,虽有“炼已立基”的文字以述养生;“明辩正邪”的篇章以阐正道,但本书作者所最关注的内容却是向世人宣布当时争议最多、付出代价最大的“炉火之事”的研究成果。春秋以来,特别是有汉以来,养生界普遍认为:想要长寿必须炼养结合,养即养生,在《参同契》作者看来问题不大(“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炼即炼丹,古人认为通过冶炼能得到一种“万物宝”的“还丹”,“术士服食之,寿命得长久”能够返老还童,“发白皆变黑,齿落生旧所”,极为神灵。术士们是这样推论的:食用像胡麻(巨胜)这样的食物尚且可以延年,那么,服用经过千锻百炼的“金丹”当然就更加有可能“不败朽”了。可是千百年来:“世间多学士,高妙负良才,邂逅不遭遇、耗火亡资财”。然而“不得其理,难以妄言。竭殚家产,妻子饥贫,自古及今,好者亿人,讫不谐遇,希有能成。”“逐使官者不仕,农夫失耘,商人弃货,志士家贫”。于是“吾甚伤之,定录此文。”也就是说,因为看到许多人因炼丹不得要领而倾家荡产,作者甚是伤感,出于责任感才决定写这本书以“披列其条,核实可观,分两有数,因而相循”。把冶炼还丹的真实记录,包括各种冶炼参数、原料分两、操作步骤、器皿(鼎)尺寸都坦诚、如实地先告诉后人,使炼丹能够顺利进行(因而可循)。这才是《契》文作者的写作意图。

既然,魏伯阳的写作意图剖白得清清楚楚,为什么有人不愿意相信呢?因为有唐以来,22个皇帝半数以上因服“还丹”中毒身亡,其中包括太祖李渊、太宗李世民,只有武则天除外。其他达官贵人更因此而死者无数。虽然这些术士未必是根据参同契介绍的方案去炼丹的,但金丹神乎其神、长生不老的神圣作用不能不引起怀疑。最合理的猜测是:或许魏伯阳是借炼丹以述练功吧,其所介绍的“火候”,或许是借以述练功的参数及过程的“隐语”吧。再加上《契》文中确有“结舌欲不语,绝道获罪诛。寄情写竹帛,恐泄天之符”的表白。所以自五代彭晓以后许多气功专家按着这条思路代代相因,附会演绎,即使中华气功学的研究因有了较前妥帖的类比对象,而有新的发展思路。但是也因为炼丹化学的规律毕竟不同于人体身心运作的规律,刻板的套用反而限制了气功学的发展。

或许有人会问,将参同契的纯炼丹的研究植入气功技术既然是一种误导,何以也能促进气功学术的发展呢?其实魏伯阳也讲清楚:“大易”、“黄老”、“炉火”三道由一,天、地、人万事万物的基本规律是共通的。“易”是“黄老”、“炉火”之理;而“黄老”、“炉火”、反过来又是验证“易”正确之用。彼此有一定的可比性,因此,一定程度上,类比能够促进对像气功这样未知事物认识的深化。

第二,问题出在彭晓及此后练“内丹”的功家不懂或不完全懂得真正炼丹学的知识。起码是没有从事过炼丹的实践。《参同契》问世后的2~3百年间,炼丹的行家里手如葛洪、陶宏景等都从未怀疑过《契》文是炼丹学的文献。有唐以来的400年间,也不曾有人怀疑过。彭晓之后之所以转舵认定《契》文是借外丹以述内丹,一方面固然是数百年无数失败的事实说明“还丹”并非像《参同契》所说的那样“粉提以一丸、刀圭最为神”的那样神灵。另一方面这些内丹家们并没有去认真研究《参同契》所提供的实验方案,去从事冶炼还丹方面的实践。倘若他们亲自实践过,那么他们定会知道这个实验方案是能炼出“还丹”来的(至于是不是那么“神”,那是另一个问题)。因此也就不会猜度这是魏伯阳在同后生捉迷藏了。

所谓“金液还丹”就是人工制造的朱砂(或称丹砂),是硫与汞(水银)的化合物。很早以前人们就已经知道朱砂是汞的化合物,稍后于魏伯阳的葛洪所著的《抱朴子》就说过:“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所谓”还丹“就是:金液(汞)积变还成丹砂之意。公元5世纪的陶宏景甚至还知道由丹砂冶炼出的水银质量不太好:“色小白浊”。可见,自魏伯阳之后由丹砂提炼为水银及由水银冶炼还丹在学术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问题是对人工制造(即由水银人工冶炼)的“还丹”总有一种神秘之感,包括魏伯阳及稍后的诸丹家都认为此物“不得了”。魏伯阳本人自不待言,在《参同契》中已称道备至。葛洪(公元283363)也认为由水银冶炼“积变又还成”的丹砂,其功效“去草木远矣,故能令人长生”,为何能长生呢?他的推理是:“金汞在九窍,则死人为之不朽,况服食乎!”意思是:既然,金和水银塞于死人的九窍都能使死人不腐烂,那么活人服用还丹,还有不长生的道理?葛洪还讲了故事:临沅县有一家姓廖的人家,世世代代都长寿。后来搬家了,以后子孙都短命。而别人搬到廖姓故居去住,也多长寿。于是怀疑可能廖家的井水有奥妙,于是把井挖了,结果发现井底埋了几十斛的朱砂。名医、炼丹家陶宏景(公元456536)也说:“还复为丹,事出仙经,酒和日暴,服之长生”。陶所说的“仙经”大既是指《太上玄变经》所载的《三皇真人炼丹方》,据此方介绍,服了“还丹”之后:“一月三虫出,半年诸病瘥,一年髻发黑,三年神人至”。同魏伯阳的溢美之词大同小异。不过陶宏景已提醒人们注意,炼好的还丹要经过酒浸和日晒的处理,这种处理相当复杂,要经过大约三百天。这说明已然了解“还丹”弄不好会有毒的,需采取此措施。然而,此后千百年的实践表明,“金液还丹”不仅没有那么神,而且不断地闹出人命案。


相关文章推荐:
元九 | 长生不死 | 荒谬 | 先驱 | 阿拉伯 | 内服 | 长生不死 | 内丹术 | 长生不老 | 内丹 | 阴阳 | 五行 | 天人合一 | 天人相应 | 内家拳 | 太极拳 | 吴图南 | 陈微明 | 内丹术 | 外丹术 | 炼金术 | | 雷法 | 中国道教协会 | 陈撄宁 | 内丹 | 阿剌 | 炼金 | 长生不老 | 参同契 | 归咎于 | 金丹 | 外丹 | 白术 | 金丹术 | 丘处机 | 全真龙门派 | 内丹 | 秦汉 | 气功 | 丹鼎派 | 本草学 | 陶弘景 | 朱砂 | 圆转 | 烧炼 | 秦汉 | 本草学 | 神农本草经 | 上药 | 葛洪 | 吉日良辰 | 符篆 | 古镜 | 丹鼎 | 华池 | 马尾罗 | 金丹大要 | 丹鼎 | 袁翰青 | 不灰木 | 白玉 | 禹余粮 | 石中黄子 | 长生不老 | 后羿 | 嫦娥 | 丹药 | 列仙传 | 丹砂 | 代赭石 | | 魏伯阳 | 周易参同契 | 秦始皇 | 史记 | 长生药 | 修仙 | 卢生 | 丹砂 | | 女贞花 | 秦始皇 | 汉武帝 | 李少君 | 栾大 | 刘安 | 炼金 | 淮南子 | 王莽 | 张陵 | 长生不老药 | 葛洪 | 抱朴子内篇 | 奴隶社会 | 司母戊大方鼎 | 秦穆公 | 朱砂 | 成金 | 烧炼 | 炼金术 | 秦皇汉武 | 炼金 | 长生不老 | 金丹术 | 淮南王刘安 | 炼金 | 淮南子 | 刘安 | 刘向 | 刘彻 | 刘安 | 魏伯阳 | 参同契 | 炼金 | 参同契 | 分剂 | 纪纲 | 火药 | 葛洪 | 曹元宇 | 金丹 | 通商口岸 | 阿剌 | 炼金 | 葛洪 | 长生不老药 | 魏道武帝拓跋 | 拓跋焘 | 徐謇 | 孝文帝 | 萧衍 | 楚泽 | 丹药 | 唐穆宗 | 金丹 | 巴格达 | 炼金 | 万应灵丹 | 长生药 | 古希腊 | 炼金 | 万应灵丹 | 哲人石 | 周易参同契 | 杨修 | 曹娥碑 | 黄绢幼妇 | 绝妙好辞 | 参同契 | 与鬼为邻 | 姹女 | 陵阳子明 | 流珠 | 赤血 | 黄英 | 中国 | 长生不老 | 丹药 | 长生不老 | 中国 | 丹药 | 何晏 | 五石散 | 五石散 | 冷水 | 高士 | 三氧化二砷 | 神仙 | 长生不老 | 长生不老 | 唐太宗 | 宪宗 | 崇信 | 李白 | 韩愈 | 元稹 | 杜牧 | 崔元亮 | 茫然若失 | 药物 | 白铜 | 儒林外史 | 神仙 | 杭州 | 黑煤 | 烧炼 | 神仙 | 烧银 | 黑煤 | 诓骗 | 欧洲 | 炼金 | 英国 | 坎特伯雷故事集 | 炼金 | 火炭 | 银锭 | 烧炼 | 中世纪 | 点金术 | 德国 | 第一次世界大战 | 炼金 | 炼金 | 意大利 | 美国 | 炼金 | 成金 | 炼金 | 长生不老 | 毕天 | 欧文 | 金丹 | 炼金 | 点金术 | 长生不死 | 长生药 | 长生不死 | 周易参同契 | 葛洪 | 抱朴子内篇 | 炼金 | 德文 | 炼金 | 奴隶社会 | 奴隶主阶级 | 僧侣 | 长生不老 | 永驻人间 | 古埃及 | 炼金 | 帝王贵族 | 长生不老药 | 秦始皇 | 葛洪 | 炼金 | 炼金 | 丹药 | 长生不老 | 外丹术 | 张觉人 | 丹道 | 丹药 | 丹药 | 师传 | 丹药本草 | 丹药 | 丹药 | 红蓼山馆医集 | 丹医 | 参同契 | 御政 | 参同契 | 丹经 |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彭晓 | 参同契 | 参同契 | 参同契 | 金丹 | 陈致虚 | 朱熹 | 还丹 | 参同契 | 古代中国 | 参同契 | 披历 | 参同契 | 科学技术史 | 金丹 | 参同契 | 参同契 | 众口交赞 | 一代大师 | 张紫阳 | 参同契 | 于文 | 参同契 | 参同契 | 参同契 | 纳甲 | 御政 | 黄中 | 无稽之谈 | 文王 | 参同契 | 还丹 | 巨胜 | 金丹 | 谐遇 | 弃货 | 写作意图 | 还丹 | 李渊 | 武则天 | 参同契 | 金丹 | 长生不老 | 中华气功 | 参同契 | 黄老 | 参同契 | 葛洪 | 陶宏 | 还丹 | 参同契 | 参同契 | 葛洪 | 还丹 | 陶宏 | 参同契 | 金汞 | 廖姓 | 陶宏 | 还丹 | 溢美之词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