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梁杰(中国内地电影导演)

梁杰,籍贯浙江绍兴,出生于1968年,1991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现就职于西部电影集团西安电影制片厂。

(作者:梁杰)

细密的雪粒在空中飞舞着,落在一座电塔的钢架上,马上与冰冷的钢铁溶在一起,又一颗雪粒落下,与刚才的雪粒再次溶合,雪粒变大了,在钢架上泛着白光,这白光慢慢地变得冷艳,刺痛着人的眼晴,于是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睛,一座座电塔已经象埃及的金字塔般粗壮,那钢铁的结构不见了,只看见一片白,天晶莹地白、山晶莹地白、树晶莹地白、地晶莹地白、一座座电塔晶莹地白……

无声的雪,伴随着电塔钢架不堪重负撕裂的金属声,缓慢而优美地倾下去,倾下去,发出了与大地狂欢般的接吻“轰”……

一根根高压电线,为庆祝这狂欢,点燃了礼花,划出一道道冒着红光的火花,映红了人们的眼睛,人们再次闭上眼睛,就在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一颗颗晶莹滚烫的泪珠掉落在这红与白中,化解了这一片白,熄灭了这惨人的红……

2009年冬天,我站在彬州色彩绚丽街头,看着喜气洋洋节前采购年货的人流,以及井然有序行驶着的各种车辆,我很难想象2008年年初街道上曾经有过的那一片“白”。

再下一次象年初那样的雪,就能更真实地表现灾难氛围想法被及时的放弃,尽管这是一部纪实风格的影片。有限的时间和资金,不可能象美国影片《后天》那样,再现那冰天雪地的城市环境,那么,有没有可能把这灾难作为一个背景,而重点表现这样非常态下人的生存境况与之产生的人和人之间一种新的关系呢?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中国人的最大弱点是缺少人道主义热情,几乎都不热心赈灾捐款,有不少中国人对他人的灾难还在心底暗暗自喜。真是这样吗?于是在电视新闻资料上看到在这次冰冻雨雪灾害中,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全市停电、停水、交通中断的十一天中,用蜡烛和仅有的几支手电接生222名婴儿的事迹变得具体了……

昆德拉说:有可能发生的,但现实生活中没发生的这种事件,就是小说或可称为故事。于是影片中的狄老板、青年农民夫妇、小卖部打工夫妇等人物形象在我眼前渐渐清晰起来,他们,我相信一定在那次灾难中出现过,只不过可能不是片中姓和名。

纪实风格,决定了全片对摄影的要求,个性化或是唯美主观的构图,容易使观众产生间离感,破坏身在其中的切身投入感,这并不是不要精美的构图,而是要避免画面为唯美而唯美的误区,形式的美必须以内容为前题,如剧中转运99名婴儿和保温箱的这场戏应该是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

本片镜头应以全景和近景为主,以便更好地表现环境与人的关系。医院中患者的急增与医务人员的短缺、患者和医者、丈夫与妻子、母亲和女儿等微妙的表情背后的心理情感历程通过近景加以强化和累积,使之与观众的审美经验产生共鸣。

真实地纪录生活环境是纪实风格的一大特点。生存环境的色彩并不单一、也不纯净,有时色彩的组合并没有审美和逻辑性,不要怕实景色彩的纷乱会影响影片的色彩基调。

但纷乱不是杂乱,它是真实生活留下的痕迹,一定要根据剧中人物的身份个性和正在和已经经历的事件去安排和布置各个场景,因为这是我们唯一能把握和去创造真实的途径。

电影是一门视听艺术,所谓“听”就显示了电影对声音的重视和依赖。

数字立体声,让丰富的环境声和空间感变得更加细腻和真实成为可能。

后期动效和拟音是一种遗憾后的办法,能在前期多选录一些与剧情有关的真实环境声,那将对影片起到意想不到的提升,愿能有这种提升,少一些遗憾。

于紫英剧中主角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护士长于紫英,一个为人妻、为人母、又为人女的普通职业女性,在她的意识里“英雄”这个概念其实离她很遥远,她只是认真敬业地从事她的工作,谋得一份生活,我相信,如果没有这场灾难,面对狄老板塞给她的红包,她也会说:“这是对我的不信任和污辱。”,我也相信,当她坐着轮椅车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她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被她救助的人眼中已是一个英雄。在非常态下的常态,是创作这个人物的灵魂。

有学者说:在日常生活中,终极价值很少体现出来,大家都只是走在“半道上”,因此产生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和做法。“自私吝啬”、“小气自利”、“ “玩世不恭”、“拒绝崇高”,这就是大部分芸芸众生的生活态。片中商人狄老板、小卖部郭一峰以及医院电工刘华德都是这“半道上”的人。我们能够理解,也无权指责他们,因为他们都走在半道上,他们并没有碰到“终极价值”的拷问。

我们的先人孟子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心;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当冰冻雨雪灾难来临时,这些芸芸众生被迫离开了这“半道上”时,他们终于碰到了“终极价值”的拷问,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呼喊:

狄老板:……护士长,我错了!那房间我不包了!你可以随便往里边安排人,安排多少人都行……

郭一峰:……医生,我这有蜡烛! 医生 !医生!需不需要蜡烛? 我这有蜡烛啊……

刘华德:……不能拉闸! 你知道有多少重症病人正在手术台上?你知道多少婴儿正在吸氧和保暖?不能停电啊!……

这是一部电影,但愿这部电影对于我们这些碰到或没有碰到“终极价值”的人来说,都是一次精神领域的洗礼,让它能帮助自己发现心底原来还有最温暖、最善良的光亮。

释迦牟尼说:佛是已经觉悟了的众生,众生是尚未觉悟的佛。

灾难已经过去,电影《雪红》也会拍完,明天我们还会过庸常的日子,但是,既然有过了这一份的感动,庸常的明天也就不一样了。

《地下室惊魂》 简介

由导演梁杰执导,星美旗下当红小生余少群、女星何杜娟联袂领衔主演,香港歌手TVB艺人周子扬、内地新星马文龙等联合主演的电影《地下室惊魂》。作为国内首部地下室情爱悬疑惊悚电影,该片讲述了何杜娟饰演的网络小说作家那遥应邀住进了余少群饰演的IT精英王东家的地下室,由此发生了一系列恐怖悬疑又一波三折的奇异事件。

一个网络化的时代,网络对与现代人的影响越来越大。虚拟城市,虚拟生活,虚拟情感…..这一切由网络带来的虚拟,已经全面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一方面。

我们习惯了一回家就打开qq, 习惯了一起床就看下微博,习惯了在网上购物。

QQ Facebook weibo 微信,种种网络社交工具颠覆了人们传统的社交习惯,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沟通方式,世界变的如此小,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变的如此亲近,十分钟,你可以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如胶似漆甚至相互爱慕。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网络化的生活,使得我们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真实的情感交流,我们越发习惯使用键盘而不是用语言来沟通情感,越发习惯与网络上一个陌生人打的火热,而对身边的人冷漠无语羞于表达。网络刚刚发展起来的时,有句很时髦的话,网络的背后,与你聊天的也许是只狗。

作为一个电影导演,我关注网络化生存下,人们的生命状态和他们的情感状态,这是一个时代的印迹。

因此,一直以来我想把这种关注,变成电影的题材搬上大银幕。这将会是一个有意思创作。电影展现出来的将会是网络化生存下人们的情感剖面图。

电影《地下室惊魂》有了这样一个缘起。

网恋,故事的男女主角网上相识,并产生情愫,继而发展出一系列为爱痴狂的疯狂行为。这使电影首先具有了爱情片的气质,男女主角的情感互动,丝丝入扣的情绪变化,可以让观众迅速进入到电影营造的氛围中,也给电影的悬念营造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悬疑和惊悚,是电影《地下室惊魂》另一个重要基因,甚至是电影表现出来的最重要的一个类型元素,为什么不单纯的,安安分分的去讲一个爱情故事,而一定让这个爱情故事看起来惊心动魄。这其实源于我的希区柯克情节,曾经对希区柯克电影的悉心研究,让我相信悬疑对与一个电影是有它神奇的魔力的,悬疑气氛的营造让故事的讲述更有味道,不断的疑惑使观众调动思维参与到电影情节的推进和发展中,这种观众和电影的互动,恰恰是电影最有魔力的地方,这是观众与电影的交流,也是作者与观众的交流。

同时,这次悬念和惊悚概念的打造,也是我探索电影类型化和商业性走出的重要一部,这里还要说到希区柯克,他的电影之所以在当时广受欢迎,其中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他坚持了类型电影(也就是希区柯克式悬念惊悚片)的创作,时至今日我们也能看到,他的导演观念导演手法依旧被当代电影所借鉴和模仿。

这倒不是说,我一定要成为一个专职的惊悚片导演,我只是想通过对惊悚或是悬疑这一类型的探索,找出一条自己的类型片之路。

中国电影发展到现在,纵观当今的电影市场,中国的电影观众,在好莱坞电影的培养下,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类型片审美品味。从电影的票房反馈上,我们很清楚的可以看到,各种类型突出的电影,成为观众追捧的对象。很显然,类型化的创作道路,不光是对我,更是对中国电影的未来发展都是一条很重要的道路。

之前说过,这部影片的题材以及类型定位,因此在视听设计上必须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悬疑氛围的营造和丰富的细节安排,是这部电影在视听上很重要的环节。

这是一个封闭空间的故事,想来一个小空间内,把一个复杂的充满悬念故事讲好,必须依靠丰富的细节安排。大到剧中人物居住的房子,小到戏用道具,每一样无不经过精心的构置。为了剧中人物那瑶所要居住的地下室,我们搭出了一个想象中地下室的场景,并在其中安排好,实际拍摄时所需要的机位和在这个机位中将要出现的各种陈设和细节道具。

剧中的女主角那瑶,有头疼的毛病,要经常吃一种止痛药,而这个止痛药又一个关联很多情节的重要道具。不单作为实物出现,而且药名还要在网络上可以查的到,因此在拍摄前,就要做大量的核实和完善的工作,以保证这样的细节出现在大银幕上的时候足够真实,经得起推敲。类似这样的细节还有很多,也许其它人看来这些细节并不重要,不足以影像整个电影的质量,但是我认为,电影一定时由一个个的细节构成,只有在细节上经营的足够好,才能真正拍出电影的味道。

悬疑氛围上的营造,剧情,场景,摄影,剪辑,都是缺一不可的。

尤其是摄影上,不光要求构图的优美,更需要的角度的多变和刁钻。这次,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利用拍摄空间里可以想象出的每一个角度。拍摄角度之多,可以说在我的电影中是第一次。这就给剪辑带来了相当大的创作空间,但同时利用如此多的角度来建构好一个故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香港著名剪辑师邝志良的加盟,可以说在电影的故事讲述上,会有了一个二次创作的飞跃。我会放任他的大胆想法和重新创作,甚至可以颠覆我之前的某些构想。电影的创作本来就是一个集体创作的过程,我相信多个人的力量会一个人的力量强大。这种思想的碰撞,最终会带给观众一个耳目一新的作品。

电影的拍摄地点 少年成长的家乡

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体温。城市作为人们的生活的母体,是会影响到人的。

电影也一样,选择不一样的城市拍摄,自然会拍出不一样的味道。

因为拍戏,我走过很多城市,这次,我选择在我的家乡,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来拍摄这个电影。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一般来说,在家乡拍戏总是拍自己的成长经历之类的电影,但是我却提前把一个似乎在哪里都可以拍的电影放在故乡。

我相信,我熟悉的山山水水,我熟悉的人情事故,让我能更真切的把握到 这个城市的体温,而这一切都会最直接的体现在电影里,这会是电影生命的一部分。事实证明也是这样,当我在书圣故里,在八字桥,在古意盎然的街巷,当我在城市的上空俯瞰整个城杨门虎将市的时候,我能隐隐的感觉到,我的电影正在和这个城市的心一起跳动。就在此时,是这个城,在帮我一起孕育这部电影。


相关文章推荐:
北京电影学院 | 西部电影集团 | 后天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