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刘据

卫太子刘据(前128年前91年),汉武帝刘彻嫡长子,汉昭帝刘弗陵异母兄。母为卫皇后。

刘据生于元朔元年(前128年)春,于元狩元年(前122年)夏立为皇太子。刘据成年后,汉武帝每每巡游天下,便以国事交付太子刘据。太子为政宽厚,屡屡平反冤案,深得民心。征和二年(前91年),刘据在巫蛊之祸中被江充、韩说等人诬陷,因不能自明而起兵反抗诛杀江充等人,汉武帝误信谎情,以为太子刘据谋反,遂发兵镇压,刘据兵败逃亡,最终因拒绝被捕受辱而自杀。

冤案平反后,汉武帝建思子宫,归来望思之台以寄哀思。汉宣帝刘询继位后,为祖父刘据追加谥号曰“戾”,重修陵寝,供奉祭祀。

汉武帝刘彻即位之后的十余年里一直无子。建元二年,淮南王刘安来朝。太尉田对淮南王刘安说:“皇帝没有太子,大王您是诸侯王里最有贤德的一位,又是高祖的亲孙子,一旦皇帝去世,除了大王您还有谁合适做天子呢!” [1]

直到元朔元年(前128年)春天,汉武帝宠幸的夫人卫子夫在生下三位公主之后,为时年29岁的汉武帝刘彻诞下第一位皇子,武帝异常欣喜。当时朝堂中有两位善于写辞赋文章的官员分别是枚皋及东方朔,欢喜中的武帝便命令枚皋及东方朔作《皇太子生赋》及《立皇子祝》之赋 [2-3] ;同时,为感谢上苍赐予他的第一位皇子,仲春二月 [4] ,武帝修建了婚育之神高(句芒)神之祠 [5] 以祭拜之。举朝臣子亦为这位迟来十余年的大汉皇长子的诞世而高兴。武帝为皇长子取名为刘据。 [6]

此时,因皇后之位已空缺一年有余 [7] ,中大夫主父偃上书武帝,请立刘据生母卫子夫为皇后。同年春三月甲子日,汉武帝册立卫子夫为皇后,赦天下 [8-9] 。刘据亦由庶长子身份变更为嫡长子。

元狩元年(前122年)夏四月丁卯日,汉武帝将时年7岁的长子刘据立为皇太子 [10] ,并大赦天下,同时下诏赐予朝中秩禄为中二千石的官员第11等爵右庶长爵位,赐百姓中成为家长的人一级爵位。 随后又派遣使者巡行天下,进行慰问与赏赐。诏说:皇帝派专使赐各县里的三老、孝子每人五匹布帛;赏赐乡里的三老、爱护孩童者、努力耕田者每人二匹帛,三斤絮;赏赐年龄九十岁以上的老人以及鳏、寡、孤、独者每人二匹帛,三斤絮;赏赐年龄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每人三石米。 [11]

太子刘据稍稍长大后,汉武帝开始在群臣中为刘据甄选老师。刘彻在做太子时,景帝朝有一位以处世恭谨家教严明的大臣叫石奋,石奋15岁时开始侍奉汉高祖, [12] 景帝时已积功至九卿之位。因其一家父子四人皆为二千石之官,故汉景帝尊呼之为“万石君”。 [13] 待到汉武帝立刘据为太子时,石奋已去世2年,而石奋最为恭谨孝悌的长子石建亦因父亲的去世过于悲痛在第二年离开人世。 [14] 于是武帝最终遴选出万石君少子,时任沛太守的石庆作太子太傅。 [15]

此时,因汉武帝尊崇《公羊》学,故又派德高望重的文学之士辅导刘据学习《公羊春秋》(《公羊传》),《公羊》亦从此兴盛。待到刘据通晓《公羊》之后,喜欢《谷梁》而想学习,当时有一位专门研习《谷梁传》的学者瑕丘江公,与研习《公羊》的董仲舒齐名。 [16] 于是刘据开始私下里向瑕丘江公受习《谷梁》。 [17]

继石庆之后,先后有严青翟 [18] 、石庆之子石德 [19-20] 任太子少傅,赵周 [21] 、周勃之孙周建德 [22] 、卜式任太子太傅。

刘据成年后,按礼制迁往太子宫。作为太子行冠礼的礼物,武帝专程为刘据在长安城南,覆盎门(又称杜门)外五里 [23] ,修建了一座苑囿,取广博观望之意 [24] ,称为博望苑。 [25] 虽然汉武帝本意不喜欢臣子结交宾客 [26] ,但却专修此苑赐予刘据,以作为其交往宾客之用,并允许刘据可以依照自己的兴趣喜好行事。因此多有与当时主流政见不同的各类“异端”前来附于刘据门下。 [27]

而从后来的经历来看,刘据结交朋友颇有其父用人不问出身 [28] 之风,他既结交织草鞋的平民百姓,门下也有敢仿朱亥的游侠作宾客。

刘据性格仁慈宽厚、温和谨慎,武帝嫌他不像自己。后来武帝所宠幸的王夫人生了皇子齐怀王刘闳,李姬生了燕刺王刘旦、广陵厉王刘胥,李夫人生昌邑哀王刘,加之时光流逝卫皇后逐渐老去,武帝对皇后的宠爱逐渐衰退,因此皇后和太子经常有不安的感觉。 [29]

武帝感觉到此事后,对刘据的舅舅大司马大将军卫青说:“我朝有很多事都还处于草创阶段,再加上周围的外族对我国的侵扰不断,朕如不变更制度,后代就将失去准则依据;如不出师征伐,天下就不能安定,因此不能不使百姓们受些劳苦。但倘若后代也像朕这样去做,就等于重蹈了秦朝灭亡的覆辙。太子性格稳重好静,肯定能安定天下,不会让朕忧虑。要找一个能够以文治国的君主,还能有谁比太子更强呢!听说皇后和太子有不安的感觉,难道真是如此吗?你可以把朕的意思转告他们。” [30]

卫青听完后叩头感谢,并转告卫皇后。皇后特意摘掉首饰向武帝请罪。后来每当太子劝阻征伐四方时,汉武帝就笑着说:“由我来担当艰苦重任,而将安逸的事情留给你,不也挺好吗?” [31]

汉武帝晚年常年外出游幸天下,每每出宫便将诸事交付给刘据,宫中事务交付给皇后。如果有所裁决,待武帝回宫后就将其中最重要的事向他报告,汉武帝也没有不同意的,有时甚至不过问。 [32]

在施政方面,汉武帝用法严厉,任用的多是严苛残酷的酷吏;而太子性格宽厚,却也有固执己见的一面,经常将一些他认为处罚过重的事进行平反。刘据这样做虽然得百姓之心,但那些执法大臣皆不高兴。皇后害怕长此下去会引来祸事,每每告诫刘据应注意顺从武帝的意思,不应擅自有所纵容而宽赦罪人。汉武帝听说此事之后,赞赏太子的做法,而对皇后的说法不以为然。 [33]

群臣中,为人宽厚的皆依附太子。而用法严苛的则俱诋毁太子。由于奸邪的臣子大多结党,所以在武帝身边赞赏太子的人少,故意诋毁的人反而多。元封五年(前106年),卫青去世后,那些奸邪之臣认为太子不再有外家的靠山,因害怕太子即位后对自己不利,于是开始竞相陷害太子。 [34]

汉武帝与几个儿子很少在一起,与皇后也难得见面。一次,太子进宫谒见皇后,过了很久时间,才从宫中出来。黄门苏文向汉武帝报告说:“太子调戏宫女。”于是汉武帝将太子宫中的宫女增加到二百人。后来太子知道了这件事,便对苏文怀恨。 [35]

苏文与小黄门常融、王弼等经常暗中寻找太子的过失,然后再去添枝加叶地向汉武帝报告。对此,皇后恨得咬牙切齿,让太子禀明皇上杀死苏文等人。太子却十分信任自己的父亲,说:“只要我不做错事,又何必怕苏文等人!皇上圣明,不会相信邪恶谗言,用不着忧虑。”有一次,汉武帝感到身体有点不舒服,派常融去召太子,常融回来后对汉武帝言道:“太子面带喜色。”汉武帝默然无语。及至太子来到,汉武帝观其神色,见他脸上有泪痕,却强装有说有笑,汉武帝感到很奇怪,再暗中查问,才得知事情真相,于是将常融处死。皇后自己也小心防备,远避嫌疑,所以尽管已年老失宠,却仍能使汉武帝以礼相待。 [36]

太始年间,以告发赵王刘彭祖的太子刘丹而起事的赵国人江充,因“不畏权贵”受武帝重用。 [37-38] 有一次刘据派使者去甘泉宫问候武帝,使者乘着马车行驶在驰道上,恰巧被跟随武帝去甘泉宫的江充遇上。因驰道为天子的御用通道,臣子百官没有得到许可皆不可行驶其上。于是江充就将刘据的使者扣押。刘据得到消息之后,派人向江充道歉说:“不是我可惜车马,实在是不想让陛下知道这件事情,认为我平时对手下的人不加管教。但愿江君您能宽恕此事。”江充不听,依然向武帝汇报了。武帝说:“做臣子的就应该这样啊。”江充因此大受武帝的信任何重要,威震京师。 [39] 亦因此事刘据与江充结下嫌隙,埋下祸根。

刘据有一位叫公孙敬声的表兄弟,是其大姨母卫君孺与丞相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凭借自己是皇后姐姐的儿子,行事骄奢不守法纪,居九卿太仆之高位,擅用北军军饷一千九百万钱。征和元年,事情败露之后被捕下狱。这时,汉武帝下诏欲抓捕的阳陵人朱安世却迟迟未能归案,公孙贺便请命此差以赎公孙敬声的罪过。武帝答应此请。后来朱安世果然被捕成功,却在狱中上书诬告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以及行巫蛊诅咒天子之事。 [40] 征和二年(前92年)春正月,抓捕丞相公孙贺,并冠以公孙贺兴利弟子宾客不顾黎民死活等多条罪名, [41] 公孙贺父子竟然死在狱中。自此,太子刘据在朝堂之上,再无外家相护。

然而,这场灾祸却并未因公孙贺父子之死而结束。征和二年(前92年)闰四月,诸邑公主、阳石公主以巫蛊之罪处死,卫青之子卫伉及卫长公主之子曹宗亦在连坐之内。 [42-43]

后来武帝游幸甘泉宫之时生病,江充看到武帝年事已高,而自己行事狠辣与太子刘据的仁德相背,加之先前已与刘据和卫氏有嫌隙,害怕武帝去世之后被刘据诛杀,便欲先一步构陷刘据。即妄言武帝生病是因为有人行巫蛊诅咒天子。于是武帝命江充为使者治巫蛊之案。江充指挥巫师四处掘地寻找木偶人,但凡挖到就逮捕周围的人,并以炮烙之酷刑逼供认罪。百姓惶恐之间相互诬告,以此罪冤死者前后共计数万人。 [44]

至此,天下人心惶惶,京师三辅更是笼罩在一片惊恐氛围之中。而武帝却因年迈体病愈加相信巫蛊之事。江充趁机说宫中有巫蛊之气以致天子之病久不见好。武帝便派遣岸道侯韩说、御史章赣、黄门苏文等人协助江充治巫蛊。 [45] 江充从后宫中不受宠幸的夫人开始查办,依次延及至皇后卫子夫。而在皇后宫内一无所获后,征和二年秋七月,江充终是将铁楸挖到了太子东宫,并得到了桐木人偶。 [46]

刘据没想到自己的宫中会挖出人偶,心中惊惧,而此时武帝却在甘泉离宫中养病,不通音信, [47] 刘据无法向武帝证明自己的清白,便招来少傅石德询问对策,石德害怕自己因为是太子师傅的关系被一起处死,于是对太子说:“在这之前丞相父子、两位公主以及卫氏一家都被此事牵连治罪,现在胡巫和来调查此事的官员掘开地面找到了证据,不知道是胡巫故意放在那里的,还是真的就有,我们自己无法明辩,可以伪称诏令用符节把江充等人收捕入狱,把他们的奸诈阴谋追查清楚。再说皇帝正在甘泉宫养病,皇后以及太子的属吏去请安问候都得不到回复,皇帝的生死存亡都不得而知,而现在奸臣干出这种事,太子您难道不记得从前秦朝太子扶苏被害的事吗?”刘据十分着急却无上策,便采纳了石德的意见。 [48]

征和二年(前92年)七月壬午,刘据派遣宾客扮成使者矫诏抓捕江充,韩说怀疑有诈不肯受诏,于是刘据派遣的宾客仿窃符救赵的朱亥,将韩说格杀。而协助江充办理此案的御史章赣逃出,去往甘泉行宫见武帝。 [49]

已犯下矫诏之罪的刘据因不知武帝是否在世,便决定起兵。因太子能指挥到的车马有限,所以刘据派舍人持节连夜入长秋门将自己的计划报告卫皇后。皇后支持后,发动了中宫的中厩车马,取武库兵器,调长乐宫卫队,告令百官江充谋反,太子亲自监斩江充。骂道:“赵国的奴才!扰乱你的国王父子还嫌不够吗?又来扰乱我们父子!” [50] 又在上林苑中的烧死一众胡人巫师。 [51] 苏文逃出长安,来到甘泉宫,向汉武帝报告说太子很不像话。汉武帝说道:“太子肯定是害怕了,又愤恨江充等人,所以发生这样的变故。因而派使臣召太子前来。使者却因胆怯未敢入城,对武帝谎称太子造反要杀自己。武帝大怒,由是深信太子已反。 [52]

在此之前,左丞相刘屈因与李广利是亲家,个人与太子争斗。刘据遂以门下宾客为将,率领卫队攻入丞相府,想杀了刘屈 [53] 。刘屈逃跑,并丢了官印及绶带。丞相长史乘车赶到甘泉宫,将此事上报于武帝。武帝问丞相刘屈在做什么,使者回答说丞相在封锁消息,没敢发兵。武帝愤怒刘屈的作为,并谴责刘屈没有周公的遗风。随后赐予刘屈加盖了玺印的诏书:“捕杀叛逆者,朕自会赏罚分明。应用牛车作为掩护,不要和叛逆者短兵相接,杀伤过多兵卒!紧守城门,决不能让叛军冲出长安城!” [54]

如扶苏当年面对赵高手中伪书的情势一般,刘据面对刘屈手中这道不知真假却要置自己于死地的皇帝玺书,向文武百官发出号令:“皇上因病困居甘泉宫,我怀疑可能发生了变故,奸臣们想乘机叛乱。”汉武帝于是从甘泉宫返回,来到长安城西建章宫,率先掌控兵权,颁布诏书征调三辅附近各县的军队,部署中二千石以下官员,归刘屈兼职统辖。刘据手中并无正规军队,三辅军队又调遣不得,太子便派使者假传圣旨,将关在长安中都官的囚徒赦免放出,命少傅石德及门客张光等分别统辖;又派长安囚徒如侯持符节征发长水和宣曲两地的胡人骑兵,一律全副武装前来会合。 [55]

不约而同,武帝亦想到了由长水校尉统领的长水宣曲胡兵,便派遣侍郎莽通到长安,莽通便将如侯逮捕,并告诉胡人:“如侯带来的符节是假的,不能听他调遣!”并斩杀如侯亲自引长水宣曲胡骑入长安。武帝又征发船兵,一并交由大鸿胪商丘成。 [56] 太子调兵以失败告终。

而后,刘据来到北军军营南门之外,站在车上,将护北军使者任安召出,颁与符节,命令任安发兵。但任安拜受符节后,却返回营中,闭门不出。 [57] 太子调兵再次失败。

太子带着卫队囚徒离去,将长安四市之人约数万人临时武装起来。到长乐宫西门外,正遇到刘屈率领的军队,双方会战五天,死亡数万人,鲜血像水一样留入街边的水沟。民间都说“太子谋反”,所以人们不依附太子,而丞相一边的兵力不断增多。 [49] [58]

七月庚寅日,刘据兵败,南逃到长安城覆盎门。司直田仁正率兵把守城门,因觉得太子与武帝是父子关系,不愿逼迫太急,所以使太子得以逃出城外。 [59]

刘据出逃后,武帝责问御史大夫暴胜之擅自阻止丞相斩杀释放太子出城的田仁,暴胜之因惶恐而自杀。任安因怀二心,与田仁同处以腰斩之刑。莽通捕获反将如侯,以及长安男子景通抓获太子少傅石德,功劳最大,分别被封为重合侯与德侯,商丘成力战张光封为侯。太子的众门客,曾经出入宫门的一律处死;凡是跟随太子发兵的,一律按谋反罪灭族;官吏和士兵有乘乱抢劫的,全部流放到敦煌郡。因太子逃亡在外,所以开始在长安各城门设置屯守军队。 [60]

一连串的诛罚使得群臣忧心惧怕,不知如何是好。壶关三老令孤茂上《讼太子冤书》于武帝。说:“我听说:父亲就好比是天,母亲就好比是地,儿子就好比是天地间的万物,所以只有上天平静,大地安然,万物才能茂盛;只有父慈,母爱,儿子才能孝顺。如今皇太子本是汉朝的合法继承人,将承继万世大业,执行祖宗的重托,论关系又是皇上的嫡长子。江充本为一介平民,不过是个市井中的奴才罢了,陛下却对他尊显重用,让他挟至尊之命来迫害皇太子,纠集一批奸邪小人,对皇太子进行欺诈栽赃、逼迫陷害,使陛下与太子的父子至亲关系隔塞不通。太子进则不能面见皇上,退则被乱臣的陷害困扰,独自蒙冤,无处申诉,忍不住忿恨的心情,起而杀死江充,却又害怕皇上降罪,被迫逃亡。太子作为陛下的儿子,盗用父亲的军队,不过是为了救难,使自己免遭别人的陷害罢了,臣认为并非有什么险恶的用心。《诗经》上说:‘绿蝇往来落篱笆,谦谦君子不信谗。否则谗言无休止,天下必然出大乱。’以往,江充曾以谗言害死赵太子,天下人无不知晓。而今陛下不加调查,就过分地责备太子,发雷霆之怒,征调大军追捕太子,还命丞相亲自指挥,致使智慧之人不敢进言,善辩之士难以张口,我心中实在感到痛惜。希望陛下放宽心怀,平心静气,不要苛求自己的亲人,不要对太子的错误耿耿于怀,立即结束对太子的征讨,不要让太子长期逃亡在外!我以对陛下的一片忠心,随时准备献出我短暂的性命,待罪于建章宫外。”奏章递上去,汉武帝见到后受到感动而醒悟,但还没有公开颁布赦免。 [61]

刘据向东逃到隶属京兆尹的湖县,隐藏在泉鸠里的一户人家。此地西距潼关三十里、长安三百里,东距函谷关八十里,紧靠当时贯通关内关外的交通驿道,又隐藏在峡谷中,位置非常险要。主人家境贫寒,经常织卖草鞋来奉养太子。后来刘据听说有一位富有的旧相识住在湖县,便派人去寻找他,却导致消息泄露。八月辛亥日,地方官围捕太子。国储副君三十八载的刘据不愿被陷他至此的佞臣捉拿受辱,自经而死。前来搜捕的兵卒中,有一山阳男子名叫张富昌,用脚踹开房门。新安县令史李寿跑上前去,将太子抱住解下。主人与搜捕太子的人格斗而死,二位跟随太子出逃的皇孙也一同遇害。 [62] 卫太子败后,其妻史良娣、长子刘进、子妇王翁须、女儿(皇女孙)皆在长安遇害。 [63]

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武帝对巫蛊之冤有所察觉,知道太子起兵乃惶恐而无他意 [64] ,并非苏文、李广利 [65] 等人报告于他的谋反,却难以为太子起兵而开脱。

看守高帝庙的小郎官田千秋正好在此时上书为太子鸣冤:“作儿子的擅自动用父亲的军队,其罪应受鞭笞。天子的儿子误杀了人,又有什么罪呢!我梦见一位白发老翁,教我上此奏章。”于是汉武帝霍然醒悟,召见田千秋,对他说:“我们父子之间的事,别人难以插言,只有你知道其间的不实之处。这是高祖皇帝的神灵派您来指教于我,您应当担任我的辅佐大臣。”于是拜田千秋为大鸿胪。 [66-67]

汉武帝任命田千秋为大鸿胪之后,开始对参与巫蛊案、陷害太子的臣子进行严惩。江充已死,武帝愤而恢复了自文帝起已废除近百年的夷族之刑 [68] ,夷江充三族。又仿太子烧死胡巫,将苏文烧死在横桥之上。功劳最大的莽通被处死;曾在泉鸠里对太子兵刃相加的人,最初被任命为北地太守,后来也被族灭。因与太子战而获封侯的商丘成、张富昌和李寿分别自杀、被贼人杀及被武帝诛杀。诬陷太子的李广利与刘屈皆被灭族。 [65] [69] [70-73]

汉武帝晚年丧子,怜惜刘据无辜遭害,修建思子宫以寄哀思;又在湖县修建了一座归来望思之台,望而思之,期魂来归 [74] 。天下人听说这件事后,都很悲伤。 [75]

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七月,刘据之孙刘询即位。本始元年(公元前73年)六月,刘询颁布诏书。诏曰:“故皇太子在湖,未有号谥、岁时祠。其议谥,置园邑。” [76] 谥刘据曰“戾”,所以刘据又称“戾太子”。以湖县阌乡邪里聚为戾园,改葬刘据,陵园设置长、丞等官职,设置周卫供奉守护 [77] 。八年后的元康元年(前65年),增加戾园的采地民户满三百家 [78]

关于刘据的谥号“戾”,据《逸周书 谥法解》:不悔前过曰戾;不思顺受曰戾;知过不改曰戾。《逸周书》是周朝古书,其中《谥法解》是现存最早、沿用最久的关于谥法的文献。

董仲舒曰‘有其功无其意谓之戾,无其功有其意谓之罪’。

东汉著作《说文》:“戾。曲也,从犬出户下。戾者身曲戾也。”故而“戾”字应取蒙冤受屈之意。刘据谥“戾”,死在湖,“戾”字加上“水(氵)”就是“”(“泪”的繁体字写法)。

臣瓒在《汉书宣帝纪》中有注解:“太子诛江充以除谗贼,而事不见明。后武帝觉寤,遂族充家,宣帝不得以加恶谥也。”

班固:巫蛊之祸,岂不哀哉!此不唯一江充之辜,亦有天时,非人力所致焉。建元六年,蚩尤之旗见,其长竟天。后遂命将出征,略取河南,建置朔方。其春,戾太子生。自是之后,师行三十年,兵所诛屠夷灭死者不可胜数。及巫蛊事起,京师流血,僵尸数万,太子子父皆败。故太子生长于兵,与之终始,何独一嬖臣哉!秦始皇即位三十九年,内平六国,外攘四夷,死人如乱麻,暴骨长城之下,头卢相属于道,不一日而无兵。由是山东之难兴,四方溃而逆秦。秦将吏外畔,贼臣内发,乱作萧墙,祸成二世。故曰“兵犹火也,弗戢必自焚”,信矣。是以仓颉作书,“止”“戈”为“武”。圣人以武禁暴整乱,止息兵戈,非以为残而兴纵之也。《易》曰:“天子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君子履信思顺,自天之,吉无不利也。”故车千秋指明蛊情,章太子之冤。千秋材知未必能过人也,以其销恶运,遏乱原,因衰激极,道迎善气,传得天人之助云。 [79]

司马光:古之明王教养太子,为之择方正敦良之士以为保傅、师友、使朝夕与之游处。左右前后无非正人,出入起居无非正道,然犹有淫放邪僻而陷于祸败者焉。今乃使太子自通宾客,从其所好。夫正直难亲,谄谀易合,此固中人之常情,宜太子之不终也! [80]

阎缵:汉戾太子称兵拒命,言者犹曰罪当笞耳。 [81]

张皓:昔贼臣江充造构谗逆,倾覆戾园,孝武久乃觉寤,虽追前失,悔之何及。 [82]

韦凑:汉戾太子困于江充之谗,发忿杀充,虽兴兵交战,非围逼君父也;兵败而死,及其孙为天子,始得改葬,犹谥曰戾。况重俊可谥之曰节愍乎! [83]

张九龄:汉武帝信江充之诬罪戾太子,京城流血。 [84]

康熙帝:尔奏引戾太子为比。戾太子父子间隔,朕於二阿哥常遣内监往视,赐食赐物。今二阿哥颜貌丰满,其子七八人,朕常留养宫中,何得比戾太子? [85]

传说卫太子鼻子大,汉武帝在甘泉宫养病时太子去看望。江充告诉太子说:“太子不要进去,陛下有诏说厌恶太子的大鼻子,进去须用纸盖住鼻子。”后来太子走后,江充对武帝说:“太子不想闻陛下的身上的味道,故此掩鼻。”武帝因此迁怒太子。 [86]

皇天坞在阌乡的东南方向。传说卫太子兵败逃亡之时,曾大哭流泪仰首呼唤皇天。百姓怜惜太子的命运,因此用皇天命名此处,取作皇天坞。 [87]

全鸠涧水,今名十二里河。古名泉鸠涧、全节水、全鸠水、泉鸠涧水、鸠水。北魏《水经注》:“泉鸠里,在县(古阌乡县)东南十二里。汉戾太子之匿处。有泉鸠涧,一名全节水,亦名全鸠水,北流入河,戾太子冢在涧东。”汉武帝失儿于此,故传说汉武帝晚年将此水改为失儿河。 [88]

太子刘据自杀十年后,汉昭帝始元五年(前82年),有一个男子乘着黄犊车,插着画有龟蛇图案的黄旗帜,身穿黄色长衣,头戴黄帽,来到北阙,自称是卫太子。公车令将此事上奏昭帝,昭帝下诏让公卿、将军、中二千石等高官一起去辨认真伪。长安城中官吏百姓围观者达数万人。正在人情浮动,难以克止之时,右将军率军队来到宫城下,防备发生意外情况。 [89-90]

而前来辨认的官吏中,丞相田千秋并未见过卫太子没有表态,御史大夫桑弘羊亦不表态,其余中二千石等官吏都不敢表态,害怕这是真卫太子。相持之下,最终京兆尹隽不疑以卫太子“得罪先帝”为由,将此人送往诏狱,解决了这场闹剧。 [91]

经廷尉审查,这位冒充卫太子之人果然是个骗子。此人原是夏阳人,叫成方遂,居住在湖县,以占卜为生。刘据的一位太子舍人曾向方遂问卜,他见到成方遂后说:“您的相貌长得很像卫太子。”方遂听了这话后就生出冒充之心,想以此求取富贵,于是诈称卫太子而至阙门外。廷尉传唤乡里认识他的张宗禄等人前来作证,方遂于是坐诬罔不道之罪被腰斩于东市。一说这位冒充者姓张名延年。 [92]

根据史书记载,刘据死后,其二子皆葬于湖县。 [93]

戾太子墓位于位于河南省灵宝县西50公里的豫灵镇底董村南约2公里处。位于最南面的墓东西长约150米,南北宽约50米,高约50米,占地面积10余亩,为武帝太子刘据之墓冢。与太子冢西北相接处有皇孙冢两个,乃是刘据之子冢,俗称“皇孙冢”。三冢规模呈由南向北等量递减之势。远远望去,太子冢东西两原对峙,东面是属于故县镇的冯家原,西边是属于豫灵镇的安头原,两原相距不过一里,南面的太子一冢横亘东西,一条小河依冢而过,由此向南不足十里便是巍巍秦岭,往北不足十里便是滔滔黄河。 [94]

戾太子墓北约1.5公里处,有一石碑,原碑高1.6米,宽0.85米,厚0.1米,正面刻着“汉台风雨”四个大字。西北2.5公里处,原有“归来望思台”和“思子宫”,为汉武帝时所建,以表汉武大帝对太子的哀思,唐时尤存 [95] 。历朝历代刘姓子孙祭拜不断,香火旺盛,引来游客络绎不绝,是原阌乡县八大景之首,现为灵宝十三景之重,属国家级文物重点保护景观。 [96]

西汉诸陵墓规模之大、修建之豪华应属茂陵为其中之最。茂陵是汉武帝刘彻的陵墓,位于兴平县城东北12公里处。汉武帝建元二年(前139年)开始建筑陵墓,武帝在位54年,茂陵就营建了53年。陵高“违规超限”达46.5米,顶端东西长39.25米,南北宽40.60米,四周边长达千米,状如覆斗。据《关中记》载:“汉诸陵皆高12丈,方120丈,惟茂陵高14丈,方140丈。”太子冢比茂陵犹高,可见武帝晚年之悔。 [97]

《景武昭宣元成功臣表》

关系

妾室


相关文章推荐:
刘彻 | 卫皇后 | 元朔 | 元狩 | 平反 | 征和 | 刘询 | 建元 | | 刘安 | 元朔 | 卫子夫 | 枚皋 | 东方朔 | | 句芒 | 主父偃 | 元狩 | 中二千石 | 右庶长 | 三老 | 石奋 | 汉高祖 | 九卿 | 汉景帝 | 万石君 | 石建 | 石庆 | 公羊传 | 谷梁传 | 瑕丘江公 | 赵周 | 周勃 | 卜式 | 博望苑 | 朱亥 | 王夫人 | 刘闳 | 李姬 | 刘旦 | 刘胥 | | 大司马大将军 | 卫青 | 酷吏 | 黄门 | 苏文 | 太始 | 江充 | 公孙敬声 | 卫君孺 | 公孙贺 | 九卿 | 太仆 | 北军 | 朱安世 | 阳石公主 | 诸邑公主 | 阳石公主 | 卫伉 | 卫长公主 | 曹宗 | 甘泉宫 | 韩说 | 石德 | 扶苏 | 矫诏 | 窃符救赵 | 朱亥 | 舍人 | 中宫 | 中厩 | 长乐宫 | 刘屈 | 李广利 | 丞相长史 | 扶苏 | 赵高 | 三辅 | 中二千石 | 中都官 | 长水校尉 | 莽通 | 大鸿胪 | 商丘成 | 北军 | 北军 | 覆盎门 | 司直 | 田仁 | 御史大夫 | 暴胜之 | 三老 | 令孤茂 | 诗经 | 建章宫 | 京兆尹 | 湖县 | 刘据 | 自经 | 张富昌 | 史良娣 | 刘进 | 王翁须 | 李广利 | 开脱 | 田千秋 | 苏文 | 莽通 | 商丘成 | 思子宫 | 元平 | 本始 | 周卫 | 元康 | 说文 | 汉书 | 班固 | 巫蛊之祸 | | 司马光 | 阎缵 | 张皓 | 韦凑 | 张九龄 | 康熙 | 水经注 | 北阙 | 公车令 | 田千秋 | 桑弘羊 | 中二千石 | 隽不疑 | 诏狱 | 廷尉 | 湖县 | 太子舍人 | 灵宝 | 豫灵镇 | 董村 | 阌乡县 | 史记 | 外戚世家 | 万石张叔列传 | 卫将军骠骑列传 | 汉书 | 资治通鉴 | 刘彻 | 卫子夫 | 卫长公主 | 当利公主 | 史良娣 | 刘进 | 史皇孙 | 刘询 | 汉宣帝 | 许浑 | 读戾太子传 | 汪遵 | 望思台 | 郑还古 | 望思台 | 吕温 | 望思台作 | 胡曾 | 李九龄 | 权德舆 | 白居易 | 思子台有感二首 | 陆贽 | 李山甫 | 望思台赋 | 叶绍翁 | 余靖 | 读车千秋传 | 苏过 | 吴师道 | 望思台 | 汉武帝 | 张永强 | 乌龙闯情关 | 汉武大帝 | 任伟 | 大汉天子 | 赵熠洋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