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刘福通

刘福通(1321-1366),颍州(今安徽省阜阳市界首市)人。元末北方红巾军领导者,与韩山童等长期利用白莲教在民间进行活动。韩山童战死后,刘福通拥立韩山童之子韩林儿为帝,国号“大宋”,定都亳州,后迁开封建元龙凤。他为枢密院平章,旋改任丞相,掌握军政大权。不久率军攻克汴梁。但好景不长,刘福通先在汴梁为元将察罕帖木儿所破,后在安丰为诚王张士诚派遣的吕珍所围,刘福通向朱元璋求救,朱元璋赶到之前,刘福通战死,救出小明王,安置于滁州,随后朱元璋命水军将军廖永忠接小明王去应天(今南京),途经辗转瓜州渡口,廖永忠将小明王的船驶到江心凿沉,船上包括小明王无一幸免。

刘福通出生于今界首市境刘肖镇(今属颍南办事处)的一个巨富之家。刘福通自幼性情豪爽,聪明过人,素怀大志。青年时任朱皋镇巡检,正直仗义,进值元末残暴统治,豫南皖北百姓涂炭,怨声载道,民族矛盾空前尖锐。在此社会背景下,元王朝钦差贾鲁以修河为名,假公济私(因勒索刘家珍兽白鹿未逞),改河道,毁刘宅。刘福通于国仇家恨,遂决心造反灭元。
  刘福通与韩山童为起义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在组织上建立白莲教,在舆论上把斗争矛头集中对准异族统治者。至正十一年(1351年)四月,韩山童、刘福通等在河北永年县聚会。杀白马黑牛,誓告天地,决定起义。不料消息走漏,遭官军突袭围捕,韩山童被捕遇难,刘福通逃回颍州。同年五月,刘福通在颍州率众起义,迅速攻克颍州城,点燃了元末农民大起义的烽火。
  刘福通率红巾军首破颍州,随即进军河南,占朱皋,据仓栗,连破罗山、真阳、确山,又克舞阳、叶县等地,横断豫南。同年九月,刘福通挥兵南进,相继攻占汝宁府、光州、息州,义军胜利壮大,队伍扩充20万众。至正十二年(1352年),刘福通率红巾军先后大败元军主将赫斯虎赤,斩元大将巩卜班,击败帖木儿30万精锐之师,屡战屡胜,威震元廷。此时,汉人地主李思齐勾结元军,从背后偷袭义军,刘福通从汝宁退守亳州,至正十三年(1352年),二月,刘福通与八秃会战,杀八秃,败元军,其后引军各南,攻占安丰,进围庐州(今合肥)。至正十五年(1355年),刘福通迎韩山童之子韩林儿到亳州,称“小明王”,建立政权,国号大宋,年号龙凤,刘福通与罗文素同为平章。同年二月,由于战略失误,义军主力北上,亳州遭元军围困,刘福通保小明王血战突围,南奔安丰,这是红巾军起义以来遭到的第一次大挫折。
  刘福通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受挫不馁。退驻安丰不久,刘福通率军北上反击,连破元军,声威复振。至正十七年(1357年)六月,刘福通亲率主力攻陷汴梁,刘福通孤军无援,拥韩林儿败走安丰。接着,北伐的三路大军因各自为战,互难支援,相继失利。刘福通在极艰难的形势下坚守安丰,时间达四年又九个月。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二月,张士诚派部将吕珍突袭安丰,刘福通与韩林儿被朱元璋接往滁州宗阳宫。两年后,朱元璋遣左丞廖永忠用船将刘福通、韩林儿溺死于瓜步(一说在安丰阵亡)。

元朝末年,由于权臣专权,官贪吏污,社会矛盾极其尖锐。韩山童以白莲教主的身份在北方广收门徒,刘福通等成为其最早的一批信徒,他们鼓吹“弥勒佛下生”、“明王出世”,号召信徒,等待时机,推翻元朝统治。至正四年(1344)五月,大雨二十余日,黄河暴溢,沿河郡邑均遭水灾,给人民带来极大的苦难。由于河水溢入会通运河,威胁两漕盐场,影响到元廷国库收入,至正十一年(1351)四月,元顺帝任命贾鲁为工部尚书、总治河防使,发汴梁(今河南开封)、大名(今河北大名南)等13路15万民工及庐州(今安徽合肥)等18翼两万军队,开始治河。韩山童、刘福通等抓住这一时机, 五月初,聚众三千人于颍州颍上,杀黑牛白马,誓告天地,准备起义。宣称韩山童为宋徽宗八世孙,当为中国主;福通自称南宋将刘光世后代,当辅之。正当起义将举之时,县官派兵前来镇压,山童被捕牺牲,其妻杨氏、子林儿逃奔武安。刘福通率众冲出重围,于五月初三日攻占颍州,大起义正式爆发。由于起义军头裹红巾为标志,故称“红巾军”,又称“红军”;军众多为白莲教徒,烧香拜佛,故又称“香军”。

刘福通攻占颍州后,犹如平地春雷,震撼中原大地。是时天下承平已久,法度宽纵,贫富不均,多乐从乱。曾不旬月,从之者殆数万人(《草木子》卷三上《克谨篇》)。元廷亦为之震惊,急命监戍治河民工的同知枢密院事赫厮、秃赤领阿速军六千并各支汉军进讨刘福通军。赫厮、赤秃与河南行省徐左丞三人但以酒色为务,属下军士但以剽掠为务,赫厮望见红巾军人多势众,扬鞭大呼“阿卜!阿卜!”(蒙古语“走”之意)回头就跑,元军不战自溃,来自高加索北麓的阿速人不服水土,不习水战,病死者过半。后来徐左丞被朝廷诛杀,赫厮战死于上蔡。六月,刘福通乘胜占据朱皋(今河南固始北),攻破罗山、真阳、确山,进攻舞阳、叶县等地。九月,刘福通攻克汝宁府(今属河南)、息州、光州(今河南潢州),众至十万。元廷深感这是“心腹大患”。是年九月,元顺帝以右丞相脱脱之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为知枢密院事,与卫王宽彻哥率诸卫军十余万人前往镇压。十月,加派知枢密院事老章增援也先帖木儿。十二月,元军攻陷上蔡,义军最早的领导人之一韩咬儿被俘,押送京师处死。江浙平章教化、济宁路总管董抟霄也攻陷安丰(今安徽寿县)。十二年正月,刘福通将韩兀奴罕摆脱敌人的围剿,挺进河之北,进攻东明。二月,克滑、浚二州,进克开州(今河南濮阳),出现了“红衣遍野,呼声动地”(《万历濮州志》卷六)的壮观场面。未几为元军所败,韩兀奴罕被擒。三月,元河南行省平章太不花攻陷汝宁,元知行枢密院事巩卜班率数万侍卫汉军、爱马鞑靼军屯驻汝宁沙河岸,他们“日夜沈溺酒色,醉卧不醒”,刘福通乘其不备,偷袭元营,巩卜班战死,元军退至项城。元廷命也先帖木儿为总兵,率精兵30万,“金银物帛车数千辆,河南北供亿万计,前后兵出之盛无如此者”(《庚申外史》卷上)。也先帖木儿驻军沙河。某夜军中夜惊,也先帖木儿尽弃军资器械、粮草、车辆,仅收散兵数万人逃奔开封,后驻军朱仙镇。北方红巾军首义成功并抗击元军围剿,为全国各地不满元朝统治的广大劳苦大众树立了榜样,也鼓舞着他们拿起武器投入推翻元朝统治的斗争。包括后来朱元璋所从的郭子兴的濠州义军,亦以红巾为号。

脱脱在屡次出兵镇压刘福通起义军失利的情况下,采取攻其两翼徐州起义军和南阳襄湘起义军的战略,以达到孤立刘福通部的企图。 至正十二年闰三月起,元廷先后派四川行省平章咬住、四川行省参政答失八都鲁,诸王亦怜真班、爱因班,参知政事也先帖木儿陕西行省平章月鲁帖木儿,豫王阿剌忒纳失里,知枢密院事老章等分路围剿南北琐红军。五月,答失八都鲁攻陷襄阳,布王三被俘,北琐红军被镇压。十四年正月,答失八都鲁攻陷峡州,南琐红军亦被镇压。 刘福通部红巾军自击溃也先帖木儿后,虽未遭遇元军主力,但其两翼有元军围剿其他红巾军,占领区内又崛起了两支地主武装,沈丘(今安徽临泉西北)畏兀儿人察罕帖木儿与罗山县典官李思齐各结集“义兵”,合兵袭破罗山,元廷分别授为汝宁府达鲁花赤和汝宁知府,渐拥兵至万人,屯驻沈丘,屡败刘福通部红巾军,因而牵制了刘福通部的进一步发展。

后元顺帝下诏削脱脱兵权,诏书到达军营,“大军百万,一时四散”,元军竟不战自溃,从此,元军丧失优势,再也无力纠集如此众多的力量来镇压起义军,只能主要依靠地主武装来维持元朝的统治。 刘福通利用战场形势的急遽变化,于至正十五年(1355)二月,迎韩山童之子林儿于砀山夹河,在亳州(今属安徽)正式建立宋政权,改元龙凤,立林儿为帝,号“小明王”。杜遵道、盛文郁为丞相,罗文素、刘福通任平章,福通弟刘六任知枢密院事,尊山童妻杨氏为太后。未几,因杜遵道擅权,刘福通命甲士挝杀之,此后,刘福通自任丞相,加封太保,成为宋政权的实际领导人、北方红巾军的总指挥。在往后长期的斗争中,展示了他的军事和政治才能。

这年六月,刘福通命其将赵明达取嵩、汝、洛阳,北渡孟津至怀庆路(今河南沁阳),河之北大为震动。元廷不得不自豫南调察罕帖木儿来应战,赵明达战败。十二月,答失八都鲁进攻太康,进围亳州。刘福通将小明王移置安丰,次年三月,自领兵与答失八都鲁军激战于太康、亳州,击退敌军,亳州得安。 刘福通在率领红巾军与敌人搏斗的同时,十分注意利用宋政权的名义,把北方各支农民起义军纳入宋政权统辖之下,并建立地方政权。至正十六年二月,朱元璋攻占集庆(今江苏南京),七月,宋政权立江南等处行中书省、 江南等处行枢密院,任命朱元璋为行省平章;同年十月,赵君用取淮安,乃设淮安等处行中书省,任命赵为行省平章。以后,为了节制各路红巾军,在那些占领一地而又较为巩固的地区,继续设置行省机构。 为了分散元军对宋政权都城亳州的压力,扩大战果,从至正十六年九月开始,刘福通派遣军队分路出击,到至正十七年(1357)夏,形成三路北伐的壮观局面,而刘福通自率大军攻克汴梁。西路军攻破潼关,中路军转战山西, 时毛贵虽进攻大都失利,但山东形势甚好,北方红巾军进入鼎盛时期。

但大好局面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发生了逆转。至正十八年,元军破曹州,使宋政权与山东红巾军联系切断。十九年初,孛罗帖木儿驻守大同,以切断宋政权与中路红巾军的联系。西路军亦为察罕帖木儿等人所败,溃散入蜀,而且察罕帖木儿一直以重兵驻守渑池、洛阳,时刻准备对汴梁发起进攻。宋政权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山东红巾军这时也发生了逆转。毛贵北伐大都失败后返回山东,与田丰配合,其势仍很盛。未料失守淮安的赵君用逃奔毛贵后,竟阴险地把毛贵杀死。之后毛贵部将续继祖从辽阳回益都,怒杀赵君用。山东红巾军自此一蹶不振,这时王士诚也脱离中路军返回山东,与田丰互相攻伐。至正十九年五月,察罕帖木儿移军虎牢,多路出兵,包围汴梁。八月,元军破汴梁,刘福通奉韩林儿突围奔安丰,元军俘获韩林儿妻及红巾军各级官员五千、家属数万。至此,宋政权已名存实亡。 至正二十一年(1361)夏,察罕帖木儿向山东红巾军发起总攻,田丰、王士诚降之。十月,察罕帖木儿进围益都,毛贵部将陈猱头等坚持抵抗。次年六月,田丰、王士诚杀察罕帖木儿,参加益都保卫战。察罕帖木儿子扩廓帖木儿袭其父职,继续围攻益都。十一月,益都陷,田丰、王士诚被杀。接着,莒州陷,山东红巾军全部被镇压。在安丰的宋政权,名义上只存下朱元璋的江南行省。

至正二十三年(1363)二月,平江(今江苏苏州)张士诚乘安丰空虚之机,遣其将吕珍进攻安丰。刘福通等进行了顽强的抵抗,韩林儿急向朱元璋求救,朱元璋亲率大军击败吕珍和支援吕珍的原天完政权的庐州(今安徽合肥)左君弼,救出小明王和刘福通,把小明王和刘福通安置于滁州。至正二十六年十二月,朱元璋命廖永忠迎小明王、刘福通至应天(今南京),途经瓜州,廖永忠将他们沉入水中溺死。

刘福通为何首义于颍州

刘福通首义于颍州的原因:其一,刘福通是汝宁府颍州西刘营(今界首市城区颍河南岸旧刘兴镇)人,家巨富,性豪爽,早年加入白莲教,为颍州教首之一,曾任朱皋镇巡检。其二,当时颍州社会矛盾异常尖锐,白莲教徒较多;其三,当地人民特别具有勇于反抗压迫的传统。


相关文章推荐:
安徽 | 阜阳 | 界首市 | 红巾军 | 韩山童 | 亳州 | 开封 | 汴梁 | 察罕帖木儿 | 安丰 | 朱元璋 | 界首市 | 豫南 | 皖北 | 钦差 | 贾鲁 | 刘家珍 | 韩山童 | 颍州 | 罗山 | 真阳 | 舞阳 | 叶县 | 汝宁府 | 光州 | 红巾军 | 帖木儿 | 庐州 | 韩林儿 | 安丰 | 汴梁 | 张士诚 | 滁州 | 朱元璋 | 廖永忠 | 韩山童 | 弥勒佛 | 贾鲁 | 工部尚书 | 宋徽宗 | 刘光世 | 武安 | 红巾军 | 天下承平 | 河南行省 | 高加索 | 习水 | 上蔡 | 固始 | 罗山 | 舞阳 | 叶县 | 汝宁府 | 光州 | 元顺帝 | 右丞相 | 脱脱 | 御史大夫 | 也先帖木儿 | 王宽 | 平章 | 济宁路 | 董抟霄 | 东明 | 汝宁 | 沙河 | 庚申外史 | 朱仙镇 | 朱元璋 | 郭子兴 | 濠州 | 答失八都鲁 | 参知政事 | 陕西行省 | 阿剌 | 沈丘 | 罗山县 | 达鲁花赤 | 韩山童 | 亳州 | 小明王 | 杜遵道 | 任平 | 刘六 | 枢密院 | 太保 | 孟津 | 沁阳 | 豫南 | 答失八都鲁 | 太康 | 鲁军 | 行中书省 | 潼关 | 毛贵 | 孛罗帖木儿 | 大同 | 察罕帖木儿 | 渑池 | 田丰 | 赵君 | 辽阳 | 怒杀 | 王士诚 | 韩林 | 扩廓帖木儿 | 平江 | 张士诚 | 吕珍 | 天完政权 | 左君弼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