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刘波(诚成文化原董事长、女星许晴前男友)

刘波(1964年2017年11月14日 ),海南诚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裁,2003年9月传负债逃跑,另传去日本看胃病。作品:《传世藏书》。

2014年12月,国际刑警组织以其涉嫌“信用证诈骗”纳入红色通缉令名单。

2017年11月14日,53岁的刘波在日本去世。

刘波,湖南人,14岁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湖南中医研究院硕士,北大哲学系博士,师从季羡林先生,是著名影视美女许晴的前男友。

1988年刘波任湖南株洲市新闻图片报副总编辑,还研制治疗狐臭等小毛病的产品,但中途夭折。后来刘波奔赴海南,空降海南特区报。在海南的几年是刘波从“小倒爷”转型为“儒商”的关键几年。他一手做地产项目,一手办起了医疗保健公司,并与几家银行高层建立了的“亲密”关系。

刘波1994年创立海南三达企业公司任总裁;

1995年创立海南诚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裁,编制出版了八五重点项目《传世藏书》,同时担任世界华人协会常务理事,中华文化交流与合作促进会理事。

刘波最初扬名资本市场,是因为上市公司诚成文化,现已改名为奥园发展。

1998年8月,由刘波担任董事长的海南诚成企业有限公司,收购了武汉一业绩不佳的上市公司20.91%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并将其更名为诚成文化。在刘波的包装下,诚成文化开始由传统产业向文化产业全面转型。他首先置入了《传世藏书》的部分资产,使得上市公司凭空生出5000多万的账面利润;而畅销杂志《希望》的经营权也进入了诚成文化的“换血”计划中。随着这一系列的资本运作,诚成文化被笼罩在“文化产业第一股”的光环下,从1999年12月开始,股价由6.47元起步,在短短8周时间内,创出了历史最高价24.38元,上涨近4倍。

2003年《南方周末》曾报道,刘波涉嫌欠下40亿元的贷款黑洞,以及数目不详的担保贷款。当年9月,刘波欠债潜逃的消息在坊间流传。

刘波失踪前被传唤过,据媒体最新披露,刘波逃匿之前,已被司法机关传唤过,涉嫌“金融诈骗”等多项罪名,逃匿发生在其被“监视居住”期间。其实在刘波收购诚成文化之后,虽然风光一时,但增发新股的愿望迟迟没能实现。而此前他已拖欠了长沙、广州、北京、武汉数家银行的数亿元贷款,资金链随时面临断裂的危险。为了拆东墙补西墙,诚成文化背上了数亿元的担保贷款,主业和资产质量大降,2002年上半年业绩大幅滑坡,在股市中“圈钱”更不太可能。无奈之下,刘波在2002年将诚成文化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湖南出版集团,海南诚成退居第二大股东。但由于公司遗留问题不少,接手不到一年之后,湖南出版集团又将股权转让给了广东奥园集团,随后更名为奥园发展。

打造传媒帝国成泡影,刘波一直梦想构筑自己的传媒帝国,没有逃匿之前,传媒帝国已经具雏形。让刘波和诚成文化真正跨入传媒格局的,是它进入的《希望》杂志。此后的媒体报道中,《希望》一直被视为诚成文化进入传媒业成功的主要标志。资料显示,诚成文化旗下先后“拥有”《华夏WATCH》、《华声视点》、《舞台与人生》、《这一代》(后撤出)、《少年文摘》、《中国医药导刊》、《大众电视》(后撤出)、《香港风情》、《多媒体世界》等10多家杂志。除了《希望》杂志以外,诚成文化其他各项投资均回报不力,甚至亏损。

提起刘波,漂亮的著名女影星许晴就不能不说。在媒体对许晴的访谈中,她对刘波这样描述:“他是北京大学的博士生。他很朴素,很有自信心,不用靠外在的东西来包装自己。所以他一直很低调,从来不接受采访,也从不做宣传。爱穿中式对襟大褂、老头鞋的他,是国学大师季羡林的关门弟子,他与导师编纂了《传世藏书》系列,现在主要做文化出版工作。”刘波曾经投巨资为许晴拍写真集。这部普通的集资再一次显示了刘波的品味与经典的商业手法,写真集不仅招来娟子、黑冰等十几位中外摄影师,更是邀请了红得发紫的文化名人余秋雨为之作序,写下许多诸如“许晴美在深奥”的文字。不过在《说出你的故事》节目现场,许晴澄清,“他2003年涉嫌诈骗逃走时,我们已分手一年多了。”她说自己在爱情中是个绝对的完美主义者,给彼此的自由不够而宣告周恋情结束。

对刘波的学历可能不好考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正是依靠季羡林这块权威招牌打赢了他商旅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战役。在编制《传世藏书》以前,名为集团的诚成公司一直名不见经传。1994年刘波成功说服季羡林挂名担任该书的主编,这套书共 123册,收集了中国5000年各门类、各学科的学术经典,总印10000套,市场售价每套高达68000元。诚成集团凭借这个项目完成了里程碑式的飞跃。《传世藏书》使得诚成集团获得多达数亿元的资产评估值,另外涉及该书的大量印刷加工合同为他日后控股长印股份埋下了伏笔。

1998年,刘波控股长印股份并易名为诚成文化,在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中人们惊奇地发现余秋雨等文化名人的名字。

2003年9月份,一则关于“许晴前老公刘波欠债数亿跑了”的消息(实际二人并未结婚) ,犹如炸弹般在媒体中炸开。虽然许晴与刘波分手已多年,对媒体一向低调的她,一下子又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不过当时许晴以沉默回避了所有媒体。关于刘波的去向又有了新说法。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记者终于联系到了刘波的一位好友,并从他那里得知。

刘波是在2003年7月15日由北京国际机场乘机抵达日本治病的,因为他当时患有大面积胃溃疡。刘波的好友的这个病已经得了好长时间,他曾在2001年9 月在北京军区医院治疗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好转了许多,但每天又忙碌于工作,从今年年初开始,每天胃都会剧痛,仅能以稀粥下饭,所以他选择去日本养病。至于当时的报道称他是逃跑等说法,刘波的朋友告诉记者,刘波全部都知道。在这位朋友的眼睛里,刘波是很聪明很有头脑的人,他相信有一天刘波能够“东山再起”。

说起湖南商人刘波,可能有许多人不知道,但说起传世藏书,文化人没有不知晓的。正是传世藏书这件文化出版界的盛事,成就了刘波;而刘波也因为在出版领域采用了新的融资销售方式而一度成为商界的翘楚。传世藏书属于整理国故,它分经、史、子、集四大部类,十六开本缎面精装一百二十三册;由“传世藏书工作委员会”编辑,总编辑为著名的国学大师季羡林教授。刘波在出版发行这套鸿篇巨制时,创造性地采用了出版界不曾有过的融资销售方式,将代售费转给了建设银行,由订书者到建行交款,并由平安保险、太平洋保险作担保。《传世藏书》每套码洋为6.8万,已发行5000套。

1999年12月,海南诚成企业集团以1600套剩余的《传世藏书》评估作价6528万与“诚成文化”的870万资产进行置换,使“诚成文化”凭空生出 5000多万的账面利润。

在调整后的1999年度报告和2000年度中期报告中,说明2000年度上市公司已售出《传世藏书》1090套,实现销售收入 3935万元。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诚成集团海南公司在1992年以《传世藏书》编纂、发行之名,向海南建行贷款3000万,近十年的本息相加,接近 6000万;后又向北京建行海淀支行两次贷款2000万元,只还300万本息;

在1992年,刘波以海南一家“虚壳”药厂的名义,在海南中行拿到3000 万美金的贷款。此外,刘波在武汉、海南从事房地产开发时,还从建行、中行拿到贷款上亿元。

2003年6月初,诚成文化接到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光大银行武汉分行汉口支行申请对被申请人武汉市天鹏商业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和诚成文化采取诉前财产保权,冻结查封被申请人财产价值2070万元,在随后浮出水面的数额过亿的担保事项中,被担保方未提供反担保的“不在少数”,而且其中部分担保将在下半年陆续到期,如果被担保方不能按期偿还贷款,偿债的义务很可能就要由刘波掌握的诚成文化公司的下家“奥园发展”来承担。至此,诚成神话落幕。

2017年11月14日,53岁的刘波在日本去世。


相关文章推荐:
传世藏书 | 传世藏书 | 季羡林 | 许晴 | 狐臭 | 海南特区报 | 传世藏书 | 说出你的故事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