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陆机

陆机(261年-303年),字士衡,吴郡吴县(今江苏苏州)人 。西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出身吴郡陆氏,为孙吴丞相陆逊之孙、大司马陆抗第四子,与其弟陆云合称“二陆”,又与顾荣、陆云并称“洛阳三俊”。

陆机在孙吴时曾任牙门将,吴亡后出仕西晋,太康十年(289年),陆机兄弟来到洛阳,文才倾动一时,受太常张华赏识,此后名气大振。时有“二陆入洛,三张减价”之说。历任任太傅祭酒、吴国郎中令、著作郎等职,与贾谧等结为“金谷二十四友”。赵王司马伦掌权时,引为相国参军,封关中侯,于其篡位时受伪职。司马伦被诛后,险遭处死,赖成都王司马颖救免,此后便委身依之,为平原内史,世称“陆平原”。太安二年(303年),任后将军、河北大都督,率军讨伐长沙王司马,却大败于七里涧,最终遭谗遇害,被夷三族。

陆机“少有奇才,文章冠世”,诗重藻绘排偶,骈文亦佳。与弟陆云俱为西晋著名文学家,被誉为“太康之英”。与潘岳同为西晋诗坛的代表,形成”太康诗风“,世有”潘江陆海“之称。陆机亦善书法,其《平复帖》是中古代存世最早的名人书法真迹。

概述内图片来源:《吴郡名贤图传赞》

陆机生于吴郡横山(今江苏昆山)。 他出身名门士族,为孙吴丞相陆逊之孙,其父陆抗亦为孙吴大司马,陆机为陆抗第四子。他身长七尺,声如洪钟。年少时有奇才,文章盖世,倾心儒家学术,非礼不动。

凤凰三年(274年),陆抗逝世,陆机与其兄陆晏、陆景、陆玄及弟陆云分领陆抗部曲 ,担任牙门将。

太康元年(280年),陆机二十岁时孙吴灭亡,他于是退居家乡,闭门勤学,累积十余年。由于陆机父祖宗亲在孙吴都位居将相,功勋卓著,他深深感慨吴末帝孙皓抛弃祖业,投降西晋。便评论孙权得天下、孙皓亡天下的原因,又追述自己祖父、父亲的功业,于太康九年(288年)创作了《辨亡论》(分上、下两篇) 。

太康十年(289年),陆机与弟弟陆云一同来到京师洛阳,初入洛阳时,二人志气高昂,自认为是江南名族,不重视中原人士,只拜访当时的名士、太常张华。张华一向重视陆机的名声,陆机与张华相见便感到一面如故,他钦佩张华的德望风范,以师长的礼仪对待他 (后张华遇害,陆机为他作了诔文,又创作《咏德赋》来悼念他 )。张华说:“伐吴之战,获得了两个俊士。”并把他们推荐给诸公 ,使得二陆名气大振。时有“二陆入洛,三张减价”之说(“三张”指张载张协张亢)。

太熙元年(290年),太傅杨骏征召陆机任祭酒。元康元年(291年),晋惠帝皇后贾南风发动政变,诛杀杨骏。

元康二年(292年),陆机接连担任太子洗马、著作郎。 他喜欢交游权贵门第,与外戚贾谧亲善,为“金谷二十四友”(一作鲁公二十四友)之一,因而遭到讥讽。

元康八年(298年),陆机出补著作郎。

永康元年(300年),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诛杀贾后并辅政后,陆机被请为相国(司马伦)参军。因参与诛讨贾谧有功,赐爵关中侯,不久,司马伦将要篡位,任命他为中书郎。

永宁元年(301年),三王(齐王司马、河间王司马、成都王司马颖)举义,诛杀篡位的司马伦,齐王司马认为陆机任中书之职,怀疑加司马伦九锡以及惠帝禅诏之文陆机有参与,于是收捕陆机等九人交付廷尉治罪。仰赖成都王司马颖、吴王司马晏一齐救援疏理,陆机才得以减免死刑,被流放边地,遇到大赦才没去。当时中原多难,与陆机交好的江南名士顾荣、戴渊等都劝陆机回到江南,陆机仗着才能声望,志在匡正世难,所以不从。司马主政后,恃功自夸,受爵位不礼让,陆机厌恶他,便作了《豪士赋》来讽刺司马。司马仍未觉悟,而最终失败被杀。

当时,成都王司马颖推让功劳而不自居,慰劳下士。陆机既感谢他救过自己的恩德,又见朝廷屡有变异祸难,认为司马颖必定能使晋室兴隆,于是委身于他。司马颖让陆机参大将军军事,任平原内史,后世遂称其为“陆平原”。

太安二年(303年),司马颖与河间王司马起兵讨伐长沙王司马,让陆机代理后将军、河北大都督,率领北中郎将王粹、冠军将军牵秀等各军共二十多万人。陆机因家中三代为将,是道家所忌讳的,外加客居他乡做官,位居群士之上,王粹、牵秀等都有怨恨之心,所以陆机坚决请求辞去都督之职。司马颖不同意。陆机同乡人孙惠也劝陆机把都督之职让给王粹,陆机说:“你是说我要踌躇躲避贼子,正好会招致灾祸。”于是就任。司马颖对陆机说:“如果事情成功,封你为郡公,任台司之职,将军你要努力啊!”陆机说:“从前齐桓公因信任管夷吾而建立九合诸侯之功,燕惠王因怀疑乐毅而失去将要成功之业,今天的事,在您不在我啊!”司马颖的左长史卢志内心嫉恨陆机得宠,对司马颖进言道:“陆机自比于管子、乐毅,把您比作昏君,自古以来命将派兵,没有臣子欺凌国君而可以成事的。”司马颖沉默不语。

陆机开始治军时,军旗折断,他内心很是厌恶。军队列阵出发,从朝歌至河桥,鼓声传数百里,自从汉魏以来,还不曾有过这样盛大的出兵场面,长沙王司马挟持惠帝与陆机在鹿苑交战,陆机军大败,赴七里涧而死的士兵如同积薪,涧水为此不流,将军贾棱也战死。

当初,宦官孟玖及其弟孟超一并被司马颖宠幸。孟超率领一万人任小都督,还未交战,就放纵士兵掳掠,陆机逮捕了主凶。孟超带铁骑百余人,径直到陆机麾下抢人,回头对陆机说:“貉奴(北人对南人的蔑称)能作都督吗?”陆机的司马孙拯劝陆机杀了他,陆机不同意。孟超公开对众人说:“陆机将要谋反。”又给孟玖写信,说陆机怀有二心,不赶快决战。作战时,孟超又不受陆机管辖,轻易率兵独自进军而覆没。孟玖却怀疑是陆机杀了他,便向司马颖进谗言,说陆机有异志。将军王阐、郝昌、公师藩等都被孟玖利用,与牵秀等共同证明。司马颖大怒,让牵秀秘密逮捕陆机。当晚,陆机梦见黑车帷缠住车子,手撕扯不开,天亮后牵秀的部队就到了。陆机脱下戎装,穿上白,与牵秀相见,神态自若,对牵秀说:“自从吴国覆灭,我兄弟宗族蒙受大晋重恩,入朝陪侍帷幄,剖符带兵。成都王把重任交给我,我推辞却没有获准。今日被杀,难道不是命吗!”便给司马颖写了一封信,言辞非常凄恻。临刑时,陆机感叹道:“华亭的鹤鸣声,哪能再听到呢?”于是在军中遇害,时年四十三岁。两个儿子陆蔚、陆夏也一同被害,弟陆云、陆耽也随后遇害。陆机既不当死罪,士卒都因此感到痛惜,没有谁不为此流泪。这一天白天大雾弥合,大风折树,平地积雪一尺厚,议论的人认为是陆机冤死的象征。 他死后,好友纪瞻赡养接济陆家,无微不至。

陆机遇害后,还葬云间,今其墓周河套尚存遗址,仍可辨认。

主词条:太康诗风

两晋诗坛上承建安、正始,下启南朝,呈现出一种过渡的状态,西晋诗坛以陆机、潘岳为代表,讲究形式,描写繁复,辞采华丽,诗风繁缛。所谓太康诗风就是指以陆、潘为代表的西晋诗风。 陆机天才秀逸,辞藻宏达佳丽,被誉为“太康之英”。

陆机作文音律谐美,讲求对偶,典故很多,开创了骈文的先河。陆、潘诸人为了加强诗歌铺陈排比的描写功能,将辞赋的句式用于诗歌,丰富了诗歌的表现手法。他们诗中山水描写的成分大量增加,排偶之句主要用于描写山姿水态,为谢灵运、谢诸人的山水诗起了先导的作用。

追求华辞丽藻、描写繁复详尽及大量运用排偶,是太康诗风“繁缛” 特征的主要表现。从文学发展的规律来看,由质朴到华丽,由简单到繁复,是必然的趋势。正如萧统所说:“盖踵其事而增华,变其本而加厉,物既有之,文亦宜然。”陆、潘发展了曹植“辞采华茂”的一面,对中国诗歌的发展是有贡献的,对南朝山水诗的发展及声律、对仗技巧的成熟,有促进的作用。

陆机流传下来的诗,共105首,大多为乐府诗和拟古诗。代表作有《君子行》、《长安有狭邪行》、《赴洛道中作》等。刘勰《文心雕龙乐府篇》称:“子建士衡,咸有佳篇。”

陆机赋今存27篇,较出色的有《文赋》、《叹逝赋》、《漏刻赋》等。散文中,除《辨亡论》外,代表作还有《吊魏武帝文》。陆机还仿扬雄“连珠体”,作《演连珠》五十首,《文心雕龙杂文》篇将扬雄以下众多模仿之作称为“欲穿明珠,多贯鱼目”,独推许陆机之作:“唯士衡运思,理新文敏,而裁章置句,广于旧篇,岂慕朱仲四寸之乎!夫文小易周,思闲可赡。足使义明而词净,事圆而音泽,磊磊自转,可称珠耳。”

张华曾对陆机说:“别人作文,常遗憾才气少,而你更担心才气太多。”其弟陆云曾在给他的信中说:“君苗见到兄长的文章,便要烧掉他的笔砚。”后来葛洪著书,称赞陆机的文章“犹如玄圃的积玉,没有什么不是夜晚发光的,五条河喷吐流波,源泉却一样。他的文辞弘达美丽典雅周全,英锐飘逸而出,也是一代的绝笔啊!” 刘勰《文心雕龙才略篇》评其诗文云:“陆机才欲窥深,辞务索广,故思能入巧,而不制繁。”明朝张溥赞之:“北海(孔融)以后,一人而已”。

陆机创作时恪守道家崇尚自然的思想,并深受黄老思想内修之学的影响。理论见解在许多方面都跟道家思想密切相关,或直接引用,或是对其加以发挥,很有老庄思想的风范。

陆机在政治上主张实行分封制,曾著《五等论》以说明。

陆机善书法,其章草作品《平复帖》是中国古代存世最早的名人法书真迹,也是历史上第一件流传有序的法帖墨迹,有“法帖之祖”的美誉,被评为九大“镇国之宝”。

宋陈绎曾云:“士衡《平复帖》,章草奇古”。《大观录》里说《平复帖》为“草书、若篆若隶,笔法奇崛”。《平复帖》对后世也产生过较大影响。清人顾复称“古意斑驳而字奇幻不可读,乃知怀素《千字文》、《苦笋帖》,杨凝式《神仙起居法》,诸草圣咸从此得笔。”这些评论或许有牵强附会之感,但若是怀素、杨凝式当真见到,也确会为之动情。董其昌赞云“右军以前,元常之后,唯存数行,为希代宝”。《宣和书谱》还曾收录有其行书《望想帖》 。

据《晋书陆机传》载,陆机所作诗、赋、文章,共300多篇,今存诗107首,文127篇(包括残篇)。 原有文集四十七卷 ,《隋书 经籍志》亦著录有《陆机集》十四卷,均佚。南宋徐民臆发现遗文10卷,与陆云集合辑为《晋二俊文集》,明代陆元大据以翻刻,即今通行之《陆士衡集》。明人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中辑有《陆平原集》。 《全晋文》卷96~卷99录有其作品,逯钦立《秦汉魏晋南北朝诗》辑有其诗。

中华书局1982年出版金涛声校点的《陆机集》,今人刘运好有《陆士衡文集校注》。

陆机在史学方面也有建树,著有《晋纪》四卷、《吴书》(未成)、《要览》、《洛阳记》一卷等。

据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陆机还著有《画论》。

张华:①伐吴之役,利获二俊。 ②人之为文,常恨才少,而子更患其多。 ③二陆龙跃於江、汉,彦先风鸣於朝阳。

陆云:君苗见兄文,辄欲烧其笔砚。

孙惠:不意三陆(陆机、陆云、陆耽)相携暗朝,一旦湮灭,道业沦丧,痛酷之深,荼毒难言。国丧俊望,悲岂一人!

蔡洪:陆士衡、士龙鸿鹄之徘徊,悬鼓之待槌。

葛洪:机文犹玄圃之积玉,无非夜光焉,五河之吐流,泉源如一焉。其弘丽妍赡,英锐漂逸,亦一代之绝乎!

孙绰:① 潘文烂若披锦,无处不善;陆文若排沙拣金,往往见宝。 ②潘文浅而净,陆文深而芜。

张骘:云性弘静,怡怡然为士友所宗。机清厉有风格,为乡党所惮。

檀道鸾:自司马相如、王裒、扬雄诸贤,世尚赋颂,皆体则诗、骚,傍综百家之言。及至建安,而诗章大盛。逮乎西朝之末,潘、陆之徒虽时有质文,而宗归不异也。

沈约:降及元康,潘、陆特秀,律异班、贾,体变曹、王,缛旨星稠,繁文绮合,缀平台之逸响,采南皮之高韵。遗风余烈,事极江右。

刘勰:①晋世群才,稍入轻绮,张、潘、左、陆,比肩诗衢。 ②陆机才欲窥深,辞务索广,故思能入巧而不制繁。

魏收:曹植信魏世之英,陆机则晋朝之秀,虽同时并列,分途争远。

萧统:但以当世之作,历方古之才人,远则扬、马、曹、王,近则潘、陆、颜、谢,而观其遣辞用心,了不相似。

萧绎:吟咏风谣,流连哀思者,谓之文...笔退则非谓成篇,进则不云取义,神其巧惠笔端而已。至如文者,惟须绮纷披,宫征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潘安仁清绮若是,而评者止称情切,故知为文之难也。曹子建、陆士衡,皆文士也,观其辞致侧密,事语坚明,意匠有序,遗言无失。虽不以儒者命家,此亦悉通其义也。观遍文士,略尽知之。

钟嵘:晋平原相陆机,其源出於陈思。才高词赡,举体华美。气少於公干,文劣於仲宣。尚规矩,不贵绮错,有伤直致之奇。然其咀嚼英华,厌饫膏泽,文章之渊泉也。张公叹其大才,信矣!

庾信:葛瞻(诸葛瞻)始嗣兵戈,仍遭蜀灭;陆机才论功业,即值吴亡...毛修之埋于塞表,流落不存;陆平原败于河桥,生死惭恨。

李世民:古人云:‘虽楚有才,晋实用之。’观夫陆机、陆云,实荆、衡之杞梓,挺圭璋于秀实,驰英华于早年,风鉴澄爽,神情俊迈。文藻宏丽,独步当时;言论慷慨,冠乎终古。高词迥映,如朗月之悬光;叠意回舒,若重岩之积秀。千条析理,则电坼霜开;一绪连文,则珠流璧合。其词深而雅,其义博而显,故足远超枚、马,高蹑王、刘,百代文宗,一人而已。然其祖考重光,羽楫吴运,文武奕叶,将相连华。而机以廊庙蕴才,瑚琏标器,宜其承俊之庆,奉佐时之业,申能展用,保誉流功。属吴祚倾基,金陵毕气,君移国灭,家丧臣迁。矫翮南辞,翻栖火树;飞鳞北逝,卒委汤池。遂使穴碎双龙,巢倾两凤。激浪之心未骋,遽骨修鳞;陵云之意将腾,先灰劲翮。望其翔跃,焉可得哉!夫贤之立身,以功名为本;士之居世,以富贵为先。然则荣利人之所贪,祸辱人之所恶,故居安保名,则君子处焉;冒危履贵,则哲士去焉。是知兰植中涂,必无经时之翠;桂生幽壑,终保弥年之丹。非兰怨而桂亲,岂涂害而壑利?而生灭有殊者,隐显之势异也。故曰,炫美非所,罕有常安;韬奇择居,故能全性。观机、云之行己也,智不逮言矣。睹其文章之诫,何知易而行难?自以智足安时,才堪佐命,庶保名位,无忝前基。不知世属未通,运钟方否,进不能辟昏匡乱,退不能屏迹全身,而奋力危邦,竭心庸主,忠抱实而不谅,谤缘虚而见疑,生在己而难长,死因人而易促。上蔡之犬,不诫于前,华亭之鹤,方悔于后。卒令覆宗绝祀,良可悲夫!然则三世为将,衅钟来叶;诛降不祥,殃及后昆。是知西陵结其凶端,河桥收其祸末,其天意也,岂人事乎!

骆宾王:①河朔词人,王、刘为称首;洛阳才子,潘、左为先觉。若乃子建之牢笼群彦,士衡之籍甚当时,并文苑之羽仪,诗人之龟镜。②文昌隐隐皇城里, 由来奕奕多才子。潘陆词锋骆驿飞,张曹翰苑纵横起。

王勃:陆平原、曹子建,足可以车载斗量;谢灵运、潘安仁,足可以膝行肘步。

魏元忠:理国之要,在文与武。今言文者则以辞华为首而不及经纶,言武者则以骑射为先而不知方略,是皆何益于理乱哉!故陆机著《辨亡》之论,无救河桥之败,养由基射穿七札,不济鄢陵之师,此已然之明效也。

柳冕:文章本于教化,形于治乱,系于国风。故在君子之心为志,形君子之言为文,论君子之道为教。易云: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此君子之文也。自屈、宋以降,为文者本于哀艳,亡于比兴,失古义矣。虽扬、马形似,曹、刘骨气,潘、陆藻丽,文多用寡,则是一技,君子不为也。

卢藏用:孔子殁二百岁而骚人作,於是婉丽浮侈之法行焉。汉兴二百年,贾谊、马迁为之杰,宪章礼乐,有老成之风;长卿、子云之俦,瑰诡万变,亦奇特之士也。惜其王公大人之言,溺於流辞而不顾。其后班、张、崔、蔡、曹、刘、潘、陆,随波而作,虽大雅不足,其遗风馀烈,尚有典型。

独孤及:且文之为体也,必当词与旨相经,文与声相会。词义不畅,则情旨不宣;文理不清,则声节不亮。诗人因声以缉韵,沿旨以制词,理乱之所由,风雅之所在。固不可以孤音绝唱,写流遁于胸怀;弃徵捐商,混妍蚩于耳目,自当圣藻于天文,听仙章于广乐,屈、宋为涯岛,班、马为堤防,粲、植为陆落,潘、陆为郊境,搴琅于江、鲍之树,采花蕊于颜、谢之园,何、刘准其衡轴,任、沈程其粉黛,然后为得也。若乃才不半古,而论已过之,妄动刀尺,轻移律吕,脱略先辈,迷诖后昆,此明时所当变也。

崔甫:曹、刘之气奋以举,潘、陆之词缛而丽。过此以往,未之或知。

姚铉:至于魏、晋,文风下衰,宋、齐以降,益以浇薄。然其间曹、刘之气焰,耸潘、陆之风格,舒颜、谢之清丽,揭何、刘之婉雅,虽风兴或缺,而篇翰可观。

何去非:陆生之不讲乎为将之术也。机以亡国羁旅之身委质上国,于术无所持,于气无所养,徒矜才傲物,犯怒于众。司马颍强肆不君,举犯顺之师,岂足为托身之主哉?机以怨仇之府,一朝身先群士,都督其军,而众至数十万,汉魏以来,出师之盛,未尝有也。彼既失所任矣,而机内无术以探其所以任我者之心,外无权以济其所以属我者之事,乃方掀然自拟管、乐。临戒之始,孟超以偏校干其令,而辱之若遇仆虏,而机不以为戮而舍之。以是而将,用是而战,虽提师百万,孰救其败哉?故鹿苑之溃,死者如积,众毁因之,遂致其诛,为天下笑。才不足胜其所寄,智不足酬其所知,一投足举踵,则颠踣随之。乃归祸于三代之将,岂不缪欤?

叶适:自魏至隋唐,曹植、陆机为文士之冠。植波澜阔而工不逮机。植犹有汉余体,机则格卑气弱,虽杼轴自成,遂与古人隔绝,至使笔墨道度数百年,可叹也!

元好问:斗靡夸多费览观,陆文犹恨冗于潘。心声只要传心了,布谷澜翻可是难。

陶宗仪:天才秀逸,辞藻宏丽,能草书。

谢应芳:切见晋散骑常侍、赠侍中、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顾元公,相门华裔,文武全才。当时与陆机、陆云并称三俊。王导慕江南之望,张华号南京之奇。

王世贞:① 陆士衡翩翩藻秀,颇见才致,无奈俳弱何。 ②陆病不在多而在模拟,寡自然之致。

张溥:士龙与兄称论文章,颇贵清省,妙若文赋,尚嫌绮语未尽。又云作文尚多譬,家猪羊耳,其数四推兄,或云瑰铄、或云高远绝异、或云新声绝曲,要所得意惟清新相接。士衡文成,辄使弟定之,不假他人。二陆用心,先质后文,重规沓矩,亦不得已而后见耳。哲昆诗匹,人称如陈思《白马》。...士衡枉死,遂同陨堕。闻河桥之鼓声哀,华亭之鹤唳,巢覆卵破,宜相及也。

王夫之:士有词翰之美,而乐以之自见,遂以累其生平而丧之,陆机其左鉴已。机之身名两陨,濒死而悔,发为华亭鹤唳之悲,惟其陷身于司马颖,不能自拔,而势不容中止也。其受颖之羁绁而不能自拔,惟受颖辩理得免之恩而不忍负也。机之为司马伦撰禅诏也,无可贳其死。人免之于钺之下,肉其白骨,而遽料其败,速去之以避未然之祸,此亦殆无人理矣。故机之死,不死于为颖将兵之日,而死于为伦撰诏之时。其死已晚矣!虽然,机岂愚悖而甘为贼鹄乎?谢朝华,披夕秀,以词翰之美乐见于当世,则伦且资其谀颂以为荣,盖有求免而不得者。其不能坚拒之而仗节以死,固也。虽然,不死则贼,不贼则死,以琐琐之文名,迫之于必死必贼之地,词翰之美为累也若斯!

沈德潜:士衡诗迹推大家,然意欲逞博,而胸少慧珠,笔又不足以举之,遂开出排偶一家。西京以来空灵矫健之气,不复存矣。降自梁、陈,专工对仗,边幅复狭,令阅者白日欲卧,未必非士衡为之滥觞也。

石韫玉:韬略家风,文章馀事。河桥一蹶,英雄短气。

蔡东藩:①才高班马露英华,一跌丧身并复家。何若当年先引去,好随云鹤隐天涯。 ②夫陆机附逆逼君,死本自取,但不死于朝廷之大法,而独死于逆党之谗言,则不得不为之呼冤,实则亦非真冤也。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谁令彼甘心事逆,自蹈死地?

钱基博:①两晋文章,其回翔于汉魏之际而渐定所趋者乎?其大要不出二派:其一派奇丽藻逸,撷两汉之葩,潘岳、陆氏机云、左思其尤,以开太康之盛。 ② 魏季,才士放达,振起玄风,文采顿减。至晋武帝,底定吴蜀,区宇始一;太康之中,文彦云会;而三张、二陆、两潘、一械,勃尔复兴,踵武前汉,风流未,亦文章之中兴也。……二陆则弟逊于兄,两潘则尼不如岳。而冠冕群英,实推潘陆。史称之曰:“机文喻海,岳藻如江。”一世之雄也。然潘之机利而笔不遒,陆之体重而势不骏。潘岳才思清绮,秀爽有余,承建安之风流。而机则文章丽典,宫商相变,开永明之新制;特是语多偶排,气未清壮,情隐于辞繁;势驽于藻缛;所患意不逮辞,情急于藻,偶语胜而古意亡矣。

西晋初年,陆机曾撰写《三都赋》,当时出身寒门的左思也在写,陆机对此很不以为然。但当左思历时十年,完成了《三都赋》时,“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陆机看完左思写的《三都赋》之后赞叹不已,将自己的《三都赋》手稿烧掉,以示辍笔。后便有“陆机辍笔”的典故。

陆机曾到侍中王济那儿,王济指着羊奶酪对陆机说:“你们吴中有什么与此匹敌?”陆机回答说:“千里的莼菜羹,未下的盐豆豉。”当时称为有名的对答。

卢志曾当着众人问陆机道:“陆逊、陆抗跟你谁近谁远?”陆机道:“正如同你跟卢毓、卢一样。”卢志沉默不语。起身后陆云对陆机说:“远邦异域,理当不熟悉我们的祖辈,何至如此计较?”陆机说:“我们的父亲、祖父名扬四海,哪有不知道的呢?”评论者以此评定二陆的优劣。

当初陆机有一只名犬,名叫黄耳,他喜爱它。后来寄寓在京城,很久没有过问家事,便笑着对狗说:“我家久无书信,你能否送信取回消息呢?”狗摇着尾巴叫出声。陆机便写信用竹筒装着系在狗脖子上,狗沿路向南走,便到了家中,得到回信返回洛阳。此后便习以为常。

蔡谟在洛阳的时候,看见陆机、陆云兄弟住在僚属办公处里,有三间瓦屋,陆云住在东头,陆机住在西头。陆云为人,文雅纤弱得可爱;陆机身高七尺多,声音像钟声般洪亮,言谈大多慷慨激昂。

戴渊年轻时,很侠义,不注意品行,曾在长江、淮河间袭击、抢劫商人和旅客。陆机度假后回洛阳,行李很多,戴渊便指使一班年轻人去抢劫。他在岸上,坐在折叠椅上指挥手下的人,安排得头头是道。戴渊原本风度仪态挺拔不凡,虽然是处理抢劫这种卑劣的事,神彩仍旧与众不同。陆机在船舱里远远地对他说:“你有这样的才能,还要做强盗吗?”戴渊感悟流泪,便扔掉剑投靠了陆机。他的谈吐非同一般,陆机更加看重他,和他确定交友,并写信推荐他。后来,戴渊在东晋官至征西将军。

陆逊,字伯言,三国孙吴时官至丞相,封江陵侯,卒追谥“昭”。

陆抗,字幼节,官至大司马、荆州牧,卒谥号“武”。

兄长

陆晏,官至裨将军、夷道监。

陆景,字士仁,官至偏将军、中夏督,封毗陵侯。

陆玄,陆抗死后领其部曲。

弟弟

陆云,字士龙,西晋文学家,官至清河内史。

陆耽,官至平东祭酒。

宅邸

参见:陆机宅

陆机宅,据李善注引陆道瞻《吴地记》曰:“海盐县东北二百里有长谷,昔陆逊、陆凯居此。”李太白《题王处士水亭》云:齐朝南苑,是陆机宅。《太平寰宇记》;“二陆宅,在长谷,谷在吴县东北二百里,谷周百馀里,谷水下通松江,昔陆凯居此谷。”

墓址

陆机墓又称丞相坟,将军墓。旁有庵,在福泉山脚下,通波塘西畔,系县古迹,常有文人学士来竭墓凭吊。按正德《松江府志卷十七冢墓》记载:陆氏十三墓俱在松江府西北二十里左右。


相关文章推荐:
吴郡 | 西晋 | 书法家 | 吴郡陆氏 | 丞相 | 陆逊 | 大司马 | 陆抗 | 陆云 | 二陆 | 顾荣 | 洛阳三俊 | 牙门将 | 张华 | 祭酒 | 郎中令 | 著作郎 | 贾谧 | 金谷二十四友 | 司马伦 | 参军 | 关中侯 | 司马颖 | 太安 | 后将军 | 司马 | 夷三族 | 骈文 | 太康 | 太康诗风 | 潘江陆海 | 平复帖 | 书法 | 孙吴 | 西晋 | 辨亡论 | 平复帖 | 太康 | 内史 | 后将军 | 河北 | 关中侯 | 金谷二十四友 | 潘江陆海 | 华亭鹤唳 | 丞相 | 陆逊 | 陆抗 | 声如洪钟 | 凤凰 | 逝世 | 陆晏 | 陆景 | 陆玄 | 陆云 | 部曲 | 牙门将 | 太康 | 孙皓 | 祖业 | 西晋 | 孙权 | 辨亡论 | 太常 | 张华 | 诔文 | 张载 | 张协 | 张亢 | 太熙 | 杨骏 | 祭酒 | 元康 | 晋惠帝 | 贾南风 | 太子洗马 | 著作郎 | 外戚 | 贾谧 | 金谷二十四友 | 司马晏 | 淮南 | 郎中令 | 著作郎 | 司马伦 | 参军 | 关中侯 | 中书郎 | 永宁 | 司马 | 司马 | 司马颖 | 九锡 | 廷尉 | 顾荣 | 戴渊 | 豪士赋 | 大将军 | 军事 | 太安 | 司马颖 | 司马 | 后将军 | 冠军将军 | 牵秀 | 孙惠 | 郡公 | 齐桓公 | 管夷吾 | 燕惠王 | 乐毅 | 卢志 | 朝歌 | 河桥 | 鹿苑 | 积薪 | 涧水 | 贾棱 | 貉奴 | 孙拯 | 公师藩 | 戎装 | | 剖符 | 华亭 | 陆蔚 | 陆云 | 陆耽 | 纪瞻 | 太康诗风 | 潘岳 | 太康诗风 | 对偶 | 骈文 | 谢灵运 | | 山水诗 | 萧统 | 乐府诗 | 拟古诗 | 君子行 | 长安有狭邪行 | 赴洛道中作 | 刘勰 | 文心雕龙 | 文赋 | 叹逝赋 | 辨亡论 | 吊魏武帝文 | 扬雄 | 演连珠 | 文敏 | 张华 | 葛洪 | 刘勰 | 文心雕龙 | 张溥 | 孔融 | 道家 | 黄老 | 内修 | 老庄 | 分封制 | 章草 | 平复帖 | 陈绎曾 | 顾复 | 怀素 | 杨凝式 | 董其昌 | 宣和书谱 | 行书 | 晋书 | 文集 | 隋书 | 南宋 | 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 | 全晋文 | 逯钦立 | 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 中华书局 | 陆机集 | 刘运好 | 晋纪 | 张彦远 | 历代名画记 | 张华 | 陆云 | 笔砚 | 孙惠 | 陆耽 | 蔡洪 | 葛洪 | 孙绰 | 沈约 | 刘勰 | 魏收 | 曹植 | 萧统 | 萧绎 | | 唇吻 | 钟嵘 | 庾信 | 诸葛瞻 | 李世民 | 秀实 | 独步当时 | 百代文宗 | 火树 | 双龙 | 骆宾王 | 河朔 | 王勃 | 车载斗量 | 谢灵运 | 膝行肘步 | 魏元忠 | 养由基 | 李白 | 柳冕 | 卢藏用 | 孔子 | 骚人 | 贾谊 | 马迁 | 独孤及 | 崔甫 | 姚铉 | 何去非 | 叶适 | 元好问 | 陆文 | 陶宗仪 | 谢应芳 | 散骑常侍 | 侍中 | 骠骑将军 | 王导 | 张华 | 王世贞 | 张溥 | 王夫之 | 沈德潜 | 石韫玉 | 蔡东藩 | 钱基博 | 宫商 | 永明 | 三都赋 | 左思 | 洛阳 | 王济 | 卢志 | | 蔡谟 | 戴渊 | 东晋 | 征西将军 | 陆逊 | 陆抗 | 陆晏 | 裨将军 | 陆景 | 陆玄 | 部曲 | 陆云 | 陆耽 | 陆机宅 | 松江府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