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鲁南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在山东省鲁南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战役,亦称“峄枣战役”。鲁南战役历时18天,歼灭国民党两个整编师、一个快速纵队,共53000余人,缴获坦克24辆,榴弹炮48门,汽车480辆,各种小炮400余门,缴获重机枪若干。

战役结束后,陈毅挥笔写下了《鲁南大捷》的诗篇:“快速纵队起如飞,印缅桂来自鼓吹。鲁南泥泞行不得,坦克变成废铁堆,快速纵队今以矣,二十六师汝何为,徐州薛岳掩面哭,南京蒋贼应泪垂。”

1946年12月中旬宿北战役后,由峄县(今枣庄峄城区)向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进攻的国民党军整编第26师及第1快速纵队(由第80旅改编,装备有中型坦克、榴弹炮、汽车),闻整编第69师在宿北被歼,被迫在临沂西南30余公里今兰陵县的卞庄、向城、尚岩、长城、兰陵线转入防御;其左翼整编第51师位枣庄、齐村地区;右翼整编第59、第77师位台儿庄以北地区。

中共中央军委在宿北战役即将结束时指示:下一步作战,宜集中主力歼灭鲁南之敌,相机收复枣庄、台儿庄,并期望打一个比宿北更大的歼灭战。据此,新四军军长、山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和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率两野战军主力从苏北迅速移师鲁南,并决心以第8、第9、第10师和第4师1个团及滨海警备旅、鲁中军区炮兵团共12个团组成右纵队;以第1纵队、第1师共15个团组成左纵队,首先围歼孤立突出的整编第26师和第1快速纵队,尔后向峄县、枣庄地区扩张战果。同时,第2、第9纵队和第6、第7师及第13旅等部共24个团由华中野战军政治委员谭震林指挥,在苏北阻击由盐城、涟水北进的国民党军;鲁南军区部队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活动,袭扰国民党军后方。中央军委在《关于战役部署问题给陈毅、粟裕同志的指示》中说:“鲁南战役关系全局,此战胜利,即使苏北各城全失亦有办法恢复……第一仗似以打26师3个旅为适宜。”

各参战部队按照预定部署于1947年1月1日秘密进入集结地域,进行战斗动员和准备。2日晚,突然对整编第26师及第1快速纵队发起攻击。3日上午完成包围与分割,并在峄县、枣庄方向占领阵地准备阻援。3日夜全面展开攻击,歼灭在马家庄的整编第26师师部大部,使该师失去指挥;全歼驻守太子堂的第44旅;歼灭从卞庄突围的第169旅大部。4日10时,第1快速纵队及整编第26师余部以坦克开路向峄县方面突围,时值雨雪交加,道路泥泞,行动十分困难。左、右纵队抓住有利时机,以追击、侧击、堵击等手段,多路勇猛穿插,将逃敌压缩在兰陵以北的糖稀湖(亦称漏汁湖、漏泽胡、漏卮湖)低洼淤泥地带,随即以炸药、手榴弹爆炸和火烧等办法,破坏其坦克及装甲车辆。第1快速纵队等部争先夺路逃命,人员、车辆、火炮乱成一团。激战至15时,除7辆坦克逃至峄县外,整编第26师和第1快速纵队基本被歼灭。峄县、枣庄方向来援的国民党军被击退。位于整编第26师南侧的整编第59、第77师,闻讯仓皇退缩台儿庄及运河以南地区。

9日晚,右纵队向峄县县城发起攻击,先扫清外围,10日夜攻人城内,激战至11日拂晓,歼整编第51师第114旅一部、整编第52师第98团及整编第26师后方机关、保安团队等共7000余人,俘整编第26师师长马励武,缴获逃入峄县的7辆坦克。与此同时,左纵队向枣庄方向发展进攻,连克枣庄外围郭里集、齐村等据点,歼整编第51师第113旅(欠1个团),然后在右纵队第8师配合下,对枣庄市区展开逐堡逐屋争夺,战至20日下午,将整编第51师师部和2个团歼灭,俘师长周毓英。

战役期间,山东解放区组织支前民工60余万人、大小车1500余辆、担架6000余副,有力地保障了部队作战。此役历时19天,山东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伤亡8000余人,共歼国民党军5.3万余人,缴获坦克24辆、各种火炮200余门、汽车474辆,首创华东战场人民解放军一次歼灭国民党军2个整编师和1个快速纵队的纪录,挫败了国民党军进攻临沂的计划,获得了对机械化部队作战的经验,并为组建自己的特种兵部队奠定了基础。

【附图:1947年1月,陈毅等领导指挥了鲁南战役,共歼敌两个整编师,一个快速纵队,共五万余人。陈毅(坦克上中)、张云逸(坦克上前右一)等在缴获的坦克前和战士合影。】

开创了解放战争以来,我军一个战役歼敌数字的新纪录(5.353万)。

开创了解放战争以来,我军一次作战歼敌最多的纪录(3万5千)。

开创了解放战争以来,我军一次作战歼敌两个整师的纪录。

一九四六年六月底

蒋介石对我解放区悍然发动全面进攻。战争初期,我人民解放军与敌军相比较,在数量上和装备上均处于劣势,战争是在敌强我弱的条件下进行的。到同年十二月,经过近半年作战。蒋介石以被我歼灭正规军三十四万余人的代价,占领了解放区的承德、张家口、淮阴等一百一十余座城市。敌人曾经气势汹汹,嚣张一时。

面对敌人的全面进攻,我解放区军民奋起反击。在华中战场,我军在解放区前沿,运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传统战法,打了苏中战役等胜仗,给予国民党军以沉重的打击,并在淮阴、淮安、睢宁、涟水等地胜利地进行了运动防御作战。在山东战场,我军也在胶济线上和鲁南地区连续胜利地反击了敌人的进攻。半年中间,华东我军歼灭国民党军十六万六千余人。这些胜利,大大地鼓舞了解放区军民的斗志,增强了必胜的信心。但同时,我淮南、淮北解放区被敌人突破,我军侧翼暴露,华中部分主力被压缩于苏北一隅,鲁南局面也尚未很好打开,战争正向解放区纵深发展。在这种形势下,我军的战略意图是要实现华中、山东两个战区的统一作战,进一步集中兵力,开辟战场,调整布局,以便把运动战、歼灭战推向更大规模。

与此同时,蒋介石正为大量侵占解放区城镇的表面胜利冲昏头脑,继续对我大举进攻,并将主要战场放在华东的山东和苏北。他在华东战场调集了二十五个整编师六十八个旅的兵力,并以其中二十五个半旅和一个快速纵队,由东台、淮阴、宿迂、峄(县)枣(庄)分四路向我大举进攻,以峄县、枣庄、台儿庄一路(四个整编师、八个旅和一个快速纵队)进逼我鲁南重镇临沂,企图迅速楔入沂河平原,深入鲁南解放区腹地,切断我苏北解放区与山东解放区的联系,进而围歼苏北我军主力,或逼迫苏北我军退到陇海路以北,以期首先解决苏北,再攻山东。此时,四路敌军从南、西、北对我形成了半包围的态势。

参战部队迅速隐蔽北上。各部队一律夜行晓宿,行军途中,地方武装、民兵和人民群众主动协助我军侦察敌情,封锁消息,为我军当向导、运粮弹……充分发挥了内线作战的优越性,有力地保障了部队的行动。所有参战部队,都利用行军的间隙进行临战训练,着重研究打坦克的方法。

一九四七年一月一日

拂晓前,各部队都按时到达了指定的地域隐蔽集结,在紧张的战前准备中度过了元旦节日。

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对两个野战军统一作战非常关心,在战役发起前几个小时,还来电询问粟裕和第一师是否已到鲁南和陈毅等同志率领的山东野战军在一起(因粟裕和第一师走在北上部队的最后),勉励参战部队要以宿北战役为例,力争大大歼灭战,即每战全部彻底歼灭敌三至四个旅。中央的电报使指战员们倍觉亲切和深受鼓舞。陈毅同志和粟裕同志立即联名向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报告,说明两部已于十二月二十九日会合在一起,共同指挥这次作战,第一师已经参战。

是围歼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及配属于它的第一快速纵队。这次作战,敌人便于相互策应,我军则被几路敌人逼得很紧。因此我们在作战方法上特别强调了要突然发起进攻,迅速包围分割和各个歼灭敌人。作战计划规定,战役发起前,战役合围同战术分割要同时进行,在实施战役合围、构成对外正面的同时,要向敌纵深猛烈突击,迅速将敌各旅、团分割包围,各个歼灭,务使敌人无法组织协同和互相支援作战。

战役过程

一月二日二十二时,我军提前两小时突然对敌发起全线攻击。敌人在我解放区军民的严密封锁监视下,犹如瞎子,对我军的这一重大作战行动毫无觉察。敌师长马励武在元旦那天离开指挥位置去峄县过年未归。战斗一打响,敌军就失去了统一指挥。我军动作迅猛,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敌人各守备要点,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仓皇应战。右纵队激战至一月三日拂晓,除石龙山守敌一个营逃向杨桥外,四马寨、平山、石城崮、青山、凤凰山、尚岩、石龙山均为我攻克,歼敌第四十四旅大部,切断了敌整编第二十六师的退路,控制了阻止峄县、枣庄敌人东援的阵地,并使马家庄敌师部直接处于我军攻击矛头之下。我左纵队于当夜包围了卞庄守敌一个团,占领了大官庄、南北小庄及横山、兰陵及其以北地区,歼敌一部,切断了整编第二十六师与整编第三十三军的联系,并与由四马寨地区向南攻击的右纵队的部队会合。至此,我已完成了对敌的战役合围与部分的战术分割,并歼敌一部。敌军在我多路攻击下,虽匆忙组织兵力反击,炮火拦阻,坦克增援,但均未能阻遏我军的勇猛攻势。三日晚,我右纵队向傅山口、太子堂、马家庄、杨桥等地之敌猛攻,左纵队向马家渔沟、张桥、小锅里、秋湖等地之敌猛攻。经彻夜激战,至四日晨,以上各地均为我攻占。到此时为止,我军已歼灭整编第二十六师师部及其两个旅大部。敌残部及第一快速纵队被我紧紧包围于陈家桥、贾头、作字沟狭小地区。

第一快速纵队号称“国军精华”,当前说起来也不过就是几十辆坦克,几百辆汽车,但在当时它是不可一世的。敌人是靠着它吓人的。我参战部队多数基本上还是用的抗日战争结束时的杂式武器,敌我技术装备水平相差悬殊。我军绝大部分干部战士不但没有打过坦克,而且没有见过坦克,虽然部队在集结行动途中抓了一下打坦克的训练,但时间很短,又没有实物可供演练。在实战中我军靠的是战士们的勇敢和智慧,靠的是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至于火器,除少量战防炮外,主要还是靠手榴弹、手雷和炸药包。

说起来也是凑巧,四日上午,正当我们要发起对敌快速纵队的进攻时,天气由阴转雨,雨中夹雪,寒风刺骨。参谋人员来问粟裕:计划有无改变?粟裕说:不变!这是天老爷在帮我们的忙。雨雪交加,道路难行,会把重型装备陷在那里,敌人就更难逃脱了。这时,虽然云层很低,但敌人还是设法派飞机来支援它的地面部队。当时我军前线指挥所掌握有缴获到的报话机,侦听到了敌军规定的空投联络标志,粟裕立即告诉部队选定地点,布置起假的地空联络标志,敌人的一部分援救物资果然投送到了我们的手上。

四日上午十时左右,敌见空中和地面增援无望,开始脱离阵地落荒突围。我左右纵队各部队立即发起攻击,将快速纵队之第八十旅大部歼灭于陈家桥以西地区。此时,敌坦克、汽车、炮兵与步兵混杂一起,溃乱地向西涌去,沿下湖、漏汁湖之线朝峄县方向夺路窜逃。现代化的装备是要有现代化的战场为其服务的,敌人西逃的主要道路和桥梁已被我解放区军民破坏,并布设了地雷,挖掘了反坦克沟,加上洼地泥泞,许多汽车和火炮陷下去动弹不得。我军对敌实施猛烈追击、侧击、堵击。突围之敌虽陷入混乱,仍以坦克和大炮向我射击。我指战员冒着寒风雨雪,穿着湿透的棉 衣,不顾敌人火力拦阻,奋勇地冲人敌阵,与敌短兵相接,近战格斗,用炸药包、手雷、集束手榴弹炸坦克,用燃烧手榴弹和秫秸烧坦克,有些战 士则干脆爬上坦克用铁锹、洋镐砸电台天线,仅几个小时,就把美蒋合建、由美军装备训练、蒋纬国苦心经营的这个坦克部队打成了瞎子、聋子、瘫子。到下午三时,敌军除七辆坦克钻隙逃往峄县外,整编第二十六师和第一快速纵队,共三万余人全部覆灭。在我围歼这批敌军的过程中,枣庄和峄县之敌曾各出动部分兵力东援,均被我击退,并歼其一部。敌整编第三十三军也以一部兵力至横山一带略作骚扰即南撤。第一阶段作战胜利结束。

我军指战员的英勇无畏,把敌军头目吓得目睹口呆。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师长马励武后来在被俘时说:“当本师配属快速纵队东进时,可谓声势浩大,未料四日一战,即四面楚歌。”一些被俘的敌坦克兵也说:“我们在印缅战场作战三年,一直是向前冲,美国人对我们也很看得起,想不到今天会败得这样惨。”是的,我人民子弟兵在高度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鼓舞下所发挥出来的巨大物质力量,是我们的敌人永远也无法估量的。

战果

围歼整编第二十六师和快速纵队的战斗刚结束,粟裕同司令部的几位同志就赶赴现场察看。只见坦克、大炮和汽车漫坡遍野横七竖八地停在那里,各种枪支、弹药以及通信、工兵器材累积成堆,美国造的生活用具、食品、药物、被服遍地皆是。一批批全身沾满泥污的俘虏被我英雄战士、民兵押下战场。我军指战员忘记了连续几昼夜与敌人冲杀的极度疲劳,在凛列的寒风中打扫战场,有的在指挥俘虏兵把坦克和汽车开出战场,有的在推拉大炮,有的在搜集武器弹药。不少干部战士站在泥泞中用冻僵了的双手比划着向我讲述打坦克、缴大炮、捉俘虏的经过和体会。他们那双眼红肿、布满汗垢的脸庞上,露出自豪和胜利的笑容,这些忠诚无畏的勇土们,是多么可敬可爱啊!

按预定方案是乘胜寻歼敌整编第三十三军,并相机收复台儿庄、峄县。一月三日中央军委也来电指示,歼灭整编第二十 六师后,应彻底消灭整编第三十三军军部及其所属整编第七十七师,然后看情况再将整编第五十九师歼灭或招降。但此时情况发生变化,敌整编第三十三军见整编第二十六师及第一快速纵队被歼,已于五日全部退缩到运河以南,背靠徐州,依托原有工事防御。峄县、枣庄守敌也调整了部署,增加了兵力,加强了防御设施。此外,整编第六十四师一部已进抵韩庄,整编第二十师已接防临城(今薛城),整编第十一师正由宿迁向徐州东北转运中。战场敌情的变化,要求我军的作战计划也必须立即变更。

战前准备

在战争中,一个战役指挥员当作战方案初步确定后,仍要继续反复思考,设想可能出现的新情况和需要采取的相应处置方案,以便在情况突变时可以不失时机地进行新的选择。在第一阶段作战中,粟裕曾反复思考怎样才能更好地实现中央关于巩固鲁南的指示,认为枣庄是敌在鲁南的重要据点之一,有较强的工事,在我出击方向的翼侧,如果不打下来,我们一出击,敌人就会依托那个据点从侧后打我们,对我很不利。为了打开鲁南的局面,创造较好的战场条件,只打下峄县不行,还须攻克枣庄。攻打枣庄,尽管付出的代价会更大些,但对打开鲁南局面极为重要。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发现寻歼敌第三十三军之战机已失,粟裕便向陈毅同志提出在战役第二阶段同时攻取峄县、枣庄的建议。陈毅同志立即同意这个建议。并共同对下一步作战部署拟出了具体方案:除以第八师、第九师、第四师第十团及滨海警备旅按原计划攻取峄县外,调第一师迅速北上攻取枣庄、齐村;调第一纵队及新由苏北赶来之第十三旅,在峄县西南之文峰山、望仙山、白山一线,阻击可能由韩庄、台儿庄出援之敌。另以第十师位于临城、齐村之间,阻击可能由临城东援之敌;鲁南第一军分区一个团进至临城、沙沟之间,开展游击活动,破坏铁路公路,断绝敌人交通。为掌握较大的机动力量,又从南线部队中抽调第二纵队、第六师至沂河以西、兰陵至台儿庄公路以东地区,隐蔽集结,待机参战;留第七师、第九纵队,由谭震林同志指挥,牵制由沭阳北犯之敌。陈粟的这一作战方案迅速得到中央军委的批准。

为了及时、准确地掌握战场情况和指挥部队作战,经与陈毅同志商量,粟裕率部分人员组成轻便指挥所,于一月九日拂晓到达峄县、枣庄前线指挥作战。

战役开始

攻打峄县的战斗进展顺利。一月九日晚发起攻击,经彻夜战斗,即攻占了南关、邵家楼、檀山及东关大部,由南面和东面直逼城垣。十日白天进行攻城准备,当日下午黄昏前开始总攻。经炮火急袭后,第八师以连续爆破首先突破南门,打退了敌人数次反击,缴获了前一阶段逃到峄县的七辆坦克,巩固了突破口,后续部队紧跟突击部队入城,投入巷战。当夜我第九师及第四师第十团,在城内部队策应下,也由东门及东北角突入城内。至十一日凌晨一时,全歼守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师长马励武,也在这里被俘了。第二天他被送到野战军指挥部,陈毅同志接见了他。

鲁南地区有较多的工矿企业,部队中工矿工人较多,他们擅长爆破。所以峄县战斗一结束,我就进城,主要是去学习研究攻城爆破技术。在城南门遇到第八师的同志正把俘虏和缴获的坦克押送出城,我要求他们在现地介绍突破南门的战斗情况。他们详细讲述了突破南门时火力、爆破、突击的结合运用,以及在城内进行巷战的经过。我们马上把他们的经验通报了正在攻击枣庄的第一师。宿北战役把第一纵队英勇顽强的野战作风传开了,鲁南战役则向第八师学习了攻坚、爆破技术。在战争中我们的部队就是这样不断地进行经验交流,提高战术技术水平和培养优良战斗作风的。

在围攻峄县的同时,我第一师主力对枣庄之敌发起攻击,并以一部兵力监视齐村、郭里集之敌,保障攻枣主力两翼的安全。十一日和十二日两天,消灭了从郭里集向枣庄收缩之敌两个营,肃清了枣庄、齐村外围之敌。十三日,为使第一师集中全力攻克枣庄,我们调第一纵队第一旅替换第一师的部队围攻齐村。十六日攻克齐村,全歼守敌第一一三旅旅部及一个团。

攻打枣庄之第一师,素以擅长野战、灵活机智、作风顽强著称,对于城市攻坚尚缺乏经验。枣庄系工矿市镇,建筑物较坚固,工事较强,部队虽打得英勇顽强,但因不会爆破,到十四日仅攻占敌大部分前沿据点,进展迟缓。这时,敌整编第十一师及整编第六十四师已全部进至台儿庄、韩庄一线,整编第七十四师正向新安镇前进中。为争取时间,在敌援兵到达之前迅速攻下枣庄,我分别与陶勇、叶飞、何以祥同志商量,由第一纵队派两个团,第八师派一个团协助第一师攻打枣庄。叶飞、何以祥同志立即选派了减员较少、战斗力较强的部队前往参战。他们冒着大雪行军,按时到达攻击位置。各部经充分准备后,于十九日下午对枣庄守敌发起总攻。在我炮兵火力支援下,各部进行连续爆破,共打开五个突破口,突入市区,与敌展开逐屋逐堡争夺。战斗到二十日十三时,守敌整编第五十一师师部及两个团被我全歼,俘敌师长周毓英。在我军围攻枣庄时,各路援敌慑于我军威势,均迟迟不敢前进,仅临城东援之敌与我第十师稍有接触。战斗结束不久,第一师把周毓英送到了野战军指挥部,在受到我们的宽待后,周很感动,他谴责了国民党打内战的罪行和歧视、消灭原东北军的行径。

攻打枣庄是一场城市攻坚战。在战斗过程中一度比较紧张。当时攻枣进展缓慢,而敌欧震集团的三个整编师已推进到新安镇两侧,其中两个师 距枣庄仅十五至二十公里。粟裕在分析战场情况之后,决定增加兵力,首先攻克枣庄,尔后全力对付欧震集团,以避免两面作战造成两头皆失。恰在此时,军委来电指示以一部兵力打枣庄,主力立即准备打欧震集团。根据当时情况,如这样变更部署,不但难以迅速攻克枣庄,而且也无足够的兵力歼灭欧震集团。粟裕正在准备把上述想法上报军委时,又接到军委新的指示,明确提出推迟两周后再打欧震集团。这又一次表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对战场形势的了解是非常及时和准确的。于是华东野战军按原定决心和部署,仅用了二十小时就攻克了枣庄,全歼守敌。打下枣庄,使我军获得较大的自由。打,可以全力以赴;休息,可以从容不迫。我军休整了半个月后,战局开始向山东解放区纵深发展。根据敌情新的变化,我们放弃了南打欧震集团的计划,实施大踏步后退,主力北上,胜利地进行了莱芜战役。

一九四七年一月的鲁南战役,是继宿北战役之后,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会合进行的第二个大歼灭战。这次战役,经过两个阶段连续作战,全歼国民党军美械装备的整编第二十六师、整编第五十一师和第一快速纵队,共五万三千余人,俘虏敌整编第二十六师中将师长马励武、整编第五十一师中将师长周毓英,缴获了一大批武器装备,其中有坦克二十四辆,榴弹炮、野炮、山炮及其他火炮二百一十七门,汽车四百七十四辆。随后,以 缴获的这批装备为主,华东野战军组建了自己的特种兵纵队。

宿北和鲁南两个战役,是解放战争初期华东我军由解放区前沿作战转向纵深作战,为实现我之战略意图的两个关键性战役。由于我军这两仗都打得很好,获取了重大胜利,从而完成了战区的第一个转折。从此,我华中、山东两个战区在胜利声中实现了统一,我军进一步集中兵力,实行大踏步前进和大踏步后退,把运动战、歼灭战推向了更大规模。

有同志问粟裕:“作为战役指挥员,你认为在鲁南战役的指挥上,最特出之处是什么?”粟裕回答道:“是慎重。”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由当时整个战场形势和敌我双方情况决定的。这次鲁南作战有以下特点:一是敌人阵势摆得很长,从卞庄(今苍山县)、枣庄一直摆到徐州附近,成为犄角之势,易于相互策应;二是作战对象生疏,不仅有美械装备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还有多兵种组成的快速纵队,这是过去未打过的;三是山东、华中两个野战军会合作战,战役指挥员与半数参战部队之间初次接触,互不熟悉,不大摸底。这些都使粟裕在协助陈毅同志指挥这次战役的过程中更加兢兢业业,格外慎重。苏中战役是初战,宿北和鲁南战役在另一意义上也是初战,是华中、山东两个战区合起来打的初战。慎重初战,这对战役指挥员来说是一条具有丰富内容的原则。从下定战役决心到组织战役实施的全过程,甚至在某些指挥细节上,都必须贯彻慎重的原则,以确保关键性战役的胜利。慎重初战和初战必胜,可以说实质上是一回事情。

鲁南大捷,是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英明决策,在陈毅、粟裕同志指挥下,山东、华中广大军民英勇奋战的结果。这次战役,创造了解放战争以来华东我军在一次战役中歼敌五万余人的新纪录。特别是干脆、彻底、迅速歼灭了全副美械装备的敌主力师和机械化部队,对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军队是个极其沉重的打击,对华东以至全国人民是个很大的鼓舞。宿北、鲁南两个战役的胜利,使我军实现了自己的战略意图,夺取了战场的主动权。在以后作战中,进行莱芜、泰安、孟良崮等战役时,就主动得多了。

鲁南战役和宿北战役的胜利,对华东我军的建设,亦有其特殊意义。一方面那时随着战局的发展,华中部队由苏北转到鲁南,再由鲁南转到鲁中,指战员思想问题较多。宿北、鲁南两战役全胜,使部队顺利地实现了思想转弯,进一步坚定了战胜国民党军队的信心。另一方面,我军由分散作战到集中作战,由打小仗到打大仗,既打敌人步兵又打敌机械化部队,既擅长野战又能城市攻坚,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全面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特别是使山东和华中两野战军在作战思想、指挥关系和组织编制等方面实现了统一,为尔后扩大胜利、进行更大规模的运动战和歼灭战奠定了基础。


相关文章推荐:
山东野战军 | 华中野战军 | 进攻战役 | 峄枣战役 | 整编师 | 榴弹炮 | 重机枪 | 陈毅 | 薛岳 | 宿北战役 | 峄县 | 峄城区 | 解放区 | 榴弹炮 | 兰陵县 | 卞庄 | 向城 | 尚岩 | 兰陵 | 齐村 | 台儿庄 | 宿北战役 | 歼灭战 | 山东野战军 | 陈毅 | 华中野战军 | 粟裕 | 野战军 | 苏北 | 峄县 | 谭震林 | 陈毅 | 粟裕 | 苏北 | 峄县 | 马家庄 | 卞庄 | 兰陵 | 糖稀湖 | 峄县 | 台儿庄 | 马励武 | 郭里 | 齐村 | 周毓英 | 解放区 | 山东野战军 | 华东野战军 | 陈毅 | 张云逸 | 蒋介石 | 解放区 | 承德 | 淮安 | 睢宁 | 解放区 | 淮北 | 苏北 | 运动战 | 歼灭战 | 东台 | 峄县 | 台儿庄 | 沂河 | 解放区 | 苏北 | 毛泽东 | 野战军 | 陈毅 | 山东野战军 | 宿北战役 | 歼灭战 | 解放区 | 马励武 | 峄县 | 石龙山 | 杨桥 | 平山 | 石城 | 凤凰山 | 尚岩 | 卞庄 | 大官庄 | 小庄 | 横山 | 兰陵 | 马家庄 | 张桥 | 陈家桥 | 大部歼灭 | 峄县 | 解放区 | 蒋纬国 | 峄县 | 马励武 | 人民子弟兵 | 台儿庄 | 峄县 | 韩庄 | 薛城 | 宿迁 | 峄县 | 陈毅 | 齐村 | 苏北 | 白山 | 台儿庄 | 临城 | 兰陵 | 谭震林 | 陈毅 | 峄县 | 南关 | 马励武 | 野战军 | 陈毅 | 峄县 | 宿北战役 | 峄县 | 齐村 | 郭里 | 台儿庄 | 新安镇 | 陶勇 | 叶飞 | 周毓英 | 野战军 | 东北军 | 解放区 | 莱芜战役 | 宿北战役 | 野战军 | 华中野战军 | 歼灭战 | 马励武 | 周毓英 | 榴弹炮 | 解放区 | 运动战 | 歼灭战 | 卞庄 | 苍山县 | 野战军 | 陈毅 | 苏中战役 | 战役决心 | 陈毅 | 国民党反动派 | 泰安 | 孟良崮 | 宿北战役 | 苏北 | 野战军 | 运动战 | 歼灭战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