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路易十四(法国波旁王朝国王)

路易十四(法语:Louis XIV;1638年9月5日—1715年9月1日),全名路易迪厄多内波旁(Louis-Dieudonne),自号太阳王(法语:le Roi Soleil),1680年更接受巴黎市政会献上的“大帝”(le Grand、路易大帝)尊号。是波旁王朝的法国国王和纳瓦拉国王,在位长达72年3月18天,是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之一,也是有确切记录在欧洲历史中在位最久的独立主权君主。

路易十四登基之初,由他的母亲奥地利的安娜摄政,直到1661年法国宰相红衣主教马扎然死后他才真正开始亲政。在红衣主教阿尔芒让德普莱西黎塞留和马萨林的外交成果的支持下,路易十四在法国建立了一个君主专制的中央集权王国。他把大贵族集中在凡尔赛宫居住,将整个法国的官僚机构集中于他的周围,以此强化法王的军事、财政和机构的决策权。他建立起的这一绝对君主制一直持续到法国大革命时期。

在他亲政期间(1661年—1715年),法国发动了三次重大的战争:法荷战争、大同盟战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和两次小规模的冲突,使他在1680年开始成为至高无上的欧洲霸主;后两场大战对上荷-英-奥的三强联盟,大同盟战争因双方厌战而和解,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最后由法国王孙继承王位,但战争负担使他亲手缔造的伟大形象(大帝)的超高民气在晚年丧失殆尽。

路易十四是法王路易十三的长子,出生于法国圣日耳曼昂莱,王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则于1640年出生。母亲是奥地利的安娜。1615年,在玛丽德美第奇王太后的主导下,其父路易十三与西班牙公主安娜结婚(因为西班牙哈布斯堡家族出身于奥地利,所以习惯上称安娜王后为奥地利的安娜)。1617年黎塞留崭露头角,得到路易十三的赏识,后来被任命为枢机主教,黎塞留在内政方面推行君主专制。1642年,黎塞留去世。1643年,路易十三去世,1643年5月14日,路易十四即位。就在路易十四即位之初,法国贵族重新活跃起来,形成了以孔代亲王、谢弗勒斯夫人、隆格威尔夫人为核心的投石党人,这是路易十四即位时的严峻形势。

由于路易十四即位时尚不满五岁,故由太后奥地利的安娜摄政,但是掌握实权的是黎塞留的忠实接班人马扎然。此时马扎然不仅是幼王路易十四的宰相、教父,同时也是摄政太后的情人。其位尊权重,可想而知。马扎然接受朝政之时,恰恰是法军在三十年战争中决胜关头。 马扎然为了应付战争的需要,而向金融家预支款项,并以允许他们征收捐税和收取国家的收入作为交换条件。这些包税商从中获得巨利,引起了贵族的嫉妒和人民的愤怒。1648年8月26日,巴黎爆发了人民武装起义。起义者一夜之间就筑起了1200个街垒,他们用“福隆德”射击马扎然拥护者的住宅。在外省也爆发了反政府的起义。1648年10月,国王路易十四从京城出走,马扎然被第一次流放。 此次暴乱一直到1652年10月21日,路易十四才得以返回巴黎。这就是法国历史上第一次“投石党运动”。

1648年,投石党运动爆发之时,因为法国仍与西班牙作战(1635年—1659年),所以陷入严重的内忧外患当中。法国国力被严重削弱,并导致它原本称霸在即的事业,被硬生生中断;而且叛乱之后,法国的国力短时间仍难以恢复,国际地位暂时下降至二流国家。可以说叛乱不但造成社会的大混乱,政府还因为税收大减,军力从十五万衰退到五万多。

第一次“投石党运动”后,孔代亲王因谋取马扎然的职位未成,便联合对宫廷不满的孔蒂、贡蒂、隆格维尔夫人等亲王显贵,密谋推翻马扎然政府。1650年1月,马扎然拘捕孔代亲王、亲王的兄弟孔蒂及其妹夫隆格维尔公爵,亲王的拥护者在外省暴动,教士亦与贵族联合,对抗宫廷。叛军由蒂雷纳子爵(Viscount de Turenne)率领,联合西班牙军队进攻法国。1650年12月,杜普莱西斯公爵(Comte du Plessis-Praslin)在Champ -Blanc战役中击败蒂雷纳。与此同时,1651年3月至4月期间,其他地方叛军也被逐步镇压。迫于各方压力,孔代等贵族被释放,马扎然第二次被流放。第一次内战结束。

1651年12月马扎然被召回巴黎。孔代亲王联合西班牙Leopold 以ilhelm大公入侵法国。1652年2月至4月间,叛军取得一系列军事胜利。王室再一次逃离巴黎。蒂雷纳率王室军队与孔代亲王军作战,在巴黎附近取得一系列重要军事成果。巴黎反叛人民组建政府。此时马扎然再次使用以退为进的手腕,宣布自己引退流亡,马扎然离职后,孔代亲王失去民众支持的基础。让投石党的权贵们再度陷入内斗;马扎然又利用路易十四的神圣君权,在1652年底让厌倦大孔代“暴政”与投石党内斗的巴黎市民,以欢欣鼓舞的心情迎接路易十四母子重返巴黎,重建中央集权的王室政府;最后在1653年初,路易十四的下令召回马扎然,重新委以大权。

至此(1653年),投石党运动完全结束,马扎然在国内建立屹立不摇的统治地位。而势单力孤的大孔代已在1652年9月流亡西班牙,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授权孔代指挥西班牙军队与法国作战,并把卢森堡赐封给他,一直到1659年他才获得路易十四的原谅,回到法国。1652年10月,十四岁的路易十四被人民迎回巴黎。奥尔良公爵加斯东被贬他乡。第二次内战逐渐平息。

年幼的路易十四在逆境中被抚育成人,他和母后、兄弟以及马扎然一省一省的转移, 为年幼的路易在暴乱中两次逃出巴黎,很可能对小路易造成深远的影响。路易十四在投石党运动中见识了巴黎人民的疯狂暴动,被巴黎人民抛弃而被迫逃亡的惨痛遭遇给国王留下了阴影,国王始终认为"巴黎不安全,人们不爱戴他"。 他决定永不允许这样的暴乱重现,开始计划在未来定居凡尔赛宫。

1661年3月,马扎然病逝,死前密瞩路易十四要亲自掌权、不再任命宰相;于是24岁的青年国王,宣布亲政,并把自认为是马扎然继承人的重臣尼古拉斯富凯给解职(理由是贪赃收贿)。

亲政后的路易十四是一个事必躬亲、亲力亲为的国王。他一天工作八小时以上,以无比的热诚与精神治理国家,很快就成为全欧洲最优秀的英明君王,创立有史以来无与伦比的绝对君主制。借由天才宣教士博旭哀主教(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说家)积极宣传君权神授与绝对君主制,以及路易自身的努力,他彻底驯服法国贵族与教会主教,并重用有非凡才干的中产阶级(布尔乔亚),为他打理分工越趋精细的国家事务,当中最优秀的天才就是柯尔贝尔(见后述);而能干的皮埃尔塞吉埃(1588年—1672年)则是负责外交与法院事务,对法国早期的外交成就贡献卓著。正是路易十四的亲力亲为、勤于执政,国家才能够有条不素的运转,才能为经济的发展提良好的内部环境。

凡尔赛宫的建造是路易十四集中政治权力的策略之一。路易十四完成了李希留和马扎然为了建立一个中央集权、专制的民族国家的努力。他将贵族们变成了他宫廷的成员,解除了他们作为地方长官的权利,借此削弱了贵族的力量,为此他建造了凡尔赛宫。1682年5月6日他搬进这座位于巴黎城郊的巨大的宫殿。宫廷的规矩迫使贵族们为了衣装费用而付出巨款,他们从早到晚都得待在宫殿里参加舞会、宴席和其他庆祝活动。据说路易十四记忆惊人,当他进入大厅后一眼就可以看出谁在场,谁缺席,因此每个希望得宠于国王的贵族都必须每天在场。路易十四让这些贵族们沉溺于博取国王的宠幸,没有时间去管理地方的问题,渐渐地他们就丧失统治地方的权力了。

路易十四认为,要获得无上的权力,就必须统一法国的宗教信仰,即禁止宗教自由。所以他对新教徒施加压力。尤其以1685年的枫丹白露敕令为甚。在热诚的天主教徒战争部长卢福瓦侯爵与大主教博旭哀等人的鼓动下,他因此推翻了先王亨利四世于1598年对新教宽容的南特敕令。敕令下达后胡格诺派的教堂被摧毁,新教的学校被关闭,多数胡格诺教徒被迫改宗天主教。路易的这个命令,迫使不愿改宗的二十多万胡格诺教徒移居国外,他们各自移居荷兰、普鲁士、英国、北欧和北美。许多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一个致命错误,因为许多这些逃亡者是技巧优秀的手工业者,他们的技巧跟他们一起流亡国外。这些流亡者为他们到达的国家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是对路易和他虔诚的大主教们来说,一个统一的法国就应该是一个天主教的法国;而且事实上,强迫胡格诺教徒改宗的政策,获得法国多数天主教徒的狂热支持(天主教徒占人口的九成多),大多数法国人认为,打击“异端”的胡格诺派,是上帝给予他们的重要任务。

他的执政期是欧洲君主专制的典型和榜样。对敢于反叛的外省贵族无情镇压;同时建造凡尔赛宫,把各地大贵族宣召进宫,侍奉王室。路易十四还向各省派驻“司法、警察和财政监督官”,整顿军备扩充兵源,引进新式武器和先进技术,并把各省军队的调度权控制在中央手里。在思想上, 要求全体臣民一律信奉天主教。在经济上,路易十四将经济问题交给了柯尔伯,推行重商主义。在红衣主教阿尔芒让迪普莱西德黎塞留和马扎然的外交成果的支持下,路易十四在法国建立了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巴洛克式的专制王国。他发动战争、在凡尔赛宫举行豪华的庆祝、资助艺术和科学的发展来为他自己增光。在他的大臣如让巴普蒂斯特柯尔贝的帮助下他将整个法国的官僚机构集中于他的周围,以此增强了法王的军事、财政和机构的力量。对他执政不利的事件有他与教皇之间的不和,他对胡格诺派教徒的迫害以及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他执政期的后期法国国库空虚濒临破产。

对遗产战争中叛变的荷兰心有余悸的路易十四于1672年发动了复仇性的法荷战争。路易借由此战重创荷兰、名震全欧,不但造成荷兰的“灾难年”,更打响“太阳王”的名号,受到国内外的景仰,路易十四在1678年法荷战争大胜后,推行更大的扩军计划,数年后,其海陆两军冠绝整个欧洲,“太阳王”的金光垄罩全欧。因此1680年代的路易十四,决定继续对外征服,以完成在欧洲彻底称霸的梦想。但路易十四在1685年废除南特诏令、迫害国内胡格诺教徒的政策,却激起了欧洲新教国家的广泛敌意,严重破坏其外交成果,譬如原来的盟友普鲁士与瑞典,就疏远了法国并举戈相向。

因为1678年法荷战争的辉煌胜利,1680年路易十四接受巴黎市政会献上的“大帝”(le grand)尊号,获得“路易大帝”的头衔,成为欧洲名副其实的霸主。但同一时间,他终生的死敌荷兰执政威廉三世也积极的在外交上合纵连横,酝酿打击路易十四的霸权。此时法国的强邻神圣罗马帝国正在与奥斯曼土耳其作战,路易十四决定借此时机,在德意志地区扩张其影响力。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察觉到路易的意图,于是在荷兰执政威廉三世的号召与牵线下,于1686年7月9日组成奥格斯堡同盟(1689年英国加入后,改称“大同盟”),希望能阻止路易在德意志扩张。可是路易十四却在1688年9月,乘哈布斯堡王朝刚在东面战胜土耳其,西面兵力薄弱之机,先发制人地侵略德意志,展开对哈布斯堡王朝的速战计划,“大同盟战争”正式开启。10月,法军攻占帕拉蒂纳特,并于次年彻底毁灭这个地区。哈布斯堡皇帝只得在东方以部分兵力牵制着土耳其,并分兵西线,勉力对付法国,使法军来回蹂躏德意志西部。由于所有参战国都因这场持久战而使其自身的经济负担加重,因此战事趋向和解,但法国仍是欧洲最强的霸权。

当时法国农业在1694年底的大寒灾中受到巨大打击,数十万甚至可能百万人以上冻饿病死;富裕的荷兰也被迫向趁机抬价的德意志诸国购买昂贵的谷物,英国的反战情绪也不断升高,使得反战的托利党被选为新的国会多数派。于是在1697年,厌战的两方签订赖斯韦克和约(Treaty of Ryswick),结束大同盟战争。法国降低对荷兰的关税;法国为讨好西班牙而名义上归还1679年以后占领的多数领土萨伏依、德意志的洛林与卢森堡(但几年后路易十四对西班牙王位的占领实质上已占有整个西班牙);同时路易十四承认威廉三世为合法的英王(取消对詹姆斯二世的支持),认可他欧洲第二强大的君王地位。

曾经在16世纪时称霸欧洲的西班牙王国在三十年战争后渐渐衰落,而欧洲新兴的君主制列强,如英国、法国、荷兰等均对西班牙的领土虎视眈眈。而战争的起端就在于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在查理二世死后绝嗣,而查理二世死前,在群臣力荐和罗马教宗的诱导之下,于遗嘱宣明传位外甥安茹公爵腓力,腓力同时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次孙,等于是法国外交的巨大胜利,波旁王朝获得广大的西班牙帝国。这引起了奥地利哈布斯堡王室的不满,他们认为西班牙的王位应该由同是哈布斯堡王室的奥地利大公查理(即后来的皇帝查理六世)继承,因此他们积极寻找同盟,以期对法宣战,并夺回西班牙的王位。

而英、荷等海上强权震惊于势力均衡被法国破坏,很快在1701年与奥地利签订反法盟约。这场战争敌对双方各自与友好国家结成同盟,形成了两派阵营。法国与西班牙、巴伐利亚、科隆及数个德意志邦国、萨伏依、葡萄牙组成同盟;而神圣罗马帝国(当时为奥地利哈布斯堡王室所控制)则与英国、荷兰、勃兰登堡、汉诺威以及多数德意志小邦国及大部分意大利城邦组成新的反法“大同盟”(1703年萨伏依、葡萄牙倒戈加入反法同盟)。1702年5月大同盟正式对法国宣战,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正式开打。

法国最终成了西班牙王位继承的最大赢家,因为西班牙王位最后被波旁王朝的腓力五世继承,法国从此消除被哈布斯堡王朝两面夹攻的忧虑,并且得到未来极为有力的西班牙作盟友,大大扩展了法国在欧洲的影响力。《乌得勒支和约》规定奥、萨瓜分西班牙帝国的欧陆飞地,同时法国与西班牙名义上不可合并。法军也在战争中损失惨重:海军几乎全灭,陆军同样残破,只剩全盛时的三分之一,但路易十四的霸权并没瓦解。与此同时,寒冷的天灾(1709年的大寒害)与飙升的战费拖垮了法国的经济,饥民大量死亡更造成社会濒临崩溃,法国人口可能从1670年代的2100万左右,下降到1712年的不足1900万。虽然路易十四仍然保留了法国在欧洲第一强国的地位,但当苛刻的《乌得勒支和约》公布后,法国人对结果严重失望,使得路易十四原本的伟大形象与超高民气,在晚年丧失;人民不再把国王比作太阳,“路易大帝”的称号更从此消失在法国人的言论与记忆中。但在路易十四的时代,法国的军力始终维持在全欧第一,这是一直保持住超高民气的拿破仑也不能做到的。

在法国,路易十四因为他使法国强大而受到尊敬,但他的无计量的战争使法国的国家经济破产,他不得不逐渐加强对农民的税收要求。法国历史学家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认为,这个重税以及他对贵族的削权和没有政治权力的市民阶层对政策的不满是导致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原因。

1660年路易与西班牙公主玛丽年—泰蕾兹结婚,1683年玛丽年—泰蕾兹死后他又与地位比他低的曼特农女侯爵弗朗索瓦丝奥比尼结婚。路易比他的儿子和最大的孙子活的都长,他的曾孙路易十五才继了他的位。

加强皇权

路易十四执政的五十四年中(1661年—1715年),把国王的权力发展到了顶峰。在政治上他崇尚王权至上,“朕即国家”,并且用“君权神授”来为王权至上制造理论依据。路易十四对贵族实行高压政策,取消巴黎高等法院对国王敕令的指摘权,拒绝召开王国三级会议。

宫廷人事

在路易十四时代。路易十四废除了首相,并亲自选定了6位大臣。这6位大臣为国王出谋划策,最终决定的是路易十四本人。虽然海陆军将领也是宫廷人员,但是路易十四还是从法国最好的军团选定8000人保卫凡尔赛宫。当时凡尔赛宫的宫廷人员还有雕刻家等。

路易十四知道如何控制、利用大臣。一方面,国王给予大臣充分的信任。科尔伯担任财政总监期间,路易十四给予足够的信任和特权,并通过信件的形式频繁交流。国王在回复科尔伯的信件中说道:"我对你所做的一切甚为满意,且怀有友谊。" 在国家面临战争和大规模建造的双重压力之下,路易十四鼓励他的大臣:"只需取得进展即可获得国王的认可。" 正是在国王的充分信任之下,科尔伯在整顿财政,发展工商业和海外贸易等方面才可顺利进行。另一方面,国王会维持自己的绝对权威。路易十四把国家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按照自己的意愿运行,"所有下达的命令必须绝对服从,全面理解,按照要求贯彻执行,不能有任何反抗"。 通过刚柔并济的措施,国家在路易十四的掌控下有条不素的运行。

修建新宫

凡尔赛宫的建造是路易十四集中政治权力的策略之一。路易十四完成了黎塞留和马扎然建立一个中央集权、专制的民族国家的努力。他将贵族变成了他宫廷的成员,解除了他们作为地方长官的权利,以此削弱了贵族的力量。为此他建造了凡尔赛宫。

1682年5月6日他搬进这座位于巴黎城郊的巨大的宫殿。宫廷的规矩迫使贵族为衣装付出巨款,他们从早到晚都得待在宫殿里参加舞会、宴席和其他庆祝活动,这是宫廷生活的一部分。

据说路易十四记忆惊人,他进入一个大厅后一眼就可以看到谁在场,谁缺席。因此每个希望得宠于国王的贵族都必须每天在场。这些贵族都热爱法国。让他们就没有时间去管理地方的问题了,慢慢地他们就失去了地方的权力了。

宗教政策

路易十四认为,要获得无上的权力,他必须统一法国人的宗教信仰。因此他对新教徒施加压力。尤其以1685年的枫丹白露敕令为凶狠。他以此推翻了法王亨利四世1598年下的宽容的南特赦令。敕令下达后胡格诺派的教堂被摧毁,新教的学校被关闭。路易的这个命令迫使许多胡格诺派教徒移居国外,大多数移居荷兰、普鲁士、英国和美国。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因为许多这些逃亡者是非常好的手工业者,他们的技巧与他们一起流亡国外。这些流亡者给他们到达的国家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对路易和他的大主教们来说一个统一的法国就是一个天主教的法国。在法国卢浮宫进口前有他的铜像。

镇压叛乱

路易年轻时法国发生了一次巨大的暴乱(投石党运动,1648年—1653年),它主要是针对尤勒年—马扎然枢机的政策。这次暴乱对路易可能影响很大,他决定永不允许这样的暴乱重现。

强固海防

强大的海防力量是海外贸易正常运转的保障。法国相对靠近欧洲内陆的地理位置,中世纪来对陆上贸易过度依赖,近代以来,海上贸易逐渐取代陆上贸易,荷兰、英国的发展展现了海上贸易的强大优势,相较于海上强国荷兰、英国,法国在海外贸易、海军建设上相对薄弱。为了争夺海外市场,与荷兰、英国抗衡,科尔伯在恢复法国经济的前提下,开始着手海外贸易,为此大力组建海军,制造舰船以加强海军力量。

1662年国家拨款H百万里弗尔用于海军建设。首先建立了大型造船厂,锻造车间,为了提高造船技术,科尔伯派专业考察队前往荷兰学习,高薪聘请外国技术人员进行技术指导,对造船工人提供优厚的待遇;其次是修建和建立海港。科尔伯对部分港口进行疏通或扩建,在法国北部有敦刻尔克(从英国买入)、罗什福尔,西部修建了拉罗谢尔,南部为土伦、赛特、马赛三大港,"共修筑了33个新堡垒,与此同时200个旧堡垒也得以修缮;最后就是提高海军人员的素质。

对外扩张

路易十四和他的大臣柯尔伯都是重商主义的信奉者,他们按这个理论在法国积蓄了许多贵金属。在他的统治期内法国参加了四次大的战争:1667年至1668年与西班牙争夺荷兰的遗产战争(即移归权战争,The 以ar of Devolution),1672年至1688年与荷兰的战争(法荷战争),1688年至1697年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之间的九年战争(大同盟战争,也被称为奥格斯堡同盟战争、巴拉丁王位继承战争)以及1702年至1713年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这些战争耗尽了法国的国库,使国家陷入高债之中。

1674年法国政府从一个私人企业手中买下了马提尼克岛。1689年路易十四发布了“黑法”(Code Noir)允许在法国所有殖民地贩卖奴隶。

路易十四生前扩大了法国的疆域,使其成为当时欧洲最强大的国家和文化中心。17和18世纪里法语是欧洲外交和上流社会的通用语言。18世纪的俄罗斯上层贵族说法语的比说俄语的多。但与此同时法国负债沉重,法国人民的生活穷困潦倒。

整顿财政

当路易十四1661年开始掌政时,法国已经濒临破产了。通过大量的战争和宫廷的支出他促进了商业的发展和货币的流通。他统治的晚期估计法国税收的一半用在凡尔赛宫的支出中。此外许多钱财消失在官僚机构的贪污中。当时法国的税收有商业税(aides, douanes)、盐税(gabelle)和土地税(taille)。当时法国过时的税收制度规定贵族和僧侣不必纳税,因此沉重的税务负担就完全落到农民和正在兴起的中产阶级(市民)身上了。后来法国大革命的原因之一就是对法国税收制度不公平的不满。

面对法国积重难返、极度混乱的经济状况,科尔伯首先对财政体系进行整改。对营私舞弊、中饱私裹的官员进行调,严厉整顿包税制。包税制的盛行,特别是包税官的任意征税是导致农民贫穷、暴动的重要原因,为此科尔伯减少了国家的包税官人数,改由国家统一征税,"仅仅在国王自己的领地,收入就增加到55日万里弗尔,多出之前10倍以上" 。另外控制卖官鬻爵,卖官鬻爵是法国古己有之的行为,也是国家获取收入的重要方法,但却造成官员兀杂,税收不一,这一饮鸠止渴的行为是造成国家财政体系弃乱的重要原因,科尔伯一方面减少官职数量,赎回不必要的官职,另一方面制定固定的官职收入标准。在针对一些教士和贵族免征人头税问题上,科尔伯提出加间接税。科尔伯的这些政策使法国税收在1675年达到收支平衡。

重商主义

路易十四的财政部长柯尔伯通过克服贪污和整顿官僚机构的方法来提高法国的税收,但这些手段还是无法降低法国的巨债。柯尔伯实行重商主义,他既认为国家的财富越多越好,财富越多,国力就越强。因此,他鼓励出口,限制进口。大力发展工商业。这些措施促进了法国经济的发展。但是导致各个国家争相效尤。引起了商业竞争。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

科尔伯在整顿财政后开始加强工商业建设。弗里德里希(Friederich)强调"大工业的出现正是在科尔伯担任财政大臣之后" 。科尔伯利用国家资金建厂,花重金邀请外国先进的技术人员进行指导,最典型的就是法国玻璃制镜业的发展历程。玻璃镜子在17世纪中叶以前仍然属于奢侈品,技术被威尼斯人所垄断,国家法律规定任何泄露技术的技师都将受到严格的法律制裁,物以稀为贵,制镜业在当时被看作是最有利可图的行业。面对制镜业的良好前景,科尔伯开始建设制镜厂。首先是用大量资金吸引、拉扰甚至是偷渡威尼斯制镜技师,付给威尼斯制镜师德拉每年的费用竟高达1200里弗尔;接下来,科尔伯着意培养法国自己的技术工人,以图摆脱对威尼斯技师的依赖。在科尔伯的努为和路易十四的大力支持下,玻璃制镜业在法国迅速发展,技术不断提高,最终取代威尼斯成为制镜业的龙头。镜子满足了路易十四的需求,为凡尔赛宫的装饰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材料,成为法国最主要的出口商品。

在海军力量强大的基础上,法国政府积极拓展海外殖民地。17世纪法国继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之后,步入了殖民扩张的的道路,依靠国家的支持法国先后建立了西、东印度公司、北方公司等海外殖民据点。1664年东印度公司的成立得到了国王以及大臣的支持,国王路易十四以300万入股,马扎然、孔代等也都投资入股。在与东方的联系中特别是罗,宗教为带动建立了海外殖民地,成为法国海外贸易的重要据点。以国家力量建立殖民公司,是路易十四绝对王权下的产物,在短时期内,由于路易十四的强大王权和社会的稳定,这种模式给国家带来了回报,但这种高压、专制的模式极易受路易十四个人喜好的影响,路易十四晚年因财力短缺无力支持公司,法国的对外贸易很快陷入了绝境。

路易十四时代的文化控制策略,基本手段归纳起来大体有两种:推动文化的国家化,国家对社会施予监控,建立国家文化机构和推行国家资助制度,将社会领域的文化艺术活动和人才收束到国家体制之内。

“文化国家化"最主要的表征,是一系列国家性文化机构的创立,将文学、艺术和科学等各个文化领域收纳到国家的控制之下。此举一方面可以把文人墨客们从私人资助者那里分离出来,以免他们在诸如“投石党运动”等宗教政治纷争时期充当小册子写手,这有利于消弭争论,维持王国意识形态的统一性,另一方面又可以将他们纳为己用,塑造王权的荣耀。路易十四大规模地承袭了黎塞留的文化控制策略,自他1661年亲政之后的十年,是法国各种国家文化机构建立的高峰。

1661年3月,路易十四颁发特许状,建立了皇家舞蹈学院;1663年2月,王国重臣科尔贝为绘画和雕刻学院拟定了基本架构,将这个1648年成立的艺术家团体正式纳入国家的羽翼之下,其90位成员负责皇家的艺术事务。1666年,王国政府创建了罗马法兰西学院,把派遣艺术家到意大利学习训练的传统做法制度化。至此,路易十四和科尔伯业已实现了对文化领域几乎全面的控制。这些从巴黎到地方的学院运动,确立了以巴黎为中心的国家文化垄断体制(几乎每个有才华和雄心的文人,在国家提供的经济和声望诱惑面前,纷纷走进金色的笼子里。

路易十四,以雄才大略,文治武功,使法兰西王国成为当时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使法语成为整整两个世纪里整个欧洲外交和上流社会的通用语言,使自己成为法国史上最伟大、也是世界史上执政最长久的君主之一,与康熙同时代的西方大帝,时人尊称“太阳王”。

奥尔良公爵夫人在回忆录中对路易十四的言谈举止大加称赞:"他的讲话受到极大的欢迎,似乎有一种使人愉快的技能,举止自然得体,没有任何做作。"

国王的弟弟奥尔良公爵坦诚:即使是在危险的场合下,路易十四常常也表现的很淡然,"在死亡的最后时刻,国王仍可很从容地安排一切事物,似乎死亡仅是另一场旅行"。

宫廷女官莫特维尔夫人评价说,在公正、仁厚、宽大、自制、严明方面,当代与历代所有的君王都赶不上路易十四;法国贵族学者圣西门伯爵则认为,路易的性情是温和谨慎的,行动与言语都极有节制;包含伏尔泰在内的批评者,把路易十四的晚年错误归咎于骄傲自大,认为他对权势与荣耀的喜好,导致法国社会的贫困与灾难;杜克洛说:“许多市民在他的灵柩经过时,甚至认为不值得去侮辱一番”。

圣西蒙在回忆录中指出:给我一只手表和一本年鉴,即使远隔千里我也能掌握路易十四的情况,足以表明路易十四对于工作的认真和条理性。科尔伯提到路易十四每天工作6—8小时,政务繁忙时甚至翻倍,对于正常人来说8小时已经接近极限,何况国王。当时的外交文件多用用拉丁文,为了更准确的掌握外交信息,读懂外交文件,路易十四甚至苦学拉丁文。当一个人有了权势和地位,仍在刻苦学习、不断进步,很多事就会变得很简单,路易十四在极短的时间内把法国带到欧洲的鼎峰也就顺理成章了。

同时代德意志的新教哲学家莱布尼兹评论他:“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国王之一”。

文学家歌德称赞说:“他是自然造就的帝王中的完美样本,但是这样做,却使他自身耗竭,且毁掉了模子”。

反对波旁王朝的拿破仑赞美路易十四说:“路易十四是一位伟大的国王,是他造就了法国在国际中的一流地位,自查理曼以来又有哪位君王能够与他相比?”(暗示只有自己可与查理曼和路易十四相比)

19世纪的英国史学家阿克顿勋爵则认为,他是现代国王中最有能力的一位。

伏尔泰颂扬他的统治是一个“永远值得怀念的时代”(伟大的时代)。

路易十四他提出一些方案:

1.电与蓄电的构想,来自于分析海洋元素来找适合产生电的物质。

2.并且鼓励实验燃烧合适金属线,以金属代替蜡烛;影响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3.利用武器来了解各种金属的特性,甚至密度等等。

4.研究潮汐现象与大气。

5.还有提醒科学界立法尊重个人的智慧权利与发明物。

父亲:路易十三

母亲:奥地利安妮、西班牙公主、法国王后

路易十四与他的王后有三男三女,但除了王太子长大成人以外,其余都早夭。此外他有16个经承认的养子女,但他和庶妻无子女。

长子:路易王太子(1661年—1711年)。

次子:菲利普查尔斯,安茹公爵。

三子:路易斯弗朗索瓦,安茹公爵。

长女:安妮伊丽莎白公主

次女:玛丽安妮公主

三女:玛丽苔蕾丝公主

长孙:路易皇太孙,勃艮第公爵。

次孙:菲利普,西班牙国王,安茹公爵。

三孙:查尔斯,贝里公爵。

路易十四的曾孙为长孙路易皇太孙之子

长曾孙:路易皇太曾孙,布列塔尼公爵

次曾孙:路易十五

路易十四在宫廷里掀起了一股“金光四射”的奢华之风,并把这股风气吹遍了整个法国大地。首先,国王使用的餐具是金子做的,而王公贵族则用镀金的餐具。国王总管高喊一声:“让我们分享国王赐给的肉吧!”然后用一根用金百合(法国王室的象征)装饰的单簧管吹出几个音调,宣告晚宴正式开始。

上菜也有讲究,菜盘里装的就是这次晚宴的头盘:鲜美的肉菜汤,精心制作的肉馅或是口感浓郁的面包汤。吃饭先喝汤。主人通常会准备两到三种不同的汤,譬如营养汤(其实就是炖的时间比较长的肉菜汤),“王后”汤(在汤里放入鹧鸪肉馅或雉鸡肉馅的一种汤,有时会加点黄油),还有比斯克酱虾汤。除了好喝的汤,还有几种肉馅、洋蓟、蘑菇等配料和大面包供给客人。面包个头必须大,每一个要够一位大胃口的男士吃,甚至它的面包皮要够一位女士用来蘸汤吃。而国王的面包总是比其他人的软很多,因为路易十四的牙很不好。

在上第二道菜之前,仆人必须为每位客人换上一副新的餐具,并递上一条湿毛巾擦手,这是上菜前的必备程序。第二道菜也属于头盘,算是一道大杂烩,食品主要是小块的烤肉、热馅饼、圆面包、火腿、香肠、腊肠,还有作为前餐的水果。装满食物的大盘子绝不会放在比较尊贵的客人面前,因为这会阻挡了这位客人的视线,造成他给别人传递食物或讲话的不便。

到了第三道菜宴会才真正进入高潮,牛肉、小牛肉、绵羊肉都可以作为第三道菜的主角,做法一般是烤、浓汤煮或做成肉馅儿。如果是烤肉的话,肉的中间要放入橙子、柠檬或橄榄让烤肉更加鲜香,油而不腻。

接下来的小烤肉,材料多以鸟类为主,中世纪流行的天鹅、鹤、鹭在路易十四的年代已经被鸽子、鸡、鸭所代替。供给国王的鸭都是在法国西北部鲁昂饲养的,鸡则是在勒芒饲养的,为了让这些家禽吃起来更具肉香,喂养时还要添加一些植物香料在食物里。

当然,宴会中少不了鱼类:最受欢迎的河鱼是鲑鱼和鳟鱼,海鱼则有鳕鱼和鳎鱼。

冷盘是晚宴的第六道菜。蔬菜沙拉搭配五颜六色的果冻,放在桌子中间。常用的蔬菜有蘑菇、卷心菜、洋蓟、茼蒿,还有路易十四非常喜欢的小豌豆。

水果则是宴会的压轴。精致的水果篮、各式各样液体或固体的果酱、裹着不同口味糖衣(有麝香味的也有龙涎香的)的茴香豆、非常受法国人欢迎的小杏仁饼,还有开始风行法国的巧克力等着各位客人。

路易十四的婚姻是名副其实的近亲结婚,不但是近亲,而且是亲上套亲,因为他亲姑姑嫁给了他亲舅舅,而他娶了舅舅和姑姑的女儿作王后,也就是说他的舅舅成了他岳父,姑姑成了岳母;对于王后玛丽年—特蕾兹来说,她舅舅成了公公,姑姑成了婆婆,而路易十四只比表妹玛丽年—特蕾兹大五天。路易十四跟表妹玛丽年—特蕾兹生有三男三女,其中三个当年就夭折了,另外两个一个活了三岁,一个活了五岁,只有长子王储活到50岁。王储的儿子法国的路易只活了30岁,所以当伟大的太阳王陨落时,只好把王位传给了只有五岁的重孙子路易十五。路易十四与第二个情妇生有四男二女,此外还有三个私生子和一个私生女。

路易十四是个矮子,身高大约154cm,所以他对自己的身高十分不满,觉得自己的地位和身高并不匹配,于是他叫做鞋工匠再给他做鞋的时候在脚跟处垫上厚跟,形成了现代意义上第一个高跟鞋。

但实际上,最开始高跟鞋的出现,是因为路易十四宫廷里的宫女经常在夜晚偷偷翻出宫墙参加舞会,为了禁锢这些不守规矩的女子,路易十四让工匠设计一种可以让宫女行动不便的鞋子,鞋匠于是将宫女的鞋跟加高,踩踏地板时会发出嘎吱声,来引起人们警觉,制止宫女偷跑的行为,没想到几个月之后,这些宫女便习惯了高跟鞋,并学会了如何穿着高跟鞋跳舞,也发现高跟鞋对拉伸腿型的好处,她们穿着这些鞋子继续出逃,参加贵族们的舞会,最终使得高跟鞋在上流中风行,路易十四本人得知真相后,也开始穿起了高跟鞋,只是他的鞋底是象征国王尊荣的红色。这在凡尔赛宫内的画作上,也可以清晰得见。

更有趣的是,路易十四曾向康熙派出使节。他们带来了浑天器等30箱科学仪器,他们献上金鸡纳霜治好了康熙的疟疾,他们帮康熙就中俄东北边界问题进行谈判,他们参与绘制中国史首份现代化全国地图《皇舆全览图》。路易十四甚至还曾给康熙写过一封私人信件。

在中国历代帝王中,最喜欢钻研科学的,无疑是清朝的康熙。而路易十四,痴迷的则是舞蹈。康熙对科学的痴迷,到了御医要劝诫影响健康的地步。而路易十四,干脆就自己上阵,先后出演21部芭蕾舞剧,有位朝臣甚至担心国王会过度练功而病倒。当然有一点是康熙没有的——路易十四之所以在当时被看作一个奇迹,因为他父母结婚23年都没有子女,而路易十四本人的寿命,又比他的儿子和最大的孙子活得都长,于是他的继位者,要到重孙路易十五。

大仲马的《二十年后》及《布拉热洛纳子爵》(Le Vicomte de Bragelonne

路易十四的崛起La Prise de pouvoir par Louis XIV(1966),由罗伯托罗塞里尼执导

铁面人The man in the iron mask(1998)

巴黎春梦Vatel(2000)

国王之舞Le Roi Danse(2000)


相关文章推荐: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