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噶尔东赞

噶尔东赞(藏语拼音:ga tong zain yü sung,威利:mgar stong btsan yul srung,?-667年),汉文史籍中以禄东赞、论东赞、大论东赞的名字出现,但以禄东赞一名为汉族人民所熟知。吐蕃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家,曾担任过大论之职。根据史籍记载,禄东赞为人“明毅严重”,当政期间在建立吐蕃政治、经济制度方面多有建树。

噶尔东赞生于嘎玉(今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加查县嘎玉)。 [1] 家族世袭领有加布一带的封地。

松赞干布继位后,率领吐蕃骑兵征服了青藏高原的大部分地区,确立了吐蕃在高原的霸主地位。 [2]

在吐蕃威震青藏高原的同时,松赞干布派遣噶尔东赞与吞弥桑布扎出使尼婆罗,向光胄王提出和亲,希望娶公主布里库提(尺尊公主)为妃。经过三次舌战,迂回斗智,并以发兵相要挟,光胄王被迫将尺尊公主嫁给了松赞干布。 [3]

640年(贞观十四年),松赞干布派遣噶尔东赞为正使,吞弥桑布扎、支塞汝贡敦为副手,出使唐朝,成功地促使唐蕃和亲,派遣文成公主入蕃。在出使唐朝期间,噶尔东赞因机智善变,极为唐太宗赏识。唐太宗封其为右卫大将军,并欲将琅琊长公主的外孙女段氏嫁给噶尔东赞,诱使他为唐朝效力。噶尔东赞以“臣本国有妇,父母所聘,情不忍乖。且赞普未谒公主,陪臣安敢辄娶”为由,婉言谢绝了太宗的好意。 [5]

645年(贞观十九年),太宗自高句丽班师回国,噶尔东赞又奉松赞干布之命到长安朝贺,奏表示“雁飞迅越,不及陛下速疾”“夫鹅,犹雁也,故作金鹅奉献”。噶尔东赞带去高七尺,可装酒三斛的黄金所制大鹅一只,反映了蕃唐间的亲密关系和噶尔东赞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6]

642年(贞观十六年),噶尔东赞随松赞干布讨伐羊同(即象雄),费时三年,成功征服了这个国家,统一了青藏高原。 [2]

吐蕃大相娘芒布杰尚囊因征服孙波而受到松赞干布的重用,大臣琼波邦色心中嫉妒,使用离间计陷害并害死了尚囊,继任大相之位。后来琼波邦色邀请松赞干布到自己的封地藏蕃视察,试图谋害赞普。松赞干布命令噶尔东赞前往藏蕃安置赞普的牙帐。但噶尔东赞发现了奸谋,将其报告松赞干布。结果琼波邦色被迫自杀,噶尔东赞继之为大相。 [2]

650年(永徽元年),松赞干布去世,其孙芒松芒赞即位,由大相噶尔东赞辅政。 [5] 噶尔东赞掌权期间,致力于安定吐蕃内部,进行一系列制度改革。同时也继承了松赞干布的对外扩张政策。 [2]

652年(永徽三年),噶尔东赞发兵征服洛沃(今阿里地区)和藏尔夏(今后藏地区)。656年(显庆元年),噶尔东赞率十二万大军攻灭白兰部。同时为避免唐朝的压力,噶尔东赞采取积极和好的策略,两次向唐朝请求和亲。659年(显庆四年),噶尔东赞开始对青海湖一带的吐谷浑展开大规模入侵。 [2]

663年(龙朔三年),吐蕃彻底灭亡吐谷浑,河源郡王慕容诺曷钵与弘化公主引残部投奔凉州。 [8-9] 至此,青藏高原大部处于吐蕃的统治下,再也没有政权可与其抗衡。此后,噶尔东赞一直居住在吐谷浑故地,招抚吐谷浑旧部,处理善后事宜。 [2]

666年(乾封元年),噶尔东赞在从吐谷浑故地返回逻些城,不幸途中染疾。667年(乾封二年),噶尔东赞病逝于吐谷浑的日布。 [2] 噶尔东赞死后,其子赞悉若、论钦陵相继担任大相,继续把持吐蕃的政权和兵权,威望甚至超过了赞普一族。 [2]

699年(圣历二年),赤都松赞普发动政变,消灭论钦陵。噶尔东赞第三子赞婆与论钦陵之子噶尔莽布支(即论弓仁),率部众和一些族人投降唐朝,并且以“论”为姓,成为论姓的始祖。 [2]

根据《贤者喜宴》的记载,噶尔东赞与达杰莽布支创立了吐蕃历史上最早的行政区域“如”,又设置“奎本”一职,为这些地区的行政长官。噶尔东赞自任吐蕃的奎本。 [10]

禄东赞最大的功绩是划定田界,确立吐蕃的封建制度。 [11] 自从禄东赞划定田界,原来占多数的自由民分得田地,进行农业和畜牧业,对国家负担起封建义务,从此统治阶级剥削的对象,主要是这种农民和牧民,不再是少数的奴隶,吐蕃也就开始进入封建制社会。禄东赞的这一历史性改革,可能是受汉族影响,因为唐朝行均田制。 [12]

653年(永徽四年),噶尔东赞进行税制改革,制定牛腿税制度,加强了吐蕃王朝对居无定所的游牧部落的管理。还派遣达杰莽布支征收农田赋税,任命布金赞和玛琼为象雄度支官。 [2]

654年(永徽五年),噶尔东赞在蒙布赛拉宗集会,进行户口清查,建立户口册制,为征发户丁服劳役,征集兵马、粮草提供了可靠地证据。 [2]

655年(永徽六年),噶尔东赞制定法律条文,颁布成文法,这是吐蕃历史上的第一部法律。 [2]

噶尔东赞执政期间,吐蕃军队虽未动摇唐朝对西域的统治,但吐蕃成功打入了西域,取得了某种发言权。一直到吐蕃分裂期间,在各种势力纠缠不清的中亚历史中也有吐蕃一份。而此时大食帝国不断东扩,攻占吐火罗等地,于是,唐朝、吐蕃、大食成为争夺中亚的三大势力。 [2]

六试婚使

640年,噶尔东赞携带众多的黄金、珠宝等,率领求婚使团,前往唐都长安请婚。不料,天竺、大食、仲格萨尔以及霍尔王等同时也派了使者求婚,他们均希望能迎回贤惠的文成公主做自己国王的妃子。为之,唐太宗李世民非常为难,为了公平合理,他决定让婚使们比赛智慧,谁胜利了,便可把公主迎去,这便是历史上的“六试婚使”(又称“六难婚使”),拉萨大昭寺和布达拉宫内至今完好地保存着描绘这一故事的壁画。 [6]

第一试:绫缎穿九曲明珠,即将一根柔软的绫缎穿过明珠(有说汉玉)的九曲孔眼。比赛开始,由于吐蕃以外的使臣们有势力,所以他们抢先取去,绞尽脑汁,怎奈几挽也没有穿过去。而聪慧的噶尔东赞坐在一棵大树下想主意,偶而发现一只大蚂蚁,于是他灵机一动,找来一根丝线,将丝线的一头系在蚂蚁的腰上,另一头则缝在绫缎上。在九曲孔眼的端头抹上蜂蜜,把蚂蚁放在另一边,蚂蚁闻到蜂蜜的香味,再借助噶尔东赞吹气的力量,便带着丝线,顺着弯曲的小孔,缓缓地从另一边爬了出来,绫缎也就随着丝线从九曲明珠中穿过。 [6]

第二试:辨认一百匹骒马和一百匹马驹的母子关系。比赛开始,但见各位婚使轮流辨认,有的按毛色区分,有的照老幼搭配,有提则以高矮相比,然而都弄错了。最后轮到噶尔东赞了,得到马夫的指教,他把所有的母马和马驹分开关着,一天之中,只给马驹投料,不给水喝。次日,当众马驹被放回马族之中,它们口喝难妒忍,很快均找到了各自的母亲吃奶,由此便轻而易举地辨认出它们的母子关系。紧接着,唐太宗李世民又出题让指认百只雏鸡与百只母鸡的母子关系。这件事又把其他婚使难住了,谁也指认不清。噶尔东赞便把鸡珊赶到广场上,撒了很多食料,母鸡一见吃食,就“咯、咯、咯”地叫唤小鸡来吃,只见大多数小鸡跑到自己妈妈的颈下啄食去了。但是仍有一些顽皮的小鸡不听呼唤,各自东奔西跑地去抢食,于是噶尔东赞学起鹞鹰“瞿就儿瞿就儿”的叫声,雏鸡听见,信以为真,急忙钻到各自母亲的翅膀下藏起来,母鸡与雏鸡的关系就被确认出来。 [6]

第三试:规定百名求婚使者一日内喝完一百坛酒,吃完一百只羊,还要把羊皮揉好。比赛开始,别的使者和随从勿勿忙忙地把羊宰了,弃得满地又是毛,又是血;接着大碗地喝酒,大口地吃肉,肉还没吃完,人已酩酊大醉,哪里还顾得上揉皮子。噶尔东赞则让跟从的一百名骑士排成队杀了羊,并顺序地一面小口小口地咂酒,小块小块地吃肉,一面揉皮子,边吃边喝边干边消化,不到一天的功夫,吐蕃的使臣们就把酒喝完了,肉吃净了,皮子也搓揉好了。 [6]

第四试:唐皇交给使臣们松木一百段,让噶尔东赞分辨其根和梢。噶尔遂令人将木头全部运到河边,投入水中。木头根部略重沉入水中,而树梢那边较轻却浮在水面,木头根梢显而易见。 [6]

第五试:夜晚出入皇宫不迷路(也有说是辨认京师万祥门内的门)。一天晚上,宫中突然擂响大鼓,皇帝传召各路使者赴宫中商量事情。噶尔东赞想到初来乍到长安,路途不熟,为不致迷路,就在关键路段涂上标记。到了皇宫以后,皇帝又叫他们立即回去,看谁不走错路回到自己的住处。结果,噶尔东赞凭着自己事先做好的记号,再次地取得了胜利。 [6]

第六试:辨认公主。这天唐太宗李世民及诸部大臣来到殿前亲自主试。但见衣著华丽、相貌仿佛的300名(也有说500名或2500名)宫女,分左右两队依次从宫中排开,宛如300天仙从空中飘来,轻盈、潇洒、俊美,看的人眼花缭乱。其他使者都没有主意,不知哪位才是文成公主,惟独噶尔东赞因为事先得到了曾经服侍过公主的汉族老大娘的指教,知道了她的容貌身体特征:体态娟丽窈窕,肤色白皙,双眸炯炯有神,性格坚毅而温柔,右颊有骰子点纹,左颊有一莲花纹,额间有黄丹圆圈,牙齿洁白细密,口生青莲馨味,颈部有一个痣。噶尔东赞反复辨认,最后终于在左边排行中的第6位认出了公主。 [6]

婚试完毕,唐太宗非常高兴,将美丽多才的文成公主许婚于吐蕃首领松赞干布,噶尔东赞终于完成了迎新使命,成为传颂千年藏汉联姻的佳话。 [6]

汉文典籍认为,吐蕃能够成为强国,得赖噶尔东赞之力。《旧唐书》称:“噶尔东赞虽不识文记,而性明毅严重,讲兵训师,雅有节制,吐蕃之并诸羌,雄霸本土,多其谋也。” [5] 《新唐书》称:“噶尔东赞不知书,性明毅,用兵有节制。吐蕃倚之,遂为强国”。 [8]

五世达赖称赞噶尔东赞道:“他所作政教相辅事业,不仅对吐蕃国王尽忠职守,对吐蕃人民也留下了难忘的德泽。” [13]

噶尔东赞域松同松赞干布一起为吐蕃王朝立下了不朽的功绩,在许多重大的历史场合中,他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堪称是吐蕃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家,松赞干布的事业因他而得以延续。 [2]

噶尔东赞与吞弥桑布扎、支塞汝贡敦、娘墀桑扬敦四人,被合成为“四贤臣”。 [10]

据敦煌吐蕃文献《大事记年》记载,噶尔东赞有五个儿子。 [2]

长子:噶尔赞悉若多布(?685年),汉文文献称为赞悉若,继噶尔东赞之后为吐蕃大论。 [2]

次子:噶尔钦陵赞卓(?698年),汉文文献称为论钦陵,继赞悉若之后担任吐蕃的大论。 [2]

三子:噶尔政赞藏顿,汉文文献称为赞婆。 [2]

四子:噶尔达古日耸,汉文文献称为悉多于。 [2]

五子:噶尔赞辗恭顿(?695年),汉文文献称为勃伦赞刃。 [2]


相关文章推荐:
吐蕃 | 大论 | 西藏自治区 | 山南地区 | 加查县 | 松赞干布 | 青藏高原 | 吞弥桑布扎 | 尺尊公主 | 贞观 | 唐蕃和亲 | 文成公主 | 唐太宗 | 赞普 | 高句丽 | 长安 | 羊同 | 象雄 | 大相 | 离间计 | 芒松芒赞 | 永徽 | 洛沃 | 阿里地区 | 后藏 | 显庆 | 青海湖 | 吐谷浑 | 慕容诺曷钵 | 弘化公主 | 凉州 | 乾封 | 逻些 | 论钦陵 | 圣历 | 赤都松赞 | 论弓仁 | 论姓 | 贤者喜宴 | 均田制 | 大食 | 吐火罗 | 天竺 | 李世民 | 大昭寺 | 布达拉宫 | 旧唐书 | 新唐书 | 五世达赖 |
相关词汇词典